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东圈门: 抗日远征军老兵——周玉璞(二)

楼主:yzdqmen 时间:2014-02-06 15:30:03 点击:264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扬州东圈门: 抗日远征军老兵——周玉璞(二)

  七十年代后,我再也没有见过周先生,也一直不知道他的大名,直到一两年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才从报纸上得知他叫周玉璞。
  周玉璞确实曾是一位军官,他是中国驻印军新30师第89团第2营机枪连连长,后晋升为副营长,是著名的被成为“亚洲的诺曼底”的密支那战役亲历者,是一位抗日远征军的老兵。
  周先生出生于1921年,父亲是晚清进士,母亲是扬州大户人家千金,东圈门10号是他家祖宅。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的第二年,在扬州平民中学读完高中,年仅17岁的周玉璞放弃了衣食无忧的安逸生活,辞别父母,抱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一腔热血,为抗击日寇、消灭法西斯,考入黄埔军校武汉分校,成为黄埔军校第15期的炮兵科学员。
  1940年从黄埔军校毕业后,因为成绩优秀,他被送到美国著名的西点军校培训,从而掌握了一口流利英语。多少年后,他曾对学生回忆说,在美国西点军校的操场边上,坐在一颗大树下,心里想象着多少年以后,他会干什么,他会有一个美丽的妻子,那时他对未来的世界,充满了美丽的向往。当时20岁的周玉璞大概可以想到英语会成为他在其后与盟军的交流工具,但他大概不会想到英语将来也会成为他苦力以外的谋生手段,更不会想到英语也会是他在恢复做人尊严后,以人民教师身份光荣退休的资本。
  1943年,周玉璞随部队转至抗战前线,被编入全部美国装备的中国驻印军新30师第89团第2营,师长为黄埔一期毕业生胡素,团长王公略,第2营营长高英。当年秋天从昆明乘美军运输机,飞越喜马拉雅山,到达印度的汀江机场,缅北战役结束后,随军于1945年年中回到国内,前后在印度和缅甸将近两年时间。
  周玉璞自1944年5月17日奉命乘美军运输机从印度雷多起飞,于当日傍晚抵达缅甸密支那西机场,参加著名的密支那反攻,直到8月5日密支那完全收复为止,历时近80天,一天也没离开过密支那战场。他参加了密支那城郊的争夺战、密支那市区的攻坚战,以及其后的收复南坎等战斗。
  在一次奇袭过程中,由于遭遇日军顽强抵抗,双方寸土必争,战斗极为惨烈,战事从胶着转为坑道战,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大的牺牲,坑道内尸体横陈,遍地血腥。手榴弹投入敌方阵地时,冒着烟又被扔回来,再投进去,在双方的阵地交替爆炸,生死只在顷刻之间。周玉璞在战斗中目睹了许多战友一个个壮烈牺牲。多少年后,当他遭批斗时有所谓“造反派”要他交代作为国民党军官“杀过多少人”,他说,“作为机枪连连长,肯定在战场上杀过人,无法估计。”再被问到杀的是什么人,他义正词严地回答“是密支那战场的日本人”。造反派大呼:“你不老实,给我们设陷阱!”可他们知道什么是“陷阱”,什么是“坑道”,什么是“战场吗?
  密支那战役(1944年4月29日-1944年8月4日)结束后,中国驻印军稍事休整,已晋升为副营长的周玉璞担任敢死队队长,继续带领两个排的队员,横扫残敌。1945年1月15日一颗日军的子弹从他的前胸进去,从后胸出来,从心脏边擦过,大难不死。老军医在检查后和他开玩笑说:“上尉,我看我们这个世界比天堂好多了,你还是留在这里吧!”
  70年前十万中国远征军将士临危受命,毅然出国远征,他们浴血奋战,顽强战斗,终于取得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转折,有近六万余忠魂留在异国他乡。史料记载,仅密支那战役中,中美突击队共伤亡6000余人,中国驻印军第14师、新30师、第50师阵亡的官兵达两千多人。据有关研究者在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查阅到的中国驻印军新30师密支那区战役各团负伤、阵亡、失踪统计表,仅周玉璞所在新30师第89团在密支那战役中阵亡的有官佐11名、士兵659名。统计表只有数字,并无姓名记载。数千官兵在密支那光荣牺牲,骨留异域,甚至连姓名都没有留下,更别说以一衣一物,令人嘘唏不已。
  从缅甸战场回国后,周玉璞随军北上南下,颠沛流离,所幸在沈阳结识了刚从辽宁女子大学毕业不久的肖景芳并结婚生子。1950年,他作为被俘的国军军官被遣送回扬州,从此开始崭新而艰辛的生活。
  由于战争和动荡,婚后的周玉璞和肖景芳聚少离多,回到扬州后,因不堪歧视的氛围和湿热的气候,几年后肖景芳响应支援内地的号召,留下女儿和大儿子,怀着身孕远赴山西汾西工作。周玉璞独自支撑家庭,赡养老人,抚育子女。不久夫妻失去联系,这一别竟是五十四年。或许是上天怜悯这对历经磨难的夫妻,让他们在有生之年还有重逢的机会。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