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农日记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08-31 20:03:38 点击:22305 回复:58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到页 
  8月31日 晴
  刚才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那头总叫我猜她是谁?骗子?本想挂机但听着对方那真诚又略带尴尬的口气,不象? 猛然间一下想起是阿珍,对,一定没错。因为昨天大姐回来,说在街上碰到了母亲几十年前认作姐妹的那个阿姨母女俩,大姐还问我:你还记得那个阿姨的女孩吗?她叫阿珍,小时候你们玩得最好了,每次她看到我都会问起你。
  电话那头阿珍说,听你大姐讲你回来好久了,怎么不来我这里坐坐?是呀!回来很久了,朋友们路遇的招呼也从“什么时候回来?”,变成了“什么时候上去?”。每个夜半帮儿子翻好身,我就倚躺在窗前的床头拧亮台灯,看书?不是,窗外的月色?不是,最后才知道要看的是墙上的挂钟……我又哪有什么心情出去坐坐呢?
  在前年没遇见阿珍前,我对她的记忆一直凝固在这么一个场景:还是读小学的某天中午,母亲带我从23队走路出新政,在13林段那美丽的小坡上坐着一对母女,原来是与母亲认做姐妹的什群村的黎族阿姨母女。我们很开心的相会,大人们在交换着礼物,母亲给阿珍妈妈的是我姐姐们不合穿了的衣服,而阿珍妈妈给我们的是红糖片(阿珍爸爸在糖厂工作,在商店里有钱也难买到),那小孩呢?我记不得了,现在想起来一定是一人拿着一块糖跑在大人们的最前面。
  前年在又相识回的那一天,在她的发廊里,我问起了她有没有记起我们童年的故事?她说不大记得,只记得有一次她与妈妈拿着糖在等我与妈妈一同走路出新政,真的好开心……在剪发台的镜中我们的目光刹那间地交汇立即又游离,我感觉到她指尖在我头发里那一瞬间的停顿。捶肩时,我们目光相遇得很不自然,有话却又不知从何而说。
  “不用按了,直接去冲水就行了”,还是我打破了沉默:“我还有事,没空,下次有时间一定会进来坐下”。
  这一道别就是两年多了,多少次我经过她的店门,都是刻意的不看进去,说不清为什么,就是不想去她那里,哪怕是很平常的剪个发。
  刚才电话里我与阿珍对话的结束语是:真不好意思,真的很忙,忙完了我一定会去让你帮我理个满意的头发。
  放下电话我又想起了二十多年前那些红糖片的命运:在街上的那个中午我与母亲无意间遇到了住在街道不远的阿姨(母亲的表妹),客气的阿姨拽着我们母子俩,说难得一见,一定要去她家里坐坐。
  结果是在阿姨的家门口,姨丈很客气及很开心的伸手接过母亲手里那小袋红糖片连声道谢:“阿姐你怎么那么客气,来坐坐下就行了还要买那么多糖来……” 。 母亲是苦笑我则与之相反,但也是迫于无奈因为我嘴里还含有糖。
楼主发言:334次 发图:524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什赤村李杰 时间:2013-08-31 20:09:00
  @双湖园庄主 楼主啊,你有空就来咱保亭版互动提升一下这里的人气吧!
作者:什赤村李杰 时间:2013-08-31 20:11:00
  毕竟这里是你的家呀
作者:1259013932 时间:2013-08-31 20:14:00
  楼主的故事很亲切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08-31 23:04:00
  @什赤村李杰 1楼 2013-08-31 20:09:00
  @双湖园庄主 楼主啊,你有空就来咱保亭版互动提升一下这里的人气吧!
  -----------------------------
  好呀!一定继续
作者:1259013932 时间:2013-09-01 11:18:00
  故事来自生活,感人
作者:什赤村李杰 时间:2013-09-01 15:07:00
  @什赤村李杰 1楼 2013-08-31 20:09:00
  @双湖园庄主 楼主啊,你有空就来咱保亭版互动提升一下这里的人气吧!
  -----------------------------
  @双湖园庄主 4楼 2013-08-31 23:04:00
  好呀!一定继续
  -----------------------------
  白天忙着管理你的果园,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上来互动一下哈。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09-02 19:58:00
  2013年9月2日 阵雨
  我居然把9月1号给忘了?不是刻意而是真的不记得,我也从没有想到过我一直认为是吉祥日子的9月1 号会是我心殇的一天——儿子上不了学有两年了。
  之所以喜欢9月1 号,是因为我从托儿所直到高中毕业都是青云直上,虽说成绩很差但从没留级,每一个9月1号我都是涉险而过升到了更高的年级。以至于我读社会大学时有好几次也都是选在9月1号出门,包括19年前从揭西去深圳直到一个月前才真正的离开。
  下午我过金江买排风扇一路上看到接送孩子的开开心心的大人小孩们,才知道开学了,而且还是第二天。我也真的很想不明白,为什么同是小镇,怎么要买点像样的东西都要跑到五公里外的另一个小镇。
  店老板更加好笑,他说不合适可以随时回来换。我说我是住在很偏远的连队,来一次金江那可是比你老板去一趟广州还难。 老板哈哈大笑不无得意地对我说“那你要好好的逛一逛金江了,这里一路过去有很多衣服店,晚上还有很多烧烤吃……” 。
作者:1259013932 时间:2013-09-02 20:08:00
  谢谢楼主特别强调今天的日子,让我突然想起一个好友的生日是今天。小地方买东西只能将就不能称心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09-05 23:09:00
  9月5日 雨
  要怎么处理肥仔?真是个头痛的问题,想把它给绑起来,安排在固定的岗亭里,可它又不给人靠近,卖掉?那它也就是死路一条了,真舍不得哪!它有八岁了,也就是相当人类我的年纪。有很多事我是看得很开了,可肥仔呢?是否它又是比我还看得开,早把生死置之度外。
  可我就是怎么也想不明白它为什么要咬人,是活腻了吗?这几天有人来做事,我都要再三叮嘱小心那条老母狗,可我又能看着它多少回?
  父亲是不同意处理肥仔的,可一听说昨天我花了好三百多给海明去打针,他举双手赞成杀无赦,这正应了他常说的一句老话‘人与人不亲,人与钱才亲’。现在是更别说是一条狗了。
  想想那还真是狗有狗命哪!肥仔的情夫、儿子、女儿都是被铁链绑着的,它们的世界也就是那么几平方米,可它们能好好快乐的活着,虽说一年也难得放开几回。肥仔倒是可以满世界的乱逛,果园里就它与另一个小儿子是流动岗哨,可它……唉!不想说了。
  父亲说明天一定要找杀狗佬来,我说看看吧!心想:这几天如果肥仔还是追着来果园里的人的脚后跟吠,那它是自己命该如此了。那叫劫数,怪不得我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作者:大戟榕 时间:2013-09-06 00:36:00
  庄主,感性不一定能轻松,情感这桩事情,是一杯酿不纯的桂花酒,外人并不知道个中苦涩。
作者:1259013932 时间:2013-09-06 12:52:00
  哎,狗狗这东西,有时重感情。我曾经也遇到楼主的心情,只是我的狗狗不咬人,专门偷吃家里的鸡。那时候果园里养了上千只鸡,,因为数量太多,我那只狗狗每天都悄悄的咬死一只,我一点都没有发觉。等我发现了,我还是不忍心处理掉。后来想想都是生命---鸡也是生命啊。所以叫别人帮我处理了狗狗。眼不见心不疼了。
作者:什赤村李杰 时间:2013-09-06 13:34:00
  其实楼主是写狗寓人,话里有话啊。
作者:1259013932 时间:2013-09-06 20:33:00
  本人打小就作文不及格,请楼上明示作者寓于......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09-07 00:08:00
  9月6日 晴
  一大早就听父亲说肥仔又差点咬到佬飞,在我向佬飞求证的时候,阿彪抢答道:是真的,就差那么一点点,阿华你这条狗卖掉最多是一百,不如这样,今天我们完工了,我出五十块在你家杀了大家喝酒,老黑狗最补肾。
  “杀就杀吧,讲什么五十块”,我真的是很难过,但还是点头允许。就这样,在午休时间,阿彪将肥仔诱杀在老房子里……坐在长长的行廊下,我很注意地辨听着老房子里会是阿彪的哭喊,还是肥仔的嚎叫,一声凄厉的叫声之后,出来的是满脸带笑的阿彪。
  看了眼拖着肥仔尸体出来的阿彪,我长长的舒了口气,在阿彪提着棍子走进老房子前我是这样对他说的“我已经出了条狗了,你等会儿不要又叫我帮你出个打狗针的钱”。还好,眼前的是阿彪拖着肥仔而不是肥仔拖着阿彪。
  海武、世强、梁勇、阿从……今晚我们都喝多了,特别是我。讲不清是高兴还是忧愁,肥仔的生命结束了,我的好日子会不会也结束了呢?今天妻子带交着病中的小女儿也从深圳回到了海南,看起我可能又要过起了深圳那种到处藏钱的日子了……
  “上苍呀!向你祈祷,看在我可怜的孩子们的份上,让她永远也学不会海南麻将” 。
作者:1259013932 时间:2013-09-07 11:57:00
  楼主老婆这么厉害,哈哈
作者:什赤村李杰 时间:2013-09-07 12:13:00
  嫂子回来了?恭喜团聚。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09-08 23:55:00
  9月8日 阵雨
  偶尔在网上看到这样的新闻我都觉得很搞笑,特别是从哪个朋友的嘴里听到某某地有人趁着风高雨夜把人家的花梨木整棵偷挖走,我更是笑得直不起腰!还有睡得这么死的主人?到底那树距离家有多远?
  现在我用事实来跟大家说说,我房子距我的花梨木最多不超过五六十米,上午我在那一个用干草遮住的莫约五十公分大小的土坑旁看了许久,真是丈二金钢摸不着头脑,树根是用锯子锯断的?还用乱草盖住土坑?我怎么都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当我看到有截锯断的树尾……天哪!明白了——原来是新闻里的故事真实地发生在我的头上了。
  现在我还缓不过神来,如果是被偷了车子、手机倒还觉得正常,花梨木?我估了个价,那棵树最多不过是三四千吧?才碗口粗细,居然被人半夜挖走。不,不是半夜,不单是我,姐姐、父亲都有印象,大约是十天八天前吧?肥仔的小儿子站在二三十米开外对着被偷树的那个位置狂吠不止,足足有半个多小时,也就晚上十点多这个样子,我还用手电照了照那狗,心里直纳闷有什么好叫的?四姐与父亲说他们都站在窗子里看了好久,但又有谁会想到是偷花梨木呢?,几十米外没点灯光没点声响……
  我断定这帮小偷还会来的,只要我不声张,因为园子里还有几十棵那么大的树, 乱草我又象小偷那个样子盖好了,现在我只是在想当他们又来时我要用什么来‘射杀’他们。
作者:小荣光 时间:2013-09-09 05:18:00
  费流量费精神
  
作者:1259013932 时间:2013-09-09 21:15:00
  你的花梨木早就被盯上了。我们那里,像你这么大的花梨木也经常被偷,都是拿什么锯子锯的
作者:什赤村李杰 时间:2013-09-09 21:20:00
  史上最倒霉的盗贼:

  去年夏天一个下着蒙蒙细雨的漆黑夜晚,什赤村俩青年在村子外路边的橡胶树下躲雨。忽然听见一棵花梨树倒下,青年倍感好奇打着手电筒一照,一盗贼浑身赤条条的只穿一件裤衩,丢下砍刀、锯子等作案工具仓猝逃窜。
  俩青年急忙给(花梨)树的主人打了个电话,主人很快赶到。几个人合力一搜,就在案发地点附近搜出一辆崭新的作案摩托车,车尾货箱里塞满盗贼的衣服裤子,衣兜里还有那贼人的驾驶证、行驶证以及身份证等证件。
  第二天,树主人凭着那些证件顺藤摸瓜找到那盗树贼,问他私了还是公了?贼人答应赔给树主人一万元私了。
作者:1259013932 时间:2013-09-11 12:20:00
  是农场里的还是农村里的白粉佬?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09-13 23:46:00
  9月13日 晴
  翻看了下日记,那花梨木应该是8月22号那天晚上给偷的吧?那天晚上狗叫得很凶,下次真的要有个教训才行了,枪是借回来了,可鱼塘那一边也有几棵大树,狗又会逛到那一边去吗?真的是难哪!如果是龙眼成熟一年只看个把月,可花梨木?那可是几十年天天要看!如有人买,多少钱我都卖掉算了,现也想好,除了房前屋后哪里我都不种花梨树了。
  刚从外面回来,就听父亲说那花梨木的地方今晚狗都叫了两三次,他去照了又没发现什么,父亲还叫我要买支亮一点的大手电回来给他……看起来真的是给贼惦记上了,这几天都在听说周边的花梨木被盗事件,但我没有多讲我果园花梨木被盗的事,因为我不想让小偷知道我发现了,我想要生擒他们。
  现狗又在狂吠了……真是贼防万日哪!写个日记都要给小偷打断……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09-13 23:56:00
  @1259013932 22楼 2013-09-11 12:20:00
  是农场里的还是农村里的白粉佬?
  -----------------------------
  农场的
作者:1259013932 时间:2013-09-14 22:08:00
  哈哈,不是附近的农村抢你地盘就好。真相已明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09-15 23:17:00
  9月15日 阵雨
  右手臂膊一大片斑斑点点、红红肿肿的小包包真的是又痛又痒,法国的双飞人搽了没用,星加坡的斧标搽了没效,什么香港的黄道益是什么治风湿的吧?我也搽了……是什么虫子咬的还是爬的?不去深究了,一句话肯定是毛毛虫,从小我最怕的就是毛毛虫,觉得它们恶心、歹毒,所以现在有什么嫌疑我都一概推到最厌恶的虫子头上准没错。
  还能有什么搽,几天都没好,昨晚我找遍了全家……清凉油?嗤之以鼻,我把它放在台灯底下看了又看,还什么白云山出品。不屑地笑笑:这是农村老太婆们才用的东西!可除了它我还真的找不到东西可搽了,那就用用吧,当是病急乱投医。
  天哪!我
  只能是惊奇惊奇再惊奇!今天早上我起来时居然好了!当然,也没有全好,但已不痛不痒。我真当它是神药!早上去买装修厨房的材料,我特地走了两个药店,去到阿古那里才找到了这个牌子的清凉油。我想,哪一天我是不是也会象农村老太婆一样了,口袋里随时放一盒硬币般大小的清凉油,有事没事就掏出来抹一抹。
作者:1259013932 时间:2013-09-16 14:19:00
  并不是古老的东西就过时了,只是太便宜了商家不愿意生产而已吧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09-16 20:53:00
  9月16日 阵雨
  看着母亲那吃不下饭的样子,我们谁也开心不起,但真的是尽力了,我从六点多找到七八点,为的就是给母亲一个交代——母亲的那十一只小鸭冒雨沿着果园大门出去再也没有回来了。最后一个看到它们的人是阿芬,她说小鸭子们五点多还睡在队里某个人家门前的树下。
  那些小鸭子个个长的圆滚可爱,就连阿从这样的老果农都要问那是鸭子还是小鹅?母亲是那么用心的喂养着它们,雨天里还去四处抓螺来给小鸭子改善生活。现在说不见就不见了,真希望那关起来小鸭子的那一家人能良心发现,明天一早会放它们出来。好让我年迈善良的母亲开心一下。我刚才也答应了母亲明天天一亮就去找鸭子,如果有一模一样的鸭子多少钱我都会去买回来,然后说小鸭子回来了。
  今天也算是听到了点好事,海明说大炮华妥协了,他要求不高,最少要补回两百块钱给他,算是荔枝苗钱,其实我们拔掉他的远远不止两百块,但如果一点都不补回给他,那他会觉得很没面子的。也许是他也出去打听过了吧,前两天我对他的道友老大说了,叫他帮我警告警告大炮华不要太嚣张。
作者:1259013932 时间:2013-09-16 22:04:00
  黑吃黑啊,呵呵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09-17 07:12:00
  @1259013932 29楼 2013-09-16 22:04:00
  黑吃黑啊,呵呵
  -----------------------------
  呵呵……捉鬼的人不比鬼凶哪行呀
作者:1259013932 时间:2013-09-17 18:57:00
  土地纠纷这样处理还是比较温和好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09-17 19:53:00
  9月17日 暴雨
  由于夜晚要起来看护孩子,我睡的总不是很沉,才五点多就听到隔壁房间母亲悉悉索索起床声、咳嗽声,我只好也起来陪她去找小鸭。我有点后悔昨晚对母亲的安慰——“人 家不知道是我们的就关了起来,你放心好了,明天一早人家就放出来了,说不定今晚半夜那个阿·#还会把小鸭放回到我们果园门口不一定”。
  很久没有这样:踏着清晨的露珠我沿着果园边的小路走到了25队,拐回来时我又顺着果园外的橡胶林走了一圈,虽说是在找鸭子但我也仿佛又回到了童年那拾胶果的意境,也就是这一刻起我决定了果园要在胶林的这一边开个小门。顿了顿,幻听中远处总有小鸭的叫声,又或是鸟儿?
  于是我又迈过稻田下到了我以往时常游泳的小溪,在那里我洗了个脸,拗了两根甘蔗般大小的小竹笋,算是偷吗?这又是谁家的竹子?是不是我也变成了个爱贪小便宜的人?可我家的竹笋又总是谁来拗去?
  直到十点来钟母亲才疲惫十足的从连队里回来,她说她在很多人家里都坐了坐,如果不是找小鸭,她也很久没有这样去到队里老朋友家里玩了,其实我果园的铁门距离连队的广场也不过是几十米而已。
  母亲还说在汉波家里坐时,汉波妈妈一讲到汉波就一个劲的掉眼泪,想想自己丢了这十几个鸭又算什么?
  但我真的接受不了,同是一个队里,这些人不去羡慕别人劳动致富,而是去嫉妒、偷盗,这些人又能富得起来吗?生活又会充实吗? 说实话虽然我也是农场子弟,但我对农场人真没多大好感,大家在几十年前都来看自五湖四海更应该团结才对,可勾心斗角、两面三刀、为了点蝇头小利几十年的老邻居说翻脸就翻脸……
  当然也不是所有农场人都这个样子,好人还是多的,就拿我来说吧,有人也说我很坏,酗酒、打架、争地……可又有人看到我写诗画画弹琴?又有人看到我为了只受伤的小鸟而与捉鸟人(果园工人)吵架?又有人在雨中看到我扶正那路边上翠凤(偷鸭嫌疑人之二)家的篱笆吗?
作者:1259013932 时间:2013-09-18 11:25:00
  破案挺快的啊,已经锁定第二个嫌疑人啦。一般小鸭早晨比较饿爱叫,所以人还没有起床的时候就出去转转,说不定就听见从哪家院子里传出声音呢,哈哈
作者:什赤村李杰 时间:2013-09-19 10:35:00
  做了好事总不被人家记恩。个别村民有事常来求我帮忙,过后就忘了,路上相遇好像不认识我似的。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09-19 21:01:00
  @1259013932 33楼 2013-09-18 11:25:00
  破案挺快的啊,已经锁定第二个嫌疑人啦。一般小鸭早晨比较饿爱叫,所以人还没有起床的时候就出去转转,说不定就听见从哪家院子里传出声音呢,哈哈
  -----------------------------
  当晚就被他们转移了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09-19 21:27:00
  9月19日 阵雨
  李白说“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还有就是苏东坡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似乎月夜下不能没酒,更别说是中秋了。刚才我是喝多了吗?今晚的月儿又去到了哪里?我在果园里牵着昨晚刚刚回归故里的小胖到处在找。
  太阳是普天下的,可我觉得月亮是每一个人私自拥有的,小偷、情侣、孤独者……每一个人对着月亮都会有都不同的心境。但今晚我想所有的人都会有个共同的想法——那就是一家团聚。
  真所谓塞翁失马,丢了小鸭来了小胖——小胖是肥仔的儿子,曾经是我家的小狗,五年前阿飞来包果园时过续给了阿飞,阿飞三年前走时阿强(阿飞的三哥)连带几条狗都接手了下来,三年后的一个多月前阿强在回广西前把小胖送给了三十队的安国,现在的小胖真的是浪得虚名,应该叫老瘦才对,而且还拐了条腿。
  如果安国找到这里来,我会提前放开小胖,然后对安国说我捉不住的,因为我想留下小胖。既然那么远它都能带着半条铁链找回到我果园来,俗话说狗来家富猫来家贫,因为狗是“旺旺”叫,而猫是“没没”叫。如果安国一定要活见狗死见肉,那我就给钱他当是买回小胖吧!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09-20 15:53:00
  9月20日暴雨


  让我抱着你入睡

  就白天 只有这样

  我才能看清你的面庞

  我才能体会幸福与我有多近

  哪怕片刻也好

  让我就这样贴着你面庞

  看着你入睡

  你嘴角的那一根发丝

  多象是你笑意的音符

  你梦到了什么

  那呢喃的梦呓可是在与我耳语

  在梦里我们又是在哪儿相会

  我愿意就这样看着你

  我愿意就这样抱着你

  直到你睡醒

  我才悄悄闭上双眼
作者:1259013932 时间:2013-09-21 19:35:00
  回家过中秋,第一个晚上(18日)一直在听着外面的雨声入睡的,感觉家里的雨声好大好大
作者:什赤村李杰 时间:2013-09-21 20:07:00
  一下雨我就睡不着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09-22 23:00:00
  9月22日 晴
  阿珍来看望我的孩子们了,来前她电话里问起我怎么中秋都不见出街时,我说我现是足不出户的(其实我几乎每天都有出去买东西,但戴深色全头盔隐形在破摩托上)不经觉中我讲起了孩子的病情。
  放下电话没多久她就带着送给孩子们的礼物来到了我的果园,真的很令我感动,特别是她捏着我儿子的脚那黯然神伤的样子,我能读懂她那替我悲伤的心情。或许小时候童话读多了,我一直认为漂亮就是善良,现在更加深了这一想法,岁月流(留)金,阿珍还是那么楚楚动人。
  她告诉我她们黎族有很多能起死回生的草药、巫术……母亲也以乞求的目光看着我,希望我能带儿子去试试。我想了想,还是沉重的摇了摇头,觉得还是以科学为准。
  在心里我也已经很久没有当儿子是病人了,只觉得他是不方便而已,我相信儿子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虽然儿子天天都在吃药,但那药我估计能给我们带来的也仅仅是心灵的慰藉。只希望他快乐开心就行。
  傍晚我收工后还当是练车,拉着一家人去了田独,虽然很累,但听儿子说爸爸的车开得越来越好了,听着他们母子几个在车上大嚼大叫的争抢零食。想想她的心思已完全从赌博中放回到零食、水果上了……我不由得也开心了起来。同时在这里我也不妨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也已有好多天不用随时藏钱了。
作者:保亭旅游官网 时间:2013-09-23 10:33:00
  @双湖园庄主 14楼 2013-09-07 00:08:00
  9月6日 晴
  一大早就听父亲说肥仔又差点咬到佬飞,在我向佬飞求证的时候,阿彪抢答道:是真的,就差那么一点点,阿华你这条狗卖掉最多是一百,不如这样,今天我们完工了,我出五十块在你家杀了大家喝酒,老黑狗最补肾。
  “杀就杀吧,讲什么五十块”,我真的是很难过,但还是点头允许。就这样,在午休时间,阿彪将肥仔诱杀在老房子里……坐在长长的行廊下,我很注意地辨听着老房子里会是阿彪的哭喊,还是......
  -----------------------------
  海南麻将,从小耳濡目染,很多人不学就会了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09-23 23:56:00
  9月23 晴
  小胖又走了,这一次是它自己的选择(但愿它会再次回来),因为旺旺带着四脚总在不停的挑衅追打它,总在不停的比赛谁的尿多。也许是它回来没有看到老主人阿强,又也许是它回来没有看到阿强的那另几条从小一起长大的狗,阿强走后老房下面没住人了,小胖总在那门前的老龙眼树下蹲守……前天铁链又断后,父亲就再也没有本事绑回了它。
  肥仔仙逝后,现果园里的治安重责全落在了旺旺的身上,但总觉得它还不够成熟稳健,为了根绣花针大小的鱼刺也要把四脚往死里打,小孩子放了个屁它也能很陶醉的仰颈在空气里嗅上半天。好就好在有陌生人来,它能冲在最前面狂吠不止,目前还没发现它有想咬人的迹象。昨天在梁勇那里捉回了条小狗,但愿它能接肥仔的班,灰色,那就叫它小灰吧!
  果园里想要养上条好的看园狗看起来不是那么好找,只能是慢慢的挑慢慢的淘汰了……今年回来包明天种那一百棵就又是补了两百多棵龙眼苗,这一次是自己种自己管,希望不会象以往包园给阿强他们那样年年种年年补了,刚才算了下,这个月怕武、阿成他们做了十九天工……
  看脸色吃饭还能去讨好一下别人,看天色吃饭也不是象我以往想象的那么好,想它后天下雨我明天好种苗,又想它这几天不下雨,我好埋催花药,因为昨天我已叫阿从帮控梢了……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0-01 23:45:00
  10月1日 雨
  终于体会看天吃饭的难处了,控稍之后就是要盼天晴,而且要一连晴个至少五天以上才行,上帝才给我不超过二十天的时间(超过十月上旬埋催花药会很大的影响明年的收入)可九天就这样过去了,在此之间只晴过两三天……
  也好,下雨了才有空去练练车,昨天开去了五指山,这也是我回海南两个月来第一次用轮椅推儿子逛街(惭愧)。我与儿子都很开心,五指山超多山寨麦当劳,有很久没有看到儿子那么地开心了。是不是海南没有坐轮椅的残疾人?特别是小孩子?男女老少都要回过头来看儿子,但他们的目光我觉得都是善意的,只是好奇罢了吧?
  推着轮椅,我很用心的看着儿子的手势,他在握着个不存在的方向盘,左转、直行、右转、左转……轮椅终于没有碰到任何东西的开进了一个无障碍的山寨麦当劳,他仰头,表情俏皮地看着在他身后推轮椅我。不在乎别人的目光,我学着动画片金属人讲话的声调——‘游、戏、结、束’。
  我拍了拍他的小脑袋说‘你是自己开进来的,真了不起,也只有这样爸爸才会请你吃“麦当劳,回去了还要发个驾照给你”。每一次儿子不愿意坐轮椅出门,我就用这一种他握着个“隐形方向盘”的游戏来逗他开心逗他愿意坐轮椅,游戏的那一刻我只是个轮椅发动机。游戏的那一刻儿子比我开机动车时还要紧张。
  儿子说“爸爸我也想早点拿到驾照呀”,这时我才想起在深圳时他驾照分数给我扣光了,我当时还答应他,回海南时他只要愿意坐轮椅出门玩超过五次就发驾照给他,一个驾照能换两次麦当劳。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0-08 21:21:00
  10月8日 晴
  从来没有过这样,昨晚在梦里我哭的停不下来,哪怕是醒了过来已有知觉还是在不停的啜泣……其实这是个好梦:我梦见儿子微笑的站立在床前,这个梦太真实了。那是喜极而泣吗?还是在半梦半醒之间我心灵的释放?这段时间晚晚都在醉乡里,别说看书了,连网都少上,更别说写日记,真的是要少喝才行。
  催花药在大前天埋了,是兑水淋的,到底果园里有多少棵能挂果的树我现在也还不清楚,催花药用了六百多斤,如果按一棵树平均用药两斤来算的话,那也不过是三百来棵。
  这几天果园里都是在做些不痛不痒的工,什么挖排水沟、移花梨木、修路、在胶林方向开小门,由于喷灌还没搞好,明天还要叫帕武他们来淋那些已埋药了的龙眼树才行。
  前晚也好笑,在电话里我神秘兮兮的打电话给海武说:潘总,有两个网友来看我,现在我带到金江了,怎么样?你也出来吧?我们在喝酒。
  几分钟后老潘油头粉面的来到我们桌前,他尽量的压低音量惊讶对我说‘怎么是男的?’
  “呵呵……有谁说见网友就一定是女的?”席间我向他介绍了我们神交已久天涯论坛里的‘现代驼骆祥子’还有‘什赤村李杰’,在社会的底层里我们都有着共同的爱好那就是读读、画画、写写,他们二位都是我钦佩之人,李杰有着农民文人的腼腆,祥子有着生意文人的坦诚,特别是祥子的豪迈更是令我自叹不如。
  由于儿子原因我没能陪他们久坐,回来的一路上我都在想“抱歉哪!朋友,哪一天挑个好时机,我们一定要好好的一醉方休”,现在我借这里跟你们二位郑重的说一声“朋友,对不起了”。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0-08 21:54:00
  @1259013932 25楼 2013-09-14 22:08:00
  哈哈,不是附近的农村抢你地盘就好。真相已明
  -----------------------------
  现附近农村又来抢了,真头痛
作者:Air夕阳醉 时间:2013-10-09 21:02:00
  买几条大狗,坏人来了咬死他。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0-13 14:13:00
  10月13日 晴
  我觉得301医院建成飞碟型可能比现在的半圆型更适合,因为这就象是个天外来物,给人看病的全是外来者,来看病的也绝大多数是外来者。在那里如果不是清洁工与保安员讲的话还带有海南味,你真的是想不到这是个海南医院,但他们也在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的海南口音。
  这也是我见过最豪华最冷清环境最优美的一座大医院,前天带女儿去复查,感觉一却也都还行,无论医德医术还是收费也都没有乱来,解放军就是解放军,至少不会为了赚钱而乱开药。前天在301旁边发现了美丽的海棠湾广场,昨天下午就马上还儿子过去玩了,但那浪太大,海滩也不够平坦,说实话还真的不是个游泳的好地方,但胜在人烟稀少。漫步遥远的沙滩你会担心遇到海盗。
  回海南两个多月,难得有几天清闲,果园里的第一阶段工作基本完毕,现主要的任务就是在观察龙眼树埋药后的情况了,阿从说过个两三天又要打‘催花宝’,可安坚又说打不打关系不大,但每周要淋水只要树下保持湿润就没事……真是各有各的管法,看起来我还是听阿从的吧!虽说他的果园收入比不上安坚,但现在具体来我果园操作的是阿从。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0-14 16:23:00
  10月14日 暴雨

  讲不出心情
  就觉得有说不出的差
  说不出苦处
  就在风雨中种植槟榔
  抓住秋雨最后的尾巴
  我把自己淋个湿透

  天有台风
  能把所有阴霾刮尽
  我有什么
  能把愁苦了结
  我不敢问天
  我觉得天在遗弃着我
  我不愿对人说
  其实都是小小的事情
  只是——太多的积压

  就连哭泣
  我都是
  只能——留在——梦里

作者:思珊轮回 时间:2013-10-15 10:11:00
  看得我都难过了,庄主最近好吗?
我要评论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0-16 23:50:00
  10月16日 雨
  踏着月色归来,我只叫阿明载我到路口,这一路狗吠相伴,在连队代华的那两只狗还一直追我到了球场,一扬手那一块小石子又把它们吓得跑回到了自家的院子里去了。现在的我很少晚上出去喝酒了,阿从叫的说一定要去,那就去吧!他中了七千多块钱的奖,看看他能还我多少,还好,还了一半——两千多。
  今天我整个果园走了一圈,看起来情况不是很好,石峡冲稍冲的厉害,储良倒没什么,而且按书上写的,看起来好象十天前的埋药,可能药量不多够。因为在叶面上没一点书上所写的情况。我一说起书上写的什么什么,就会立即招来嘲笑,这也许就是中国农民的悲哀,不信书本只信自己的摸索,以致造成了各有各的管法——哪怕是相邻的果园也是如此。
  昨天在金江如果不是‘男人婆’叫我,我还真的认不出她了,但那声‘华哥’,我还没有回头就确定了一定是她,因为在金江街头叫我‘华哥’的女人也只有她一个。她胖了、白了、头发留长了、衣服崭新了,但还是满嘴的嚼槟榔,一句粤语“屌你呀!唉甘多声先回头,系没系睇我木起呀……”
  我忙不迭的连连摆手“不是、不是、等人,刚才一下子没注意,真不好意思……”
  男人婆告诉我,现在她是与亲戚分成了,今年捞了几万,明年她很有信心能再捞多点,她还说现在她有很多工不是自己做了,请临时工……真的祝福她,同时也很为她高兴。临别时我告诉她,有空我一定会和阿从他们再去她果园喝酒,但请她不要理睬阿从他们的酒话,她腼惦的笑了笑,看着马路对面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0-17 11:29:00
  @思珊轮回 49楼 2013-10-15 10:11:00
  看得我都难过了,庄主最近好吗?
  -----------------------------
  还好,谢谢了,有机会深圳见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0-20 10:37:00
  10月20 晴
  帘外雨潺,罗衾不耐,是有些寒意了,本来夜卧听雨也是很有几许诗意,可我多余的叫老陈在我床头的窗沿外安装了个铁皮雨篷,现是雨来也不用关窗,可夜雨那沙沙沙的沐树声里杂了个俗不可耐哒哒哒的雨打铁皮篷,真是好不扫兴呀!
  今天还是在种槟榔,果园里见缝插树今年又种了两棵桃子、柚子,五六种山花、六七棵胡椒、椰子,还有两百多棵龙眼、如果今天下午能种完这点槟榔苗,那今年是又种五百棵槟榔了。也就是这一两天我也才真切的感觉到妻与我象是一家人,在雨中她也参与了种槟榔,而且在种树的空闲里她还会主动的锄锄草……结婚十年昨天她是第一次拿起了锄头。当然里面的代价(做一天工六十块还要去五指山购物一次)我也没有与唏嘘不已、感动得泪水涟涟的母亲说。
  昨天柴荣来,那棵花梨他才给到两千块,我还是不出手吧!阿兰说她们村子里那么大的都能卖个七八千,阿兴说他以前带老板去收过花梨,象我这棵那么大的没有三千以上不用卖……那就等等吧!说实话我也是想用这棵树再等偷树贼来上钩,因为对付他们的武器我早已备好。
作者:1259013932 时间:2013-10-20 10:57:00
  小心弄出人命哦
作者:什赤村李杰 时间:2013-10-20 15:16:00
  @1259013932 53楼 2013-10-20 10:57:00
  小心弄出人命哦
  -----------------------------
  你好!今天不见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0-22 18:29:00
  10月22日 晴
  在回海南的这些日子里,我似乎天天都在过植树节,昨晚我又找到了棵连旧主都叫不出名字的果树,他说是朋友从泰国带回来的。今天早上天一亮我就种好了,拍拍双手的尘土,我很有成就感,讲到种树,那我可是还开心过收获呵!
  “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理解桓温北伐回到了沦丧故国时,看到了自己年少时的植柳,攀枝执条,沧然流泪……我亦如是,年少时不经意植下的花梨都已值几千了,而我又是几历沧桑?才回故里。在这棵树下我也不禁感叹人生“华发早生岂是多情?” 岁月流逝……种树的那年我还是‘顽石王老五’,而今却早是个给命运揉捏成了上帝手里的橡皮泥了……
  刚才我数了数整个园子里最少还有十几棵的龙眼苗没抽芽,种下去都个把月了,还有去年种的很多都成了老头苗了。看起来要补也要等到明年才行,天已入冬,就象人生潮起潮落,不是任何时候想做什么就能做得成一样,现在的我已是认命,人定胜天的斗志已是消亡。树,树!树?明年吧!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0-22 20:08:00
  @Air夕阳醉 46楼 2013-10-09 21:02:00
  买几条大狗,坏人来了咬死他。
  -----------------------------
  兄弟,大狗难找呀
作者:阿陀岭下黎家人 时间:2013-10-23 10:54:00
  @双湖园庄主 为保亭有你这样文笔的才子骄傲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0-24 21:15:00
  10月24日 晴
  八成新的牛仔裤、七成新的纯棉T恤……呵呵,很久没有这样穿着一身的新衣了,不对?提起衣角看看,这是去年大姐给的——大姐夫不穿的。还有牛仔裤?挠挠头皮,这不是上个月三姐拿回来的——三姐夫不合穿的吗?
  唉!什么时候我成了接收大员了?穿着这身衣服我在花架下轻踱……曾几何时,我们一家总以为我四个姐夫一定个个都能在我的人生道路上对我帮助良多,特别是母亲。现在想想也是,那半衣柜姐夫们的赠品,这辈子我真的不忍心再买衣服了。
  十九岁那年大姐夫说能帮搞到少数民族户籍(以求高考加会),分数是够了,可那少数民族户籍没有着落。于是我去到深圳找到了四姐夫,帮他看工地大半年在他与我四姐行同陌路时我回到了海南,母亲说别怕,还有两个姐夫,就算他们帮不到你,你每个阿姐家住上三两个月一年也就过去了……
  三姐夫?在廉江我的要求是跟他的侄仔去做泥水,可人家说现在不要小工。去到了揭西,二姐夫两手一摊他也无事可做……
  在那一年内我明白了一个道理,自己站不稳别人是靠不住的,在揭西我存够了四百块钱独自又迈上了深圳的找工之路……再之后的二十年里,我那许多个外甥亦友亦游的都有在我深圳的家里长住短住过……
  谁说我要去他们家住?谁说我要他们来帮?可我又错了,现在还是他们在帮我,个个姐夫都有在帮,因为我很爱穿他们转赠的衣服,不但避免了浪费还免去了我很多买衣服时的烦恼!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0-25 04:58:00
  @阿陀岭下黎家人 57楼 2013-10-23 10:54:00
  @双湖园庄主 为保亭有你这样文笔的才子骄傲
  -----------------------------
  惭愧
作者:阿陀岭下黎家人 时间:2013-10-25 08:01:00
  @阿陀岭下黎家人 57楼 2013-10-23 10:54:00
  @双湖园庄主 为保亭有你这样文笔的才子骄傲
  -----------------------------
  @双湖园庄主 59楼 2013-10-25 04:58:00
  惭愧
  -----------------------------
  独树一帜的写派。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0-25 15:00:00
  @阿陀岭下黎家人 57楼 2013-10-23 10:54:00
  @双湖园庄主 为保亭有你这样文笔的才子骄傲
  -----------------------------
  @双湖园庄主 59楼 2013-10-25 04:58:00
  惭愧
  -----------------------------
  @阿陀岭下黎家人 60楼 2013-10-25 08:01:00
  独树一帜的写派。
  -----------------------------
  小学生日记
作者:阿陀岭下黎家人 时间:2013-10-25 18:15:00
  @阿陀岭下黎家人 57楼 2013-10-23 10:54:00
  @双湖园庄主 为保亭有你这样文笔的才子骄傲
  -----------------------------
  @双湖园庄主 59楼 2013-10-25 04:58:00
  惭愧
  -----------------------------
  @阿陀岭下黎家人 60楼 2013-10-25 08:01:00
  独树一帜的写派。
  -----------------------------
  @双湖园庄主 61楼 2013-10-25 15:00:00
  小学生日记
  -----------------------------
  “小学”高材生!
作者:Air夕阳醉 时间:2013-10-25 20:04:00
  有真材实料的庄主。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0-25 22:19:00
  @Air夕阳醉 63楼 2013-10-25 20:04:00
  有真材实料的庄主。
  -----------------------------
  呵呵……过奖了
作者:阿陀岭下黎家人 时间:2013-10-27 09:00:00


  好好好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0-27 23:09:00
  10月27 晴
  真真切切的感觉到自己是个果农了,今天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背起了打药壶……果园实在是没办法时时、样样请人,有时也是你想请也请不到的。果园里有一种藤总是怎么灭也灭不死,今天我背起了喷雾器可是专找着那种藤来打。一天下来也打了个十壶八壶,有很多事看起来别人做是那么轻松,轮到自己时却是那么难,一个踏空还在老槟榔地里翻了个筋斗云,还好,是我压着打药壶。
  到现在,头还是有点昏沉沉,可能是每个人体质不同吧?我看阿从他们打药怎么是一点事也没有,下回打药一定要带口罩才行。
  明天一早还要去派出所登记下,廖进友那个狗娘养的,他拔掉我们的槟榔苗来种荔枝,现在他的苗没了居然还有脸去报案!咆哮他两句,她老婆竟然说受到了死亡威胁,一却就因为有个小小的连队干部为他出头,真是县官不如现管呀。
  看起来有可能要微博、网页、跑腿一起来,与他们斗下去,要狠狠的告他们才行了。不告那几亩地也是没有的,我倒要看看官国炉这个队长要怎么当得下去?既然是告不告都有可能没那几亩地,那我就要让他们那几个一窝蛇鼠每人也要丢掉个几十亩地来陪我才行,因为他们每个人都强占了几十亩没合同的地,而我?还是有合同的。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1-01 22:25:00
  11月1日 晴
  官场上的一位朋友说,有什么事慢慢来吧!网上一告就没有回头路可走了……可实际上能解决吗?缓缓吧?这段时间事也够多,龙眼花好象也快来了,可需要的农药却是到处都买不到。三相电表也装好了,可是水管没布引水没牵,力争在十一月份前完成吧,十二月又要带儿子女儿上深圳复查也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到时候还要叫张总下海南来一起开车上去才行。
  前两天在保亭新闻里看到海辉那里养有好多白鹅,真的喜欢。傍晚去了他渔塘,叫他称三只拿回来养,可他死活不收钱。王羲之喜白鹅,道士相赠以换书法家的《黄庭经》。一介布衣,我又能有什么相赠呢?那就只能是等到果实成熟吧!
  想想,也真难为海辉,住在大本黎村边上家里什么都要靠他,鸡鹅猪狗养了一大群,又不请人。小儿子脑瘫(但不算严重),加之海辉身段矮小,如果他送小孩去上学,给老师强行拉进教室早读也不出奇,小学列队他能排在中间就很不错了。在金江讲他的名字谁也不懂,但一提矮仔,那我想,三岁小孩可能都会知道是哪一个。
作者:阿陀岭下黎家人 时间:2013-11-05 11:15:00
  楼主许久不冒泡了,很想拜读您的帖子。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1-05 11:34:00
  11月5日 雨
  每一次在青的空间里看到她的画作,我总是内心中暗潮无限涌动,就想立刻也拿起画笔,忘记一却的画、画、画……但顷刻就被生活的一切打乱、摧毁。
  其实很多时候我不是很想不停的做工,有时做完了我也会在果园的大石头上坐上很久才回来,不是在思考人生,也不是在观察蚂蚁战争,纯粹是在等着家人叫我回去吃饭。我很爱孩子们,但我有时也真的害怕带她们,我很开心很享受一身疲惫的回到门口,大女儿冲过来开门拥抱,小女儿在学步车里也不甘人后的也冲了过来……抱着她们,我脚下是三五只小狗在不停的摇首摆尾,远处是成群鸡鸭……透过树梢我还能看到波光粼粼的池塘,还能听到水鸟的叫声。
  可是这一抱,我就难放下了,她们的妈妈以哀求的口气说“我带了一天,你就抱久一点吧 ”。
  我很想好好的洗把脸,在吊床上躺一下,喝杯淡茶、看几页书,当我求助的目光看向我母亲时,我女儿们的婆婆说:“我还要淋淋菜,还要喂鸡鸭……”。
  她们的姑姑立即站起来边走边说:“我马上就要出去算票了……” 。
  唉……这时候我最想接到的就是朋友们叫我出去喝酒的电话。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1-06 18:49:00
  @阿陀岭下黎家人 68楼 2013-11-05 11:15:00
  楼主许久不冒泡了,很想拜读您的帖子。
  -----------------------------
  呵呵……忙
作者:阿陀岭下黎家人 时间:2013-11-06 18:56:00
  @双湖园庄主 唉……这时候我最想接到的就是朋友们叫我出去喝酒的电话。

  --------------------------
  你电话是多少?哪天约你来金江喝。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1-07 07:35:00
  @双湖园庄主 唉……这时候我最想接到的就是朋友们叫我出去喝酒的电话。
  --------------------------
  @阿陀岭下黎家人 71楼 2013-11-06 18:56:00
  你电话是多少?哪天约你来金江喝。
  -----------------------------
  13322045298,Q965490102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1-08 02:15:00
  11月8日 晴
  躺在花丛下的吊床,微风拂面槟榔花那独有的清香很是令人陶醉,午后的阳光很热辣离我很近却又是照耀不到我的躯体,我轻轻的摇曳着从石凳上拾起昨天未看完的杂志又读起了这一段话:“……那天边的夕阳是你爱看的,不知道你经常仰望天空的那个窗台,如今是什么模样,如今是谁倚在窗边唱歌……”。
  胡兰成,这个让张爱玲错爱一生的男人,以前我只知道他是个汉奸是个风流又下流的男人,从没有看过他写的作品,今天我还是第一次看过他写的东西,就是这封写给张爱玲的情书。
  在这封情书里,胡兰成竟然还多谢张爱玲给他钱让他另外的情人去堕胎,他还有脸说起张爱玲给钱他逃难时与他姘居过的那两个女人……无耻莫过于此胡兰成!
  “我爱你,关你什么事?千怪万怪也怪不到你身上去。”这句话不是汪伪政府里的高官胡兰成说的,也不是哪个强抢民女的恶少说的。是痴情才女张爱玲说的,女人到了一定时候不痴情是不行的,因为当她为自己的情感错误买单的时候只能用痴情来牵强的掩饰。
  爱对于女人来说还是等待的好,如果哪天她结婚了那个男的并不会是她最爱的那个,而是追求她最要紧的那个,哪怕那个男的曾是她多么讨厌的人,因为女人要的是被爱的感觉。
  张爱玲不是,一个说好不见读者的人亲自去探访了这一个读者,而这个读者也不过是通了个电话,在那个下午胡兰成在电话里到底还对张爱玲说了些什么……张爱玲终是要为自己说的那句买单了,在那个男人三妻四妾的年代里女人在爱情上又怎么能霸道得起?
  胡兰成是有才华的,是对张爱玲有爱意的,是值得张爱玲去追求的,只是不值得去托付终身,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就行了嘛!张爱玲。几十年后我这个张迷在花丛下看了好几遍这一封情书后,合上了杂志如是说。
  情书的结尾胡兰成写道“梦醒来,我身在忘川,立在属于我的那块三生石旁,三生石上只有爱玲的名字,可是我看不到爱玲你在哪儿,原来今生今世已惘然,山河岁月空惆怅,而我,终将是要等着你的”。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1-18 22:46:00
  11月18日 晴

  双手放在键盘上真的是不知从何敲起……停电一周,今天终于来电了,似乎台风的影响已渐渐远去,但给果园造成的损失没有个三五年那还真的是恢复不过来,真是元气大伤哪!
  几十棵丰产龙眼树说没就没了,有的还是死不见尸,果园那高高的坡顶上空旷得就象是谁开辟出来准备用来盖房的用地。坡上那几棵水桶般大小的龙眼树一棵不见了,一棵挂在了坡下另一棵树上,一棵倒立做得超稳,我想锯它都是无从下手……
  回海南前我说了,阿强包我果园去年捞了十几万,我要求不高今年有十万就行,还真的巧,朋友算了算说这一个台风我的损失是十万以上。刚回来时,我给槟榔下了重肥,说要求不高,阿强去年一斤两三块钱捞了两万多,我今年有一万多就行了。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昨天我卖槟榔是四毛钱一斤,老板还说是给足了我面子。
  我记得九号那天中午我与阿从在厨房喝酒,看着紧闭着窗外的风雨,酒杯定在唇边我心里还这样想:这玻璃上不停滑落的水迹多象是谁满脸的泪痕?十号上午我就知道那该是我的泪水了。母亲说她来了海南五十多年这是第二次见过这么大的风,还有一次是七三年,这样说起来那时我也有几个月大了吧?
  救灾到今天为止算是告一段落,该锯该扶该砍该扔也基本处理完毕,收拾心情明天好好打药施肥吧!有个朋友说“生活有多痛苦我们就要有多坚强”!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1-21 21:05:00

  11月21日 晴



  有电了,不用挑水了,不用点蜡烛了,可以上网了,一切都方便了……可我的心里却是有种说不出的失落。在那没电的七天里,一家人有围在我身边听故事,一家人有在楼顶小食赏月,一家人有在月色下驱车去五指山,我还有半夜在水井边洗澡,而妻则在一旁洗衣,我还有赤身裸体的在水井边的树下照鸟(真的是照树上的夜鸟),万籁俱寂的星空下、树丛间感觉自己就象是个原始人。
  有电了,妻在追湖南台看电视,儿子在玩电子游戏,我则是在电脑前一坐下就不想起……多久没有过那么多天没电了,记忆中那已是童年往事了……
  山上的小房有倒吗?我还没有上去看,真的是不愿面对那块地那些人……
  每一个午睡都是我很享受的一件事,虽然只有短短的个把小时,因为夜半里,狗只要一叫上几分钟,我就会坚耳倾听是不是从花梨木那里传来的……还要时不时听听儿子有没有叫我去帮他翻身、盖被,又或者起来看看他。
  只有午睡我是那么地放松,特别是今天中午与朋友们小喝几杯后,花架下那摇曳的吊床上我任凭星星点占的阳光从花丛间闪耀照下,我只消一顶草帽扣头。
  是谁撩起我的草帽?是谁用双手捧我的脸?有多少年没人这样轻抚过我的面庞了?有多久没人这样爱惜过我了?我没有睁开双眼……哦?知道了,是我两岁多的女儿,她这双小手融化了我所有的艰辛、她这双小手解冻了生活带给我的冷酷……
  每一次她跑过来迎接我,我就是这样捧起她的小脸。这一次当她捧起我的脸时,柔情的泪水在感动的眼眶里打转,但,我还是没有睁开眼睛。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2-01 23:58:00
  @Air夕阳醉 63楼 2013-10-25 20:04:00
  有真材实料的庄主。
  -----------------------------
  是呀!句句属实
作者:海韵裕都 时间:2013-12-02 11:21:00
  微微一顶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2-05 00:10:00
  12月4日

  东西都差不多收拾好了,这个果那个瓜装了不少。明早6点多就出发,张总昨天飞到……真难为他了,才玩了一两天就又要叫他帮忙一起开车上去。儿子听说又要回深圳不知有多开心,他又怎么知道父亲心中的苦涩?真的很珍惜与他在一起的每一天,很害怕又听到韩春锡医生说“可能又要提前了……”。
  顺利的话一个月内能回来吧?回来时石硖又会开花了吗?今天是风灾后补催花药的第十天了,怕五他们这几天都在果园里帮忙施肥浇水,阿林阿鹏他们也特地从山上打来了野味为我们饯行,但我还真的吃不下,不知道是心情的原因还是菜做的不好,不过山猪肉还是吃了几块的,松鼠是很香,但我也只是看了看它们五兄弟的尸块几眼而已。
  总觉得黎族从比汉族重情重意……下线了,还要收拾东西,再见了海南,希望我回来时果园能给我个惊喜吧!阿从拜托了。
作者:陌陌GQ 时间:2013-12-09 17:02:00
  @双湖园庄主 又去广东了?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2-10 12:41:00
  2013年12月10号 晴

  是回到深圳?还是来到深圳?我想还是用这个‘回’字吧?离开深圳有四个来月了,可在踏上这片土地的这一刻时,我竟然有那种昨天离开今天回到的感觉。

  走在大街小巷我即刻就融化在了这全是陌生人的生活里,就连小巷里的站街女我都会多看几眼,并非有生意关照,而是觉得有她们在身边就代表着喧嚣与红尘,在她们以为有生意上门时我会转过脸去,又看向那些为了一块面包而他乡受苦的挑夫走卒。相反觉得在海南时,就是遇到条狗都认识它主人的生活我是不是有点乏味了?

  一却还是要慢慢来吧!毕竟深圳是我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哪!毕竟我的青春是遗失在了这里,这里有我的多少悲欢?这里有我的多少梦幻?今天当我带着两个从深圳带走又带回深圳的病孩,又回到了这里来看病,真是感觉到了人生的无尽沧桑。
作者:蒋一名 时间:2013-12-10 19:56:00
  你的孩子得什么病?我帮你打听一下有什么好方法治疗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2-11 22:16:00
  @陌陌GQ 79楼 2013-12-09 17:02:00
  @双湖园庄主 又去广东了?
  -----------------------------
  是,不过很快就会回来的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2-11 22:17:00
  @蒋一名 81楼 2013-12-10 19:56:00
  你的孩子得什么病?我帮你打听一下有什么好方法治疗
  -----------------------------
  一个是DMD,一个是法洛四联症
作者:shunzhi7725 时间:2013-12-24 16:51:00
  精彩,幸福的果农。知足常乐
作者:什赤村李杰 时间:2013-12-24 21:06:00
  @双湖园庄主 兄弟,在深圳的这几天过得好吗?春节还回海南过吗?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3-12-24 21:52:00
  @什赤村李杰 85楼 2013-12-24 21:06:00
  @双湖园庄主 兄弟,在深圳的这几天过得好吗?春节还回海南过吗?
  -----------------------------
  几天后回吧?
作者:什赤村李杰 时间:2013-12-24 22:01:00
  @什赤村李杰 85楼 2013-12-24 21:06:00
  @双湖园庄主 兄弟,在深圳的这几天过得好吗?春节还回海南过吗?
  -----------------------------
  @双湖园庄主 86楼 2013-12-24 21:52:00
  几天后回吧?
  -----------------------------
  好!到时又能举杯话桑麻了
作者:shunzhi7725 时间:2013-12-28 09:39:00
  还在期待着庄主的日记更新……
作者:黎苗古韵槟榔谷 时间:2013-12-28 10:42:00
  还是回海南吧,深圳的节奏太快
作者:什赤村李杰 时间:2013-12-28 21:36:00
  @黎苗古韵槟榔谷 89楼 2013-12-28 10:42:00
  还是回海南吧,深圳的节奏太快
  -----------------------------
  楼主说会回来海南过春节的。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4-01-05 21:54:00
  2014年1月5号

  新的一年就这么静静的过了五天了,在去年最后的那两天里我回到了海南,一路上我们去了梁启超故居、小鸟天堂……站在那小鸟天堂的公园里我大声地朗诵着那篇小学我们曾背诵的课文,在眼角湿润的感动中我品味着人生里我第一次来到课文里的游玩……
  是前天夜半送走的张总,在三亚我们吃着几天前在深圳6至8元而在三亚要18.5至24 元的麦当劳早餐,一模一样的东西可价格却是三倍!三亚是有钱人的三亚!张总说他们几个同学吃海鲜结帐时三千多,一个三亚的同学立马砍价,折后是一千多……三亚是游客的三亚!
  虽然回来后龙眼还有约三份之一的没开花,但想想也就算了,人生又怎么能处处追求完美?这一次深圳行真的好开心,因 为子女的复查比我想象的要好很多,也许这就是幸福的秘诀——还没有发生的事情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发生后了你才知道一却都还没有那么糟。
  踩到狗屎时我总是会暗暗欣喜:天哪!跟踩到地雷的人们相比我是多么的幸福,而且今晚打奖肯定有机会!
作者:什赤村李杰 时间:2014-01-06 19:51:00
  @双湖园庄主 好文!
作者:天天果园梦 时间:2014-01-07 21:21:00
  开心就好
  
作者:暮成雪54 时间:2014-01-08 10:24:00
  写得真好,很认真地读了一遍,对你的追求、生活的辛酸、孩子的病痛,都感同身受。
  生活就是这样残酷,你有才情,一定会给你更多的磨难,也许,成功,就隐藏在坚强之后。
  不知道你的孩子为什么会这么多灾多难,祝福你和你的全家,会雨过天晴,苦尽甘来。
  给你看看一篇文章: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bd4e130101gazn.html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4-01-08 21:00:00
  @暮成雪54 94楼 2014-01-08 10:24:00
  写得真好,很认真地读了一遍,对你的追求、生活的辛酸、孩子的病痛,都感同身受。
  生活就是这样残酷,你有才情,一定会给你更多的磨难,也许,成功,就隐藏在坚强之后。
  不知道你的孩子为什么会这么多灾多难,祝福你和你的全家,会雨过天晴,苦尽甘来。
  给你看看一篇文章: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bd4e130101gazn.html
  -----------------------------
  那要有经济上的能力才行呀!我也在努力中,虽然儿子走不了路,但我一定要让他在有生之年比一般的人去得更远看得更多
作者:暮成雪54 时间:2014-01-09 23:27:00
  好无奈,你的孩子的病症都属于疑难杂症呢,怎么会这样?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4-01-12 21:42:00
  1月12日 晴

  前晚阿罗叫去K歌时才知道是他在相亲吧?至少是他也约了阿拥那个‘侄女’,唉!六七个四十出头的老男人,就人家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女子……老潘真应该也带上他的女店员去才是呀!
  记忆中二十多年前阿罗就有女朋友了,可那么多年后他还在寻寻觅觅……是不是他要求过高?也不会呀!我们好同学好朋友都为他热心过。就如他的Q名“极品先生”一却也不为过。阿罗英俊帅气、街上有楼、乐于助人……虽然目前事业低谷但我们还是都看好他。不过话说回来,我觉得前晚的相亲还是有点失败的,首先阿罗喝高了不是光脚走上走下,就是后来的呼呼大睡。
  当然我们也没有做好,都在不停的与那善饮的小妹干杯。太不会怜惜人了,特别是阿罗总在一旁只顾唱歌也不帮小妹挡上几杯。还好,后来阿罗还能开摩托拉她回家,我想只要阿罗懂得珍惜,是会成功的。因为就算是我们做的多不好,从那女孩子的眼神中也能看得出她对阿罗还是很有好感。
  那小妹长的还是很不错的,很有黎族姑娘的美感,以她的条件可以到三亚大酒店当咨客了,可她却是在金江一个小小的大排挡里端盘子,招待我们这样的‘贵宾’,又怎么不被阿罗所迷倒呢?如果她真的去到了外面的世界了,我想,她会为当初与阿罗谈恋爱而感到发笑的,所以阿罗无论如何都要抓紧呀!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4-01-13 20:52:00
  @暮成雪54 96楼 2014-01-09 23:27:00
  好无奈,你的孩子的病症都属于疑难杂症呢,怎么会这样?
  -----------------------------
  呵呵……命不好吧?
作者:黎苗古韵槟榔谷 时间:2014-01-14 09:40:00
  @双湖园庄主 ,庄园的生活,没有城市热闹,但也安静。
楼主双湖园庄主 时间:2014-01-24 21:46:00
  1月24日 晴



  潘科说我每次回海南是:办一件事、摔一次跤、打一次架。结果是这三件事在一个晚上一次完成。也许是日常的生活里有太多的压抑,酒醉后的我总想找到释放与宣泄。
  前晚还是在去年摔晕的那个地方,我开着摩托撞上了辆停在路中间的摩托车,三言两语不合!打。他们可是一群人,人群中飘出了一句海南话“是个农场仔,不用怕,打”。就是这一句话令我愤恨得头盔一砸,农场仔个个都是好欺负的吗?我真当自己是关公了,也想来个温酒斩华雄了。不同的是关公是斩了才喝,我是喝了后才冲进敌群中找华雄来斩。
  现在想起来还是模模糊糊,真记不起了有多少个华雄在与我这个关公对打,真到现在我也还搞不清身上到底有多少个地方淤青 。只记得我的朋友们是越打越多闻风而来……直到派出后出动了胡椒喷雾,那一群华雄才得以脱身。
  真不该如此哪!以后不能那么冲动了,损害到自己不说还连累了朋友们。昨天我又老了一岁,后天儿子又大一岁。我们父子俩的生日相差三天,不为自己都要算是为儿子吧!以后凡事能忍就一定要忍呀!
  真的是多谢潘科他们官场上的朋友捞住了我。要不然还真的差点就要在班房里了,别说生日,春节都要在里面过呀!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