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广纯案全国人大督办16年五级政法司法腐败分子即将在最高法同台会审

楼主:杜广纯9 时间:2022-06-24 11:46:11 安徽 点击:146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杜广纯案中五级政法司法塌方式的腐败,让老百姓在维权的路上再走“长征”路,倾我之所有背水而战不是单单为了追求公平正义,民主、法治的存亡关乎国家命运,跳出历史的周期率最大的障碍就是腐败,人民监督必不可少。



  申冤似陷烂泥潭,民主法治民祈望。

  诉官如捅马蜂窝,依法治国敢违抗。

  维权再走长征路,虎蝇挡道太猖狂。

  苦等公平十几载,祸从天降父阵亡。

  青春自由最可贵,白发已添半头霜。

  清官当思民疾苦,官官相护丧天良。

  司法重苛需猛药,倚法害民政法帮。

  民意消耗史无前,火烧屁股不怕烫。

  关门办案已沧桑,怨声载道不慌张。

  罪犯报复无休止,正义之剑鞘中藏。

  史书记上三两句,后世闻之心亦殇。

  百虎入笼心初定,法废乱生起风浪。

  匹夫拿起尚方剑,奸臣贼子胆俱丧。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3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杜广纯9 时间:2022-06-25 18:27:34 安徽
  诉讼18年了,经历过无数风雨,被打击报复多少次记不清了;吃了多少舒肝理气的药统计不过来了?幸运的是我还活着……

  中国人困难是压不倒的,骨头都是硬棒棒的。最大的困难就是战胜自己。为了真理必须要有牺牲。

  其实人死都不怕的时候会大彻大悟,一切困难都是自我挑战,就像练绝世武功,练到最高境界就是心静如水,无我的境界。一切的敌人都是可怜的……


  如果让我把经历的故事写下来可能几百篇,与腐败官员的斗争绝对不是这一个案件,还有几十个报复案、贪污腐化案,毁坏通信案,光省长热线交办的十几个,我被公安局拘留起来,就是直接告公安局长渎职,祸害群众。后来局长降三级。总之老百姓与官斗比登天还难,何况牵连一百多高级官员。

  虽然正义迟到再迟到,但是我们必须要坚信,依法治国的今天任何违法乱纪行为都逃脱不了法律的严惩,正义必胜!
  
作者:duguangchun 时间:2022-06-27 14:40:23 安徽
  事非经过不知难,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太多可怕的事情……
  谁能想到把我录取通知书卖给别人的人就是我的伯父?他是学校校长,是我父亲的亲堂哥。我父亲兄弟8个,其中堂弟兄5人,这个校长是大家族的领头羊,他不希望其他家庭出人才,其中隐情三天也说不完。

  要想知道我这18年经历过什么,其实随便说几个事情就可以想象:在那个起诉失败,上诉失败的关键时刻我姐姐突然生病了查出了脑瘤,要做大手术,我父亲血压急的升高到200多住院抢救。我女朋友和我分手,祸不单行一块来了,家里的食用菌养殖因为没有人打理损失惨重。为了筹钱治病想尽办法……

  好在苍天有眼,一切熬过来了。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被告为了让我家破人亡不再申诉,开始了疯狂的报复计划:恐吓、离间计、陷害、羞辱、造谣、投毒……简直丧心病狂。

  我姐姐脑瘤手术非常成功,但是不到二年又检查出乳腺癌,虽然是良性的,又要大手术,手术非常成功,但是当时受到的惊吓与经济压力无疑是雪上加霜。

  我的食用菌事业坚持不下去了,没有身份证也打不了工,家里的房子成了危房也拿不出钱了,下雨天家里没有一块不漏雨的地方,厨房用大木头撑着,炒菜屋顶上的灰经常落到锅里。父亲高血压越来越严重,医生说不能生气,但是我父亲肝火旺,遇到事情不发火就能憋死,没有坚持两年就气死了。眼都闭不上。
  
作者:duguangchun 时间:2022-06-29 08:38:28 安徽
  杜广纯案农民被冒名顶替27年18年诉讼难讨户口内幕(三)

  天作有雨,人作有祸。老百姓不是逼急了不会告官。
  户籍警崔*松与冒名顶替人许*峰是亲戚关系,许上面有大官,户籍警自然是要千方百计攀附。户籍警把我家户口本强行以换新为名收缴为许庆峰冒名顶替提供便利。然而户籍警崔升官后,新来的户籍警缪某某与崔*松是死对头,缪某某是正派人,他与冒名顶替人许庆峰是邻居,他知道一切内幕。他两个积怨已久不可调和,曾经闹到县上市里都没有缓和矛盾。

  2004年9月我去办理身份证,缪某某直接告诉我:“你身份证被人办理了,照片贴在户籍底册上,已经联网,不经过省、部批准谁也不敢随便更改、销毁,你要想解决问题在省里很难,你要有心理准备……”

  我经过几个月的调查了解知道事情的原委。我去合肥请律师帮忙,后来律师调查告诉我:“我们已经录音调查,派出所所长承认事实,但是老户口本不经过县领导批准不给取证,说的话都偷录下来了以后交给法庭,另外还告诉你冒名顶替的那个假杜广纯户口户籍就在我们律师事务所大厦下面的庐阳区派出所……”

  得知要起诉,那一伙人想调解。

  那天中午突然有人带信让去街上吃饭,说要解决事情。我父亲去的时候对方已经开席,我伯父(校长),冒名顶替人舅舅、伯父等等都在,他们口气非常强硬说:给你办理个假身份证,给几百块钱调查咨询费,我们给你办的身份证和真的一样。你要是想告我们不怕,县法院院长是我家亲戚(法院院长就是我们邻村人)。省里我们也有人。

  我父亲虽然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但是也是有骨气的人,他当过教师、当过村干部,父亲说:不行就告,人为一口气,兔子急了还咬人……

  我到合肥找合肥日报与安徽电视台记者,结果被放狗追咬与公安局派许庆峰等出警在必经岔路口堵截……待续
作者:duguangchun 时间:2022-07-09 15:08:04 安徽
  案件起诉之前我到省城合肥找到合肥晚报和安徽电视台记者。安徽电视台来了两个记者一个司机,后来决定去冒名顶替人许庆峰家去采访,许的父亲因为也是个农民出身,一开始还以为采访是好事,就实话实说,怎么找的我伯父(学校负责人)买的通知书,还说小孩没考好在家闹,就决定花钱托关系给买个通知书。正采访的时候,突然许父亲接到儿子打的电话,态度立马变了,他从屋后拿把锄头要砸记者摄像机,记者见情况不对早有防范,拔腿就跑,由于经常遇到此类情况,驾轻就熟,许父亲又立马放出大黄狗,大黄狗一头就蹿上来,记者关车门迟一步,把大黄狗头死死夹住,大黄狗疼的嗷嗷叫,把头缩回去。


  驾驶员车子本来就没熄火,加速把车开上大路,飞驰而去。


  车子到通往合肥的一个必经岔路口时前方早有公安局派人在堵截。

  记者只有往省里打电话求助,过了一会对方让开路放行。


  我们只能起诉到县法院了,当时我想法院胆子再大也不敢不恢复我户籍、身份证,巧合的是我请的律师与审判长是叔侄关系,律师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但是开庭就电话不断,开庭中途还换了个法庭。问我要不要调解,我说调解不成才起诉的,我相信法律。后来一审没能恢复我户籍身份证,这对我们来说也是预料之中的。判决书基本承认冒名顶替事实,关键说公安局系工作疏忽大意所致,不属于犯罪,要求我重新选择身份证号码办理。

  我肯定是不服,这个判决不是公开让我把身份证、户籍让给别人吗?


  我就上诉到合肥中级人民法院,没想到更可怕的事情接连发生……一审判决拿到手我们犹如被人当头一棒懵圈了。律师费、诉讼费、车费花了7000多块钱,18年前这个数字也是不小的费用,何况当时我们吃饭都成问题,大部分都是借的。

  判决书下来的一个星期左右,安徽电视台《案件调查》栏目在省电视台播出,后来在全国各大电视台转播。当然影响很大,那天早晨我用拖拉机拉一车自己种植的食用菌去集市销售。突然集市上一个老者拦在我车前,我一个急刹车,吓的冒出冷汗,因为赶早市,天还没大亮。仔细一看,原来是我伯父(前面说过他是我们学校领导,已经退休),他说:“我都等你好长时间了,你怎么在电视上说是我把你录取通知书卖给许庆峰了,你有什么凭据,你这样败坏我的名声我不能饶你……”。我解释说:“许父亲说是你干的,我们又没说,他说的清清楚楚我们也没有办法……”。后来家族中也有各种议论,很多人认为我不应该告,搞不赢还得罪人,胳膊拧不过大腿……

  我想这个官司不打到底还真不行,我想放过别人,别人不领情,还觉得我好欺负。一时间谣言四起,仿佛我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我决定上诉到合肥市中院,上诉月余,突然有一天县公安局打来电话说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许局长要亲自来给解决问题。记得那一天刚刚下过几场大雪,天寒地冻,我们坐车到镇派出所,等很久许大领导带着队伍来了,那个阵势说实话对我们这些穷乡僻壤之地的草民很有震慑力,镇派出所的民警们站的笔直,大气都不敢喘。几句客套话说毕,话锋一转说:“事情总是要解决的,你看要多少钱合适?,身份证你再选一个号码办一个,非要把别人搞下来,你又不能当警察……”

  我们说钱是小事,关键我不能让他冒名顶替一辈子,另外他们现在还不承认错误,说我想敲诈,我要拿了钱还真说不清道不明。

  许领导显然十分不悦,你要继续告那就告吧?说完话后就走了。

  终于到了合肥中级法院开庭的日子了,期间发生过很多小插曲不必细说。

  开庭选在一个最隐蔽的法庭,找了很长时间。对方还是那几个老熟人。法庭上审判长不允许我发言,说无关紧要的话不要说,开庭一半审判长突然捂住肚子说:“肚子疼,我要去厕所,你们继续开庭。”

  张审判员继续,这个审判长进了厕所就没有出来了。

  开庭结束,我去送代理词,因为在法庭上他们不要。到他们办公室,看门的说:“早就去大酒店吃饭去了,你给我,我帮你交”。

  去领二审判决书的那一天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一进办公室许庆峰刚好出去,差点撞上。许庆峰望我一眼,嘴角带着很难发现的微笑。

  我心里一震,虽然早就知道结果,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只看了判决书最后一行就知道不好。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他们让我签字,我毫不犹豫地写了这句话:“此判决事实不清,未能恢复我户籍身份证,我不服,系糊涂判决……”他们说如果不服你可以向省高级法院提请申诉……


  我父亲经常告诉我:前方的路坎坷不平,不要怕崴脚,摔的次数多了以后走路会更稳……


  万里长征刚起步,步步惊心陷深渊……
  

  
作者:21世纪中国电影 时间:2022-07-09 17:50:06 重庆
  举头三尺有神明,不畏人知畏己知。——可惜离天三千尺!
作者:杜广纯10 时间:2022-07-22 07:25:54 安徽
  一审判决拿到手我们犹如被人当头一棒懵圈了。律师费、诉讼费、车费花了7000多块钱,18年前这个数字也是不小的费用,何况当时我们吃饭都成问题,大部分都是借的。

  判决书下来的一个星期左右,安徽电视台《案件调查》栏目在省电视台播出,后来在全国各大电视台转播。当然影响很大,那天早晨我用拖拉机拉一车自己种植的食用菌去集市销售。突然集市上一个老者拦在我车前,我一个急刹车,吓的冒出冷汗,因为赶早市,天还没大亮。仔细一看,原来是我伯父(前面说过他是我们学校领导,已经退休),他说:“我都等你好长时间了,你怎么在电视上说是我把你录取通知书卖给许庆峰了,你有什么凭据,你这样败坏我的名声我不能饶你……”。我解释说:“许父亲说是你干的,我们又没说,他说的清清楚楚我们也没有办法……”。后来家族中也有各种议论,很多人认为我不应该告,搞不赢还得罪人,胳膊拧不过大腿……

  我想这个官司不打到底还真不行,我想放过别人,别人不领情,还觉得我好欺负。一时间谣言四起,仿佛我做了见不得人的事。


  我决定上诉到合肥市中院,上诉月余,突然有一天县公安局打来电话说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许局长要亲自来给解决问题。记得那一天刚刚下过几场大雪,天寒地冻,我们坐车到镇派出所,等很久许大领导带着队伍来了,那个阵势说实话对我们这些穷乡僻壤之地的草民很有震慑力,镇派出所的民警们站的笔直,大气都不敢喘。几句客套话说毕,话锋一转说:“事情总是要解决的,你看要多少钱合适?,身份证你再选一个号码办一个,非要把别人搞下来,你又不能当警察……”

  我们说钱是小事,关键我不能让他冒名顶替一辈子,另外他们现在还不承认错误,说我想敲诈,我要拿了钱还真说不清道不明。

  许领导显然十分不悦,你要继续告那就告吧?说完话后就走了。

  终于到了合肥中级法院开庭的日子了,期间发生过很多小插曲不必细说。

  开庭选在一个最隐蔽的法庭,找了很长时间。对方还是那几个老熟人。法庭上审判长不允许我发言,说无关紧要的话不要说,开庭一半审判长突然捂住肚子说:“肚子疼,我要去厕所,你们继续开庭。”

  张审判员继续,这个审判长进了厕所就没有出来了。

  开庭结束,我去送代理词,因为在法庭上他们不要。到他们办公室,看门的说:“早就去大酒店吃饭去了,你给我,我帮你交”。

  去领二审判决书的那一天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一进办公室许庆峰刚好出去,差点撞上。许庆峰望我一眼,嘴角带着很难发现的微笑。

  我心里一震,虽然早就知道结果,还是有点接受不了。只看了判决书最后一行就知道不好。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他们让我签字,我毫不犹豫地写了这句话:“此判决事实不清,未能恢复我户籍身份证,我不服,系糊涂判决……”他们说如果不服你可以向省高级法院提请申诉……


  我父亲经常告诉我:前方的路坎坷不平,不要怕崴脚,摔的次数多了以后走路会更稳……


  万里长征刚起步,步步惊心陷深渊……终审判决下来以后,他们高兴的几乎疯狂。

  那个崔户籍警被放虎归山又调回杜集镇派出所任所长,他整天抱着相机到处要给人拍照办理身份证。做梦都想让我去派出所办理一个假身份证,他们把我的身份信息除了性别其他都改了,开始出生日期3月1日,给你改3月2日;学历改成小学毕业;迁出迁入栏搞个其他;身份证号码改了……。


  这个时期老天爷好像故意要考验我,家里出了很多事,姐姐生病、父亲生病、结婚日期定了的女朋友因为我办不了身份证和我分手,事业因为没有心思打理失败……更多的是谣言四起。

  我决定申请抗诉到合肥市检察院,由于法律知识欠缺,走了很多弯路,这里要特别强调的是碰到一个清官,合肥市检察院一个女检察官,她不仅受理我申请抗诉状,还受理了我刑事控告,她非常同情我的遭遇去,知道我已经没钱再请律师,她耐心帮助我修改申诉材料,用铅笔把应该修改的地方一一详细写上注解让我去重新打印。她告诉我说:“难度很大吆,牵涉人太多,即使我们高级检察官来打这个官司,打个六七成就不错了”……


  案件虽然都受理了,但是很快民行处就给我邮寄不立案决定书。

  我想刑事控告不立案决定书会不会也在路上,我忐忑不安,决定去闯一闯……

  那天我以找民行处要不立案答复函为掩护,上到检察院大楼找到渎职侵权处、检察长办公室,我把详细情况说完,他们告诉我:正准备给你不立案决定书的,但是你补充的情况非常重要,我们要开会讨论。后来他们把个人手机号码给我,说有情况可以联系。这件事给后来全国人大受理案件埋下伏笔,这是后话。


  民行处死活不给我不立案理由,也就是不立案答复函,省检察院说没有不立案答复函我们这边不受理,我连续去了很多次民行处,没有上面的电话下面保安室是不允许进去的,终于有一天,我在大路上看见民行处处长张某,这个几率很小,我立马上去说你什么时候给我不立案答复函!他很吃惊,没想到在市区能碰到我,他犹豫了一下说明天来办公室找我,今天没带来。


  终于拿到不立案答复函,省检察院没有理由不接受申诉了,等了三个月没有动静,我去了几趟,看他支支吾吾的,我感觉不对,我说你究竟有没有把申诉登记交办,他说没有登记,还在看内容,我火了,我指着他说:你都三个月了有什么理由扣材料不交,我从包里拿出国家信访局给我的回信说:你自己看,你不受理就签个字……

  经历不知道多少次的唇枪舌战,我还特意买了个录音机,最终省检察院受理了。这个时期发生的事太多,也是被告最疯狂的时候,各种手段都用上了,我也不想再去说,都是一些雕虫小技。

  又是几个月的等待,我去找省检察院,他们把申诉状原件退给我(这是违法的),告诉我说你去找省高级法院申诉。记得我当时已经到了绝望的边缘,我去省高级法院三次,两次暴雨倾盆,到了半途就反悔了,第三次是打雷,进了立案大厅没有人,说星期五下午开会去了。


  后来我想想也是,他们个个都告诉我去高级法院申诉,这个地方不能去,凡是对方给指出的路千万不要走,这是我以后躲过很多次坎的重要经验。


  我找到省人大,要求把退回的申诉状重新交给省检察院,这里不得不说的是碰到了好人。省人大信访办有个老头是山东人,专门负责联络放行工作,他性格豪爽,对我的遭遇很同情,我去的次数多了就熟了,直接进去坐一块聊天,我带点土特产花生,他每次还给我一些旧衣服等,他告诉我过段时间有一批大学生来实习接待申诉,你可以来,他们没有关系网,可以直接受理……

  省人大受理半年没有动静,跑了多少趟已经无法统计,电话打了多少次也记不清了,后来我急了,就天天打电话问:案件究竟办理到什么程度?他们一接电话就挂了,我就不间断的打,一部电话打热了就换另一部,接连一个星期后,他们让移动公司把我手机号码停了,我又办理了联通卡继续打……

  终于他们让公安局来抓人了……杜广纯案农民被冒名顶替27年18年诉讼难讨户口内幕(七)

  这是一段无比艰难曲折的路程,其跨度时长超过抗日战争与解放战争的总和。正义与邪恶的较量关系到民主与法治的存亡……


  上面说到省人大信*访办主任督某某与被告方很熟,为了拒接我咨询电话,他们特意安排一个人一接我电话就挂,故意气我。我实在是被气糊涂了就两个手机轮流打,他们就排县公安局来抓我。

  那天我正在家干活,公安局车开到门口,下车的正是两次出庭应诉、多次见面的县户籍警范某某等等,他两眼媚笑说:“请你和我们到乡里谈点事情……”我说先上个厕所,他随即跟了上去,害怕我跑,我想来者不善……


  到了乡政府一间办公室,范某某把门关死,突然把桌子一拍大声呵斥:“杜广纯!你违法了你知不知道?”

  接着他把打印的通话记录条给我,我一看有几米长。

  我毫不惧色,反驳说:我咨询案件违法吗?他们不仅不接电话还找人故意挂断,他们才是真正的渎职违法。

  由于我手机号码都是别人身份证办理的,还牵涉到他人。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调查笔录,最后县领导决定不予批捕,我让他们给传唤证他们商量很久才给我。


  不去北京肯定是不行了,这是一步步逼的……


  经济太困难了,我父亲说:“不行把留下的口粮卖了做路费,穷家富路,你从小没出过远门,第一次去北京还是告状,不多带点盘缠哪行呢?……”


  第一次坐火车,差点没赶上,等我上车的时候,车子已经启动了……


  坐了十几个小时火车到了北京,已经是上午了,这段经历终身难忘,说了有点敏感,所以暂时存放记忆。总之第一次在北京16天,没有身份证住不了旅店就住桥洞。回来的时候钱花的差不多了,人瘦了七八斤。


  全国人大信*访办决定对案件进行信访监督,回来的路上我心里轻松多了,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

  回到家里没想到父母比我还憔悴,尤其父亲胡子拉碴白如霜,面色憔悴灰似土。他们说:你去上战场,我们能不担心吗?害怕打扰你不敢联络,后来实在憋不住了就找你姐姐给打电话,说一切顺利,才不担心……”我当时心里无比酸楚,父母一辈子什么苦都不怕,吃过草根、稻壳从五九年活过来的,我这个儿子凭什么还让他们揪心度日……。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我决定出去散散心,去芜湖我大姑家,看能不能找个工作。结果因为没有身份证都不接收。表姐用自己身份证给担保后来在一家雨伞批发商场上班,不是为了赚钱,就是想让自己散散心。那天无意给大江晚报发了个短信,结果几天就采访我出了报纸,连续两天整版报道轰动江城,后来安徽日报、合肥电视台也找我要采访……
  

  

  
作者:duguangchun 时间:2022-07-24 17:13:21 安徽
  杜广纯案农民被冒名顶替27年18年诉讼难讨户口内幕(八)


  在芜湖打工一个月我发现虽然摆脱一些小的眼前的烦恼,但是真正的意志自由也被限制了,心里就像压着一块石头,而且石头越来越大。


  我发现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我辞了工作直接从芜湖第二次去了北京(与第一次相隔三个多月)。全国人大工作人员告诉我:“你怎么这么久才来?……”我说:“我以为来一次问题就能解决了,在家等通知呢……”他告诉我说我们把案件交下去他们两个月回报办理进度,你要是满意就不用来了”。我说他们根本就不理睬我,他们一接我电话就故意挂断,还派公安局要抓我,我都不敢打电话问了……


  工作人员告诉我说:“你所说的话我们完全相信,我们知道的比你还多,回去吧,过两个月再来……”

  就这样第四次去北京的时候他们告诉我说:“省人大回馈说已经结案,说你已经息诉……”我说根本没有联系过我。

  第五次去北京工作人员告诉我说:“你回去邮寄一份材料过来就行了,不需要老是来,要花钱……”


  我说:“我现在就带着材料呢?给你一份……”

  他说:“这可是你给我的……”


  记得那天在家干活,堂哥从合肥回来,他告诉我说:“现在听说可以把案件贴网上,影响很大的,你可以找人试试”

  17年前我们这边农村根本不知道电脑是什么,天天电视广播上电脑培训班的广告满天飞。


  我认为贴到网上大概就是用纸沾水贴电脑上的……


  我跑到合肥找到我表哥,说要学习电脑,他告诉我说:“这个我也不懂,但是我在考驾照,里面的学友都会,他们天天在网吧上网,可以让他们教你……”


  于是我就陪他们一起去练车,结束练车中午请他们吃饭,吃饭后去了网吧,他们不仅教会我怎么上网,还教我怎样在论坛上发文章……



  我仿佛如鱼得水,我在合肥论坛、中安论坛上发的第一篇帖子就是《与腐败决一胜负》第二篇就是《中国特大腐败渎职侵权案》


  终于安徽日报记者在帖子里联系我,采访后在特别关注板块整版报道《他被人冒名顶替十二年》

  合肥电视台姜记者与小唐也开车来采访一天,中午吃饭时间请他们去镇上饭店吃饭,我来付钱的时候,他们早就付过了,姜记者说:“看你的处境很困难,怎么能让你花钱,我们于心不忍……”



  合肥电视台的报道最全面,影响最大,他们直接找到许庆峰还在上班的杨庙派出所,墙上还挂着许的工作照片,长丰县公安局说是上面安排的,我们不清楚……”


  第六、七次上北京可以说是最关键的一个程序,可以说成败在此一举。被告们恐慌了,他们连夜坐飞机去“接我”。接连发生意想不到的事情……记得第六次进京前夕即将召开十七大,省市各部门搞大接访活动,我跑遍政府、司法、政法各部门最终都转到长丰县公安局,结果来办案的是两次代表公安局出庭应诉的范某某,他冷笑说:“你告到联合国还是转给我们来处理……”


  第六次进京工作人员告诉我说:“你的案子我们已经报给上面,具体结果连我们都预测不了……”


  我把合肥市检察院刑事立案两年多没有移送审查起诉的事情详细讲了,还把安徽日报的报道给他看了……


  此时安徽省人大彻底坐不住了,因为只要我不去上访他们就能把案件捂掉,终审判决快两年了,只要我不追究就信访终结。

  他们派人20小时跟踪我,村主任一会一趟向上汇报。还在周围安排内线随时了解我的动向。在政府工作报告上说:“对杜广纯进京上访老户有领导包案、严看死守……”同时通知网吧禁止我去上网。我坐车三四十里去其他镇上去上网……有一次回来下大雨,没有车,就一路踏着泥浆走回家,到家就大病一场……。



  突然一天某电视台打电话给我:“你知道要召开十七大吗?你不要再相信省里会给你希望,我们领导让我问问你……”

  我知道由于媒体报道影响特别大,有些人决定要处分他们,他们为了伸张正义可能会付出巨大代价。


  记得那天凌晨,我带着材料和包绕到别的集镇坐车准备去北京,这次非常关键。在火车站的时候就有很多莫名其妙的信息和电话。一看号码和我家人号码几乎一样,细心一看就知道是啥情况。


  我把手机关了,到北京才打开。这次全国人大工作人员直接给你说:“给我们一份材料,他们不会给你办了,我们这边来给你办……”


  在回去的火车上我突然接到电话:“你现在在哪里?我们正在找你谈事情,顺便把你接回去,还省路费……”


  原来是镇里工作人员,他们了解到我偷偷去北京,连夜坐飞机去北京接我。我告诉他们说:“不用接了,我快到家了……”


  虽然全国人大通过上级决定把案件交中央联席会议办公室处理,但是省里丝毫没有当一回事,他们都一个口径语调给我讲:“什么中联办交的?不就是一个信访件吗?我们这边多的是……”

  不久案件转到省联席会议办、转到省政法委、转到市政法委,市政法委与县政法委与乡村干部五人到我家了解情况。

  村长与另一个村干部偷偷议论说:没想到杜广纯案件真启动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市政法委工作人员说:“你能不能给我们一份申诉状,我们交高级法院给你办,你最终还是要在省高院审判的,我们给你办时间要短……”


  我们果断拒绝,他面露难色悄悄地走了……

  一年一晃而过,2008年11月11日这是个特殊时期,省人大受理日期是2006年11月11日,全国人大受理交办是2007年11月11日。

  这天最高法院长到安徽调研,我准备去省政法委问问案件办理进度,坐汽车上听到这个新闻。

  我进办公室,对面是个女工作人员,他非常客气,还问我要不要喝水。我说案件转到法院没?她吃惊说:“你怎么知道的?今天刚刚转过去,你把电话号码给我……”


  人间事瞬息万变,战略上要藐视敌人,战术上要重视敌人。

  此时被告们已经孤注一掷,他们到处借钱,尤其我伯父(原学校负责人)与许家,他们借钱的故事传的沸沸扬扬,很多内幕让人难以想象……杜广纯案农民被冒名顶替27年18年诉讼难讨户口内幕(十)

  案件终于被转到省高院了,这里不得不说一个小插曲:

  安徽省高级法院维持原判的陈子菁医患纠纷案当时是轰动全国的热点申诉大案。从1998年到2007年间99名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纠错建议,最高检提起抗诉,最高法迫于无奈发回重审……中央媒体连发几十篇报道监督,但是最终2007年被安徽省高级法院常务副院长李献敏强行调解私了结案……此案大涨安徽省高院的威风,详细情况中央媒体的相关新闻报道还在,搜索一下就能找到……



  我听说我的案件又交给那个李常务副院长,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了。

  与此同时被告们也活动起来了,许家为了筹钱逼女早嫁,听说是折干5万,我伯父排行老六,去找在医院工作的老七借钱。伯父说:“杜广纯把我告到全国人大了,你不能不管这事……你借我三万块钱,我有急用……”

  他说话一般没人敢驳他面子的。


  我到省高级法院去问案件情况,他们说是有一个信访件,希望你能给我们一份申诉材料,之前我打其他各部门电话全部都是一样的要申诉材料,我想这肯定是阴谋……目的就是想摆脱全国人大的监督,甚至连全国人大里面也有一个工作人员向我索要一份申诉材料,说我给你转省高级人民法院去,我当时就和全国人大受理我案件的那个清官反映了,他告诉我说:“我们已经给你交办过了,回去吧,耽误不了你了……”





  很多事情现在说起来非常简单,一句话就带过去了,但是不亲身经历过的人永远无法体会那种等待曙光、度日如年的滋味,无数个夜晚做梦都在想案件程序,买了大量法律书籍,尤其通过上网不仅能发帖子还能学习法律……


  由于网吧需要身份证,加上派出所打招呼,我去网吧上网的可能越来越小了。

  我姐姐就把她家买的电脑送给我,无疑这是一个重磅武器,然而巧合的是许庆峰的舅舅家就是负责本地邮电局、电信、移动行业的一把手。大家都叫他“三局长”。为了阻止我上网他用尽了所有办法,把我家人多个人电话、手机列为黑名单,当年许的大学录取通知书通过邮寄到杜集镇,姓名、地址都是杜广纯,但是我却没有收到,我的邮件也屡次失踪。

  更可气的事情是我哥哥的身份证办理后派出所就是不给,一拖就是7年,安徽日报新安晚报进行了报道,更多可怕的报复行为慢慢开始……
作者:duguangchung 时间:2022-08-17 18:50:34 安徽
  杜广纯案农民被冒名顶替27年18年诉讼难讨户口内幕(十一)


  “三局长”对我的通讯报复案无疑损害是巨大的,网上发的帖子、舆论影响极大。大家还有印象吗?上文说的请我父亲吃饭调解案子的地方就是“三局长”家,他劝我父亲喝酒的时候就说“我家米不多,酒有的是……”,他警告我们的时候说:“冒名顶替涉及十多个部门,我们都是有人的,你要告让你手把酸……”


  “三局长”发现我偷偷用亲戚身份证办理电信入户业务后就开始了报复计划,一开始他把机房端口给破坏了,我上网一会有信号,一会没有,就打了举报电话,结果维修人员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修不好,一直追到机房找原因,结果修好了……

  “三局长”还不死心,这次他玩个大的,故意说电缆被人偷盗了一段,一股气把我们八个村庄的电缆全部撤除,说电信要改革了,一家发个像“大哥大”一样的什么小灵通,说电话号码全部注销。

  我当时心知肚明,一直告到中国电信总部,但是八年间投诉电话打了几百次,网上发帖几百篇就是不恢复我的业务还收每月130的费用,我交了费用却不给我使用电信业务,一直到2021年初经过工信部等八个相关部门投诉才给予退款处理,我彻底投降签字注销账号,“三局长”也像斗败的公鸡,还剩一个邮电局长。



  我从小就吃过很多苦,性格里有一种不屈服的倔劲,记得读书的时候我就喜欢做难解的题,有时候几天解一道题入魔坚决不求助,非常享受那种破解迷题后胜利的喜悦。


  读书的时候也是不怕苦,我们家离学校五里路,一天来回四趟,后期补课一天六趟,没有石子路,全部都是土路,下雨天那个泥泞不堪,一个月就会穿破一双胶鞋。记得临中考的那两个月我晚上补课到八九点,因为经过预选考试三份之二的同学都被淘汰了,几乎没有读书的可能了,他们有的务农有的去打工,所以晚上我就一个人回家,那天晚上天气非常热,我带的手电没电了,好在有月亮,走在一片坟地的时候我头皮发麻,因为那有个新坟,突然我发现路前面有两个黑影在移动,我以为是眼花了,就冲刺一般想一下子跨过去,就在跨过去的一刹那我感觉后背被什么抓紧,拼命一缩头、大叫一声疯狂像家跑去……

  一口气跑到家,发现浑身都让汗湿透了,还跑掉了一双鞋子……


  父亲赶忙问:“怎么了?”,我把经过说了,父亲带我一起带上灯返回去找鞋,后来发现是一个野猫带两个小猫,老猫大概以为我要伤害小猫扑到我后背上了……



  经过努力去县城参加考试,回来的时候父亲问我考的怎么样?我毫不犹豫说:“还可以”……



  在家等待通知书的那段时间无比煎熬,母亲去学校问我伯父,我伯父说:“根本没有考上,还有脸来问……”后来我母亲去要毕业证,伯父说:“我已经退休了,你去找新领导问”,新领导说找不到……




  往事历历在目,考试那两天我为了买一本三国演义居然把吃饭钱花完了,现在想想也是可笑,吃完饭想让同学结账,他买一本红楼梦也是一个大子不剩,后来还是另一个同学赶巧来解了围。


  案件在省高级法院要开庭之计,省委书记开了一个净化网络环境座谈会,要求避免一抓就死、一放就乱……要求媒体要清醒认识到净化当前网络环境的极端重要性……

  这既是案件开庭前的准备,也或许是另外一种信号……

  杜广纯案农民被冒名顶替27年18年诉讼难讨户口内幕(十二)


  有些事本来是不想提的,既然发生过说说又何妨?自从那个户籍警被放虎归山我们家人的噩梦就一个接一个不停了。

  上面提到过我哥哥的二代身份证2006年办理后七年拿不到,无数次去派出所索要,他们说让政府部门带领过去了,政府部门说让乡工作人员带到村里了,追了几年后又说被村民丢了,我得知情况后立马报警并在政府网上投诉,发了大量帖子,后来安徽日报新安晚报记者来采访一天,长丰县公安局领导表示一定查个水落石出,才把身份证送来……后来我想他们可能是害怕我用我哥哥的身份证去上访。


  当然报复的手段千奇百怪,所有能想到的人都想到了,尤其是我的亲戚朋友等。

  说两个简单的案例:(1)我父亲的亲二哥因为和放虎归山的那个派出所所长有点亲戚关系加上堂哥和所长有长期的生意合作,他们就劝我不要再“闹”了,我没有给他们面子。

  一天我哥哥进材料雇人卸货,大家都汗流浃背,我母亲就去送茶水,水不够就去堂哥家拿了一个水瓶,当时伯父距离几十米不在家,但是看见了,这事情本来就非常平常的事情……


  结果第二天就出大事了,伯父说他家8000块钱丢了,说谁偷的赶紧主动送来,说指纹都留下来了,还打电话通知我的家人让大家劝劝,说拿了送过去就行了,不追究责任。说钱放床底下消防管带里面。我母亲听了当时气的差点晕过去,说:“我去找他们论理,这不是傻子都知道是栽赃陷害吗?我信耶稣教30多年了,拿人家一根针都会怕神责怪……”父亲的火气也上来了。我赶紧说:“你们要是去闹就上当了”

  果然,不一会警察就到了……


  后来听说钱又找到了。


  (2)一天上午,临村的猪贩子大家都叫他外号“三块钱”,他说我伯父要把一头快病死的猪送给他,说实话那头病猪送一般人都不会要。

  “三块钱”找伯父结果人不在家,于是就把病猪拎走了,本来不是啥大事的……


  第二天又出大事了,派出所几辆警察停我家门口报警器哇哇响,说要调查案件,我们也没有在意,堂哥把我也请去了,说派出所那边我有个同学懂法律,你不懂的事可以咨询一下。我说:“他们来干什么的?”

  堂哥说:“调查丢猪案……”——那个“三块钱”被光着脊梁穿着裤衩子抓派出所关起来了。


  我大致了解了情况,我觉得这事与我扯不上关系的,应该。

  到了警车旁,堂哥说:“他来了……”

  那个警察我一看面熟,读初中的时候比我们高两年级,在学校非常喜欢拉帮结伙打架。

  他见到我铁青着脸,冷笑一声说:“你就是杜广纯!”突然就像黑*社会一样,从警车里拿出警棍在我面前晃来晃去……


  他那阴森恐怖的面容让我觉得可悲、可怜……

  这些小事对我来说都是雕虫小技,我自幼酷爱听评书,三国演义看了几遍,学会了小不忍则乱大谋的应变能力,也懂得谋事在人成事在天道理


  接上回,省高级法院受理案件应该三个月立案,两个月内审理结束。其实这个案件申诉失败第一个责任在合肥市检察院领导身上,后来那个检察长自缢身亡了;第二个重大责任在省高级法院,网上看见那个常务副院长非正常死亡了,他们一个把市里的申诉路堵死了,一个把省里的救济途径堵死了,案件不得不由北京来处理了……


  前方的路很长,涉及的人越来越多、官越来越大……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