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浮萍录

楼主:花开月下圆 时间:2020-08-23 11:06:41 点击:1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却说五当家、六当家领着先锋队伍已经到了城外不远处。两人性子还是较为沉稳,将队伍隐藏在夜色暗处,从城上根本看不出半点端倪。
  这一路来,他们也是用棉布将马蹄包住,让队伍噤声前进,即便人多马杂,但硬是没有发出半点声响,估摸延州守军应该还不知他们已经神兵天至。
  “五哥,咱们约定是四更时分动手,老七他们不会弄错时候吧?”眼见约定时间将到,六当家有点沉不住气了。
  “不会,老七办事还是颇为牢靠,如若他不开城门,我们即便回去也不能硬攻。哼!让我们打先锋,有些人怕是也想借刀杀人。”看来对这马铁骝的安排,五当家还是看了个透亮。
  “五哥,我是个粗人,反正有什么事我都听哥哥的。”六当家虽说自认是个粗人,但这见风使舵的功夫可是不遑多让。
  五当家没有再接过话茬,只是静静注视着城门。没有他的指令,偌大的队伍也就在城门外停歇了下来,仿佛巨山一般沉静。
  ……
  城内的福来客栈内,客栈的大堂已满是血迹,如同修罗场一般。
  几个伙计、掌柜以及商贾摸样的人直挺挺地躺在地上,身上满是血迹,有些人甚至已是支离破碎。血迹渐干,看来他们已然死去有些时候。
  而此时堂内聚集恐有近百人,均是身形健硕的魁梧汉子,个个目露凶光、面色狰狞,手中还提着明晃晃的鬼头大刀,甚是骇人。
  “七哥,时辰到了!”光头刀疤脸习惯性摸了一把自己的锃亮光头,恶声喝道。
  七当家闻言略一沉吟,随即一个跃步跳上桌子,对着周遭匪徒喝道:“弟兄们拿好家伙,随我杀出去!今日事成之后必有重赏!”
  言毕,七当家一个箭步跳下,随即飞起一脚将桌子踢翻,怒吼一声“杀!”带头冲了出去。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众匪兵被他话语一激,顿时也是热血上涌,把钢刀一拎,齐齐怒吼“杀!”就跟着他一道冲出门去。
  众人争先恐后,生怕落在了下乘。
  可不曾想,众匪刚刚冲出大堂,还未来得及跨出院门,便只觉隐隐有破空之声响起。
  那刀疤脸一抬头,顿时只见精光一闪,随即额头一凉,一头栽倒在地。
  原来,竟是一支利箭堪堪洞穿他脑袋,甚是骇人!
  说时迟那时快,众匪惊愕之际,又是一阵箭雨从墙外急速射来!
  这箭雨来得又急又密、又狠又准,众人均是反应不过!加之他们此刻都挤在院内,站得甚密,是以一阵箭雨过后便倒下近半,哀嚎遍地。
  僻静小院顿时成了修罗场,瞬间血流成河!
  匪众即便再是愚笨,也知肯定是中了埋伏,一时间军心大乱,一些胆小者甚至开始四散奔逃了起来。
  七当家见情况有变,忙对着这群恍然匪众喝道:“快随我杀出去,不然都得交代在这里!”
  众匪听他一吼,终于像是找到了主心骨,渐渐止住溃散之势,纷纷向他靠拢。
  可说时迟那时快,七当家的话音刚落,一支冷箭便恰时疾射而来,将长空划得猎猎作响。
  这箭不偏不倚,正没入七当家额头!
  箭头尖锐,直从七当家前额穿过,正从后脑勺穿出。那七当家也是条汉子,硬是挣扎了小一会儿,才轰然倒下,却是没有哼出半点声来。
  射箭的小将此时正巍然立在墙头,一身金盔金甲,恍如神兵天降,好不威风!
  此人不是杨展又会是谁。
  见敌酋伏诛,他厉声喝道:“尔等还不速速受降!”
  见七当家的已死,剩余匪众更是胆气全无,不知是谁带的头,余众纷纷扔掉兵刃,跪地乞降。
  ……
  延州城外。六当家终于再也沉不住气,又急声问道:“五哥,为何老七还不开城门,会不会出什么事了?”
  五当家默不作声,望着兀自紧闭的延州城门良久,似乎终下决心,喝道:“走!我们撤!”
  六当家闻言也是懊恼,却又无可奈何,准备听了他的号令撤回山去。
  可突然间,延州城内似乎传来一阵兵刃搏杀之声!
  六当家瞬时激动了起来,也顾不得隐蔽,忙对五当家喊道:“五哥!你快听!”
  五当家也自是听到了声响,确是有兵刃交接之声,还伴着一阵阵的呼喊厮杀,似乎颇为激烈。
  激战后,声音终于渐渐停歇,那望眼欲穿的坚固城门竟真的缓缓拉开!
  此时从城内窜出一人,着一身黑衣,颇有些贼眉鼠眼。
  那人对着城外高声喝道:“城门已破,当家的赶紧过来!莫要让林贼跑了!”
  “五哥,是老七手下的鼠小六!”六当家与七当家素来交好,对这老七的手下鼠小六也是熟悉。
  见城门已破,六当家抑制不住激昂情绪,有些跃跃欲试。
  闻言,五当家也不再答话。只见他高举战刀,对着延州城方向,似是用尽全身气力高声喝道:“弟兄们!随我杀进城去,金银珠宝、漂亮女人都在城中,随取随拿!”
  此声响彻云霄!
  身后的匪众早已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待他一声令下,万千儿郎便如脱缰野马一般,朝城中奔腾杀去,似乎美女、财物尽在眼前。
  霎时间战马如嘶、尘土飞扬,万千匪众似乎汇成了一个庞然巨兽,正要将小小的延州城一口吞下。
  而二波次的八当家、九当家见先锋队伍已经攻向城去,也不甘示弱,生怕被他们抢了先。
  九当家赶忙连声高喝:“儿郎们,随我杀!”
  霎时间,又是上万匪众呼啸前冲,生怕被别人抢在了前头,全然没有了章法。
  前方队伍都已杀向延州城,看来计划应该已经成功,马铁骝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却见他对左右朗声笑道:“走!咱们也去延州城瞧瞧吧!”
  霎时间,一面马字帅旗迎风而起。黑夜中,一支数万人的队伍终于徐徐走出大山!
  这队伍绵延不绝、声势浩大,直如一条巨龙向延州城方向袭去!沿途所过,尘土飞扬、遮天蔽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