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悲劇終於落下帷幕(转载)

楼主:难忘相思 时间:2013-05-05 00:14:19 点击:110 回复:0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人間悲劇終於落下帷幕
  一:皇天不負苦心人!
  二零一二年三月六日,我的赴台保證人田圻暢先生從臺北給我打來電話,他已經為我拿到赴台准入證。聽到這一振奮人心的好消息,我又悲又喜,激動的淚水仿佛像雨水似的滾滾流下。這是我步入晚年後的最大心願!也是在我有生之年夢魅以求的最大心願!更是為人之子的孝心!要讓我最最敬愛的父親,在陰間,在天堂裏和我的母親,父親的原配夫人----結髮妻子趙淑貞團圓!這是我歷經四年來的千辛萬苦去爭取,去抗爭而付出的心血。
  二零一二年三月三十日上午十一時,我終於順利的從寧夏銀川市出入境大廳拿到赴台為父祭墓及運回遺骸的出入境許可證。懷著激動而又辛酸的淚水走在回家的小路上,四顧無人時,手捧赴台許可證,發自內心的喜悅和傷感。抬頭仰望蒼天大聲的呼叫:“爸爸媽媽,您的女兒終於可以勝利赴台了!女兒終於勝利了……”
  我對爸爸的孝心,終於感動了天!感動了地!皇天不負苦心人!柳暗花明又一叢,我“終於踢開了阻礙我為父赴台祭墓及運回父親遺骸回大陸與母親合葬,與父親重婚的利害關係人馬團圓母子三人的絆腳石!衝破阻擋我赴台為父祭墓及運回父親遺骸的重重障礙和阻力,即將踏上赴台旅程。踏上這塊曾經令我大陸妻兒魂牽夢繞的寶島臺灣!踏上這塊如今令我無限淒涼心酸而又絕望的土地!
  可是悲的是我與父親今生今世永無相認相聚之日,飛越千山萬水,跨越台灣海峽,來到一生中讓媽媽和我大陸六兄妹魂牽夢繫的臺灣,和那日夜思念的敬愛的爸爸身邊。
  多少年血與淚的期盼,多少年的痛苦等待!想和爸爸親骨肉團聚,想讓媽媽與爸爸夫妻破鏡重圓!想和爸爸一家人共用天倫之樂!更想含淚撲入爸爸溫暖的懷抱,享受那片刻間的父女親情的溫暖,想看到爸爸那親切而又慈祥喜悅的面容。可是如今卻和我日夜思念的爸爸陰陽兩世兩重天,人鬼殊途!我卻是一個人孤身含淚來到舉目無親人生地不熟的陌生的寶島臺灣,怎能不叫我無限傷悲呢?
  與爸爸分離了六十三年,爸爸與我大陸妻兒陰陽兩世兩重天,只有爸爸的孤墳靜靜地在那裏等待著我……這是何等的淒涼和絕望!這撕心裂肺的痛苦,又一次次地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悲傷的淚水像那江水似的滾滾流淌……

  想起自己最最敬愛的爸爸媽媽淒慘的一生,那種撕心裂肺的痛!始終無法釋然!淚水總是充滿我的眼眶,悲傷始終佔據我的心頭!
  雖然我大陸妻兒與爸爸遠隔千山萬水,遠隔天涯海角,遠隔陰陽兩世兩重天!但是這一切的一切,卻割不斷我大陸兒女與爸爸血濃於水的骨肉親情!隔不斷與爸爸生命中的那份骨血臍帶!
  讓爸爸魂歸故土,和媽媽在陰間,在天堂相聚團圓,這是我這個作女兒的責無旁貸,義不容辭的責任!更是一個做女兒的對生我養我的生身父母親唯一的最大孝心。也是我生命中和爸爸永遠無法切隔的骨血膝帶!即使將來在我百年後的黃泉路上,我也會含笑九泉,可以問心無愧的去見我的爸爸媽媽了!
  二零一二年四月六日中午十二時,我懷著痛苦辛酸而又激動的淚水,坐上銀川發往廣州的1295次直達列車,與四月八日早晨八點到達廣州車站,又換乘動車和諧號於當日中午十二點到達深圳。並迅速穿越羅湖口岸到達香港機場,坐上中華華航公司三點半的航班飛往臺北,於當日下午近五點多到達臺北桃園機場。
  幾經周轉,已是傍晚九點多了,夜幕降臨暮色蒼茫。美麗的臺灣臺北市,展現在我的眼前。抬頭仰望,這迷惘的夜色中,到處是燈火輝煌,星光璀璨!群山峻嶺氣勢恢宏、暮氣繚繞、鬱鬱蔥林、蒼翠挺拔!
  一座座高樓大廈林立馬路兩旁山水之間,放眼觀望,一盞盞路燈,像滿天的星星,鑲嵌在那廣闊無垠的浩瀚的天際中,閃閃發光。只見那繁星點點,好似顆顆明珠,鑲嵌在天幕下,閃閃地發著光。明月高照,燦爛的星空,微風佛過,帶給我多少思緒,又帶給我多少痛苦的回憶!
  抬頭仰望星空,亮晶晶的星兒,又像寶石似的,密密麻麻地撒滿了遼闊無垠的夜空,點綴著閃閃繁星。乳白色的銀河,從西北天際,橫貫中天,斜斜地瀉向那東南大地。幾顆大而亮的星星掛在夜空,仿佛是天上的人兒提著燈籠在巡視那浩瀚的太空。銀灰色的天幕下綴滿一顆顆奪目的寶石,撒下晶瑩柔和的光輝,大地上的一切都變得那麼雅致,那麼幽靜。
  極美的星夜,天上沒有一朵浮雲,深藍色的天空,滿綴著鑽石般的繁星。真可謂美景如詩如畫,令人如癡如醉!
  此時此刻的我,情不自禁的被這美麗的景色深深地陶醉!不由得叫人觸景生情,讓我感慨萬千,倍感親切!
  這裡,曾經是讓我大陸妻兒魂牽夢繞的美麗的寶島臺灣;是媽媽和我大陸六兄妹心中永不熄滅的燈塔;也是我母子七人曾經日夜想往和爸爸一家人骨肉團聚而又渴望的未來的家園;這裏,又曾經是我大陸母子日夜思念的敬愛的爸爸,生前居住過的美麗的臺北!往事歷歷,縈繞心頭。
  刹那間,塵世倉促地在我徘徊的心弦上,又一次奏出爸爸與我大陸妻兒生離死別的無限傷感的音樂,再一次劃破我心中那難以磨滅的痛苦的傷痕!想起爸爸媽媽那種刻骨銘心的傷痛和痛徹心扉的生離死別,想起爸爸與我大陸妻兒妻離子散,骨肉分離家破人亡的人間慘案,使我心中又泛起縷縷酸楚和無比的淒涼。
  看如今,青山依舊在,歲月已無痕!往事如煙,魂系夢牽,如同一場夢魘,揮之不去!又令我無限傷悲,潸然淚下!
  魂斷天涯,夢碎大陸!魂斷大陸,夢碎海峽!
  臺北雖美,如今卻已不再是我想往的地方,不再是我一生渴望與爸爸骨肉相認、相聚的未來的家園。
  爸爸!這盞我大陸妻兒心中的生命燈塔已經坍塌!
  爸爸!這艘媽媽心中永不沉沒的航空母艦已經沉沒!
  猶如心的破碎!讓人感到無限的淒涼和無限的傷悲!這塊美麗的土地,更是令我大陸妻兒傷心絕望的地方!山河依舊在,卻已是物是人非人去樓空。今生今世這裏也許是我的最初,也許是我的最後?
  今天爸爸已離世,茫茫天涯,茫茫人海!踏上這快陌生的土地,我卻是舉目無親。爸爸來台後重婚的利害關係人馬團圓及其子,為了侵吞爸爸生前留給我大陸妻兒的房地遺產,他們視我如敵如仇人!諾大的臺北,陌生的臺北又哪里是我的落腳之處?我該向何處尋覓我的落腳之處?想到如此境地,心裏掠過一絲無處寄託的蒼涼!此情此景,又一次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止不住的傷心淚滾滾而出!
  眼見得天色越來越黑,我的心情十分焦慮和在痛苦中的徘徊,想到一旦遇到歹徒,聽出我是大陸口音,手拉行包孤身一人來台,身上肯定大量帶現金,心生歹意,萬一圖財害命?想到此處,我當機立斷坐上計程車,決定硬著頭皮到爸爸生前購置下的家---臺北市新東街30巷22號樓2樓住上一晚,天亮後再另行民宿。因為這裏是父親生前購置下的房屋,作為父親的女兒,有權居住。可是萬萬沒有想到當我下了計程車,來到臺北市新東街30巷22號樓2樓樓下,按下門鈴後,爸爸重婚的利害關係人馬團圓,打開二樓的窗戶後,得知和看到我後,破口大駡“你不是要告我嗎,你去告我吧!滾!快滾!”
  朋友啊,將心比心,請你告訴我,倘若我爸爸今天還活在人世,這個素質如此低劣心腸狠毒的女人,敢如此喪心病狂的對待他的親生骨肉嗎?
  此時無奈而又痛苦的我,忍著悲憤而又辛酸的淚水,含恨離開了爸爸生前的家園。 爸爸啊爸爸,是您毀了害了我媽媽的一生幸福!您可曾想到我大陸母子七人,在那個階級鬥爭的殘酷年代,得到的是爸爸您的政治牽連和迫害!得到的是貧窮和無盡的政治災難!可憐我的媽媽為您養育了六個您的骨肉兒女,吃盡人間苦,受盡人間難!背負著沉重的生活重擔,和那沉重的殘酷的政治枷鎖!政治迫害!沒有辜負您臨行前的托孤重任!含悲忍淚將我大陸六兄妹撫養長大!為您守身如玉!冰清玉潔!對您忠貞不渝!無怨無悔!為您傾付了一生的年華,嘗盡那一世的生離死別和淒風苦雨,望眼欲穿!卻沒有盼到與您夫妻破鏡重圓的一天!我一家人與您骨肉團聚的一天!懷著對爸爸您一生的眷戀,和對兒女放不下心的母愛,含冤飲恨而逝!此情此心,日月作證,天地作證!
  爸爸,請您的在天之靈要告訴女兒,這一切的一切,是為了什麼?這是您來到臺灣重婚後,給您失陷大陸的妻兒,六個骨肉兒女種下的苦果?您當時只想到依您的政治身份地位是無法回大陸的,這個女人在大陸寧夏中衛縣有個妹妹,她為了看她妹妹,一旦有機會她可以回大陸看她妹妹時,可以順便與我大陸妻兒聯繫上。所以您用心良苦,接納了這個第十七集團軍,寧夏賀蘭兵團司令馬鴻逵的五姨太的不識一個大字的丫鬟馬團圓,一個沒有受過任何教育,素質低劣而又邪惡的拋夫棄子的再婚女人。她來台後與馬鴻逵的傳令兵馬光真結了婚並生育三個孩子兩女一男。爾後她又嫌貧愛富,拋棄前夫與之離異,並將她與前夫所生,最小的只有六個月的女兒遺棄送給他人,早已犯下遺棄子女罪!馬團圓的所作所為,如今已驗證了她確實是一個拋夫棄子的狠心惡毒女人……
  只见爸爸的墓地,周邊上的大理石早已脫落,院牆上的青磚早已裂縫頻臨倒塌,周邊雜草叢生,墓穴和墓碑幾乎塌陷,似乎已是處在搖搖欲墜中!字跡已沒有了明顯的記載,爸爸安葬時放在墓碑前面的小香爐也早已不翼而飛!此時正值一年一度的清明節前後,您的墓碑前,卻沒有一絲祭過墓的痕跡?這一切淒涼的景象,真好似荒山孤墳。
  含淚環顧爸爸的墓穴,只有爸爸的白骨掩埋地下!靜靜的躺在那裏,聽不到爸爸的一絲聲音,看不到我日夜思念的爸爸的音容。爸爸與媽媽三十年的生死兩茫茫,如今已是魂斷天涯,埋骨異鄉,萬裏孤墳,一片淒涼!
  悲哀在我心頭沉降下來,心頭泛起縷縷無法詮釋的傷感。猶如黃昏籠罩著寂靜的山林,無限淒涼!不由得我淚流滿面,痛徹心扉!
  這淒涼的墓地,見證了爸爸六十多年的歲月滄桑!見證了爸爸對我大陸妻兒痛苦思念的縷縷傷痕!見證了爸爸與媽媽生離死別,妻離子散的淒慘歲月!見證了爸爸與我大陸六兄妹骨肉分離,家破人亡的人間慘案!
  我不知道發生在我大陸妻兒身上的,這一人間慘案的一切的一切,是否在冥冥中早已註定……昔日那英姿煥發、相貌堂堂、威武剛正、錚錚鐵骨、赤膽忠心、效忠黨國、報效中華民國的一代國軍高級將領的爸爸,帶著對大陸妻兒的深深眷戀和痛苦的思念,早已埋骨荒山。魂飄異鄉,孤墳荒山!百年的光陰流轉,如今早已是酒徒蕭索,滄桑而悲涼!
  爸爸的墓碑,仿佛凝結著他對我大陸妻兒刻骨的無限思念和哀傷,那咫尺天涯的思念,早已化作縷縷青煙直上雲霄。與爸爸分離了六十三年,爸爸與我大陸妻兒陰陽兩世兩重天,只有爸爸的孤墳靜靜地在那裏等待我,這是何等的淒涼與絕望!怎不令我無限傷悲!痛斷肝腸?
  天堂裏的爸爸,您可曾看到您的小女兒,不遠萬裏千辛萬苦來到您的墓地,爬到您的墓碑上放聲痛哭!為您的結髮妻子我的媽媽痛訴衷腸!爸爸啊爸爸,請您睜開雙眼,看看您日夜思念的,不曾見過一面的小女兒亮秋,跨域千山萬水來到爸爸您的身邊,卻聽不到爸爸的一絲聲音,看不到爸爸您的音容,爸爸您與您的骨肉兒女陰陽相隔,人鬼殊途!蒼天為何如此無情?大地為何如此無意?女兒心中在千聲萬聲呼喚我敬愛的將軍爸爸!
  揮淚圍著爸爸的墓穴,痛苦的拍打著墓穴的水泥板,千聲呼萬聲喚,卻喚不醒我敬愛的爸爸!爸爸您為了保衛中華民國,與役軍旅,戎馬一生,出生入死,屢屢戰功!赤膽忠心追隨中華民國和蔣總統,與自己大陸妻兒生離死別,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來到臺灣。有家不能回,有國不能歸!獨自默默的吞下這杯血與淚的苦酒,把自己的一生無私奉獻給中華民國!您還沒有來得及等到與我大陸妻兒骨肉團聚的一天!沒有等到您與媽媽破鏡重圓的一天!只落得一堆白骨埋入異地他鄉……
  爸爸啊爸爸!您可曾知道六十年後的今天,您的遺腹女兒亮秋,六十多年的渴望!六十多年的期盼!六十年多的等待!六十多年的血淚辛酸!想和爸爸骨肉團聚,想和爸爸父女相認,想讓爸爸和媽媽夫妻破鏡重圓!想和爸爸痛訴衷腸!想投入爸爸那親切溫暖的懷抱,享受那片刻間的溫暖和父女親情!可是如今這一切的一切!都已化作無情的絕望和撕心裂肺的痛苦的迫滅!爸爸卻與我大陸妻兒,已是妻離子散,骨肉分離!家破人亡!人鬼殊途!陰陽兩世兩重天!
  手扶爸爸的墓碑,眼含熱淚,我放聲痛哭!爸爸啊爸爸,您為什麼要背棄您對媽媽的誓言和承諾?為什麼要重婚?為什麼要娶一個曾經拋夫棄子的再婚女人?您可曾知道勤勞善良的媽媽為了您,傾付了一生的青春年華,嘗盡那一世的生離死別。背負著撫養六個年幼的孩子的沉重的生活重擔,背負著臺灣國民黨反動派丈夫的身份,地主分子五類分子的沉重帽子,猶如那三座大山一樣壓迫著無辜而又可憐的媽媽。媽媽是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答!媽媽想你盼你,幾乎哭瞎雙眼。萬惡的文化大革命媽媽又被他們暴力遷趕到農村,趕出媽媽那唯一的賴以生存的,賴以棲息的家園!流落他鄉。
  茫茫天涯,茫茫人海,哪里是媽媽的棲身之地?巍巍中華神州大地、萬裏山川千里江河、蒼蒼草原莽莽沙漠!哪里是媽媽可以避風遮雨的港灣?哪裡又是媽媽的安身之處,又哪裡是媽媽的立足生存之地?媽媽重病在身進城看病,狠心的村幹部,連一滴糧食都不給媽媽吃。
  敬愛的爸爸,您可曾知道在媽媽的身上,具備了一個中華民族優美傳統女性的美德,媽媽是一個偉大的賢妻良母。媽媽為您守身如玉,冰清玉潔,為您無怨無悔,用血和淚的沉重代價,整整期待了爸爸您三十年!三十年的痛苦血淚生涯!三十年的政治枷鎖!三十年的政治迫害!三十年的政治沉冤!三十年的默默等待!三十年的血與淚的期盼!三十年的孤獨與寂寞!媽媽沒有盼到,沒有等到與爸爸您破鏡重圓的一天!沒有等到我們一家人骨肉團聚的一天!含冤飲恨而逝!媽媽走的時候,卻不知道爸爸您已在媽媽走之前的兩年前去世! 魂斷大陸!夢碎海峽!魂斷天涯!夢碎大陸!
  這撕心裂肺的痛苦,又一次次地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悲淒的淚水頓時化作傾盆大雨,含淚問爸爸,這個世界對我一家人為何如此殘酷?為何如此無情?
  忽這空曠的山野,迴旋響徹著女兒傷痛欲絕的哭聲!這是女兒與爸爸血濃於水的宣洩!是女兒血與淚的呼喚!敬愛的爸爸您可曾聽到?可曾看到您的最小的遺腹女兒亮秋,已經來到您的眼前?是否聽到女兒的呼叫?女兒痛徹心扉的哭聲?
  爸爸,您如果好好的保重自己的身體,多活上十年,二十年,哪怕是三年也行,咱們一家人不就可以骨肉團聚,你與媽媽不就可以夫妻破鏡團圓了,那該多好多幸福啊!爸爸啊爸爸,哪怕是與您生前見上一面,讓女兒好好盡盡孝心,在您生病住院期間,讓女兒陪伴在您的身邊好好照顧您,您的離去,也會讓您含笑九泉,女兒和媽媽也就不會有太多的傷悲,太多太多的痛苦,太多太多的遺憾了?
  千聲呼萬聲喚,卻喚不醒我敬愛的爸爸!爸爸您為了盡一個軍人職責,保衛中華民國,與役軍旅,戎馬一生,出生入死,屢屢戰功!赤膽忠心追隨中華民國和蔣總統,強迫自己放下對父母和妻兒的深情和責任,與自己大陸妻兒生離死別,妻離子!家破人亡來到臺灣。有家不能回,有國不能歸!獨自默默的吞下這杯血與淚的苦酒,把自己的一生無私奉獻給中華民國,您還沒有來得及等到與我大陸妻兒骨肉團聚的一天!沒有等到您與媽媽破鏡重圓的一天!還沒有看到您日夜思念的遺腹女兒---亮秋一眼,沒有享受到您因該得到的將軍終身俸祿和退休金,就帶著太多的痛苦,太多的無奈,太多的遺恨和遺憾,帶著您對您的大陸妻兒的深深眷戀,痛苦的長眠於天涯海角,長眠於這荒山野嶺,成為孤魂野鬼……
  三:告別台灣
  所以決定在離開臺北市之前,再到爸爸的墓地去一趟與爸爸告別!故此,四月十五日,我又來到臺北市六張梨回民公墓----爸爸的墓地去與爸爸告別。地。在我的記憶中,爸爸的墓地院牆是青磚壘起的,都不像啊?沒辦法,我只好又下來站在路邊發愁,這時有一個大約五十多歲的先生從我身邊路過,只見他慈眉善目,於是出於信任和期盼,我叫住了他“這位先生你好!請問你,這個墓道是第二個嗎?”他說“是啊!我說“可我怎麼找也找不到我爸爸的墓地!”他又說“那你就再上去找一找吧!我還得向前走給我的家人掃墓去!”於是這位先生就繼續朝前走了。我只好又前前後後,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找,然而還是無法找到爸爸的墓地。此時此刻的我在心中不斷的默念:爸爸啊爸爸,女兒千辛萬苦不遠萬裏,千里迢迢來到您的身邊,衝破來自馬團圓母子三人的阻力和絆腳石,終於來到爸爸您的身邊,卻找不到您的墓地,女兒渾身都開始冒汗了,您趕快給女兒指引指引路吧!
  !再次看到爸爸那破爛不堪的墓地,荒山孤墳,傷心的淚水滾滾而下,一邊哭一邊拿出我從大陸帶來的花,拿出透明膠布,一條條的把它們粘在了爸爸的墓碑上,又拿出一盆漂亮的五顏六色的菊花擺放在爸爸墓碑前的地上,緊接著又拿出從大陸帶去的點心和蛋糕,蘋果,雞腿等。
  再次看到爸爸的墓地,爸爸身穿將軍府,那英俊的面容立即浮現在我的眼前。手扶墓碑,悽楚的淚水無法抑制,可是想起這裏是回教墓地,和漢民的風俗教規不一樣,那位馬先生囑託我的話,又不敢大聲的哭訴,只有低聲的哭泣!底聲的哭訴“爸爸!女兒就要回去了,這是臨走前來與您告別!女兒此次千里迢迢來台,來到爸爸您的身邊。記得那天是夜晚九點多,人生地不熟,找不到比較便宜的民宿。又怕遇到歹徒,危及生命安全,故此硬著頭皮,來到爸爸您生前購置下的家,想在那裏住上一個晚上,再看看爸爸您生前住過的家。卻被您重婚的利害關係人馬團圓,殘酷無情的拒之門外。她心狠毒辣,為了侵吞您留給我大陸妻兒的房地遺產,她母子三人喪盡天良泯滅人性,拒絕協助女兒來台為你祭墓。這個心腸惡毒的女人,視女兒為仇人,悪語辱駡,不顧女兒的安危,連門都不讓進!讓女兒滾……爸爸您的在天之靈千萬不要饒恕她。女兒相信,她若死後,閻王爺都不會饒恕她!天道迴圈天理昭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一到,一切都報!這是她自己在離世前給自己在造孽!
  敬愛的爸爸!您可曾想到如今您的遺腹女兒,費盡磨難,衝破馬團圓母子三人的障礙,衝破臺當局官方重重阻力,歷盡千辛萬苦跨越海峽,萬裏迢迢來到臺灣。在這片陌生的土地上,卻是舉目無親,沒有一個親友,沒有一個您為他一生奉獻的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國民黨的政府人員來接待或照顧一下。他們對國共兩黨1949年前殘酷內戰而妻離子散!骨肉分離!家破人亡!而失陷大陸的中華民國國軍高級將領的的後代兒女,卻是冷若冰霜,甚至對女兒赴台為父祭墓及運回遺骸的請求,百般刁難和限制。此次赴台,是女兒歷經四年多千辛萬苦,義正詞嚴,甚至要拿起法律武器的抗爭才爭取來的,這才來到爸爸您的墓地,來到爸爸的身邊……這難道就是赤膽忠心追隨中華民國和蔣總統,報效中華民國而與役軍旅,戎馬一生,為中華民國一生奉獻的中華民國國軍,軍人和他們妻兒的可悲下場嗎?
  我相信,如果此情此景發生在大陸,父親如果是共軍將領,他們一定會對他來自遠方的家屬,熱情款待,安排食宿,起碼做到人性化……
  為了您的遺產,馬團圓母子三人非法隱瞞了我大陸妻兒所擁有的法定不動產權繼承權!騙取中華民國行政部門遺產繼承人的登記:【共同擁有公共財產繼承權的多位繼承人登記及土地登記,非法取得您的房屋土地不動產的物權人的權屬,非法出售爸爸您生前在臺北市給我大陸妻兒購置下的房屋土地……】
  如今您的女兒歷盡磨難,千辛萬苦,萬裏尋父!為父祭墓及運回爸爸您的遺骸讓您魂歸故土。來到爸爸您生前購置下的家門,被那狠毒的馬團圓惡語辱駡,殘酷無情的拒之門外,無法落腳?無法看上一眼爸爸您住過的房屋?她甚至還惡人先告狀,向臺北市的110報警。可見她的心腸太惡毒了,可氣的是她簡直是一個法盲,又擺不正她的身份和位置,擺不清女兒是爸爸的親骨肉的父女關係……更可悲的是迄今她還沒有弄清自己的身份和地位,她與爸爸您的關係只能屬於利害關係人,不屬於夫妻關係!
  !世態的炎涼,人間的無情!這是何等的淒涼和悲哀?怎能不叫女兒我寒心呢?是她母子三人,乘國共兩黨內戰之危,搶走了媽媽的丈夫,搶走了我大陸六兄妹的親生父親,搶走了爸爸給我大陸妻兒的所有遺產!甚至搶走了我大陸六兄妹赴台為父祭墓及遷回遺骸的天賦人權和所有的合法權益!泯滅人性,殘酷無情!拒絕協助我赴台為父祭墓……這餓一切的一切,又怎能不叫女兒對馬團圓母子滿腔的悲和恨!
  爸爸!媽媽為您含冤飲恨而逝,吃盡人間苦,受盡人間難!卻沒有盼到與爸爸您夫妻破鏡重圓的一天!我一家人骨肉團聚的一天!老天不公!爸爸啊爸爸,女兒本想此次來台,將您的遺骸遷回大陸與媽媽合葬,讓您魂歸故土。可如今卻無法帶走您的遺骸,太多太多的無奈,太多太多的痛苦!沒辦法,飛機不容許托運遺骸。現在女兒只有把陰司地府的路條給您,女兒還給您帶來十張五千元的陰間錢幣,您拿上路條和錢幣,趕快飛回大陸去和媽媽團圓吧!記住,媽媽的墓地在寧夏銀川市賀蘭山榆樹溝公墓,頭枕賀蘭山,腳踩西夏王靈。您進入公墓大門直走百米,然後右轉彎,在走上一千米,前面就看到有一座橋。您就飛過橋繼續向前走上一千米遠,就看到兩根電線杆。媽媽的墓地就在那裏,墓碑上刻著您和媽媽的名字。您的大兒子甯然,二兒子夏然,也已經躺在了媽媽的身邊。
  給爸爸傾訴和念叨完所有囑託的話,我又雙手合掌給爸爸墓地左鄰右舍的逝者禱告,告訴他們我一家都是漢族,爸爸與媽媽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為了爸爸的魂魄飛回去與媽媽在天堂裏團圓,我現在要把那路條送到爸爸手中,在此打攪你們了,請原諒我吧!謝謝!之後我便拿出那副招魂幡和那張陰司地府的路條,又給爸爸把路條念了一遍,這才掏出打火機點燃了。唉!總算給爸爸把路條和錢送到手裏,相信爸爸的魂魄會一路平安,暢通無阻飛到媽媽身邊了!此時此刻的我,感到很欣慰!爸爸拿著路條和錢,一路上的惡鬼悪神都不能阻攔了,爸爸終於魂歸故土!終於可以飛回到媽媽的身邊與媽媽團圓了!
  眼含悲痛的淚水,一步一回頭,依依不捨的告別了爸爸的墓地,向山下走去。來到路口一處專供燒紙的爐捅那裏,把十張五千億元的陰司地府的紙錢放了進去,一邊呼叫爸爸的名字,一邊燒紙錢一邊念叨!請爸爸張蔚野快快來收走。“爸爸敬愛的爸爸!快快飛回去和媽媽團圓吧!和我大哥二哥團聚吧!”
  天長路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
  就這樣與爸爸最後的揮淚告別,了卻了我一大心願,替媽媽在爸爸的墓碑前痛訴衷腸!遺憾的是我無法運回爸爸的遺骸,只有痛苦的遺恨和無奈!只有女兒對爸爸那刻骨銘心的無盡的思念!
  山河依舊,往事已無痕。仰望悠悠蒼天,恨悠悠!繁華散盡人已故,悲情滿腔憑誰訴?曲終人已散,恍若夢未醒!
  !
  當我坐上中華航空飛機,穿越那碧海藍天,飛越在那綿綿的一望無際的雲海中,辛酸而又傷心的淚水再一次滾滾而下,心頭泛起那縷縷難以忘卻的傷痛!思緒萬千。爸爸那淒涼而又破爛不堪的墓地,滄桑而又悲涼,總是不斷的浮現在我的眼前,揮之不去的夢魔!令我無限傷悲和心碎!“爸爸!如果是在大陸,您的大陸兒女子孫後代,會永遠為您和媽媽修墓掃墓祭拜!永遠不會讓爸爸媽媽感到孤獨與淒涼的。可是如今爸爸與我大陸妻兒,遠隔千山萬水,難以逾越的人間鴻溝人間天險,天涯海角。留下的卻是無盡的心酸!這太多太多的的無奈,太多太多的痛苦,太多太多的遺憾!爸爸!媽媽!女兒和您二老,只有天上人間,永遠心心相印!
  回想起那天臨行前,想到爸爸的墓地與爸爸做最後的告別,在無法找到爸爸墓地的迷惘焦急中,無奈的我,嘴裏念叨和呼叫爸爸時,巧遇那位馬家人的後代馬凱達先生為我引路。茫茫天涯,人海茫茫,為何會那麼巧就碰到貴人為我引路?我想這決不是巧合,是爸爸在冥冥之中,又一次讓貴人為女兒引路!
  隨著飛機隆隆的起伏聲,淚水又一次模糊了我的雙眼,這架滿載旅客的中華航空飛機,已經遠離了曾經令我大陸妻兒魂牽夢繞的臺灣,遠離了爸爸淒涼的墓地;遠離了我大陸妻兒日思夜想的爸爸的故土;遠離了這塊如今令我無限絕望而又無限傷悲的土地;遠離了我大陸妻兒與爸爸生離死別,肝腸寸斷的土地!
  遠離了爸爸這艘媽媽心中永不沉沒的航空母艦!
  遠離了爸爸這座媽媽心中永不熄滅的燈塔!
  再見了!祖國的寶島!美麗的臺灣!美麗的臺北!
  再見了!天堂裏的爸爸!敬愛的爸爸!
  您的遺腹女兒亮秋,您的海鷗就要飛走了!您那兩個與我一父兩母的不孝的臺灣兒子會給您修墓地嗎?會給您掃墓嗎?但願爸爸的魂魄早日飛回到媽媽的身邊,與媽媽在陰間,在天堂,早日團圓吧!
  浮生若夢,過眼雲煙,今生今世,即便四世輪回,又情何以堪?
  這是我一家人的血淚悲劇!是歷史的人間悲劇和人間慘案!是臺灣千百萬個中華民國國軍將士,失陷大陸的父母妻兒的血淚悲劇!更是中華民族的悲劇!這是人類的災難!更是中華民族的深重災難!
  歷史,為這些英雄的中華民國的將士和他們失陷大陸的妻兒,譜寫了一曲曲盪氣迴腸的悲歌!
  這一人間悲劇,至此落下人間帷幕……然而卻讓人無限傷痛!寸斷肝腸!痛徹心扉!留下那無盡的淒涼! 無盡的思念!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作者: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