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大家点进来看一下我们在北京工作了三个月,十几个人的十几万工资。。。

楼主:茶在变冷 时间:2016-01-24 13:02:45 点击:2757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5年9月23号我来到北京,通过58同城找到一份工作。长途跟单员,薪资待遇福利说得特别好,特别诱人,实习4800一个月,转正6000.智商一直不怎么够用的我轻易的相信了。签订了一份所谓的合同,交了两百元押金。然后招聘单位就告知我要进行岗前培训,保安公司带薪培训半个月。涉世不深的我信了。在保安公司培训就是出勤。我在所谓的保安公司(就是北京五环外某个村子的某家小院)呆了17天,除了两天没有任务在公司训练、其他时间都是出去做些安保特勤之类的工作。上图是在去香山团城演武厅 出任务之前在四海消防做培训工作(本来要在演武厅做满半个月的出于特殊情况三天就被调回了)卢沟桥农历八月十六号晚上执勤某小区门岗半天,写字楼一天。黄金年代2015第二届中国国际老爷车展览会中国好声音国家体育馆鸟巢总决赛场外路面交通疏导国家网球中心钻石球场纳达尔VS德约科维奇.贵宾电梯护卫等等······(在保安队扣押身份证,队员之间不准有彼此电话,QQ,等联系方式,多少已经感觉到出问题了)15天到期之后,保安队长说人手不够,让我等两天再回去。本来十月八号到期的·十月十号才走。回招聘单位,给张路条之后,让我到福苑北区联系金经理。金经理没在、从福苑北区到新三余之后高飞接的我,当晚金经理回来之后就把我们送到了南中轴路振东停车场,我和宋健两个人,宋健也是当天去报告的。在振东的时候我已经确定被骗了,绝对没有跟单员这会事,我们两个在振东停车场上了七天的夜班。然后金经理过去让我们回新三余。当天晚上又从新三余把我们送到了三江,在去三江的路上,金经理对我说,小伙我觉得你人不错,你跟我干好了,一个月三千五,四千也行,跟车卸货什么的也不是太累,跟单员这个到这一步了你也应该知道怎么回事了,有些话你没跟我干我也不能说太清,我说那之前在保安公司的不白干了?金经理说他会帮我要回几百,我问金经理咱这工资是一月一发的吧!他说是。我寻思今年也没几个月了。也别折腾了,看看到那边干的什么活,不是太累的的话,就跟着干吧!于是我对金经理说,我考虑一下,考虑好了给您答复。把我和宋健送到了三江物流对面的一个小院里面,交给了小胖队长,然后金经理对我说如果确定跟着他干的,对小胖说,让小胖转告他。在三江物流贝业新兄弟物流公司干了两天主要是负责跟车送货,往屈臣氏仓库送阿迪达斯洗发水,沐浴露,香波,之类的,也不算太累,第三天的时候我对小胖说我考虑好了,就跟咱这干。让他转告金经理。当天晚上金经理就到三江物流,把我和宋健接到了查家马坊后查路8号双顺物流公司,在哪里我见到了高飞,就是我们装卸公司在双顺物流负责的队长,就是当时去新三余报道接我的哪一个。高大哥人不错,最少看起来不错,会说话,也能干活,长得也有点帅,在双顺干活期间我们相处的还不错,(可能只是我这么想)隔三差五的还给我们装卸工买点香烟瓜子什么的。我在那干了半个月之后,以前在保安公司培训出来的一个兄弟联系我说找不到工作了,问我们这还要不要人,刚好我们那几天有点忙,我问高队长,还要人不,他说要,我就让我那兄弟过来了,我那兄弟点背。由于查家马坊村西修路,主路封路,小路限高,大车过不来,必须先倒下一部分货,才能开进来,在往货站倒货的时候,我那兄弟在车上扶冷库板不让滑下来,结果冷库板掉了,把他给拍了一下,腰部软组织挫伤,干不了活了。他就只能休息了,在这之前他已经干满了一个月,高队长承诺的他的工资一个月三千。我之前满一个月的时候我就问队长要工资,队长说金经理回老家了,等他回来,等他回来,等着等着就等了快两个月了。我那哥们实在点背,养了半个多月,要好点了,下楼梯脚又给崴了一下。这两个月干下来我也有点扛不住了,只有我们五个人,一个队长。每天要卸两个到三个十七米半的大板,有时候还有四个。隔个个把星期还要装一个大板,每次撞车都要熬到凌晨两三点。有的时候,头天早上六点半起,要干到第二天早上十点多。除了吃饭,上厕所就是干活。不夸张,站在大板上面扶着货站着都能睡着。连续工作近三十个小时,沾着床就浑身不舒服,不过不会不舒服太久,因为两分钟就睡着了。出于这种情况我们就对高队长说等经理回来我们就不干了。高队长说行那你们就等经理回来吧!12月8号经理回来了,到货站之后找到了我和我兄弟。对我们说,工资账上现在没钱,要等到1月18号,公司账上有钱了,才能发工资,我对经理说公司那么大不可能差我们这几千块钱工资啊!我兄弟现在也干不了活,我这回家也有点点事,您看能不能把工资给我们结了,经理说,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可公司账上现在没钱,不然的话,我就给你们打张欠条,你们把银行卡留下,等到一月十八号了,给你们打卡。咱们货站又不可能跑了是不是,三江那边你也知道在哪,那么大的物流公司。如果实在不放心的话,你这兄弟就让他先回家,受伤了在家养着,绝对比在这舒服。你跟这继续干,到十八号,把你们钱都给你结了,你给他带回去,实在不行看你的面子你兄弟也跟着等着,该吃吃,该住住。等到十八号结了工资你们一起走。现在你们走的话,我可以帮你们一人申请个三四百块钱车费。你看怎么着?我说我们考虑一下吧!第二天我那兄弟就走了,金经理没到我们货站,让我兄弟去找的他,我兄弟没去过新三余,我送他过去的,找到金经理之后,他说有急事,让我兄弟在一个面馆里等他同事出面安排。然后问我回去不,他正好去三江,顺便拉我一程,我上车了。到三江之后他跑遍整个贝业给我拿了五块钱让我自己坐公交回查家马坊。我前脚到货站。金经理后脚就到了又带来了一个新人,宝哥。宝哥十二月八号到得三江九号到得马坊货站,然后就一直干活,直到十二月25号晚上正在装车,高队长突然对我说让我收拾东西跟着经理走,我说干啥去?高队长说到别地干活去,快点去宿舍收拾行李,等到经理过来了马上走,虽然不想走,不过不走也没办法。我上了经理车之后我们闲聊了几句。我顺便问了下,金经理,我十八号的工资有谱吗?金经理说有谱,怎么就没谱呢,我看到时候忙不忙,不忙的话十八号你和你兄弟工资结了你就早点回家。好的谢谢经理。直到那个时候我选择的还是相信。金经理拉着我到三江又接了四个人之后直接把我们五个送到了新三余星光影视园,到那之后,和那边的二十几个集合,然后我们三十个人,坐地铁到生物医药基地,走路到九维凤凰录制大厅,去给我要上春晚拆舞台,连续工作三十几个小时中间休息了两个小时。之后又干过跟车送饮料。12月30号,罗胖的逻辑思维水立方时间的朋友演讲观众入场指示牌摆放,演讲结束之后的舞台拆除,台板装车等等。。一月十号晚的星光影视城辽宁春晚拆台。十一号新三余的领队就安排我们出差,让我们带上行李,新三余我们七人,跟着领队一起到全国十佳农民揭晓仪式录制现场去搭建舞台。把我们送到之后,领队就走了。到了16舞台搭建基本完成,然后舞台搭建公司就给我们拿车费,让我们回去,等到我们回去新三余住处的时候,宿舍已经人去楼空,我们找房东询问情况房东说租客已经退房,人现在已经回老家了。出于这种情况,我不得不怀疑我的工资到底还能不能拿到,加上自从十四号之后我给金经理和高队长打电话他们便再没有接过。我心里更没底了。他们几个找到领队的住处,领队那也没有人,没办法我留下他们电话之后,就回到了查家马坊双顺物流。货站情况比我想象的要好一点点,只是队长不见了而已。原来我们五个装卸工。宋健,宝哥,。老苏,戴滋润、还有我。戴哥不知道什么情况,在我走之后的没几天,突然神经失常,就被金经理接走了,我问接到哪了,金经理只是说送到了医院。我回去之后老苏,宋健,宝哥,三个装卸工还在我问他们老高呢?他们说老高前两天说天冷了,回家拿两件衣服,这一拿就没有再回来,打电话也不接,谁打都不接。我心想糟了,我把我在外面的情况对他们大概说了一下,然后我们就罢工了,货场经理知道了情况之后就来找我们对我们说,你们先干活我这不能耽误啊!卸一车就给一车的钱。我们商量了一下,工资一万多都没保障了谁还在乎你那几百块钱啊!后来仔细想了下我们不能和货站这边交恶啊!我们还指着他们联系我们老板呢!确实是,我们一罢工货站经理就给我们老板打电话,我们老板就给老苏打电话,苏哥在这边干了一年了,前半年的工资结了,后四个月的还没结,相对我们他跟老板队长他们接触时间更多,然后苏哥说,工人们现在都不放心,高队长也走了,兄弟们心里都没谱。老板您过来一下公子先给我们结了,或者先结一部分,兄弟们绝对踏踏实实干活。老板说他现在在外地没在北京,让我们继续干活,工资2月5号给我们打卡。苏哥又让老板安排一个负责人过来,老板说你们先干活我安排的人等下就到,等了两天安排的人也没到。中间我们给老板打电话还是不接,第二天苏哥就走了,他说家里有急事不能干耗着。货站就只有我们三个装卸工了,货站程经理对我们说,你们是在这干活的没错,但是我们之间没有合同关系,我们跟你们老板之间签的有合同。而且前几个月的钱已经结过了,至于他们有没有给你们,跟我们没关系,你们现在干的话,干一车就给你们结一车的钱,你们不干的话,就走。我们自己再找工人。人在屋檐下,这种心酸大多人应该都懂,我们也都懵了,现在出去的话身上一分钱都没有,连个公交车费都没有,就算去报警,就算去劳动局,就算相关部门帮我们要工资那也要一个过程啊!这个过程我们吃什么,住什么。基本生活怎么解决,咬咬牙干吧!我跟新三余那边的几个工人电话联系了一下,他们也一筹莫展找不到队长,找不到老板,给他们队长打电话队长也接,让他们把卡号发了,18号给他们打卡。我们在双顺物流也接着干,干一车结一车。干了两天,十八号了。到了中午也没人给那边的几个工人打卡,他们就给我打电话,先来我们货站,到了之后我们再一起想想办法。他们人还没到呢!小胖就到了,就是前文中写的三江那边的小胖队长,我们问小胖我们工资什么时候发,小胖说我都来了,你们还不放心吗!踏踏实实干,等几天经理回来了就给发,正好他们几个给我打电话,我就没和小胖说太多。跟他们说了出去买点东西,然后就到外面去接他们几个了。和他们几个见面之后我说三江小胖你们都认识吧!他们说认识,调到他那干过货。我说那行,走我们过去吧!小胖现在在我们货站呢。他们几个想了一下说我们这么过去没用,必须报警,让警察带我们过去,我仔细想想也是,于是我们报警了,魏善庄镇派出所出的警,警察过去之后,小胖马上改口,说他也是干活的,他工资也有一万多没结呢!他也是过来等工资的,卧槽。我忍住了揍他的冲动问他能跟金经理联系上吧!他说应该能!他还问我金经理电话多少,小胖简直就是个演员,跟他说了号码打过去,刚拨通就结了,我们打要不然不接,要不然直接挂断,小胖一打就接了。通了之后小胖就对金经理说。金哥双顺这边几个工人问你他们工资的事,警察现在也在呢!行小胖,你把电话给他们,我跟他们说,电话到了我手里,金经理问:你们几个怎么回事。不是说了给你们发工资吗?我说是啊!上次说的是18号发工资啊!金经理又问今天几号?我说18号!他那边语气软了点,我这几天出差有点事,等几天等我回去给你们发,我又问:那要等到几号呢?等个四五天吧四五天就回去。然后他让我把电话给小胖。小胖跟他说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警察登记了下小胖的身份证号码。走的时候又把我喊到警车旁边,对我说等几天他们经理不回来,或者回来没给你们发工资的话,你就到镇政府,劳动监察办公室,自从两会之后国家就特别关注农名工讨薪的类似事件,绝对会得到妥善解决的。我说好的,谢谢警察同志,麻烦了,警察走了之后小胖就吆五喝六的对着外边来的几个工人说我认识你们是谁啊!都给我快点走,别耽误我们干活啊!然后他们就走了,他们出去报警了。18号就一辆车上午就干完了。下午的时候我们几个商量了下,不干活了明天就出去报警,去劳动局,如果实在解决不了的话就扯横幅,写上我们老板跑路,写上我们的工作单位。常州双顺物流。出去游行。晚饭的时候,宝哥把我们游行这件事透露给了厨师。厨师老余是停车场老板大舅,告诉老于,就等于告诉了停车场老板。果然第二天早上我们要走的时候,程经理到我们宿舍了,对我们说停车场老板打电话说明天就回来,跟你们老板的合同是他签的我是从他那接手过来的太多的情况我都不了解,停车站老板说他回来会给我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又讲了一下他大学毕业去天津被人以月薪三千骗到工地,干了两月给了他五百让他走人的事来开导我们。我觉得并不卵用。后来停车场老板给我们打电话说他最快明天,最迟后天就回来,我们愿意干就先干着,干一车结一车的钱,不愿意干就不干,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等他回来就行,他帮我们联系我们老板,最少帮我们要到一部分工资,他又说以前碰到过很多这种情况,但是至少也是工资结了一大半的,像你们这种一点没结的还真没有。我心里又有点底气了,虽然和停车场老板认识时间不长,接触不多,但人家那么大老板都说要帮我们了,绝对不会涮我们的。我们休息了一天。第二天程经理就来喊我们干活了,来了两车,小胖他们两人叠雨布都要用半个小时。靠他们卸完两辆车,天都黑了,在确定了干一车结一车的钱之后,我们又开始卸货了。杨总又打电话说该干活干活,等他回来帮我们联系我们老板。虽说干一车结一车的钱,不过货场那边结的一点都不爽快。晚上结账还要押两百,说第二天我们不六点起来解雨布,押金就扣了,我当时就想人怎能薄情到如此地步,我回了一句六点半天都没亮呢!六点起来怎么干活。程经理来了句你们可以开灯啊!以前你们五个人六点半起无所谓,现在你们三个,必须早点。办公室所有的送货司机,大车司机都开始说我们,踏实干吧,给钱不就行了。我当时就问那我们以前的工资谁接?一司机接口道找你们老板去啊!我说老板打电话都不接,怎么找他们。那就没办法了你们现在踏实干干一车结一车不就行了,你们三个这么干到春节一人还能分个两千来块。我当时就无语了,这是不讲公道了吗?没有天理了吗?经历了后面的事之后我越发觉得公道和天理都是站在强者那边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7次 发图:2张 | 更多 |
楼主茶在变冷 时间:2016-01-24 13:06:00
  一月20号,卸完了两车之后,晚上又装了一辆车,我们卸车的时候当着警察面说过来干活的小胖队长上午就只卸了几十箱纸尿裤。下午我们在外面卸货,小胖队长他们在办公室找程经理要钱,晚上车装完之后,已经到凌晨两点多了,21号早上七点钟起,叠雨布,开始卸车,一共两车货,当我们把第一车人工活多的车卸完,把第二辆基本都是托盘叉车活的车雨布叠好,卸到一半的时候。停车场老板的儿子来找喊我,说程经理找我有点事让我过去一趟,没去办公室,直接到了停车场老板房间,我看了里面餐桌上他们从饭店喊得两菜一汤吃完之后的残羹剩饭,还有几个空啤酒罐子。心想,这都过了腊八了,都要杀鸡宰鸭了,我现在过的这叫什么生活。我怎么就摊上这种事了。没容我想太多,程经理就对我说你对你们老板说的你们要走,停车场老板不让你们走,我说我们连我们老板都联系不上,我怎么对他说,程经理说那就是你对那两个队长说了他们转告你们老板的,我说没有我没这么说,我问队长能不能给我保证我在这踏踏实实干到30号放假,最后能不能把工资发给我们,然后队长就说我唠的不是人嗑,说我要干就干不干就滚。他不是老板派过来负责的吗?他凭什么不能保证。我说那行,那我们出去就用我们自己的方法了,(我们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有办法的话我也不可能饿着肚子省出网费在网吧里敲字了)然后另一个队长就在旁边对我说什么枪打出头鸟,谁先作谁死之类的话了,我这是要我自己的工资我自己的劳动所得我自己一把血一把汗挣下的血汗钱怎么就作了,按时把我们的工资发给我们,有人会去做出头鸟?程经理又说,行王朔,就按你说的你们自己出去想办法吧!你们也别在这呆了成天弄得我这活都干不好了。你们老板打电话过来说,是你们自己要走,我们不让走。给你们结的那几车的钱到时候还得再给他结一遍。我们这一车也赚不了多少,你们走吧!我接话道,您的意思就是停车场老板说好回来的不回来了呗。我们把车给他装了活干了,就赶我们走!又水了是不是?(在双顺物流卸车发货程经理负责,配货装车是停车场老板负责)程经理说,水不水的我不好说我给停车场老板打电话,你跟停车场老板说。电话接通后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停车场老板哇哇一顿吼。你是不是跟你们老板说你们要回家我不让你们走的?你咋不说实话呢。你怎么不说你们拿着横幅出去闹呢!不管了,你们走吧,你们自己解决吧!随便你们怎么闹对我们货站都不会有什么影响!我不怕你们出去闹。杨总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跟他们说的我们自己出去想办法解决。说您让我们等您回来,您帮我们想办法解决。相对于我们的能力,我更相信您的。好了你别说没用的了,你们走吧!自己出去解决吧!把电话给程经理,程经理恩了几声就把电话挂了,然后对我说你们走吧!收拾东西去吧!不要影响我们正常上班。宝哥在杨总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已经进来了,然后我们也没再说什么就直接收拾东走了。(因为我们相信政府会给我们做主,警察劳动局会给我们一个交代) 寒流来袭 接近30年来同期最低温迎着刺骨的寒风,宋健,宝哥,我们三个人背着包拉着行李箱,走上这条农民工讨薪路。我们能到哪去,我们要到哪去讨一个说法?有困难找民警,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我们自然也知道。我们到了大兴区魏善庄警察局。刚好当天值班的警察就是上次我们报警出警的那两位。他们直接对我们说警察局不管劳务纠纷要到劳动局去,出去之后顺着马路往南走第一个红绿灯右拐就是镇政府,镇政府有劳务监察让我们到哪里去,我们对民警同志说,我们能把行李先放这吗!拿着不方便,民警同志说不行我们这有规定,万一你们暴力有炸弹呢?这到镇政府挺近的你们现在过去他们还没下班呢!四点多钟从警察局出来,在路边问了一位环卫阿姨,阿姨说就是这条道往前走,右手边看到一个白楼就是了,你们最好找个车过去还是有点远的,我们寻思,本来身上就没什么钱了,11路吧!我们就这么走,走了大概500米,我用手机导航了一下还有3公里,就这么带着行囊,迎着风,应该是背着风,就这么走,走到了看时间5点十分,问了保安门岗,人五点就下班了。让我们明天过去,我问保安,像我们这种农民工讨薪的最近是不是特别多,他说是,我说大部分都不了了之了吧!保安说,那哪能啊!都得到了解决。我心里又有了希望。我说我们现在身上也没多少钱了,刚才都是从警察局那边走路过来的,我们能进去待会,给手机充下电吗?保安犹豫了一下,支吾着说不行,看着特别不好意思。我们说就待一会,马上出来,然后我和宝哥进去了。进去之后里面保安也说我们能待会,刚准备坐下领导就出来了,什么情况,谁让你们进来的,你们干什么的。我说我们农民工讨薪,身上没钱了,没地去了。领导接话道:劳动监察已经下班了,你们明天早上九点钟之后过来,现在你们在这呆着也没用,你们在那个公司干活的,我们说常州双顺物流公司,南京专线。然后领导给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又对我们说,你们走吧!明天过来.
楼主茶在变冷 时间:2016-01-24 13:10:00
  没办法,我们去网吧对付了一夜,第二天早上出网吧的感觉简直。风更大了,站在站牌等了一会,感觉肚子饿了,去超市买了泡面,饼干,就蹲在超市里面开吃。(我今年23了,走怎么就混成这样了)吃完后又回到站牌受尽冷风吹,足足吹了半个小时才等到841. 到劳动监察九点十分,找到办公室,敲门,门打开了,说工作人员现在还没到让等一下,又等了十分钟,办公室人到齐了,开门让我们进去。拿了张单子让我们填,填好了问我们工作单位,工作性质,问我们有没有签订劳务合同。我们说没有。问我们老板怎么回事,我说我们联系不上但货站老板能联系的上,十八号用小胖队长的手机给经理打电话,经理说4,5天之后回来给我们发工资。前两天老板那边又说2月5号给我们工资打卡,可是他们所说的话就没有兑现过,开始说的按月发,到月了就说账上没钱,让等,等到一月十八号,还没到十八号呢!13号,从队长到老板,全部消失,打电话不接,要不然就直接挂,也没有人说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在这种情况他们所说的话还有可信度吗?二月五号打卡有谱吗?不打的话怎么办?二月八号都过年了,我们五号再跑到北京来要工资吗?工作人员说这个只有找到你们老板人我们坐在一块,才能调解工资这个事,找不到他人那我们也没办法。那我们就只能去警察局找人了?可以。得到答复后我们又坐车奔到警察局,值班警察听到我们说的情况后气的骂人,不是骂拖欠我们工资的人,是骂把我们推到警察局的人,警察说就算没有劳务合同,没有任何书面合同,只要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包括口头承诺,都是得到法律保护的,他们劳动监察凭什么不管,让我们警察找人,我们到哪去找,因为这点工资网上追逃?有些事不是我们的职能范围之内,我们是没有权利管这个事情的,有困难找民警是不错,你说吧!让我们怎么帮你们。我们的意思是让警察同志你们带我们去货站,让货站老板给我们老板打电话。让他出具个证明,欠条什么的。警察同志打断道:我们没那个权力,那不是我们的职能范围,我们去让货站老板打电话可以,但他如果不打我们也没办法。我们帮忙问你们老板情况也可以,但是我们也不能强制他马上给你们发工资。走吧! 警车开到了双顺物流,下车后看到小胖队长带着几个工人,在卸车,那几个工人就是货站老板把我们赶走之后我们老板又新调过去的。仔细一看,小齐,王亮,都是熟人,就是前段时间去我要上春晚,逻辑思维时间的朋友舞台拆除的几个哥们。也不知道他们知不知道现在的情况。警察出示过证件之后,问小胖你是队长吗?小胖说他也是干活的他工资也有一万六没发呢!老板跟他们说的二月五号打卡。然后货站负责人程经理就过来了。警察跟着程经理到办公室后,程经理主动给我们老班打电话。波哥啊?这边有几位民警找你了解点情况,说着把电话递给了民警,民警接过电话之后问:你是不是拖欠几名农民工工资。,恩,哦,恩,恩,,好的。电话挂了。然后民警对我说你们老板没说不给你们发工资啊!不是说二月五号给你们打卡吗?等着呗!我说如果我们老板的话能信,现在工资我已经拿到手了。说了一月十八号发的,一月十八号没到人就不见了。队长到经理集体消失。打电话都不带接的,出于这种情况我们还怎么相信他所说的这一个二月五号。警察说他五号不给你的话你就去法院告他。我接道:二月八号过年,二月五号他不给我们打卡,我们从老家来北京告他?现实吗?警察说这个你只有找劳动局,劳动监察大队,我们没这个职能,也没这个权利。说谁作谁先死,枪打出头鸟那哥们马上接了句,是啊!警察同志不管追讨工资的,你得去劳动局。我看他那样子特别得意。然后警察就把我们带走了,走的时候程经理对我说,王朔以后别带政府部门的人到我们货站了。都影响我们正常工作了,大车司机还以为我们货站犯了什么事呢?我说行,您把电话给我留一个,有事我直接给您打电话,他说不用了,你有公司的电话就行,我说我没有。他说不留,态度坚决。警察又开车把我们带回了警局,在回警局的路上,警察问要不要送我们到车站。我们都不用。讨薪队伍由开始的时候二十几个,慢慢变成了十几个,几个,知道现在剩下我们三个。不过我今天把话撂在这,就算剩下我一个,我也要坚持。就是你们走的这些人这种讨薪不坚决,意志不坚定的人太多,这种公司才会这么猖獗,你们今天走了他们明天只会更猖獗,换言之就是你们助长了这种不正之风。解决暴力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暴制暴,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我们可以从网上把这些事公之于众,最后哪怕不能要到我们的工资最起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种黑幕了。我今天要做条横幅“黑心老板拖欠农民工工资,我们要生活,还我血汗钱”我们扯着横幅从东单走到西单,再从西单走到东单,没人出面解决,就这么走下去,这是什么地方北京,首都,在这都找不到说理的地还能到哪去? 最后放上一句偶然看到但特别喜欢的话 有人说:“生在这个国家是我的无奈,但是我的孩子也生在这个国家,就是我的无能。”有人说:“我们生下来时国家是这样,是我们的无奈、我们的孩子生下来时国家还是这样就是我们的无能”我爱中国因为他是我的祖国
作者:很纯萌妹子 时间:2016-01-24 14:09:00
  讲真,你这种语言表达能力琢磨挑战“解决暴力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暴制暴,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我们可以从网上把这些事公之于众,最后哪怕不能要到我们的工资最起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种黑幕了”这种事儿,可能是地狱难度。
楼主茶在变冷 时间:2016-01-25 08:29:00
  @很纯萌妹子 2016-01-24 14:09:00
  讲真,你这种语言表达能力琢磨挑战“解决暴力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暴制暴,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我们可以从网上把这些事公之于众,最后哪怕不能要到我们的工资最起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种黑幕了”这种事儿,可能是地狱难度。
  -----------------------------
  原话是:解决暴力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暴制暴,但是我们暴力不起来,我们怎么办。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我们可以从网上把这些事公之于众,最后哪怕不能要到我们的工资最起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种黑幕了”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楼主茶在变冷 时间:2016-01-25 08:33:00
  @很纯萌妹子 2016-01-24 14:09:00
  讲真,你这种语言表达能力琢磨挑战“解决暴力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暴制暴,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我们可以从网上把这些事公之于众,最后哪怕不能要到我们的工资最起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种黑幕了”这种事儿,可能是地狱难度。
  -----------------------------
  我是在贴吧首发,从那边复制过来的,有的地方复制错误混乱了一点。现在横幅已经做好了,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我们等下再去趟警局,不行的话,只能拉着横幅游街了。
楼主茶在变冷 时间:2016-01-25 08:35:00
  @很纯萌妹子 2016-01-24 14:09:00
  讲真,你这种语言表达能力琢磨挑战“解决暴力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暴制暴,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我们可以从网上把这些事公之于众,最后哪怕不能要到我们的工资最起码让更多的人知道这种黑幕了”这种事儿,可能是地狱难度。
  -----------------------------

  
  前面空白位置,贴我微博二维码
楼主茶在变冷 时间:2016-01-25 08:39:00

  
作者:wszm2010 时间:2016-01-27 00:33:00
  估计这春节你要在拘留所待着了
作者:乐呵呵lhj 时间:2018-06-13 21:47:25
  哎,这些垃圾其实也都来自于农村,农村人骗农村人,农村人欺负农村人在这座城市比比皆是,然而他们在权贵面前也仅仅是奴颜卑膝的一条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