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声

楼主:士心土成 时间:2017-11-22 19:43:42 点击:51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微信朋友圈上转发了几篇有关报道刘声先生画作和画展的文章,引来众多朋友问讯。是的,我和刘声先生也算沾点亲带点故,他太太是我表妹,这该算是我的妹夫吧。
  我的家族可是个大家族,光只是父亲,他这一代就有十一个兄弟姐妹。到我这一辈,表兄弟表姐妹算起来人数就更多了。因为整个家族分散定居于国内外的不同城市,所以到目前为止,还有很多亲戚我连面都没见上。而見过一面的人当中,转眼即忘的也占大多数。这应该算是很正常的情况,毕竟大家一生的绝大部时间都几乎没什么交集。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我刚刚说的这位妹夫,只是见上一面,我就把他牢牢记住了。
  首次见面就能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并不是因为他长相有多么英俊或者古怪,而是因为見面时,他出场的方式实在太过诡异,着实是让人一经难忘。而所有这一切,其实还是拜我那位宝贝表妹所赐。


  


  记得那是在2000年,当时我出差到佛山。忙完公事后突然想起自己似乎还有个表妹,眼下就在离佛山不远的南海工作呢。查看电话本,她多年前使用过的手机号还记在上面,一拔打居然也打通了。没说的赶紧拦个的士,屁颠屁颠地直奔过去。
  因为正赶在下午上班时间,所以直接到她的办公楼去见面。那是一家家具设计公司,工作环境很是不错。我们在会客厅里胡吹海聊了一个多小时,看看时间已过四点,想起自已还得赶回广州处理其他事情,赶紧告辞走人。
  就在此时,我那表妹好象突然想起一件事,挥挥手示意我稍侍片刻。开口说道:“呃!把一件事忘了。你还没见过你妹夫对吧。稍等一下,我拎出来让你瞧瞧。”说完推开客厅的门,一闪身不见人。
  听了这话我有点疑惑,印象中能够“拎”得动的活物,通常应该是小猫小狗之类的吧。其一自然是因为它们份量够轻,能让人一手轻松提起。其二还因为小猫小狗通常在脖颈处长有一大块松软皮肉,很方便人用二三个手指头掐拿。可“妹夫”是个什么鬼?也是一种能让人一手“拎”得起来的活物吗?
  胡思乱想之间,但听门声一响,我那表妹真的一手“拎”着一个人形物回来了。我的老天爷!她手上“拎”着的,可是个形体几乎比她大上一倍,体重不下于八十公斤的黑胖汉子。这!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就见她伸出三根纤纤玉指,捏住黑胖汉子的后衣领,轻飘飘地将人家“拎”进了客厅。“瞧瞧!这就是我老公刘声。”我那宝贝表妹一脸无所谓地对我说道。
  “来!给表哥笑一个。”宝贝表妹回过头去,将自已的老公拽前一步说道。
  说着双手从自己老公的肩膀后伸出,捏住他两边耳垂往上一提。“嘻嘻!呃!露露牙要露一露牙的。再来一次,嘻嘻!好了,回去吧。”宝贝表妹一手轻拍自已老公的头,口中念念有辞道。那德性和人们闲瑕时摆弄个宠猫宠狗就是一个模样。
  眼前诡异的一幕将我震得目瞪口呆的。这位表妹我是知道的,从小就是大能人,长大后更是能文能武生猛得没了边的。这放在古代,肯定就是穆桂英花木兰之类的超级牛人。
  但之前无论再怎样生猛,她终究还是个正常人。可是象今天这样,只用三根纤纤玉指,就将一个一百六七十斤重的大汉轻飘飘地拎来拎去,这样的猛法可就大大超出正常人的范围了。难道说她曾遇莫大机缘,拜了灭绝师太或者南海神尼之类的高人为师,修习得一身绝世神功?
  呵呵!绝世神功当然是不存在的,眼前这神奇的一幕,中间的奥妙其实还得落在我这位妹夫刘声先生身上。
  大家应该多少都有观赏过太空舞表演吧。这舞踏有几种很经典的动作,象上天梯、攀绳索之类的。虽然没有梯子和绳索,但舞者却能通过一系列的动作,给观者营造出踏着梯子或攀着绳索不停升高的错觉。想来刘声先生当年也是使用了某种类似的步法,这才给我营造出被轻飘飘地拎来拎去的错觉吧。
  只是这么娴熟的舞步,这么天衣无缝的配合和表演,真不知这对宝贝夫妻在人前人后都经历过多少次的演练,才将这诡异的一幕排练得如此完美的。这样看来,不但我那表妹是个生猛的牛人,我的这位妹夫也不是个善类呢。呵呵!“不是同类人不进一家门。”这老话说得实在是太好了。


  

  

  我那表妹学的是家俱设计,而妹夫则是广美出身。两人凑在一起后,表妹继续弄她的家俱设计,而刘声妹夫则利用自已深厚的美工素养,搞起了家居软装修。这倒是很有一点妇唱夫随的味道。
  因为天性中的那份随和和随性,从他早期的很多作品中,我都能感受到一份空灵而鲜活的气息。虽然他那时的作品只是作为家居装饰的一部份,在很多正统画家眼中,这些作品甚至可能还算不上是真正的画作。但说实在的,就我个人来说,他这一时期作品中那种天马行空的活泼风格,我是非常喜欢的。当然,作为一个艺术门外汉,我的喜欢作不得数。
  在那段时间里,这两人捞到钱后就背起帆布背包,满世界地疯玩穷游。那种没心没肺的小曰子,过得可真是潇洒无比滋润非常的。当年也不知羡杀了多少旁人,惹来了多少“只羡鸳鸯不羡仙”的感慨。
  只是这种舒心的小日子,终究不能一成不变地永远过下去。一句“人总是要长大”文艺范十足的感慨,道尽其中无限的沧桑。
  据刘声先生在一次采访中所言,在某次接儿子放学的过程中,偶然听到儿子同学的议论。有位同学问儿子说“你的父亲是做什么的?他是一位画家吗?”
  据说在那一刻,一种神圣的责任感突然就在他身上觉醒了。他强烈地感到自己必须做出点什么事来,成为得到业界认可的画家。
  从这时起,画作有了巨大变化,画风变得朴实接地气,在题材上更多体现了对社会底层的观察和关怀。而这一切,究竟是他遵循当下业界认可的画家标准进行操作的结果?还是一种画作境界的提升?作为艺术门外汉的我就无从评判的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更多
作者:cz709394 时间:2017-11-28 11:18:28
  人才
楼主士心土成 时间:2017-12-05 18:02:19
  @cz709394 2017-11-28 11:18:28
  人才
  -----------------------------
  多谢来访。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