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美丰业玻璃公司夏路和夏秀峰为了钱把父亲绑架到精神病院

楼主:民声新观察 时间:2019-10-20 13:43:44 点击:11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正美丰业玻璃公司夏路和夏秀峰为了钱把父亲绑架到精神病院
  ----夏学良控诉夏秀峰之三
  实名举报人:夏学良(夏路、夏秀峰的父亲)身份证:110101193604161552
  电话13911120558  18310486578
  夏学良声明对本文真实性和发帖转帖行为承担全部法律责任

  

  夏学良为何要实名控告女儿夏路及儿子夏秀峰,是因为这两个子女竟然为了霸占父亲巨额资产,两次将父亲绑架到了北京昌平和山东滨州的两家精神病医院。

  夏学良的儿女们不准父亲留钱安度晚年

  2018年6月18日“端午节”,夏学良约一家人吃饭,想对子女们谈谈养老方案,今后如何度过晚年。我把写的养老目标让儿女看了看,儿女看后没坑声,看来儿女对我写的养老目标有意见。
  于是,夏学良打开天窗说亮话了:留够老俩口大病医疗和看护费,每个月退休金也足够生活用,剩余的钱早点给需要帮助的人,你们不要惦记我银行的存款,我死后要把钱全部交党费;前些年给儿女每人一套楼房已经分配过了户。我其余的房产包括北戴河及海南全部交民政“捐慈善”。
  夏学良这么一说,饭还没吃完,夏路起身出门,儿子儿媳姑爷也随后走了,不欢而散。
  也从这顿不欢而散的饭局这天开始,夏学良成为了儿女们进攻的目标,他们采取各种办法要把夏学良这个老头的钱弄到手,但是,让夏学良老人做梦也没想到是,他的亲生儿女会把他二次绑进精神病院,进精神病院后夏学良才如梦方醒,他感到精神要崩溃了,能不能活着出去,在他当时的心里也成了一个未知数。
  2000年12月6日,夏学良将汽车玻璃转交给夏路经营,和夏路签订了协议。协议中约定:夏路用夏学良现有的营业地点,业务合同、设备,每月按盈利的10%反馈给我。从2000年到现在,夏路没有给过。
  2001年终在转换法人夏学良时,会计统计了一下,夏路欠夏学良1742万。
  父亲没有精神病,夏秀峰要创造条件将夏学良激怒成精神病人来。
  夏秀峰对父亲夏学良说:前几天你不是找我姐夏路兑账吗?昨天我姐从深圳回来了,夏路今天经理会上说了,老头再来公司兑账我不见,有的经理表态说,“好”有你夏路这句话,老头再来我们就对他不客气了。
  听儿子这么一说,夏学良真的被激怒了,便带着和女儿夏路签订的协议、欠条、兑账单,要让女儿确认一下。夏秀峰拿过去这些欠据、银行兑账单等,二话没说就给撕了,扔进了垃圾箱。

  夏秀峰第一次绑架父亲到昌平精神病院

  7月26日这天,在光天化日之下,夏秀峰撕毁了夏路与夏学良之间的账目,夏学良和夏秀峰的矛盾更加白热化了。
  这天晚上,夏秀峰趁天黑带来四个人,把我连拉带拽摁到面包车里,有两个人攥着我的左右胳膊,儿子揪着我的脖领子,我大声喊话,他拽紧我的脖领子,捂着我的嘴,面包车直接开道昌平精神病后院,拖进屋里把衣服脱光,收走了两部手机、身份证、眼镜、银行卡等全部随身物品。
  为什么不送夏学良安定医院和附近其他精神病院,而舍近求远被绑到了北京昌平精神病院?因为儿女和孙院长(为私利)勾结好了, 在北京昌平精神病医院,夏学良问大夫,我没精神病,为什么收治我?大夫对夏学良说,你儿子把你送来的,收你没错,你儿子是你监护人。你有意见找医院领导谈。
  昌平精神病医院的孙丽红院长也来问话了:你儿子为什么送你这里来,你老了有钱就应该给子女。我把你儿子找来,你要向儿子认错答应子女要求,你就出院。
  孙院长不顾夏学良的任何抗议,说,你和儿子说不好,你就别想出院,我说不出院就不出院,任你们宰割,我出院就找政法委讨个说法。
  夏学良没有手机(医院有规定,不允许借手机给病人用),对外联络中断了,逼迫住昌平精神病医院26天,通过各项检查测试证明夏学良没有精神病,北京回龙观总医院姚付新和王安文两位主任查房会诊,结果是:与亲子有关家庭财产矛盾问题,确认没有精神病状,建议通知家属尽快接患者出院,医院不敢让他再住下去,怕给医院添麻烦,医院不得不在2018年8月21日这天放人。

  夏秀峰第二次把父亲绑架到山东滨州精神病院

  2018年8月21日上午9点多钟从昌平精神病院出院,然而,出院不过“2分钟”,又被儿子夏秀峰和姑爷于春宇、司机蔺建国、钱志江几个人连拉带拽拖着我大腿弄到救护车上。(此车是河北省枣强县黑救护车冀T5W002)
  年老体衰的夏学良还是逃不出儿子夏秀峰的魔爪,历经几个小时被绑架到山东省滨州精神病院,院长徐宏亲自到停车场迎接,在当场的大夫介绍说:这是徐院长,夏学良马上意识到夏秀峰和徐院长是早就勾结好了,医院院长亲自接“精神病人”不太寻常,夏学良心想,我又不是大人物,何劳医院院长亲自接?院长怎么这般“积极”?
  有钱能使鬼推磨,徐宏院长领导下的滨州精神病院不听夏学良的任何抗议,将大铁门关上。
  夏学良第二次被强制住进了滨州精神病院,孤独无助的夏学良,无法抑制心中的愤怒,心脏跳得厉害,恶心,气色苍白,大夫马上找到滨州市人民医院内科主任杨洪广,当时给开了药并配戴上24小时“豪特早博”,经抢救才脱离危险。
  夏学良强烈要求出院,大夫说:徐宏院长要求对你要严格控制,所以医院黑板上写着“夏学良禁止任何人探视”,你儿子有话谁要探视你:要给儿子打电话同意后才能会见。 没有任何通讯工具的夏学良从此用牛奶箱子卷的纸筒喇叭,每天对着医院的门诊大楼喊三四遍:徐宏院长串通我儿子受贿50万,非法收留我正常人住你的精神病院,你丧失医德还有点人心吗?
  2018年8月22日上午,在病房(有大夫在场)夏学良再次质问儿子夏秀峰:你从北京精神病院把我拉到滨州精神病院,目的就是要索取我银行的存款,想赖掉你姐欠我的1000多万元?你的意思就是不能把剩余的钱交党费,剩余遗产不能捐给慈善?你不就是想用精神病院来控制我,让我死在精神病院吗?
  此时的夏秀峰露出真面目:瞪着眼睛对我说你80多岁了要钱干什么,交给俺姐弟俩能办好多事…… 我和我姐姐已商量过,你也好好想想吧,想好了我接你出院,想不好,你就别出院,大夫听儿女的,子女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你也知道,你也看见了,我和徐院长的关系。你要想出院就要按着我们姐弟俩说的办,否则你就长期住精神病院。如果你得了大病儿女不签字大夫也不给你看,后果自己承担,到那时你后悔就晚啦。
  精神病院非法收留正常人绝对违法,在夏学良差点付出生命代价之后才被释放出来,可是,夏学良在两个精神病院艰难的度过了78天,制造这一惨重家庭悲剧的罪魁祸首就是夏学良的儿女夏路和夏秀峰。
  希望精神病院的大夫看完此文章,守卫自己的医德,用正义来维护正常人的合法权力,医院应遵守国家精神卫生法,不要为了私利收留正常人住精神病院,侵害正常人的人格权,不要让受害人在精神遭受摧残!
  虽然夏学良已经出院近一年,但是仍然无法释怀精神上所遭受的耻辱和伤害。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