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烟台长岛公安局长黑暗执法

楼主:yt阿宝 时间:2017-08-04 18:51:42 点击:274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是徐少慧,现因长岛县公安局长王兆海徇私枉法,在知情的情况下纵容手下法制科长商卫飞刑警小分队长张志勇在处理长岛方宗鸣对我家暴虐待遗弃一案时,将一个案件拆分两部分,将受伤的我送进拘留所的不公正处理实名举报,绝无虚假成分,如有欺骗愿承担法律责任

  控告人 :徐少慧

  37061319821013052X

  电话:13697884456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yt阿宝 时间:2017-08-05 09:18:42
  我是徐少慧,现因长岛县公安局长王兆海徇私枉法,在知情的情况下纵容手下法制科长商卫飞刑警小分队长张志勇在处理长岛方宗鸣对我家暴虐待遗弃一案时,将一个案件拆分两部分,将受伤的我送进拘留所的不公正处理实名举报,绝无虚假成分,如有欺骗愿承担法律责任

  控告人 :徐少慧

  37061319821013052X

  电话:13697884456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楼主yt阿宝 时间:2017-08-11 07:58:03
  事情详细经过

  2016年3月1日方宗鸣不允许治疗期间的我回家,我在他的朋友爱云那里住了两天,4号方宗鸣让他的朋友撵我走,我在家门口冻了半天多,下午找开锁公司开门回了家。3月5号、6号两天晚上10点左右对方殴打我,把没穿衣服的我赶到楼道里,第一天我使劲敲门十几分钟方宗鸣把我放进了家,第二天他打我出门前我带了钥匙,许久等他没声后自己开门回了屋。3月7号方宗鸣见赶不走我,趁我外出换了门锁也不让当地开锁公司再帮我开锁(长岛只有两家开锁公司,几乎大家都认识)我到对方单位找了领导同事朋友,没有人愿管,一天我打了几十遍电话对方不接,发了近100条短信对方不回。

  在长岛我没有一个朋友,无助情绪失控晚上我到对方单位门口写了字,方宗鸣继续置我于不顾不允许我回家,同时为我写字报了警,当时警察劝过他好好跟我商量,我流浪很多天后,3月14号傍晚,我再次回家敲了门,方宗鸣开门便开始踢我,我被踢到对门并摔倒在地上,当时方宗鸣的鞋子踢飞到往楼上走的楼梯上,踢完便转身进了门。我爬起来继续使劲敲门,方宗鸣报警说我扰民,110把我带到派出所训斥,不允许我敲门,我说敲的是自己家的门,方宗鸣说不是我家,他已经起诉离婚了,我说我刚流产身体不好不同意离婚,警察却帮对方说“你说的不算”,返回的路上绝望委屈,情绪失控,我用石头砸了方宗鸣平时开的车玻璃(流产后我精神一直不好,吃药控制)。方宗鸣报了刑警,到了公安局,里边都是他的熟人,交头接耳后,做笔录时警察一直劝我离开长岛,我不同意。3月15号刑警谢队长帮我们调解无效后,方宗鸣将我的电话拖进了黑名单。我找谢队长求助,他也无法说服方宗鸣,3月16号我在自己家门上写了字,方宗鸣却没有任何动静,17号下午我买了锤子打开门锁自己进了屋,我妈听说从烟台往长岛赶,路上发现方宗鸣在烟台文化宫逗留(5月开始跟他同居的女人就是烟台的),随后跟我妈同时到了长岛,进门后方宗鸣冷笑着立即再次报警说我私闯民宅,还把我的东西扔进了垃圾桶,气愤下我拿起开锁的锤子砸了电视屏一下,他迅速过来跟我争夺锤子,一会儿抢下锤子将我摁到沙发上连击四五下,听到警察上楼才停下来。

  到了公安局,当时我无法走路要去医院,办案人张志勇(方宗鸣的朋友)说没有女警察先做笔录,由于被打受伤,做笔录期间我一直用手撑着桌子才能站立挪动,直到半夜11点才去了医院,大夫给进行了检查,病历和拍的片子都在长岛县公安局。第二天(3月18号)一大早,我还没吃饭,长岛县公安局的人就到我住的地方找,说要陪我到医院检查,在医院三个人看着我,中午回到公安局说要拘留我,拿过两张纸让我签字,当时我精神恍惚,连续好几天没吃饱,也不懂法没有逐字句看清内容签了字,签过字纸便被抽走了(后来知道那是处罚决定书)。我妈从住所赶到公安局问为什么被打成这样还拘留我,张志勇说我犯了法,领导说要拘留,方宗鸣要是够了刑事要判刑的,但现在没法处罚,要等我伤好。到了拘留所,拘留所里的人说你被打成这样为什么还拘留你?我对长岛公安的执法行为便产生了怀疑,以后所有的谈话都进行了录音。在拘留所里我一直行动不便,3月22号解除拘留,23号去烟台107医院检查,大夫说很严重,很大可能有后遗症!3月28号我跟母亲去长岛把烟台107医院的病历送给了长岛刑警队的张志勇,要求法医鉴定。因法医不在,张志勇把法医的电话给了我,让我自己联系法医。

  4月7号我打电话给法医,法医说鉴定不能做,把张志勇的电话给了我,让联系他。张志勇的解释是,长岛县医院与烟台107医院的病历描述不符,要做法医鉴定很麻烦,得去长岛改病例,建议不用鉴定,等他处理结果就行了。在我的坚持下,他同意我去长岛找他改病历后做法医鉴定,但第二天我跟母亲到了长岛,他却告诉我们病例已经改好了,就这样我们没有去医院改病历,也没有见到改过的病历,只有一个女警察给我拍了几张我臀部位被打情况的照片便让我回家了。

  4月22日法医鉴定结果出来了,鉴定结论为轻微伤。当天(4月22日)张志勇说下个周马上处理(有电话录音),可是等到5月6号他又说案子报到法治了,在研究处罚结果(有电话录音)。5月12号张志勇又打电话跟我说方宗鸣要追究我砸东西的责任,让我到长岛去一趟,我拒绝了(有电话录音)。紧接着又说他13号到烟台来找我,让我配合。5月13号中午,张志勇来烟台南大街派出所,让我做了一份当时我想不明白的与整个案件毫不相干的笔录(后来我才感觉到这是为后期不执行对方钟鸣的拘留决定做准备),同时我提交了方宗鸣逼我流产,我流产后身体精神状况,以及方宗鸣当时虐待遗弃的一些证据资料(有现场录音),当天傍晚我问他什么时候拘留方宗鸣,他便告诉我方宗鸣提出复议(有微信记录)。5月18号下午张志勇说只对方钟鸣拘留四天,但暂停执行(有微信记录)。7月18号下午我再去长岛公安局讨说法,为什么允许方宗鸣复议,但当初没有给我处罚决定书就强行拘留我,不告诉我可以复议,张志勇不承认没给我拘留决定书,并说就算当时我申请复议,局里也不会批,因为我是外地人!!!张志勇当场给法制办打电话问复议结果,法制办告诉还没有结果(有现场录音)。

  然后(7月18日)接着我就去县政府法制办送证据材料,法制办公人员袁女士以为我是公安局的人,就讲了长岛公安办案的内幕,是商卫飞(10月12号我当面找过商卫飞,他亲口告诉我他跟方宗鸣是同学)方宗鸣起草的复议答复书,而且当初交到法制办复议的案卷是少资料的。谈话到最后,袁女士听出我不是公安局的人,说:“嗨,你不是公安局的啊?”(有现场录音)。这使我想到了5月13号张志勇来烟台找我做的那份不相干的笔录的用途。

  7月22号我打电话问方宗鸣申请复议的结果,袁女士跟我说案情复杂,要延期审理一个月。8月22日法制办维持了公安的原处罚。8月24日我再次给张志勇打电话问情况,他告诉我继续批准暂缓执行对方宗鸣的拘留(有电话录音)。

  9月5号我再次来到长岛公安局,张志勇告诉我,在家等信儿就行了,公安局办案严格按照程序。我找到了刑警姜队长,姜队长问“老商什么意见?”(老商就是方宗鸣的同学商卫飞),让我继续等信儿,说因为方宗鸣已经把公安局告了(有现场录音)。接着(9月6日)我又找了局长,跟宋局长谈话后,我发现他对案件的实情并不了解,我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向他说了一遍,宋局长说“我干警察三十多年,你是第一个婚姻案件里被拘留的,你提交相关证据证实事情原委吧,事实确凿不管他是谁干什么的一定严办他!”,我去找张志勇要我的证据材料,9月6号7号张志勇再次让我在长岛公安局写材料,两天后(9月8号)他告诉我治安案件他们现在不管了!让我去找派出所,对之前刑警作出的处罚他们会立即执行。

  就这样(9月8号)我被打发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我把所有的证据提供给了梁所长,两个月后,11月8号,长岛公安局通知我,我追究的方宗鸣违法行为已过追究时效。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楼主yt阿宝 时间:2017-08-13 13:17:03
  事情详细经过

  2016年3月1日方宗鸣不允许治疗期间的我回家,我在他的朋友爱云那里住了两天,4号方宗鸣让他的朋友撵我走,我在家门口冻了半天多,下午找开锁公司开门回了家。3月5号、6号两天晚上10点左右对方殴打我,把没穿衣服的我赶到楼道里,第一天我使劲敲门十几分钟方宗鸣把我放进了家,第二天他打我出门前我带了钥匙,许久等他没声后自己开门回了屋。3月7号方宗鸣见赶不走我,趁我外出换了门锁也不让当地开锁公司再帮我开锁(长岛只有两家开锁公司,几乎大家都认识)我到对方单位找了领导同事朋友,没有人愿管,一天我打了几十遍电话对方不接,发了近100条短信对方不回。

  在长岛我没有一个朋友,无助情绪失控晚上我到对方单位门口写了字,方宗鸣继续置我于不顾不允许我回家,同时为我写字报了警,当时警察劝过他好好跟我商量,我流浪很多天后,3月14号傍晚,我再次回家敲了门,方宗鸣开门便开始踢我,我被踢到对门并摔倒在地上,当时方宗鸣的鞋子踢飞到往楼上走的楼梯上,踢完便转身进了门。我爬起来继续使劲敲门,方宗鸣报警说我扰民,110把我带到派出所训斥,不允许我敲门,我说敲的是自己家的门,方宗鸣说不是我家,他已经起诉离婚了,我说我刚流产身体不好不同意离婚,警察却帮对方说“你说的不算”,返回的路上绝望委屈,情绪失控,我用石头砸了方宗鸣平时开的车玻璃(流产后我精神一直不好,吃药控制)。方宗鸣报了刑警,到了公安局,里边都是他的熟人,交头接耳后,做笔录时警察一直劝我离开长岛,我不同意。3月15号刑警谢队长帮我们调解无效后,方宗鸣将我的电话拖进了黑名单。我找谢队长求助,他也无法说服方宗鸣,3月16号我在自己家门上写了字,方宗鸣却没有任何动静,17号下午我买了锤子打开门锁自己进了屋,我妈听说从烟台往长岛赶,路上发现方宗鸣在烟台文化宫逗留(5月开始跟他同居的女人就是烟台的),随后跟我妈同时到了长岛,进门后方宗鸣冷笑着立即再次报警说我私闯民宅,还把我的东西扔进了垃圾桶,气愤下我拿起开锁的锤子砸了电视屏一下,他迅速过来跟我争夺锤子,一会儿抢下锤子将我摁到沙发上连击四五下,听到警察上楼才停下来。

  到了公安局,当时我无法走路要去医院,办案人张志勇(方宗鸣的朋友)说没有女警察先做笔录,由于被打受伤,做笔录期间我一直用手撑着桌子才能站立挪动,直到半夜11点才去了医院,大夫给进行了检查,病历和拍的片子都在长岛县公安局。第二天(3月18号)一大早,我还没吃饭,长岛县公安局的人就到我住的地方找,说要陪我到医院检查,在医院三个人看着我,中午回到公安局说要拘留我,拿过两张纸让我签字,当时我精神恍惚,连续好几天没吃饱,也不懂法没有逐字句看清内容签了字,签过字纸便被抽走了(后来知道那是处罚决定书)。我妈从住所赶到公安局问为什么被打成这样还拘留我,张志勇说我犯了法,领导说要拘留,方宗鸣要是够了刑事要判刑的,但现在没法处罚,要等我伤好。到了拘留所,拘留所里的人说你被打成这样为什么还拘留你?我对长岛公安的执法行为便产生了怀疑,以后所有的谈话都进行了录音。在拘留所里我一直行动不便,3月22号解除拘留,23号去烟台107医院检查,大夫说很严重,很大可能有后遗症!3月28号我跟母亲去长岛把烟台107医院的病历送给了长岛刑警队的张志勇,要求法医鉴定。因法医不在,张志勇把法医的电话给了我,让我自己联系法医。

  4月7号我打电话给法医,法医说鉴定不能做,把张志勇的电话给了我,让联系他。张志勇的解释是,长岛县医院与烟台107医院的病历描述不符,要做法医鉴定很麻烦,得去长岛改病例,建议不用鉴定,等他处理结果就行了。在我的坚持下,他同意我去长岛找他改病历后做法医鉴定,但第二天我跟母亲到了长岛,他却告诉我们病例已经改好了,就这样我们没有去医院改病历,也没有见到改过的病历,只有一个女警察给我拍了几张我臀部位被打情况的照片便让我回家了。

  4月22日法医鉴定结果出来了,鉴定结论为轻微伤。当天(4月22日)张志勇说下个周马上处理(有电话录音),可是等到5月6号他又说案子报到法治了,在研究处罚结果(有电话录音)。5月12号张志勇又打电话跟我说方宗鸣要追究我砸东西的责任,让我到长岛去一趟,我拒绝了(有电话录音)。紧接着又说他13号到烟台来找我,让我配合。5月13号中午,张志勇来烟台南大街派出所,让我做了一份当时我想不明白的与整个案件毫不相干的笔录(后来我才感觉到这是为后期不执行对方钟鸣的拘留决定做准备),同时我提交了方宗鸣逼我流产,我流产后身体精神状况,以及方宗鸣当时虐待遗弃的一些证据资料(有现场录音),当天傍晚我问他什么时候拘留方宗鸣,他便告诉我方宗鸣提出复议(有微信记录)。5月18号下午张志勇说只对方钟鸣拘留四天,但暂停执行(有微信记录)。7月18号下午我再去长岛公安局讨说法,为什么允许方宗鸣复议,但当初没有给我处罚决定书就强行拘留我,不告诉我可以复议,张志勇不承认没给我拘留决定书,并说就算当时我申请复议,局里也不会批,因为我是外地人!!!张志勇当场给法制办打电话问复议结果,法制办告诉还没有结果(有现场录音)。

  然后(7月18日)接着我就去县政府法制办送证据材料,法制办公人员袁女士以为我是公安局的人,就讲了长岛公安办案的内幕,是商卫飞(10月12号我当面找过商卫飞,他亲口告诉我他跟方宗鸣是同学)方宗鸣起草的复议答复书,而且当初交到法制办复议的案卷是少资料的。谈话到最后,袁女士听出我不是公安局的人,说:“嗨,你不是公安局的啊?”(有现场录音)。这使我想到了5月13号张志勇来烟台找我做的那份不相干的笔录的用途。

  7月22号我打电话问方宗鸣申请复议的结果,袁女士跟我说案情复杂,要延期审理一个月。8月22日法制办维持了公安的原处罚。8月24日我再次给张志勇打电话问情况,他告诉我继续批准暂缓执行对方宗鸣的拘留(有电话录音)。

  9月5号我再次来到长岛公安局,张志勇告诉我,在家等信儿就行了,公安局办案严格按照程序。我找到了刑警姜队长,姜队长问“老商什么意见?”(老商就是方宗鸣的同学商卫飞),让我继续等信儿,说因为方宗鸣已经把公安局告了(有现场录音)。接着(9月6日)我又找了局长,跟宋局长谈话后,我发现他对案件的实情并不了解,我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向他说了一遍,宋局长说“我干警察三十多年,你是第一个婚姻案件里被拘留的,你提交相关证据证实事情原委吧,事实确凿不管他是谁干什么的一定严办他!”,我去找张志勇要我的证据材料,9月6号7号张志勇再次让我在长岛公安局写材料,两天后(9月8号)他告诉我治安案件他们现在不管了!让我去找派出所,对之前刑警作出的处罚他们会立即执行。

  就这样(9月8号)我被打发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我把所有的证据提供给了梁所长,两个月后,11月8号,长岛公安局通知我,我追究的方宗鸣违法行为已过追究时效。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楼主yt阿宝 时间:2017-08-18 21:12:44
  事情详细经过

  2016年3月1日方宗鸣不允许治疗期间的我回家,我在他的朋友爱云那里住了两天,4号方宗鸣让他的朋友撵我走,我在家门口冻了半天多,下午找开锁公司开门回了家。3月5号、6号两天晚上10点左右对方殴打我,把没穿衣服的我赶到楼道里,第一天我使劲敲门十几分钟方宗鸣把我放进了家,第二天他打我出门前我带了钥匙,许久等他没声后自己开门回了屋。3月7号方宗鸣见赶不走我,趁我外出换了门锁也不让当地开锁公司再帮我开锁(长岛只有两家开锁公司,几乎大家都认识)我到对方单位找了领导同事朋友,没有人愿管,一天我打了几十遍电话对方不接,发了近100条短信对方不回。

  在长岛我没有一个朋友,无助情绪失控晚上我到对方单位门口写了字,方宗鸣继续置我于不顾不允许我回家,同时为我写字报了警,当时警察劝过他好好跟我商量,我流浪很多天后,3月14号傍晚,我再次回家敲了门,方宗鸣开门便开始踢我,我被踢到对门并摔倒在地上,当时方宗鸣的鞋子踢飞到往楼上走的楼梯上,踢完便转身进了门。我爬起来继续使劲敲门,方宗鸣报警说我扰民,110把我带到派出所训斥,不允许我敲门,我说敲的是自己家的门,方宗鸣说不是我家,他已经起诉离婚了,我说我刚流产身体不好不同意离婚,警察却帮对方说“你说的不算”,返回的路上绝望委屈,情绪失控,我用石头砸了方宗鸣平时开的车玻璃(流产后我精神一直不好,吃药控制)。方宗鸣报了刑警,到了公安局,里边都是他的熟人,交头接耳后,做笔录时警察一直劝我离开长岛,我不同意。3月15号刑警谢队长帮我们调解无效后,方宗鸣将我的电话拖进了黑名单。我找谢队长求助,他也无法说服方宗鸣,3月16号我在自己家门上写了字,方宗鸣却没有任何动静,17号下午我买了锤子打开门锁自己进了屋,我妈听说从烟台往长岛赶,路上发现方宗鸣在烟台文化宫逗留(5月开始跟他同居的女人就是烟台的),随后跟我妈同时到了长岛,进门后方宗鸣冷笑着立即再次报警说我私闯民宅,还把我的东西扔进了垃圾桶,气愤下我拿起开锁的锤子砸了电视屏一下,他迅速过来跟我争夺锤子,一会儿抢下锤子将我摁到沙发上连击四五下,听到警察上楼才停下来。

  到了公安局,当时我无法走路要去医院,办案人张志勇(方宗鸣的朋友)说没有女警察先做笔录,由于被打受伤,做笔录期间我一直用手撑着桌子才能站立挪动,直到半夜11点才去了医院,大夫给进行了检查,病历和拍的片子都在长岛县公安局。第二天(3月18号)一大早,我还没吃饭,长岛县公安局的人就到我住的地方找,说要陪我到医院检查,在医院三个人看着我,中午回到公安局说要拘留我,拿过两张纸让我签字,当时我精神恍惚,连续好几天没吃饱,也不懂法没有逐字句看清内容签了字,签过字纸便被抽走了(后来知道那是处罚决定书)。我妈从住所赶到公安局问为什么被打成这样还拘留我,张志勇说我犯了法,领导说要拘留,方宗鸣要是够了刑事要判刑的,但现在没法处罚,要等我伤好。到了拘留所,拘留所里的人说你被打成这样为什么还拘留你?我对长岛公安的执法行为便产生了怀疑,以后所有的谈话都进行了录音。在拘留所里我一直行动不便,3月22号解除拘留,23号去烟台107医院检查,大夫说很严重,很大可能有后遗症!3月28号我跟母亲去长岛把烟台107医院的病历送给了长岛刑警队的张志勇,要求法医鉴定。因法医不在,张志勇把法医的电话给了我,让我自己联系法医。

  4月7号我打电话给法医,法医说鉴定不能做,把张志勇的电话给了我,让联系他。张志勇的解释是,长岛县医院与烟台107医院的病历描述不符,要做法医鉴定很麻烦,得去长岛改病例,建议不用鉴定,等他处理结果就行了。在我的坚持下,他同意我去长岛找他改病历后做法医鉴定,但第二天我跟母亲到了长岛,他却告诉我们病例已经改好了,就这样我们没有去医院改病历,也没有见到改过的病历,只有一个女警察给我拍了几张我臀部位被打情况的照片便让我回家了。

  4月22日法医鉴定结果出来了,鉴定结论为轻微伤。当天(4月22日)张志勇说下个周马上处理(有电话录音),可是等到5月6号他又说案子报到法治了,在研究处罚结果(有电话录音)。5月12号张志勇又打电话跟我说方宗鸣要追究我砸东西的责任,让我到长岛去一趟,我拒绝了(有电话录音)。紧接着又说他13号到烟台来找我,让我配合。5月13号中午,张志勇来烟台南大街派出所,让我做了一份当时我想不明白的与整个案件毫不相干的笔录(后来我才感觉到这是为后期不执行对方钟鸣的拘留决定做准备),同时我提交了方宗鸣逼我流产,我流产后身体精神状况,以及方宗鸣当时虐待遗弃的一些证据资料(有现场录音),当天傍晚我问他什么时候拘留方宗鸣,他便告诉我方宗鸣提出复议(有微信记录)。5月18号下午张志勇说只对方钟鸣拘留四天,但暂停执行(有微信记录)。7月18号下午我再去长岛公安局讨说法,为什么允许方宗鸣复议,但当初没有给我处罚决定书就强行拘留我,不告诉我可以复议,张志勇不承认没给我拘留决定书,并说就算当时我申请复议,局里也不会批,因为我是外地人!!!张志勇当场给法制办打电话问复议结果,法制办告诉还没有结果(有现场录音)。

  然后(7月18日)接着我就去县政府法制办送证据材料,法制办公人员袁女士以为我是公安局的人,就讲了长岛公安办案的内幕,是商卫飞(10月12号我当面找过商卫飞,他亲口告诉我他跟方宗鸣是同学)方宗鸣起草的复议答复书,而且当初交到法制办复议的案卷是少资料的。谈话到最后,袁女士听出我不是公安局的人,说:“嗨,你不是公安局的啊?”(有现场录音)。这使我想到了5月13号张志勇来烟台找我做的那份不相干的笔录的用途。

  7月22号我打电话问方宗鸣申请复议的结果,袁女士跟我说案情复杂,要延期审理一个月。8月22日法制办维持了公安的原处罚。8月24日我再次给张志勇打电话问情况,他告诉我继续批准暂缓执行对方宗鸣的拘留(有电话录音)。

  9月5号我再次来到长岛公安局,张志勇告诉我,在家等信儿就行了,公安局办案严格按照程序。我找到了刑警姜队长,姜队长问“老商什么意见?”(老商就是方宗鸣的同学商卫飞),让我继续等信儿,说因为方宗鸣已经把公安局告了(有现场录音)。接着(9月6日)我又找了局长,跟宋局长谈话后,我发现他对案件的实情并不了解,我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向他说了一遍,宋局长说“我干警察三十多年,你是第一个婚姻案件里被拘留的,你提交相关证据证实事情原委吧,事实确凿不管他是谁干什么的一定严办他!”,我去找张志勇要我的证据材料,9月6号7号张志勇再次让我在长岛公安局写材料,两天后(9月8号)他告诉我治安案件他们现在不管了!让我去找派出所,对之前刑警作出的处罚他们会立即执行。

  就这样(9月8号)我被打发到了派出所,在派出所我把所有的证据提供给了梁所长,两个月后,11月8号,长岛公安局通知我,我追究的方宗鸣违法行为已过追究时效。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作者:wgzmb2017 时间:2017-08-22 09:16:40
  我叫余涛(身份证号:420281198601026155),湖北省大冶市陈贵镇余洪村人,15年我的家庭出了一件几乎轰动大冶市的大事,我弟弟余康在四川卫星发射中心牺牲了,年仅26岁。一个农村娃,22年岁之前大学毕业到部队当兵没有任何的污点,在部队已经是三期士官,一切都是看似前期美好的时候,因为卫星发射火箭临时要加一节,我弟弟在卫星发射台与其老班长三人在解开抱着火箭的金属圈时因为担心金属圈掉下去用手去拉被带了下去。我和我爸妈本来不想活着回来大冶,卫星发射中心的领导苦口婆心地劝慰,中央军委也发文妥善处理。当时因为我弟弟在部队表现优秀,三期士官,又有6险一金。所以赔偿了一点钱。如果20万全部落入大冶市110指挥中心指挥长夏失滔的口袋了。

  本来我们家与夏失滔一点关系都没有的,我舅舅曾经在夏失滔产权所有的幼儿园当司机,夏失滔的老公刘建生与我舅舅又是大冶市粮食局认识的。一来是夏失滔以公安局民警的身份出现,二是我家里人在万分悲痛中头脑浑浑噩噩被夏失滔巧言话语欺骗借款20万给她。谁知道她早在2014年就与邮政储蓄银行有借款就换不清了。2015年至今已经2年有余了,这期间我们家人一起去找过夏失滔多次,每次她都是承诺又每次都是不履行承诺。也有一段时间我们家没有去找夏失滔,总是认为她是公安民警不至于会到连烈士赔偿款都霸占的地步。但是找她多了,夏失滔开始不接我爸妈的电话,她只接我舅舅的电话,我爸妈本来身体就不好,自从我弟弟出事身体变得更差,我爸被夏失滔气得出现急性呕吐而送进医院,期间没钱动手术夏失滔也是一分钱不给。在万分不得已下,我找过纪检委举报夏失滔,纪检委检验起诉,我们家人在今年的5月份开始起诉夏失滔。不起诉不知道,到如今像是掉进一个更大的坑了,夏失滔自从14年底开始就大量借债,银行的欠款都是申请优先赔偿。夏失滔将大家一起引到法院处理,每年给予法院30-50万来集中处理她所有的官司。她在大冶市湛月艺术幼儿园也转到了她儿子徐钧智的手里。她儿子在武汉买了房,买了一辆几十万的车资金来由不明。

  国家在倡导诚信,我不知道夏失滔的行为是不是犯了仅仅是民事,如果是民事,像我家这样的滴着鲜血的金钱夏失滔是否可以先给到我们。我爸妈身体很多病痛也没有钱去医治,我的婚姻也在每日的纠纷与折磨里破裂了。我弟弟为国家牺牲,记三等功。我也想死,我如愿为国家牺牲性命,但是我不想为了杀死夏失滔而偿命。如今夏失滔10月份左右就要退休了,退休后她还是可以享受到退休金等待遇,她每个礼拜在公安局上班都是上24个小时连着休息两三天,只要是去公安局找夏失滔要钱的一般门卫都不让进,我曾经在公安局门口蹲守夏失滔很多次都一次也没有碰到她的人,求大家帮帮我,为了生的人也了牺牲的人。我的电话是18171167218 (余涛)
楼主yt阿宝 时间:2017-08-27 15:50:26
  我是徐少慧,现因长岛县公安局长王兆海徇私枉法,在知情的情况下纵容手下法制科长商卫飞刑警小分队长张志勇在处理长岛方宗鸣对我家暴虐待遗弃一案时,将一个案件拆分两部分,将受伤的我送进拘留所的不公正处理实名举报,绝无虚假成分,如有欺骗愿承担法律责任

  控告人 :徐少慧

  37061319821013052X

  电话:13697884456 (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楼主yt阿宝 时间:2017-09-05 21:37:11
  没人看呢
楼主yt阿宝 时间:2017-10-10 16:03:16
  正义与真理只在童年的课本里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