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夜武侠}好一个江湖武林!!取自某论坛真实人物。

楼主:老夜 时间:2003-10-28 20:45:40 点击:1209 回复:38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人比黄花瘦,面似煤球黑。这句话说的是江湖中传说的慕容途,其人身高八尺,却
  
  偏偏生的如同竹竿一样,湘西赶尸的时候总见一竹竿一样的人物在后面蹦跶,不时尖啸
  
  一声,远震十里八荒,那是警告往来诸人注意,别碰上赶尸粘了晦气。其人本来生就一
  
  幅白面无须的弱书生样,一般人见到其也难免怀疑哪有煤球的黑,这个典故江湖的老同
  
  志们才知道一二,据说当时其天生一头黄毛,光可鉴人,后来和百年不出江湖的糊涂老
  
  怪在西直门一战,被一招难倒无法破解,生生吃了顿败仗,一夜之间黄发变黑,面黑如
  
  炭,后来其运功退了脸上黑紫,但头发却黑不黑,黄不黄了。其后斩杀糊涂老怪,敢称
  
  中原武林第一高手,不过据武当长老风速传,其如果30招之内不能取胜,却又面黑如炭
  
  。可能走过其30招之人天下武林有多少,恐怕是屈指可数吧。
   江湖中能与慕容途对抗的大家都能叫上名字的只有魔挤教护法长老酷杀,此两人30
  
  年前在三里屯南街有一场大战,4天4夜不分胜负,江湖浪客飞鸟祥、一剑七伤椰子油、
  
  冷袖飞雪樱之泪当时在场,均被铺天盖地的气浪卷的进退不得,生生熬过4天,却也都受
  
  了不小的内伤。聚其三位所说,当时酷杀和慕容途战至第四日清晨,酷杀猛然哈哈大笑
  
  道:“慕兄,我看我们这样打下去,油尽灯枯也不见得分出胜负,不如我们约个30年期
  
  ,另立武学技击,比个高下如何?”慕容途也一退三丈,沉声道:“酷兄武功我佩服的
  
  紧,听酷兄所言,30年以后,不准使用我们以往的任何的功夫,连内力也另辟歧径,再
  
  较高下。”酷杀哈哈大笑道:“好!我们30年期,不见不散。击掌道别。”说罢缓缓平
  
  送一掌。慕容途亦嘿嘿一笑,平稳送出一掌。两人相隔6丈,如何击掌得来?说也奇怪,
  
  两人掌出到不收,半晌听得两人中间一阵闷雷般的声响,越来越大,猛地平地暴起一声
  
  惊雷,当真是天摇地动,飞沙走石。江湖浪客飞鸟祥、一剑七伤椰子油、冷袖飞雪樱之
  
  泪硬生生感到喉头一甜,哇的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这时才算真正受了内伤。
   三里屯南街尘土飞扬之际,只听酷杀笑道:“方才还是不分胜负,不过,慕兄,刚
  
  才我这记锒铛乾坤却摸出你一30年后将败的毛病咧!”尘烟中慕容途的声音也沉沉传来
  
  :“酷兄,我对的一掌大江藤跌,也摸出你一个小小毛病咧!”酷杀笑道:“30年后的
  
  今天新街口见!”慕容途亦笑道:“不见不散!”声音传至观战三人的耳中,已如10里
  
  之外了。
   30年过的说快也快,也就是眨眼的功夫,30年的江湖倒也平静,除了出了一个风子
  
  杨以外,倒也没有什么特别有名的人物。慕容途还总是出现在湘西赶尸的路上,清啸不
  
  绝,大家倒也奇怪,其并没有像酷杀那样闭门不出。酷杀依然是魔技教长老,尽管教内
  
  纷争不止,每每教主暴毙,总有一干长老叫酷杀担任教主之位,不过酷杀倒也不争这些
  
  事情,坐着护法长老的位置上不为所动,不过一旦有人违背了教规,只要是禀告了酷杀
  
  ,酷杀决定杀者之人到没有几个套出生天,均是自杀身亡。因为叛教之人明白,酷杀要
  
  杀,必然是让你生不如死,绝无幸免!不过酷杀总是坐阵教中,30年来魔技教和白道武
  
  林倒也相安无事。
   30年期将近!新街口官道上,30余骑黄鬃快马直奔新街口,领骑的赫然是一剑七伤
  
  椰子油,30年风华散去,椰子油却也不见得老甚,紧跟在椰子油后面的是昆仑派新上任
  
  的帮主静夜雪波子!眼看前方就是新街口三个大字的街牌,这群人马丝毫没有一点停止
  
  的意思,但霎那间,猛听波子的坐骑一声长嘶,双蹄翻起,硬生生停在界牌近处,其他
  
  马匹也闷嘶不止,却也整齐划一的停住了,整个阵型丝毫不乱,而且立即安静了下来。
   椰子油笑道:“波子先生,你这个黄金马队果然已经到了如同一体的地步啊。”波
  
  子淡淡一笑,并不答话。椰子油近二十年来均在昆仑山一带修炼,对波子也相当熟悉了
  
  ,见波子只笑不答,也明白其实他心里受用的很哪!
   波子心里正是如此,此黄金马队是其近30年心血打造而成,从种马繁殖开始,足足
  
  训练了5代,方有如此的阵势,不仅是马,马上的那一干骑士,均是25岁左右,个个目露
  
  精光,身材魁梧,乃波子和其全昆仑派长老心血培育的得意门生!这趟赶着来中原内地
  
  的新街口看酷杀和慕容途的30年期约战,一路上出尽了风头,30骑人马生生在河套地区
  
  斩杀天狼五虎帮全帮精锐三百余人,现在行使到新街口了,已然是闻名天下了。
   波子心中正喜,突然间拔座而起,升到三丈之高,空中却又猛地打了个折,平行掠
  
  去,稳稳停在马前十丈之处,如同没有事情一般略一浅鞠,说道:“风长老来的可早!
  
  ”椰子油也吃了一惊,心道:“波子这坐姿平生又横略十丈的本事我勉强可以做来,可
  
  我下地尚要缓上一缓,怎么其这般功力,简直骇人听闻!看来我20年来尚没有摸清楚他
  
  真实的功力。”其实波子心里明白,这下实在是他硬撑,现在已经是气血翻涌,喉头发
  
  甜了,因为波子明白,椰子油30年前已然成名于江湖,功力深不可测,更何况他到诺之
  
  人呢。
   只听旁边林中悠悠飘出一缕声音,合着风吹叶响,无比自然的让你听也得听,不听
  
  也得听。“波子老兄,果然好功力,贫道有礼了。”话音刚落,只见一团灰影骤然间奔
  
  至波子面前,一股平和的上托之力将波子的手往上抬。波子心中大惊:“这老驴真是已
  
  经到了超凡脱俗的境地,平地而来不带一点风声,而且说停就停,力道稳稳上升,简直
  
  如同没有移动过的样子。”波子心中这么想,也就自然直起身子,缓缓道:“风长老过
  
  奖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老夜 时间:2003-10-28 20:47:00
  二、
  原来此人就是曾经和慕容途大战,逼得慕容途面色变黑的武当大长老玄青掌风速。
  
  风速道:“贫道受不得安静,三日前就到了此地,等候各路英雄大驾了。波子兄练的这
  
  马队果然名不虚传!”波子心想:“这牛鼻子到会说话,刚刚明明亮了一手,现在倒给
  
  我说些恭维话。”波子道:“小儿家游戏而已,这马队还差的远那。”其实波子同时想
  
  到:“我30匹黄金马一起上阵,管你的玄青掌再怎么玄而又玄,也一样把你踏成肉泥。
  
  ”
  椰子油了解波子性格,上前唱道:“风长老,10年不见,功力又大增呢!”风速笑
  
  道:“看椰子老兄的精神,恐怕比我更甚一筹啊。”椰子油道:“我们这些老而不死的
  
  东西,现在都比不上年轻一辈了!”波子微微一笑,却也无言。
  风速道:“两位兄弟,来旁一叙!”于是三十多人靠路而坐,除风速、椰子油、波
  
  子尚有言语外,其他人、马却也寂静无声。过往人群路过,无不好奇观看,有些人士估
  
  计认得这干人等,大老远就绕行而去,硬着头皮过的也是低了头急急奔过。
  椰子油道:“明日黄昏,新街口烤鸭店马场就是酷杀和慕容途碰面之地,这两个老
  
  鬼这三十年来不知道练了什么邪门歪功,我看今晚我们进城早点休息,养养精神,也别
  
  搞得30年前那样狼狈。”风速笑道:“25年前我和慕容途一战的确现在还心有余悸,那
  
  时他掌风一改以往听说的毒辣,变得柔韧起来,估计已经开始修炼什么邪门歪功,尤那3
  
  、4年的修炼光景,却能达到如此程度,可想30年后的今天此人将会到什么程度。这次我
  
  们都要小心为妙。”椰子油接口道:“听闻酷杀这两年终日从各地运回魔计教总坛陈年
  
  老酒,整个后山酒气冲天,浓而不散,并能听到酷杀彻夜嘶吼,略一走进便耳聋胆裂,
  
  此魔功更是闻所未闻!不过以我的眼线,居然近十年没有打听到慕容途什么消息。”波
  
  子道:“此两老怪当真是不世出的邪魔歪道,如若凶性大发,恐怕整个江湖会是腥风血
  
  雨。”风速道:“贫道向来没有如此惧怕世间人物,但是提起和他们面对面,还是略有
  
  胆寒。”椰子油心里何尝不是此想,椰子油纵横江湖,鲜有敌手,怎知30年前这样就一
  
  败涂地,毫无抵抗之力。椰子油和风速心中,已经将这两个老怪当成了真正的妖魔鬼怪
  
  ,不可超越了。
  唯有波子心中略有不服,心想这个风速和椰子油必然是曾经吓破了胆,仅听一点风
  
  声就萎缩到如此程度,波子心道:“就算这两个老怪物再怎么厉害,毕竟还是娘生肉长
  
  ,尚为人间物,怎可能无懈可击呢?”想是这么想,波子心中还是尚存一丝畏惧,也难
  
  怪他非要带他的黄金马队过来。
  三人言罢,也就一起缓步而行,进入城中寻客栈去了。
  
  且说这新街口烤鸭店,乃依山而立,门面尽管不甚大,但做的烤鸭却远近闻名。本
  
  来后面那座山名为景山,这烤鸭店做的好了,连山的名字也改为烤鸭山了。这烤鸭山为
  
  石山,生的不高,却十分陡峭,唯一能够从烤鸭店一侧有缓坡可以上至山顶,一旦到了
  
  山顶,却可见整个山顶如同刀斧削过一般,十分平整,仅生长一些松柏灌木,的确是个
  
  比武的好地方。这三十年来,烤鸭山山顶比武也出过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其一就是联
  
  盟帮帮主风子杨和逍遥派帮主玲玲在此比武,比着比着却心生爱意,没有分出胜负到成
  
  就了一对夫妻,至今江湖任为人传颂。其二是江湖浪客飞鸟翔和少林弥勒好力得再此比
  
  武,飞鸟翔说300招内如果不能击败好力得,就挥刀自宫,没有想到好力得十分了得,尽
  
  管勉勉强强,却真撑过300招,飞鸟翔当时就吐血数升,大吼一声,挥刀自宫了。至今没
  
  有下落。可怜着和风速、椰子油等同的高手,被好力得这个和尚逼得如此下场。
  
  众人落脚安顿好,风速、椰子油、波子用过晚饭,来到风速的厅堂商议明天的事情
  
  。正谈中,只听椰子油道:“窗外那位姑娘,你偷听够了吧。”风速则微笑不语,波子
  
  亦面无表情。椰子油又道:“看你这位姑娘,功夫也当真了得,听我们说了半天骇人听
  
  闻的事情,心脉缺也不乱,可否请这位姑娘来此一聚?”外行人当真看不出这三个说话
  
  的方式,此三人用的是意语,乃是催动房中的空气说话,并不发自声带,平常人等是听
  
  不到他们说什么的,如果功力不足者非要强听,运气于耳,稍有不慎就会被三人的真气
  
  贯穿心脉而亡。椰子油本来就已然知道外面有人,但没有想到此人功力似乎已入超一流
  
  高手的境界,江湖上也屈指可数。风速也略显吃惊,一路过来倒也看到几个成名高手,
  
  但是这些高手尚不能被他看在眼里,别说来偷听,走路也要尽量避着自己,怎么这个女
  
  子不仅不动声色,而且好像还游刃有余的样子。风速听这个女子的气息,还只在30岁之
  
  下,想遍江湖中女子,也没有这样的一个人!
  “呵呵呵。”一阵轻笑从窗外升起,霎那间之间一紫衣女子鬼魅一样飘然而入,她
  
  同样用意语的方式和大家问候道:“三位前辈,小女子有礼了。”风速乃一代名家,丝
  
  毫不乱,答道:“请坐。”却暗地里催动了真气,空气中波动加快,显然是要试试这个
  
  女子到底有多少斤两。椰子油有感,同时也催动真气,道:“小女子听大男人讲话,羞
  
  是不羞啊。”波子亦加大真气,沉声道:“既然进来,一起聊聊也罢。”三个武学大师
  
  一起催动真气,顿时房间里面的空压增大的一倍,但是此女却仿若无事一般,盈盈坐下
  
  :“今日有幸得见三位前辈,三生有幸,以茶代酒敬各位前辈一杯。”也不客气,缓缓
  
  倒了一杯茶,仰头便饮。此时风速、椰子油、波子却眉头略锁,因为他们感到,空气中
  
  的气压又猛然增加了一倍,相当于此女发的真气各顶一人六倍!此女年纪轻轻,却里海
  
  致斯!不过,此女饮完一杯,却面有微红,风速看到心里明白了九分,此女年轻气盛,
  
  突然间放出这么多的真气,本想一下就占上先机,可现在却有点力不从心了,如果风速
  
  再突然间加大一丝真气,恐怕这个女子就有受轻伤的可能!
  风速道:“小施主喝的好急,莫非是我的茶不好吗?”说道此,风速已经自减半成
  
  真气,椰子油会意,呵呵一笑,也减了半成功力,波子哼了一声,也减了2成功力。此三
  
  人一减,顿时这女子的脸色变得好转了一点,此女也知道不是他们三人中的任何一个的
  
  对手,乘着压力顿减的功夫,收了自己9成的功力。略显难堪低头道:“三位前辈,小女
  
  子怎有嫌茶不好的道理?只是敬仰三位,做的失礼了。这就告辞!”说罢起身就要离去
  
  。
  
楼主老夜 时间:2003-10-28 20:49:00
  此故事已经写完,要看着请回贴阿。
  
  故事内容取自这几个网友的一次聚会,我是其中的一个角色。呵呵呵
作者:spss 时间:2003-10-28 21:20:00
  刚才 来看过一次了,怎么没人顶呢
  老夜的文笔还是挺好的嘛 ~~~~~~~~~~~~~~~
作者:老虎吃猪 时间:2003-10-28 21:27:00
  很赞成SPSS的话,还不错啊!
楼主老夜 时间:2003-10-29 01:04:00
  明天我帖完罢了
  
  我对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
  
  要不大家猜猜谁赢了呢?
  
  
楼主老夜 时间:2003-10-29 09:34:00
  椰子油道:“小姑娘师出可是冷袖飞雪樱之泪的门下?”此女道:“樱之泪正是先师。”风速咿道:“莫非樱之泪仙去?”此女道:“先师十五年前大限至,已然乘鹤归去了。”波子亦惊讶的轻轻啊了一声。风速沉声道:“冷袖飞雪樱之泪见其弟子如此,亦当含笑归去了。”眼神中流露出一线悲哀,淡淡默默却又有一些说不出的意味。想风速世外高人,以入三华聚顶的道家至高境界,却也为一个女子仙去而流露如此神态,其间的恩恩怨怨恐怕不是盏茶便可道毕的。
   椰子油估计是知道风速的些许往事,缓缓道:“姑娘慢走。”此女道:“三位前辈,我此趟前来是想告诉大家,先师十五年前是见到了慕容途的。”波子咦了一声:“哦!”此女继续慢慢说道:“先师见见慕容途,并没有动手,而是生生折了20年的寿命,仅多活了三个月,交待了派中大事,就仙去了。先师说,慕容途习的武功阴毒无比,不可言状,要我习好武功,今天来提醒各位前辈务必小心,连酷杀都可能不保。”椰子油笑道:“如此厉害?那我怎么也应该见见了。”此女缓缓道:“先师亦说,各位前辈听到我这样说肯定愈法忍不住要去看看,慕容途习的武功对普通人没有什么影响,越是前辈这样的人物越容易中招,包括酷杀,所以,先师说要我告诉各位,见到一定要当作没有见到,方能免劫。”风速沉声道:“见到一定要当作没有见到,你师傅好深的道理,以你师傅为人,有些话必然不肯跟你说,也不会跟我们说,你师傅没有说慕容途的武功是如何施展的,而只是形容一下,必然有她不愿意说的理由。”椰子油道:“谢谢这位姑娘,我们铭记!”此女盈盈一摆,眨眼便越窗而出,消失不见。
   此女一走,三人回想她的相貌,觉得有倾国倾城之貌,美艳不可方物。但想那风速60余年,椰子油50余年,波子40余年不近女色,均对女子的观点淡漠到了平常心的地步,此女再漂亮恐怕也不能动其心澜了。
   不过此女一走,三人各自琢磨了一夜,也未能从其话语中理会出所以然来。
  
   眼看第二天黄昏将近!
楼主老夜 时间:2003-10-29 09:35:00
  30于骑人马缓缓向烤鸭山山顶接近,一路上大家默默无语,均运足了功力四下探听可否有异常的动静,上山途中三个均见到了不少武林大豪,都是或坐或卧,尤自运功,有不少认识风速、椰子油和波子的,均只是点头示意,并不答话。
   越往山顶行去,武林人物越少,离山顶尚有百丈的时候,风速也只能从旁边林中的气息中感到只有三两个当世顶尖高手的气息了,不过这三十余骑继续向山顶攀去,攀的越高,越能代表武林中的地位、功力,众所周知,风速、椰子油、波子当属天下武林中数一数二的高手了。而那黄金马队的30骑高头大马和马上武士,均披上了奇怪的装甲,密密挤成一团,跟在波子后面缓缓而行。
   这一干人上到山顶,山顶这时正日头西下,照的整个山顶黄橙橙一片,天地寂静,哪有什么马上要发生绝世大比拚的迹象?
   风速略一示意,一干人马来到一个略高的巨石之上,众人并不下马,而是静静看着场地中央。风速、椰子油、波子心入止水,已然很快进入了人我两忘的境界!风速25年前败北后,一直觉得心又不甘,整整修炼了25年,终于自信能够在两魔的恶斗中屹立不倒,但是听昨晚的女子所说,心中仍有隐隐的不安,但是仗着25年的潜心修炼,现在俄都将至,却也适得其所,心中空无一物了。
   不知过了多久,众人猛然耳中狂响,却一点不觉风声,心道:“估计是酷杀将近,如此霸道的真气,非酷杀无他。”渐渐的,耳中狂响越来越大,必须要运功护住耳膜,方能至住一些,波子此时脸色已经变色,心道:“人估计还在三里之外,却怎么仿佛在身边不远一样!”过不了一会,众人互觉耳内压力变轻,却开始闻到一股浓香的酒味,大家心想不好,估计是使毒的邪功,均封了自己的七窍和全身气孔,不受外界任何物质的进入。
   风速定眼一看,只见山脚下一个黑衣人影一步三摇的往山上走来,尽管跌跌撞撞,却怎么也不想要摔倒的样子,那动作尽管是慢慢腾腾,可是一步似乎有十丈之远,眨眼间就到了半山腰。椰子油也展开内视内听之术,往山下看去,只见这黑衣人过去的地方,路边的人哀叫不决,嘶声狂喊,有几个已经顺着山滚了下去,但还有一些人正坐不动,显然是功力佼佼者。这黑衣人越往上走,越能听见声音越大的长嘶乱吼之声,显然,此黑衣人逐渐在上山的过程中提升自己的功力,预计到达山顶将是运至最高境界,那声音越大的声音正式功力越高的人承受不住而发出的吼叫。
   波子亦觉奇怪,这些人的喊叫声不像平时受内伤所发出的声音,而是犹如喝醉后又被人强行打醒,痛苦不堪的声音,人如果酒醉,本来痛觉就不灵敏,但是能够有如此的声音的,恐怕那痛楚是清醒时的百余倍吧。波子心中一想,不觉一寒,埋怨自己为何来此逞能,就这电光火石之间,功力略一松动,顿感一股强力的酒气冲穴而入,只上脑部,双腿发软,心脏一阵抽痛!波子暗念不好,立即摒除所有杂念,视若无物,闻若无声了,方才有所好转,但那股酒气过于霸道,冲得心头疼痛不已,波子暂能忍住。
   转瞬间,这黑衣人已经上的山顶,略一顿足,便有一股无声无息的劲力冲出,但却无风无响,却冲得山顶所有人皮肤刺痛!突然黑衣人身后一声嘶吼,一个白袍老者冲出,腾起20于丈,周身血花四逸,满天洒将下来。风速心念:“化血搏命大发!这香山白袍KWZ估计不保。”黑衣人骂了一句:“喝多了就这样啊,奶奶的!”头也不回,招了招手。却见那如箭一般的漫天血雨被一阵若有若无的白雾一档,猛然折回,顿时刺了白袍老者千万个窟窿,这可怜老者声都没有出一句,就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直落山脚下了!
   椰子油心叹:“简直闻所未闻,这武林中的江湖地位、武功高低,立即分了个高下。”想是这么想,椰子油并没有动一丝杂念,仿如只是别人念给他听而已。
   黑衣老者往前走着,猛然看向风速这边,哈哈笑道:“今次还有点花样呢!”黑衣人看到的是那30骑黄金马队,这三十人,三十马紧紧靠在一起,竟如融合一般,人马都全身盔甲鼓起,紧紧粘在一块,能够抵御黑衣人的威力,估计与此有关。黑衣人仿佛来了兴趣,笑脸殷殷的向马队走去,大家方才看到此人的面目。此人面有三缕长髯,肤色白净,眼睛不大却精光四射,几乎如眼中有一团烈火般,看上去只是一个一般的书生而已,哪想到就是当世的大魔头酷杀??酷杀略走两步,拿个指头凭头一指,就只见30骑人马几乎要跌倒一堆。
   酷杀哈哈一乐,却也笑得和蔼可亲:“挺坚韧嘛!这种玩具流着大伤风景,退去吧。”说罢又是一指。这下30骑人马顿时人仰马翻,散做一团,周身气囊片片爆裂。只见30于人、马并不慌乱,正欲站立起来,却如同喝醉了一般,怎么都站不起来了,眨眼间,所有黄马口吐白沫,狂嘶不已,人也开始掉落马下,抱头嘶叫起来,过不了一会,已经有几人几马从山顶边上的悬崖跌下,更多的人、马连滚带爬滚下山去,一路嘶吼声不绝于耳,再过一会,山顶只剩下几人、几马如一滩烂泥一样倒地不起了,看上去已然气绝。
   波子再大的修为也不能忍受自己30多年寒心如苦打练出来的黄金马队就被两指而弄个全军覆灭,心中一酸,顿时泄了真气,急吼一声:“好老。。。。”那贼字还没有出口,就觉得周身上下如同泡在高度烈酒中,大股酒气冲体而入,不可抑止,那个贼字声声憋在喉头没有说出去,同时那酒气带股奇怪劲力,专门钻其丹田、大脑、心肺肝等内脏。冲入头部那一股酒气在脑中打了个转,只冲到心脏部位,和其他各股酒气搅在一起,心内一阵剧痛,波子已经滚下马来,波子一掉下来,身下那马就东到西歪,口吐白沫,眨眼就摊倒一堆,送命了事!波子掉下马来,感到自己身上真气已然换成酒气,内脏剧痛无比,周身一点劲也使不上,大脑却偏偏只有疼痛之感,连正常思考也不能进行,仿佛喝了无数烈酒,已经醉的不能控制了。
   波子心中仅仅一念,我命休矣!
  
楼主老夜 时间:2003-10-29 09:36:00
  此时酷杀却不在管这边,对着山顶那头道:“老慕怪物,既然来了,难道还扭扭捏捏不成?”风速见波子如此痛苦,正帮不上忙,听酷杀这样一说,顺眼就往那边一看。
   只见彩眼飘飘,山顶那头升起了一个五颜六色的蝴蝶模样的人来,背传着身子也不回头望酷杀,酷杀道:“老慕怪物,这是什么奇怪招式?别装模做样,有什么本事尽快使出来好了!”来人果然就是慕容途,只听慕容途细细说道,听起来倍显温柔:“酷杀我兄,30年才得以一见,怎么一见到就这么凶狠,为什么不先絮絮旧,讲讲这三十年的新奇故事?”酷杀怒道:“慕容途你这个老怪,30年什么没有学,难道学了婆婆妈妈,讲话多了不成?”
   风速也觉奇怪,他碰见慕容途的时候,此人低沉无语,简单两句就开始动手,哪有这么婆婆妈妈的,风速心道:“估计是疑兵之计,故意让酷杀掉以轻心,这个性格变化倒还真的是需要休念多年呢!”
   慕容途任不会回身,轻轻道:“酷杀我兄,30年前你孔武有力,现今怎么象个柔弱书生的样子了?以前开口就是骂人的话,现在怎么还客客气气的了?”酷杀道:“好个老怪物,我告诉你无妨,想必你也知道,这30年来我勤习书画,终于悟出了酒道,酒如能炼成气,将超出以前的真气,嘿嘿!想你上山来,也应该闻到了漫天酒气吧!你不醉倒,也真算你本事呢!”
   慕容途轻轻道:“好个自信的本事!我还就欣赏你这一点呢?我们两天下无敌,为什么不能把盏言欢,竹林深处同商武学呢?酒啊,我也很喜欢的,俗话说酒色一家,我今天这么五颜六色,倒也配合了你呢!嗬嗬嗬!”
   酷杀怒道:“什么胡言乱语!!你再不转过身来,就是对本人不敬,我可就要率先发功了!”慕容途道:“那你就来吧,总之不打不相识,我们这一战不能避免。”
   酷杀面冷无色,沉声道:“小儿!接招!”猛一站立,唱道:“把酒言欢,今夕何醉何归,竹箫清越,一盏温酒细述冷暖,叹兮叹兮,人生几多愁。”酷杀缓缓唱道,周身上下却发出一股有形的有质的淡白烟雾,逐渐扩展开来,仿如有生命一般,缓缓向慕容途移去。
   风速和椰子油周身颤抖不已,尽管已经封住了七窍汗孔,但是那清清白雾仿佛有生命的物体一样,仍然向身体里面透去。防御真气一遇则退,根本没有一点威力,风速和椰子油感觉那酒气在脑中一荡,顿时就如同喝多久一般,思路开始模糊起来,并且内脏开始疼痛,不一时,风速面红如赤,汗若雨滴,那椰子油更甚,面愈喷血,口角已经有胃里的食物溢出。两人坐骑早就瘫倒在一旁,任两人滚下。
   只见那白雾包围了慕容途,慕容途叹道:“可怜我酷杀兄,刚才我上山之时便知你有此绝学,刚才我也说了很多暗示你的话,可惜你不听我劝,执意而为,也怪不得我了。”说罢竟在那白雾中轻轻舞动起来,边舞边唱:“红尘多可笑,想想太无聊,只争朝夕也好。”那五彩衣裳在白雾中舞动,竟然别有一番奇怪的美感。
   慕容途唱了那几句,便不再唱下去,只是舞蹈,那白雾竟然渐渐散去,空气中弥漫着一股百合香味。风速和椰子油同时感觉身上酒气一减,意志清明起来,相互对望一眼,感觉异样,哪波子本来已无动静,却也开始蠕动起来。
   酷杀呀道:“好个怪物,竟能破我大法!今次的事情倒有点意思起来咧!这么快就要我使出绝招么?”慕容途仅舞不语。酷杀嘿嘿两声,身体也扭动起来,摇摇晃晃,居然整个人变成了一股淡淡有形清烟!真的是骇人听闻!那清烟略一动,变化作一线向慕容途射去。
   天地一片寂静,只见慕容途也停止了舞蹈,风速、椰子油、波子都感到周边酒气顿消,均能坐起来运气,但是经此折磨,三人都受了内伤,似乎是被酒气侵蚀所致。
   只见慕容途一动不动,突然一个转身!
   时间停止了,大家看到一个不可表述的一幕。
   慕容途抱着酷杀,面色温柔,缓缓道:“英雄难过美人关,女人天生就是酒的伴侣,难道酷杀兄你还不知道吗?”酷杀蠕动着双唇,一口鲜血从嘴角留下,轻声道:“千算万算,没有想到你会变性转修女人的媚骨奇术!”慕容途弯身道:“酷杀兄,你看我内心好不好看,刚好只遮住三点!”酷杀抬眼一望,一口鲜血迸涌而出:“奇女子啊。”慕容途接着弱声道:“让你摸摸我,你看,有一点点毛呢。。。。。。”酷杀七窍流血,含糊道:“老夫近80年不近女色,今天怎么载在你这个奇丑的女子手里?”说罢,已然双眼一闭,不知死活了。
   风速、椰子油、波子三人哪还记得打坐,均已经是目瞪口呆!嘴角流涎。风速尤其受刺激,这个天壤之别让他的大脑完全一片崩溃。并还感到下体一阵燥热,元丹竟要流出,风速长吼一声:“60年修为毁之一旦!”腾出一丈外,滚下山去!
   椰子油、波子互相对望,竟然觉得对方其美无比,20多年的朝夕相处历历在目,情不自禁相拥而吻,啧啧之声长久不决。双双抱紧,两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就也滚来滚去的掉下悬崖。。。。。。。。
   慕容途看着怀中的酷杀,唱道:“做女人挺好!还需拉皮,隆胸!”唱罢,抱着酷杀入一只大蝴蝶一样飞下另一边山崖,传来清越的歌声:“红尘多可笑,想想太无聊。。。。。。我只要今朝。。。。。。就好。。。。。。”
   夕阳西下,大地重回黑暗。
  
   三年后,传闻湘南山中竹箫清远流畅,常听女子的娇笑声。。。。。。。山中巨崖上书:慕容阿姨。
   风速在扬州烟花柳巷留恋不已,被评为老而弥坚奖。
   椰子油在昆仑山下独守空墓,上书:“爱妻波子”。。。。。。。
  
   一袋武林从此一蹶不振。
   8年后,风子杨带当年烤鸭山中山以上的幸存者攻陷魔计教总坛。
  
   好一个江湖!!!!!!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