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民進黨--特殊時期,特定環境的畸形産物(转载)

楼主:yohinsei 时间:2012-12-06 22:31:08 点击:81 回复:1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臺灣有個“民進黨”,成立於1986年,這是在一個特殊時期,特定環境中生産的畸形怪胎,就像生物界,某種動物也會因為長期的環境影響,受到污染,或是雜交,也會串種,生出怪胎一樣。



  即這樣説就有這樣説的道理,首先是民進黨滿足了“特殊時期”這樣一個條件,什麼是特殊時期呢?如果不是新中國成立之初,就被迫捲入了一場,由美國人挑起的,強加給中國人民的,世界級的戰爭,(抗美援朝戰爭)那麼中國大陸早就解放臺灣了,那時候毛澤東委以粟裕重任,在福建全面準備武裝攻臺,只是那時海軍實力還很落後,不過,經過幾年的準備,應該毫無問題,江南造船廠開足馬力,很快就能生産出足夠的軍艦,人民解放軍利用木帆船,還不是解放了海南島,只是韓戰打響了,中國的矛頭不得不北指,不僅是要拉快要被滅亡了的老金一把,而且是顧及鴨綠江一線的國門安全,這一打就是好幾年,中國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也就沒能解放了臺灣,當然後來又有抗美援越戰爭,否則臺灣解放了,哪來什麼民進黨啊,這就是所謂“特殊時期”的由來。



  怎麼説“民進黨”是個特定環境生出的怪胎呢?這要從民進黨的宗旨説起,“民進黨”的全稱叫“民主進步黨”,多好聽的名字,可是,一個黨光名字好聽不行,必須要有深刻的思想理論,樹立順應歷史進步的意識,以意識形態為基礎,以思想理論為指導,參與社會實踐,改善社會狀態,通過不懈的努力,爭取完成具體的社會歷史任務,並不是像民進黨似的,只是將鬧獨立,這樣一個悖逆歷史潮流的荒唐目的,當成建黨宗旨,不僅是極其狹隘的,也是極其弱智的,民進黨並沒有理論基礎,當然也就不會有正確的黨綱,所以一定難以普及推廣,是沒有前途的,至於好聽的名字,就像臉上的粉,所起到的是裝飾作用,也有實際的欺騙作用。一個政黨的成立,總有其成立的背景,也會有經歷的軌跡,既有自己的政治目的,又有自己的政治敵人,民進黨成立之初,與大陸並沒有宿仇,為什麼要以“臺獨”為其黨綱呢?為什麼與大陸為敵呢?我想,這是民進黨的投機行為,大陸不再提“解放臺灣”,而是提“和平統一”,這對民進黨來説,是個可鑽的空子,這是一個更加寬鬆的空間,只要大陸不動武,臺灣就可以置大陸于不顧,甚至可以肆無忌憚的做出怪異事來。“民進黨”的宗旨是“臺獨”,所以,我管妄想“臺獨”的人,統稱為“犢子”,民進黨怎麼會建立了這樣的一個宗旨呢?説來話長,還要從老蔣説起,日本投降後,“重慶談判”沒能談成和平建國,靜默三分鐘,各自想拳經,蔣毛又打起來了,得民心者得天下,老蔣大勢已去,提前就考慮了退路,準備敗逃臺灣,安排軍政要員和軍隊到臺灣打前站,結果引起島內動蕩,蔣軍勢必與臺灣原住民爭資源,爭利益,爭地位,爭權勢,矛盾迅速升級,發生了激烈衝突,老蔣為了自己能在臺灣有絕對的權威,能有穩定的統治,還是老一套,動用軍隊武力鎮壓,老蔣是當然的贏家,這就是臺灣“二二八”事件,從此臺灣原住民老實了,再也不敢惹腰粗的老蔣了,老蔣死後,過了一陣,小蔣頂班,可是,臺灣人民被壓抑的反抗意念並沒有絲毫減少,在1979年又爆發了“美麗島事件”,這是“二二八”情結的一次釋放,小蔣只好採取懷柔政策,可是臺灣人的叛逆性卻增長了,那時候國民黨是緊緊追隨美國的,美國號稱是民主自由的國家,此時,大陸念及“血濃于水”,早已不再提解放臺灣,提出的是和平統一,小蔣頑固的推行老蔣的政策,臺灣與大陸還很難走到一起,蔣經國去世後,李登輝繼蔣經國之後接任臺灣地區領導人,這個人最是陰險狡詐,可以肯定的説,他與日本人在血緣上,在經濟上,一定有著剪不斷,理還亂的千絲萬縷的關係,他是最早在臺灣高層主張搞臺獨的,在臺灣有“臺獨教父”之稱,“臺灣獨立,民主自由。”多麼冠冕堂皇的偽裝啊,其實這是賣國的招牌,實際是崇美,媚日,想寄居在美國人的皮靴旁當奴才,在世代的仇敵日本人面前屈膝討好,李登輝是最該殺的帝國主義走狗。想當年他在蔣經國手下的時候,表現的好一副君子姿態,對蔣經國是言聽計從,而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蔣經國是堅決反對搞臺獨的,這一點與老蔣是一致的,(老蔣還是有血性的,儘管當年為了自己的地位,將外蒙割出去了,卻沒能達到想要的結果,老蔣痛心疾首的譴責了自己的失誤。老蔣是絕不會再做,出賣民族利益的事了。)因為李登輝的出色表現,贏得了蔣經國的賞識,在蔣經國去世後,臺灣就落到了李登輝的統控之下,此時李登輝原形畢露了,全面推翻了反對臺獨的誓言,否定了不搞臺獨的承諾,乞求美國人的幫助,與日本人勾搭連環,徹底的暴露了他的醜惡嘴臉,我都懷疑李登輝是日本人的臥底,這個人給中華民族,主要是給海峽兩岸,帶來的是一段扭曲的歷史,李登輝可謂罪孽深重,李登輝善於開空頭支票,欺騙臺灣人民,網羅了像阿扁這樣的一些徒子徒孫,受李登輝臺獨主張影響,給“民進黨”這個畸形怪胎的生成播下了種子,結果是置臺灣民生於不顧,臺島內耗,坐吃山空,使臺灣曾經有過尚可的經貿狀態,每況愈下,更是給臺灣回歸祖國製造了很大的障礙,將海峽兩岸統一引入了歧途,李登輝是民族罪人,他已經被牢牢的釘上了歷史的恥辱柱了。臺灣的一些人,也是受到了曾經屬於國民黨首腦李登輝的蠱惑,懷著一種嚮往,鑽了這個空子,就像鑽入了一個圈套,成立了民進黨,這個黨即是與國民黨對立,又要迎合國民黨的政治需要,所以,建黨宗旨號稱“臺灣獨立”,民進黨與國民黨抗衡,伺機奪權,特殊時期出特殊的事,民進黨還就真的將幻想變成了現實,兩千年陳水扁以不到40%的得票率,當選臺灣“總統”,後來不顧槍擊的危險,又繼任了一屆,總統是個多麼大的桶啊?裝吧,阿扁裝了滿滿一桶,結果把自己裝進了大獄,成了一個歷史笑料。其實民進黨取得了權力又有何用呢?時過境遷,雖與國民黨有仇,可是也不能把國民黨滅掉?至於想搞“臺獨”既沒有法理基礎,更沒有實力,完全是胡鬧的無用功。國民黨,民進黨,都號稱是為人民,可是,這兩黨都是吃人民的,花人民的,尤其民進黨成立宗旨就是搞臺獨,試想國民黨都不敢喊的口號,民進黨喊了,這是悖逆歷史潮流的,是愚蠢的,低級的,惡劣的,是違反社會發展規律的,是開倒車。一個新生的黨,應該比原有的黨,更具有先進性,可是民進黨更壞,壞就壞在建黨的臺獨宗旨,現在看來,這實在是個腦袋被驢踢了後,想出來的黨綱,所以説民進黨是個在特定環境,衍生出來的怪胎。



  大江東去,洪流滾滾,歷史翻到了今天的一頁,中國大陸的軍事力量,早已今非昔比,要拿下臺灣,易如反掌,只是不願與臺灣同胞兵戎相見罷了,還是化干戈為玉帛的好,這是中國大陸社會制度所特有的仁慈,但是,個別“犢子”不要將大陸的仁義當做軟弱可欺,中國政府出臺的《反分裂國家法》就是套在臺灣頭上的緊箍咒,早已決定了臺灣的命運了,個別的“犢子”執迷不悟,還在做著黃粱美夢,顯得是即可鄙,又可笑。2008馬英九上臺依仗的是“九二共識”,可是看起來這是一匹老馬,瞻前顧後,墨守成規,或者也存在僥倖心理,在兩岸統一的道路上,畏縮不前,並不作為,結果是新的民調迅速下降到新低,他是怕死啊,這還不能勉強他,只有待形勢繼續好轉,促使他不得不往前走。



  而民進黨失去了當年的狂妄,暫時的風光,只是曇花一現,偶爾的得逞,使其忘乎所以,阿扁的所作為,無論是于公還是于己都是徹底的失敗,當然也代表著民進黨的敗落,難道還不足以為訓嗎?民進黨與國民黨對抗,沒有錯,應該説這是一股反獨裁,反軍閥,反暴政,遲來的,積極的,組織力量,只是將自己置於空中樓閣了,這是一種想與世隔絕,佔山為王的,自以為是的,想當然,更像是一種無政府主義的集合,這是脫離實際的,不僅不能達到民主進步的目的,反而是深陷現實與法理不通的尷尬境地,就像當年的“閻老西”,要站在三個雞蛋上跳舞,(即中共,老蔣,還有日本。)民進黨也是一樣,想在三股勢力中異軍突起,(即中國大陸,臺灣國民黨,還有美國。)結果呢,誰都不會讓他踩,只能是四面樹敵,自尋死路。



  這次謝長廷來了,也還算有明智的,民進黨應該思慮以後的路要怎樣走,否則永無出頭之日,民進黨不放棄“臺獨”黨綱,其政治生命就沒有任何意義了。我曾經在別的文章中提到過蔡英文,因為她是“犢子”的總代表,在臺灣大選時,我説她不能“既要這樣,又要那樣,”這是根本不可能的,無情的事實證明,我説的是對的。最後的結論,毫不客氣的説,民進黨的首腦如果不改弦更張,那就像是湊在一起的,如同瞎子摸象一樣的,幾個糊塗蛋。
作者:远方来信2012 时间:2012-12-07 03:16:00
  赞
作者: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