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宁都州,我烟火缭绕的人间

楼主:麦冬2007 时间:2017-04-27 11:39:57 点击:681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最后的宁都州,我烟火缭绕的人间
文:麦冬
  图:朱承志(江西赣州宁都)
  目光再次掠过这片土地,隐身于暮色中的宁都州啊,是我烟火缭绕的人间。
  我不敢轻易走近你长满青苔的小院子,不敢轻易推开开那扇古老的木门,不敢去看你挂在缺了边的木板墙上那只停摆的老钟,不敢打扰那个在黄昏里酣睡的老人。
  我怕,我随手一推,所有的记忆便如潮水汹涌而来,将我湮没。
  我怕,我轻轻拂手,强忍的泪水便如墙上的灰尘,簌簌而下。
  烟黄的土墙,七零八落地摊在桌上的物件,悬挂在墙边的衣服,从黑暗的墙缝里透出微弱的光,还有那愣怔的眼光,如一枚针扎进了我敏感的心。
  最后的宁都州,我烟火缭绕的人间啊,我越过墙头的历史,越过屋顶的天空,却越不过你深深的一撇。
  时间推着镜头不断地向前向前,你却如一口被历史遗忘的老井,偎着旧时光在潮流的夹缝里偷偷踹口气。
  春天来了,你在时节的催促声中探起身,却只能和几棵闲散的青草浅浅地打个招呼。
  只能在落日时分仓促地和几个老朋友悄悄地道一声别。
  今天还有谁记得你曾经光耀的前身,记得从你从三国走来,听着元曲的小调,步入乾隆的盛世,见证民国的兴衰,直到自己已然成为历史中不堪重负的一页。
  最后的宁都州啊,你以青砖灰瓦的身躯去承接历史的转合,以瘦弱的身板子去滋养一块贫瘠的土地,你怀揣着千年的时光,也许就这么过去了。
  那些曾经倚在古老的骑廊下,低头编织苎麻的女子,纳鞋底、缝补衣服的老人,串蓑衣、弹棉花、打圆桶的男人们,如今,他们在哪儿?。
  也许多年后,连你现在的名字“建国街”也将消失不见。
  你曾春风满面,归来的却不是我。
  而今还有谁愿意固守着你,如固守着永远的家园。
  还有谁愿意摒弃浮世的繁华,回到你千疮百孔的卑微的身边?
  愿意抚平你一生的苍凉,许你半世的安稳?
  已久矣。
  你若愿以一记回忆温柔地杀我,我又何曾忍心舍你而独自转身离去?
  你这生我养我,溶入我的血脉,溶入我生命中的土地啊。
  最后的宁都州,我烟火缭绕的人间啊,蜷缩于一片片发黄的棉絮里,一片片被撕碎,又一片片被拼贴。
  你弓着身子,一遍遍地在棉线的拉伸里落定,安家,独自撑起一个个落寞的夜晚,努力去搂紧每一个落寞的故人,捂暖无数个飘零的梦乡。
  
  
  
  
  
  
  
  
  
  
  
  
  
  
  
楼主发言:2次 发图:15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股海牛熊 时间:2017-04-27 23:09:00
  我是来数贼的。。。
我要评论
作者:股海牛熊 时间:2017-05-08 07:12:29
  哈哈,果如诗意的话,偷点阳光照照,大家欢喜如何?
作者:吻得到V爱不到 时间:2017-05-08 11:18:21
  一城一文化,一地文化一地情。
作者:vis_count1999 时间:2017-09-10 07:06:31
  太高雅,意思难以领会全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