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即临!贵州(农民)弱势弱势群体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能回~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4 18:43:09 点击:1630 回复:51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最好通过各种通信力量转发正能量!因2015、12、28号左右有北京记者及相关领导坐落也让正能力传入他们的视眼,让也弱势群体有理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的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吗?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林权证上说没得大河底下、答:那是条大河、人人都称它大河低下、大河底下细分:马安山、麻岭湾.大土.张家木林.及三大河口等、

  5、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欺负弱势群体、如村修建公路按人头集支(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个不字),现修的路不想路只有摩托车能走、面包车及越野车都不能走、而去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而罗军奎59了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等等、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在哪个都没有集体的说法。(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有些从坑水坝,江西,小垅坪等共五个老祖宗搬家来我们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有好几户都是代签得能有说服力能有法律依据而罗军奎家同意有村里老年人签字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想在山高皇帝远偏僻的地方流畅!请在微博、论坛、贴吧、中国反腐维权网上及百度搜索看下谢谢!请以各种发帖方式传播正能量为弱势群体伸冤谢!求扩散!!(现罗军奎在三户共领一份农村低保经济困难下花费五万打这场官司!现告错被告人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家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扩散!)现今村霸的报酬的做了一些工程及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去现场量长度的人是:敖荣进、聂平进、罗王卡、罗秀贵、船老板共五人,通知村委会领导及组长都不去,只有自己请人去了),又起不了根本的效率,所以只有告知百姓声音了、弱势群体无赖,更让弱势群体是有家不能回,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发,也是无赖之举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78次 发图:280张 | 更多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4 19:01:10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4 21:05:21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4 22:08:46
  都是系该组的老年人签字按手印及林业局颁发的林权证,为何这样对待弱势群体,现在是有家不敢回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5 05:36:36
  我是位网络仰法律的人,不是网络不信法之辈。但如大数据时代所言:网络,是法律的延续!是公义的之在!今天的我是弱势群体受村霸相互勾结分割弱势全体的财产是想让网络了解弱势群体的无奈之举~~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5 09:49:45
  我是位网络仰法律的人,不是网络不信法之辈。但如大数据时代所言:网络,是法律的延续!是公义的之在!今天的我是弱势群体受村霸相互勾结分割弱势全体的财产是想让网络了解弱势群体的无奈之举~~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5 10:33:00

  贵州铜仁市沿河县夹石镇后村的村民罗君奎反映,?贵州省人民政府在修建沿河县沙砣水电站修建致使家林地被水淹没,没有得到合理的赔偿。

  事件起因于2005年该电站进行规划测量,2013年完工,期间农户一直没有得到征地补偿款,而今农户认为征地与领款的时间之间段太长,补偿标准又应该如何赔偿?本该得到的亩数差距过大,并村干部和政府工作人员测量登记走形式,没去实地进行测量,导致许多村民连自己家里多少亩都不清楚,在进行数据登记中,所登记的林界与实际相符合,但在实际亩数是上动手脚,登记亩数与实际面积的误差过大)。到最后将补偿款用于修建公共事业的项目建设等,可以归纳以下几点:

  该事件完全属于滥用职权、失职、渎职行为:

  一、时任当时征收测量期间村干部和政府工作人员将名字、因为工作不实导致数据错误,属严重失职行为,政府工作人员负有不可推卸的主体责任。

  二、村干部将本人的征收补偿款用于公共事业项目建设,在没有征得本人同意,属滥用职权。

  三、在明知道数据错误后,当地政府并没有进行及时纠正错误,进行踢皮球的方式进行推诿,属渎职行为。

  四、被淹没的林地一直属于本人看管,30年来未有人认为有争议,为何有征收款就谈到是集体的?难道所有人对土地法都不懂?

  领导要会看网,懂网,用网,而今我们的山高地方领导执政方式改变了吗?我们只尊重实事求是,如果真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去刻意追求。同时,希望不要让我赶上绝路好吗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5 12:29:58

  贵州铜仁市沿河县夹石镇后村的村民罗君奎反映,?贵州省人民政府在修建沿河县沙砣水电站修建致使家林地被水淹没,没有得到合理的赔偿。

  事件起因于2005年该电站进行规划测量,2013年完工,期间农户一直没有得到征地补偿款,而今农户认为征地与领款的时间之间段太长,补偿标准又应该如何赔偿?本该得到的亩数差距过大,并村干部和政府工作人员测量登记走形式,没去实地进行测量,导致许多村民连自己家里多少亩都不清楚,在进行数据登记中,所登记的林界与实际相符合,但在实际亩数是上动手脚,登记亩数与实际面积的误差过大)。到最后将补偿款用于修建公共事业的项目建设等,可以归纳以下几点:

  该事件完全属于滥用职权、失职、渎职行为:

  一、时任当时征收测量期间村干部和政府工作人员将名字、因为工作不实导致数据错误,属严重失职行为,政府工作人员负有不可推卸的主体责任。

  二、村干部将本人的征收补偿款用于公共事业项目建设,在没有征得本人同意,属滥用职权。

  三、在明知道数据错误后,当地政府并没有进行及时纠正错误,进行踢皮球的方式进行推诿,属渎职行为。

  四、被淹没的林地一直属于本人看管,30年来未有人认为有争议,为何有征收款就谈到是集体的?难道所有人对土地法都不懂?

  领导要会看网,懂网,用网,而今我们的山高地方领导执政方式改变了吗?我们只尊重实事求是,如果真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去刻意追求。同时,希望不要让我赶上绝路好吗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5 13:39:35
  有家不敢回,太无赖之举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5 14:16:45

  贵州铜仁市沿河县夹石镇后村的村民罗君奎反映,?贵州省人民政府在修建沿河县沙砣水电站修建致使家林地被水淹没,没有得到合理的赔偿。

  事件起因于2005年该电站进行规划测量,2013年完工,期间农户一直没有得到征地补偿款,而今农户认为征地与领款的时间之间段太长,补偿标准又应该如何赔偿?本该得到的亩数差距过大,并村干部和政府工作人员测量登记走形式,没去实地进行测量,导致许多村民连自己家里多少亩都不清楚,在进行数据登记中,所登记的林界与实际相符合,但在实际亩数是上动手脚,登记亩数与实际面积的误差过大)。到最后将补偿款用于修建公共事业的项目建设等,可以归纳以下几点:

  该事件完全属于滥用职权、失职、渎职行为:

  一、时任当时征收测量期间村干部和政府工作人员将名字、因为工作不实导致数据错误,属严重失职行为,政府工作人员负有不可推卸的主体责任。

  二、村干部将本人的征收补偿款用于公共事业项目建设,在没有征得本人同意,属滥用职权。

  三、在明知道数据错误后,当地政府并没有进行及时纠正错误,进行踢皮球的方式进行推诿,属渎职行为。

  四、被淹没的林地一直属于本人看管,30年来未有人认为有争议,为何有征收款就谈到是集体的?难道所有人对土地法都不懂?

  领导要会看网,懂网,用网,而今我们的山高地方领导执政方式改变了吗?我们只尊重实事求是,如果真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不会去刻意追求。同时,希望不要让我赶上绝路好吗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5 15:50:21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5 18:11:56
  在我们这个偏远的地方就没得集体的说法存在,何来的集体!为什么别的村寨的林地征收都赔到个体户了?(这是我家祖辈传下来的自留地)村霸相互勾结,以多欺少,还得到工程做这样下去让弱势群体咋活,他们这样的行为真让人心寒,这样的发帖也是无赖之举,因过春节了让我有家不能回 ,集体在我们村里该县都没得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5 20:16:10
  在我们这个偏远的地方就没得集体的说法存在,何来的集体!为什么别的村寨的林地征收都赔到个体户了?(这是我家祖辈传下来的自留地)村霸相互勾结,以多欺少,还得到工程做这样下去让弱势群体咋活,他们这样的行为真让人心寒,这样的发帖也是无赖之举,因过春节了让我有家不能回 ,集体在我们村里该县都没得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5 21:49:44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6 00:47:41
  咋过这日子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6 05:31:53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6 08:14:26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6 12:15:07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7 00:46:47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7 07:35:45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7 21:35:54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7 23:46:26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8 03:04:29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8 05:49:44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8 08:26:35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8 20:35:02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8 22:18:04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8 23:01:59
  

  

  
作者:ty_135024674 时间:2018-01-29 00:23:54
  钱旺集团也是这样啊,强制报案,上访拦截,维权被打,维权当天有人死亡媒体也不报道,200万合作伙伴投诉无门,一家三口算的话就是600万人口没法正常生活,要死一大片了

  

  

  

  

  

  

  

  
  • u_109574781: 举报  2018-01-29 02:55:10  评论

    感谢你的关注!我不知道多少个日子艰难,我也不知道这日子咋个才能安静,现是有家不敢回,难道弱势群体命该绝吗,
  • u_109574781: 举报  2018-01-29 02:55:38  评论

    感谢你的关注!我不知道多少个日子艰难,我也不知道这日子咋个才能安静,现是有家不敢回,难道弱势群体命该绝吗,
我要评论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9 08:59:09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9 20:24:05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1-29 22:29:12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0 04:45:16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0 04:58:54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0 09:26:23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0 10:55:49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0 14:57:04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0 17:05:24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0 20:49:56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1 02:47:08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1 07:46:05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1 15:19:39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2 03:31:55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2 08:52:58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2 18:06:22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3 03:28:57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3 18:11:29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3 21:08:23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4 04:02:50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4 14:34:37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4 23:21:26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5 04:08:03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5 07:58:28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5 17:00:54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5 20:36:32
  春节来临!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6 06:01:33
  春节到!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6 21:28:04
  春节到!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作者:薯片艾利 时间:2018-02-17 17:54:35
  安徽安庆宝河桥一带公路拓宽拆迁,当地房价2600,拆迁补偿700一平,还是装修好的有营业执照的商业用房。300平米装修好的房子,房子做好已有十七八年,前年装修就花了二十多万,补偿款就18万,既买不起房也做不起房,希望能有记者朋友曝光地方政府这种欺上瞒下的违法行为!(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8 05:39:56
  春节到!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楼主u_109574781 时间:2018-02-19 06:13:28
  春节到!可贵州农民被村霸相互勾结,现有家不敢回,因修贵州省沿河县沙沱水电站(于2005年实地测量,2008年开工建沙沱水电站,2009年发林权证,2013年修沙沱水电站完工投入使用,至今没看到补赏的相关文件等!)为弱势群体的利益谁来保护;冤案维权找谁伸冤、在这无赖之举的情况下请求帮助,也让弱势群体有理也能找人说,好吗!本人罗军奎坐落于:贵州省沿河县夹石镇后村错四组村民,因修建沙沱水电站淹没案沿河法院在2015、12、12驳回裁定书!因为是告错对象了、而我家有淹没林地的林权证及过半老年人证实是罗军奎家从土改以来一直是罗军奎家在保管,而2015、10、29在沿河开庭村主任及代理律师黎旭龙在挺上讲述罗军奎家有两亩林地被淹、就证明淹没罗军奎家的林地就肯定有、而驳回来裁定书上对这个问题自知不提、这反应了沿河的父母官还给‘情’放再首位、而当地政府、村民忽悠罗军奎家的几个问题跟大家分解具体情况是:

  1.政府给出的理由是:测量在前,发证在后,法律面前不能生效,答:可问发林权证时林地还没得淹、而是我家祖辈留下的自留地、每块林地的林界都没争议、并是2009年发的林权证、2013水淹上我家林地、在法律面前应也淹没时为准、所以林权证是有效的。

  2、政府工作人员在网上回复说罗军奎只能拿出2009年的年权证只能证明淹没上线的林地证明。答:上线是我家的而淹没区又是谁的、还不是罗军奎家的吗!

  3、罗军奎家林权证上面填写的亩数77、1亩、而淹没就有75亩,这个数据咋看?答:这是工作人员的不作为,当时登记林权证时是村领导召集村民开会、凭感觉登记的,而大多数村民一亩是多少个平方就不知道,罗军奎家林权证上实际亩数超二百亩,所以淹没的林地75亩有余。

  4、多数人同意作为集资用于公用事业来修路、唯有罗军奎家不同意?答:村里大多数人没得淹没林地、而我家占据淹没区的一半、经济价值是组里淹没区最高、所以大多数人同意作为公用事业是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如村集资修建公路按人头集资还是按户头集资呢?之前集资征地都是按人头集资的,我家有八十岁的双老并且走路都不利索的人都集资了,我罗军奎说个不字没得?(罗军奎家积极配合没说个不字),而集资修路我家离马路有一公里、这又是为何?当时那年罗军奎59岁了确三户人共领一份低保又是为何?不同意拿罗军奎家祖辈遗留下来的自留林地拿来集资修路低保都不给了,而村领导干部于2015、10.3.号开会村长请村民保密不让罗军奎家开庭时间等违法乱纪证据等.勾结村民签字作为集体林地,再该县及该村没有集体的说法,何来的集体?(如连县及连村都没的集体,)(只有一个老祖宗遗留下的关山,并且我家是从望牌镇搬家到夹石镇上再搬家现做的后村四组,而按农村风俗叫亲的一家人,我家在我组就我一家是亲的一家人,“因几代单传”有些从“坑水坝村,江西省,小垅坪村,夹石镇”共五户搬家来一块共组成我一个组,就罗军奎家跟敖家是一个单亲户(几代单传)而敖家没有淹没林地等!各种说法都没得集体的存在。而罗军奎在这里问问各位:在村霸及领导的监督村民签字作集体所有、而有好几户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代签,(难道就单凭签字作为证据来以多欺少,欺压弱势群体,这就是当地法律法规吗?而罗军奎也有村里老年人证实签字及林权证就是费纸吗?并是当时该组的组长带头签字证实的)这能有说服力吗?能有法律依据吗?
  而能证明罗军奎家林地被淹签字画押的都是村里老年人,就没有说服力及法律参考依据呢?2013年10分我网上发帖相关工作人员去作笔录问罗胜全老支书、问:罗军奎家淹没多少?罗胜全老支书回答不晓得,又问:淹没款赔下来没得?老支书回答:没得,但我家的淹没款得没得等。综合以上就证明罗军奎家的林地被淹是事实存在的、说明白点就是猫利相互勾结以多欺少、法制认识不足、还是也情代法的思路在山高皇帝远偏僻远山区,村霸相互勾结,能有低保领工程干,村霸更能用个人的利益拿来充公讨好某人,现让弱势群体有理找何人伸冤,(现罗军奎没了农村低保领,经济困难,为维权欠债累累更让罗军奎的经济难上加难,发帖的目的的求解决、如要关押等没关系、我坚信斜不压正,求帮忙)而村委会领导开黑会,刚开会的主题是移民搬迁,趁罗军奎家人开会走了就开黑会签字等内容,强迫不愿签字的村民签字,这样算什么开会的移民搬迁而是开黑会欺压弱势群体,而在林界没争议的情况下强占为集体欺压弱势群体算什么好领导!为何不拎起村民去现场认证到底淹没长度多少不久有个结果了吗?关键是无用的推迟达不到解决问题的关键,所以我请人去现场量长度有600多米,又起不了根本的直接证据,所以弱势群体真无赖,为了有立足之地、为了正义而战,更是无赖之举,请关注帮处谢谢!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