曳冰城

楼主:凡小乞 时间:2021-02-15 23:57:41 点击:62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五章:
  离开苏山的路上,踏着一幕幕如歌如潮的回忆,我感到空前失落。世间的人,都是这般无情吗,如果真是这样,如果真有来生,就算来生能过得再好,我也不想再见到这么苍凉的世界。
  冰梨花依旧从天空断断续续地飘落下来,而如今,我已经不喜欢它了。我突然想起了我的母后,在她25岁生日那天,父王为她举办了一场隆重的葬礼。我还能清楚地记得,她临终前对我说过的话,背着父王很小声地对我说过的话。
  “忆愁,不管未来是什么样子,你都要坚强地活下去。因为你的使命,你应该学会放弃,可如果当真割舍不下,你记住,一个人没有责任,为了哪怕是所有人,就必须放弃些什么。”
  这些话当时我并不懂,虽然现在也不太明白,我只答应过她坚强地活下去,可现实既然是这样,也就怪不得我了。至于那使命究竟长什么样子,我想我也见不到了。
  我唯一还能做的,就是这么飘荡下去,随便死在一个陌生的角落。回想起这一生,有无数让我后悔的事,可当真要我重活一次,我也不知道究竟要怎么样,才能过得更好。
  我踩着无数修灵的尸体下了山,山下的街市远比我想象的萧条,城中贴满了募兵的告示,上面征募的修灵中,却唯独不见有毒师。或许父王是一个仁慈的君主,可就算这样,他的王后不还是只活了25岁。
  “你从山里出来,快告诉我,山那边现在怎么样?”一个小孩跑过来问我。
  他一定是在问战况,我告诉他:“我只记得,我走的时候,防守的水幕还没有被攻破,阵法也都还在。”
  “那你有没有见到一个水灵师,方脸,男的,眼睛很大。”
  我摇了摇头。
  “我父亲他会不会死?我父亲他会不会死?”他哇地一声哭了。
  “你放心。”我对他说。“在海面上,土灵师是打不过水灵师的。”不知道为什么,已经离开了她,脑海里却总是徘徊着她曾经说过的话。
  他忽然破涕为笑,“我就知道,我父亲是世上最厉害的水灵师,没有人打得过他。”
  我蹲下身问他,“孩子,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这街上一个人也没有。”
  “你不知道吗?他们都去校场看比武大会了。”
  “噢?什么比武大会?”
  “曳冰城要选拔三位将军,所有修为高深的修灵都去了那里。我们也去吧。”他也不等我同意,拉着我就走。
  修为高深的修灵?念儿会不会在那里?我跟着他,脚步时缓时急。
  “本来我瞒着母亲跑出来想看看父亲,既然你告诉我他没事,那我就不去了。我父亲已经很老了,他已经41岁了,本来可以不用去打仗,但是他非要去,他说他是曳冰城修为最高的水灵师,没有他不行……”
  “孩子,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他的名字很难听。”他童言无忌地说。“他叫千料伤,你能帮帮我,让他别去打仗吗?”
  当时我不会想到,他口中这个年迈的千料伤,会是我将来辗转凝荒境时,最辜负的人。
  “以前可以,但是现在不行了。”我对他说。
  “为什么以前可以,现在就不行了?”
  “孩子,你长大就会明白,其实有很多事都是这样,你以前可以,现在却做不到了。”
  “那还长大干嘛,我才不长大。”
  “但是你长大了,可以做更多的事。”
  “那有什么用,以前不会的现在会了,以前会的现在又不会了,结果不还是一样吗?”他抬起头,大声地问我。
  “不说了,我都被你绕进去了。”
  弟弟当初还在的时候,也是像他这么大,也会像他说这样的话,我仿佛回到了很多年前,和弟弟在一起的时候。可他像我的弟弟,我却已经不像当初的那个哥哥了。我突然想重活一次,并不是因为后悔而要去改变些什么,而是和忆歆在一起的那段时光,我想再走一遍。天色渐渐亮了起来,火红火红的,我见到火红的天空,那也是许多年前的事了。
  “看吧,我们到了。”他指着前面对我说。
  “嗯。”我点点头。我们随便捡了个地方站着,他坐在我肩上,大概是人群中最醒目的人吧。校场还是原来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变过,只是念儿当年比武的时候,周围没有这么多的火把,天空没有这么红亮。我还能记得当初她比武时的场景,她的身法蹁跹如梦,没有人伤得了她,她也没有打伤任何人,可是现在的场面,却有些让人揪心了。
  “你信不信,最后赢的会是那个穿白衣服的,还有那两个穿青色衣服的。”这回换我抬起头来问了。
  “哥哥,你怎么知道?”他话还没说完的时候,我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弟弟,你看别人比武,都是小心翼翼,点到为止,他们三个,招式却生猛凌厉,置人于死地,所以我这样猜。”
  “而且,他们的翅膀是三种颜色。”我补充道。
  “那要是别人修为比他们高呢?”
  “很多时候比的不是能力,是心狠。”
  “我听不懂。”
  “其实我也不想懂。”
  自始至终,我没有看见父王,没有看见哥哥,更没有看见念儿。比武一直持续到深夜,那三位修灵果然没有令我失望,毫无悬念地赢得了将军的资格。这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受伤,还有的因为伤势过重,不治而亡。那一刻,我才发觉自己是那么渺小,我什么也不会,一点儿也不会,只能亲眼目睹着血淋淋的残杀,什么也做不了,我突然想成为一名毒师,成为曳冰城最伟大的毒师。可是,又怎么会呢。
  “我们走吧,这样赢来的将军,也不见得是什么好将军。”我轻声对这个叫我做哥哥的孩子说。
  “就是,这样赢来的将军,就不是什么好将军。”他大声附和道。这声音赫然出现在这寂静的深夜,我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小娃娃,你说什么呢?”果然,台上的白衣男子顿时就跳了下来。
  “我说你不是好将军,乱杀人!无耻!”他声音更大了。
  “走了,不要说了。”我想离开,但是两名青衣修灵早已跳了下来,横在我面前。
  “他还小,不懂事。我恳求你们,不要计较好吗?”
  但他们明显没有在意,白衣修灵一把抢过孩子,我听着孩子的哭声,又想起我那可怜的弟弟。“是我让他这么说的。”我喊道。
  我已经尝过失去弟弟的滋味,不能再承受了。在我日后回忆起来,也从未后悔那时说过这么一句话。
  他终于放下孩子,转而面向我,我俯下身对这个刚认识不久的孩子说道:“弟弟,你快走,哥哥应付得了,这里很危险。”他也不和我道别,就那么哭着跑开了。城中的孩子毕竟不像王族,刚生下来就有着几千年的记忆,要问是什么,又答不上来。
  看着三个青面獠牙的修灵,我却感到无比释然,就算情况再怎么坏,我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白衣修灵看我的眼神很轻蔑,他说:“既然你这么有能耐,那我们比试比试?”
  “不用比试。”我告诉他,“坦白说,我根本不会什么修灵术,我本来就想死,怎么死,什么样子去死,都无所谓。如果就因为几句话,你们能杀了我,那再好不过了,省得我自己动手。”
  我听到剑拔出鞘的声音,他们怎么会知道,他们杀的是曳冰城的二王子。“我们就满足你。”三把剑迎面而来,但是在接近我身体的那一刻,他们又同时停了下来,不再有任何动作,张大了嘴巴很久都不说话。
  我愣了愣,他们却一齐倒了下去,原来早就死了。惊讶之余,我发现不远处站着一名女子,而让我更为惊讶的是,她的容貌,着实美得有些过分,我曾经以为古念儿是这世间最美的女子,现在却有些犹豫了,王宫里美貌的女子我也见过不少,却不曾如此地惊世骇俗。她的翅膀,艳丽如彩虹一般,赫然呈七种颜色,红、橙、黄、绿、青、蓝、紫,我生平从未见过谁有如此之高的修为。
  “你是什么人?”几个官兵赶了过来。但是她并不回答。
  “他们可是曳冰城的三位将军!”
  她还是不说话。
  “你知道杀死将军的后果吗?”
  她仍旧没有说话。官兵们恼得跺脚,可是毫无办法。
  我走到她身边,问她:“尉迟怜巧,你原谅我了吗?”她的模样虽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可是她的眼神,我一眼就能认出来。
  她眼中闪过一丝诧异,依旧木讷地看着前方,也没有说话。我不知道她以前为什么要戴着面皮来面对我,也不知道究竟是不是谎言才让她生那么大的气。
  我看着她,等着她的答案。
  她刚开口,我以为她要说些什么,却见她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十七妃 时间:2021-02-20 19:09:32
作者:冰凉之下 时间:2021-02-21 19:27:59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