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扬州小巷(图文原创)

楼主:牙齿酷酷猫 时间:2011-06-06 22:42:47 点击:3513 回复:3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南河下
  
  祖父年轻时好玩,常常约三五朋友上扬州。早年从邵伯到扬州,最便捷莫过于坐船,从车逻、盐城、清江或白驹过来的小火轮,拖着驳船,停靠在邵伯码头,上客后,再前往扬州、瓜州或者镇江。祖父便搭乘这船,到扬州福运门轮船码头。老福运门码头在现在的渡江桥东首,下船入城,紧临着就是南河下,所以从前南河下商贾云集,热闹非常。
  
  祖父往往在南河下寻个旅舍落脚。他喜热闹,每与朋友玩牌至深夜,要叫糖粥和金刚脐当宵夜。某次金刚脐送来时,他吃了一些,突然腹痛如绞,面无人色,几乎吓坏了同行的朋友。那时医学不发达,大夫但说是胃寒,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胃溃疡或者急性胃出血。祖父在南河下的旅舍里首次胃痛发作,从那以后,他的胃病便一发不可收拾。
  
  运河上的小火轮一直开到上世纪70年代末,才因为公路运输的兴起而败落,福运门码头被撤,南河下也早已风光不再。繁华事散,然而沿着这条街,一条条巷陌、一扇扇木门次第寻访过去,却依然可以触摸到它的旧日韵致。
  
  去南河下,可坐车到南门遗址(苏北医院站),沿故运河北岸走到钞关,再过马路到南河下西头巷口。从这里一路向东(门牌号递减),走完整条南河下,再从康山街出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牙齿酷酷猫 时间:2011-06-06 22:47:00
  南河下170号是盐商汪鲁门(1859-1940)故居,尚未开放,门前铭牌已被刷上“办证”信息。故居虽未开放,但白日里大门只是虚掩,可以进去走到仪门前。守门老人听见有人进来,从门房出来张望,我同他招呼的当儿,一只灰兔跳过来,伸长了后腿趴在脚边,听我俩谈话。老人一袭黑衣,精神很是矍铄。
  
  汪宅的仪门精美可观,门叶与门角砖雕雀替俱是旧物。门上铜钉组成“平(瓶)升三级(戟)”,左右雀替合有“琴棋书画”、“平(瓶)安如意”,均是好口彩。
  
汪鲁门故居和“办证”



守门老人



仪门“平(瓶)升三级(戟)”

楼主牙齿酷酷猫 时间:2011-06-06 22:50:00
  雀替“琴棋书画”、“平(瓶)安如意”
楼主牙齿酷酷猫 时间:2011-06-06 22:54:00
  一路向东,湖南会馆(南河下68号)的门楼高大气派,以秀美的砖雕闻名,除去抱鼓石、大门雀替、石额“湖南会馆”四字为后来修缮时所补,其余都是旧物,砖雕亦多含谐音寓意。
  
  然而很少有人会去留意脚下。南河下从湖南会馆到康山街一段,铺路的石板多取旧材,有不少是从前人家宅第的界石,字迹依稀可辨。这些界石,讲究些的会加上郡望堂号,如刘氏“传经堂”、赖氏“葆书堂”、曹氏“惟善堂”,更多的只有姓加一个简单“界”字,如“夏界”、“陈界”。
  
  每块界石都见证过一个家族的兴衰,时过境迁,却只能默默的被铺于路上。这些家族的后人,也许早已不在,也许还在某地继续着平凡的生活,就像我们历史里大部分的小人物,不会被记住,更不会被纪念。只有界石上的文字,还在顽固的做着最后努力,试图见证曾生活于此的人们——直到字迹被来往行人的脚步磨灭为止。
  
  石板中,却又夹杂了两块,一块是“本山土地之神”,另一块字数颇多而磨的厉害,仔细辨识,方认出:
  
  “道光十年十二月,考??府君,(妣)徐太孺人,合(葬)之墓,??子卢??”
  
界石



“本山土地之神”



“道光十年十二月 ......”



旧时痕迹



繁华事散

楼主牙齿酷酷猫 时间:2011-06-09 21:33:00
  (2)康山街
  
  康山街在南河下东边,两街均为东西向,会于徐凝门。徐凝门为明扬州新城之南便门,旧名“徐宁门”,后因写“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在扬州”的唐诗人徐凝而更名,但不知是同音误传还是特意纪念。
  
  康山街极短,明康对山曾于此居住,时人称街东首一处土丘为“康山”。有盐商卢绍绪宅第(康山街22号),1981年遭火灾,2005年重修,气韵全失,仅为借卢氏“百宴堂”之名办酒楼,六进厅堂均满堆酒席圆桌,为所谓“发展旅游业”的又一典型恶例。
  
  “卢氏酒楼”东边有盐宗庙(康山街20号),一度为曾(国藩)公祠,保存完好,更妙在不收门票,颇值得一番流连。盐宗庙为同治年间建,前后三进,最有意思的是祠堂梁枋间的彩绘,历经百年不灭,依然色泽艳丽。
  
  扬州盐商住宅的梁、枋、桁、垫板,装饰很少且多半也是清水木雕,极少见到彩绘,这使得盐宗庙的彩绘在扬州更显与众不同。彩绘为枋心式苏画,但枋心形状特别(梯形、梅花形),不同于常见的苏式彩画。东西两侧的垫板分别绘有“百寿图”(题“时在蒲节上浣于水月山房之南窗,邗江成小春作”)和“圯桥进履”(题“榴月前一日茅舍山房竹道人作,白云居士题”)。
  
“卢氏酒楼”



盐宗庙祠堂内



细节



百寿图



圯桥进履

楼主牙齿酷酷猫 时间:2011-06-09 21:44:00
  又看了下,南河下的墓碑最末行当为:“奉祀子...”
作者:陈妍 时间:2011-06-10 12:00:00
  这个绝对给红脸了。并推荐!
作者:fuv 时间:2011-06-10 14:22:00
  那个办证也太雷人了……
作者:冷血魅影 时间:2011-06-10 16:29:00
  替办证的做广告了
  哈哈哈
楼主牙齿酷酷猫 时间:2011-06-11 12:29:00
  问好楼上三位。那个不是给办证的做广告,是暴光 ......
楼主牙齿酷酷猫 时间:2011-06-11 12:40:00
  (3)邵伯老街
  
  邵伯老街,幸得董醇一部《甘棠小志》,可以不朽。
  
  《甘棠小志》载:“(邵伯)镇北起真武楼,南迄青云楼,大街袤三里。三里中,街东西列肆,人烟凑集,无少隙地。扬城被兵后,流寓者众,镇人益繁。”清代“扬城被兵”,一是清军入关,二是太平天国。但太平军于1853年(咸丰三年)首度攻占扬州,而《甘棠小志》作于1853到1855年之间,所以里面的“扬城被兵”不可能是太平天国,只可能指清军入关,难怪董醇要隐约其辞。然而这点隐约其辞,也为清初扬州和邵伯的历史提供了重要线索。
  
  咸丰三年,“(董)醇自湖南奉讳归里”。当时太平天国已正式建国并定都南京,扬州、邵伯一带是不折不扣的“前线”,而董醇却似乎有恃无恐,仍然很悠哉的准备写作《甘棠小志》。他所恃的应当是运河和下河一带迷宫般复杂的河荡,扬州城历尽兵火,而距离不远的邵伯、永安、宝应、兴化一代,则因为河流地形复杂,往往能幸免于难。稍远的例子如《甘棠小志》所载“扬城被兵后”,流寓邵伯者众,近一点的则如日本侵华时,许多人合家赁船,躲入永安、下河芦荡。
  
  从扬州去邵伯,可坐4路车到江都下(终点站),出站路边就是江都公交5路车站头(无站牌),一直到邵伯。早两年江都到邵伯是10路车,后来据说发生过一次车祸,路线取消,改由5路车代替。5路车一直开到邵伯甘棠路终点的运河河堤处,两边净是龙虾馆,也算是中国“发展旅游业”的奇迹之一。邵伯的另一大奇迹当属“人造古迹”斗野亭,此类“古迹”全国比比皆是,把有名的史迹拿来,不论有无争议,便迫不及待找块空地,建些恶俗的水泥仿古房子,希望能骗几个外地人。
  
  而真正值得保护的,却往往又被恣意糟蹋。邵伯最令人痛心的,是康熙年间修成的条石老街,被某任镇政府,“慷慨的”刷了一层水泥(水泥刷在路边竖条石上面,路心横条石仍可见)。
  
  5路车到邵伯走甘棠路。甘棠路为旧时神路,沿途曾有东岳庙、银庵、来鹤寺(今邵伯中学)等,皆不存。邵伯老街(大街)今天被划分为南大街、中大街、北大街三段,北大街在甘棠路向北,过去称“北街”,有传统铁匠铺,仍在营业,旧时另有甘棠义井,不知尚无恙否?中大街与南大街较为繁华,《甘棠小志》中载“馆驿前”、“长生巷”、“坝巷”、”竹巷口”、“大马头”、“朱家巷”、“庙巷口”,今仍保存。
  
  几条巷子中,仅“馆驿前”、“长生巷”与“大马头”有原名路牌,“馆驿前”得名于旧驿站,路牌误作“官驿前”。“庙巷口”路牌为“胜利巷”,这是由于文革中居委会更名,如竹巷口的“甘棠居委会”改为“红旗居委会”,北边的居委会改名“前进居委会”,南边从大马头到庙巷口的居委会改名“胜利居委会”,庙巷口也随之改为“胜利巷”。“坝巷”、”竹巷口”、“朱家巷”均无路牌,本地老人提起这几条巷子,仍呼旧名。分辨新旧巷子亦很简单,有条石铺路的为旧巷,否则为新巷。
  
  扬州一带旧建筑以清水墙、磨砖对缝为上乘,早年邵伯老街店面多如是,但时易境迁,老街早已不复如旧观,仅有少量漏网之鱼,让我们得窥往昔风物。
  
  (巷子照片独漏“朱家巷”,添补亦嫌麻烦。朱家巷在邵伯大会堂斜对面,董恂读书处旁边。董恂即董醇,初名醇,后避同治讳改名恂。)
  
《甘棠小志》中的地图,绿线为老街,蓝线为古运河



老街示意图



老街上的巷子



清水墙、磨砖对缝,为时光所蚀,依旧动人

楼主牙齿酷酷猫 时间:2011-06-11 12:52:00
  老街原以“东西列肆”闻名,今天也有不少店铺保留下来。如王家染坊,老掌柜为北方人,人称“王侉子”,染坊内有两幅字,分别是杜牧“山行”与放翁“游园不值”,无款但书法佳。竹巷口丁家杂货铺,铺面宽阔,老掌柜叫丁善。南大街137号范氏住宅,曾为范大兴茶食店。南大街109号老邮局,现为公房并有人居住。庙巷口旁边有金芝堂药房,亦为公房。
  
王侉子染坊的柜台,嵌入小图为染坊外景



染坊主深谙风雅,于不经意处见古风



竹巷口丁家杂货铺



老邮局的卷篷、天井、炊烟、人家



金芝堂药房

楼主牙齿酷酷猫 时间:2011-06-11 13:02:00
  “上河边”最早当指大街上居民“去运河边”,用得多了便成了街道名。邵伯旧日繁盛,古运河边码头(马头)连绵,《甘棠小志》已载有四大马头,“大马头”、“竹巷口马头”、“朱家巷马头”、“庙巷口马头”。庙巷口马头往南不远是铁牛湾,旧时有柴坝隔开运河与下河,船过柴坝,须人力吊起过坝。上世纪50年代打通柴坝,建节制闸控制下河水位,而另挖运河新河,从节制闸北边与古运河分道。从此,节制闸往南的古运河日渐淤塞,水草杂生。
  
  正是在这段荒芜的古运河边,从竹巷口到庙巷口的“上河边”,依然完好保存有康熙年间修筑的古运河堤。堤下半用块石,上半用砖,条石砌四大马头,亦保存完好,结构颇有法度,值得一游。
  
  “大马头”名气最响,其与大街交会十字路口处,有“四角楼”——四面楼宇檐角相对,飞扬灵动。可惜西南角上的建筑早已倾圮,今以一亭相代,难比从前气势。西北角上旧时为陆宅,为永乐茶座老板陆林舒(音)所有。永乐早年大面甚好。
  
竹巷口码头,嵌入小图为古运河堤旧砖



四角楼,两个角度

作者:南宫雪冥 时间:2011-06-11 15:04:00
  楼主写的真好。顶~
作者:去者_2008 时间:2011-06-12 01:13:00
  以前住在老城区的时候,我喜欢没事就一个人骑个自行车在老城区的巷子里穿行,去感受一下老扬州的风貌,我一直觉得那些巷子才是真正扬州的代表,是骨子里的扬州。几乎每条巷子都有一个故事,过去有的如状元巷、探花巷,我就想一定是那里一定产生过状元或者探花,我一直在找扬州有没有榜眼巷,如果有那可就齐了,再如老城区富春所在地的得胜桥据说和常遇春有关(也许我弄错了),可扬州也有常府巷,校场还有就是东营(清军当时的江北大营就是设在扬州,至今仍有东营x巷这样的名称存在。随着城市的建设,这些巷子也逐渐的消失了,对于后人来说,可能只会存在于记忆中了,或许我们以后的孩子,对于这些不会再有任何的感性认识了,对他们来讲仅仅是个名字而已了。总之有兴趣的朋友我们可以一起来挖挖扬州的巷子。
楼主牙齿酷酷猫 时间:2011-06-14 14:12:00
  问好南宫雪冥和去者_2008。
  
  另更正一下,《甘棠小志》中“扬州被兵”,我先前推断是指清兵入关,后来细想,此结论做得过于草率。咸丰三年(癸丑,1853)年二月首度攻占扬州,同年十一月,琦善为钦差,领清江北大营兵压境,太平军悄悄撤离扬州城,撤出三日后琦营方察觉。这段历史,在清人《咸同广陵史稿》中有详细记录,罗尔纲曾曾据此作《太平天国广陵史稿考证》,但特殊时期,罗考证所用的方法和所下结论,他的老师胡适见到了,大约是要痛斥的。
  
  《咸同广陵史稿》也记载有扬州人甚至镇江人流寓邵伯,此外我还在网上搜索到:
  
  “王小某,名素,字小梅、小某,号竹里主人,晚号逊之,以字行,扬州甘泉人。生于清乾隆五十九年(1794),卒于光绪三年(1877)。咸丰三年(1853)太平天国入扬州时,迁居邵伯、郭村,逾年重返扬州 .....”
  
  这些都与《甘棠小志》中的记载吻合,而董醇写《甘棠小志》,虽从1853年开始搜集资料,实际动笔当在咸丰五年(1855)。《甘棠小志》首页有“咸丰五年岁次乙卯嘉平月荻芬书屋主人草”字样,咸丰五年为乙卯年,嘉平月为十二月,董醇号荻芬书屋主人,这大致可说明《甘棠小志》成书于1855年底左右。因此,董醇在1853-1855年间观察到“扬城被兵后,流寓者众,镇人益繁”,大有可能。
  
  我原先以为,董醇写扬州被太平天国攻占,必会和当时其他文献一样加“贼”字,而“扬城被兵”则过于模糊,因此推论他是指清军入关。多了解了一下当时历史文献后,细细想来,“扬城被兵”还是当指太平天国。大约是太平天国当日属于“时事”,一般人看到“扬城被兵”不会有其他误解,董醇才没有详细解释。
  
  自我检讨一下。读书可以随意,但作推论真当要细致点啊。
楼主牙齿酷酷猫 时间:2011-06-14 14:15:00
  上面“咸丰三年(癸丑,1853)年二月首度攻占扬州”当为
  
  “咸丰三年(癸丑,1853)二月,太平军首度攻占扬州”
  
楼主牙齿酷酷猫 时间:2011-06-14 14:24:00
  (4)从钞关到琼花观(达士巷、犁头街、打铜巷、湾子街)
  
  从地图上看,扬州老城区内主要巷陌,多横平竖直,唯一的例外是从钞关到琼花观,有一条明显的对角线。这条对角线,一种说法是南下船只经过扬州时,必须停在湾头,遣人从湾头经五里庙、洼子街、东关浮桥、田家巷、琼花观、罗湾、湾子街、打铜巷、犁头街、达士巷、埂子街到钞关纳税,方可通行。(见王金祥《扬州城老街巷》)
  
  这段路从钞关到琼花观,便遵守最短距离法则,形成一条对角线。这条线无甚名气,走的人不多,且比较原生态。但若有时间慢慢寻访,向巷子里热情的老人打听,可以收获良多。
  
  扬州巷子,多有人情味。
  
地图



示意图



达士巷54号,浙绍会馆前,闲坐话桑麻



犁头街渡江路路口处,诙谐、可爱的老人



湾子街224号,原东岳庙门口,老人在此居住70余年,熟知这里的沧桑变迁

楼主牙齿酷酷猫 时间:2011-06-14 14:35:00
  从梗子街上达士巷,走不多远,就是永宁巷,巷内有旧永宁宫,其戏台为全扬州仅存。永宁宫今为公房,戏台是两家人简陋的厨房。从颤巍巍的木楼梯上去,木地板残破不堪,可从孔隙一直望见楼下,亦有安全隐患。戏台两侧,旧时为演员登台处,俗称“出将入相”,今天则为两家人透风漏雨的狭窄卧房。
  
  居住与此的一位街坊热心带我上楼看,她希望能有更多人关注戏台的问题:一是年久失修,各部门互踢皮球;二是居民中有力者随意改造,破坏古建。只有当看完戏台的前后左右里里外外之后,方能意识到,永宁宫门口大红色“扬州市文物保护单位”的牌子有多么讽刺。
  
  不知神秘的“有关部门”,能否从大肆新修“仿古一条街”的热潮中清醒过来,关心下小巷深处的真古迹,也关心一下住在古迹中底层民众的生活。
  
永宁宫,拱券门原在正中,右边楼被住户扩建出一块,二楼方窗亦为后来开凿



戏台,檐角飞翘,无语向天



从二楼左边圆窗看出去



二楼右边圆窗为建筑所档,已被封死

楼主牙齿酷酷猫 时间:2011-06-14 14:38:00
  晚上回来再继续 ......
楼主牙齿酷酷猫 时间:2011-06-17 11:36:00
  天涯改版后,登录页一片空白,无法上传图片 ...... 不知何时能好
  
  近日有JP亲戚不请自来,父母忠厚,念及先人之间旧日亲情,仍善为款待。其中有加籍华人父子,言必称“西人”,以扬州为“乡下”,人品之鄙俗自私和一毛不拔,世所罕见。前往饭店时,可以任我年高的父母提满酒水饮料,自己施施然空手而随,又种种吃拿索要,不一而足。破财尚为小事,然实在不胜其扰——“西人”尤好炫耀其海滨洋房、锦衣华食、飞机来去,却不舍得在扬州掏钱住两天旅馆,定要我家安排住宿,搅得鸡飞狗跳,全家劳力费神,辛苦不堪。
  
  唯愿此等恶客,再不复来扬州。
作者:陈妍 时间:2011-06-17 19:40:00
  @牙齿酷酷猫 楼主古文之好,吾辈之幸也~
作者:去者_2008 时间:2011-06-24 22:54:00
  感谢“牙齿酷酷猫 ”为我们挖掘出了这么好的一个话题,看的出来,你对扬州的古城还是颇有研究的,也用了心的。我们充其量只能算是兴趣而已了,希望你再接再厉为我们奉献更多的精品啊。期待着。建议可否按照东西南北的大致方位来搜寻扬州的古巷呢,也可以组织一帮人,来分工进行,如何?
作者:去者_2008 时间:2011-06-24 22:54:00
  感谢“牙齿酷酷猫 ”为我们挖掘出了这么好的一个话题,看的出来,你对扬州的古城还是颇有研究的,也用了心的。我们充其量只能算是兴趣而已了,希望你再接再厉为我们奉献更多的精品啊。期待着。建议可否按照东西南北的大致方位来搜寻扬州的古巷呢,也可以组织一帮人,来分工进行,如何?
作者:去者_2008 时间:2011-06-24 23:01:00
  我在这里先把我曾经居住过的社区附近的巷子罗列一下吧,看看有没有儿时的伙伴和邻居。弯子街,灯草巷、打铜巷、通运南街、夹剪桥、永胜街、古旗亭、太平巷、皮市街、宛虹桥
楼主牙齿酷酷猫 时间:2011-06-26 11:28:00
  陈妍斑竹太过奖了,惭愧。
  
  问好去者_2008,非常高兴去者兄对此感兴趣,欢迎加入扬州小巷爱好者协会 ^0^ 去者兄曾在巷子里居住,正是得天独厚的条件。我一直在邵伯、江都,对扬州老城其实了解不多,纸上谈兵而已,写此帖也是抛砖引玉,希望有真正熟悉扬州的同好参与,特别是如去者兄这般对巷子有真实记忆的。如写下这些记忆,一来个人兴趣所在,大家在网上交流;二来也能给后人留下一些我们这个时代的记录,也许只鳞片甲、也许微不足道,但毕竟也是真实、有趣、具有时代烙印的记录。
  
  俺没啥组织能力,也没啥计划性,去者兄如有想法,俺积极支持。也把我读的几本关于扬州的书籍贴出来共享,都是广陵书社出版的:
  
  王金祥,《扬州城老街巷》,写老街巷来历、变迁、轶事等,近代史料较丰富。
  马恒宝主编,《扬州盐商建筑》,主要写扬州盐商家宅、会所等,对古建描写较多。
  朱正海主编,《图说双东》,顾名思义,图片很多。
  “扬州地方文献丛刊”一套,我还未能购全,从刊包括《芜城怀旧录》、《扬州风土计略》、《邗记》、《广陵事略》、《北湖小志》、《北湖续志》、《平山揽胜志》、《平山堂图志》、《扬州足征录》、《广陵通典》、《扬州十日志》、《咸同广陵史稿》、《广陵诗事》、《广陵揽古》等。
  
  当然,我个人以为,最有价值的,当是在巷子中生活过的人们,口口相传的记忆。
  
  另一件麻烦事,是俺现在网络有问题,一直连不上tianyaui.com,从上次回复直到现在,我的天涯登录页面一片空白,“帖子”、“相册”、“站内消息”等链接都没了。联系了天涯客服,还是不能解决问题,现在也就在天涯城市能发帖、回帖,但无法贴图,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从钞关到琼花观”的后一半已经写好,但天涯没法贴图,就贴到“平山清韵”网上了。
作者:jsjdgllfw 时间:2011-06-27 20:02:00
  好帖,希望还能看到楼主以后更多更好的东西!
作者:去者_2008 时间:2011-06-28 13:54:00
  “牙齿酷酷猫”谢谢你为大家开了一个好头,我想目前只要是敢兴趣的朋友们就先来发一发自己手头已有的资料吧。我个人这块一定尽我所能来把这一专题坚持下去。
作者:面拖兔兔 时间:2011-07-14 16:00:00
  古色古香。。。
  喜欢啊。。。
  up!。。。
作者:LiangJiJ 时间:2011-08-02 14:44:00
  写得好, 顶一个.
作者:面拖兔兔 时间:2011-08-02 15:55:00
  再来再来。。。
  楼猪呢?继续呀。。。
作者:304256311 时间:2011-08-02 16:00:00
  顶,写的太好了 多点图片就更赞了
作者:会思考的熊 时间:2011-08-02 16:14:00
  小时候住在甘泉路上的双桂巷里,外婆家在引市街,看到好多熟悉的地名啊
作者:ozstar 时间:2011-08-11 12:48:00
  很好的题材呀,也是能够现在记录下来留给后人扬州城历史变迁的重要资料。
  有幸一直住在南河下地区,上学生涯大部分时间在巷子中穿过为乐趣。对扬州小巷记忆深刻,印象极深。。。。遗憾没有对当时的徐凝门地区予以记录。。。
作者:jsyzytz 时间:2011-08-12 06:45:00
  好贴,作为扬州人支持!
作者:tysjwy 时间:2011-08-15 19:47:00
  好贴,支持
作者:清沁N 时间:2014-06-28 16:22:00
  没有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