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剧本《斩刑》

楼主:江溶x 时间:2021-01-28 13:10:01 点击:164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刑台、日、外

  一长一短两把刀,扔在了刑台的木地板上。
  一个死囚被架上刑台,按到在两把刀旁。死囚看着地板上的两把刀,吓得面色惨白。
  死囚(哀嚎):阿……疼……疼呀!。
  死囚挣扎着,欲起身逃命。清兵气的使劲,将死囚的脸不停的,往木地板上磕,死囚哀嚎之声十分凄惨。
  又来了一个兵丁,他用绳套套住死囚的脖子使劲拽,竟将脖子拽长了一倍,死囚发出惨叫。
  侩子手大刀一举,砍在了他的脖子上,刀不够快没有砍断。后脖颈被砍开了一道大血口子,可以看见红白相见的颈椎骨,死囚发出令人毛骨悚然叫声。
  死囚(叫喊):疼……疼……阿!
  兵丁拿起短刀,将连接的部分斩断,头颅被兵丁提走了。又一个死囚被按倒在刀旁,他看着刀和地板上的血,吓的瞪大眼睛欲哭。
  死囚:疼……疼……疼疼!
  一只大手抓起地板上的刀,阳光在刀刃上划过白色一片恍然而过。

  2赵青家、日、外
  屋檐旁的大树下,提刀站立着身穿白衣的大汉,看上去四十多岁他闭眼倾听着。一旁檐下有位灰衣老者,年近六旬在看着他。

  3刑台、日、外
  轰然一声响,落下的刀砍断了死囚的脖子,头颅被一兵丁拎着走了,头颅脸上的肌肉,开始扭曲变形发出“疼”的叫声。

  4赵青家、日、外
  白衣大汉在合眼倾听。

  5刑台、日、外
  轰然的脚步声中,兵丁拎着砍下的头颅走去。血从刀头上滑落伴着头颅的叫喊如同回声“疼……疼啊”

  6赵青家、日、外
  茂密的树叶中,一个树叶从枝头坠落,落向树下站立的大汉。

  7刑台、日、外
  被兵丁强按着跪下的死囚,哀嚎的声音中夹杂着“疼”字,这声音像是在梦境中模模糊糊回荡不清。
  一阵风声大刀落下,砍掉了他的头……

  8赵青家、日、外
  风声中白衣大汉挥刀,将飘落的树叶一分两开……

  9刑场、日、外
  被砍掉的头颅被兵丁提着挂在了示众的横梁上,悬挂的头颅转过了正脸,它睁开双眼鼻翼微动显出恨意,
  头颅:疼!
  它忽然嘶叫着迎面扑来,横梁上的绳子拽住了它。

  10赵青家、晨、外
  白衣大汉拾起,被自己分为两半的树叶看一半大一半小。
  老者:一大一小不是中间,赵青,你想分毫不差的从中间分开它,不知这世上有几人能够做到。
  赵青(气的扔掉树叶用力将刀送入刀鞘):我手不准。
  老者:赵青,你真的相信,这天下有杀人不疼之术吗?
  赵青:先生的刀够快,赵青手抖不够准确。
  老者:你的手还抖,那北京城第一的刽子手就不是你赵青了。
  赵青:避开穴道,可以得到不疼之术,可是这需要丝毫不差。
  老者:你想得到,杀人不疼之术。让受刑者不受罪,这是你的善心。可这世上根本没有,杀人不疼之术。
  赵青:受刑者喊疼之声,跟着赵青如影随行,凄惨之极令赵青寝食难安。
  老者:刀快一分疼少一份,(拱手)铁匠张勤愿为赵爷再造新刀。
  赵青(拱手):有先生相助,赵青感激涕零,先生铸剑造刀京城第一。可是赵青想要得到的是不疼之术。



  11恒通洋行门口、日、外
  恒通洋行四个字,下面的大门里扔出一人轰然落地。
  他被摔的咳出了血,他慢慢爬起,愤恨的看着门里。他20多岁干瘦模样白静英俊,很可惜他的额头,和太阳穴之间的眉毛上,有块不大的方形胎记,半红半黑看上去神秘而诡异。他只有棉衣上身,下面穿着破烂露腿的单裤,一双破单鞋。
  门里走出两个穿冬装的保安,他们来到青年面前。
  保安甲(指着他的胎记):王耀!就你脸上这胎记没人用你,晦气!滚!别再来了。
  王耀:没饭吃了,帮帮忙吧!我什么都能干。
  保安乙:全城都不用你,你晦气,滚蛋!别再来了,再来我打死你。
  王耀:我求您了,我家断粮了我三天没吃饭了,帮帮我给我个活干吧!
  保安甲:还不走,还说(对门里喊)来阿给我打!
  门里又冲出几个持短棍的保安……
  保安甲(一指王耀)打!给爷往死里打,(吐唾沫)看见你都晦气。
  众保安手持棍棒很打王耀,王耀招来招去打在一起,寡不敌众王耀被打倒在地,口鼻出了血。
  保安甲:滚!
  王耀浑身无力艰难的站起身,擦着口鼻中不停流出的血踉跄着正要走,保安甲上来一脚踹在王耀身上,王耀又爬在了地上。
  保安甲:滚!
  王耀(爬在地上):别打了我三天没吃饭了,我不行了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保安甲:快走,不走还打你阿!
  王耀硬挺着站起来,踉跄着走了。

  12大街、日、外
  行人中男青年小海和大贵,看见前面不远处王耀的背影。
  大贵(指着王耀喊)王耀!
  小海(喊):耀子!耀子!
  王耀回头看见二人,他抬腿就跑。
  大贵(喊):就是王耀,站住!再跑抓住打死你。
  小海:追!
  两人大步如飞的去追王耀。
  大贵(喊):站住别跑,再不站着非打死你不可。
  小海(对大贵):别打呀!就是要钱打他干嘛!
  大贵:我非打他不行,累死我了。


  13巷道口、日、外
  两人追着王耀跑到巷口,王耀已经累的跑不动了硬挺着拐进巷道,他弯着腰喘的很厉害,两人来到巷口王耀面前。
  小海:还钱!
  王耀(喘着粗气):小海,我没,没有!
  小海:必须还我,那是瑞三爷进货的钱,不还他会打死我的。
  王耀:早不说我都花完了,真的没有。
  大贵(上去就打王耀):还!
  王耀虽然练的一身好武功但因饥饿体力不支,只有招架无力反攻。
  小海(大喊):大贵别打了!
  大贵(打):不打他不还。
  王耀(咬牙坚持反攻):别逼我……
  大贵(打):爷今儿就逼你。
  王耀把大贵打翻在地,王耀累的实在挺不住了他瘫软在地上。
  小海:耀子!你咋了。
  大贵(起身猛踢王耀的脸)你打呀!你根本就没钱还小海,你以为爷不知道,夏天你娘割牛草养你,冬天你挨打借钱养你娘。
  说完大贵又猛踢王耀。
  小海(拉住了大贵喊):别打!耀子从我手里借的钱,和你无关。
  大贵:钱是瑞三爷的,是让你进货的钱!
  小海:是我借给他的,和你没关系。
  王耀(挺着想起来):我真的没钱(软的又瘫在了地上)。
  大贵(对王耀):没力气了,你几天没吃饭了,你挺能打,起来陪爷再玩玩。
  大贵又踢起王耀,王耀以没有力气再站起来了,他口鼻出血瘫软在地上任凭大贵踢打。
  小海(掏出刀对大贵喊):大贵!别打了,耀子不行了。
  大贵看了看小海的刀,手一背走了。
  小海(对躺在地上的王耀):我知道你没钱,你脸上有记都嫌你晦气没人用你,你找不到活干冬天地里没牛草,你家一定是断粮了。
  小海掏出一个饼掰开,一半放回怀里一半赛进王耀的手里走了。
  小海(停住脚步回身对王耀):男人一定要出人头地,要干成体面的事不然你一生都作狗!

  王耀趟在地上肮脏的脸上血迹斑斑,鼻孔上粘连的血丝随呼吸进出着,双眼一动不动的看着天空。
  天空下起了雪,雪片落在他的脸上嘴里,很快给王耀盖上了一层白色,他拿着饼的手的食指微微动了一下。
  过路的乞丐发现王耀手中的饼,他激动的爬在雪地上,搬开王耀的手指抢走了半块饼。
  乞丐:下雪了,爬着好。
  乞丐连拉带扯的给王耀翻了一个身,他让王耀爬在了地上,乞丐吃着饼走了。
  无力的王耀爬在地上,一动不动地看着地面像死了一样,口鼻中的血流在了雪地上。
  一个穿着破烂单衣的女人来到雪盖的王耀身边,她40多岁干瘦如柴冻的瑟瑟发抖,她废了好大力气想要把王耀背上可怎么也不行……
  王耀(有气无力的叫她):娘……
  王母(干瘦的手抹去儿子脸上的血哭道):在这会冻死……
  王耀硬挺着想要站起来,可他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又松软的爬在了雪地上。
  王耀(微弱的声音):娘,回去别管我,你走!
  王母(哭了):你是娘身上掉下的肉,娘岂能把你留在这冰天雪地里不管!
  王母说罢又想把儿子背上走,可是怎么也弄不动,乞丐回来了他的帮助下,母亲终于把王耀背了起来。
  王母(艰难的迈步往巷内走):熬过冬天就有草了,割了牛草卖了钱就有饭吃了。
  乞丐看着王母背着儿子,在飘着大雪的巷道中艰难的走向远处。
  乞丐(嘴角微微颤抖):娘……

  简介
  清时,男青年王耀,因额头有块诡异的胎记,找不到工作。眼看就要和,病重的母亲,双双被饿死。
  父亲生前好友,京城第一的刽子手赵青,想要帮助王耀母子,他和打刀的铁匠张勤商量。张勤出某,让王耀练成,不疼之术,皇上一定会顾用王耀,专为皇家行刑。
  不疼之术是赵青,一直想得到的,杀人不疼的绝活。通过练习,和多年的实践,赵青知道,杀人不疼根本作不到。一时两人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两人只好冒着欺君之罪布局,钓上了皇上这条大鱼,给王耀找到了一个铁饭碗。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江溶x 时间:2021-01-29 00:01:06
  呵呵,对不起有些字打错了。
楼主江溶x 时间:2021-01-29 08:41:17
  对不起,简介发错了,再发一个。
  简介
  清时,男青年王耀,因额头有块诡异的胎记,找不到工作。眼看就要和,病重的母亲,双双被饿死。
  父亲生前好友,京城第一的刽子手赵青,想要帮助王耀母子,他和打刀的铁匠张勤商量。张勤出谋,让王耀练成,不疼之术,皇上一定会顾用王耀,专为皇家行刑。
  不疼之术是赵青,一直想得到的,杀人不疼的绝活。通过练习,和多年的实践,赵青知道,杀人不疼根本作不到。一时两人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两人只好冒着欺君之罪布局,钓上了皇上这条大鱼。什么都安排好了,王耀却不愿意做刽子手。刽子手有行规,只学不出场行刑不是刽子手,一但出场哪怕只杀一个人,永远都是刽子手。病重的王母自知时日不多了,她怕自己死后,儿子挣不到饭吃。情急之下她要以死相逼,让王耀出场行刑。王母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赵青,自己犯下砍头之罪,王耀会不疼之术,一定会出场行刑,如此王耀就入行了。赵青听后告诉王母,不疼之术是假的,是为了让皇上用王耀。王母思量了一下,告诉赵青就按她说的办,不要告诉王耀,不疼之术是假的。王母纵火,烧了打王耀的恒通洋行,被判斩刑。王耀果然不忍母亲受疼,要出场行刑。刑场上,待斩死囚一有三个,王母是其中一个,她看着儿子王耀步入刑场,王母露出微笑。
  王耀一连斩杀了两人,第三个就是母亲了,王耀显得有些紧张。一个兵丁跑上刑台,报告监斩大人,纵火的老婆子已经病死了。
  老天的保佑下,达诚了大家的心愿,给王耀找到了一个铁饭碗。
楼主江溶x 时间:2021-01-30 00:17:15
  麻烦版主,帮我把第一个简介删除。谢谢!
作者:huangbao1114 时间:2021-03-11 11:17:22
  欢迎到万众编剧网发布,可以寻找影视合作,及作品的进一步改编优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