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尔丁夫·翼人经典长诗:神秘的光环

楼主:百科名片iM 时间:2022-08-08 16:25:55 青海 点击:21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导读:长诗巜神秘的光环》是当代撒拉族诗人阿尔丁夫·翼人先生创作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其中一首代表作。它的问世不仅宣告对“英雄时代的深切呼唤”,而且孕育了中国当代“立马昆仑的神秘主义诗人”的诞生。它被选入巜二十一世纪:中国文学大系·诗歌卷》等几乎所有重要的诗歌选本。恰逢那个年代诞生了各艺术门类许多艺术巨匠们的伟大作品。根据读者的广泛阅读和问卷调查,诗人、评论家们的高度赞誉和诗学研究结果显示,《神秘的光环》是一首神秘、精妙和难度系数谌比巜荒原》(TS·艾略特)的中国当代诗人的杰作——它不但思想高超,艺术精湛,而且深刻地影响着当代诗歌创作。但它远非像TS•艾略特的世纪末《荒原》一般在文化层面上只奔一个主题,那么容易被理解。作为读者,《神秘的光环》诗歌主题纷繁复杂,是否真正能够被读懂将成为衡量一个人的诗学高低和审美的考量,我期待那些诗歌女神眷顾和垂怜的时代宠儿——用你们的聪明才智完全能够理解并能超越巜神秘的光环》,我相信并期待你们!


   阿尔丁夫·翼人 阿尔丁夫·翼人 阿尔丁夫·翼人 阿尔丁夫·翼人






  阿尔丁夫·翼人经典长诗:神秘的光环(长诗节‬选‬)





  无以言说的灵魂 我们为何分手河岸

  我们为何把最后一个黄昏匆匆断送 我们为何

  匆匆同归太阳悲惨的燃烧 同归大地的灰烬

  我们阴郁而明亮的斧刃上站着你 土地的荷马

  ——阿尔丁夫-翼人《重返家园》


  此刻 大地的钟声敲响

  染红了一大片翠绿的季节

  和随它而滋生的汹涌的河流

  而光明的种子在新鲜的土壤里

  寻找土地的爱恋 我的家园

  但我不愿以此证明 他是一个人

  在这里向读者呈献的 是我

  内心深处最甜蜜的部分 因甜蜜

  使我怀想起那些以灵魂搏击幻想和土地

  的人们——


  他们从荒漠的深处走来

  交付给我们的是以头颅酿成的鎳币

  灵与肉碎裂的梦想和光芒四射的大道

  一次小小的旅程颂扬我心底的海域

  一面古铜色的背景占据我求生的欲望

  令我依然恪守真理的谎言

  赢得公众社会的信赖 彼此取得

  同一的昭书 决定开口演说

  昨日辉煌的一幕 且从僵硬的躯体上

  一一诉说往日妻子儿女的情怀 或喜或悲

  唯有你贫瘠的额头

  亮出一轮神秘的光环

  唯有你一生的绝唱

  照耀我最后的峰巅


  引领我吧 黑夜的王子

  你是我不断的放弃中

  重又捡起的一枚熔岩

  只因我初衷难改 誓死捍卫

  思想河岸的不毛之地 一半思想

  骤然丢失在疲倦的途中 是你

  唤醒我最初的灵动决定出售

  高贵的头颅或那些以十分信赖的眼睛

  向我掏出灵肉的秃鹫:时代的精英

  是你分明孕育了一大批行尸走肉

  从我的脚踝应运而生 直撞入我的心头

  在那无路可走的境地 河岸的涛声

  是我还乡的浮雕或土地的召唤

  是又一次醒来的早晨


  而黎明的白鸽从我手中起飞

  因追随生存者无望的灵地

  喃喃的呓语渐渐化为流动的山脉

  化为无以代劳的赝品或是一缕乡村的炊烟

  以头颅的重量换取另一半生命 供养

  我们灵魂的王冠:依然是我决计出售

  或埋葬的一份举足轻重的厚礼


  哪怕是我最初或最后的梦想

  远不及生存者脚下铿锵的足音

  起飞的鸟儿依然拖着沉重的翅膀

  飞越那一轮神秘的光环


  注目吧 河岸那光明的种子

  你是我婴儿哭泣时的欢欣

  在你面前我曾是一名无望的患者

  也曾留下过不堪回首的往事

  使我重新确认物体的表象所蕴含的重量

  远远超过草木细微的影子

  或许这仅仅是传说 或许我们早跟自己的影子相逢

  且在光明的路上 拖着尾巴

  穿过大街小巷或那无尽的回忆

  并把所有的梦想化为石头的训语

  镌刻灵魂缄默的花树……


  我们不为英雄挽歌 却为灵魂诉怨

  白日的胡言乱语是我美妙的咒语

  我必将赢得真理最后的审判

  赢得生命自由的狂奔 犹如

  被流放的牧歌永远垂挂在午夜的星空

  使我的眼前呈现‬出

  一片奇妙的幻景:犹如悠闲地

  走来一位不明身份的人

  在我身旁驻脚 向我索取

  几万年前丢失在门廊下的另一半生命……

  而我何以晓得这败北的人们的踪迹

  是动辄还是戏谑 我们为的是

  重构土地的面具 或许

  这一切将不再灵验 无论如何

  我将为你讲述这幕动人的“喜剧”

  好让我忧伤的心得到片刻的安宁

  与你们一起来聆听或颂扬高贵的头颅

  ——灵魂罪恶的化身

  虽有耻辱的污垢在你头顶做巢

  但一颗忧伤的心仍在怀想处

  伸出一支有力的手 送你远行

  或许我们本不该再次久留

  本不该扶你送上祭坛

  周围的一切都在蒙昧的花园里

  投去鄙视的目光 扼杀或挫败

  无与伦比的梦幻在世界的中心旋转


  远去了心中激荡的烽火

  远去了父辈们原始的航海

  远去了凯旋的雷鸣或战鼓的回声

  远去了虚张声势的淳朴的嘴脸

  ---他们扣动火热的胸膛 步步追寻

  亿万年陨落的星星和随它

  而滋生的汹涌的河流

  以自由为舞 以石头为本

  还原心灵深处那惨淡的一幕


  或许在父辈们原始的草图上

  垂挂的是我一年一度幻想的年轮

  只因为 还没有忘记

  那一刻 岁月仁慈的情肠

  时常叫唤更遥远更温馨的名字


  哦,亲爱的人啊

  你何曾不是我们的情人

  一张廉价的兽皮

  曾被刻满旅途遥远的对视

  将永远悬挂在心之彼岸


  从那时起 你便拥有一个梦

  一腔圆润的诗魂 出没在

  黄土地发情的季节 陨落了

  雪域人最后一道光芒或他

  裸露的情思:在这时刻

  我一样迷恋于对土地的盟誓

  灵与肉碎裂的梦想或那

  依偎在身旁的温馨的呼唤


  毕竟我们越过了这道栅栏

  越过了时间与空间无望的净地

  生与死耀眼的瞬间和我们脚下

  叮咚作响的石头的梦呓


  如若不是这样 谁能告诉我

  它仅是一撮黄土 陈腐在我们的脚下

  或是一些不着边际的发问

  试图抵达亲人的墓地

  带回我们需要的食品和健康人的衣物

  且以僵硬的目光搜索周围的一切


  无论失去还是得到

  些微的震颤总会使我们感到意外

  因而随时交出一只手

  作为一次艰难的旅行或跋涉


  沿着河流的走向 回答众人的疑问

  沿着起伏的山峦 蔓延零乱的思绪

  俯瞰大地 一群牧马人在辽阔的土地上

  久久怀着与我同样的恋情 同样的歌

  同样受惠于不朽的黄土地……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4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