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东城区黑心法官齐鸿梅无人敢管

楼主:王世秋有话说 时间:2019-10-20 09:46:54 点击:18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北京市东城区黑心法官齐鸿梅无人敢管

  实名发帖人:王世秋 王世晓 电话:13785043555
  王世秋声明为本文真实性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天坛医院将我一家告到了北京东城区人民法院的时候,天坛医院早就搬迁到了丰台区,可在东城法官齐鸿梅的操作下,东城区法院违法审理了此案。
  在审判此案的过程中,我身患重病申请延期审理,不予理会的齐鸿梅缺席审理和判决;齐鸿梅没有查清谁是合同当事人和继承人,要求我承担超过百万的治疗费;齐鸿梅丢掉了我的上诉状和相关证据,导致我状告无门……。
  北京的法院应该走在全国司法公正的前列,北京东城区法院齐鸿梅所作所为实在太黑了,呼吁上级领导和媒体朋友们深度关注。

  王兰申惨死在天坛医院并被扣留尸体六年多

  王兰申生前在邯郸市成安县经营一家加工汽车配件的公司,身体一直很健康,2009年初感觉右手小臂有些麻,同年4月下旬经朋友介绍,到被告广平县医院进行检查认为是脑梗死,此后,于2009年4月30日又到明仁医院住院治疗住院76天,在上述两院未痊愈的情况下,于2009年7月中旬,又到北京天坛医院,因该院主刀医生张东出差,王兰申随儿女们回到老家,继续和往常一样工作和生活。
  2009年8月6日,王兰申第二次到天坛医院住院,等待手术治疗。8月12日下午1点,医院为王兰申进行脑搭桥手术,晚7点左右王兰申被推出了手术室,院方并未按诊疗规范要求送入监护室,而是直接送入了普通内科病房,张东主任过来检查病人后告诉家属说,手术很成功,病人情况很好。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凌晨时病人出现发热、高烧、血压异常,并伴有呕吐、急躁等症状,家属急找值班医生抢救时,发现没有医生值班,仅有一自称高晗清的实习医生在值班。
  由于抢救不及时,直到凌晨四点多,高晗清才找来其他医生,但为时已晚,王兰申已经瞳孔放大,颅内出血达50克以上,后随进行了第二次、第三次抢救手术,但王兰申一直没有苏醒过来,进入了长达四年的“植物人”状态。
  2013年5月19日,天坛医院又一次严重失职直接导致了王兰申的死亡。当天造成护工发现王兰申血压、脉搏严重不正常,就和家属一起再次找到医生请求及时处置,但主治医生张岩(主任)在手术,其他医生不管不问,没有进行任何处置,一直到下午四点,主治医生才来到病房。看到情况危急,直到晚上6点才转入ICU病房,10几天后医院通知家属说,王兰申已死亡。

  收到我重病申请延期审理的法官齐鸿梅竟然缺席审理

  齐鸿梅是北京东城区人民法院的法官,是审理天坛医院和王兰申非正常死亡的医疗纠纷案件的审判长。
  2019年6月25日,法官齐鸿梅通知我开庭,我因患疾病不能在规定的开庭日期到庭参加诉讼,按照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属于不能参加诉讼的正当理由,法院应当准许。
  为了证明我在重病之中,2019年6月19日,我向法官齐鸿梅邮寄了延期审理申请书以及医院的CT报告单、诊断证明等材料。
  法官齐鸿梅于2019年6月21日收到了延期审理申请书以及医院的CT报告单、诊断证明等材料的前提下,竟然未对我延期审理申请作出处理的情况下仍然按照原定日期进行开庭审理,并作出缺席判决,明显违反了法定程序。
  还有,2018年11月14日下午5时,我们家属突然收到北京市东城区法院齐鸿梅出具的开庭传票,定于2018年11月16日下午3时30分开庭,当时案件正在上诉期间。而我国《民诉法》规定,开庭应提前3日通知当事人。
  齐鸿梅的行为明显违法违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视法律为其手上的玩具。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审判纪律处分办法》(试行)第六十二条的规定,应依法追究齐鸿梅的违纪责任。

  丢掉上诉状和证据的法官齐鸿梅该当何罪

  天坛医院早于2017年6月8日已搬迁至丰台区,而天坛医院起诉至东城区法院时间为2018年5月5日,东城区法院对该案没有管辖权,并且置我方管辖异议于不顾。
  在法定受理期内,我们于2018年9月4日、5日将上诉状及相关证据快递寄给法官齐鸿梅,于次日送达签收。
  事后,我方多次电话联系东城区法院,询问案件是否送达给北京市第二中院审理。
  令人瞠目结舌的是,而东城区人民法院的法官齐鸿梅却告知找不到上诉状了,证据也丢了。

  我们案子的证据没有了,谁该担责呢?

  由此可见,法官齐鸿梅明显构成犯罪,依据《刑法》第397条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渎职侵权犯罪案件立案标准规定》之规定,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不是医疗合同当事人和继承人的我为何担责
  我父亲于2009年8月6日至2013年6月7日期间在北京天坛医院住院治疗。我父亲与北京天坛医院之间存在医疗服务合同关系。根据合同的相对性,我并非医疗服务合同的当事人,没有向北京天坛医院支付医疗费的义务,我并非本案的适格主体,因此,齐鸿梅判决有我承担责任明显枉法裁判。
  医院把人做实验,治病给治死还要赔偿158万多元,这是齐鸿梅黑心法官给判的,让我受到金钱和精神的伤害,到现在医院还扣留尸体6年多。
  继承法第33条规定:“继承遗产应当清偿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缴纳税款和清偿债务以他的遗产实际价值为限。超过遗产实际价值部分,继承人自愿偿还的不在此限。继承人放弃继承的,对被继承人依法应当缴纳的税款和债务可以不负偿还责任。”
  就本案而言,我虽然是受害人王兰申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但我并未继承我父亲王兰申的任何遗产,且我父亲王兰申也未留有任何遗产。根据上述法律规定,齐鸿梅判决明显构成犯罪。
  齐鸿梅审理案件中,根本没有调查受害人王兰申是否留有遗产以及我继承遗产的数额等事实。
  北京天坛医院没有证据能够证明我父亲王兰申生前所经营的农机修造厂2007年-2009年期间存在净利润。退一步讲,即使该农机修造厂存在利润,也不能证明该利润属于我父亲王兰申的遗产。
  齐鸿梅在未查明受害人王兰申是否留有遗产,和我是否继承了遗产,继承遗产数额等事实的的情况下,就枉法裁判我和王世晓给付天坛医院医疗费150万多元,如此判决简直是枉法裁判。

  呼吁上级领导和全国媒体对此案进行监督

  

  齐鸿梅在审理我的案件期间,出现了同一个案件,同一个编号,而内容日期不同的阴阳裁定,即2018年8月27日给我邮寄送达了一个裁定,又在2018年11月16日又给我邮寄送达了同样编号但内容日期完全不同的裁定。
  天坛医院拿活人做实验,导致病人死亡,齐鸿梅法官却还要判决死者儿子赔偿天坛医院158万多元。
  千古奇案。法官齐鸿梅明知天坛医院已构成医疗损害的前提下,公然违法缺席判我们支付天坛医院医疗费150余万,这是人民法官吗,这不是犯罪是什么?
  谁给齐鸿梅法官这样的权利?这不是明显违法犯罪玩弄法律吗?齐鸿梅的行为,明显构成犯罪,请上级机关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齐鸿梅无视法律,越俎代庖,玩弄职权,将神圣的职责当成自己的工具和玩偶,无视河北邯郸一审、二审判决,拿一审、二审当儿戏自作主张,请上级领导依法追责,各级媒体进行监督,维护公平和正义,维护我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

  多部门不受理举报

  2019年7月18日,举报人通过北京市网上信访平台举报,于2019年8月12日,该网上信访平台给举报人回复称:“……经审查决定受理,本机关将自受理之日起,60日内做出答复。”
  然而,时至今日,仍然未作出任何答复。
  2019年7月18日,举报人多次将上述内容举报至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及12368网上投诉系统,于 2019年9月16日,北京法院网上12368投诉系统给举报人回复称:“您提出的关于王世秋进行投诉的投诉已经处理完毕,处理结果如下:经查,未发现案件存在质量问题。”
  2019年9月,北京市东城区监察委员会举报网站给举报人反馈称:“您反映的问题不属于北京市纪检监察机关受理范围,请向有管辖权的机关反映。”
  2019年9月20日,北京市东城区检察院给举报人回复称:“我院收到王世秋提交的民事申诉材料……。您可通过网上检察服务中心(北京检察网‘掌上京检’APP安卓版查看。”然而,时至今日,举报人并未查阅到相关信息。
  2019年9月25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第十检察厅给举报人回复称:“……从现有材料看,根据有关规定,请向人民法院或其他相关部门反映。”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