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18世纪末19世纪初,一万英镑相当于现在多少钱啊?

楼主:tennisrk 时间:2009-07-08 01:06:07 点击:15838 回复: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纯粹属于本人好奇。有见解的指点指点啊!
  或者能说说当时的物价是啥样的?
  英国18世纪末19世纪初,一万英镑相当于现在多少钱啊?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抚慰天空 时间:2015-06-10 20:48:00
  @兩翼 2015-06-10 12:36:56
  这没啥好八卦的,从常识来说,社会底层,边缘人士,走极端,付出的代价小,门槛低。
  大胡子的名言,一无所有,失去的只有枷锁闹。
  设想一下,大胡子如果是个名校教授,社会地位尊崇,又有钱,在英国,他可能冒身败名裂的风险,冒被主流社会排斥的风险么?至少那样代价太高,失去的太多。
  他本来就是个靠人救济的边缘人,“一无所有”,自然放胆去说,容易的多啦。
  孙中山,如果真的考上医生执照,成为香港名医,会提着脑袋闹歌名么?
  前门猫,如果是北大的一个教授,或者
  —————————————————
  大胡子不是出身底层,他是自甘堕落。论家世,后世有影响的学人可能没哪个比得上他。大胡子在大学毕业的时候虽然父亲已经过世,但留下的遗产仍够他过上体面的生活。更何况他老婆是出身名门贵族,结婚时带的嫁妆据说是值当时普通人家十年的收入。这家伙是崽卖爷田心不疼,贫困完全是咎由取。一直以来,奇芭都在宣传大胡子的流亡生活是如何穷困。据现有的史料分析,大胡子在伦敦生活最穷困的时候,仍有固定的收入来源,而且这个收入至少是够他一家过上温饱的生活。但是呢,这家伙花钱如流水,一年的开支居然比当时伦敦有些上层家庭的开支还要多。
  附一篇考证:
  大胡子是革命家、理论家和新闻工作者,只有第三种身份才有一些收入。
  大胡子的收入来自三个方面,一是为报刊、杂志撰写通讯与评论,所得时多时少,视经济形势而定,最好光景约可满足家用的三分之一(这个家用是以上层家庭的开支为标准);二是求助父母及接受遗产;三是朋友的资助。
  下面所摘取其传记相关段落、片段
  (1814年)时年37岁的律师亨利希(大胡子的父亲),在仍然处于法国行政管辖的市内一座犹太教堂里,迎娶了26岁的荷兰籍犹太姑娘罕丽达.普列斯堡。
  罕丽达收到4536塔勒的聘礼,这相当于十五年的体面薪水。
  大胡子的岳父威斯特华轮男爵享有全城最高的俸禄:每年1800塔勒。
  1833年,亨利希.大胡子成为特里尔律师公会的会长。他的工作已使他变得相当富裕,可以像其他那些特里尔富人一样买下摩泽省的两个葡萄园。他的妻子的个人资产估算也达到了11136塔勒。
  1835年秋天,卡尔.大胡子进入波恩大学。看来,在那里的第一年与其说是在研习法学,不如说只是“住大学”。
  父亲一直抱怨儿子没能和家里保持联系,把在校学习的情况告诉家人:…他还花钱一直超过家庭的支付能力——这是他一生的特点。
  (大胡子的父亲在1837年12月1日的回信中说:)“就好像我们是财主一样,少爷一年之内,不顾一切规劝,违反一切习惯,胡乱花了差不多七百塔勒,而有钱人还花不到五百塔勒。”
  1838年5月由于父亲的去世,大胡子与家庭的联系更少了。
  大胡子1842年6月底与母亲发生了激烈争吵,从而被取消了一切来自家庭的经济援助,于是极为渴望能以从事新闻出版工作来谋生。
  《莱茵报》的老板赫斯非常器重卡尔,决定让其取代鲁腾堡担当报社主编,报酬为500塔勒,这是卡尔的第一份正式工作,但也是他最后的正式薪水。
  1843年)5月,大胡子和弗吕贝尔在德勒斯顿拜访了卢格。卢格答应提供6000塔勒,弗吕贝尔提供3000塔勒,三人决定把出版地定在斯特拉斯堡。现在,大胡子眼前的生活有了保障:作为杂志的副编辑他可以得到550塔勒的薪水,另外还可以挣到大约250塔勒的出版税。
  有了这样的前景,他就在1843年6月19日同他的燕妮结了婚。
  大胡子1844年3月中旬收到了1000塔勒(大约是他做副编辑年薪的两倍),他的财政问题再一次解决了,这些钱是由荣克提议,以前《莱茵报》的股东寄来的。
  (1845年)3月,燕妮的母亲给他们派来了一位25岁的女佣海伦.德穆特,并商定由男爵夫人(燕妮的母亲)来支付海伦的薪水。
  (1846年10月)大胡子的经济境况越来越困难了,迫不得已向海尔维格和安年柯夫写了几封求援信。他费力地从在科伦的毕尔格尔斯、还从妻弟那里弄到了一笔贷款,但是境况只是在1848年初他的母亲给了他一笔相当可观的继承财产的预付款之后才有所好转。
  (1848年)2月10日,大胡子的母亲终于给他寄来了父亲留给他的那份遗产——6000金法郎(约合1700塔勒)。比利时警方对这笔款项的数额感到惊讶,因此要求特利尔当局详细询问卡尔的母亲这笔钱的来源;大胡子夫人证实,儿子一直以来都要求尽早收回这笔款项以维持家庭开销。
  大胡子后来说因为报纸(《新莱茵报》),他自己贴进去了7000塔勒。停刊的时候(1849年5月),报纸的发行额将近6000。
  (1850年)从12月开始,弗里德里希平均每个月会寄15英镑给卡尔,这笔钱远多于一个劳动工人的收入。事实上,当年曾与卡尔同一时期离开科隆的诗人弗莱里格拉特与大胡子有着相似的家境,作为银行雇员,他每年的收入不到200英镑,他证实家里“从来不缺最起码的必需品”。但卡尔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们只满足于“最起码的必需品”
  到1852年为止,大胡子经济状况得到改善,因为他作为《纽约每日论坛报》的驻伦敦记者有了一份固定的收入。虽然1852年时还不多,但1853年就达到80英镑,1854年超过160英镑。1855年和1856年,来自《纽约每日论坛报》的收入下降了,但大胡子1854年底开始给《新奥得报》写通讯,每年大约50英镑。这种情况下当然由恩基友来弥补;而如果细心管理的话,本来可能会有一个过得去的生活(到1856年他得到了几笔大数目的金钱)。但大胡子不会管理钱财。…1854年,燕妮去特利尔,这样,“她又需要一些新的装备,因为妻子自然不能破破烂烂地去特利尔”,所以大胡子花了几大笔钱,这自然使大胡子的债权人感到十分愤怒。
  1856年5月,燕妮从苏格兰一个伯父那里继承了大约150英镑,接着她和孩子们到特利尔看望生病的母亲,母亲7月份就去世了。她9月份带着继承的大约120英镑返回伦敦  1859年,他在《纽约每日论坛报》上一共发表了37篇文稿,每一篇大约挣得3英镑,他总共拿到了100英镑,这相当于他每年收入的三分之一,另外的三分之二则来自于恩基友的资助。
  1863年11月30日,卡尔的母亲,73岁的罕丽达.大胡子在结婚纪念日的那一天,而且是举行婚礼的那一刻与世长辞,父母两人留下的遗产也在此时得以解封,卡尔一共得到了1100塔勒,合计约1000英镑,这相当于他三年的收入。
  (威廉.沃尔弗于1864年5月在曼彻斯特逝世,)留给了卡尔840英镑的现金和价值50英镑的票据。
  这两笔遗产将在未来五年中改变大胡子一家的生活方式,他们终于可以享受富足的物质条件了。
  1864年以后,恩基友每年都会寄给卡尔至少200英镑。
  恩基友同时也为大胡子的开销担着心:遗产固然可以帮助还清积累的债务和购置新居(价值500英镑),但他的新房子远远超出了弗里德里希每年支给他的200英镑。大胡子的经济状况如此糟糕,以至于在1865年夏天他写道,最近两个月他是靠大量典当家资,尤其是燕妮的那些银器(嫁妆),才得以生活。
  (1868年)在他50岁生日的时候,他痛苦地回忆起了母亲的话:“小卡尔要是积攒一笔资本,而不是…该多好啊!”
  恩基友自己从1860年以来的收入从来没有低过1100英镑。…通过1865年到1869年的通信来计算,恩基友给大胡子的钱不少于1862英镑。
  —————————————————
  德国物价水平:在德意志北部港口城市,1820年代一个手艺人家庭的年生活费用约为150塔勒,一个中产阶级家庭,如面包师或细木工家庭年生活费用需450塔勒,过得较舒适的需600塔勒,一个受过教育的中产阶级家庭需600—1,000塔勒。
  英国物价水平:英国国王最大的卡莱尔城堡,花了1.1万英镑(劳动力征用的是报恩工),水晶宫花了十倍的钱(含劳动力费用)。一英镑等于20先令,12便士折合一先令。19世纪中期,当时一名工匠师傅或技术骨干,收入大约就是30-50镑一年。伊顿公学,一周一先令的学费。粮价很贵!在1790年法国战争开始以前,粮价是30先令一夸脱。谷物法时期涨了三倍。谷物很贵,肉类/奶制品却不算贵。1800年计,一磅牛肉的价格大约是2-4个便士,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