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逝的吴廣興

楼主:sunney1016 时间:2015-10-26 15:13:25 点击:749 回复: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世纪八十年代,有幸结识本县首届工商联主委高寿椿先生,听他说起我是“吴广兴”的女婿,很是诧异。我知道“吴广兴”是大商号,那是在文革期间我十五、六岁时,有人指着中大街里有着几十间房子合抱的服饮公司大院说,服饮公司用的是“吴广兴”房子。当时,我既惊叹小小县城内竟然藏龙卧虎般的有着规模如此之巨的商家,又奇怪怎么未见这般资产阶级家庭里的人被火烧油煎、批斗示众,难道他们都人间蒸发了吗?而高先生所言,算是让我第二次对“吴广兴”有了印象,且与我自己挂上了钩,好奇心促使我向妻子吴某某询问,见她一脸茫然,于是只好收起那颗燥动的心,将此疑问一搁就搁了几十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sunney1016 时间:2015-10-26 15:14:00
  退休后未能免俗,对“我是谁?我来自哪里?”感兴趣,当将自家部分历史搞清楚敬呈能者成书付梓之后,不免又为妻家是谁?与“吴广兴”有没有联系以及“吴广兴”到底有些什么故事所困扰,促使我要一探究竟。
楼主sunney1016 时间:2015-10-26 15:15:00
  老天不负有心人,两年前到维扬探亲访友,一位爱好文史的亲友在向我介绍他自己的家史时不时地提到宝应吴家(即妻家),说妻的祖上乃“大清盐商”,清末淮盐及漕粮改由海路北运后,那些生活在运河边依凭官府颁发的“盐引”聚敛财富、过着居家园林、钟鸣鼎食好日子的扬州盐商失去了靠河运盐的地利,日渐式微。幸运的是吴家还是出了个能人,及时搞了产业转型,创办了“吴广兴”,从事南货业的批发兼零售,并且迅速地做大做强,雄居宝应商界之首,被公推为商会会长,名震淮扬。
楼主sunney1016 时间:2015-10-26 15:16:00
  这位传奇式的人物,经进一步调研证实,他老人家就是妻的曾祖父吴石秋。生长于光绪年间的吴石秋先生,青年时正值清王朝腐败丛生,江河日下,深受康梁变法维新影响、抱有实业救国理想的他常与五兄弟纵论古今,激励自己发奋图强。在长兄守着上一辈分给他的四、五间店面房和七、八间住房(均位于中大街、后者曾为百纺经理部),三弟、四弟亦守着自己家产(位于其兄房产北侧大院)犹豫未定之际,他率先奋起,毕全力投资于南货业。他深信,随着南货的北进,南方代表着先进的、变革的思想文化也必将逐渐深入内地,进而改变人、改变社会。在他的影响下,五弟则远涉重洋,赴比利时留学,专攻工程,学成归国后,任陇海铁路总监,淮海战役时,服务解放大军,晚年寓居北京。
楼主sunney1016 时间:2015-10-26 15:17:00
  实秋先生与懂外语、思想新潮、西化的五弟不同,他自幼秉承旧学,熟读四书五经,坚持仁义待人、诚信经商,从不轻易处罚、辞退员工,他所创立的企业用人之道犹如“松下”。据传某日,一伙计向他告发掌柜的偷帐房上的钱,他不动声色地说,“掌柜并非鸡鸣狗盗之人,他动用柜上的银钱,怕是家中遇到一时难以排解的困难,我要给他加薪,帮他度过难关。”当掌柜的拿到远超平日的薪俸并打听到缘由时,不禁痛哭流涕,拜服于地,发誓终身报效吴先生,服务“吴广兴”。
楼主sunney1016 时间:2015-10-26 15:18:00
  经过实秋先生数十年的悉心打理,“吴广兴”发展到占地近千平米、前店后仓、前店后厂、拥有几十名员工的商业王国。每年七月半,“吴广兴”例行放焰口、祭神灵,燃烧的纸钱从堂子巷口一直铺陈到芦家巷口,在中大街上绵延逾百米,成为一道景观,煞是吸引眼球,每每引起路人惊叹。
  吴实秋先生为人谦和,严于律己,个人生活不事铺张,但扶助同行业及热心于社会上扶贫济困的公益事业,则该出手时就出手。他的善行义举赢得社会公众及同人赞誉,担任地方上的商会会长,当属名至实归。吴先生在工商界容人帮人的宽广胸怀并不仅仅及于宝应本地,其热心、爱心播洒淮扬。其时,扬州商界同人曾专程来宝应,极为隆重地举行了向吴先生授匾的仪式,匾上所书四个馏金大字为“不负众望”;除此之外,吴先生的后人还向笔者介绍说,家中还曾收藏过那些受过先生恩惠的商家为表谢意、专门烧制的刻有先生名款的帽筒等物,如今虽然时过境迁多年,但其美德善行口口相传,至今未息,足以昭彰后人。
楼主sunney1016 时间:2015-10-26 15:19:00
  面临事业的风生水起,吴实秋先生并未自我陶醉,他从来就是不满足、不停步。当近千平米的前店后仓、前店后厂不能满足经营发展需要时,他毅然决然地拨付资金,在与“吴广兴”隔街相望的中大街76号地块上大兴土木,建起八上八下的楼房一幢及附属平房若干,专门用作“吴广兴”的仓库。虽说是仓库,但用工用料极为讲究,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笔者忝为其重孙婿出入该楼时,仍可见楼房上门窗格扇多有吉祥物雕刻,双层楼板的下层亦有菱形刻花,与木板隔断一样,被整块整块的漆布复盖,楼房山头呈半圆形,是否体现商界圆通、圆融之意境不得而知。
楼主sunney1016 时间:2015-10-26 15:20:00
  吴先生建如此规模仓房的目的并不避世人,他要的就是腾出一街之隔的“吴广兴”院内的仓库,不仅要扩大已有后厂蜡烛作坊的规模,更要引进新式机器,用现代化的生产方式,产出有利于国计民生的产品。他老人家早就暗暗地较上劲,立志效法中国近代著名实业家、南通清末状元张謇,要大干一番实业。他在商会会长任上的多次集会中都提起过,(宝应)地方上要发展、要振兴、必须办工厂、兴实业,要引进外国的先进机器设备,效法洋人的生产方式,才能改变积贫积弱的面貌,才能真正地致富翻身。他的勇气和魄力常常令在座的同人唏嘘不已,自惭形秽。对此,身为吴先生的后人,处在国家改革发展的转型期、关键期,不得不感叹,先人吴实秋不仅是曾经的商界领袖,他还应当是里下河一隅之地宝应的改革开放第一人。
楼主sunney1016 时间:2015-10-26 15:21:00
  可惜的是吴实秋先生终究壮志难酬。就在他欲大展宏图之际,兵祸来了。上世纪二十年代,辫子军统帅张勋、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都将宝应视为膏腴之地,他们所统领的北洋军年复一年地或袭扰、或驻扎在水乡小城,动不动就派捐派伕,百姓苦不堪言。而首当其冲面临军队如狼似虎般敲诈勒索的必是商家,作为商会会长的吴实秋先生则更是退无可退,一向秉持仁义理念的他老人家不仅要不间断向军阀缴纳巨额军费,还常常要为本来就是惨淡经营、朝不保夕的小商户代垫军费,他把他原准备扩大再生产的资金缴完了、垫完了,又把维持日常生产经营的资金缴完了、垫完了,剩下唯一途径就是跑、就是躲,于是,他丢下了毕生钟爱的“吴广兴”,抛开了推犹不及的商会会长名号,拖家带口躲到乡下。躲兵祸期间,新婚不久的儿媳许惠兰娘家陪嫁的二斤黄金及若干饰物连带着荡然无存。他老人家的身心更是遭受重创,健康状况每况愈下。
楼主sunney1016 时间:2015-10-26 15:22:00
  此时此刻,他不得不将向来注视着海内外的目光转向位于病榻旁的四个儿子。长子和三子不仅素无志向,且折服于内外交困,染上不良嗜好,难以担负大任;新婚的次子为人正派,接受的虽是新式学堂教育,偏偏痴迷于古文,日日钻进故字堆中不能自拔,显然不是经商的材料;四子年尚幼,未成人。他不由自主地叹息连连,不得不带着未竟之志撒手人寰。
  吴实秋先生辞世后,其名下的商号、财产不得不按照旧时嫡长子继承的原则交由吴梦九经管,其手下虽有誓言效忠的掌柜、勤快能干的伙计、有技术且不惜力气的工人,但经营所得已经不再积累用于再生产,而是先需支付东家兄弟二人的鸦片烟款,这无疑是兵连祸结打击下的又一重击。从此,“吴广兴”一蹶不振,勉强维持到解放前夕,吴梦九不得不向同行业的竞争者“钱福泰”拱手称臣,继而向觊觎已久的它折价出售了“吴广兴”。偌大的“吴广兴”名正言顺地变身成了“钱福泰”。不满于旧社会压迫、旧家业衰败的吴实秋先生的孙辈纷纷离家参加革命,随军南下,晚年定居南方;无奈于现状居留在家乡的则沦为贫民。这或许就是吴家后人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并未受到严酷的冲击;我妻、插队落户的吴实秋重孙女能通过当时严格的政审、就读于扬州师范学院成为曾炙手可热的工农兵学员的原因所在。
楼主sunney1016 时间:2015-10-26 15:23:00
  解放后,在域内南货业以首屈一指身份加入公私合营的显然就是“钱福泰”了。“吴广兴”消逝了,但它昔日的辉煌及其创办人吴实秋先生的事迹仍被人称道,被商界遗老尊崇。值得一提的是,“吴广兴”商号虽然早就被卖断,但实秋先生主建的商号对面原作仓库的八上八下楼房因改为吴家安身立命的住宅,并未被卖。五十年代被政府代管,六十年代被公家用来办五金厂,七十年代被没收,八十年代被免改,饱经沧桑,已成危楼一座,但这一承载着丰富历史文化信息的吴家老楼骨架犹在,风韵犹存,她挣扎着即将迎来她的春天,她不仅不时地迎接着散佈在祖国各地和海内外的吴家后人,而且还曾接待过专程前来视察的当地前县政协 和前副县长,得到了他们关于名人故居的赞誉。如今,她又活到了扬州市建城2500年大庆、宝应县前所未有地重视和保护古城名建,我想,她不想恢复青春都难。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