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天涯二十周年:再推国语播音版《春江花月夜》的声临其境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03-01 14:04:27 点击:3747 回复:5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苏州留影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8次 发图:27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03-01 14:06:42
  感谢大家厚爱上一期的
  苏州话与国语唐诗《春江花月夜》的声临其境:正月归来
  http://bbs.tianya.cn/post-333-1433447-1.shtml#15_24813124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03-01 14:07:53
  复古的苏州小姐姐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03-01 14:08:02
作者:布道者2016 时间:2019-03-01 14:08:36
  以我的眼光来看,这个楼主绝对是四十年前的小美女!!!
我要评论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03-01 14:10:09
  小姐姐近照酷似赵敏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江月何年初照人YY 时间:2019-03-01 14:11:19
  要昆山腔读最有情调。

  用昆曲唱最高雅。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03-01 14:12:29
  小姐姐是大侠


  

  

  

  
剩余 3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03-01 14:14:42
  小姐姐是大侠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03-01 14:18:29
  小姐姐是大侠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03-01 14:21:28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03-01 14:23:53

  
  • 小河泥鳅: 举报  2019-10-16 12:40:14  评论

    好美太有女人味了,你的照片把我5年来的阳痿治愈了,我的小弟弟奇迹般挺直了!谢谢美女你的美貌。
我要评论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03-02 12:50:22
  莺啼序 《綄莎记》
  今生万般在否,卜他何处去。
  似难耐,雹箭齐央,苦海翻作鲸怒。
  断魂讯,一眠永缮,春秋历历伤无数。
  问只鸿,长觉纠缠,怎无痕留。
  惨淡人意,影外鹤唳,正消磨意绪。
  是嘉树,深固非迁,恰知遗世风露。
  欠龙泉,把纷蘖斩,向银汉,孤骞高许。
  正彷徨,两岸参商,漫漶狐兔。
  白虹领贯,作奈何桥,了归秘境路。
  转盼在,月中梯畔,搅碎时光,力挽成舟,任谁争渡?
  羁縻意气,龙蛇庐侧,休须说壮题苍壁,渐模糊,象纬和云翥。
  东流尽愧,迷航莫辨征途,病夫我见思虑。
  迟迟欲下,眺望红妆,怅点星历数。
  夜耿耿,寒侵秋浦,玉漏长钟,莫叹伲侬,帝王家住。依稀筚篥,悲歌一曲,我今别去抽步早,化金
  犀,身遁天河渚。
  箫声吹彻烟霞,六板中花,陇边黄土。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03-02 12:50:56
  莺啼序 《綄莎记》
  今生万般在否,卜他何处去。
  似难耐,雹箭齐央,苦海翻作鲸怒。
  断魂讯,一眠永缮,春秋历历伤无数。
  问只鸿,长觉纠缠,怎无痕留。
  惨淡人意,影外鹤唳,正消磨意绪。
  是嘉树,深固非迁,恰知遗世风露。
  欠龙泉,把纷蘖斩,向银汉,孤骞高许。
  正彷徨,两岸参商,漫漶狐兔。
  白虹领贯,作奈何桥,了归秘境路。
  转盼在,月中梯畔,搅碎时光,力挽成舟,任谁争渡?
  羁縻意气,龙蛇庐侧,休须说壮题苍壁,渐模糊,象纬和云翥。
  东流尽愧,迷航莫辨征途,病夫我见思虑。
  迟迟欲下,眺望红妆,怅点星历数。
  夜耿耿,寒侵秋浦,玉漏长钟,莫叹伲侬,帝王家住。依稀筚篥,悲歌一曲,我今别去抽步早,化金
  犀,身遁天河渚。
  箫声吹彻烟霞,六板中花,陇边黄土。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03-02 16:15:23
  以下是我找到的三段莎士比亚名作《哈姆雷特》(又译作《哈姆莱特》)中丹麦王子的经典独白。(中文版)其中他最著名的“生存还是毁灭?”那一段独白我凭着的自己记忆力译出的一小段英文(不好意思,我的英文水平有限,如果你发现我有翻译错误的地方,望见谅),希望这些资料能对你有所帮助。
  以下是这三段独白:
  哈姆雷特独白(1)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究竟哪样更高贵,去忍受那狂暴的命运无情的摧残 还是挺身去反抗那无边的烦恼,把它扫一个干净。

  去死,去睡就结束了,如果睡眠能结束我们心灵的创伤和肉体所承受的千百种痛苦,那真是生存求之不得的天大的好事。去死,去睡,
  去睡,也许会做梦!

  唉,这就麻烦了,即使摆脱了这尘世 可在这死的睡眠里又会做些什么梦呢?真得想一想,就这点顾虑使人受着终身的折磨,
  谁甘心忍受那鞭打和嘲弄,受人压迫,受尽侮蔑和轻视,忍受那失恋的痛苦,法庭的拖延,衙门的横征暴敛,默默无闻的劳碌却只换来多少凌辱。但他自己只要用把尖刀就能解脱了。
  谁也不甘心,呻吟、流汗拖着这残生,可是对死后又感觉到恐惧,又从来没有任何人从死亡的国土里回来,因此动摇了,宁愿忍受着目前的苦难 而不愿投奔向另一种苦难。
  顾虑就使我们都变成了懦夫,使得那果断的本色蒙上了一层思虑的惨白的容颜,本来可以做出伟大的事业,由于思虑就化为乌有了,丧失了行动的能力。
  Hamlet: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the question:
  Whether 'tis nobler in the mind to suffer
  The slings and arrows of outrageous fortune
  Or to take arms against a sea of troubles,
  And by opposing end them. To die- to sleep-
  No more; and by a sleep to say we end
  The heartache, and the thousand natural shocks
  That flesh is heir to. 'Tis a consummation
  Devoutly to be wish'd. To die- to sleep.
  To sleep- perchance to dream: ay, there's the rub!
  For in that sleep of death what dreams may come
  When we have shuffled off this mortal coil,
  Must give us pause. There's the respect
  That makes calamity of so long life.
  For who would bear the whips and scorns of time,
  Th' oppressor's wrong, the proud man's contumely,
  The pangs of despis'd love, the law's delay,
  The insolence of office, and the spurns
  That patient merit of th' unworthy takes,
  When he himself might his quietus make
  With a bare bodkin? Who would these fardels bear,
  To grunt and sweat under a weary life,
  But that the dread of something after death-
  The undiscover'd country, from whose bourn
  No traveller returns- puzzles the will,
  And makes us rather bear those ills we have
  Than fly to others that we know not of?
  Thus conscience does make cowards of us all,
  And thus the native hue of resolution
  Is sicklied o'er with the pale cast of thought,
  And enterprises of great pith and moment
  With this regard their currents turn awry
  And lose the name of action.

  哈姆雷特独白[2]

  哈姆雷特:
  念台词要念地跟我一样,很顺当的从舌尖上吐出来。有许多演员他们爱直着嗓子喊,那我宁可找个叫街的来。
  哦,不。千万不要这样地用手在空中乱劈一气,要做的自然些,即使感情激动爆发,甚至在狂风般的冲动里,你们都一定要懂得有节制,做到雍容大方。哦,我最讨厌有些个人戴着假头发在台上乱叫乱嚷,龇牙咧嘴的做戏,把观众的耳朵都震聋了,而这些观众大多数什么也不懂就喜欢看个热闹劲,这种演戏的该打,演戏火上加油一定要避免。
  伶人甲:殿下尽管放心。
  哈姆雷特:
  可也别太温了,一定要非常细心的来掌握你自己。要用动作配合话,用话配合动作。特别注意一点,千万别超出生活的分寸,因为过分了就违背了演戏的意义,演戏,不论过去或是现在,都像是一面镜子用它来反映人生,显示出什么是善的什么是恶的,显示出时代和社会的形象和印记。
  演得太过火了,虽然能叫外行人发笑,可只能叫明眼人痛心,这种行家的看法,你们一定要比满座看得更重。
  哦,我看到过一些演员演戏,也听到过别人捧过他们,说句不好听的话,他们说话简直不像人在说话,他们走路也不像人在走路,大摇大摆地乱吼乱叫,简直就像是什么笨手艺人捏出来的,而且捏得那样子的叫人恶心。
  伶人乙:我相信我们已经把这一点改正了。
作者:沐风双宜 时间:2019-10-16 08:49:32
  我很认真地问一句,楼主你真的对自己的朗读很满意吗?我是认真的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10-16 12:27:29
  @沐风双宜 2019-10-16 08:49:32
  我很认真地问一句,楼主你真的对自己的朗读很满意吗?我是认真的
  -----------------------------
  你知道小姐姐我所言真实不虚即可。朗诵合不合口味是一回事,声线甜美清亮依然如少女代表内在停留在年青花季也更是值得自豪的--天赋与自律所赐,并不是每个女人都能如我这样从小就以知识和纪律来武装到牙齿捍卫自己的内在与外在的,不靠PS不靠化妆,靠内功留住美好,这活得明白才是最自豪的。最起码扬州籍的唐代张若虚写的春江由母语是吴语的温柔娴雅江南女声朗读正得其所,轻盈灵动,既是配得上这首诗的水波也是声波应有的风格。
我要评论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10-16 19:05:09

  
  

  
  
作者:ty_简单传奇1 时间:2019-10-16 20:05:36
  发布了语音 60"
作者:美人瑜X 时间:2019-10-17 03:51:54
  吓人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10-17 14:37:33

  

  
  



  

  
  
  
  
我要评论
作者:我心匪石31 时间:2019-10-18 11:32:52
  应该有五十往上了,但是神态很美,一切都是好状态
作者:再也不相信鬼 时间:2019-10-19 08:53:44
  谢谢楼主的照片,治愈了我多年的ED,你仿若天仙般的美貌真是世间罕有
作者:错误思想 时间:2019-10-19 14:18:24
  这么瞪眼睛不累吗
作者:八两与半斤 时间:2019-10-19 15:40:40
  你在网上发了这么多的帖子,如果真如你自己所说的那么年轻,早就红了!!何必自欺欺人呢!!
我要评论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10-19 16:02:51
  @八两与半斤 2019-10-19 15:40:40
  你在网上发了这么多的帖子,如果真如你自己所说的那么年轻,早就红了!!何必自欺欺人呢!!
  -----------------------------
  你上网是为了红,我只是为了随便交流下抒发自己见解,小姐姐我开国大将军的孙辈,天涯都知道的留德女博士红三代,我娘胎里就红,会投胎!
  • 八两与半斤: 举报  2019-10-19 16:10:07  评论

    你真有这么红这么年轻,就不会一遍又一遍的发帖去求证。。。,你真有这么红,你的帖子人气就不会这么冷清,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会不懂吧。
  • 寒武页岩: 举报  2019-10-19 16:16:20  评论

    评论 八两与半斤:我爱干嘛干嘛,天涯是你家开的吗?你是谁肚子里的应声虫啊?就你这,跟北京戴红箍的老大娘似的,管得太宽了吧,咸吃萝卜淡操心!您哪!
我要评论
楼主寒武页岩 时间:2019-10-19 16:20:32
  @八两与半斤 2019-10-19 15:40:40
  你在网上发了这么多的帖子,如果真如你自己所说的那么年轻,早就红了!!何必自欺欺人呢!!
  -----------------------------
  我爱干嘛干嘛,天涯是你家开的吗?你是谁肚子里的应声虫啊?就你这动不动给别人“找动机,挖思想根源”的事妈劲头,跟北京戴红箍的老大娘似的,您管得太宽了吧,咸吃萝卜淡操心!您哪!

  你的发言格调就已经透露了你的阶层与教育水准了!好走,不送!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