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惠王上1.5》分析

楼主:太史妙意 时间:2021-01-13 13:44:46 点击:9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孟子见梁襄王。

  出语人曰:「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见所畏焉。

  卒然问曰:『天下恶乎定?』吾对曰:『定於一。』」「『孰能一之?』」

  「对曰:『不嗜杀人者能一之。』」「『孰能与之?』」

  「对曰:『天下莫不与也。王知夫苗乎?七八月之间旱,则苗槁矣。天油然作云,沛然下雨,则苗□然兴之矣。其如是,孰能御之!今夫天下之人牧,未有不嗜杀人者也。如有不嗜杀人者,则天下之民皆引领而望之矣。试如是也,民归之,由水之就下,沛然谁能御之!』

  孟子见梁惠王,出,语人曰:”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见所畏焉。卒然问曰:‘天下恶乎定?’这一段实在太富有文学性了。首句是”见“,紧接着就是”出“,动作的并置与连贯,省略了许多内容,为什么要省略?是不重要吗?引人反感吗?为什么?主体的情感状态已经暗示其中。”出“后就是”语“,直接吐露,似乎不加选择。很愤怒。猝然,突然一问,给人一种很唐突,很没有礼貌的感觉。问的是什么:天下恶乎定?
  得考察一下,天下不安定的原因。首先,据说是礼乐崩坏,但如何重建礼乐呢?礼乐重建之后真的能安定吗?礼乐重建之后,如何防止礼乐不崩坏呢?感觉孔孟一直在提倡重建礼乐,但好像对礼乐重建的现实性缺乏考量,只是一问提倡。就像鲁迅痛感中国人的国民性,而提倡”国民性改造“,但对于怎么改造才是有效的?谁来改造?能改造吗?这些问题好像缺乏深入思考。第二,每一个国君都渴望称霸宇宙,所以才引起了动乱,这难道不是反映了人性的贪婪?(如果我是当时某一国的国君,我想的也是称霸宇宙,那种感觉确实很舒服。)可对这样的人性贪婪如何遏制呢?或者说,如何不助长这种人性的贪婪呢?
  秦国最终之所以能统一六国,是因为秦国太强了。这个问题的反面是,秦国之前为什么不能统一六国,因为实力不相上下,或者说攻打他国性价比太低。突然发现怎么才能安定的问题太复杂了。
  ……
  ”今夫天下之人牧,未有不嗜杀人者也。“秦始皇乃弑杀欲极强,然而天下在被秦国统一了……
  “人牧”这个词很有意味……
  牧人……

  (2021.1.13.三 整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