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的良心——记屯昌县原副县长曾关东(转载)

楼主:佛子4 时间:2015-06-11 16:05:43 点击:2514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在那个集体疯狂,万马齐喑的时代里,总有那么一些人秉循着自己良心和理性为群众呐喊。
  在“当权派”看来,他们“不服领导”,
  在“骑墙派”看来,他们“不懂政治”,
  唯有群众深深的敬爱他们。
  在时间的洗荡中,“领导”化作朽骨,“政治”风吹云散,一切阴霾淡去,留下的是璀璨金沙。
  在海南,有着这么一颗金沙,那就是屯昌县原副县长曾关东。
  屯昌县县志记载:
  1957年,中共海南区委员会决定在全区干部中开展批判曾关东(屯昌县副县长)提出的“主粮包到组,杂粮包到户”的主张。1958年,曾关东被划分反党反社会主义“右派分子”撤职下放农村劳动改造
  当海南的最后一颗良心被“批倒批臭”,黑暗便来的迫不及待——同在1958年,海南全区掀起了“大跃进”风潮……
  现在我们回头去看曾关东的言论,可以了解那个时代节点的社会状况。
  曾关东在县人代会上发言的大致内容是:官员制定的农业措施不切实际,却又强制执行,严重打击了农民的积极性;农民被迫执行后遇到了实际困难,官员又不帮助解决;由此进一步导致生产混乱,偷窃严重,政府也坐视不理。最后导致社员对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表示信心不足。
  他提出的解决方案是:要把主粮包到组,杂粮包到户。这样才能增产增收,有力量扩大再生产(如购买小型拖拉机、建筑小型水利、购抽水机、兴建茨粉厂等),提高社员的福利。
  就是这样的实事求是的结论,实事求是的建议,在那个时代却显得是那么的大逆不道。因为这一个报告,曾关东被下放农村20年。我想对于他本人而言,这也许是幸运的——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成了一个“罪民”,他的良心便不会在后来的更加倒行逆施的社会中辗折难安。1979年,他被落实政策恢复工作。1982年2月,出任中共屯昌县委常委兼政法委员会主任。1985年离休,1986年在南坤病故。享年66岁。
  臧克家说: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这样的人,是勇敢的人。他承载了中华民族正气精神的精魄;正是这种精神,使得我们数以亿计的人在千百年来能够凝聚在一起;也唯有这种精神,能指引我们前进。让我们铭记曾关东,也铭记这种正气精神。这种精神体现在一个人身上,他就能无愧于一生;体现在一个民族身上,这个民族就能无坚不摧。


  本文史实引用于《屯昌县志》,另附《县志》中曾关东传略和他1957年在县人代会上的发言全文。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佛子4 时间:2015-06-11 16:07:00
  1957.2.9曾关东在县人代会上的发言
  各位代表:
  我受南坤乡人民委托来参加这次人民代表大会和代表们一起审查屯昌县人民委员会两年来的工作报告。在听取曾悟诚县长报告后,我觉得政府两年工作的成绩是巨大的,是主要的。可是在取得这些成绩的同时也存在了很大的缺陷,并且表现得很严重。倘如不是迅速解决这些缺陷,则将会使人民远离政府,工农联盟受到破坏,影响大局。
  我认为政府在两年来的工作中,主要的是存在着严重的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和教条主义。其突出表现在于合作化的领导,没有贯彻新的生产方针,缺少具体办法指导。制订计划不切合实际,并且完全没有尊重社员个人自由和发挥他们当家作主的作用。如对于一切的生产措施都是以命令的方式下达,用强制的方法付诸实施。因之,造成由县至区,由区至乡,由乡至社,由社至社员形成一连串的官僚命令作风,使群众难于接受。因此,造成群众不满,劳动积极性调不起来,(例如去年秋收时有些稻子成熟在田里了,社员不愿动手收割。冬种季节到了,个个不积极参加)造成工作效率低,群众意见大。同时对政府的生产计划表示没信心完成,碰到实际困难,政府也没有设法解决。如五十年代对毛猪的生产计划,政府要每户养二头半至三头,但对饲料问题就没有妥善的办法来指导他们解决。又如全县计划种花生32280亩,计算需要种籽3800余石,但全县仅有种籽700多石(其中还有些出芽率不够好),还缺3000多石无法解决。现在正是播种季节,种籽还得不到供应。至于社里生产混乱,财务混乱,偷窃现象严重,社员互无信任,政府也不帮助处理。造成这种混乱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政府方面的上下领导干部,缺少生产的基本知识,同时又不愿依靠群众智慧,致使在领导生产单调发展主粮,放弃副业经营。加上土地统一经营后,社员的家庭副业也被压死没有发展,所以形成主粮丰产,副业减产的状况。因而造成社员劳动工值低,总收入比不上过去自发时期,同时个人自由又受到限制,因之,对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表示信心不强和动摇,甚至纷纷闹退社。我认为这些问题让其发展下去是很危险的。如何解决呢?我认为有必须贯彻包工包产的耕作制度来激发社员的生产积极性。因为按现在的先进生产关系与落后的生产力之间所存在的矛盾和干部领导水平低的情况下而采取包工包产的耕作制度是完全适合的。但政府在领导上又无大胆接受这种作法。有些区乡领导主张把主杂粮的面积产量全部包到队,以队为单位来领导进行生产。另又有些干部主张包到户,以户为单位去进行生产,这两种意见我认为都不可。我曾经访问过岳寨乡、石雷乡、南坤乡许些贫农、新中农、下中农,征求他们意见,他们也认为把产量包到队或户皆不可。首先来谈包到户不可的理由,他们认为社员的思想觉悟还未提高,个人自发倾向严重,倘如把面积产量包到户去势必形成单干,会助长社员的自发力来破坏合作化。包到队呢?他们也认为队是社的生产单位,它领导着三、四十户社员进行集体生产,由于队的干部领导水平低,管理不周,不能管理这样大块土地,领导社员用旧式工具进行生产,这样还与现在的全体集体生产队领导的耕作制度没有差别,也不能克服所存在的混乱。
  根据上述情况,我从群众中整理出较成熟的意见是:实行把主粮的面积产量包到组,杂粮包到户,经济作物和畜牧业,由队负责经营和管理,使社委、生产队和生产小组各有明确分工,使各级发挥各级的积极性,摆脱了社委整天被事务纠缠,事倍功半的状况。这样做与合作社本身的性质和社的发展是完全相切合的,其主要好处表现如下几方面:1.能贯彻中央新的生产方针;2.能贯彻尊重社员个人自由和调动社员的生产积极性;3.能扶助社员发展家庭副业,特别是解决他们养猪、养鸡的饲料困难;4.减少社员的事务麻烦减轻社干部过重负担,使他们有充分时间休息及安排家务和学习文化;5.减少种籽保管的麻烦及收割时仓促的困难;6.能解决队与队之间的互相怀疑互无信任和盗窃的现象;7.能减少社员伸手向社借钱。另者,是发挥户、组的生产积极性,主杂粮将得到更大的增产,社员按增产部分中抽出的成数上缴给社,同时社本身领导各队所经营的经济作物和畜牧业的收剩余部分,合起来公共积累是不小的,社本身既有积累,又有力量扩大再生产(如购买小型拖拉机、建筑小型水利、购抽水机、兴建茨粉厂等)改变了生产力,而社员的福利也会随着生产力的改变而增长起来;8.能减少每季预分的麻烦;9.能使社有力量举办托儿所或托儿园,来解决妇女参加劳动的困难问题,鼓励妇女出勤;10.能促使社内的文娱活动,文化识字班的发展;11.能避免和克服上下级一连串的命令作风。
  我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巩固和壮大集体所有制,才能调动社内一切力量,争取先进富裕社而努力。为此,特向大会提出如下几点建议:
  1.请大会审查我这个意见,合者吸收执行,不对者给予解释。
  2.建议人委关于今后县生产指挥部的领导人选问题,要求从群众中物色有一定生产知识的人来充任(如土壤与作物的关系,气候变化与农作物的关系,季节与作物栽培的关系,畜牧业管理饲养等的一般基本知识)。不要用那些在办公室写材料,对生产一无所长的人来充任。这样的人到那里找呢?有些在农村中,千里马是有的,只缺伯乐去认识。
  3.1957年所订的经济作物及技术作物和养猪计划,要修改符合现实起来,或是将情况向上报告如何解决。
  4.今后要加强重点社的领导,注意总结经验推广,过去有很多单位面积高产的记录的经验(每亩平均2000斤至2400斤)为什么不能推行,请检查说明原因。
  以上所提的意见,请大会审查答复,倘如不对的地方请批评。

  曾关东
  一九五七年二月九日
楼主佛子4 时间:2015-06-11 16:12:00
  传略
  曾关东(1920~1986),汉族,南坤镇加榄村人。幼年在南坤小学读书。1944年加人中国共产党,5月,被选派到澄迈县共产党办的学习班学习,结业后在藤南乡搞地下工作。1946年2月任藤南乡乡长。是年,国民党四十六军对琼崖纵队进行反革命围剿,中共琼崖特委和琼纵司令部由澄迈县向琼山六区政府驻地(合口村)转移,曾关东发动群众等集粮食作好后勤供给工作,支持琼纵部队反围剿。
  1948年2月,新民县(1952年7月改屯昌县)民主政府成立,曾关东从1948年4月至1952年5月任副县长。1957年2月15日,在屯昌县第二届人民代表大会上再次当选屯昌县人民委员会副县长。1957年2月9日,在屯昌县人民代表大会上,他和代表们一起查审屯昌县人民委员会的工作报告并作了一个大会发言,他认为县政府两年来的工作中,存在严重的主观主义、官僚主义和教条主义,突出表现在于合作化的领导,没有贯彻新的生产方针,缺少具体办法指导。制订计划不合实际,没有尊重社员个人自由和发挥他们当家作主的作用,一切的生产措施都是以命令的方式下达,用强制的方法付诸实施。形成由县至区、乡、社一连串的官僚命令作风,挫伤了广大群众参加社会主义建设的热情,群众的劳动积极性调动不起来,工作效率低。领导干部又缺少生产的基本知识,又不依靠群众,致使在领导生产上单调发展主粮,放弃副业经营,劳动工值低,总收入比不上自发时期,对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表示没信心。会上,他提出贯彻包工包产的耕作制度来激发社员的生产积极性。主张“主粮包到组,杂粮包到户,经济作物和畜牧业,由组负责经营和管理”办法。这一办法得到广大社员的拥护。1958年,在反右斗争中,被划为反党反社会主义“右派分子”撤职下放农村劳动改造。1979年,落实政策恢复工作。1982年2月,出任中共屯昌县委常委兼政法委员会主任。1985年离休,1986年在南坤病故。享年66岁。
作者:缘来好地方 时间:2015-06-16 17:11:00
  好领导啊
作者:正南方十八度 时间:2015-06-17 11:32:00
  你公知心灵鸡汤喝多了?动不动就良心还海南良心这事多了
我要评论
作者:飞如昔 时间:2017-08-14 09:49:48
  支持,现在这种官几乎没有了
作者:南典之音 时间:2017-08-17 16:36:57
  一个领导好与坏,功与过,不要只看他的言辞,而要看他的行动,要看他在群众中的口啤,更要看他退下以后走在街上有没有人向他问好,上前跟他握手!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