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周刊20141221:高登火爆网络香港激进派平台(转载)

楼主:yofan 时间:2014-12-17 00:04:19 点击:3035 回复:2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个原本只是给IT发烧友交换信息的讨论区,由于基本不受限制的言论自由,演变成香港激进派的主要信息发布平台,更影响香港的佔领运动乃至政局的发展,这就是「高登讨论区」,香港最热门的网上讨论区。

  「请杀死身边警察的亲友」——这个让人不安的帖子,在高登讨论区出现后,很快被删掉了,一起被删掉的还有另一个宣扬「引爆政府总部」的帖子。很难知道这不过是一种蹩脚的恶作剧,还是在赤裸裸地恐吓。

  在香港的佔领运动演进过程里,高登讨论区上此类看似玩笑的资讯简单的偏激帖子层出不穷。把这些帖子描述为激进团体的有组织的策划并不准确,起初,网友们只是讨论运动的走向和进行下去的方法,各种各样光怪陆离的想法冒了出来,某些很快就沉底了,再无人讨论,但另外的一些获得了更多人的回应,变成了现实的号召,比如十月中旬对金钟龙和道的夜间突袭佔领,就是源于高登讨论区上的集结令,成百的戴著口罩的「高登仔」(香港人对沉迷该论坛的网友的称呼)真的动员了起来。立法会遭到衝击那一晚,高登仔给出的理由之一是因为「网络廿三条」即将表决,后来被证实是假消息。而旺角清场之后,几百人假装购物(以广东话谐音「鸠呜」称之)、集体过马路,让警方高度紧张疲于奔命,则脱胎于如何让政府管制成本增加的议题讨论。被网民称为「四眼哥哥」、自称澳洲留学生的郑锦满(Alvin),也以网名「诱佣奶大」在高登号召「勇武派」在清场时「以武抗暴」,并宣布成立「学生前线」,支援升级行动。

  这改变了人们对高登讨论区的既有印象。多年以来,这个论坛几乎没有成规模的线下网友聚会,许多耸人听闻的动议不过停留在嘴上,但改变在近期发生了,某种程度上,高登讨论区变成了衝击与挑衅的信号发射器。与近年来掘起的与激进团体关系紧密的某些本土主义网站不同的是,高登讨论区没有政治背景。

  高登讨论区命名之伊始,并无太多野心。这个在二零零零年创立并定位于电脑资讯的论坛,名字里的「高登」取自香港一家专门售卖电子用品的商场,两者并无直接关系。时过多年之后,高登讨论区的名气远远大于高登商场。它也是最受香港年轻人欢迎的本土论坛,还研发了可装载于手机上的应用程式。根据网络资讯统计网站Alexa资料,高登的平均人流和浏览量在香港所有网站中排名二十一,头十名基本都是Facebook、Youtube或是Google 等知名搜寻器。某种程度上,高登已经成为了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流行文化。

  进入高登的世界,只需要输入网址就可以,但如果你是新来的访客,一切观察可能只流于表面,地下王国的入口从未真正向你打开,「高登仔」嬉戏其中的乐趣你很难体会。

  一个独特的网络王国已经形成了。

  如果说高登讨论区是个火药桶,大多数引爆讨论的火源有些共性——关乎陆港矛盾的话题。在香港大学毕业的内地女生刘涵去年车祸离世后被毒骂,在「港独」示威者衝入解放军驻港部队驻地之时,乃至「反蝗」大游行前后,高登讨论区都出现了大量的讨论,不乏激进言辞。

  对于熟悉高登言论风格的人,一点也不会对这种现象感到奇怪。现实的不满,早已渗入高登所创造的这座虚拟王国里,变成汹涌的洪水。这个香港最为火爆的论坛里,七成用户为男性,绝大部分处于二十至三十岁之间。

  高登讨论区曾于二零一二年二月在香港投下一枚深水炸弹——高登网友通过自发筹款,在《》发布「反蝗」广告。海报中,一隻巨大的蝗虫立于香港的象徵狮子山上,下面是几个大字:「香港人,忍够了!」当时正值陆港矛盾最激烈之时,双非孕妇(夫妻都非香港居民)大量涌入香港、港铁大陆客进食事件让香港的本土情绪激发出来。

  这枚炸弹威力巨大,但对目标却是不加辨别的,用蝗虫标籤对准族群,文案还嘲讽了大陆人没自由、教育落后。大陆多家媒体转载评述此事,高登讨论区也因此被反覆写入新闻之中。

  「如果只是说某些人的某种行为——来到香港打开手掌拿你的钱,你说他们是蝗虫,是OK的。但千万不要一竹竿打倒一船人,以偏概全。」高登讨论区总裁林祖舜为网友辩护道,「反蝗都是一种怨气,他们有怨气也是有原因的」。

  这个回答听上去滴水不漏,但显然不是真相的全部。在香港所有论坛中,高登在民粹道路上走得最远,具有符号意义,它与其他论坛有著泾渭之别。

  想成为这里的登记居民并不容易,注册时需要ISP(互联网服务供应商)或者特定几间大专院校提供的电邮,Gmail之类的免费邮箱无法完成注册。这样一来,基本上限制了一人拥有多个账号的可能,但也导致一些没有ISP电邮或者觉得麻烦而放弃注册的用户,无法留言参与讨论。虽然他们游荡于高登王国之中,但声音不能彰显。这样的网友,据林祖舜估算有一百万以上,而注册用户只有二十四万。其中九成来自香港。

  这里已经衍生出一套高登语言,就像武侠小说中江湖子弟的黑话,圈外人会一头雾水,与是否懂得粤语无关。「向左走向右走」通常与几米的漫画书无关,指的是男性生殖器;「亚太区有一天会成为亚太区」、「Hi Auntie」这些莫名其妙的句子,顶替了流行的香港粗口;「做正义的事」、「支持」,这些词则分别指代某些不雅动作。

  其实这都是「粗口筛检程式」淨化过后的葬话,在系统设定中,一旦帖子有某些特定的词,就会在发出后转化为专门对应的奇怪词句。前任管理者曾试图通过这种强制性的转化,让论坛看起来乾淨与文明一些。但这种手段引发了高登网友的强烈反弹,通过改动葬字葬词的组合,来逃脱「粗口筛检程式」的审查。被管理者发现后,更多的相对应的语词被纳入筛检程式之中。这场拉锯战,最终以管理者的落败而结束,葬话根本无法禁绝,粗口筛检程式被取消了。

  粗口与广告双赢的模式

  作为高登的第三任管理者,林祖舜重新啓用了粗口筛检程式,但换了一个含蓄的名字,叫「怀旧模式」,默认状态下是打开的。但想说葬话的网友,可以关掉它。「这样让广告商一看,没有粗口,只不过有些字看不明。网友可以讲粗口,我又卖出广告,大家可以双赢。」

  文化学者邓小桦去大学院校演讲,谈及方言时,讲一般的潮语,学生已经无反应,一讲到高登潮语,场面马上热烈起来。「好像他们觉得你是读书人也懂这个」,她告诉亚洲週刊,「这种语言就像暗号,可以让人辨认到自己的身份」。

  这种身份,用高登潮语来说是「巴打」、「丝打」,即Brother and Sister。在高登,没有积分、头衔,在林祖舜接管以前,甚至没有分管不同讨论区的「台主」,所有会员平等,以「巴打」、「丝打」相称。这种平等,投射到有更高许可权的管理员身上,却成了比一般论坛更甚的对立。管理员动辄即被网友指责、攻击。

  另一处与一般论坛的不同是,高登并没有让人记住的意见领袖。在高登网友Jacky看来,如果有人敢以意见领袖的姿态出现,很快就会被口水淹死。「高登不是个产生Credit(荣誉)的系统,而是反Credit的。」一个典型例子是每月之星的票选,选出的都是网民眼中最具嘲讽意味的反面脸谱,林祖舜也曾数次入选。

  恶搞文化是高登的另一特色。上一任总裁 Victor曾接受过一次杂志访谈,这仅仅一次露面,他的肖像被网友以恶搞形式改了上百张图。当网友对高登管理方的一些处理方法不满时,总裁就会成为首当其衝的辱駡物件。Victor最终不堪其扰而辞职。

  但另一方面,高登也展现出了一种属于市井草根的文化创造力。《一路向西》、《男人唔可以穷》、《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开往大埔的红VAN》等热卖的流行书籍原本都是高登网络文学。高登语言也经常为媒体使用,在报章和TVB剧集中出现,最近的一个流行词「Hehe」,指代同性恋,也是源于高登。

  随著微博、Facebook等社交网站掘起,论坛的衰落成了整体趋势,毕竟从用户之间的互动性上,论坛相比社交网络有著致命不足。但这个问题从来不是高登的掣肘,它并不需要解决人与人的距离问题。匿名文化正是高登特色,网友Jacky虽使用高登多年,但连他的女朋友也不知道他的用户名是什么。「我们可解决不同的用户需求。」林祖舜说。

  匿名造就言论有恃无恐

  但特殊的匿名文化也愈发造就不负责任和有恃无恐的言论。林祖舜拿自己的遭遇举例,以证明人在现实和虚拟世界的言行是差异巨大的。在某个活动中,有个人热情和他攀谈,表示很喜欢高登,并说出了自己的网名。「这个名字这麽熟的?回来一看,原来他是整天在高登骂我们的那位。」

  三十岁出头的林祖舜,在二零零八年成为高登的最高管理者。他以一个近乎陌生人的姿态进入这座城邦——此前他对高登的认识并不多。二零零一年毕业于香港浸会大学电脑系之后,他一直做程式师,二零零六年创业开了家IT公司,还是做编程。因为工作繁忙,他很少上论坛,也是接手高登不久之前,他才弄清楚什麽叫做「楼主」。

  二零零八年的高登讨论区已经非常多元,但在经营方面始终徘徊在盈亏线上下,还经常出现技术问题,在线人数一多,就出现网络塞车。前任老板想转手,于是林祖舜和几位朋友凑钱买下了高登。

  高登总裁林祖舜和「高登仔」给人印象大相径庭,他举止斯文,性格和善。《e-zone》总编辑梁行之曾委託林祖舜开发网站,他回忆无论如何恶言相向,林祖舜总能以「温吞而带条理的解说」,令其怒火平息。「别人都说我EQ高。」林祖舜说。

  林祖舜认为自己不是一个有著强势意见的人,亦无政治倾向。在佔领运动啓动至今,他没发表过任何政治意见(事实上,他总计只发了六条资讯)。但当高登仔涌上街头的新闻被《纽约时报》报道后,他在Facebook两次予以转发。

  「这个讨论区有自己的文化,有些事情是根深蒂固的,你不能说这麽做就这麽做。反过来,他们想怎麽做,我就去帮他们。」无论这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抑或仅仅是一种姿态,至少在表现上,林祖舜确实做到了与前任的不同。二零零三年,高登创始人王国良因为不喜欢有人在高登号召大家上街游行,一度关停了网站。而林祖舜现时在高登几乎不参与任何关乎政治的讨论,也不会对相关言论做任何干涉。「我作为管理员,只看言论合法不合法。」

  但是他还是免不了被高登网友揶俞、挑衅。「大家每天骂他,但是不是真烦他呢?不要当真。大家想不到一个答案,就归咎于他。」高登网友Calvin说。有些管理员看不下去了,想封掉一些言论过分的网友的账号。林祖舜反而提醒他们,不要封。「原则上用同一把尺子,我可以封他,但为什麽我不封,我不想让其他人觉得,好像他一讲我,我不喜欢就封他。」他甚至拿自己调笑,有网友说他长得像「草泥马」,他就配了个「草泥马」头像,「我是玩得起的人」。

  高登网友针对林祖舜最严重的一次攻击,在二零一零年他加入iProA(互联网专业协会)时爆发。因为该协会一些会员的政党背景,网友们认为高登的言论自由会受到限制,于是辱駡如潮水般涌向林祖舜。「那段时间,他每天早上打开高登,就会发现有人叫他去吃屎。那人很有毅力,每天发一个新帖子。」iProA副会长洪为民告诉亚洲週刊,林祖舜还拿这件事作为笑谈来开导他,不要对网上言论太在意。在管理团队写了一封二千字的公开信阐释之后,iProA事件终于告一段落。

  强势用户,弱势管理员

  某种程度上,管理员的弱势局面,是受到用户的力量反制。「这就是高登讨论区的文化,有些东西建立之后,你很难一下推翻。」林祖舜说。在接手高登不久,他决定让任何电邮地址均可注册,从商业角度考虑,这样有利发展。事实也证明了高登对新用户的吸引力,开放注册后仅仅在一个小时之内,就出现了超过七千次注册。但此举遭到老用户们的抗议,威胁要攻击网站。「他们会觉得有个账户是高人一等的,如果开放就贬值了。」

  高登用户们的抗议充满破坏性,约定时间一起涌入论坛,用一人一贴的方式,让无信息量的帖子佔满整个版面,使得论坛瘫痪。林祖舜很快叫停了开放注册。「如果有一堆人反对的时候,支持的人不敢出声的,很多时候你一出声就别人攻击你了,所以讨论区容易赢得反对声。」他感歎。

  林祖舜也尝试为高登讨论区加入更多功能,但网友同样抗拒情绪严重。比如他加入私信功能,招致广泛的反对意见是,「有一班人整天鬼鬼祟祟私下讲话,不像以前一切都是摊开讲了」。最终妥协的结果是,每天只能发送有限的几个私信,不能私下讲太多。

  一般论坛拥有管理员置顶、加精华的功能,在高登讨论区是没有的。林祖舜曾考虑引入,但他知道一定不会受欢迎。「他们会问,为什麽这个帖子置顶?那个帖子不置顶?你有什麽准则?你应该放权出来,让我们可以公开投票。」他模仿网友的语气,连珠炮发地说。「我们也想过找出好帖子,但很难从数位上去衡量。有些贴很多人看,但多是咸湿(指涉及情色)一类的。」既然找不到更好解决之道,只有沿用最不被人骂的方式,靠网友自发地回帖,最新被回覆的帖子出现在论坛顶端。

  保持现状,比大刀阔斧的改革更容易带来稳定的局面,但付出代价是,现在的高登讨论区,与香港其他介面花花绿绿、功能複杂的论坛相比,看起来简单得多,但若换言观之,即古老陈旧。

  高登讨论区是一个地域情绪愈发泛滥的愤青聚集之地。在香港大学毕业的内地女生刘涵车祸离世之后,一批高登网友因为刘涵的内地背景,戏谑性地留言、评论;一个声称娶大陆妹的香港人是港奸的帖子,获得了大量支持;对于「香港独立,你愿意当兵吗」的提问,有人回答,「如果可以同解放军一战,我愿意」;某帖中因为出现了「素质」一词(这是普通话讲法,粤语为「质素」),被其他网友标记出来,「不要说蝗语」;在「中国男子在日本大坂勇救堕河小学生」的新闻之后,第一个回帖表示,「高登仔」不喜欢这样的新闻……

  这些言论从未遭致任何规管。对网友而言,这种集体性的言说能够提供安全感。

  大陆背景的人士对高登有糟糕的观感。「我每次去高登看,都是一肚子气。」一位大陆学生说。王宇彤是从内地来香港城市大学读书的学生,当她和一些同学组成团队,准备参加校学生会的选举之时,惊讶地发现,高登讨论区有人发帖「共匪已经入侵城大学生会」。那则帖中,有网友献计如何让内地生的竞选失败:在公开答辩时问他们对 的看法,将他们置于两难位置。

  言论尺度极大只删色情帖

  香港另一个知名论坛Uwants在版规中直接列明,禁止「人身攻击,污辱,诋毁个别民族、地区人民,粗言秽语或带有粗口的贴图」。但在高登,言论尺度大得多,只有色情贴图会被直接删掉。

  「我没有引导言论。我常说,对与错是很难分清,你觉得对,我觉得不对,很主观的。」林祖舜辩解道:「我可以分清的是,真和假,你是代表一个人说话,还是你假扮一百人说。你如果代表自己讲,我就让你讲。」

  在很多香港人看来,高登意味著某种民意。「如果你的贴能够火,一定是触及了民粹的痛处」。邓小桦说,但她也认为这种民意或许政治不够正确。高登网友Calvin则表示:「高登就像一个压力煲的闸口,你看到那个口喷烟出来,但反过来想,这个高压的地方如果没有出口的话,那会怎样的?」

  值得注意的是,高登所支持的意识形态,已经对香港政治产生了越来越大的影响。早在二零一二年立法会选举时,泛民主派候选人范国威选情告急,高登网友即呼吁一人一票去支持。事实上,范国威在政界的表现,符合许多高登网友的期待,他此前把香港住屋、旅游设施配套不足等问题,归咎于「大陆自由行」和新来港人士,倡议「源头减人」。当选后,他公开感谢高登网友,并表示如果不是因为他们,这个议席会落入建制派阵营。而对应未来二零一五年的区议会选举,有高登网友正筹备出选那些过去由建制派自动当选的地区,以网络之力牵制建制派,作为后佔中时期的战术。

  在佔领运动开始后,很多有违公民抗命原则的鲁莽之举与暴力衝击,正是通过高登讨论区发起和动员。有人为虚拟世界的言论付出了代价。至少两名「高登仔」因发帖被捕:一人因鼓动他人到旺角衝击警方及瘫痪铁路,另一人涉嫌扬言以六十万元找人「买」一名警察女儿的手。对被诟病过于容忍佔领者的香港警方而言,这是少有的主动出击执法。

  林祖舜管理高登这几年,遇上了各种因网友言论而生的麻烦。有人自称黑社会,还有人称在时代广场放了炸弹,因此警察找他调查;高登爆出的一些网络起底事件,导致他和私隐公署打过交道;有人发帖涉歧视精神病患,被投诉后,他要去平等机会委员会解释……让他付出了最大代价的事由是诽谤,高登到目前为止累计付出的律师费超过一百五十万港元(约十九万美元),高峰期时每週都收到律师信。二零一一年有网友发贴称《东方日报》创办人马氏家族贩毒,后者还将高登一路告到了终审法院,最终高登没有及时删除诽谤留言而需赔偿十万元。

  林祖舜所理解的言论自由,因此受到了巨大的挑战。对手往往是实力雄厚的财团,并不忌惮支付高额律师费。林祖舜决定妥协,高登收紧了针对诽谤言论的审查,在二零一三年六月删除大量因诽谤违规的账户,但除此之外,对于哪怕是面对大陆人的仇恨性言论,也基本保持宽鬆的管制。

  这种宽鬆固然带来争议,但也让高登保持了独特性。某种程度上,恰恰是这种独特,让只有八名员工的高登逆袭(流量不相上下的Uwants员工人数是其五倍以上),吸引了一大批用户,通过流量获得广告投放。「这些人说到处被人删贴,高登不删,就来高登讲。」林祖舜说。

  採访中,他兴奋地谈著他对网友呼声的重视,但或许连他自己都未察觉,某些时候,他像个被民粹挟持的君王。

  年利润达到七位数字

  这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程式师,如今已成为了IT圈中的新贵。他走在街上,经常会有人认出来,喊他「方丈」(高登网友对他揶俞的昵称)。与他的名气一同提升的,是高登的广告额。他声称论坛已经扭亏为盈,年利润达到七位数,日均PV(页面浏览量)从二零零八年的一百万次升至如今的七百万次。

  一个宽厚的声称信奉言论自由的最高管理者、一群有怨气的愤青、香港以外人士难以迈过的注册门槛、浓厚的匿名文化、不服从爱抗议的传统——以上这一切,造就了一个热闹又封闭的高登王国。高登居民们沉醉在这种氛围里,权威被消解,严肃意义的讨论难以存在。

  「怎麽看待林祖舜?有人说他是高登教主?」当把这个问题抛向几个高登网友时,他们大笑起来。「没有人视他为教主,他其实就像一个管家。」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yofan 时间:2014-12-17 01:22:00
  林祖舜
  
  • za015: 举报  2014-12-20 23:18:59  评论

    对于注册条件的限制,造成一个封闭的空间,言论必然会排除不同意见,走向极端,这就是高登的问题所在。
我要评论
作者:异乡旅人2013 时间:2014-12-17 02:26:00
  香港其实是癣疥之疾,人太少,难成气候,而且一些港人制造两地矛盾实际上帮了TG大忙,将本来有可能成为香港民主派盟友的大陆民众推向了对立方。更大的不稳定来自大陆内部,但是大陆的情况和港台又不一样,大陆作为一个半封闭半开放的社会,既不是港台人眼中什么都不知道的顺民,也不是那种政治狂热者,大部分大陆人或许会讨厌TG,反感官家,但是对于政治的关心仅仅是流于网络或者闲谈之中。大家在乎的仅仅是自家那一亩三分地的利益,这也是几千年小农经济的遗留思想。
  但是这样的一种社会局面也很容易被激发起来,那就是利益,政治的变动也许不会引发民众的激烈反应,但是一旦涉及到个人的利益,那就是捅了火药库了,近年来的群体性事件,几乎都是因为一些涉及民众自身利益问题导致的。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陸大瓣 时间:2014-12-17 09:39:00
  如果在美国估计很多都蹲监狱了~~
  
我要评论
作者:网络秦人 时间:2014-12-17 16:40:00
  这些人把目无法纪视为“言论自由”我就醉了,,,


  
作者:ritaitodie 时间:2014-12-17 17:15:00
  把诽谤仇恨当言论自由的网站,以为多么标新立异,捍卫自由价值,实际上是为了哗众取宠,为了吸引特定偏激网友的跳梁小丑。香港政府应该取缔,否则中港矛盾继续扩大,有利的只是这些英国挑拨狗
作者:WUH2006 时间:2014-12-17 18:16:00
  港台都是狗屁民主,完全是民粹毒瘤

作者:航航79 时间:2014-12-20 22:52:00
  @异乡旅人2013 2楼 2014-12-17 02:26
  香港其实是癣疥之疾,人太少,难成气候,而且一些港人制造两地矛盾实际上帮了TG大忙,将本来有可能成为香港民主派盟友的大陆民众推向了对立方。更大的不稳定来自大陆内部,但是大陆的情况和港台又不一样,大陆作为一个半封闭半开放的社会,既不是港台人眼中什么都不知道的顺民,也不是那种政治狂热者,大部分大陆人或许会讨厌TG,反感官家,但是对于政治的关心仅仅是流于网络或者闲谈之中。大家在乎的仅仅是自家那一亩三分地........
  ------------------------------
  你这就是明白人
  所以共执政的核心就是造蛋糕分蛋糕
  补充一句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香港
作者:gxs950615 时间:2014-12-20 23:05:00
  和贴吧差不多
作者:wxj_wxj950902 时间:2014-12-20 23:09:00
  @yofan
  这种人如果在美国,得被当成恐怖分子抓起来,还让他“言论自由”?
作者:知道了楼主跪安吧 时间:2014-12-20 23:14:00
  这种傻逼网站,在美国是根本不可能存在的
  
作者:蘿莉命三千 时间:2014-12-21 15:54:00
  回复第10楼,@gxs950615

  和贴吧差不多
  --------------------------

  但贴吧不同吧之间氛围差异太大了!好的和谐无比,坏的谩骂连天!有的全吧灌水,有的质量强乘!不好爱!
  
作者:我要画饼充饥 时间:2015-01-01 16:32:00
  港灿就是一条狗嘛!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