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腐倡廉 实名举报-柳州市三江县人民法院副院长梁日刚(转载)(转载)

楼主:读不懂的人生D 时间:2017-07-16 08:00:42 点击:147 回复:3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简要:
  本人姓蒙名祖亮,是广西三江县高基乡的一个普通农民,一家4口人,从92年灭荒造林时起承包和栽种的杉树林地6.6亩,现在也只能靠山上所种的杉树和竹子维持生活基本温饱,杉树种了23年,是我们的命根子。然而,08年至今时任县人民检察院官员,现任县人民法院副院长的梁日刚勾结各级相关政府工作人员,怂恿其舅子蒙德青蒙徳靖兄弟盗砍我杉树,伪造证据霸占我林地,涉案金额高达10万元。7年多来无数次上访举报均没有人处理,因为没有谁敢为我夫妇出头。长期的身体和心里打击对我一家人生活上和心灵上造成了极大的打击和痛苦,若不是家有老小需要照顾,我夫妇有时连想死的心都有。然而,这只是梁某某所犯罪行的冰山一角。身为平民百姓,我们没有权利和能力去调查和裁决,因此希望有关部门政府人员能为我们受害者主持公道,为国家和党除祸害。

  详情如下:
  申诉人:蒙祖亮,男,壮族,农民,66年出生。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高基乡桐叶村板八屯3组。电话:15277727268
  申诉人:邓鲜花,女,瑶族,农民,68年出生。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高基乡桐叶村板八屯3组。
  侵权人:蒙德青,男39岁,壮族,农民。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高基乡桐叶村板八屯3组村民。
  侵权人:蒙徳靖,男,壮族,农民,37岁。广西三江侗族自治县高基乡桐叶村板八屯3组。

  案由:
  本人在自己责任山地内开荒山栽杉木,杉木成才被侵权人盗砍50余株,约14.5立方米。申请政府调处7年多无人处理。
  人物关联:
  侵权人的姐夫梁日刚08年在三江侗族自治县检察院任职,现任人民法院副院长,事发期间梁某多次利用职位之便上下疏通关系,帮助其舅佬洗脱罪名,甚至伪造证据,造成林业局错判误判,侵占我夫妇辛苦血汗钱。
  事情经过如下:
  1992年,农村荒地发包到户各自灭荒造林,我夫妇二人在本生产队管辖区范围内的名为纳母的山地造林,面积6.6亩,与本生产组侵权人蒙德青、蒙徳靖二兄弟相邻。我所造杉树林地目前已经成林,而侵权人的那份土地仍是一片荒草地。该地杉树已由我夫妇二人精心管理16年。没想到的是,蒙德青蒙徳靖两兄弟对我的杉树林凯觑已久。
  92年生产队分地的时候,我夫妇相关的土地文件证件样样俱全,“土地责任书”、“92年灭荒造林文件”和“灭荒造林小额贷款发票”均能与村里的总本文件一一对应,并且和蒙徳靖他们的土地边界说明也对的上。蒙徳靖兄弟二人不满当时已成定局的土地分配,竟然利用姐夫的官威到村委买通相关人员要求从新分地,村委某些人被其鼓动也不承认现有土地责任书文件,叫来92年分地时的公证人6人进行再次公正,结果都承认“纳母”林地属于我夫妇二人所有。
  事情还没有结束,随着自己的姐夫梁日刚的官权越来越大,在村子里的凶名也越来越高,侵权人竟铤而走险,2008年4月上旬,他兄弟二人多次手持柴刀连夜到我家实施威胁,称到:“你两老二人种的杉树的土地是生产队分配给我们家的,我要砍掉,如果你夫妻二人砍我就叫混混来收拾你们”,表现十分嚣张。
  此后7年间连续4次发生了侵权人盗砍我杉树的违法行为。
  2008年4月15日-16日,二位侵权人贪念大起,在我纳母林地偷砍16株成才杉树,约5立方米,价值5000元。侵权人将木材拉出,放下河边被我发现阻止,此后木材被拉上岸存放。然而,蒙徳靖竟然放火烧木材想毁灭证据,但被村民扑救,木材没有烧完。我们当时的桐叶村委主任出面处理,出卖余剩没有烧完的木材得到800元由其保管,至今该款没有给我。我上报高基乡人民政府,政府人员推脱,上报林业公安,也一直推脱不做处理。
  由于尝到了甜头,而又没受到政府处罚,2009年8月侵权人又进该地砍伐9株杉木材积约3立方米。我再次到林业公安报案,又上报高基乡人民政府请求处理,根本无人理睬。
  2010年12月10日蒙徳靖第三次进入我林地砍伐3株有1立方米,我又一次上报政府,然而相关工作人员把我的上报材料当做废纸,连看都不看,态度也极为恶劣。
  2014年11月20日侵权人蒙徳靖又请一名我案上人又进入林地内偷砍22株约6立方木材,我11月21日、24日、26日分别三天跑来林业公安报案,将以往4次侵权人偷盗林木的情况悉数上报,并责问相关人员为何我夫妇多年来的报案一直被推脱不进行处理。无奈之下,林业公安局荣某等3人四天后才来“处理”,然而只是到事发林地看了一眼,就径直走到蒙徳靖家中吃饭,也就走了,这种相互勾结竟也如此明目张胆。
  此后,我这次的报案林业公安逼不得已也进行处理了,而结果却意想不到。以下是县森林公安局调查结果:
  三江县森林公安局查证,蒙德靖在未办理林木采伐许可证的情况下,于2014年11月20日擅自将板八屯“纳姆”山与你有权属纠纷的20株杉木采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森林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林木权属争议一方在林木确权之前,擅自砍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较大的,以滥伐林木罪论处。”之规定,2014年12月1日,三江县森林公安局立为滥伐林木案侦查。经鉴定,蒙德靖所采伐的该20株杉木蓄积量为7.8441立方米,出材量6.2002立方米。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一)》,蒙德靖所采伐林木未达滥伐林木罪立案标准。2014年12月31日,三江县森林公安局依法对违法行为人蒙德靖予以行政处罚,详见蒙德靖滥伐林木案案卷,三林立字[2014—25]第26号。
  这个判罚看似合法合理,然而这只是其姐夫梁日刚副院长从中作祟,帮助侵权人脱罪罢了。整个案件判罚过程都没有涉及到受害人我夫妇二人。这不仅仅是滥伐林木罪名那么简单,而是涉及的非法盗取私人财产,而最终的判罚结果竟没有给我受害人夫妇经济赔偿,这种判决有失公平。
  侵权人一贯滥伐屡教不改的,滥伐林木不听劝阻,威胁护林人员的,无论是构成犯罪,还是属于一般违法行为,应该严格根据《森林法》第39条的规定,由林业主管部门责令补种滥伐株数5倍的树木,并处以违法所得2-5倍的罚款。然而深林公安局并没有依法判罚,让为法人逍遥法外,我们受害人则深受其害。
  侵权人7年间4次盗砍我杉树约50株14.6立方米,已经接近滥伐林木数量规定,依法以构成刑事犯罪,应该由相关部门立案调查。然而,由于侵权人有法院副院长这么一个大靠山,我夫妇二人屡次报案都被忽视,乡政府到县政府各个相关机构屡次推脱,出尔反尔,没有人愿意或者敢帮助我们,哪怕是依法办事。最终,7年间犯下的刑事罪竟然被其冠冕堂皇的转危为安,变成普普通通的林业违法,只判了第四次盗砍的罪责,但也不做处罚处理,一切都是在后台运行,做了个空头文件罢了,然后侵权人继续逍遥法外。
  2015年,事情进一步恶化,侵权人欲逐步侵吞我夫妇辛苦种下的杉树林地。侵权人两兄弟利用其姐夫梁日刚的官权官威,疏通村委、乡政府等各方面关系,甚至伪造了土地责任书,启动乡级关系从新调查土地划分,乡政府林业公安也配合的将我“纳母”林地的土地部分判给蒙徳靖兄弟。
  如08年所述,我夫妇相关的土地文件证件样样俱全,“土地责任书”、“92年灭荒造林文件”和“灭荒造林小额贷款发票”均能与村里的相应文件一一对应,08年取证时也有6人按手印承认纳母土地归我夫妇承包。起初侵权人蒙徳靖兄弟两也拿不出证据,但觊觎纳母林地的他们什么都做得出来,竟然伪造土地责任书,虽然和村里的总本文件对应不上。2015年,侵权人买通林业公安,在公安局立案调查取证时,在取证人上动手脚。乡政府林业公安取证不公甚至说违规,随便找了两个所谓公证人收集证词,这两个人都是侵权人蒙徳靖兄弟的亲戚,结果都说林地应当是蒙徳靖的,我的6个公证人竟被无视。2015年6月30日,林业公安局竟据此断案,将我纳母林地判给蒙徳靖蒙德青兄弟,这种伪造证据和买通证人的拙劣卑贱手段竟也能做出来。村里的乡亲们也传的沸沸扬扬,也都心知肚明是怎么一回事,只是惧怕收到牵连而很少有人敢说公道话。
  党的十八大三中全会精神是依法治国,依法解决问题。而我三江县的林业公安可学习到哪里去了。盗砍14.6方杉木已是构成盗窃林木罪责,竟然不抓拿归案。而高基乡人民政府为了解夺林木罪责,帮了蒙徳靖、蒙德青的大忙,把盗砍木材罪、侵占私人财产罪责说成是土地纠纷。土地纠纷是只能由政府作出行政处理,这让我们农民告状无门。依照司法办案规定三个月期满要结束一个案件,我这起案件发生至今已是84个月,高基乡人民政府为何无人解决??一件简简单单的盗砍林木、盗窃私人财产案件竟然得不到公正处理,难道就是因为有时任检察院官员现任法院副院长的姐夫梁日刚撑腰,就能使法律的公正严明受到阻碍吗?作为父母官,不给人民服务,而是想着填饱自己,这是严重的失职。这种结帮拉派、欺压百姓的政府工作人员是在给国家抹黑,给党蒙羞。
  7年间,我夫妇二人四处奔波上访竟毫无结果,这给我们一家人生活上和心灵上造成了极大的打击和痛苦,我夫妇几度想去县政府一死以证冤屈,但又放不下家中的老幼。最后眼看着侵权人不但逍遥法外,还要将自己辛辛苦苦种的杉树强权夺去,真是无奈和悲愤至极。因此,我们只能将侵权人和县法院副院长等人相互勾结,强权盗取民脂民膏的恶行一字一句写下来,希望能将它公之于众,希望得到各界正义人士的相助!

  补充资料:
  梁日刚在三江县河东区古宜大桥附近起了一栋不下百万人民币的高楼,人民群众纷纷议论说这官当得有猫腻,油水真多。其名义下还有多达几个店面。这种情况他平时都避嫌,不敢谈及,好像在害怕什么。
  蒙德青兄弟在村里横贯了,平日里喜欢贪便宜、赌博。2012-13年贵广高铁修建时期,蒙德青曾因为和修建铁路的员工赌博发生了冲突,带了3车混混去火拼,差点闹出人命。最后还是其姐夫带了两个队的公安前去解围,才使得蒙德青幸免于难。梁日刚为他的两个舅子所做的还不止于此,我们村里人也都看在眼里。
  2015年4月,现任三江县人民法院副院长梁日刚借题地质灾害给蒙徳靖兄弟发放救灾人民币,可能数额达十多万元之多。蒙德青、蒙徳靖两兄弟有一栋旧木房,价值一万多元。该兄弟二人听从他姐夫梁日刚安排,请了一台欧机在自己的老木屋旁挖屋场。开好的第三天,突然倒下一大批新泥土,压断他的老木屋7根木桩。蒙徳靖打电话告知了自己姐夫,他姐夫打电话给县长,县长又通知乡长,因此高基乡乡长通知乡政府来了几位领导,直接认定是地质灾害。高基乡乡长在很多人面前说了一番安慰的言辞,并确定这是地质灾害。这是乡长讲的话,我们寨上很多人都听的清清楚楚,也是明摆着唱戏给我们看。房屋被压断七根柱头,过了几天,蒙徳靖对我们寨上人炫耀说拿了十几万钱。我们也不知道他究竟的多少钱。这其中是否有猫腻?这种近乎人为的灾害应当由自己负责,竟然也得到地质灾害的赈灾款。邻村的百姓们这种事也不是一两次了也没见谁得到过这样的赈灾款。

  伸冤人:蒙祖亮
  2015年8月25日

  
  
  
  
  
  
  
  
  
  
  
楼主发言:8次 发图:19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读不懂的人生D 时间:2017-07-16 08:07:49
  这是高基乡政府无视法院的判决书2017年2月13日下的不和法律法规的决定书
  
  
  
  
  
  仗着有后台砍我树 还烧我树这就是证据
  
  
  
楼主读不懂的人生D 时间:2017-07-16 08:09:09
  希望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还当事人一个公道!相信国家的法纪是公正严明的!
楼主读不懂的人生D 时间:2017-07-16 21:45:07
  希望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还当事人一个公道!相信国家的法纪是公正严明的!
楼主读不懂的人生D 时间:2017-07-17 21:24:09
  谢谢支持
楼主读不懂的人生D 时间:2017-07-23 12:20:00
  希望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还当事人一个公道!相信国家的法纪是公正严明的!
楼主读不懂的人生D 时间:2017-07-27 00:15:33
  给自己顶一个
作者:vip中p大师 时间:2017-07-27 22:12:48
  他不是砍了你14立方吗?你再灭了14公顷,这事就彻底解决了
  
楼主读不懂的人生D 时间:2017-08-21 04:50:26
  有腐必反,各位父老乡亲帮顶一下!!!
作者:ty_闪闪红星985 时间:2017-08-21 10:08:44
  @读不懂的人生D 2017-07-16 08:07:49
  这是高基乡政府无视法院的判决书2017年2月13日下的不和法律法规的决定书
  
  
  
  
  
  仗着有后台砍我树 还烧我树这就是证据
  http://img3.laibafile.cn/p/m/269560334.jpg......
  -----------------------------
  希望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还当事人一个公道!相信国家的法纪是公正严明的!
作者:wgzmb2017 时间:2017-08-22 09:06:56
  我叫余涛(身份证号:420281198601026155),湖北省大冶市陈贵镇余洪村人,15年我的家庭出了一件几乎轰动大冶市的大事,我弟弟余康在四川卫星发射中心牺牲了,年仅26岁。一个农村娃,22年岁之前大学毕业到部队当兵没有任何的污点,在部队已经是三期士官,一切都是看似前期美好的时候,因为卫星发射火箭临时要加一节,我弟弟在卫星发射台与其老班长三人在解开抱着火箭的金属圈时因为担心金属圈掉下去用手去拉被带了下去。我和我爸妈本来不想活着回来大冶,卫星发射中心的领导苦口婆心地劝慰,中央军委也发文妥善处理。当时因为我弟弟在部队表现优秀,三期士官,又有6险一金。所以赔偿了一点钱。如果20万全部落入大冶市110指挥中心指挥长夏失滔的口袋了。

  本来我们家与夏失滔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我舅舅曾经在夏失滔产权所有的幼儿园当司机,夏失滔的老公刘建生与我舅舅又是大冶市粮食局认识的。一来是夏失滔以公安局民警的身份出现,二是我家里人在万分悲痛中头脑浑浑噩噩被夏失滔巧言话语欺骗借款20万给她。谁知道她早在2014年就与邮政储蓄银行有借款就换不清了。2015年至今已经2年有余了,这期间我们家人一起去找过夏失滔多次,每次她都是承诺又每次都是不履行承诺。也有一段时间我们家没有去找夏失滔,总是认为她是公安民警不至于会到连烈士赔偿款都霸占的地步。但是找她多了,夏失滔开始不接我爸妈的电话,她只接我舅舅的电话,我爸妈本来身体就不好,自从我弟弟出事身体变得更差,我爸被夏失滔气得出现急性呕吐而送进医院,期间没钱动手术夏失滔也是一分钱不给。在万分不得已下,我找过纪检委举报夏失滔,纪检委检验起诉,我们家人在今年的5月份开始起诉夏失滔。不起诉不知道,到如今像是掉进一个更大的坑了,夏失滔自从14年底开始就大量借债,银行的欠款都是申请优先赔偿。夏失滔将大家一起引到法院处理,每年给予法院30-50万来集中处理她所有的官司。她在大冶市湛月艺术幼儿园也转到了她儿子徐钧智的手里。她儿子在武汉买了房,买了一辆几十万的车资金来由不明。

  国家在倡导诚信,我不知道夏失滔的行为是不是犯了仅仅是民事,如果是民事,像我家这样的滴着鲜血的金钱夏失滔是否可以先给到我们。我爸妈身体很多病痛也没有钱去医治,我的婚姻也在每日的纠纷与折磨里破裂了。我弟弟为国家牺牲,记三等功。我也想死,我如愿为国家牺牲性命,但是我不想为了杀死夏失滔而偿命。如今夏失滔10月份左右就要退休了,退休后她还是可以享受到退休金等待遇,她每个礼拜在公安局上班都是上24个小时连着休息两三天,只要是去公安局找夏失滔要钱的一般门卫都不让进,我曾经在公安局门口蹲守夏失滔很多次都一次也没有碰到她的人,求大家帮帮我,为了生的人也了牺牲的人。我的电话是18171167218 (余涛)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