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朋友跑到梅岭前二号首长的御用别墅练胆,结果发现了许多毛骨悚然的…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1-31 20:29:45 点击:6065 回复:3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梅岭林B别墅大家有谁去过,嘿嘿,说的就是那里……
  ————————————————————
  我姓徐,至于真名啥的就不说了,怕被人肉啥的,嘿嘿,熟悉的朋友们都喜欢叫我大头徐。
  那天,是星期五,我的心情原本是不错的,手头上的工作不多,明天又是个双休周末,可以连着休息两天,爽!
  按照国家规定,员工每周应该休息两天,但按照有我们公司特色的国家规定,员工‘自愿’施行的是双休加单休——平均每周休息一天半,打了个七五折,当然,既然是‘自愿’,也就没个什么加班工资的说法了,我已经觉得是不错了,这年头什么都涨价,也就是人在打折!
  离着中午吃饭还有一个多小时,我便把事儿都给干完了,很是惬意的伸了个懒腰,尤其是看着周围那些正埋头苦干的同事们,心里那个舒坦啊……嘿嘿,劣根性啊劣根性!
  咦,经理没在!嘿嘿,我窃笑着,偷偷点开了鬼话的链接,找了几篇感兴趣的帖子,滋滋有味的看了起来。
  我打小就对神鬼精怪、灵异传说之类的特别着迷,在初中的时候还曾‘潜心’研究过几本从阿婆家老宅子里面翻出来的‘迷信糟粕’之类的杂书,结果后来那些书不是让老师给缴了,就是让老爸收回去还给了阿婆,为这个,还差点挨了顿打。直到现在,我上网的时候还特喜欢逛鬼话这一类专门讨论灵异话题的论坛版块,特别关注那些关于真实经历的帖子。
  这一切的由来,都缘于我小时候的一段经历。
  
  大图镇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6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流浪汉333 时间:2014-01-31 21:26:00
  三分顶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1-31 23:14:00
  记得,那大概还是在我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那时我们家还住在单位宿舍的大院里面。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因为学校下午就两节课,回来得早,院子里面没什么人走动,就一个没见过的乞丐躺在大门口那儿晒太阳。
  我一走过去就见着那乞丐盯着我看,看了一会儿,又转过了脸去,闭着眼接着晒太阳。我心里想,这叫花子是不是想问我要吃的,又不好意思啊?
  那时候太年轻啊,不晓得人心险恶,只觉得这身上垮兮垮烂,看上去年纪挺大的叫花子好可怜,便在身上搜,结果吃的没有,只是荷包里翻出了五分钱。
  看着那五分钱,我为难了。
  那时候的五分钱可不比现在,扔在地上都没人捡,那时大人一个月工资也不过三十来块,可见五分钱,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有多金贵。
  我还是舍不得那五分钱,可以买上一根娃娃头呢,于是又在书包里翻找了起来,结果还真让我翻出半块桃酥饼来。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1-31 23:19:00
  “喏,给!”
  我把饼递给那叫花子,那时候桃酥饼也是好东西,所以我觉得那叫花子应该会挺高兴的,谁知道他只是耷拉着眼皮子,瞅了饼子一眼,鼻子里哼了一声,又接着晒他的太阳去了,都没理睬我。
  换做现在,我早一脚踹上去了,一个臭要饭的,给他块饼吃,还在这里死作死作,摆脸子给LZ看。
  可那时候小啊,不懂事啊,还以为他没弄清楚我的意思,于是又傻兮兮的跟他说:“这是给你的,是桃酥饼,很好吃的!”
  那叫花子摇了摇头,“我不要吃的,我要你那五分钱!”,然后,他的脸上便露出了一丝狡黠的微笑。
  我若是再大一点,一定晓得这TM就是个骗子,理都不会再理他,可我当时居然觉得不好意思,踌躇了老半天,居然还真就把五分钱掏给了他,难怪那时候同学都说我是脑膜炎。
  “真给我啊!”
  现在回想起来,这王八蛋当时笑的就像一只偷着了老母鸡的黄老鼠,可笑我还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
  这家伙把五分钱往手心里一攥,“道法自然,天有定数,原本是不想多管闲事的,不过赤子难得,既然你与我结下这份善缘,我且与你化去这段劫数也罢,来!”,叫花子示意有东西给我,让我伸手去接。
  然后,他便给了我一张黄纸。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1-31 23:20:00
  你说他要是给我一本《如来神掌》,说不定我将来还能跟奥特曼一起去保卫地球啥的,给张黄纸,算什么?拿来擦屁股么?我一看,靠,还不能擦屁股,上面用红墨水画得乱七八糟,比我的字还难看,跟鬼画符似地。
  “记住了,这一年里头,你莫要去水边玩!”,说完这句,这骗子便拍拍屁股走人了。
  我愣愣的看着他走远,回过神来,便想扔掉手里的那张黄纸,可一想这是拿五分钱换来的,又舍不得了,实在不行,拿着做褡包好了!
  上楼的时候,我把黄纸团吧团吧,塞进了裤子口袋里,别让老爸看见,还以为我捡了死人钱来玩哩。
  到了晚上,我偷偷摸摸的在家里做褡包的时候,才又想起这张黄纸来,可搜遍了裤子口袋,愣是没见,估计是塞进裤子口袋的时候,不小心给弄丢了,也没太在意。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1-31 23:33:00
  又过了几个月,到了夏天,我和牛皮糖、炮强和胖子几个同院子里的小伙伴一起去捞知了,到了水塘边。
  那时候,我们大院隔着马路对面就是一口大池塘,池塘周围栽满了树,多半是柳树,在塘岸差不多中间的地方,往水面凸出了一大块,形成了一个小小的半岛,那里的树最是茂密,除了柳树,一颗大樟树,还有还有好多长的七歪八扭的谷树,我们捞知了经常会去这个地方。
  我一早就把那个叫花子说的话丢到脑后去了,小孩子哪有不去玩水的,再说,那也不是我年里第一次去水边玩了,就那前几天,老爸还带着我去赣江边上学游泳哩,一个小池塘,算得什么。
  那天,树丛里有一只知了叫的特别响,但躲的很奸,我们几个寻了老半天,还是牛皮糖眼尖,瞧见了,便要了捞杆子去捞,我们几个看着,都不敢作声。
  忽然,我听见有人在小声的叫我,好像是从塘边的树丛那里传过来的。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1-31 23:44:00
  后面还有很多,
  愿意等的慢慢等我更,
  心急的给个链接,

  鬼话传送门:http://bbs.tianya.cn/post-16-987945-1.shtml
  情感传送门(人气比较旺!):http://bbs.tianya.cn/post-feeling-3554955-1.shtml

  喜欢各话就给顶个贴,也算给额们南昌做杂宣传!
作者:流浪汉333 时间:2014-02-05 11:03:00
  支持楼主
  
作者:东北江南 时间:2014-02-05 13:37:00
  顶
作者:129728_love 时间:2014-02-06 13:42:00


  小心有鬼。。。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2-07 21:46:00
  我一看,那里是一棵枝条茂密的大柳树,旁边还杂生着许多的谷树,下面是高高的草丛,没见着什么人啊?是不是听错了?
  我正纳闷着,就听见牛皮糖‘哎呀’一声,那知了‘吱’叫着飞走了,胖子和炮强眼见到手的知了都没捞着,都有些丧气,尤其是炮强,一边跺脚,一边骂牛皮糖是猪。
  牛皮糖失了手,本就懊恼,见着炮强骂他,立马火了,两个人便吵了起来,胖子赶紧上前去劝,牛皮糖把捞子一扔,气鼓鼓的走了,炮强立马也走,只是反了个方向,胖子捡起捞子,左看看右看看,最后还是跟着炮强后面去了,最后剩下我一个人。
  我正犹豫着该跟着哪帮一起走,又听见那个叫我的声音了,我一看,还是没人。
  “谁啊?谁叫我啊?”
  我问了几声,却是没人答话,心里有些慌,便想转身走人,眼角的余光一扫,却瞧见那树下的草丛里有什么东西正在闪闪发着光。
  “咦!”,我仔细一看,居然是一个崭新的文具盒。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2-07 21:48:00
  我那时候一直想要一个新文具盒,原来的那个老的,都快散架了,跟老妈提了好几次,老妈也说了买买买,可到现在都没买。
  我见着那个文具盒很漂亮,心里高兴极了,一心就想着把它捡起来,结果过去一看,文具盒不在草丛里,而是在柳树下的塘岸边上,下去一点点,就是暗绿色的水面。
  我稍稍犹豫了一下,但是很快对新文具盒的渴望就战胜了对落水的恐惧,我小心地绕过谷树的枝杈,踏着草丛,一手勾着柳树干,一手便去捞文具盒,可还是不行,就差一点点,我咬着牙慢慢的把一只脚踩在塘岸边的泥巴上,然后再去捞,忽然眼前一花,那文具盒不见了,然后就感觉,勾着柳树干的手在滑,踏着草丛的脚也在滑,整个人都在往塘里面栽。
  我吓坏了,赶紧两只手搂住了柳树,脚拼了命的踏着,想往岸上奔,正在要紧的时候,我忽的感觉踏着塘岸的那只脚脖子一凉,一紧,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拽住了,我低头一看,脑袋便蒙了,那暗绿色的水里面,伸出来一只长满了绿癣的手,正掐住我的脚脖子,往水里拉。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2-07 21:55:00
  我浑身冰凉,半分力气也提不起来,只是靠着最后一点点求生的意志撑着,不肯放手,但整个人还是在一点一点的往下掉,那时,我真的感觉自己就要死了。
  就在那个时候,我见着脚下黄光一闪,一张黄纸凭空冒了出来,贴在了那只长满了绿癣的手上,那手颤抖了一下,却还不肯放开,反而愈发用力的拽我,我差点就撑不住了,就见那黄纸‘啪’的一声,烧了起来,这下那只手再也受不了了,烧的‘吱吱’作响,放开了我的脚,迅速的缩回了水下。
  我感觉脚下一弹,整个人往上一冲,便回到了岸上,这下我一刻也不敢停留,赶紧的回了家,老妈见我慌里慌张,脸色难看的要命,就赶紧问我什么事,我想说话,嘴里含的那口气一松动,人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后来,我整整发了一个礼拜的高烧,到哪个医院看,吊什么药,都不管用,后来,爸妈请了一个亮子先生来看了看,才算好了起来。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2-07 21:57:00
  在我们那儿,以前干卜卦算命的有许多都是瞎子,人家来请的时候,为了表示尊重,都称做是亮子先生,后来这个称呼就被引申开来,成了许多神棍的统称,并不专指瞎子。
  我爸妈都是单位上的人,原本是不信这个的,这回也是被逼的没了办法,医院都说查不出原因来,我又是高烧不退,只得听了阿婆的话,请了村盘子上最出名的一个亮子先生来试试。
  亮子先生来了之后做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那时候烧的稀里糊涂的,尽做些稀奇古怪的梦,后来醒了,却是一点也不记得了。
  我虽然退了烧,脑子也是清醒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睁不开眼,说不了话,手脚都不能动弹。也许正因为如此,爸妈和亮子先生说话才没有避开我。
  见着我退了烧,爸妈都是千恩万谢的,亮子先生却只是摆了摆手,道:“救你崽的不是我,我只是给他收了吓而已,我推过你崽的命格,今岁大凶,忌水,他发烧的那天一定去过水边,而且就在附近,你们看看他的脚脖子!”
  爸妈迟疑了一下,便开始翻看我的脚脖子,“没事儿啊!”,是老爸的声音。
  不是这只脚,我在心里说。
  “不是这只脚,看另外一只!”,亮子先生道。
  爸妈又翻看了另一只脚,然后就听见他们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怎么啦?怎么啦?’
  我在心里紧张的问着。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2-07 22:03:00
  “这……这是……?”,听老爸的声音,他显然是开始怀疑自己的世界观了,“原来医生检查的时候还是好好的……”
  “是水鬼抓的!”,亮子先生很肯定的说道,“前几天他走了天魂,胎光不明,幽精不显,命魂不稳,七魄失位,邪秽淤积于内,外面是看不出来的,所以才高热不退,如今他的天魂已归,七魄复位,邪秽之气自然也就发了出来!”
  “水鬼……?”,老妈的声音很紧张,“那……那东西还会来找我崽么?”
  “不会了,所谓人有命,亦有运,命为静,运为动,命既可推,运亦可改,你崽得高人相助,所谓否极泰来,此劫一过,你崽的阳气盛的很,那等阴物哪里会来惹他!”,亮子先生给老妈吃了颗定心丸。
  “那……那我崽他现在退了烧,怎么还是不得醒哩?”,不愧是我老妈,和我心意相通哩。
  “他魂魄刚刚归位,中脉还未畅顺,不醒是因为尸狗魄滞涩,拿着艾条在眉心上熏一熏就好了!”
  过了一会儿,我眉心上一阵炙热,然后就感觉一股清流从头顶灌到了屁股后头,然后又反冲回头顶,轮转了一圈,我‘呀’了一声,眼睛便睁开了,四肢也能动了,爸妈见了欣喜非常,老爸问这儿问那儿的,啰里啰嗦的,老妈则在一旁留着眼泪。
  送亮子先生走的时候,老妈连声道着谢:“谢谢先生,谢谢先生救了我崽!”
  “不必,我说过了,救你崽的不是我,另有高人,不然你崽躲不过这一劫的,我只是给你崽收吓,要收钱的!”,亮子先生说话不好听,板的很。
  “哦……是的,是的!”,爸妈听上去也是有些尴尬。
  “你们不要以为我不近人情,我虽然只是个算命的,但行的是道家丹宗的规矩,讲究缘灭道生,有缘必了,所谓因果循环,若不了断干净,来日对我对你都无甚好处!”。
  这个亮子先生也是,要钱就要钱好了,还要说上一堆听上去莫名其妙的话。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2-07 22:04:00
  那天以后,爸妈再没提过这件事,一家人一如往常般生活着,只是老爸再没带我去水边玩过,弄的我到现在也没学会游泳。
  后来,过了几年,有一天,我问起这件事,爸妈只是说我那天跑出去玩,疯过了头,结果感冒发烧了一个多星期,后来在省里的大医院住了几天院才好。我不相信,就把我记得那些事情都说了出来,爸妈很是惊奇,但他们既不慌张,也不忌讳,只是把整件事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我在发高烧的时候,老是说些胡话,什么脚被人抓住了之类的,来帮着照顾我的阿婆听了,便请来了一个亮子先生来,这亮子先生一进病房又是烧香,又是念咒的,医生来查房,见了便往外赶他,他就在医生面前神神叨叨的胡说了一通,弄得爸妈都挺尴尬的,可阿婆也是好意,说也说不得,只得拿了钱让那神棍走人。后来我又接着烧了两天,这才慢慢的好了起来。
  末了,老妈还拍着我的头,笑眯眯道:“我崽想象力好丰富,将来可以去当作家了。
  对于爸妈的话,我将信将疑,却又不得不承认,他们说的事情更合理,更真实,最关键是,他们在讲这件事的时候,表情很自然,不像是在说谎。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2-07 22:11:00
  我又跑去问炮强他们,胖子已经完全记不起这件事情了,炮强和牛皮糖也是想了许久,才回忆起一点来。
  那天,他们两个吵完架以后,没过半个小时便又玩到一起去了,牛皮糖说我好像也跟在一起,炮强则很肯定的说我一直和他们在一起,只是看上去人蔫蔫的,没有精神,也不爱说话,结果第二天就病了。
  如果说爸妈会骗我的话,那炮强他们就完全没这个必要了,看来,真的是我那几天烧糊涂了,把以前发生的事情和后来迷迷糊糊听到的事情串在一起,在脑子里面虚构出了了一个鬼怪故事,结果我自己还就信以为真了。
  也许那个乞丐果然就是个骗子,那抓脚的水鬼只是我臆造出来的,而亮子先生只不过是个神棍而已,但这件事情发生以后,就像是为我打开了通往另外一个世界的窗户,未知,神秘,在恐惧的同时又让人欲罢不能。
  另外多句嘴,又过了几年,我去外地读书,回来以后才知道,大院对面的那口塘给填了,拿来开发房地产,建了一栋八层的楼房,下面是商铺,上面是住宅,商铺先是弄了个农贸市场,结果生意冷淡,还发了场不大不小的火,后来改成歌舞厅,三天两头的打架斗殴,连着死了两三个人,结果也给封了,住宅楼不是这里漏水,就是那里开裂,还有个神经病要跳楼自杀,好容易才给救了下来。
  后来开放商在楼盘旁边建了个水池假山啥的,还在楼顶动了动手脚,现在那住宅很安稳,下面的商铺也热闹了起来,还开了家大超市,生意很好。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2-07 22:13:00
  好像故事说的有点跑了,有些筒子急了吧,好好好,我们话回正题。
  我看完几个帖子,见着时间也差不多了,便打算下线去吃饭,结果就发现消息那一栏一闪一闪的,提示有一个站短,点开一看,却是牛皮糖这家伙发过来的。
  我和牛皮糖,胖子还有炮强都是一个院子里长大的,父母是同事,年纪又差不多大,经常在一起玩,关系自然也就很铁,后来大院拆迁几个人才散了伙,但这几年我们之间也都有联系,还经常出来聚聚啥的。
  牛皮糖也很喜欢看些鬼鬼怪怪的东西,说起来,这鬼话还是他告诉我才知道的,后来我们俩又把炮强和胖子也给拉了进来,大家经常会在网上聊一聊各自听来的一些奇闻怪事。
  不过这段时间因为是年终,我公司这边的事很多,他们也都有自己的事儿,也就没怎么联系。
  这次牛皮甲发站短,是约我明天去湾里梅岭的二号别墅搞野营,我还注意到,发送时间是今天凌晨一点钟。
  ‘这小子,怎么好好的半夜想起这个时候去二号别墅搞野营了!’
  我又好气又好笑的摇了摇头。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2-07 22:20:00
  二号别墅,在梅岭也算的是一个比较出名的野景点,据说是六十年代的时候为二号首长度假而专门建造的,据说还有军事指挥所的功能,是当年的一项重要的国防工程。结果后来别墅倒是建好了,可二号首长却摔死在了外国,也没享受到过几次,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这座别墅也就被慢慢的废弃了。
  后来九十年代末的时候,这别墅也曾经让给私人承包,投了一大笔钱进去搞装修,说是用做会议中心和度假酒店,后来却不知道是什么缘故,那个私人老板跑了,于是别墅又给荒废了。
  也就从那个时候起,有传言说是那别墅里闹鬼。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2-07 22:34:00
  既然是给当年的二号首长建别墅,风景和环境自然是不会差的,据说别墅旁边还有一个风景秀丽的情人湖。
  湖光,山色,还有一栋既神秘又诡异的废弃别墅,更重要的是,没人收门票钱,于是这二号别墅,自然而然也就吸引了许多喜欢探幽揽奇的户外族,和周边院校里的一些精力过剩、寻找刺激的青年学子们前去游玩。
  那别墅是不是真的闹鬼,我没见识过,不过既然这十几年有这么多的人去玩过,也没听说出过事,估计是不大靠谱的,不是哪个好事者编出来的鬼话,就是别墅周边做生意的小贩弄出来的噱头。
  牛皮糖这家伙最喜欢弄这个调调了,前一段时间也提过好几次去二号别墅的事情,不但要去,还想在那儿过上一晚,说是要练练胆,结果就那么巧,每次都有人有事,没去成,弄得这家伙一肚子意见,不过那是在几个月前的事情,现在都快过年了,市里头都冷得死,更不要说山里面了,玩个屁啊,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想的。

  于是,我便打电话给牛皮糖,结果好久时间都没有人接,大概这家伙也在忙,我便挂了电话。
  吃午饭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牛皮糖的号码,这家伙回电话了,我摁了通话键,接听,却发现对方声音不对,问过后才知道是牛皮糖老爸,牛皮糖老爸的语调很低沉,带着些许悲切,我心中便有了种不好的感觉。
  果然,牛皮糖老爸在电话里告诉我,牛皮糖死了,死在了电脑上,就在昨天晚上。
作者:iamwkj 时间:2014-02-11 16:41:00
  楼主请继续
作者:zyxq03 时间:2014-02-11 16:45:00
  支持南昌写手
作者:徐有财3 时间:2014-02-12 18:07:00
  听过电话,我饭也没吃,就回了公司,感觉心里闷闷的,很不舒服,不知道是因为牛皮糖的死,还是因为他发来的那个站短,一下午都没心思做事,恍恍惚惚的,连经理叫都没听见,还好没出什么岔子。
  如果你认识的一个老朋友突然死了,而且死的时候,还给你发了个站短,约你去一幢‘闹鬼’的别墅野营的话,估计你的失魂落魄的样子,也就和我差不多。
  牛皮糖到底是什么是怎么死的呢?
  他又是什么时候发的站短呢?
  在他死之前的话,那叫诡异,如果在他死之后的话,就得叫——鬼意了。
  我整个下午都在想着这件事情,无论是诡异还是鬼意,看上去,都不是什么好事,不行,一定得搞清楚,我决定下了班以后去牛皮糖家里看看,探探情况。
  好容易挨到下班时间,我正收拾这东西呢,手机又响了,拿出来一看,是炮强打来的。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2-21 22:42:00
  “牛皮糖的事情……你听说了吧!”炮强的声音有些绵软,稍稍顿了一下,“要不……要不我们下午去他们家……看看?”,到后面,话语里就有些闪烁了。
  这可不是炮强一贯的风格。
  炮强,人如其名,为人莽撞,性子粗疏,脾气火爆,一点就着,说起话来都是急吼吼的。可是今天怎么……,我忽的心中一动。
  “他也发站短给你们了?”,我知道炮强和胖子一直都混在一起,现在也在同一家物管公司里做事。
  手机那头没出声,炮强这是默认了。
  “他家新搬的那个小区,你们知道在哪儿吗?”,我问。
  “知道,上次他家搬的时候,你不是单位有事吗,就我和大胖去帮了忙!”,炮强的声音有些沉闷。
  “那好,我还没去过,你们来我公司楼下接我,一起去,顺路买点东西!”
  “嗯!”,炮强闷闷的应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2-21 22:44:00
  到牛皮糖家的时候,警察刚走没多久,牛皮糖爸妈心情都不好,但见我们都是老邻居,又是牛皮糖的死党,也就勉强接待了我们。
  我们硬着头皮腆着脸留了下来,先是好生宽慰了两位老人一番,然后便聊起了牛皮糖的情况。
  牛皮糖死的古怪!
  他爸妈都说,牛皮糖这段时间生活很规律,也没出去鬼混,甚至都没怎么上网打过游戏,下了班就回家,还会主动帮着父母做点事情,只是人有些恍惚,昨天晚上他就和平时一样,没什么异常的地方,吃完饭,还帮着洗了碗,接着看电视,有说有笑的,到了十点来钟就回房间睡觉。
  第二天一早,他老妈叫他吃饭,就见他趴在电脑键盘上,一动也不动,电脑还在连着着网,他老妈以为他是玩了通宵的游戏,很是恼火,骂了他几句,见他还是不动,才觉得不对,叫来他老爸,一看,人已经没气了。
作者:落霞秋水心 时间:2014-02-22 00:23:00
  支持一下楼主。
  虽然大半夜了有点毛骨悚然的。。。
  内容先不看了,楼主热情值得鼓励,上个绿脸推荐吧。
  期待更新~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2-22 21:58:00
  作者:落霞秋水心 时间:2014-02-22 00:23:00
  支持一下楼主。
  虽然大半夜了有点毛骨悚然的。。。
  内容先不看了,楼主热情值得鼓励,上个绿脸推荐吧。
  期待更新~

  ——————————————————————————
  谢版主!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2-22 21:59:00
  他爸妈赶紧打120,120医生检查一下,又拉了个心电图,说是人已经没救了,看情况,应该是突发急病,不过还是建议他们报警。
  警察来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说初步排除了凶杀或者中毒的可能,最可能是自然死亡,和医生解释的差不多,也许是突发心肌梗塞之类的猝死性疾病,死亡时间大约是在今天凌晨,具体的还要等法医的验尸结果出来才能确定。
  他爸妈却是认定,牛皮甲就是活活给吓死的,因为他老爸看到他的时候,见他一脸惊恐痛苦的样子,五官扭曲,眼珠子都凸出来了,嘴巴张的老大,咧着舌头,脸上白的吓人,一点血色也没有。
  还有就是他死的时候,电脑正在浏览的网页就是鬼话。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2-22 22:05:00
  听着牛皮糖他老爸形容他死的时候的样子,不知怎地,我忽然想到了一句成语——魂飞魄散!
  胖子张嘴还想要问什么,却让炮强给拉住了,我知道胖子想要问牛皮糖约我们去二号别墅的事,其实我也想问,于是疑惑的看着炮强,炮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牛皮糖爸妈,摇了摇头,我才明白过来,两位老人还在经受着丧子之痛的折磨,现在问这档子事儿,不合适。
  牛皮糖老妈一直在埋怨,在哭,而他老爸则闷着,不做声。我们几个见不便久留,放下东西,也就走了。
  从牛皮糖家出来,三人的心情都是太好,谁也不做声,只是闷着头走路。
  “你……你们说牛皮糖到底是怎么死的啊?”,我们几个里头最先沉不住气的是胖子,见我和炮强都不说话,他强笑着,像是自言自语道:“嘿嘿,也不知道他是在死之前发的站短,还是死之后……”
  “你TM笑B啊笑!”炮强忽然停住,铁青着脸,瞪了胖子一眼,“闭嘴!”
  胖子诺诺的不敢做声了,别看四个人里面,胖子个子最大,一身的肥膘,但性子却是最为绵软,他和炮强一起做事,什么事都听炮强的。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2-22 22:07:00
  “别TM胡说,没见大头徐吓得不敢说话呢!”炮强原本大概是想给自己找个台阶,可话一出口就后悔了,他性子粗疏,心情不好的时候,说话就有点不经大脑,尽得罪人。
  其实我是知道他性子的,但他也应该是知道我的性子。
  我平时的脾气倒也还可以,爱说爱笑的,可就是受不得别人说怪话,一句不合就容易情绪化,脑袋一热,还起嘴来,一点儿也不受控制,有多刻薄就说多刻薄,不留半点情面,更不用说今天一下碰上这么多事,心情也很不好。
  “嘿嘿,我怕?我怕什么?”我冷笑着,阴阳怪气道:“倒是你,刚才在人家里老是上厕所,一上就是老半天,是不是吓得尿都尿不出来了,你以后干脆别叫炮强,叫屎强好了!”
  “措达西,你个鳖崽子说什么呢?你TM是驮骨,没驮得打的病是吧!”
  炮强果然是一点就着,张嘴就一串俚语乡骂,便要揪住我。我当然也不示弱,两个人撸袖子,抡拳头,便要干仗,胖子赶紧上前拉住了,我们当然也不是真要打,只是心情都不好,需要发泄一下而已。
  “你说不怕是吧,好!明天就一起去二号别墅过夜,我要不去,以后就TM叫屎强,你要不敢去,以后就叫没卵子徐,怎么样?”,炮强瞪着眼珠子道。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3-05 23:14:00
  “去就去,怕你咬我卵子啊!”。

  气头上的我是半点也不肯服软,哪怕是嘴巴上的。

  我说完便怒气冲冲的往外走,差点撞上一个孕妇,好在她丈夫反应快,立刻撒了手里的大包小包,一把搀住了妻子。

  “你这人怎么回事,走路不看的啊,有没有素质……”,那丈夫带着金丝眼镜,脸上白白净净,斯斯文文的,说起话来,有股子国家公务员的气势,只不过,一开始还挺足的,但后来大概是见着我一脸杀人似地表情,便有些泄了气,却也紧紧的护在妻子的身前。

  我脑袋被冷风一吹,便冷静了些,知道眼前这事儿自己确实理亏。

  “对不起,不好意思!”,我尽力和缓着语气,一边道着歉,一边帮着他们捡东西。

  包里鼓鼓囊囊的,不是衣服就是些生活用品,都这么大肚子了,还要出远门啊。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3-05 23:21:00
  “你这人,真是的,撞了人还这么凶,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和谐社会,要懂法守法,要和谐和睦,不然是要犯错误滴……”,那丈夫以为我服了软,气势便又起来了,喋喋不休的。

  “风华,算了算了,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快点收拾东西走吧,天就要黑了!”,挺着个大肚子的妻子劝道。

  “你肚子……你没事儿吧?”丈夫紧张的抚了抚妻子的肚子。

  “你真是的……有外人呢!”妻子羞红了脸,嗔道,言语里却满是幸福与柔情。

  走到小区外,看着两夫妻上了出租车,我心里又是感叹,又是羡慕。却听见身后一声冷哼,偏过头一看,原来是炮强,脸上木木的,一旁的胖子则是不尴不尬的笑了笑,我也不搭理他,只是跟胖子点了点头,便自顾自的走了。
  原本晚上还想着出去嗨皮一下的,现在一点心情也没有了,我想着还是回家算了。
  到了家楼底下,便看见单元门口一辆120刚开走,也没多想就上了楼,我家住五楼,501,我一上五楼,就发现对门502大门敞开着,几个中年男女进进出出的,都是一脸的晦气,门外面围了好几个中老年妇女,有的拿着打到一半的毛线,有的拿着菜篮子,正在那儿伸头缩脑的往那门里头打探着,一边看一边小声的咬着耳朵谈眯细讬,不知在聊着什么。
  那些妇女我看了看,有的不认识,有的有点印象,好像是一个单元楼里的,和原来单位大院里不一样,搬来这边四五年了,和这些邻居们也不怎么熟,就比如对门的502,我就知道对住着个老头,好像平时也没见过别人进出,我和他没什么交往,偶尔碰上了,也只是他开他的锁,我关我的门。
  我一向对于别人家的八卦就没兴趣,更何况今天心情不好,便径直开门,回了屋里。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3-05 23:32:00
  爸妈都在家,老爸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新闻,老妈听动静是在厨房里做饭,我站在厅堂里,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便干脆坐在老爸旁边,陪他一起看新闻。
  我对那些单调、无味的新闻没什么兴趣,播的人知道是假的,演的人知道是假的,看的人也知道是假的,有什么意义?
  我虽然眼睛看着电视,但完全没在意内容是什么,大脑一片空白。
  “你怎么了?”
  老爸看出了我的不妥,他皱了皱眉头,“单位上有什么事?”
  “没什么!”,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道,“唐建强死了,昨天晚上!”
  咦,我居然还记得牛皮糖的大名,我还以为我忘了呢。

  “啊!”,刚从厨房里出来的老妈瞪大了眼睛,她把手里的一盘黎蒿炒腊肉搁在了餐桌上,一边拿毛巾擦着手,一边问,“是老唐屋里的老大吧,好像和你差不多大嘞,真是造恶,端正的一个崽哩子,说没有了就没有了,他是怎么死的?”
  你看,但凡女人都是有八卦的天性的,无关老幼。
  “现在还不晓得,警察还在查,好像说是得了急病,心肌梗塞什么的!”,我心不在焉的说道。
  “哎吔吔,还有警察查呀,以前就听老唐说他屋里崽好喜欢出去玩,下了班也不回家,不到个半夜一两点钟,硬是见不到人!”,说着,老妈便紧张兮兮的看着我,“崽啊,你不是跟他玩的蛮好的吗?现在你又这个样子,不是有什么事吧……?”

  我无语了,老妈还真能瞎想,说的我心中烦闷,我便没再看电视,把头靠在了沙发背上,闭起了眼。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啊!”,老爸说了老妈一句,使了个眼色,又看了看我,“崽不是说了是心肌梗塞吗,不晓得听到哪里去了,你都晓得建强和崽玩的好,朋友死了,心情当然不好了!”
  老爸安慰的话说的我有些脸红,我之所以心情如此糟糕,大约只有一小半是因为牛皮糖的死,更多却是因为他发过来的站短,还有就是下午和炮强差点打架。
楼主徐有财2 时间:2014-03-05 23:37:00
  “爸,你别担心了,我没事,老妈,饭好了啵?我饿了哩!”,我打起精神,做出一副很想吃的样子,其实一点胃口也没有。
  “好了,好了,吃饭!”,老妈赶紧到厨房里端菜去了,老爸关了电视,我去摆好碗筷。
  吃饭的时候,老妈没再提牛皮糖的事情,老爸则说起了他单位上的一些趣闻,我闷闷的扒着饭,时不时的应承两声,突然就听见门外传来一阵女人的哭声。
  “对面502出了什么事情啊?”,我忽然想起了回来时在楼下见到的120,还有502门口围着的那些人。
  “哦,对面的老头死了,他家里人来处理后事!”,老妈给我拈了些黎蒿炒腊肉,脸上有些唏嘘,道,“平时就没一个人来照顾老头,死了好几天才知道,现在又在那里装模作样的哭,真是的!”
  我正扒了口饭,听到老妈说的话,顿时呛到气管里去了,剧烈的咳了起来。

  “哎哟哟,这么大的人了,吃饭都会呛到,没事吧?”,老妈赶紧放下了筷子,一边拍着我的背,一边唠叨着,老爸则是拿了杯水给我。
  我喝了口水,才把饭压下去,缓了缓,便紧张的问老妈:“那……那老头死了几天了?”
  老妈见我没事,便又端起了碗,回道:“听他儿子说,这一个礼拜打电话都没人接,才觉得有问题,赶过来一看,人都硬邦邦的了,听120的人说,少说也有一个礼拜了,啧啧,想着都竖寒毛,现在这邻居处的,连对面住的是人是鬼都不晓得,好在现在天气冷,要不然……啧啧……”
  我压根没听清老妈后面还说了什么,赶紧扒了两口饭,便回了房间,然后就坐在椅子上,对着黑漆漆的电脑屏幕发呆。
  我刚才没敢告诉老妈,我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正好碰上对门502的老头在开门,好像是刚晨练完回来,我还纳闷,这么冷的天还晨什么练啊!
作者:路痴行天下 时间:2014-05-04 21:38:00
  支持楼主,林彪别墅我也去过好多次
作者:城市贫民528 时间:2015-07-10 15:20:00
  没更新?
作者:明星妆容设计师 时间:2016-11-10 17:12:00

  
  真的那么吓人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