【精彩蛇文】宜昌鬼事Ⅱ (试行册)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2-02-02 22:30:47 点击:649005 回复:712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72 下页  到页 
  
  导读:【精彩连载】宜昌鬼事 一(宜昌版)  


  
  

  红花套加油站灵异事件

  红花套加油站去年发生的那个事件,估计现在已经在宜昌流传的沸沸扬扬了,毕竟现在有了网络,什么事情都传得比较快。
  宜昌从猇亭过长江就是红花套,红花套过去就分了两条路,一条路是往长阳的,另一条路就是往宜都方向。这个加油站就在往宜都一公里的方向新开的中石化加油站。


  从春节前开始,就有几个宜都的网友跟我说起过这件事情。这个事情比较恐怖,当时给他们给我说了,我就了点兴趣。
  我把几个人的说的版本综合看了看,发现说法大致都差不多。除了部分细节有点出入,大体过程都是一样的。
  说是早上的时候,加油站的员工交接班,清点钞票的时候,发现有两张冥币在里面。于是加油站的员工就起了疑心,怎么会有冥币。如果是假钞就还罢了,估计是加夜班的员工瞌睡来了,没注意就收了,或者是疏忽了没有用验钞机检验。
  当然开始大家都以为是同事之间的恶作剧,故意放两张冥钞进去,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的。可是清点钱的数额的时候,就又发现,根据加油的计数,还就真的少了两百块。这下就不是开玩笑这么简单了,虽然两百块不算多,可是也算是公款的数额少了,问题的性质就变了。
  于是加油站的领导就去询问上夜班的员工,上夜班有两个,其中一个是女的。上夜班的员工当时就急了,钱是小事,偷公款就是很严重事情。
  上夜班的员工矢口否认是自己的过错。说自己上夜班熬夜,精神不好,偶尔打个瞌睡是正常的,但是做天晚上加油的时候,都是把钱看清楚了的,都说如果是自己把冥钞放进加油款里,更加不可能,就算真的想做这种事情,也没得这么傻。
  这下大家才猛然意识到,这个事情真的很有可能很古怪。
  气氛就变得异样,大家都在揣测,这两张冥钞到底是这么来的。

  事情到了这步,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就只有把监控录像调出来看。
  于是就从那个夜班接班开始看起。
  红花套是个交通要道,晚上加油的车辆不算少。从录像里看的很清楚,上半夜加油的车辆比较多,上夜班的员工忙碌起来,也没得什么瞌睡,看起来精神也很好,收钱的时候也很仔细。应该不可能看走眼。
  录像就一点点的往后放,没有加油的过程就快进过去,有车进来加油的时候,就慢慢播放,看细节。
  看的时候,就有员工开始说了,这个加油站建的地方,不是个好位置。当年这里就到处是土包,是当地人专门埋人的地方。说是间加油站的时候,就挖出过死人的。都是很多年前,埋下去的死人。时间长了,也没得管。关键是不止挖了一个死人骨头出来。也就是说,加油站这个位置建的地方正在一片乱坟岗的正中央。
  本来大家看录像就很紧张,有人这么一说,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胆子小的人,都害怕的不敢往下看,只有昨晚上夜班的员工和领导还有几个胆子大的人坚持看下去。

  录像上的画面就是一辆又一辆的车开进来,员工跑过去招呼,然后加油、收钱。有的还要带着司机到值班的地方开发票。
  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
  不过恐怖的气氛却越来越浓厚。
  录像到了圆钟之后,凌晨的时候,终于出现了一个不太一般的画面。
  上夜班的一个女员工,慌慌张张的跑到加油柜的地方,然后拿起油枪,对着空气举着。油枪里的油汩汩的往下流。
  本该有车停着加油的过道上面,什么车都没有,只有空气。
  这个画面一出来,所有人都吓得不敢做声,那个当事者当时就呆住。

  “是不是晚上太累了。产生了幻觉?”领导问那个女员工。
  女员工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傻傻的站着。


  过了一会,那个上夜班的女员工就说:“我记得那个时候,真的是有一辆车让我加油的,可我怎么可能把油往地上加。”
  这句话一说,大家就连忙往加油的地方跑,去查看。果然就有人在惊呼:“油全部流在地下!”
  领导就问,“地上有油,你们上班都在搞什么哦,都没看见吗?”
  所有人都说没看见,只是现在才看到。

  现在大家就仔细地看地上的油,那油流到地上,并不是散开的一滩,而是有方向的蜿蜒流淌,由于时间久了,油挥发,只留下这道印子,非常浅,如果不是现在仔细的看,还真的不容易发现。加油站的水泥地面是非常平整的,可是流在地上的油,流得很有方向,可是地面上并没有坑槽之类。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流在地上的油,是被某个力量牵引,有意识的带过去的。
  有胆子的大的人就顺着油流的痕迹找,最后看到那油的痕迹在距离加油处几十米外公路旁的水沟里结束。而且那水沟里还剩着一摊油。

  这下大家都怕了,有人就说,“这是不是晚上阴间过的灵车来加油的哦。”
  有人就问:“既然来加油,那油流到地下是怎么回事?”
  那个懂点行的人就说:“阴间的灵车本来就是在地下走的撒,不流到地下,怎么加的上!”
  较真的人就又问:“那灵车在地下,怎么会跑到地上来找***加油列?”

  这下大家都不说话了,都看着***——那个给空气加油的女员工。

  那女员工就克服恐惧,抖抖瑟瑟的慢慢回忆昨晚的情形。
  现在她隐约能想起一点了,她回忆,大致在那个时段,自己的确困了,坐在房间里打盹,模模糊糊的看见有车开进来。出于职业的反应,就走出去,看到来了一辆车,停在加油柜的旁边,车上没有下来人,她就朝车头的方向问,要加多少油。
  车窗里伸出一个手,手上拿着两张一百块的钞票。她拿过钱,仔细看了看真假。。。。。。

  女员工说到这里,大家就又回到监控录像旁边看,果然看到录像上女员工快步走到加油柜旁边,站在那里停了一会,应该是在问加多少油,可是女员工的身前并没有任何车辆,就是空荡荡的空气。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看到女员工的胳膊在空气中晃了一下,然后低头看着手。这很明显,她没有撒谎,她真的是在收钱,然后辨别钱的真假。
  领导让录像定格,仔细看女员工手上的东西。
  由于录像的角度问题,摄像头是从女员工的肩膀靠后的方向照过去的,只能斜斜的看到她手上一点东西。大家就紧盯着观察。
  看了好大一会,有人就喊起来:“她手上拿的不就是冥钞吗?”
  因为这个时候,那个女员工正在仔细的看钞票上的金属线和水印,可是她手上拿的钞票却是草纸,虽然只看到一角,但上面任何图案都没有,根本不是百元大钞。
  看录像的人连忙又把那冥钞拿过来看,可是那个冥钞并不是黄色草纸,而是模仿人民币做的冥币。
  这下所有人都吓得够呛。
  于是接着看录像,画面上的女员工还在煞有其事的把黄裱纸拿着攥在手上,走到通道下,手还在空气中扒拉的两下,按照她的作法,应该是在开油箱,然后去拿油枪,对着那个方位。
  接下来就是手一动不动,油枪里的油汩汩的往下流。。。。。。。

  “你当时没看到油流到地上吗?”有人问女员工。
  “我明明是加到车子里面的。”女员工大喊,“我明明收的是真钱,两张一百的真钱。”
  “那车是什么样子的?”又有人问道。
  “我不记得了,好像是个面包车,也好像是轿车,黑色的轿车。。。。。。。”
  “那车里的人跟你说了什么没有?”
  “什么都没说。”女员工说道:“就是一个膀子伸出来,递给我钱。。。。。。后来加完油车就开跑了,什么话都没说。一句话都没有说。”
  “你还看到车里坐了什么人没有?”又有人问。
  “车子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到。里面也黑的。。。。。。”那女员工忽然又大声说:“我想起来了,那辆车子根本没有轮子,我当时还想了一下了,不过以为自己看错了。”

  现在没人问女员工了,因为大家都看到录像画面上一个黑影子越来越明显。那个黑影子方方正正,是个长条形的,大家都看明白了,就是个棺材!

打赏

3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轮回_之香 时间:2012-02-02 22:31:00
  沙发么
作者:轮回_之香 时间:2012-02-02 22:32:00
  啊哦,板凳也是我啊
作者:静静听夜音 时间:2012-02-02 22:32:00
  很靠前。。。。嘿嘿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2-02-02 22:32:00
  本故事纯属想象,切勿对号入座。
作者:轮回_之香 时间:2012-02-02 22:32:00
  嘿嘿,地板我也占一下
作者:轮回_之香 时间:2012-02-02 22:33:00
  马上看
作者:花男2014 时间:2012-02-02 22:35:00
  晕,沙发没抢到
作者:轮回_之香 时间:2012-02-02 22:38:00
  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介大晚上的
作者:轮回_之香 时间:2012-02-02 22:39:00
  蛇先生,今儿还有继续么
作者:蜘蛛尸体 时间:2012-02-02 22:58:00
  楼上灌水的出克,你把沙发板凳地板都抢完了,也不给姐留,对你各种恨!
  黑人,非常黑人...
作者:水仙倒影 时间:2012-02-02 23:06:00
  太黑人打,我都不敢克宜昌克打。。。。
作者:胡绉绉 时间:2012-02-02 23:08:00
  不看蛇故事硬是起不来早床
作者:轮回_之香 时间:2012-02-02 23:25:00
  @蜘蛛尸体 2012-2-2 22:58:00
  楼上灌水的出克,你把沙发板凳地板都抢完了,也不给姐留,对你各种恨!
  黑人,非常黑人...
  -----------------------------
  姐,对不住了,第一次坐沙发,激动了哈,下回咱俩一起啊
作者:正大路57 时间:2012-02-02 23:32:00
  蛇,我们霸气家族的都支持你!~~~~
作者:缇孑孑 时间:2012-02-02 23:41:00
  顶一个.

作者:该用户名被使用日 时间:2012-02-02 23:59:00
  宜昌鬼事的序吗?
作者:玛蹄盒子 时间:2012-02-03 00:08:00
  等
作者:孤蚀月 时间:2012-02-03 01:05:00
  蛇哥又开新贴了啊 顶!
  
作者:summer8025 时间:2012-02-03 03:02:00
  蛇哥,加你好友很久了,但是很少和你说话,新帖,第一环,顶一个。
作者:summer8025 时间:2012-02-03 03:03:00
  蛇哥,加你好友很久了,但是很少和你说话,新帖,第一环,顶一个
作者:Ycbffy 时间:2012-02-03 04:59:00
  一盏清茗传雅气,满城罗绮泛珠光
作者:小社生活 时间:2012-02-03 08:01:00
  下次去宜昌,蛇,我带你去红花套加油站玩哈!
作者:宜昌小家碧玉 时间:2012-02-03 08:28:00
  哇,哦也。。。。。。
作者:徐铭小盆友 时间:2012-02-03 09:26:00
作者:月印沙丘 时间:2012-02-03 09:33:00
  到处挖坑的蛇。。
作者:观楼者 时间:2012-02-03 10:34:00
  老蛇出来活动了!以前也看到过类似的灵异故事讲公路收费站的,貌似公路上常常容易发生这类问题???
作者:hyt8564 时间:2012-02-03 12:01:00
  蛇还说请勿对号入座 就是提醒去红花加油滴朋友 小心冥币
作者:靜暮色 时间:2012-02-03 12:07:00
  呃 以为是新帖子...
作者:靜暮色 时间:2012-02-03 12:08:00
  噢 不 就是新帖子~
作者:哈是有故事滴人 时间:2012-02-03 12:39:00
作者:忍者无罪 时间:2012-02-03 13:15:00
  不知道那个加油站的生意最近咋样,反正晚上我是不敢一个人去加油的。
作者:zjm0214 时间:2012-02-03 13:23:00
  怪事,我是宜都的,怎么没听说?瞎编的吧?
作者:轮回_之香 时间:2012-02-03 13:35:00
  等新
  
作者:最近还不错 时间:2012-02-03 14:08:00
  你又闲得手痒了吧?
作者:情有千千劫2012 时间:2012-02-03 14:13:00
  开新帖了,顶。
作者:飞翔的鱼雷 时间:2012-02-03 14:16:00
  前排占座,蛇哥加油


  我是个性签名,想禁用或更改请到google商店的安装页面仔细阅读使用说明,以便更改或取消
  上天涯社区,用Chrome浏览器扩展 天涯助手,谁用谁知道!
作者:杨柳青青又一春 时间:2012-02-03 14:54:00
  好黑人啊。
作者:燕九 时间:2012-02-03 15:23:00
  你猪啊,这么好的题材,可以拿到鬼事2里当短篇故事撒……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2-02-03 15:44:00
  打屎你,这不就是宜昌鬼事II么!
作者:一念间的错 时间:2012-02-03 16:31:00
  讨厌的蛇,吓死人不抵命
作者:嘲弄感 时间:2012-02-03 16:41:00
  来的好不去来的巧啊…前排。哇哈哈…好久没顶帖了。最近书荒我又回来看蛇哥你的文章啦。嘿嘿…
  
作者:嘲弄感 时间:2012-02-03 16:43:00
  去年用手机看蛇哥的异海,由于uc浏览器登录老是出错,所以回帖很少…我还是默默地看帖子吧。囧rz
  
作者:oliviria 时间:2012-02-03 19:32:00
  先马了个克
作者:燕九 时间:2012-02-03 19:44:00
  你给我滚!
作者:闹心人吧 时间:2012-02-03 19:59:00
作者:嫣之语 时间:2012-02-03 20:19:00
  一直很喜欢看老蛇的文章,从去年追到今年了呵呵
作者:马泥光儿 时间:2012-02-03 22:12:00
那个加油站的人估计都不上天涯,哈哈,看的心里跳跳的
作者:这么多茶茶 时间:2012-02-03 22:17:00
  新故事吗?去年太忙,没有追老蛇的《异海》,如果今年有空追这个文吧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2-02-03 22:17:00

  甲戌年渡口沉船

  写了红花套加油站的事情,我突然又想起来另外一件事情了,发生的地方距离红花套不远,就是古老背轮渡的事件。
  这个事件,我在鬼事一里面提到过,只大致的提了一下。没有讲的很仔细。后来也是有网友,看到了我写的帖子之后,跟我说起过这个恶性的事故。让我对这个事件有了更深的了解。
  但是其中有一个人,对我说的,和别人不一样,让我当时很是毛骨悚然了一阵子。因为当时已经把这个事故讲过了,我就没把他对我说的事情收录到鬼事一里。
  但他所说的那个事件,让我印象非常深刻,我当时答应他,如果条件成熟,我会把他说的这个事情写出来。
  现在是时候了。

  甲戌年,也就是一九九四年,按生肖算,是狗年。
  农历是六月初一,也就是公历七月九日。
  官方的记载是“7.9重大事故”。
  现在大家都应该知道,我说的是那件事故了。
  一九九四年的七月九日,猇亭古老背渡口往红花套的轮渡上,一辆大客车从轮渡上滑进长江,造成一人失踪四十九人死亡的大事故。

  九十年的时候,我在沙市上学,每年数次来往于宜昌和沙市之间。每次开学放假,我都会乘坐长途客车,行走在318国道上。当然要路经猇亭。
  我每次从沙市回来,坐车到云池的时候,就能从山顶上看到宽阔的江面。长江从磨盘往下,就非常开阔了。那时候我最大印象就是长江被污染的很严重,江面上漂浮着大片大片的白色泡沫,肮脏恶心。这些污染物都是从造纸厂排出来的。听说长江这么严重的污染,被美国的卫星都给拍摄出来。

  当年事故发生后,很快在宜昌传开。这个事情太大,很快流传开来。
  我当时在宜昌,和初中时候要好的同学在一起聊天。他说的他姐姐的同学就在车上,但是他们的运气好,就坐在车门附近,看到车慢慢滑动的时候,就机灵的跑下来,躲过一劫。



  然后关于事件的种种细节成了坊间的谈资,我也听了很多。
  说是客车出事是因为,司机下车的时候,忘记了拉手闸,客车在轮渡上由于晃动的缘故,车轮松动,慢慢滑向长江。还真是巧了,轮渡上那天刚好没有把前方的船板升起来,于是客车就顺着滑进了长江。
  并且那时候是汛期,长江水大得很。
  听说里面的乘客发现不对劲的时候,都惊慌失措,在里面胡乱的挤来挤去,最后反而都挤不出来。有一个幸存者就太幸运了,他本来坐在客车的正中央,当时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人挤来挤去,挤来挤去,竟然在客车下沉前夕,给挤了出来。
  这只能说明此人命不该绝,或者说是阎王爷收人的时候,名册上没有这个人的名字。只能这么解释了。
  还有听说,客车打捞起来后,里面的尸体拥挤在一起,形状都很不堪。其中有一个却是端端正正的坐在座位上,没有任何临死前的挣扎和慌乱。
  更还有在地区医院做了手术,刚出院回家的。没想到躲过了手术台的劫难,却没躲过长江的凶恶。
  罹难者大多都是在宜昌读书的大中专生,都是五峰宜都长阳的,五峰长阳这些都是贫困县,普通人家培养一个大学生和中专生出来的确不易,可惜就这么抛洒了。真是可惜。
  还有人本来买了这趟车的车票,却在上车的时候,挤不上去,掉了车的。这人也真是幸运。

  这个事件原因就很清晰了,客车超载,车辆维护不到位,司机责任意识淡薄,轮渡没有做好相应的安全措施。导致了这件事情的发生。这不是天灾,这是人祸。

  现在我来说说,另外一个说法,一个网友对我说的事情。当然这只能算是一个无中生有的诡异怪谈,不算得正经的说法。


  出事的那天是六月初一。
  在出事前七天,也就是五月廿四的时候。古老背长江对面一个村子里死了人。那一家人比较有钱。在送死人上山的那天,专门开了一辆车去买草纸和殡葬用品,送到坟上去烧。
  那辆送殡葬用品的车,是个小型的货车,顺着江边的路开,开到距离渡口不远的地方,突然就出了车祸,自己翻了。没有和别的车对撞,也没有撞人,就是司机自己给开翻了,不过车上的人都没有受伤。
  就是放在后厢板上的一堆草纸和殡葬用品都翻到江边。
  这种事情,就算是比较邪了。当事人都觉得奇怪,然后后怕。交通部门收拾了货车也走了。
  留下一堆草纸、花圈、纸扎的东西堆在江边。
  没有人敢去收拾这些东西。都害怕,不敢去收拾。
  那堆东西就一直堆在那里,风也没吹走,也没下雨打湿。当地的老人都警告旁人,千万不要动这个东西,这对东西非常不吉利。可是问为什么,却没人说的上来。
  那堆草纸、花圈等事物就那么静静的堆了两天。突然一个疯子,走到江边,嘻嘻哈哈的在那里玩耍。玩到旁晚的时候,不晓得从那里弄来火柴,把这堆草纸花圈给点燃了。
  当这堆东西燃烧起来,火光升起的时候,当地的老人都吓的够呛,都说这不是好事,肯定是要出大事了,一下子烧这么多纸,要死多少人啊。

  那个疯子,还意犹未尽,在火堆旁边高兴的又是笑,又是跳。
  几个年轻人忍不住,跑过去把那个疯子给教训了一顿。

  当时只是说这件事情很蹊跷很邪性,可是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当地人就有点灾难临近的气氛。
  果然不出几天,轮渡上就出了这个大事件。一下子死了四十九个人。
  这下当地人才如梦初醒,连忙去打听。原来那一车草纸和花圈的数字,都是有讲究的。有七个花圈,应了七七四十九之数。而且这些草纸和花圈本来要去烧给那个死人,也是四十九岁病死的。买草纸和花圈等纸扎物事的钱刚好是四十九的倍数。

  他们又去找那个疯子,却找不到踪迹,原来那个疯子不晓得是从那个地方来的流浪汉,在出事前在江边游荡了个把月,出事之后,就没了踪迹。有人说那个疯子在出事的当天也失足掉进长江里淹死了,尸体还在宜都翻上来,被公安局拖上来了。也有人说,那个疯子根本就没死,在出事的当天,看着客车滑进长江的时候后,突然非常安静,呆呆地看着事故发生到结束,然后慢慢的走了。还有人说,那个疯子根本就不是人,而是阎王派来收魂魄的。出事的那天晚上,有人看见他带着一群人走在公路上。。。。。。
  众说纷纭。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段播放在三峡电视新闻上的画面。在漆黑的深夜,那辆阴森诡异的客车被吊缆拽起,慢慢从长江里升起来。里面全部是僵硬的尸体。新闻的声音只有嘈杂的人声和哗哗的江水声。
  让人不寒而栗。

作者:蜘蛛尸体 时间:2012-02-03 22:20:00
  沙个花...
作者:正大路57 时间:2012-02-03 22:30:00
  继续撒花
作者:蜘蛛尸体 时间:2012-02-03 23:13:00
  沙花完了本来想明天看的,还是没忍住。这个故事的震撼性木有第一个大...
作者:髑上青楼 时间:2012-02-03 23:33:00
  早些年的时候,猇亭叫古老背的时候,六眼冲水库还没修建,水库那条冲只是个溪沟子。在冲口前往右看,有两座像坟包的山头,其中一个叫赵王山。据说当年赵云就是在那个山顶处看都刘备小瘪犊子被围困,七进七出滴......左边那个列,也是个蜿蜒的小山,有个进山滴鸡肠小道,放羊子滴,赶角猪滴,挑扁担滴,还有打猪草滴......
  就有个打猪草滴妇女,*惠珍同志。惠珍是个地地道道滴农妇,没得什么文化,但老实肯干,勤拾家务。七月天,天热是肯定滴!天没亮就起了个早床、捉材、起火、生饭、喂猪子、喂鸡、洗衣服、下地、做中饭、下地...一直忙到天渐黑,才从地里回来,赶紧给老公和孩子做了夜饭,自己还没顾得上吃,听都猪子在喊,才忘尽晚上还没有喂猪子,跑到猪栏屋一看,没得猪草哒!一想咧不行,猪子晚上不吃又要喊一夜,喊滴心痛,还要减膘。赶紧挎着竹篮子,快步走出门,说都没跟屋里说,心想“到后山打个猪草么,一会儿就回来了”。
  后山就是六眼冲那条蜿蜒的山。山上草多,枝丫多,草里扎滴蛇多,还有一样多,去没去过猇亭的都能猜到,坟多!
  往山上走得时候,天黑得差不多了,但是天还算晴朗,星星很多,还有月亮。夜风徐徐吹来,吹走了一天疲惫,吹走了一天的热汗,蛐蛐和一些爬虫玩意儿在草里叫着,还有不知名的鸟儿!山里的凉风吸进鼻孔,精神爽朗了很多!山下闷热,吹着山风,惠珍放慢了脚步。前天打猪草的时候,还有些猪草就在半山腰路边上,走到的时候,低下头一摸才知道被人割过了。反正山里凉快,还能看见山下自己屋里灯,就继续往山滴湾里走,那里远点,应该还有些子。走着走着,离家越来越远,身后的草莫过了自家的灯光,能看见的灯光越来越少,心里开始打绞,走还是不走列,不走,屋里猪子还要喊,走吧!又不是不晓得山上光坟,哎咦额!走就快走到哒!死滴埋在这里的都是跟前人,不得害我!加快了脚步,离山弯子又近了。
  湾里很黑,草越来越茂密。有些子萤火虫在飞,惠珍看见有亮滴,胆子也粗了些!摸都猪草了,赶紧割,看不见里面有杂草也一起割了,管不了那么多了,心想回家再捡出来。左手抓草,右手挥刀,就在这时,一个冷不丁,左手摸到一个软杷杷滴东西,还没来得及“啊'一声,突然草里窜出一个白色的东西,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背脊爆出一身冷汗,冷澈全身,就像刚从七月太阳底下突然被丢到腊月滴冰沟子里。愣了一下神,借着月光一看,是只手!在月光下惨白。这一看不要紧,腿都快瘫了!尿道酸的厉害。另一只抓镰刀的手,慌里慌张挥起就是一刀下去!刀尖砍穿那只手,就像挥刀砍砧板上的豆腐,白手的肉散开来,能看见漆黑的骨头,自己的手一阵钻心的痛。滚烫的血顺着那支恐怖的手哗哗往下流。哎呀!我滴妈啊!哎呀哎呀!心里想“拐哒拐哒!完哒!碰到死人子哒!这时,尿关顿时溃堤了,一泄千里。人也瘫倒在地...
  不知过了多久,两个光柱左摇右晃慢慢吞吞的霎(sha)到跟前!丈夫和儿子上山来找自己了......
  不一会儿,被丈夫背回家,一路昏昏沉沉。回到家,在灯下陡然看见自己手背的那个伤口,手背一道大口子,看的见白色的指骨,一些黄色颗粒状脂肪,切开的肉也不渗血出来,手背上没有一丝血迹。整个手臂没有一点力气,从肩膀开始皮肤的颜色就是惨白。手腕上还有五道紫的发黑的指印,散发着一股子恶臭。
  后来,有老人说,不是吓出来的那泡尿。人就没了!
作者:轮回_之香 时间:2012-02-03 23:56:00
  等新
作者:天鹅绒小马甲 时间:2012-02-04 01:19:00
  天哪 第一页
作者:Massasauga 时间:2012-02-04 01:34:00
  @蜘蛛尸体 2012-2-3 22:20:00
  沙个花...
  -----------------------------
  据说有很大原因是有的人想出来,结果别人也想出来,就把前面的人扯住了,结果大家都出不来
作者:玛蹄盒子 时间:2012-02-04 01:52:00
  等
作者:Ycbffy 时间:2012-02-04 02:17:00
  死的大部分全是我们五峰县的学生,车是我们县客运站的车,从五峰开往宜昌的,没有多少别的县的。死的不止49人而是60+人,因为当时那个年代,貌似现在也一样,如果说真话,市里省里有多少领导得下岗?尸体后来运回去后,一个客运站停车场没摆完,还摆到五峰货运站了,下面一层油布,中间尸体,上面再盖一张油布,亲人来了就掀开油布认尸,有住得远的好几天才得到消息,那时货运站又叫五峰汽修厂,当时我一亲戚就在货运站修车,他说那里一个星期都是哭天嚎地的.真是凄凄惨惨戚戚......
作者:髑上青楼 时间:2012-02-04 02:51:00
  @正大路57 2012-2-3 22:30:00
  继续撒花
  -----------------------------
  正大路46
作者:专来看看 时间:2012-02-04 03:39:00
  哈哈~~老蛇~我又蹦来了
作者:专来看看 时间:2012-02-04 03:40:00
  顶~~~~~~~~~~~~~~
作者:燕九 时间:2012-02-04 14:46:00
  首页留名。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2-02-04 14:57:00
先上个图,免得晚上网速不好传不上来。
作者:官庄庄主 时间:2012-02-04 15:32:00
作者:微笑逞强 时间:2012-02-04 16:27:00
  蛇,不准在群里泡MM,来这儿做正事
作者:Sjgmh 时间:2012-02-04 16:47:00
  新帖志喜啊!
作者:宜昌小家碧玉 时间:2012-02-04 16:57:00
  蛇,用废纸反面画图,低碳生活,赞一个!不过鉴于对你的葱白,字我就不评价了,等文
作者:靜暮色 时间:2012-02-04 18:06:00
  我持有与67#相同态度~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2-02-04 19:14:00

  防空洞

  90年代之前港务新村地下防空洞方位图。

  

  
  我初中时候去过的那个防空洞,原来很多记忆已经隐藏,现在有慢慢回想起来。

  宜昌有很多防空洞。
  大家都知道就是铁路坝的地下商场,以前就是防空洞。现在东门的地下商场,不知道是不是防空洞改建的。儿童公园里面的人防设施,前些年,听说开放了一截,好像经过改建,成了个游乐景点,搞了几天,就没了音信。
  我要说的防空洞是我初中学校旁边的那个巨大复杂的地下洞穴。
  我的初中是一个大型国有企业的子弟学校, 学校位于这个单位的居民区正中。
  宜昌的地形是丘陵,这个国有企业占地在长江和东山大道之间,占地面积有几平方公里。靠夷陵路靠近江边的地段,地势很低,东山大道这边是往北山坡的方向,所以地势就高。家属区的成片的平房和密密麻麻的楼房,就顺着这个山势修建。
  我要说的防空洞,就在家属区的地下。我就从洞口开始说起。防空洞有五个洞口,当然也许还有更多的洞口,只是没有被我们找到。我上的图,所描绘出来的部分防空洞走向,只是一个部分而已,仅仅是一个部分。因为在中心医院的门诊楼和住院部之间的小坡上,也有个洞口,现在那个洞被当做香蕉的储藏仓库,我很小就看到,我能猜测到整个支洞绝对和我初中去过的那个防空洞是连着的。还有在如今的江海路原址上,以前有个餐馆就是用的防空洞的地方。但是我当年在防空洞里寻找了很久,都没发现这个通往这个两个洞口的道路。但我坚信,绝不是没有,而是因为我没找到。
  更加远的是,我在胜利三路和胜利四路之间的工人新村里也看到过防空洞的洞口。
  这说明,我说画出来的整个防空洞走向图仅仅是一个巨大防空洞布局的一部分而已,很小的一部分。如果我设想的没错,整个防空洞系统占据了从十三码头到胜利四路(接近两公里长),夷陵路和东山大道之间(约半公里宽)这一片面积达一平方公里的地下。因为这块区域原本就是一个山丘。这个山丘在如今的港窑路开始升起,到了胜利四路如今的城昌怡园靠夷陵路这里又恢复到平地。但是往白龙岗方向,山丘的西北部分和宜昌城区内最高地势东山连到一起。
  有时候我甚至猜想,是不是宜昌所有的地下工事实际上都是一个相互联系的整体呢。防空洞修到胜利四路和东山大道的交界处,很有可能有支洞和白龙岗的地下防空洞联系上,而白龙岗的防空洞肯定是东山地下防空工事的一个组成部分。


  我上初中开始,就和同学对学校操场边的一个洞口很感兴趣。这个洞口在司号台的旁边,洞口嵌在一个陡坎下面。陡坎上是平房教学楼。这个洞口外面都是垃圾和杂草。从洞里流出一些脏水,到洞口去看,就看到里面都是烂泥和脏物。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们都没有进去过。
  后来,我们实在是忍不住好奇心,拿了电筒往里面走,其实洞里还是有干燥的地方,勉强能够走的。这个洞穴走了有个五六十米,就不能再走了。因为前方的洞穴突然方向向下,在我们面前,就是一个水坑。无法往前走。当然也无法想象,这个防空洞被水淹掉的洞穴,到底通往何处。
  这是我们钻的第一个防空洞(在图上是“入口E”)。没什么古怪的地方。后来我们躲着老师抽烟喝酒,那里是很合适的去处。
  初一的下半学期,我们发现了另外一个洞口,这个洞口的地势要高一些, 在子弟学校小学部的操场旁边,要翻过一个院墙,院墙这边是个陡坡,所以我们很容易翻过去。
  这个防空洞的洞口,就架在院墙和土坡之间。第一次去的时候,防空洞有铁栅栏门,门上挂着一把大锁。我们在栅栏门口探了探,看见洞里面黑洞洞的,视线所及,只有几米深。再靠里面就看不到什么了。
  当时也没多想。没有进去(这个洞口就是我图上标注的“入口A”)。
  后来我的同学老曲告诉我,想不想到防空洞里去看看。我们都是十二三岁的小孩,当然对这洞穴非常好奇。我就说,有门锁着呢。老曲就说,门早就被人拉断了一根钢筋,可以钻进去。
作者:玛蹄盒子 时间:2012-02-04 19:20:00
  等
作者:墨斗池 时间:2012-02-04 20:05:00
  顶
  
作者:村夫诸葛 时间:2012-02-04 20:41:00
  还好没有翻页
作者:82641594 时间:2012-02-04 20:51:00
  又有事做了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2-02-04 21:04:00
这个事情之后,我们很久没有再去那里,不过关于防空洞的传言在学校的学生里开始传播,说是某个混混不回家,天天就睡在里面的一个地方。后来那个混混在里面遇到了什么事情,然后就在也不敢进去了。我们都好奇的大听,那个混混在里面到底遇到什么事情,还能有什么呢,当然是遇到了可怕的事情,很有可能是妖魔鬼怪之类的。

  这件事情传开后,学校的老师也有所耳闻,于是那个铁栅栏又重新维护,并且多挂了一把锁。老师也告诫我们,不要去防空洞里,很危险,那里没什么好玩的,除了黑,还是黑。
  越是这样,我们的好奇心就越浓厚。
  终于在一天下午,我们这个年级不怎么安分的男生约到一起,加起来有十几个吧,大家人多,胆子就大。决定大家一起进防空洞里去看看。
  于是我们都走到防空洞的洞口,还是图上“入口A”这个洞口,有人早有准备,用铁棍把贴栅栏的锁给撬了。然后都走了进去。前面的同学拿着用木棍和浸了煤油的布条缠绕的火把,往里走,我们走在后面的,就拿着蜡烛,小心翼翼的跟着。
  我们走到的是“1号道”,当时只是随着这个通道走,本能知道这是防空洞的主道路。走了一截之后,开始向右边绕圈。
  我和老曲走在中间,前后都有人,这算是比较让我们安心的位置。即便如此,我还是吓得心惊胆战,毕竟我们才十二岁,对世界很多未知的事情感到恐惧。走在通道里,都不敢说话,两旁的墙壁都是粗糙的水泥面,湿漉漉的,顶上也是。
  当然我们拐完这个弯,右边又出了个岔洞,就是图上的“6号道”,有人试探,看看这里面的情况。被我们带头的那个同学一声大喝,给叫回来了。
  “这里面谁也没进去过,走进去回不来怎么办?”领头的同学这么一喊,我就更加紧张。
  那个冒失鬼回来后说,“那里面都是淤泥巴一样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
  然后就抬脚给我们看,我们用手上的蜡烛凑到他的脚边,看到他的球鞋上,站着黑乎乎的一大坨,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我们都噤声,不再追问,继续走,但心里想着那个人的脚上到底是什么。正在这个时候,我们突然就听到有人在大叫,大家都不做声,然后黑暗里就听到一个人在呜呜的哭,听声音,我们一起的一个同学。然后顺着声音去看,原来是一个同学,上半身伏在地上,下半身在地下。
  等带头的把火把拿过来,仔细照着看,才发现,这个同学是掉进了一个小坑里。这下我们都看明白了,原来我们走的地上盖着一块又一块的水泥板子,水泥板子下面是水沟。
  刚好这里空了一块水泥板,那个倒霉的同学就掉进去了。可是他走在后面,前面的人都没掉下去,就他火背,踩了个空。
作者:calico大懒猫 时间:2012-02-04 21:16:00
  大家都知道就是铁路坝的地下商场,以前就是防空洞。
  -------------------------------------------
  在汉宜路(就是铁路坝城建幼儿园对面的商业城中间的道路)上84年的时候靠轮胎厂车间的地方就有个洞口,我们的同学进去过,而且被班主任知道了,不过,我没有进去过。


  现在东门的地下商场,不知道是不是防空洞改建的。
  --------------------------------------------------
  东门的防空洞,在得胜街靠向阳路(今环城北路)口的地方就有个洞口,80年代左右,门口有个卖蛇肉的餐馆。就是今天亚洲广场工商银行的位置。

  80年代的火炬巷,今天的北正街靠江边过来一点的地方,也有防空洞。

  另外四中的操场下面有防空洞通到对面的军医院(今天珍珠路的长城宾馆)

  还有网友反映的一马路附近也有防空洞。

  东山大道的山边经常可以看到各种用途的山洞。

  九码头到长航医院的这个坡叫石马坡,今天的江海路夷陵大道到东山大道段,以前叫航运6巷,是个蜿蜒的陡坡,上去不远就有个洞口。大概今天的南北天城招商银行自助银行附近。

  到了胜利四路如今的城昌怡园靠夷陵路这里又恢复到平地。
  ---------------------------------
  这个地方就是三峡农行城中支行后面,靠实华大厦(中国石化)的地方,当然有些人对附近的时代天骄比较熟悉,对面就是热处理厂(今天的力帝市场),城昌怡园似乎是宜昌妇幼保健院的家属区。

  我的初中是一个大型国有企业的子弟学校
  -----------------
  当然这个学校就是今天的雷锋中学(宜昌十中),以前的港务局中学。
  小学是今天的石码横路(港石路)和港(务局)前路口的万寿桥小学
作者:蜘蛛尸体 时间:2012-02-04 21:17:00
  西陵一路这里的爱尚广场开了,我才知道铁路坝这下面还有这么广阔的地下世界,那时候的防空洞都好神奇啊...
作者:calico大懒猫 时间:2012-02-04 21:37:00
  这下我们都看明白了,原来我们走的地上盖着一块又一块的水泥板子,水泥板子下面是水沟。
  ------------------------------
  这段情节让我想起了法国电影《悲惨世界》里冉阿让在下水道的桥段


  如果这些防空洞的水平位置差不多的话,宜昌的地铁管网简直轻而易举。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2-02-04 21:39:00
当我们继续走,右边又出现一个岔洞的时候,就没人再冒失的进去打探了。可是我听到了一个声音从那里面传出来,这声音开始听着是嗡嗡的呼啸声,很细微,听了一会,我忽然感觉自己听到了这个声音是由很多很多嘈杂的哭喊声组成的。这下就把我吓的够呛,却又不敢做声。
  在沉默中,我们终于顺着甬道走到靠东山大道这边的洞口,这边的洞口没有门,直接可以走出去。站在光明下,人就不像刚才那么紧张了,我问老曲,“你刚才听到那个声音没有?”
  老曲脸色铁青,说道:“你也听见了?”
  这就是我第一次进入那个防空洞,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除了听到那个莫名的声音。

  那时候胆子很小,进去过一次之后,算是在同学面前有了吹嘘的资本,但是没有再进去的打算了。
  我之所以后来又进去,完全是为了向胖子证明我们听到的声音,不是在说假话。

  学生进防空洞去的事情就是一阵风,很快就过去了,然后很少有人再进去。我和老曲在过了很久之后,还在提起我们曾经在洞里面听到过的那个古怪的声音。

  胖子和老曲跟我是好朋友,当听到我们说防空洞里有古怪声音的时候,他就说我们在吹牛。胖子平时就是这样,喜欢跟人抬杠的。我们第一次进去的时候,胖子没进去,他看不惯我们那这个事情当做英雄事迹吹嘘。
  这下就把我和老曲说急了,两个人相互证明真的听到那个声音。
  但是我和老曲也没有勇气再次进入防空洞去看,第一次进去,就是人多才有了勇气的。我们就去找老曲的父母去打听关于防空洞的事情。
  可是老曲的父母都是这个企业的职工,不是原住民。都说不清楚什么。反而警告我们不要进去。
  倒是胖子不知道从那里听到了一些陈年往事,一天神秘兮兮的找到我和老曲,说防空洞顶上的山顶,在解放前有个教堂,洋人住在里面。
  “洋人的教堂和防空洞有什么联系?”我和老曲问胖子。

  胖子说道:“我是听一个很老的人说的,当年洋鬼子开教堂,根本就不做好事,专门在宜昌的街上捉小孩子,关到教堂里,挖心出来吃的!”
作者:正大路57 时间:2012-02-04 22:47:00
  @髑上青楼 2012-2-4 02:51:00
  @正大路57 2012-2-3 22:30:00
  继续撒花
  -----------------------------
  正大路46
  -----------------------------
  BS
作者:专来看看 时间:2012-02-05 00:55:00
  期待~~~~
作者:捧逗 时间:2012-02-05 12:11:00
  顶蛇锅!!!
作者:忍者无罪 时间:2012-02-05 12:28:00
  记得读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学校也盛传有人挖心这件事,搞得学生一个二个惶惶不安的,以至于后来学校不得不出面证实这个谣传。
  
作者:老张的ID 时间:2012-02-05 15:51:00

  看样子宜昌地下很空嘛,没有史料?

作者:天鹅绒小马甲 时间:2012-02-05 18:02:00
  今天还有吗
作者:微笑逞强 时间:2012-02-05 18:22:00
  我也才晓得铁路坝的地下商场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2-02-05 20:32:00
这么一说,我和老曲吓得半死,后怕不已。
  可是胖子却不依不饶了,非要我们带着他再进去一次,去看看。我和老曲当然拒绝,胖子就笑话我们胆子这么小,还到处骗人说里面有怪声音。
  我和老曲被胖子说的火冒三丈,就答应了再次进去。
  于是我们找了个星期天的早上,准备好了蜡烛——我们没有弄到火把。然后再次进入那个防空洞,仍旧是从“入口A”洞口进去。
  这次就不像上次了,只有我们三个人,人数少了很多,恐惧感增强。我和老曲走到黑暗处就都反悔,不愿走了。还在胖子的一再坚持下,才又进去。

  每个人都有过少年的懵懂时期,做过一些傻事,这件事情我现在在大家面前回忆,也算是对那个年龄的缅怀,不过这个事情,的确不那么愉快。

  我们三个人一进去,我和老曲就后悔了,想回去,十几岁的小孩对这种庞大的黑暗空间,感受到的未知恐惧是很强大的。可是胖子一再坚持,我们只好,又走了过去。
  走在通道里我和老曲不停地问胖子:“那个教堂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啊?”
  胖子在黑暗里回答:“我也是听我爸爸船上的老水手说的,说当年教堂的洋人专门在宜昌抓小孩,如果那个小孩一个人在街上玩,他们就悄悄的把小孩给骗到教堂里,然后就。。。。。。。后来那些小孩的父母在教堂附近找到小孩的尸体,肚子都掏空了。”
  “真的还是假的啊?”我听了遍体生寒。在黑洞洞的甬道里,更加紧张。
  “当然是真的,”胖子的声音在黑暗里传来,“于是很多人就跑到教堂,把里面的洋人给杀了,洋人杀了之后,官府又来杀老百姓。死了很多人,可是后来一直没有找到洋人的尸体。”
  “不会洋人的尸体就在这个防空洞里面吧?”老曲也吓得够呛。
  我们一路走,一路讲,断断续续的都不知道走了多长的路,突然我发现不对劲,按照上次的走法,我们现在早就到了那个发出声音的岔洞。
  我把我的这个想法给说出来,老曲也说是的。
  胖子却笑我们,“你们果然在吹牛吧,一定没有你们说的地方。”
  我和老曲听了胖子说的那个古老事情,心里发毛,那里还跟他争辩,只想快点顺着甬道走,走到靠近东山大道这边的洞口,快点出去。
  可是我们一直走了十几分钟。都没有看到那个洞口。
  仍旧是在黑暗的防空洞内。
  走在前面的老曲蜡烛已经熄了。
  “上次我们不用一根蜡烛,就走到东山大道这边的洞口。”我对他们说道,然后我把我手上的蜡烛给点燃。
  “我们没走错方向啊。”老曲回答:“我们一直顺着洞在走。”
  “都是胖子在瞎说些洋人撒!”我要哭了, “不然我么怎么会错过回去的路。”
  “那我们往回走。”老曲说道。
  “谁知道我们是走进了那一个岔洞?”我焦急地说道:“我们一定是迷路了,这地方我们一定没有来过。”
作者:捧逗 时间:2012-02-05 21:26:00
  蛇锅辛苦啦!
作者:捧逗 时间:2012-02-05 21:27:00
  蛇锅辛苦啦!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2-02-05 21:28:00
“我们一定是提前拐了个弯,”老曲说道:“肯定是刚才我们说话的时候分了神,没注意我们应该继续走的。而是提前向右边转弯了。”
  老曲正说着,我们面前出现了十字路口,这地方我们上次地区没来过。
  我们停了一会,想退回去。
  胖子却不愿意,提议要继续前进。
  “你到底要做什么哦?”我和老曲问胖子。
  “说不定这里面有好东西呢。”胖子说道:“你们想啊,这个防空洞一定和当年的教堂的地下室连在一起,指不定,我们能在这里面找到些东西,拿出去卖。”
  胖子的理由算是比较正常的,我们三人家里都不富裕,经常在附近的工厂里偷废铁和废铜到去卖。平时都是胖子最聪明,他告诉我们什么地方能偷到废铁。我经常在万寿桥运河旁边的那个大废旧场偷铁,那是个好地方,没什么人在意我们这些小孩,我们每次就偷偷从靠运河这边的围墙翻进去,然后偷了铁出来,那个废旧站地方很大(就是如今图书馆的位置),我们很容易得手,这个地方就是胖子带我们去的,我们那时候不缺零花钱,很大的缘故就是我们打着胆子在废旧站偷铁,或是在九码头的江滩上偷堆积的水果。所以胖子的提议,我们一向是赞成的。
  于是在胖子的蛊惑下,我们决定继续向前走。在继续前行之前,胖子还专门把我们身上随身带的一个虎口钳给放在地上,算是留个记号。
  我们先向左边的通道走去,走了不到两分钟,前方就是死路,很久之前就塌方了。我们往回走,走回到虎口钳的地方,又往右边走,这次走了很远,然后走到一个地方,是一个圆形的空间,应该是这条路的尽头。我们正在那着蜡烛打量,胖子眼睛尖,看到地上有个东西。
  连忙招呼我们一起看,我和老曲一看,是个瓷罐,有把手,上面有花纹,而且有盖子,盖子是连着罐身的,可以翻开阖上。胖子把罐子给拿起来,我们发现罐子里有东西,用手指头捅了捅,里面是颗粒状的物体,已经因为潮湿而结成了壳。胖子用指头拈了一块出来,用手碾碎,看样子是咖啡。
  “这东西值钱不?”老曲好奇的问。
  “应该不值钱吧,”胖子说道:“就是个装糖的罐子。。。。。。。”
  胖子的话刚说完,突然洞内发出了一个声音,很凄厉的声音。
  老曲吓得喊起来,“有鬼!有鬼!”
  胖子手一抖,罐子掉在地上,我们三个人没命的向来路跑回去,跑的太快,手上的蜡烛都灭了。
  “停下,停下。”胖子喊道,“把蜡烛点燃再走。”
  我不管这么多,在黑暗里飞奔。然后装到墙壁上,才知道点燃蜡烛。等我把蜡烛点燃,突然发现,老曲和胖子都跑不见了。
  我连忙大喊:“老曲,胖子,你们在吗?”
  我听到胖子的回话:“疯子,你在那里,你跑哪里去了?”
  我连忙打量四周的环境,发现我跑回了那个十字路口,就忙回答:“我在十字路口的地方,你们快回来。”
  “好,你等我们。”胖子的回音传来。可是我发现胖子的声音比刚才小了些,难道他越走越远了吗。
  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我没有看到刚才胖子留在路口的那个虎口钳了。
  我身上一阵激灵,连忙蹲下来,慢慢用蜡烛照在地上,慢慢找那个虎口钳。
  没有,根本就没有。
  我感觉我的每一根发根都在发麻。
作者:82641594 时间:2012-02-05 21:38:00
  沙发
作者:忍者无罪 时间:2012-02-05 21:42:00
  紧跟其后,这次绝不掉队。
作者:捧逗 时间:2012-02-05 22:02:00
  追随到底
作者:玛蹄盒子 时间:2012-02-05 22:10:00
  进入正轨了,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2-02-05 22:10:00
我仔细回想,刚才听到的声音是什么,“一定是猫,那就是猫叫的声音。”我安慰自己,那个声音的确是猫叫声。
  有猫在的话,证明这里的地方,一定和地面不远,说不定出口就在附近。
  我决定留下来等胖子和老曲来找我。
  于是拼命的喊:“你们听的到我声音吗?听得到吗?”
  胖子和老曲都没有回应。
  我背靠着墙壁,等我喊叫的回音消逝后,就在寂静中听到嗡嗡的气流声。这种孤单又恐惧的感觉让我心寒。
  好像等了十分钟左右,我实在是无法再等下去了。
  于是就按照自己的回忆,向身后的方向走去。我顺着甬道慢慢行走,身上瑟瑟发抖,蜡烛都在手上抖动,蜡油都在手上,都不知道疼。
  我走了一段路,发现四周的空间变得开阔了,我绕着这个空间走着,发现这是一个大厅,我暂时不再行走了,怕自己越走越深,现在已经迷路,别走得真的出不去了。
  我站立一会,又移动几步,脚下提到一个玻璃物体,我弯下腰一看,是个煤油灯,灯罩已经破裂,里面已经没有了煤油。我顾不了许多,把那个干枯的灯芯给点燃,大厅的光线亮了很多。
  我发现墙壁每隔几米,都有个坑槽,不高,就在头顶不远处。有的坑槽里面,放着一盏煤油灯,有的坑槽里没有。我走到其中一个坑槽,把煤油灯给拿下来看,里面竟然还有一点点煤油。
  连忙点燃,大厅里更加亮了,连忙如法炮制,把其他几个煤油灯都给点亮。
  大厅里就更加亮了。我推断,这里一定在几年内有人来过,不然煤油灯的煤油早就挥发干净。
  这个时候,我又看到墙壁上有字,很大的字,模糊的很,我走进看了,是两个大字“备战”,我又看旁边的字,原来是一句话,是个标语“建设人防,全民备战”,每个字都很大,并且是红颜色,端正的宋体字。
  看来是文革前夕就有了这个地方。
  墙上还有宣传画,但是被水浸泽,勉强能看到一个女民兵端着枪的样子。
  很明显,这里就是国家在某个时候修建的人防工事。

  大厅的光线又开始减弱了,那些煤油灯连续熄灭了两盏,我连忙去看剩下的煤油灯,是不是也要熄灭。走到大厅正中央那个放煤油灯的地方,我又看到了坑槽下方的墙壁有文字。这个文字,就不是标语了,而是用坚硬的物体划在上面的。字体不大,字迹潦草,但是仍旧能够辨认。
  这一片文字很长,没有标题。也许以前有,但是现在看不到了。也许我看到的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文字上写的是:“*月*日日军空袭,此地容纳百姓一百六十一人。。。。。。。洞内塌方。。。。。。。洞内空气闭塞,百姓混乱奔逃。。。。。。后清点,五十余人窒息而死,十余人践踏而死。。。。。。生还者痛不欲生。。。。。。。”
  我看到这里,脑袋一下子就发炸起来。
  原来这个大厅里曾经死过几十个人。
  我脑袋顿时混乱,怎么办!怎么办!我的腿已经软了,连跑的力气都没有。
楼主蛇从革 时间:2012-02-05 22:12:00
  明天继续
作者:淡紫轻寒 时间:2012-02-05 22:26:00
  怎么没有了
作者:捧逗 时间:2012-02-05 22:36:00
  蛇锅辛苦
作者:捧逗 时间:2012-02-05 22:36:00
  蛇锅辛苦
作者:捧逗 时间:2012-02-05 22:37:00
  蛇锅辛苦
作者:苹果7颗 时间:2012-02-05 22:40:00
  坐等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72 下页  到页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