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台军飞行员,笑一笑!(转载)

楼主:雨妹琰艺 时间:2020-01-21 23:22:05 点击:10056 回复:1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对台军飞行员笑一笑,点个赞![d:赞]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6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蹿天猴掘地鼠 时间:2020-01-21 23:26:04



  空战英豪简伯丞~


我要评论
楼主雨妹琰艺 时间:2020-01-21 23:26:31
  台湾好像称飞官。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ty_爱老虎油550 时间:2020-01-21 23:26:51
  几百年前的,你现在才发出来?还有,你天天没事做么,天天在台版如此活跃?找点事干吧,在台版天天打嘴仗没意义
剩余 20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微服私訪2017 时间:2020-01-21 23:32:12
  這是空軍官校的學生飛行訓練。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雨妹琰艺 时间:2020-01-21 23:39:53
  @微服私訪2017 不是新兵的宪兵队列走整齐点。

  https://www.baidu.com/link?url=EPwrZMDHMc52udzOGEFKantJsUA1V_UxjAya0OVG5LGsESSmkzYpzqlRBM59ge58Kd2G9imDKOZ1nuGBz4NXQq&wd=&eqid=82546c80000c4187000000035e271a89
我要评论
楼主雨妹琰艺 时间:2020-01-21 23:42:41
  @maoxian7788 看5楼视频。
我要评论
作者:微服私訪2017 时间:2020-01-21 23:55:54
  當時的學員,現在也已經是飛官了。
  
我要评论
作者:飘摇之态 时间:2020-01-22 00:24:10
  新手被骂很正常,有的只有一次上机机会就开除了
作者:2018XinTW 时间:2020-01-22 04:59:40
  日巴子
作者:LIUCINEMA 时间:2020-01-22 09:03:05
  你不知道的台灣空軍

  台灣空軍曾經輝煌過,只是今不如昔。

  中華民國空軍從1979年開始每年派遣近百名現役飛行員和地勤人員以沙烏地阿拉伯軍人的身份軍援葉門阿拉伯共和國(北葉門)的祕密計劃。直到1990年,南北葉門統一才結束,中華民國空軍共在12年中派出700多位人員
  台灣空軍在越南
  美越戰爭台湾军援南越的内容甚多
  援越空运队任务多 台湾除了军事顾问外,也曾派遣援越空运队,,并执行深入敌后的人员物资运载、空投空降、电子侦测等特种任务",接手"中情局"在南北越丛林空投运补的特种任务。
  在越南战地从事运输任务的这段时间,遭遇的危险为援越各单位之冠,除了飞机本身的机械故障等问题外,还有飞机中弹、撞山等意外,其中以地面炮火威胁最大,甚至还有2架飞机被越共的肩射式萨姆导弹击落。
  台湾“国防部”统计,在“北越炮火的拦击下,协助美国完成当时所需任务,共牺牲40位空军精英的宝贵生命和近十架的飞机”。
  台湾对于协助新加坡建立本土化空军方面,更是有着重要的贡献。有许多台湾空军军官在新加坡空军任职,甚至还担任过新加坡空军司令。
  台湾空军在人力方面为新加坡提供许多协助,所派出的军官大部分都是干练、极富经验的人员,后来顺利地将新加坡空军从英国人主宰的空军过渡到本土化的空军。在派赴新加坡之前,台湾空军军官需在台湾办理退役,不过结束在新加坡的任务回台湾后,可再办理复役在台湾空军继续服役。
  台湾的空军在topgun里面F14和F5一对一单挑。驾驶F5E击败美军的F14。
  據說美大片"壯志凌雲"場景原型既是從台灣空軍擊敗美飛行員來的靈感
  台灣在美國空軍路克基地廿一中隊的F十六戰機的年度炸射比賽中,榮獲總冠軍(Top Gun),廿一中隊並獲得團隊冠軍(Top Flight)。
  还有许多许多你不知道的中华民国空军事绩都被封尘了。。。
我要评论
作者:LIUCINEMA 时间:2020-01-22 13:04:33
  你知道吗,台湾的空军曾支援韩战。

  你知道吗,台湾的空军曾參加越战。

  你知道吗,台湾的空军曾參加中东南北葉門的空战。

  你知道吗,台湾的空军要飞過中央山脈的险恶峽谷才算合格。

  你知道吗,台湾的空军驾驶F5E击败美军的F14。

  你知道吗,台湾的空军驾驶幻像2000经常飞越日本的空防领域被日本抗议后才收敛而且日本的战斗机还追不上。

  你知道吗,台湾的空军在世界上是出了名的大膽的飞行者,把飞机的性能发挥到极致,包括飞机制造商禁止的飞行动作。

  还有许多许多你不知道的中华民国空军事绩都被封尘了。。。。。。

  我知道,中华民国空军确实参加过韩战。侦查飞机。韩国济州岛的基地

  我知道,中华民国空军参加过越战。空军巫婆中队。从越南撤军的时候卖了大把原品回来,几十年过去了。看的我很是心痒啊。

  我知道,中华民国空军参加过中东的战争。被击落的飞行员回答说我是中国人。让俘获方很是一头雾水....

  中华民国空军要不要飞越中央山脉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更拉风的飞行动作(空中违纪,纯烧包行为)

  我知道,在联合军演的时候国军F-5是有击败过F-14。不过这没啥奇怪。TOP GUN一直都是用A-4或者F-5和F-14狗斗的。

  我知道,汉疆计划前期,国军RF-104始安机对钓鱼岛侦照。被日本电子干扰和反制。国军空军确实有战斗机赶来护航做过泼辣动作。具体机型不详,又问,没得到答案(问的是始安机飞官本人)。

  我知道,中华民国空军飞官相当大胆。玩过很多离谱的动作和操练。飞机厂商真的知道了,一定会发飙。

  总之,台湾空军曾经风光过,但那都是过去式了。
  现今,祖国大陆的空军军容强盛,连台湾飞官们都谈起来与有荣焉。
  • 草人阿公: 举报  2020-01-22 21:45:26  评论

    是啊,按台巴博物馆的统计,台湾空军的战绩都上亿了。
  • jstar117jABC: 举报  2020-01-26 00:05:55  评论

    吹了这么多战绩,就问你,台湾空军打过美国空军和海军航空兵吗?PLA空军就和美军干过。。。。。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養蚊達人王定宇 时间:2020-01-22 13:38:48
  上视频啊
作者:仙林宁朵朵 时间:2020-01-22 13:42:58
  政委评判台军曰:只是一堆肉
作者:横眉怒怼憨洋芋 时间:2020-01-22 14:20:15
  解放军飞行员是精英带精英,台军是草包带草包,差别咋就那么大呢?
作者:大美宜蘭Six 时间:2020-01-22 21:30:36

  
我要评论
作者:东山渤海 时间:2020-01-26 08:34:02
  视角独特,继续。
作者:LIUCINEMA 时间:2020-01-26 08:49:02
  总之,台湾空军曾经风光过,但那都是过去式了。
  现今,祖国大陆的空军军容强盛,连台湾飞官们都谈起来与有荣焉。


  台湾空军战机飞行员的好斗性在台军中数一数二,他们总想抓住所有空战训练机会来磨练技术,即便对手是美国人也不例外,甚至会拼得更凶。在台湾空军训练中,“异机型空战训练”(DACT,Dissimilaf Air Combat Training)是相当重要的一环,但最刺激的莫过于台湾军机和其它军队战机在“不期而遇”的情况下进行实战对练,尤其台美之间的战机对练,还多了一层军人之间的竞争关系。本文取材于香港《亚太防务》杂志,仅供有兴趣的读者参考.......................................................................................

  台军退役飞行员刘亦达回忆的一段往事,人们读来至今还有丝丝凉意。他说:“1951年秋的一天,我们的P-51与美国海军航母上的F8F搞对攻。那天的能见度很差,大家实在不想飞,尤其那时的桃园八德机场,是出了名的坏天气。大家只能硬着头皮上,但私下都另带一张转降场地图。”“我们以追踪队形起飞,当然我是从头到尾都看不到长机啦。起飞一段时间后,机群转向300°出海,一路爬升,出云时已超过1.5万英尺。我开始寻找队友。那时候台湾 啥东西都缺,作为耗材的无线电真空管非常贵,联队长规定只有长机才能全程开着电台,而我们僚机除非很急需,否则只能用眼睛仔细看长机的手势。可是那一天,我在云层上飞了快10分钟,却连一架友机也没看到 !”

  “这时我有点慌,因为无线电规定不能开,所以我开始绕圈圈,然后慢慢往预定集合点飞。这时我看到一个大云洞,云洞里正好有一架大飞机过去。我心想,没想到美国人来个大家伙。我就一个俯冲往云洞底下钻,然后从尾部接近。一看就知道是美军的B-29,四台发动机,尾部有个炮座,机身上下各有两个遥控炮塔。”可是当刘亦达接近到能看见飞机涂装时,发现苗头不对!“我看到机身侧面画的是带翅膀的八一红星(应为苏制图-4轰炸机),怪不得机尾炮塔总是瞄准我 !这时我的眼角警觉到有飞机进入我的后方,而且速度很快。经验告诉我,那是解放军的护航战斗机!而且在起飞前进行文稿演示时,长官也说最近有解放军战机出海训练的情况,这更让我紧张。”

  “我拉升滚转,倒飞时向下察看,一架深色飞机与我只差个几英尺就撞在一起!在他冲出去时,我一个顶杆马上就开枪,因为是倒飞状态下随便开的枪,所以没射中 !这时我也看到那架图-4正在转弯,可是我也同时看到旁边有3架美军的F8F。我这时突然明白,美军战机是在监视或护航这架大陆轰炸机,而我却对那架前来警告我的美军F8F开火 !”

  “这时我已不管电台能不能开的规定,开了再说。但因为真空管要一段时间暖机才能正常通话,所以我是一边滚转到轰炸机机炮射程外,一边做开机的动作。当我再次把飞机稳下来时,眼角又看到一架小型战斗机进入我的六点钟方向。我知道那是美军的F8F,因为颜色和其他三架一样是深蓝色,大陆飞机没这种颜色。问题是,我刚才对他开了枪,这次会不会轮到他对我开枪?我决定不冒险,一个滚转马上就滚下去,然后回头检查,发现这架F8F还紧紧盯着我屁股 !”

  台军的P-51与美国海军的F8F就在桃园外海展开激烈格斗!“那天的事,这么多年了我都还记得。那个老美是铁了心要把我放到他的准星或照相枪里,但我也不是省油的灯,不断左闪右避,有时反杆做侧滑,有时顶杆做负g。我发现这个老美总是在攻角不好时拉起,用高度来保持攻击优势,这一招很聪明。我调整几次后也开始学他这一招,当他拉起时我也拉起,希望保留高度优势。不过对方飞机马力大,做这种动作比较轻松,P-51有时做不起来。后来他回到编队,而我也加入他们的编队,我这才知道和自己玩格斗的是他们的4号机,说不定是他们资历最浅的一个,而我却是已经有800多小时并在大陆打过仗的飞行员。”

  随后,刘亦达以无线电与基地通话并回到基地,才知道他的长机与队友早回到了基地,而他在落地时才知道,那架大陆轰炸机是迷航并被美军护送回中国大陆空域。“两个月后,我收到一张照相枪的照片,被拍摄的目标就是我,照片右下角署名佐尼·卡森 (Jonny Carson),我想应该就是那个和我格斗的美国飞行员。”

  战斗机飞行员间的竞争,时常被“政治关系”所牵连,尤其是在台湾。国民党逃台初期,美军顾问团在台湾的气焰不可一世。曾与解放军歼-5飞机打过交手仗的台军飞行员欧阳漪棻,就曾对美军顾问团有所“回敬”。他说:

  “美国人不是爱台湾人,而是爱台湾这块可以随时监视中国大陆的土地。那时正赶上台军换装F—100‘超佩刀’战斗机,我先去美国受训,因技术好而成为考核官,也就是可以穿上黑色飞行服的特级飞行员,有时连老美都不得不对我这身黑衣敬礼……可当我回到驻嘉义的台湾空军第3战斗机大队后,美国顾问那种气势凌人的态度实在让人气愤,连少将联队长都要很客气地说话。我记得,有个美国中校顾问因即将去欧洲接任一个F-100战机中队长,但他把脑筋动到台军头上,竞要我先把飞F-100的秘诀传授给他,还动不动拿我的长官来要挟我 !老实说,那时候美国援助台湾的F-100就那么几架,我们自己飞行员飞都不够,哪还轮得到他飞(台湾空军是除美国之外唯一装备F-100A‘超佩刀’战斗机的空军 )!那时我所在的大队指挥官是陈燊龄(陈燊龄在1986~1989年出任台湾“空军总司令”),他也为此伤透脑筋。”讲到这里,难掩“老顽童”作风的欧阳漪棻笑着说:“后来我们几个就想出一个法子。我以总部考核官的身份先带这位‘贵宾’飞一次,然后夸赞他是个天生的飞行坯子。当天下午,由另一个考核官扮演截击机,而我带着那位美国中校乘坐F-100F,扮演攻击机角色。”

  “我一起飞就是搞起大动作。飞机主轮刚一离地,我就把起落架收起,但我没有做出爬升姿态,而是以近乎贴地的超低空持续加速到300海里,在快要撞到基地外田埂旁的电线杆时才一个大g拉起,飞机过载力表上一下子出现了5个g,这一招当场把这个老美整惨了,因为他起飞后就一直在注意地面,怕我一头撞下去,所以头是侧着往下看,当我紧急带杆时,他一头就撞在旁边的板子上。我忍住笑声继续带杆爬升,然后还用机内通话叫了声:‘Checking Six(检查六点钟方向 )。’我从后视镜看到那个狼狈不堪的老美听话地回头寻找另一架F-100……”

  两架F-100在嘉义外海上空展开格斗。欧阳漪棻的双座F-100F因为有襟翼,因此失速时速在大过载状态下仍可以撑到230海里,但另一架F-100A就没这种能耐。“我飞攻击机,从‘High Yo-Yo’战术的高点往下俯冲时,我就大叫‘Tally Ho’(目视敌机 ),然后注意到这位老美很听话地扭头盯住正在做急转弯的截击机。F-100的滚转特性很特别,在某种特定速度及过载状态下,飞行员可以蹬舵进行让人非常难受的‘舵滚’,那一天我就一再用这种奇怪的动作,让老美过足了飞F-100的‘瘾’。”

  “那个老美在落地后虽然还保持风度,但也苦笑着说,我知道你是在整我。”

  20世纪60年代,美国深陷越战,出于安全和经济考虑,大批美国战机都会趁战斗间歇前往台南基地进行检修和维护,台军的战机维修技术也受到美方肯定。由于驾机来维修的美军飞行员都有实战经验,因此只要有机会,台湾空军都会“表示欢迎”,在航线上摆出一副拦截的架势,希望以这种特殊方式向有实战经验的美军学几招。以至于那几年,在台湾南部海域,经常会出现台湾F-5大战美国F-4的壮观景象。

  已退役的刘姓少将回忆起当年的往事时,还禁不住手舞足蹈。对他来说,能亲眼看到美军F-4、B-52那种庞大机身的军机,是一种“视觉上的盛宴”。

  “有一次,我所驾驶的F-5A充当冈山空军官校第53期学长的僚机,参加一次模拟对抗……战管下达任务转换命令,要我们前住高雄外海的海军靶区,高度2.5万英尺,因为两架美军F-4将在几分钟后通过。这时我很紧张地做一些程序,也准备好照相枪,准备猎取几个难得的镜头。就在我一边检查一边保持队形时,耳机听到长机说:‘看到 !’我猛一抬头,糟糕,长机不见了!这实在很要命,等于是迷失战况一样,我心想惨了!”“我先是向前后左右搜索,发现什么都没有。然后我压杆把飞机翻过来,倒飞抬头向下搜索,这才看到大约在2万英尺有反光闪了一下。我追过去才看到一架小飞机正在追两架大飞机。我开加力猛追,一直到那两架大飞机一左一右分别向上做斜斤斗时,我才好不容易追到5海里内 (也就是进入“响尾蛇”导弹的射程)。我警觉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加力开了太长时间,再耗下去不光是油烧光了,而是发动机会烧掉 !”

  “我看到长机左转跟着那架向左做斜斤斗的F-4,所以我没有选择只能盯右转的那一架。但我发现我盯的目标突然回转,马上知道这架F-4准备来个‘Sandwich’(即“三明治”,指空战中两架飞机被敌机追踪时,一架战机从事诱敌,而另一架战机寻机向敌机发动攻击,这是一种让敌机不管向那个方向作机动都会被追踪的夹击战术 )来夹击我的长机。我发现,F-5的推力在这种上升转弯时,真的很差,因为长机与他盯上的那架F-4距离已经拉开了。我不敢再开加力,所以只能利用俯冲加速,然后算准一个拦截点,再将座机拉起,建立射击姿态。”

  “我紧盯着眼前的目标,然后算到一个很好的拦截角度,刚好切入目标机的‘七点钟’方向约5海里的位置。这时我注意到那架F-4停止喷黑烟 (也就是说他开加力加速),显然老美的警惕性相当好。更重要的是,他做的任何动作都是很技巧地利用点放加力来加速,让我与他之间的距离一直保持5海里以上,刚好是我的‘响尾蛇’的最大射程。”“我是真的追不到人家,性能差太多,但也因为我一直扣住内圈,让美军F-4无法对我的长机形成夹击,长机从头到尾都是白做工,一直没有建立射击角度。当然我们还是要尽地主之谊,当天晚餐是我们请客人吃台南出了名的大牛排。”

  曾在台湾空军第12作战队担任分队长的张行达就说:“记得有一次台美联合演习,上级交代要我们去搞一些战果回来,因为前一天我们的F-5被美军的F-4打得无力招架。人家马力大,油又多,爬升转弯还能加速,我们只有F-104能比得上,但台中联队却因为战备机不够没出动,结果桃园的F-5被人家拿去砍瓜切菜。”

  “事情发生在70年代的某年春节后,那天早上机场温度大概只有17℃左右,我驾驶RF-104G战斗侦察机起飞,拍摄出现在台湾海峡北端的美国舰队。因为是单机任务,我一起飞就超低空,保持450海里左右,视线外一直在闪房子和电线杆,直到出海才松口气。我一直保持超低空,到达预定计划海域后,却找不到老美的船。因为低空飞行很耗油,又不能大动作,我只好回航。就在转弯时,眼角瞄到几个糊糊的影子,看清楚才知道有一堆船在那里。原来是海面盐分堆积在风中,视线不好才没看到。”“我以低空进入方式进行拍照,但在调整高度时,一片黑影罩了上未。我抬头一看,是一架老美的‘猫猫’(F-14),离我大概100来英尺,而且故意帮我‘遮荫’。我不知道自己已被人监视多久了,但我跟美国人挥个手后一样进行拍照,而且在返航时,用不同高度反方向再拍一次。”

  而到20世纪80年代末,台军第12作战队照样与美军保持着竞争默契,台美双方的对练机型还是RF-104G与F-14A。那一次,胡姓中校与陈姓少校执行一次侦照任务,目标是美军第7舰队的演习部队。这一次是采取双机出击,也一样没有战机掩护。

  在接近美军舰队尚有50海里时,陈少校发现两架F-14A由五点钟方向稍高位置切入,其中一架维持在较高高度,另一架则继续降低同时加速,双方距离急速缩短。陈少校虽然在第一时间就以无线电告知胡中校,但显然胡中校已下定决心要硬闯,反而开加力室加速。

  只不过,摆在眼前的情况是美军F-14A已进入机炮射程,陈少校立刻按标准程序脱离,开加力向左边做了一个超低空急转,同时做一个小角度爬升,避开对手的第一击。在他扭头搜索目标时,发现飞行高度较高、距离拉得较远的那架F-14A竞也跟着他转,而且保持相当好的“响尾蛇”导弹发射角度。这时他再向另一边察看长机胡中校,发现胡中校竞将座机拉起,还做了个低空“桶滚”(Barrel Roll)!陈少校认为在这种高度、这种速度、这种敌我状态下做这种动作,简直是毫无意义。而紧跟在后的F-14A并没有跟着做,只是维持在一个稍高的姿态。

  这时陈少校接到放弃任务的指示,因为双方战机的性能实在差太多,没必要玩下去。于是,两架台军飞机在两架美军F-14A的“护航”下,回到台湾的“防空识别区”。

  台军侦察机被美军耍着玩,是因为性能实在太悬殊,打赢是运气,打输才是正常。不过当角色变一下,若是美国海军的A-7攻击机遭遇台军F-5E战机时,胜负就真是高下立判 !台军战机顿时战力百倍,追得美军无力招架。

  已退役的刘少将就回想在1977年春节前后,他和长机正在鹅銮鼻外海担任侦察巡逻时,“巧遇”美军A-7攻击机。当时他是台南第443联队第1中队第2分队的新飞行员,飞的是F-5E战斗机。

  “那时台湾空军作战司令部也一定与美军有所默契,因为从台南及台东起飞的台湾飞机都要前往那里做‘AIT拦训’(即空中拦截训练 ),而且架次多到几乎每个人都有机会与美国人做练习。”

  刘少将继续说:“我和长机从台南起飞后就直接大角度转弯出海,在1.5万英尺高度时改平。这时战管就下达任务转换,要我们左转180度,正南方,高度1.8万英尺,准备拦截‘不明机’。其实不想也知道,就是要去拦老美。我高兴得不行,一再检查照相枪是不是已准备好。我希望在家里客厅摆一张大大的照片,证明我干掉老美战机。”

  “行动当天,我从雷达回波中抓到4架‘不明机’,它们正按照战管所给的航向由右方通过。出于礼貌,我随着长机调整航向,开始与这些美国飞机接近。虽然我还没搞清楚对方是什么战机,只知道对方是个四机编队,时速大约500海里左右。我们快速与雷达中的光点接近,我从眼角中惊瞥这其实是两个四机编队,一共是8架飞机从我们正前方稍低位置通过 !双方距离恐怕只有300英尺不到!这对战机来说几乎比纸还要薄!……老实说,F-5的AN/APQ-153雷达实在有问题,一个八机大编队居然被我们的雷达看成四机编队。但又能怎么办呢,美国只肯给我们这样的玩意。”“我和长机立刻拉杆做一个爬升转弯。在转弯的同时,我向左边再次目视确认对方战机,发现是美军的8架A-7攻击机,正悠闲地以大间隔飞行,编队松散,显然只是‘礼貌性’编队。我想这些老美一定是一心想回去好好吃个午餐。抱着‘输 人不输阵’的心理,这群‘软柿子’不吃白不吃。我一点加力,时速增加到750海里,直接从美军编队的‘五点钟’方位切入,在距离4海里时做了一个发射导弹的姿态攻击动作,然后继续尾追,在相距1500英尺时用机炮模式再做一次姿态攻击,然后……我一下子忘了要做脱离动作,竟然傻傻地从人家编队中穿过去,直到自己的屁股对着人,我才想到要做脱离。”

  “我向右做了一个桶滚,同时减速,接着我竟然加入人家的编队里,与一架编号803的A-7相距100多英尺并飞。那个老美显然很乐,还用手画了好几个圈圈,我也搞不清楚他是什么意思。但这时我耳机传来长机“Fracking!‘Fracking!’(追瞄 )的无线电呼叫,显然我的长机还在这群‘大笨鹅’后面玩自己的战争游戏,而且还陶醉其中!”

  虽然美军无心恋战,但其中一架A-7还是拉起并转向正在伴飞的F-5E。“我看到他们编队里一架飞机做了一个急转弯,然后立刻咬在我的屁股后,一个标准的S形转弯。这时我终于精神百倍,一个桶滚就开始改变飞行平面,然后在松开g力时检查对方的位置。我发现这个老美动作很谨慎,并没有随着我翻滚,而是用倒飞的姿态一直盯着我,直到我做一个小角度俯冲时他才跟下来。在1万英尺左右,我的速度已增加到0.85马赫,这是F-5E最佳的交战速度。我顺势拉起,发现这架A-7竟然也切入我的内圈,而且速度也非常快,这时我心里想到过去有关Counter(反击 )战术的分析,发现除了Jink(美军专用空战术语,指飞机剧烈地来回机动,用以摆脱敌机追踪)之外没其它方法,我也不迟疑立即做起动作来。”

  “美台军机之间采取了一系列垂直剪形动作。我发现A-7的飞行员飞得很好,他的翼下副油箱都没丢,还可以跟着我转。这时我在耳机中听到长机在叫‘Fuel Check’(检查燃料余量 )。我低头看一下仪表,知道再不分出胜负就不用回家了。我孤注一掷开加力加速,在角隅速度(Corner Speed)做最大转弯率转弯,眼角看到那架A-7冲出去,我一个‘High Yo-Yo’追上去‘击落’他 !”

  除了与美国军机“一路相随”玩“战争游戏”,驻扎在花莲基地的台军飞行员还有一项“特权”,那就是拦截日本航空自卫队的战机。目前已退役,在华信航空公司服务的王姓机长表示,他当时在台军最后一个使用F-5A/B的中队 (即第16战斗机中队),就曾用当时的“爷爷辈飞机”去迎战过日本航自的F-15J。王机长说:“那天正准备到空勤餐厅吃饭。刚从队上出发,我就看见办公室里的长官在向我大力挥手,看来是有突发情况了。果然,长官说东边有情况,命令我率领僚机前去拦截。”

  “我来到机库,看见出勤的F-5A的机尾流水号是‘63’开头,表示是美军1963财年的预算制造的,估计最晚也是1964年出厂。但那天担任僚机的飞行员是1965年出生的,飞机比飞行员还老一岁 !真不知该如何形容那时的心情,这种没有雷达的战机,要在那天的云雾中找到敌人真有点难度。”

  “起飞后,地面战管持续播报‘不明机’的方位和速度,但高度迟迟没说,这让我有点火大,没想到战管直接了当地跟我们说来的是倭仔的F-15,人家爬升都比我们平飞快。战管还用明语补了一句,‘已经调台东转场训练的F-104过去,不用麻烦两位 !’摆明了等着看我们的笑话。可是那天我的僚机却在很远的距离就看到那两架F-15,就在一点钟稍高一点的位置。他向我建议推加力加速,可是我那时根本看不到。看来这位刚刚入队的僚机飞行员有一双比雷达还机敏的双眼,我可是持续飞了十几秒才看到那两架F-15啊。”

  “在飞行过程中,我们主动编好队形。就在双方接近到1海里时,僚机一个大g拉起,一个标准的斤斗,而我则是向右做一个高g回转。说是高,其实只有5个g,因为飞机老,我怕动作做太大,飞机会解体。……我转回来时正好看到那两架F-15一左一右反向拉开,我紧盯住眼前这一架,同时也听到僚机在无线电中说已经进入掩护位置,真是个超级优秀学弟。”

  “接下来我进入那架目本F-15的内圈,但F-15竟然没加速,而是很平稳地在转弯,速度也保持在500海里左右,这让我很容易进入射击位置。但我知道不用闹这么僵,所以我就和他一起编队,而那个日本人一直扭着头在看我,他慢慢把飞机拉起来,慢慢滚转,而我也‘保持位置’,跟着他一起做,好像特技飞行编队一样,然后就这样滚了两圈 !平飞后,他跟我招招手,然后将面罩取下,我看到他在笑,隐约看到他缺了一颗大门牙!”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台军花莲基地换上了新编成的第401联队,战机换装威力更强的F-16A/B,再加上台湾空军“天网”作战管制系统覆盖到台湾东部,因此日本自卫队的战机已很少能接近台湾东部空域了

  虽然日本航自挑战台湾空军的事情开始稀少了,但美国海军航空兵和空军仍经常出没于台湾东部沿海。台军第401联队的F-16就曾在东部外海与美国海军的F/A-18“大打出手”,双方精锐尽出,动作火爆 !至于那天是谁挑起战端的,由于当事人仍在台湾空军服役,媒体只能用x中校进行指代。x中校透露说:

  “我们出动的4架F-16都是在美国完成专业训练的种子教官来开,而对手是4架美国海军的F/A-18E,战斗力非同小可。那天一开始做动作,双方就有一种默契,不玩BVR(视距外交战 ),而是进入基本的格斗动作。但一开始就很火爆,双方正对头接近,交错过去时几乎相撞!我想对方也一定吓一跳。”

  “我追的那架F/A-18E拼命转小圈。刚开始我还跟着他转,可是转了两圈我就改变主意,使出老美已很少做的‘High Yo-Yo’动作,我就是连续用这一招把F/A-18E整惨 !因为我们在取‘High Yo-Yo’提前量方面很精通。我们还把F-5的‘舵滚’动作活用到F-16上。这种需要关掉某种电传飞控系统的玩法,老美并不建议,但我们一玩就让他们开眼。”

  “那一次,我狠狠抓住这架F/A-18E,一直把它放在我的机炮弹道内。不过,‘High Yo-Yo’动作造成的过载也很大,那种难受劲只有自己去体会才知道。我相信那个老美也一定和我一样,回到家看到身上有很多地方微血管破裂。双方的速度都维持在400海里左右,在那种速度,随便一拉就是5个g。那天我好几次都是8个g转弯,很累人的。”“由于战机格斗相当耗油,因此交战不到5分钟,美军的F/A-18E就停止再做动作。他们先把飞机改平,然后向我们招招手,竖起大姆指,而我们也回敬他们。”

  没几天,美国人前来“报仇”了。x中校接着说,“那一天我们去迎接人家的是‘老’虎,即F-5E。下场就不用说了,人家的E-2C辨识出我们是派F-5上去时,连打都懒得打,就掉头走人了。

  (台湾飞官口述历史)
我要评论
作者:susugujing 时间:2020-01-26 10:24:15
  @LIUCINEMA 2020-01-26 08:49:02
  总之,台湾空军曾经风光过,但那都是过去式了。
  现今,祖国大陆的空军军容强盛,连台湾飞官们都谈起来与有荣焉。
  台湾空军战机飞行员的好斗性在台军中数一数二,他们总想抓住所有空战训练机会来磨练技术,即便对手是美国人也不例外,甚至会拼得更凶。在台湾空军训练中,“异机型空战训练”(DACT,Dissimilaf Air Combat Training)是相当重要的一环,但最刺激的莫过于台湾军机和其它军队战机在“不期而遇”的情况......
  -----------------------------
  其实这么多年来阻挡着我们解放台湾的是台湾自己的军力,现在被彻底碾压之后,只剩下被统的一条路。

  
  
  
  
我要评论
作者:LIUCINEMA 时间:2020-01-26 10:37:36
  我說,一旦中美兩國發生衝突,台灣的飛官們很可能調轉槍口對準美軍,這可能也是美國不信任台灣空軍,把台灣採購的中程對空導彈壓在關島的原因。
作者:LIUCINEMA 时间:2020-01-26 10:40:38
  延伸閱讀

  你知道吗,台湾的空军曾支援韩战。

  你知道吗,台湾的空军曾參加越战。

  你知道吗,台湾的空军曾參加中东南北葉門的空战。

  你知道吗,台湾的空军要飞過中央山脈的险恶峽谷才算合格。

  你知道吗,台湾的空军驾驶F5E击败美军的F14。

  你知道吗,台湾的空军驾驶幻像2000经常飞越日本的空防领域被日本抗议后才收敛而且日本的战斗机还追不上。

  你知道吗,台湾的空军在世界上是出了名的大膽的飞行者,把飞机的性能发挥到极致,包括飞机制造商禁止的飞行动作。

  还有许多许多你不知道的中华民国空军事绩都被封尘了。。。。。。

  我知道,中华民国空军确实参加过韩战。侦查飞机。韩国济州岛的基地

  我知道,中华民国空军参加过越战。空军巫婆中队。从越南撤军的时候卖了大把原品回来,几十年过去了。看的我很是心痒啊。

  我知道,中华民国空军参加过中东的战争。被击落的飞行员回答说我是中国人。让俘获方很是一头雾水....

  中华民国空军要不要飞越中央山脉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更拉风的飞行动作(空中违纪,纯烧包行为)

  我知道,在联合军演的时候国军F-5是有击败过F-14。不过这没啥奇怪。TOP GUN一直都是用A-4或者F-5和F-14狗斗的。

  我知道,汉疆计划前期,国军RF-104始安机对钓鱼岛侦照。被日本电子干扰和反制。国军空军确实有战斗机赶来护航做过泼辣动作。具体机型不详,又问,没得到答案(问的是始安机飞官本人)。

  我知道,中华民国空军飞官相当大胆。玩过很多离谱的动作和操练。飞机厂商真的知道了,一定会发飙。

  总之,台湾空军曾经风光过,但那都是过去式了。
  现今,祖国大陆的空军军容强盛,连台湾飞官们都谈起来与有荣焉。


  台湾空军战机飞行员的好斗性在台军中数一数二,他们总想抓住所有空战训练机会来磨练技术,即便对手是美国人也不例外,甚至会拼得更凶。在台湾空军训练中,“异机型空战训练”(DACT,Dissimilaf Air Combat Training)是相当重要的一环,但最刺激的莫过于台湾军机和其它军队战机在“不期而遇”的情况下进行实战对练,尤其台美之间的战机对练,还多了一层军人之间的竞争关系。本文取材于香港《亚太防务》杂志,仅供有兴趣的读者参考.......................................................................................

  台军退役飞行员刘亦达回忆的一段往事,人们读来至今还有丝丝凉意。他说:“1951年秋的一天,我们的P-51与美国海军航母上的F8F搞对攻。那天的能见度很差,大家实在不想飞,尤其那时的桃园八德机场,是出了名的坏天气。大家只能硬着头皮上,但私下都另带一张转降场地图。”“我们以追踪队形起飞,当然我是从头到尾都看不到长机啦。起飞一段时间后,机群转向300°出海,一路爬升,出云时已超过1.5万英尺。我开始寻找队友。那时候台湾 啥东西都缺,作为耗材的无线电真空管非常贵,联队长规定只有长机才能全程开着电台,而我们僚机除非很急需,否则只能用眼睛仔细看长机的手势。可是那一天,我在云层上飞了快10分钟,却连一架友机也没看到 !”

  “这时我有点慌,因为无线电规定不能开,所以我开始绕圈圈,然后慢慢往预定集合点飞。这时我看到一个大云洞,云洞里正好有一架大飞机过去。我心想,没想到美国人来个大家伙。我就一个俯冲往云洞底下钻,然后从尾部接近。一看就知道是美军的B-29,四台发动机,尾部有个炮座,机身上下各有两个遥控炮塔。”可是当刘亦达接近到能看见飞机涂装时,发现苗头不对!“我看到机身侧面画的是带翅膀的八一红星(应为苏制图-4轰炸机),怪不得机尾炮塔总是瞄准我 !这时我的眼角警觉到有飞机进入我的后方,而且速度很快。经验告诉我,那是解放军的护航战斗机!而且在起飞前进行文稿演示时,长官也说最近有解放军战机出海训练的情况,这更让我紧张。”

  “我拉升滚转,倒飞时向下察看,一架深色飞机与我只差个几英尺就撞在一起!在他冲出去时,我一个顶杆马上就开枪,因为是倒飞状态下随便开的枪,所以没射中 !这时我也看到那架图-4正在转弯,可是我也同时看到旁边有3架美军的F8F。我这时突然明白,美军战机是在监视或护航这架大陆轰炸机,而我却对那架前来警告我的美军F8F开火 !”

  “这时我已不管电台能不能开的规定,开了再说。但因为真空管要一段时间暖机才能正常通话,所以我是一边滚转到轰炸机机炮射程外,一边做开机的动作。当我再次把飞机稳下来时,眼角又看到一架小型战斗机进入我的六点钟方向。我知道那是美军的F8F,因为颜色和其他三架一样是深蓝色,大陆飞机没这种颜色。问题是,我刚才对他开了枪,这次会不会轮到他对我开枪?我决定不冒险,一个滚转马上就滚下去,然后回头检查,发现这架F8F还紧紧盯着我屁股 !”

  台军的P-51与美国海军的F8F就在桃园外海展开激烈格斗!“那天的事,这么多年了我都还记得。那个老美是铁了心要把我放到他的准星或照相枪里,但我也不是省油的灯,不断左闪右避,有时反杆做侧滑,有时顶杆做负g。我发现这个老美总是在攻角不好时拉起,用高度来保持攻击优势,这一招很聪明。我调整几次后也开始学他这一招,当他拉起时我也拉起,希望保留高度优势。不过对方飞机马力大,做这种动作比较轻松,P-51有时做不起来。后来他回到编队,而我也加入他们的编队,我这才知道和自己玩格斗的是他们的4号机,说不定是他们资历最浅的一个,而我却是已经有800多小时并在大陆打过仗的飞行员。”

  随后,刘亦达以无线电与基地通话并回到基地,才知道他的长机与队友早回到了基地,而他在落地时才知道,那架大陆轰炸机是迷航并被美军护送回中国大陆空域。“两个月后,我收到一张照相枪的照片,被拍摄的目标就是我,照片右下角署名佐尼·卡森 (Jonny Carson),我想应该就是那个和我格斗的美国飞行员。”

  战斗机飞行员间的竞争,时常被“政治关系”所牵连,尤其是在台湾。国民党逃台初期,美军顾问团在台湾的气焰不可一世。曾与解放军歼-5飞机打过交手仗的台军飞行员欧阳漪棻,就曾对美军顾问团有所“回敬”。他说:

  “美国人不是爱台湾人,而是爱台湾这块可以随时监视中国大陆的土地。那时正赶上台军换装F—100‘超佩刀’战斗机,我先去美国受训,因技术好而成为考核官,也就是可以穿上黑色飞行服的特级飞行员,有时连老美都不得不对我这身黑衣敬礼……可当我回到驻嘉义的台湾空军第3战斗机大队后,美国顾问那种气势凌人的态度实在让人气愤,连少将联队长都要很客气地说话。我记得,有个美国中校顾问因即将去欧洲接任一个F-100战机中队长,但他把脑筋动到台军头上,竞要我先把飞F-100的秘诀传授给他,还动不动拿我的长官来要挟我 !老实说,那时候美国援助台湾的F-100就那么几架,我们自己飞行员飞都不够,哪还轮得到他飞(台湾空军是除美国之外唯一装备F-100A‘超佩刀’战斗机的空军 )!那时我所在的大队指挥官是陈燊龄(陈燊龄在1986~1989年出任台湾“空军总司令”),他也为此伤透脑筋。”讲到这里,难掩“老顽童”作风的欧阳漪棻笑着说:“后来我们几个就想出一个法子。我以总部考核官的身份先带这位‘贵宾’飞一次,然后夸赞他是个天生的飞行坯子。当天下午,由另一个考核官扮演截击机,而我带着那位美国中校乘坐F-100F,扮演攻击机角色。”

  “我一起飞就是搞起大动作。飞机主轮刚一离地,我就把起落架收起,但我没有做出爬升姿态,而是以近乎贴地的超低空持续加速到300海里,在快要撞到基地外田埂旁的电线杆时才一个大g拉起,飞机过载力表上一下子出现了5个g,这一招当场把这个老美整惨了,因为他起飞后就一直在注意地面,怕我一头撞下去,所以头是侧着往下看,当我紧急带杆时,他一头就撞在旁边的板子上。我忍住笑声继续带杆爬升,然后还用机内通话叫了声:‘Checking Six(检查六点钟方向 )。’我从后视镜看到那个狼狈不堪的老美听话地回头寻找另一架F-100……”

  两架F-100在嘉义外海上空展开格斗。欧阳漪棻的双座F-100F因为有襟翼,因此失速时速在大过载状态下仍可以撑到230海里,但另一架F-100A就没这种能耐。“我飞攻击机,从‘High Yo-Yo’战术的高点往下俯冲时,我就大叫‘Tally Ho’(目视敌机 ),然后注意到这位老美很听话地扭头盯住正在做急转弯的截击机。F-100的滚转特性很特别,在某种特定速度及过载状态下,飞行员可以蹬舵进行让人非常难受的‘舵滚’,那一天我就一再用这种奇怪的动作,让老美过足了飞F-100的‘瘾’。”

  “那个老美在落地后虽然还保持风度,但也苦笑着说,我知道你是在整我。”

  20世纪60年代,美国深陷越战,出于安全和经济考虑,大批美国战机都会趁战斗间歇前往台南基地进行检修和维护,台军的战机维修技术也受到美方肯定。由于驾机来维修的美军飞行员都有实战经验,因此只要有机会,台湾空军都会“表示欢迎”,在航线上摆出一副拦截的架势,希望以这种特殊方式向有实战经验的美军学几招。以至于那几年,在台湾南部海域,经常会出现台湾F-5大战美国F-4的壮观景象。

  已退役的刘姓少将回忆起当年的往事时,还禁不住手舞足蹈。对他来说,能亲眼看到美军F-4、B-52那种庞大机身的军机,是一种“视觉上的盛宴”。

  “有一次,我所驾驶的F-5A充当冈山空军官校第53期学长的僚机,参加一次模拟对抗……战管下达任务转换命令,要我们前住高雄外海的海军靶区,高度2.5万英尺,因为两架美军F-4将在几分钟后通过。这时我很紧张地做一些程序,也准备好照相枪,准备猎取几个难得的镜头。就在我一边检查一边保持队形时,耳机听到长机说:‘看到 !’我猛一抬头,糟糕,长机不见了!这实在很要命,等于是迷失战况一样,我心想惨了!”“我先是向前后左右搜索,发现什么都没有。然后我压杆把飞机翻过来,倒飞抬头向下搜索,这才看到大约在2万英尺有反光闪了一下。我追过去才看到一架小飞机正在追两架大飞机。我开加力猛追,一直到那两架大飞机一左一右分别向上做斜斤斗时,我才好不容易追到5海里内 (也就是进入“响尾蛇”导弹的射程)。我警觉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加力开了太长时间,再耗下去不光是油烧光了,而是发动机会烧掉 !”

  “我看到长机左转跟着那架向左做斜斤斗的F-4,所以我没有选择只能盯右转的那一架。但我发现我盯的目标突然回转,马上知道这架F-4准备来个‘Sandwich’(即“三明治”,指空战中两架飞机被敌机追踪时,一架战机从事诱敌,而另一架战机寻机向敌机发动攻击,这是一种让敌机不管向那个方向作机动都会被追踪的夹击战术 )来夹击我的长机。我发现,F-5的推力在这种上升转弯时,真的很差,因为长机与他盯上的那架F-4距离已经拉开了。我不敢再开加力,所以只能利用俯冲加速,然后算准一个拦截点,再将座机拉起,建立射击姿态。”

  “我紧盯着眼前的目标,然后算到一个很好的拦截角度,刚好切入目标机的‘七点钟’方向约5海里的位置。这时我注意到那架F-4停止喷黑烟 (也就是说他开加力加速),显然老美的警惕性相当好。更重要的是,他做的任何动作都是很技巧地利用点放加力来加速,让我与他之间的距离一直保持5海里以上,刚好是我的‘响尾蛇’的最大射程。”“我是真的追不到人家,性能差太多,但也因为我一直扣住内圈,让美军F-4无法对我的长机形成夹击,长机从头到尾都是白做工,一直没有建立射击角度。当然我们还是要尽地主之谊,当天晚餐是我们请客人吃台南出了名的大牛排。”

  曾在台湾空军第12作战队担任分队长的张行达就说:“记得有一次台美联合演习,上级交代要我们去搞一些战果回来,因为前一天我们的F-5被美军的F-4打得无力招架。人家马力大,油又多,爬升转弯还能加速,我们只有F-104能比得上,但台中联队却因为战备机不够没出动,结果桃园的F-5被人家拿去砍瓜切菜。”

  “事情发生在70年代的某年春节后,那天早上机场温度大概只有17℃左右,我驾驶RF-104G战斗侦察机起飞,拍摄出现在台湾海峡北端的美国舰队。因为是单机任务,我一起飞就超低空,保持450海里左右,视线外一直在闪房子和电线杆,直到出海才松口气。我一直保持超低空,到达预定计划海域后,却找不到老美的船。因为低空飞行很耗油,又不能大动作,我只好回航。就在转弯时,眼角瞄到几个糊糊的影子,看清楚才知道有一堆船在那里。原来是海面盐分堆积在风中,视线不好才没看到。”“我以低空进入方式进行拍照,但在调整高度时,一片黑影罩了上未。我抬头一看,是一架老美的‘猫猫’(F-14),离我大概100来英尺,而且故意帮我‘遮荫’。我不知道自己已被人监视多久了,但我跟美国人挥个手后一样进行拍照,而且在返航时,用不同高度反方向再拍一次。”

  而到20世纪80年代末,台军第12作战队照样与美军保持着竞争默契,台美双方的对练机型还是RF-104G与F-14A。那一次,胡姓中校与陈姓少校执行一次侦照任务,目标是美军第7舰队的演习部队。这一次是采取双机出击,也一样没有战机掩护。

  在接近美军舰队尚有50海里时,陈少校发现两架F-14A由五点钟方向稍高位置切入,其中一架维持在较高高度,另一架则继续降低同时加速,双方距离急速缩短。陈少校虽然在第一时间就以无线电告知胡中校,但显然胡中校已下定决心要硬闯,反而开加力室加速。

  只不过,摆在眼前的情况是美军F-14A已进入机炮射程,陈少校立刻按标准程序脱离,开加力向左边做了一个超低空急转,同时做一个小角度爬升,避开对手的第一击。在他扭头搜索目标时,发现飞行高度较高、距离拉得较远的那架F-14A竞也跟着他转,而且保持相当好的“响尾蛇”导弹发射角度。这时他再向另一边察看长机胡中校,发现胡中校竞将座机拉起,还做了个低空“桶滚”(Barrel Roll)!陈少校认为在这种高度、这种速度、这种敌我状态下做这种动作,简直是毫无意义。而紧跟在后的F-14A并没有跟着做,只是维持在一个稍高的姿态。

  这时陈少校接到放弃任务的指示,因为双方战机的性能实在差太多,没必要玩下去。于是,两架台军飞机在两架美军F-14A的“护航”下,回到台湾的“防空识别区”。

  台军侦察机被美军耍着玩,是因为性能实在太悬殊,打赢是运气,打输才是正常。不过当角色变一下,若是美国海军的A-7攻击机遭遇台军F-5E战机时,胜负就真是高下立判 !台军战机顿时战力百倍,追得美军无力招架。

  已退役的刘少将就回想在1977年春节前后,他和长机正在鹅銮鼻外海担任侦察巡逻时,“巧遇”美军A-7攻击机。当时他是台南第443联队第1中队第2分队的新飞行员,飞的是F-5E战斗机。

  “那时台湾空军作战司令部也一定与美军有所默契,因为从台南及台东起飞的台湾飞机都要前往那里做‘AIT拦训’(即空中拦截训练 ),而且架次多到几乎每个人都有机会与美国人做练习。”

  刘少将继续说:“我和长机从台南起飞后就直接大角度转弯出海,在1.5万英尺高度时改平。这时战管就下达任务转换,要我们左转180度,正南方,高度1.8万英尺,准备拦截‘不明机’。其实不想也知道,就是要去拦老美。我高兴得不行,一再检查照相枪是不是已准备好。我希望在家里客厅摆一张大大的照片,证明我干掉老美战机。”

  “行动当天,我从雷达回波中抓到4架‘不明机’,它们正按照战管所给的航向由右方通过。出于礼貌,我随着长机调整航向,开始与这些美国飞机接近。虽然我还没搞清楚对方是什么战机,只知道对方是个四机编队,时速大约500海里左右。我们快速与雷达中的光点接近,我从眼角中惊瞥这其实是两个四机编队,一共是8架飞机从我们正前方稍低位置通过 !双方距离恐怕只有300英尺不到!这对战机来说几乎比纸还要薄!……老实说,F-5的AN/APQ-153雷达实在有问题,一个八机大编队居然被我们的雷达看成四机编队。但又能怎么办呢,美国只肯给我们这样的玩意。”“我和长机立刻拉杆做一个爬升转弯。在转弯的同时,我向左边再次目视确认对方战机,发现是美军的8架A-7攻击机,正悠闲地以大间隔飞行,编队松散,显然只是‘礼貌性’编队。我想这些老美一定是一心想回去好好吃个午餐。抱着‘输 人不输阵’的心理,这群‘软柿子’不吃白不吃。我一点加力,时速增加到750海里,直接从美军编队的‘五点钟’方位切入,在距离4海里时做了一个发射导弹的姿态攻击动作,然后继续尾追,在相距1500英尺时用机炮模式再做一次姿态攻击,然后……我一下子忘了要做脱离动作,竟然傻傻地从人家编队中穿过去,直到自己的屁股对着人,我才想到要做脱离。”

  “我向右做了一个桶滚,同时减速,接着我竟然加入人家的编队里,与一架编号803的A-7相距100多英尺并飞。那个老美显然很乐,还用手画了好几个圈圈,我也搞不清楚他是什么意思。但这时我耳机传来长机“Fracking!‘Fracking!’(追瞄 )的无线电呼叫,显然我的长机还在这群‘大笨鹅’后面玩自己的战争游戏,而且还陶醉其中!”

  虽然美军无心恋战,但其中一架A-7还是拉起并转向正在伴飞的F-5E。“我看到他们编队里一架飞机做了一个急转弯,然后立刻咬在我的屁股后,一个标准的S形转弯。这时我终于精神百倍,一个桶滚就开始改变飞行平面,然后在松开g力时检查对方的位置。我发现这个老美动作很谨慎,并没有随着我翻滚,而是用倒飞的姿态一直盯着我,直到我做一个小角度俯冲时他才跟下来。在1万英尺左右,我的速度已增加到0.85马赫,这是F-5E最佳的交战速度。我顺势拉起,发现这架A-7竟然也切入我的内圈,而且速度也非常快,这时我心里想到过去有关Counter(反击 )战术的分析,发现除了Jink(美军专用空战术语,指飞机剧烈地来回机动,用以摆脱敌机追踪)之外没其它方法,我也不迟疑立即做起动作来。”

  “美台军机之间采取了一系列垂直剪形动作。我发现A-7的飞行员飞得很好,他的翼下副油箱都没丢,还可以跟着我转。这时我在耳机中听到长机在叫‘Fuel Check’(检查燃料余量 )。我低头看一下仪表,知道再不分出胜负就不用回家了。我孤注一掷开加力加速,在角隅速度(Corner Speed)做最大转弯率转弯,眼角看到那架A-7冲出去,我一个‘High Yo-Yo’追上去‘击落’他 !”

  除了与美国军机“一路相随”玩“战争游戏”,驻扎在花莲基地的台军飞行员还有一项“特权”,那就是拦截日本航空自卫队的战机。目前已退役,在华信航空公司服务的王姓机长表示,他当时在台军最后一个使用F-5A/B的中队 (即第16战斗机中队),就曾用当时的“爷爷辈飞机”去迎战过日本航自的F-15J。王机长说:“那天正准备到空勤餐厅吃饭。刚从队上出发,我就看见办公室里的长官在向我大力挥手,看来是有突发情况了。果然,长官说东边有情况,命令我率领僚机前去拦截。”

  “我来到机库,看见出勤的F-5A的机尾流水号是‘63’开头,表示是美军1963财年的预算制造的,估计最晚也是1964年出厂。但那天担任僚机的飞行员是1965年出生的,飞机比飞行员还老一岁 !真不知该如何形容那时的心情,这种没有雷达的战机,要在那天的云雾中找到敌人真有点难度。”

  “起飞后,地面战管持续播报‘不明机’的方位和速度,但高度迟迟没说,这让我有点火大,没想到战管直接了当地跟我们说来的是倭仔的F-15,人家爬升都比我们平飞快。战管还用明语补了一句,‘已经调台东转场训练的F-104过去,不用麻烦两位 !’摆明了等着看我们的笑话。可是那天我的僚机却在很远的距离就看到那两架F-15,就在一点钟稍高一点的位置。他向我建议推加力加速,可是我那时根本看不到。看来这位刚刚入队的僚机飞行员有一双比雷达还机敏的双眼,我可是持续飞了十几秒才看到那两架F-15啊。”

  “在飞行过程中,我们主动编好队形。就在双方接近到1海里时,僚机一个大g拉起,一个标准的斤斗,而我则是向右做一个高g回转。说是高,其实只有5个g,因为飞机老,我怕动作做太大,飞机会解体。……我转回来时正好看到那两架F-15一左一右反向拉开,我紧盯住眼前这一架,同时也听到僚机在无线电中说已经进入掩护位置,真是个超级优秀学弟。”

  “接下来我进入那架目本F-15的内圈,但F-15竟然没加速,而是很平稳地在转弯,速度也保持在500海里左右,这让我很容易进入射击位置。但我知道不用闹这么僵,所以我就和他一起编队,而那个日本人一直扭着头在看我,他慢慢把飞机拉起来,慢慢滚转,而我也‘保持位置’,跟着他一起做,好像特技飞行编队一样,然后就这样滚了两圈 !平飞后,他跟我招招手,然后将面罩取下,我看到他在笑,隐约看到他缺了一颗大门牙!”

  进入20世纪90年代后,台军花莲基地换上了新编成的第401联队,战机换装威力更强的F-16A/B,再加上台湾空军“天网”作战管制系统覆盖到台湾东部,因此日本自卫队的战机已很少能接近台湾东部空域了

  虽然日本航自挑战台湾空军的事情开始稀少了,但美国海军航空兵和空军仍经常出没于台湾东部沿海。台军第401联队的F-16就曾在东部外海与美国海军的F/A-18“大打出手”,双方精锐尽出,动作火爆 !至于那天是谁挑起战端的,由于当事人仍在台湾空军服役,媒体只能用x中校进行指代。x中校透露说:

  “我们出动的4架F-16都是在美国完成专业训练的种子教官来开,而对手是4架美国海军的F/A-18E,战斗力非同小可。那天一开始做动作,双方就有一种默契,不玩BVR(视距外交战 ),而是进入基本的格斗动作。但一开始就很火爆,双方正对头接近,交错过去时几乎相撞!我想对方也一定吓一跳。”

  “我追的那架F/A-18E拼命转小圈。刚开始我还跟着他转,可是转了两圈我就改变主意,使出老美已很少做的‘High Yo-Yo’动作,我就是连续用这一招把F/A-18E整惨 !因为我们在取‘High Yo-Yo’提前量方面很精通。我们还把F-5的‘舵滚’动作活用到F-16上。这种需要关掉某种电传飞控系统的玩法,老美并不建议,但我们一玩就让他们开眼。”

  “那一次,我狠狠抓住这架F/A-18E,一直把它放在我的机炮弹道内。不过,‘High Yo-Yo’动作造成的过载也很大,那种难受劲只有自己去体会才知道。我相信那个老美也一定和我一样,回到家看到身上有很多地方微血管破裂。双方的速度都维持在400海里左右,在那种速度,随便一拉就是5个g。那天我好几次都是8个g转弯,很累人的。”“由于战机格斗相当耗油,因此交战不到5分钟,美军的F/A-18E就停止再做动作。他们先把飞机改平,然后向我们招招手,竖起大姆指,而我们也回敬他们。”

  没几天,美国人前来“报仇”了。x中校接着说,“那一天我们去迎接人家的是‘老’虎,即F-5E。下场就不用说了,人家的E-2C辨识出我们是派F-5上去时,连打都懒得打,就掉头走人了。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LIUCINEMA 时间:2020-01-26 11:18:24
  目前我所知道的出身台湾空军飞官在大陆开飞机的至少有超过三百位。
我要评论
作者:susugujing 时间:2020-01-26 14:38:52
  @雨妹琰艺 2020-01-21 23:42:41
  @maoxian7788 看5楼视频。
  -----------------------------
  2020年选举败了,怪92共识,恨不得除之而后快,2018年高雄赢了,同样是这帮人说是92共识的胜利。这帮民国余孽怪天怪地怪老共,就是不去反思自己。抗日不力,怪国家贫穷,没有好工业,枪不如人,炮不如人。三年丢掉大陆,怪共谍渗透,怪美国不帮。被邦交国甩掉,怪老共从中作梗。台湾企业被大陆企业打垮,怪大陆挖角,怪共谍渗透台湾人,骂蒋介石如何如何,却在不知不觉中把老蒋的一切优良传统都继承下来了。从大陆武力威胁台湾(以前的反攻大陆他们只字不提),到共谍渗透台湾(台当局搞的各种特务活动他们只字不提),再到中国挖走台湾人才(他们不想给钱他们又只字不提)。台湾人无不在埋怨他人,从未反思过自己。他们永远伟光正(从蒋介石到现在的马英九),一切错都是别人的,甚至是老天爷的。这可笑逻辑的背后,折射出了台湾人自以为是、孤高自傲、赢得输不得的不要脸本质。中国人讲究愿赌服输,可台湾人从来都是愿赌不服输。
  他们军事力量强于大陆的时候,搞反攻,时不时的轰炸一下大陆的沿海城市。等到大陆军事力量超越他们了,他们就反咬一口,说你武力威胁他,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他们的企业来到大陆,把很多大陆本土的企业打得落花流水最后倒闭,他们说这是市场经济,政府不得干预。等到大陆的企业雄起,要把他们挤出市场的时候,他们又要求政府出手干预,给他们口饭吃,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他们配合欧美,对中国大陆进行经济封锁,在国际上处处为难新中国,等到新中国冲出他们的包围圈,突破他们的封锁,台湾又装出一副可怜样,嚷嚷中国在国际上打压他们了,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作者:清风拂柳329 时间:2020-01-26 17:42:33
  浓浓的人禽
作者:LIUCINEMA 时间:2020-01-27 16:02:54

  美對在台武器不放心,
  事實上,定期檢查並不是美軍對售台武器進行管控的唯一手段。美軍方還常以留美訓練、代為保管等方式對部分已售台武器“留一手”。1992年,美向台出售150架F-16戰斗機。到正式交付時,美卻以助台訓練為由,將16架戰機留在美國,美其名曰“供台每年派員赴美接受訓練之用”。2000年,美向台灣空軍出售200枚AIM-120中程空對空導彈,之后卻以代為保管之名,將其存放於關島,隻承諾戰時由美負責運台。
  我說,一旦中美兩國發生衝突,台灣的飛官們很可能調轉槍口對準美軍,這可能也是美國不信任台灣空軍,把台灣採購的中程對空導彈壓在關島的原因。
我要评论
作者:匣中剑l003 时间:2020-01-28 12:35:55
  这贴也快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