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在济钢…一个曾经济钢工人的回忆录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1-20 16:13:28 点击:1946 回复:5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写在前面:
  济钢,始建于1958年,一个生产钢铁的企业,济南人都知道,曾经的济钢那可是好单位,铁饭碗,甚至于找对象,就找济钢工人,这可不是开玩笑,这足以说明曾经的济钢多么的鼎盛,效益多么的好,多少人曾经以自己是济钢人而自豪,多少人挤破头想进济钢工作……
  但是社会在发展,城市在转型,因为环境污染问题,或者还有其他问题,济钢于2017年宣布停产,从此这个拥有59年历史的厂,退出了历史舞台,几万人面临分流,有的去了日照(山钢的分公司,跟济钢同属一个集团)继续从事钢铁行业,有的人因为家就在济南,无法割舍这座城市,分到了其他单位从事跟炼钢炼铁不想干的职业,一切从头再来,有的人选择买断,从此跟济钢再无瓜葛……说到这里,还是祝福曾经为济钢流过汗的兄弟姐妹们,离开济钢迫不得已,希望你们的未来更加美好!
  说说我自己,因为一些原因,我虽然没有坚持到济钢停产那一刻离开济钢,但是对于济钢也是充满感情,18周岁就离开学校进了济钢,那是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2014年11月份选择辞职,在济钢经历了9年半的风雨,9年半,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有太多的感情无法割舍,遂于今时今日这下这篇回忆录,希望与更多人引起共鸣,这个帖子,我有时间就会更新,我会用心去更新,来回忆那段一去不返的青葱岁月。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40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1-21 22:19:23
  2005年5月23日(如果没记错的话),是我进济钢工作的日子,那一年十八周岁,身份刚刚从一名高中生,转换成为钢铁工人,为了进济钢,连高考也没有参加,因为高考是在六月份,就我这个成绩,大学是不可能的啦,不如早参加工作,这也是个机会,就是从大学出来,不是也还得找工作吗?在这里,我再一次感谢我生命中的贵人,帮助过我的人,感谢您们。
  那天早上坐车从家里来到济钢中大门,跟我表哥说好了,由他带我去找我的单位。表哥也是济钢的,比我早两年进济钢,等到了表哥,由他骑着自行车带着我进入厂区找我的新单位。
  “师傅,一炼铁怎么走?”表哥可能也不熟悉路,那个工人师傅手一指,就找到了我的新单位。就这样,我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在济钢第一炼铁厂(后来叫炼铁厂),就这那天缓缓的拉开帷幕了……
  曾以为,我会在济钢工作到退休,曾经是那么的自豪,只因为自己是济钢人,但是人生,就像是一场游戏,或许这种未知的变数,也算是人生的一种美吧!
  说了一句题外话,人生没有彩排,每天都是现场直播,好好加油吧,我的朋友们!
  进了济钢第一炼铁厂,接下来就是正规的三级安全培训(分厂、车间、岗位班组),记得那个时候的培训非常漫长,足足有三个月,我才正式下到班组工作。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1-22 19:34:59
  由于那时候济钢的效益挺好,济钢那些年从各个技术学校招来了挺多学生,从八九十年代吧,当时有个济钢技校,专门为济钢输送各专业的工人,我当时的挺多同事,都是在济钢技校毕业分配到济钢的,想想那个年代,也算是一种特色吧,到了21世纪呢,济钢技校是没有了,济钢又从冶金学校(现在叫山东工业职业学院)招了不少人,就我04年05年那个时期,我印象中济钢从山东工业职业学院等好几个学校分来了不少学生,闲话不扯,言归正传,那天我哥把我送到地方就走了,我要先从济钢第一炼铁厂分厂开始进行培训,由于这次分来的学生众多,一炼铁这边有济南市劳技的,好像还有郭店那边的冶金学校的。。。。。。想想那时候这些学生也挺幸运,十八九岁的年纪就赶上了好时候,从学校分配到了济钢,要知道有多少人挤破头的进都进不来啊,这能说是不幸运吗?工人虽然做不了老板梦,但是旱涝保收,五险一金齐全也算是有保障,工人出身的我,直到现在也没有看不起这个职业,无论以后还从不从事工人这个职业,我依然会记得我是工人出身。

  那天培训的是什么我早就忘了,只记得一会看到了两个人过来给我打招呼。“张S”,我认得出来,跟我打招呼的是我的初中同学书亮,还有一个,现在忘了叫什么,当时好像不是跟我一个班的,我也很惊讶,彼此交流了一下,才知道他俩上完初中后上了市劳技,这不就分到了济钢一炼铁来了吗?初中的时候,书亮才1米6几,两三年的时间,此时站在我面前的他有1米8左右了,上初中时跟我差不多高,现在我还依然保持那个高度,真是惭愧惭愧。我又问他:“宝强现在在干什么?”此宝强非彼宝强,是我初中同学,书亮说:“分到了三炼铁”。。。。。。后来我分到了小高炉的皮带上料,书亮呢分到了检修车间,这是后话,以后跟他的交集就很少了,现在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有缘再见吧。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1-23 20:27:26
  上面的我的同学的名字,应该是树亮,而不是书亮,抱歉。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1-23 20:34:15
  分厂培训认识的第一个同事兼朋友
  在分厂培训时,我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后来跟我分到了同样的工作岗位,他叫尚斌,河北省石家庄市的,从学校毕业后,追随着他的女朋友(后来分手了)一同来到了山东济南的济钢,记得有天培训,我在分厂大楼门前与他相遇,我俩就聊了起来,比我大三岁左右,一米七二左右的身高,当时带着一台笔记本电脑,人挺好,所以我们挺投缘,在后面的文章中,我可能还会提到尚斌,可惜自从我从济钢辞职以后,慢慢的跟尚斌失去了联系,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还在济南?哥们儿,孩子都挺大的了吧,呵呵,岁月无声。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1-24 12:54:02
  在分厂培训的事情能记住的不多了,只记得当时济钢炼铁炉前的劳模贾师傅给我们做了一场报告。
我要评论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1-26 12:57:13
  前三个月在分厂和车间培训的经历现在已经忘得差不多了,只记得在分厂培训完后,我们有几个人分到了X号炉车间,在车间需要分配岗位的时候,我们的车间主任庄主任把我们新来的叫到一起,比比身体情况,身体强壮的去了一线炼铁炉前工,身体瘦弱的比如我去了相对轻松的上料槽下岗位,接下来我会介绍这个车间的情况和各岗位的情况的。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1-26 13:10:46
  在被庄主任分配到这个岗位这件事上,我要感谢庄主任,因为主任的照顾,我才到了一个相对轻松的岗位上,炉前工相对来说要累一些,我属于身体不怎么强壮的那种,后面我会讲到我去庄主任家里感谢的文章,谢谢我曾经的庄主任,谢谢!祝您身体健康阖家幸福!
  下面我在网上找到了一篇当年报道我们庄主任的文章,我把他复制下来,主任的全名和我们车间的名字我就做一下掩饰了。



  2007-02-15 来源:山东工人报社 浏览次数:1605
  在炼铁厂X#350高炉这个舞台上,济钢总公司精品车间主任庄**坚持管理创新,2006年1-8月份,X#350高炉利用系数稳居4.2以上,产量质量居六座350m3高炉之首,成为炼铁厂350系列高炉中一张“精品王牌”。
  厂长办公会决定给庄**压担子,让他一肩挑起“三职”,车间主任,兼党支部书记,同时挑起设备主任的担子。作为炼铁厂第一个试点单位负责人,他没有“三头六臂”,但他坚信:依靠职工群众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上料职工董**和高**,是小改小革的“明星”,解决了许多设备故障难题。特别是沂南代培工高**,虽然只有初中文化,但他勤学苦练,立足岗位发明了“设备点检末端控制法”。因此受到启发的庄臣良将这套行之有效的办法延伸拓展,运用于值班室、炉前、上料、水煤四大岗位管理,通过控制末端,消除了薄弱环节和死角盲区。
  在人员管理上,车间分配机制向炉前岗位倾斜,实行班产考核的嘉奖政策,炉前岗位的收入大大高于其它岗位。高温季节有的生产骨干奖金甚至超过了炉长本人,从而极大地调动和激励了职工的干劲。
  工人们都管庄臣良叫“庄哥”。他有个性,遇到违反原则的事情毫不留情当面批评,严厉得让人下不来台。但他也不乏柔肠,谁家有了困难都会倾心相助。一天,一位职工正在自己家里休班,家属带着孩子回了娘家。谁知半夜接到岳父的电话:妻子突然昏迷。这名职工一时没了主意,困境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打电话:“庄哥,我老婆病重休克,她现在住娘家,我怎么办啊?”接到求助电话,庄**一边安抚,一边帮他出主意,病人被迅速送去医院紧急抢救,第二天转危为安。作为一名基层管理人员,庄臣良与群众心相通、情相近,能够分担职工的痛苦,说真话、办真事、表真情,把职工群众当成亲人,成为名副其实的职工群众的“贴心人”。匡新哲 肖国平
  Copyright 2000 - 2005 SDGH.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山东省总工会

  (上面提到的上料职工董 和 高 ,后面我也会提到的。我应该叫董哥和高哥。)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1-26 21:47:05
  车间概况
  描述一下我们车间的概况,因为我们是济钢的炼铁厂,顾名思义,就是一个专门用原料生产出铁水的厂子,而我们车间呢,是6座350立方小高炉中的其中一座,生产工序大体是:先从我们岗位通过皮带上料,把矿石和焦炭等冶炼铁水的主要原料通过料车运到炉顶,通过值班室的调度,然后再通过水煤等岗位的配合,把这些原料倒入炉子中,最后通过炉前工开闸把一千多度的铁水放到带铁罐的火车上带走,大体就是这么一个工作流程。从2005年8月份正式下到岗位,到2011年底炼铁厂小高炉拆除,我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六年多的时间,接下来的时间我会把这段时间的回忆整理出来,因为时间太久了,容我慢慢的回忆吧(哈哈)。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1-26 22:01:47
  正式下到岗位班组
  再分厂和车间培训的前三个月里,都是长白班,因为没有工作生产任务,所以也轻松许多,那时候的培训都挺正规,再三个月以后的2005年8月23日(应该是这天),我们才被正式的下到所分配的岗位班组工作。
  前面已经说过,我们这个岗位是槽下上料,就是炼铁的第一道工序,把矿石啊焦炭啊等原料通过皮带运输到料车里,然后再由料车运到几十米高的炉顶准备冶炼铁水,这个过程可以通过电脑半自动化来完成,也可以通过电脑手动操作来完成,除此之外还有一些诸如放料啊下地沟打扫卫生啊之类的活,在这里就不一一描述了,我们岗位的人员结构是这样的,大领导有一个技师和一个副技师,就是上面山东工人报上提到的董哥和高哥,他们上长白班(一般领导都上长白班哈哈),还有一个退下来的老技师王师傅,就是原来是技师,快退休了就在岗位上上长白班,再有就是4个倒班的班组了,倒班人员实行四班三运转制度,上8小时休24小时,白班是从早上7点15上到下午的15点15分,中班是从下午的15点15分上到晚上的23点15分,夜班是从晚上的23点15分上到次日早上的7点15分,就是这么不停的倒班,每个月允许每名职工休班1天(仅限白班那天休班),记得我们那个岗位倒班的班组每个班是3个人,加上长白班的我们这个岗位有十五六个人左右吧。后面我会介绍我们岗位的人。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1-26 22:18:37
  上料技师:董哥
  董哥,是我们车间的上料工序技师,所谓技师,大体你可以理解为高级技工,济钢的工人是有职称的,有中级,高级,然后是技师,考上了技师,得得到单位车间的聘用,才可以升职为这个级别。
  董哥是济南章丘人,70后,大概是1973年的,当年上的济钢技校被分配到了济钢炼铁厂,2005年我刚进济钢时他就是技师了,那时候董哥也就30出头,这一点不得不佩服,董哥确实有能力,个子不高,挺瘦的,但是给人的印象就是透着一种精干和睿智,当时因为年轻,开始可能也和董哥发生过不愉快,现在想想还挺愧疚,后来跟董哥接触时间多了,其实哥挺好的,或许是因为人家身在这个位置,身不由己吧,记得董哥后来有一次在饭桌上对我说:“S,要有自己的底线'',后来济钢炼铁小高炉拆了以后人员分流,董哥去了4号大高炉,好像又当了技师,不得不说董哥真的有能力,后来跟董哥的联系就越来越少了,不知道现在他在哪里工作,但我还记得董哥的家,四工地的中心楼,有时候去了四工地还抬头看看董哥家的窗户。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1-27 13:30:40
  副技师:高哥
  高哥,上料的副技师,上面《山东工人报》也提到过,和董哥被车间称为“两个小诸葛”,您就能看出,人非常聪明,更难得的是,高哥不是济钢的正式工,属于当年“沂南工”那种性质进济钢的,但能三十来岁就干到我们岗位副技师这个位置,后来又去了其他炉子当上了技师,可见高哥的本事,没有正式工位置的稳定,却能在车间左右逢源,不得不说,高哥真是小诸葛。
  高哥非常聪明,虽然学历不高,但是在工作中谦虚动脑子,发明了“设备点检末端控制法”,而且高哥初来济南时无依无靠,没有任何后台,在好几万职工的济钢里,不是正式工的他却能够出人头地,后来在济南也买上房子了,真的是佩服高哥,有谋、有胆,配得上“小诸葛”这个称号!
  上文提到过的尚斌,就是高哥的徒弟。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1-27 16:15:19
  王师傅
  王师傅,当年五十多岁,原来也是技师,应该是王师傅不干技师以后,董哥才上任的,家住济钢新村,儿子也是济钢的,这种情况在济钢很常见,一家中有好几个都在济钢,因为我们那个岗位是特殊工种,55岁退休,所以王师傅还有几年就退休,车间就安排他上个长白班,平时做些诸如打扫卫生啊、放个粉子啊之类的活,老师傅了,等到快退休了就从事一些相对轻松些的工作,可见我们车间的管理还是挺好的。
  想起来一个当年刚工作没多久的趣事,有天我下夜班,下班洗完澡在更衣室碰到了王师傅。我说:“李师傅我走了”,没搭理我,后来我想,哎呀我因为刚去,把王师傅的名字叫错了,可能因为这个王师傅没搭理我吧,惭愧,惭愧。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1-27 16:32:19
  张师傅
  张师傅,也是一个老师傅,2005年我刚被分配到工作岗位,就是被分到了张师傅这个班,说话是章丘口音,张师傅走路脚有一点拐,但不妨碍工作,除此之外对张师傅的记忆比较模糊了,因为他当年(2005年下半年)就退休了,我还记得有次岗位在郭店聚餐,忘了是不是在当年有名的锦平排骨店了,从学生时代过渡到工人,也是慢慢适应的过程,那天聚餐大家都喝酒,我也不例外,我还记得张师傅对大家说:“发现了上料的两个新星”,说的是我跟王磊,都是刚进济钢没多久,那天喝了点酒,被张师傅表扬了吧,呵呵。
  后来没多久张师傅要退休了,车间都要举行送别宴,那天我没有去,听别人转述的,我们车间主任庄主任为张师傅唱了一首《送战友》,来送别即将退休的老同志,张师傅情到深处,哭着我:“我就像一只孤鹰没有了方向……”因为我不在现场,无法还原当时的情景,但是我想,张师傅说这话是因为退休了,就找不到组织的感觉了,仿佛像一只没有方向的孤鹰一般无助吧。
  庄主任,性情中人;张师傅,也是性情中人。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1-28 20:13:58
  解老师
  解老师,是我进济钢分到岗位上带我的老师,当年当兵出身,属于空军,好像在部队是属于修理飞机之类的兵种,记不太清了,在部队服役了好多年,当年转业进济钢时已经三十多岁了,解老师个子不高,有点胖,但是干活却特别灵活,家住在济钢附近的殷陈庄,解老师当年开着一辆夏利车,有时候骑电瓶车来上班,后来夏利车又换成了丰田威驰,但那是08年左右的事情了,解老师做为我的工作中的老师,给予了我很多关照,在这里谢谢解老师。
  记得当年刚进济钢稚气未脱,什么也不懂,2005年中秋节时候,家里人让我给解老师带点礼品,以表谢意,于是乎我骑着当年的千鹤电动车带着礼品直接拎到了岗位上的更衣室里,等着解老师,因为跟解老师是一个班,解老师来后我把礼品拿出来对解老师说过节了给解老师送点礼品以表谢意,解老师说什么也不要,让我拿回去,于是乎下了夜班我又傻傻的把礼品拎回了家。
  后来很多年后因为一些原因,解老师不在我们那个班了,没多久小炉子拆了,我们都被分到了其他地方,解老师好像去了大高炉,现在的解老师不知道在哪里,祝解老师一家健康快乐,好人一生平安。
  • 夏夜春风2018: 举报  2019-01-30 00:52:37  评论

    哈我也是05年差点进济钢,技校面试的时候因为家是港沟的离济钢太近还是别的原因没要我,后来去了机床二,二厂现在效益还不错,我那一批好几个同学去了济钢,我经常去济刚找同学玩
  • 全真张理远: 举报  2019-01-30 04:22:57  评论

    评论 夏夜春风2018:05年,看来咱们年龄相仿,哪个技校的?郭店那个冶金学校?不可能因为家近吧,家近的更得要啊,机床二效益也不错,济南市的老国企了,你从05年至今一直在机床二吗?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1-31 13:38:36
  井班
  井班,70年代末的人,之所以叫“井班”,是因为姓井,还是班长,所以就叫井班。
  井班是济南人,回族,身高1米8左右,挺壮实的,人也挺实在,家在天桥区堤口路,也是当年济钢技校毕业后分到济钢炼铁的。
  井班一开始不是班长,一开始张师傅,谢老师,还有我在一个班组,后来张师傅退休以后,井班才被安排到我们这个班组,当上了班长。
  跟井班从2005年在一起一个班,直到2011年炼铁小炉子停了才分开,再后来,小炉子停了后井班去了济钢的质检中心,我去了济钢的炼钢,后面的文章中可能会多次提到井班的其人其事。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1-31 20:32:26
  给曾经济钢炼铁的同事看了看我正在写的这个回忆录,这是我们两个的对话,这个哥后来也是在济钢买断了工龄离开济钢的。
  后面我会介绍他的。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2-02 20:14:29
  崔哥
  崔哥,就是上面我发的聊天记录上的那个人,一米七四左右的身高,体型中等,1981年的八零后,是济南化肥厂的子弟,当年也是当兵出身,好像是文艺兵,反正唱歌挺好听,当年在济钢也参与厂里的演出。
  崔哥比我早来济钢几年,在2011年底炼铁小高炉拆了以后,崔哥去了球磨铸管公司(三炼铁),后来三炼铁也搬迁了,听说崔哥也买断了工龄,去了街道办事处工作。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2-02 20:16:16
  还有几个岗位同事,在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接下来继续回忆在济钢的点点滴滴。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2-02 20:39:57
  2005中秋礼谢庄主任
  我们中国人,讲究礼尚往来,特别是别人帮过你一把的人,逢年过节更要来往。
  刚刚从学生时代过渡到工人的我,当年并不懂得这些规矩,但是我的家人懂啊,所以在我进济钢后的第一个节日——中秋节,我的大姑早早的就把庄主任的家庭住址给了我,让我自己去礼谢庄主任,因为是庄主任把我分配到了这个岗位,这个岗位在我们车间还算好,所以到了节日,家人让我去感谢领导,我虽然不善言辞,但是也是得硬着头皮去。
  记得那天是个下夜班,具体是不是中秋节那天我忘了,但是就在那个节日的前后,这个错不了。我提着家人给准备的礼品坐车前往,我记得庄主任的家应该是在济南市历城区农科院宿舍,在一楼,去了附近也不确定哪一家是庄主任家,到了楼下我问附近的人:“你好,请问庄**家在哪里?”人家说在XXXX,跟我记得地址是一样的,现在还记得,庄主任家是在一楼吧,我敲门“当当当”,“谁啊?”传来一位女士的声音,不用说那是庄主任的对象,我问:“请问这是庄主任家吗?”门开了,看到了庄主任、庄主任的对象、好像是还有庄主任的孩子,但是……居然……还有两个人,是上面提到过的石家庄来的尚斌还有她对象(当时的对象)cs!(时间太久了,忘了是看到的尚斌自己还是尚斌和她前女友两个人,应该是他们两个人),难道?尚斌也来感谢庄主任了?这么巧!
  我说明来意,说来感谢庄主任,庄主任就让我坐下来一起就餐了,关于尚斌也来了,庄主任是这么说的,说他跟尚斌的父亲是战友,尚斌来到济钢炼铁庄主任这个车间,看来尚斌理应来看望庄主任。
  记得大约下午五点多到的庄主任家吧,走的时候晚上九点多,就这样,走入社会后的第一次礼尚往来就这么结束了,过后,庄主任对我也特别的关心,可惜,怪我情商太低,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去过庄主任家里,现在想想,这样不对,人都是相互的。
  • 井会123: 举报  2019-03-15 00:01:13  评论

    我是04年进的济钢 在当时的一烧结 后来分到炼铁的320 现在买断靠自己了~
  • 全真张理远: 举报  2019-03-15 10:49:24  评论

    评论 井会123:你应该比我早一批,我是05年分到济钢一炼铁(炼铁)的,而且04年那一批,我能说上几个名字来,可能你也都认识,2011年底炼铁小高炉扒了的时候,我也短暂的去过320烧结(应该是320,记得在三号炉对面)帮过忙,记得那个工种是看皮带看料,料子快满了就得打电话叫车拉走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3-15 21:40:44
  曾经以自己是济钢人而自豪过,曾经以为自己能够在济钢工作到退休,无奈人生充满曲折,很多事情都不如想象中那般美好,物是人非,很多人很多事都发生改变,但那份情,那段独家记忆,会一直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底。
  • nyq1963: 举报  2019-03-17 20:53:30  评论

    评论 全真张理远:继续写啊!
  • 全真张理远: 举报  2019-03-17 23:29:54  评论

    评论 nyq1963:有人看,我就写,没人看,我也写,我要在天涯留个纪念,等几年、十几年、几十年以后,如果我再看到这个帖子,或许我会泪流满面,这是一段我的青春,不再回来的青葱岁月。
我要评论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3-18 14:04:10
  看到这个消息,心中五味杂陈,十八周岁就进入济钢工作,济钢在我心中的位置无可替代,这是我的独家记忆,一切已经过去,我们不得已一切重新开始,哪怕再艰难,也别无他法!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3-22 14:06:59
  有的时候想写,却不知道从何写起,一是大概因为自己的写作水平不高,再一个,是因为那些尘封的往事太久了,或许自己都记不清楚了,又或者是,有些回忆,是那么的不堪,那么的不想去回忆,而没有必要再回忆了。
  在这里,我只是努力的记起那些我想要回忆的瞬间,关于那些不想回忆的,我都过滤掉!

  在济钢工作的这九年多时间里,大概可以分为四阶段,分别是我在济钢工作过的三个不同的岗位。第一个阶段是2005年-2011年底,此为在济钢炼铁厂(炼铁小高炉上料槽下岗位)工作的时期。第二个阶段是2012年,此为炼铁小高炉拆了以后分流到中厚板厂三炼钢切割岗位工作的时期(时间很短暂),第三个阶段是2012年,此为从三炼钢到了中厚板厂一炼钢质检车间,在合金岗位工作的时期,第四个阶段是2013年初到2014年在济钢离职,此为从合金岗位转到质检车间皮带岗位,并从济钢辞职的那个时期。
  这就是我在济钢工作的大概轨迹,我也会按着这个轨迹努力回忆吧。
  • 特务兔儿: 举报  2019-07-12 01:22:00  评论

    欢迎没事再来济钢转转,现在济钢大拆了,曾经的辉煌也已经无处可寻了
  • 全真张理远: 举报  2019-07-12 10:25:58  评论

    评论 特务兔儿:是的,虽然我的家就在历城区,距离济钢也不远,但是这些年,我却很少再回济钢看一看,这里留有太多的回忆了,不是随着拆除就能够消失的,济钢,在济南市的历史长河中永远存在。
我要评论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07-12 10:27:10
  我已经好久没有更新这个帖子了,但是我答应自己,无论如何也要把我的青春故事回忆下去,吼吼吼……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10-17 22:41:08
  我曾是个济钢人,骄傲!!!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10-18 13:03:17
  济钢班车
  济钢的班车,济钢人不会陌生,济南人也不会陌生,因为在当年,济钢的班车穿梭于济南市的各个地方,济钢职工多,家住附近的可以不坐班车上下班,住在市里的,那就得跑通勤坐班车了。
  记得刚上班那会儿,济钢的班车还是大通道,后来才换成了现在看到的这种济钢班车。
  跑通勤的职工不容易,因为要比住在附近的职工上班早出门、下班晚到家,可是有太多的职工,就这样的生活,按部就班的做了几十年,直到退休。
  济钢职工太多,班车也多,下班时班车从济钢中大门排到东大门,浩浩荡荡的济钢班车,当年在济南真的是一道风景线。
  我当年俺坐的班车是肉联厂的,车到肉联厂那一站就是终点站了,然后还得骑个自行车回家,上班也是先骑个自行车放到客车厂还是肉联厂宿舍,再等班车去济钢……
  现在,济南人很难再看到印有济南钢铁的通勤车了,那个时代结束了。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19-11-24 11:07:01
  说到济钢班车,济南人都不会陌生,济钢职工多,跑通勤的也多,所以当年济钢的班车,穿梭于济南市的大街小巷。
  从刚进厂时候的大通道,到后来改头换面成了外面印有济南钢铁字样的豪华客车,济钢班车陪伴我走过了许多年的风风雨雨,到如今济钢停产,很难再见到曾经的济钢班车了。
  上班时大家都在不同的分厂,不同的工作岗位,下了班到了班车上,又成了一个集体,你坐八里桥的车,他坐东八里洼的车,俺坐肉联厂的车,都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赚钱养家,回报国家,来到济钢。
我要评论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20-03-17 12:12:05
  这个帖子,是当年济钢炼铁小高炉挺了,我们被分流出去时候发表在百度济钢贴吧上面的,我是2005年进济钢就在炼铁小高炉,2012年分流到其他分厂,这个后面慢慢叙述,现在回味这个帖子,别有一番滋味。

  
楼主全真张理远 时间:2021-01-10 19:24:28
  有些故事还没讲完那就算了吧,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
  不想再写了,不想再回忆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