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哥岭下兵工厂(转载)

楼主:什统黑 时间:2013-03-21 21:07:36 点击:7202 回复:3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转篇文章

  鹦哥岭下兵工厂
  作者 罗胜伦《椰城》2006年第09期-吾喜杂志网

  ★一个曾经很有响气的地方

  兵工厂过去保密性很强,但历史翻开了新页,它已成往事。我曾在原海南兵工厂光华厂当军工,今年8月,我重访了这个一直萦绕在心头的地方,车子上了中线公路,我便尽所知给朋友们讲起。
  原海南国防工业办公室,简称(国防工办),基地集中在琼中山区,又称“三线”。20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国云、贵、川等大后方,都有省委及省军区领导的国防工办。有大陆是“大三线”,海南是“小三线”之说。彭德怀元帅曾当过“三线”建设副总指挥。
  海南国防工办于1964年在毛主席“加强防卫,巩固海南”等指示下成立,由海南区党委窦英俊副书记,海南军区张世英副司令员分管。国防工办属部队编制,只有几个地方干部。是副地(师)级,梁世勤任主任,王德坤任政委,他们后来分别担任通什军分区司令、政委。
  海南国防工办,下辖“四厂二库”,四厂是――加工厂,对外称第13号信箱,做炸药;光华厂,第1 4号信箱,做子弹;农具厂,第15号信箱,做手榴弹。当时认为海南要有独立作战能力,还要生产枪支。后来又筹建红岛厂,红岛厂厂址是窦副书记和张副司令勘看了几处地点后选定的。二库是――570库(处)和605库,库存汽车、枪炮、军服等。它们都是县(团)级。
  “四厂二库”建在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的毛阳、什运、什统黑一带。四周还有海南区行署的战备医院红卫医院、有与军工配套的水力发电站、轴承厂、汽车修理厂、海军鱼雷修理厂,等等。
  朋友插话说,当时他很想分配到那里工作,有不少高干子弟也分配在那里。兵工厂是一个充满浓烈红色色彩的神秘地方。我难忘张世英副司令员说的话,军区由司、政、后、工组成。其意是说,司令部指挥打仗,政治部做思想工作,后勤部搞物资保障,国防工办生产所需物资。

  ★进工厂当天被吓破了胆

  1970年8月,我被招入光华厂。入厂的当天是9月11日,也是20几年后,拉登“9.11”爆炸美国金融大厦的日子。
  这里北到琼中县城营根镇,南到海南黎族苗族自治区首府通什,都有几十公里,且隔着高山峻岭,很寂寞。组织上考虑到这一点,招收新工人男女数量相当。过后不少军工在这里喜结良缘。工厂还组织起文娱队,经常自编自演节目,机关女同志多,有时男篮比赛人手不够就找女同志凑数。工厂工人多是海南人,领导多是军人,车间主任等骨干,则多是从云、贵、川等“老三线”来。工厂按部队建制,设连,设班。厂长、连长是地方干部,政委和连队指导员是军官。厂区和国防公路由昌化江隔开,为了隐蔽,桥建离水面只有二米,由于桥矮,山洪暴发时从四面八方冲来的洪水淹没桥面,人、车都不能进出,但雨停几个小时后,水位很快退下。工办的办公室也盖得很矮,是二层小楼。
  进入这里工作的人必须“根红苗正”,尤其不能有海外关系。有一名技术员,同一名越南女朋友通信,立即被调走了。
  进厂的当天,我到草丛里“方便”,刚蹲就感到屁股有几条小东西在蠕动,低头看是黑绿色的小虫。抬头又看到树枝、树叶上都密密麻麻爬满小虫,它们一弓一弓地爬行。我吓得倒下坐在大便上。这些小虫是山蚂蟥,山蚂蟥爬上人体很难拔掉,折腾了半天,又洗澡,仍有漏网分子,血吸得鼓鼓的,有小手指般大。它们没吸血时只有火柴杆一样火,粘在头发里很难洗掉。我们怕它钻在阳器阴道,在那里生卵繁殖,那还得了。男的时不时脱裤子看阳器,女的裤子用绳子绑了几段。
  这里除了什运、什统黑,还有什寒、什仍、什会、什坡等几十个带“什”地方。“什”黎语是美好,大家说:“什么美好,进厂的当天就被吓破了胆。”

  ★在工厂看五指山、鹦哥岭

  兵工厂多建存鹦哥岭东南山脚下,其北面是原琼纵司令部所存地。鹦哥岭和东边的五指山对峙,往北是黎母山,往南是阿陀岭,形成小盆地。
  进入工厂,给我印象很深的是两棵“公婆”大榕树,都几乎有一幢楼高大。
  这里的风景太妙了,我们几乎天天都要在蓝天白云下,手舞足蹈地看五指山山峰,看鹦哥岭瀑布。
  光华厂是国防工办属下最大的工厂,一座大山头被打穿,有几千平方米。主要车间建在坑道里,工办建在厂区前面的小山头上。坑道很长,还分几层,有的新工人进去,走在没车床及没人的地段很害怕。早上上班,在路边山头能看到猴子,在坑道口,有成群猴子朝着我们做各种动作。
  在工办所的山头,是看五指山的最佳处。早上烟雾缭绕,“五指”犹淹在乳液中的仙女,冰清玉洁。傍晚,夕辉照耀,层林尽染,山峰像金柱,直指云天。我们刚入厂的年轻人,一直看到山头罩上了夜色,睡觉还做了梦。
  海拔1181米的鹦哥岭,有一瀑布飞泻,像一条巨大的青绸飘入苍翠山林中。早上和傍晚,它在朝霞及夕阳下,时血红色,时粉红色,时又是深红色。雨后彩虹出现,它五彩缤纷,使人看得眼花缭乱。
  遗憾的是,雄伟壮观的鹦哥岭瀑布这次却看不清了。看到的山头,似是裸岩多了。我悲切及愤慨直涌,这跟生态被破坏有关。
  鹦哥岭瀑布从,一西南边流入昌化江后注入北部湾。有一条支流流经厂区,汽车修理厂堵水建发电厂,打开闸门捉鱼,多捉到银白色头小鳞细的鱼。黎族同胞说,这些鱼是从鹦哥岭山洞里流出的。
  在这里听猿啼,听鸟叫,又是乐趣。有一种鸟羽毛艳丽,叫声婉转,有人问:“它就是黄莺吗?”有人答:“莺哥岭是鹦鹉的鹦,不是黄莺的莺,不要鹦、莺不分。”黎胞说:“这里过去鹦鸟翔集,现在少了,是因为这里没有海味吃都飞到莺歌海去了。只有在东北角看到的鹦哥岭像真正的鹦哥嘴。”

  ★3名海口来的知青被炸死

  农具厂做手榴弹用的是烈性炸药,爆炸力很大,一小撮就能炸死人,炸毁厂房。每次提炸药,每人只准用小瓶装半瓶。为防止爆炸,车间地板上铺垫了橡胶板,车间筑高墙围着。
  1971年,几个青工打球晚了,睡眠不足,翌日上班,有一个提着炸药瓶的女工朦朦胧胧中,把炸药掉撒在地上,她踩上了。几声巨响,炸药爆炸,掀翻了厂房,3名青工被炸,身体烧焦。用血换来的教训太深刻了。人们“谈炸色变”,作业更小心。
  被炸死的青工埋在工厂出国防公路一拐弯处,我们去缅怀时,周围长满了飞机草和灌木,坟墓已找不到。
  光华厂用白金制作子弹底火,那时军工们不懂得白金价更高。白金一箱一箱抬进来,只当成钢、铁管理,用剩的小块顺手掷到一边。回忆起这段历史,有人说,当时要“顺手牵羊”拿回几块可就发财了。
  工厂每天生产数以万计颗子弹,每次几大卡车往海口运,工办干部训练时随便打,军工看见子弹,就如看到鹦哥岭上的草木那样平常,谁都不防子弹会被偷。有个工人,下班捡几颗子弹放在口袋里。车间在地洞里,山高水冷,早上进去要穿棉袄,下班却脱掉棉袄穿单衣。他把子弹放在口袋里拿回来,几个月后,他竟拿回了一百多发子弹,被发现后开除,留厂察看一年。
  装炸药的铁桶是60公分大小的立方体,军工几乎每人都有这样的铁桶。冲压做子弹的废铜铁板,花几元钱买一大捆,用来扎鸡笼、围菜地。

  ★工人说当地有“禁公禁母”

  我被安排当话务员,上班没电话时,脚踢打机器下端档板,哼样板戏“我家的表叔数不清”。谁知,一条大眼镜蛇爬出,抬起三角形的头,伸出红舌头盯着我,我吓昏了。醒来得知这条8斤重的眼镜蛇被打死埋掉,有一广东籍军工挖回来,到黎村买猫杀炖“龙凤斗”大饱一顿。
  山猪进伙房偷馒头吃,猴子用树枝打人,那是常事。
  有些工人用山猪钳安在山里钳野兽,钳到百几十斤重的山猪。有的用白山藤绑在小树上,弯下树杆,在地上挖小坑安上生结套,野兽踏上去被套住崩吊起,有时不及时去取,崩吊倒的黄羊、山鹿已经早死发臭了。
  厂里几位军工得“怪病”,怀疑是黎族“禁公禁母”禁他们。有一位会木工的工人,黎胞从他那里借了锯、刨,没有还,他上门催,身子靠在门槛上。回来后,一直觉得胸闷头痛,去几间医院检查,医生都认为他没有病。工厂的人说他是被黎人“禁了”。
  山区河流浅,没山洪暴发时只没膝深,但在拐弯处的潭却很深,有人被淹死。有一次,一个军工找不到,过后才发现他的尸首挂在潭里的一棵古树树枝上,有人又说是他被禁了。大旱天,这株古树裸露出,张开的枝叉像展翅飞翔的凤凰,现在想起来,有人说它是很值钱的乌木。
  有一名军工自杀,全厂出动几天没找到,几天后臭味传来,尸首在离厂区不远的灌木丛里。有人说,黎人“禁”了人,尸首也找不到。
  我现在才明白,“禁”子虚乌有,它只是黎胞的一种崇拜。

  ★到五指山公社去背粮食

  工厂每几天派一辆车到屯昌枫木等外地买菜。当时生活艰苦,多吃馒头伴榨菜,有的人开始时感到很好吃,一顿吃了12个,饱得翌日不想吃饭。我们在厂区开荒种蔬菜,各单位都有任务。工厂有的是水电,我们用胶管引自来水浇菜地,后来请汕头菜农来种。当时五指山下的五指山公社盛产稻米,由于没有公路运不出来,工厂组织工人去挑,有的用麻袋,有的用尼龙袋装,用扁担挑,年轻人不会挑,就用裤子去背。把裤管扎好,裤链拉上,把谷子装在裤管里,然后扎好裤头,把裤管分左右挂在肩上,就像把小孩顶在肩膀上一样,悠然自得,一边走,一边唱歌。背谷子,最怕的是拉屎拉尿,装满谷子的裤子脱不下来。有的人憋不住也拉在谷子里,但不敢说,说了要成为众人之“矢”。
  这里的野味多,黎胞把山猪、黄羊肉挑到厂区卖。大家说螃蟹要爬上鹦哥岭就好了。一个黎胞抱来一只黑黄色,间着细小花纹的大溪鳗来卖。他说这只溪鳗是最大的鱼。我问:“它比大海里的金枪鱼大吗?金枪鱼大的有几百斤。”但他仍坚持他捉的这只山鳗是最大的鱼,指责我骗他。我觉得和他说不清,也只好说他提的溪鳗是最大的鱼。
  在厂区不给砍木柴,在南边山头可以砍。话务班有一天去拉木柴。我们爬坐在车头盖顶上,看越来越近的鹦哥岭及满山遍野盛开的野菊花,司机以为我们丢了,停下车看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吼我们“不要命了!”
  鹦哥岭有珍贵木头,特别是“千年禄国,万年鹦哥”,都是做箱柜的好木料。但公路上设了多处木材检查站,运不出来,只偶尔有人用军车偷运出。那里还有花梨,连棵砍回千年古花梨,都当柴火烧了。花梨烧起来很香,很旺火,火炭又黑又亮,过后才知道烧的是花梨。
  我做了个香樟木箱拿回来,至今散发着浓浓的香味。它存放古书画不蚀虫。有人离开工厂时,要做个柜纪念,下黎村看到民兵营长家有一根60厘米粗的樟木,营长提出用6斤粮票换。

  ★试验打空降兵的手榴弹

  到兵工厂最多的首长是张世英原副司令员。他虽然威风凛凛,却平易近人。他经常同军工交谈,吃饭后走在工厂前的稻田边看黎胞割稻、挖薯。稻田四周长有高大的木棉树、酸豆树,人居环境很好,黎民自给自足,当今看起来真像世外桃园。有人开玩笑:给你一个镇,一切由你说了算,你干不干?大家都说干,那不也成了国王吗?
  经常到工厂的还有窦英俊原副书记。广州军区原司令员丁盛,海南军区原司令员孙汉卿也来过。
  有一年,林立衡来到工办,工办及工厂领导陪她看车间。军工们不知道是“林副统帅”千金,对领导毕恭毕敬地陪着一名女子感到奇怪,林彪摔死后,有关领导被审查。
  “文革”中,工,一虽然也有派性,但不很严重。曾有造反派扬言要冲击工厂,但他们最终不敢。军工们懂用枪,工厂里有的是枪支和子弹,讲到造反派要来冲击,他们哈哈笑后说:“他们来送死。”
  70年代,随着中苏边境冲突等战争的爆发,战备很紧,兵工厂也笼罩在“备战备荒为人民”的紧张气氛中。
  当时部队和民兵训练的一重大课题是打坦克、打空降兵。为了改进打空降兵的武器,张世英副司令员同技术员一起研究。打空降兵手榴弹用的是母子弹原理,手榴弹用一小炮管往空中发射,到一定高度往下落时爆炸,爆炸后爆出“子”弹,子弹再爆炸杀伤伞兵。
  这是一项很诱人的科研项目,大家积极参与。试验场就在农具厂试验场后面的空地上,工厂不是正式科研单位,设备简陋,发射手榴弹的炮筒用钢管代替。控制不了弹的飞行方向。有一次发射了两颗,没有爆炸,大家怕得要命,都抬头向天空找,后来一颗掉落在大树上爆炸,树枝横飞,炸死了几只松鼠。另一颗没有爆炸,也不知道掉在哪里,找了几天没有找到,有说是钻到地下了。

  ★对越作战当年春节没放假

  我们生产的弹药有些运往岛外,有些供应海南的部队和地方,生产从没停过。
  兵工厂的节假日很保证。春节期间大卡车送军工们回家。我们虽然坐着大卡车,满满的一车人,从工厂坐到海口、文昌、琼海各地,人都疲倦不堪,满身灰尘了,但毕竟有车送回家,都觉得很光彩。对越边境反击战那年,工厂破天荒在春节没放假,为什么呢?工人们猜测是不是又有“最高指示”要学习传达。那是压倒一切的,有时睡到半夜,被喊起集中到大礼堂传达。有的工人来不及穿裤子,只穿着裤衩,险些被批斗。有点敏感的老工人,从不断进进出出的军车中分析到,可能要打仗了。
  在工厂过春节只除夕加一次菜,过后都跟平时一样,还组织学习,大家说这样还不如不过节。
  果然不出所料,中越边境爆发了战事。当时,我国面对南越的侵犯,被迫进行自卫反击战。不久,消息又传来,我英雄的人民解放军打退敌人进攻,取得了对越边境反击战的伟大胜利。大家听了胜利消息说,对越反击战的胜利也有我们的功劳。
  大家议论起东南亚一些国家,占领我国南沙岛屿,南沙列强沓至,很愤慨。说为保卫南海,我们愿意回兵工厂去再生产枪弹。

  ★国防工办移交给地方





  1973年国防工办撤消,成立海南行政区军工处,工办副主任李健清(地方干部)调任海南行政区公交办副主任分管军工处,光华厂厂长卞圣贤和文昌县人武部政委陈延福任副处长。
  1978年军工处撤消,几个工厂和仓库移交广东省国防工办管理,政工科长柯盛尊负责移交。柯盛尊原是中共海南行署西南中沙工委、海南行政区西南中沙办事处革委会领导成员、政工组组长。1970年调国防工办。后来,广东省觉得接过海南几个兵工厂是包袱,要交回海南,听说海南不愿接。
  1979年后,原工办下属的工厂都先后搬到海口地区,机器也全搬出。光华厂搬到海瑞墓附近,生产胶钳和摩托车链。农具厂搬到灵山,生产雷管、导火索。雷管车间后来搬迁到文昌市昌洒镇。加工厂搬到东山镇,生产炸药。加工厂日子好过些,建设也需要炸药,而这东西又不能随便生产,每年都有一点盈利,“吃不胖也饿不死”。红岛厂军转民后停建。
  工厂搬出来后,原来热闹的山沟平静下来,工厂大门还在,但已斑驳,门柱上写的“继承毛主席遗志,听从华主席指挥”大字已难辨认。原来的车间已残垣断壁,光华厂的山洞漫了水,青蛙“卟卟”跳,小鱼“唿唿”游。洞口四周被围起来种番薯和豆角,猴子再也看不到。原来的大食堂也不见了,只有原工办和工厂的宿舍有偿地转让给当地黎胞居住,房子400元一间,这里成了光一村。原来只有碗口粗的芒果树,大得抱不拢了。黎胞在门前种了不少杨桃。他们说,工厂在这里时很好,有电影,有人戏看,用水用电也不花钱。他们穿戴得比过去整齐漂亮,姑娘们不再是穿黑色的黎筒,多穿花裙,打花伞。
  过去,厂里有三条水泥路,一条通往车间,两条通往生活区,我们看到通往车间的路,在扩建水泥路,大家议论,工厂已搬走了,这里还要搞新的水泥路吗?通往生活区道路的大树下坐有人,水牛在“闲庭信步”,木棉树还直指云天。
  “公婆”大榕树的“婆”树死了,老百姓说是被台风打死的。什么台风这么大,刮倒了深山里的大榕树。有人说现在有十七级台风。南海观音建在三亚,挡不住这里的台风。
  走出光华厂到农具厂,这里已办起了江南水泥厂,农具厂是当时自治州政府买下后卖给江南厂生产水泥的,工厂的烟囱正冒青烟。
  别了,国防工办,历史的潮流是和平与发展。而如果战争爆发,这里还会像当年那样红火和烫人吗?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英歌岭下 时间:2013-03-21 23:00:00

  
作者:wherever 时间:2013-03-21 23:20:00
  友谊顶贴:)
  看来琼中版块里,三线子弟挺念旧的。
作者:wherever 时间:2013-03-21 23:21:00
  错,应该是光华子弟才对^_^
楼主什统黑 时间:2013-03-22 10:20:00
  谢谢wherever的支持。闲时在网上找到相关的资料,让关心那个年代和历史的人们了解一下
楼主什统黑 时间:2013-03-22 10:20:00
  关于海南小“三线”兵器工业的资料


  一、兵器工业生产的指导思想、方针

  建国后的兵器工业生产是在准备打仗的社会背景下发展起来的。

  1964年8月,毛泽东指出:“要准备帝国主义可能发动侵略战争”,“各省都要建立自己的战略后方。”根据这一精神,中共广东省委决定发展军事工业,加强三线建设①,于1964年9月18日给中共中央并中南局写了“关于广东省国防工业和三线备战工作的请示”。中南局第一书记兼广东省委第一书记陶铸于同年10月10日签署了请示。同年10月27日印发。请示的主要精神是:在粤北三连地区、海南岛琼中县建立生产枪、枪弹、手榴弹和炸药的兵工厂,以及与兵工厂建设有关的原材料设备厂等。

  1964年10月22日,毛泽东在广东省委的请示上批示:“广东是行动起来了,请总理约瑞卿谈一下,或者周(恩来)、罗(瑞卿)和邓(小平)、彭(真)一起谈一下,是否可以将此报告转发第一线和第二线各省,叫他们讨论一下自己的三线问题……。无非是增加一批建设费,全国大约15亿左右,分两三年支付,可以解决一个长远的战略性的大问题。现在不为,后悔无及。”①

  根据中央建设“三线”的总体思想,以战略大区配套生产武器、广东粤北山区与湖南、广西接壤,大山连绵,即是广东省之战略后方,也是中南军区的后方,一旦发生战争,粤北军工厂生产的武器,除供应广东省地方武装和民兵以外,还要承担供应野战部队武器、弹药的任务。而海南岛兵工厂主要是生产枪、枪弹、手榴弹、地雷,为独立坚守海南作战,保卫海南岛以应付隔海运输不接。为此,省小三线军事工业工厂迅速发展,工业生产建设全面、完整、配套。为在战争条件下能够坚持长期生产武器,既建立了枪厂、枪弹厂、炮弹厂、手榴弹厂、炸药厂,亦为军工厂生产发展和保障建立了工模具厂以及为军工厂提供原材料、燃料的配套厂。在阳山县城建立专为军工厂提供材料的特种炼钢厂,在连县、海南设立发电厂和水泥等厂。
楼主什统黑 时间:2013-03-22 10:21:00

  全省兵器工业工厂建设定为两个点,一为粤北“三连”地区(连县、连南、连山),二为海南岛琼中县。工厂厂址定点皆选择在两山相夹的深山峡谷之中,或背靠大山的山脚之下。厂房结构形式,避免宽、长、高大,必要的楼房建设也力求乡土化,“远看似村庄,近看是厂房,厂房布置一条线,放眼只见一线天。”工厂形式多为“村落式”、“民房式”、“瓜蔓式”、“阶梯式”,工厂建设坚持勤俭办一切事业,因陋就简、自力更生的方针。为节减基建投资,既快又省建起枪厂,省委、省政府确定将汕头机械厂、广州黄埔农垦机械修配厂等的有关人员、技术和设备,一并搬迁到粤北连南,作为建设枪厂的基础,并利用煤矿下马留下的部分房屋建立枪厂,即五六式7.62毫米半自动步枪厂。
楼主什统黑 时间:2013-03-22 10:22:00
  二、兵工厂基本建设

  省委、省政府对军工生产建设极为重视,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兼广东省委第一书记陶铸亲自部署发展军事工业,书记赵紫阳、林李明都参加研究讨论军工厂的建设。广东省政府迅速组织机构,抽调人力、物力、财力,积极建设军工厂。省设立中共广东省委国防工业建设领导小组,林李明兼任领导小组组长。省国防工业建设领导小组下设办公室,具体工作由省经委四处承办。林李明曾亲自赴连南指挥建设军工厂,省委第一书记陶铸、广州军区司令员黄永胜、省委书记赵紫阳等都亲自督促,视察过枪、弹厂的建设。省政府机关具体领导军工厂建设的主管部门,在省军工局成立前为省机械工业厅。

  全省兵器工业专业工厂于1964年筹建,1965年动工兴建。至1978年,先后建成14间兵工厂(不含水泥厂),累计投资2.5亿元(其中国家投资1亿多元,省财政投资1.4亿多元)。在建成的14间专业兵器生产厂中,第五机械工业部直属厂4间,省直属厂10间。即有:“四联”高射机关枪厂两间(一为枪身厂、一为枪架和总装厂)、“30”航空炮弹厂1间、夜视仪器厂1间、步枪厂1间、子弹厂两间、手榴弹厂两间、梯恩梯炸药厂1间、硝铵炸药厂两间、水中兵器厂1间、工模具厂1间。

  在工厂建设中,发挥了艰苦奋斗的精神,修旧利废,因陋就简。基本建设坚持因地制宜,就地取材的原则,充分利用当地资源。全省“小三线”军工厂的建设,至1973年底,自行烧红砖700万块、石灰9600吨,采石8.8万多立方,盖干打垒、石打垒厂房和宿舍5万多平方米。连南半自动步枪厂、连县子弹厂建厂时,充分利用连阳煤矿下马后留下来的破旧房屋作为职工宿舍。
楼主什统黑 时间:2013-03-22 10:23:00
  海南五六式7.62毫米枪弹厂

  对外厂名为国营光华修配厂,后改光华机械厂。厂址位于海南岛琼中县毛阳区。1966年3月筹建,1969年6月20日建成试产,1970年1月15日产品定型,同年2月23日批复批量生产。全厂到1987年累计投资1518万元(其中国家投资848万元)。建筑总面积2.1万平方米,其中生产厂房面积1.31万平方米,1980年增到1.67万平方米。设计年产7.62毫米步、冲、机枪子弹2300万发。全厂职工人数1978年为782人(其中技术人员12人)。

  海南木柄手榴弹厂
  对外厂名为国营海南农具厂,1980年更名为国营南江机械厂。厂址位于海南岛琼中县毛阳区。1965年始建,1966年根据广州军区和第五机械工业部批准按国营三四三厂供给的WL203A产品图纸技术条件进行试生产,经反复多次实验,于1966年5月21日试制产品成功,1968年定型投入批量生产。设计年生产能力67式木柄手榴弹50万枚,59式防步兵绊索雷5万枚。1963年工厂扩建,增加工业8号纸雷管和工业导火索生产线。1975年,省军工局批准扩建72式反坦克地雷生产线,年产3万枚。累计投资732万元(其中国家投资672万元)建筑总面积3.4万平方米,其中厂房面积1.84万平方米。1979年全厂有职工725人(其中工程师7人、技术人员34人)。
  海南硝铵炸药厂

  对外厂名为国营海南加工厂。厂址位于海南岛琼中县毛阳区。1965年12月筹建,1967年6月试生产,1969年1月批量生产。设计年生产硝铵炸药2000吨。至1987年全厂累计投资391万元(其中国家投资288万元)。全厂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其中厂房面积1.16万平方米。
楼主什统黑 时间:2013-03-22 10:36:00
  为保证“三线”军事工业企业生产的物资供应,在连县设有“三八五”、海南海口设有“六○五”两个仓库和乐昌坪石仓库。由仓库负责组织转运军工厂所需之物资、材料,直接供应到各生产厂。


  质量
  军工产品质量检验由军工厂建立检验机构,各厂皆设有质量检验科,配有专职检验员,对成品、半成品、原材料,按设计技术标准,从生产小组到工段、车间、工厂逐级检查验收。工厂对产品质量负责到底,驻军工厂军代表对军品生产质量进行监督、验收。

  70年代中期,各军工厂先后对生产实施全面质量管理,加强了生产活动中全过程的产品质量控制工作,组织质量管理小组,称“TQC”活动,以控制每一道工序、每一个生产环节、半成品、零部件的质量,口号是:质量第一。
  连县枪弹厂、海南枪弹厂于1977年12月参加中南地区同行业枪弹生产比赛。在参赛的8个单位中,连县枪弹厂和海南枪弹厂生产的枪弹散布精度R50=4.53厘米(200米距离),两厂并列第二名;海南枪弹厂获枪弹外观第一名。 1977年9月,广州军区范围内——广东、广西、湖南三省枪弹生产同行比赛,参加单位5个,海南枪弹厂生产之枪弹获枪弹木箱包装质量,拨弹力、枪弹装药、全弹密封和铁匣包装质量三项优胜奖。


  主要产品成本
  海南枪弹厂生产的7.62毫米机枪弹每万发:1970年计划成本1543.66元,实际成本1537.66元,出厂价2100元;1973年计划成本价1118.84元,实际成本1118.84元,出厂价1400元。步枪弹每万发:1973年计划成本价1314.18元,实际成本1314.81元,出厂价1450元。1978年机枪弹每万发:计划成本1047.10元,实际1067.95元,出厂价1100元;步枪弹每万发:计划成本1176.33元,实际1253.09元,出厂价为1300元。

  67式木柄手榴弹,1971年每枚生产成本2.3元,出厂价3元;1978年每枚生产成本2.37元,出厂价2.6元。

  投资与经济效益

  步枪、枪弹厂只生产至1979年,1980年以后无生产枪、弹任务。10间“小三线”工厂,除了海南枪弹厂、海南手榴弹厂、连县星光工模具厂和乐昌梯恩梯炸药厂外,其它6间厂至1978年实现的上交利润总额皆超过本厂的同时期累计总投资。 “三线”军事工业工厂经济效益低,一方面是:工厂建设进山太深,交通不便,产品运输成本增大;另一方面是军品生产任务不饱满,未建设成为军民结合型的军工厂,单纯生产军品,不能长期、稳定的满负荷生产所致;还有的工厂建设时,考虑不周,对产品寿命决策失误,加之基建周期拖得过长,工厂刚建成,原设计的产品即不再生产。 1980年以后,军品生产任务大量削减,半自动步枪厂没有一条军用步枪生产任务。1980年至1985年,兵工厂劳动生产率逐年下降。至1986年,民品生产增多,劳动生产率随之增高。
作者:wherever 时间:2013-03-22 10:41:00
  朋友您提供的太专业了!呵呵,未必人人都会看得这麽细滴!
  呵,我就是其中一位:)

  时代的变迁,生活的改变,往日的地方逐渐消失是能理解的。
  那个山沟里的一切只能说是我们的集体回忆。。。。
楼主什统黑 时间:2013-03-22 11:02:00
  这些东西冷冰冰,确实没啥吸引人,只是想了解一下,那些大人们从四面八方聚在山沟沟里干的啥正经事。
  摸鱼捉虾偷水果,从窗口钻进卫生所里偷中药蜡丸就要外面的蜡把药丸丢了作蜡烛。钻车间里偷滑轮做滑轮车。。还是我们小孩干的勾当有趣。
作者:wherever 时间:2013-03-22 11:07:00
  第一篇写的是06年回去厂里,我家里有两张VCD是我妈的中学同学兼同事给的,那个阿姨当时是06年跟几个人回去厂里还拍了VCD,呵呵,不知道是不是其中一个人呢?
作者:179665 时间:2013-03-22 15:16:00
  谢谢什统黑,文章勾起我许多回忆。想不到WHE同志跑到这里。
作者:wherever 时间:2013-03-22 15:18:00
  @179665 2013-3-22 15:16:00
  谢谢什统黑,文章勾起我许多回忆。想不到WHE同志跑到这里。
  -----------------------------
  呵呵,友情顶帖,觉得什统黑同志应该是跟我同辈份的:)
  那个帖你们老大都太精点了,MM都搭不上嘴滴:)
作者:广州王歌 时间:2013-04-05 23:36:00
  特殊的年代 特殊的一批人 谱写了一部可歌可泣的历史长诗 不是那个年代过来的人 不会理解 也无法理解他们的感情 一群默默贡献青春 贡献子孙的军工人
  问候楼主
作者:咖喱一号 时间:2013-04-06 09:23:00
  详细地看楼主的故事,才知道琼中还有段辉煌的历史...真感人!这段历史简直可与白沙起义、琼崖纵队司令部遗址成为“琼中红色三部曲”。
作者:鹦哥岭 时间:2013-04-09 14:51:00
  什统黑朋友,你知道的还挺多
作者:金旺人 时间:2013-05-03 00:50:00
  不要泄密啊
  
作者:冬天童话之故事 时间:2013-05-03 16:18:00
  激情燃烧的岁月
作者:晚秋老伯 时间:2013-05-03 16:28:00
  兵工厂的故事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去了解,因为年长的第一代人已是难在电脑桌上寻觅往昔的追忆,甚至有许多人已默默离开了这个世界。而第二代人也正是步入中老年人的行列,第二代的子弟也是没有接受到很好的教育,只有相当少数人特别是还能写出这么好的兵工厂文章的子弟,怕是极个别了,或者是这份真情真的让他感触挥笔,还是对当年的足迹和生活注有无法忘却的记忆,说白了还是一份质朴和感恩的心在驱使。昔日总是让人忘怀,踏过的青山,淌过的小溪,别致的楼宇厂房,留有印迹的篮球场,这如何能抹得去心中的记忆,这就是兵工厂人的情,愿这份简朴宁静的回忆轻拂留下记忆的子弟,愿兵工厂的故事象山兰玉液酒一样甘谆飘香,铭记在兵工厂人的情怀和豪迈中。
作者:冬天童话之故事 时间:2013-05-06 09:21:00
  品读!很受启迪!
作者:鹦哥岭 时间:2013-05-09 13:22:00
  @晚秋老伯 20楼 2013-05-03 16:28:00
  兵工厂的故事不会有更多的人愿意去了解,因为年长的第一代人已是难在电脑桌上寻觅往昔的追忆,甚至有许多人已默默离开了这个世界。而第二代人也正是步入中老年人的行列,第二代的子弟也是没有接受到很好的教育,只有相当少数人特别是还能写出这么好的兵工厂文章的子弟,怕是极个别了,或者是这份真情真的让他感触挥笔,还是对当年的足迹和生活注有无法忘却的记忆,说白了还是一份质朴和感恩的心在驱使。昔日总是让人忘怀......
  -----------------------------
  很有同感,那里留下了我们的青葱岁月
作者:自豪三线 时间:2013-05-29 15:44:00
  @什统黑 4楼 2013-03-22 10:20:00
  谢谢wherever的支持。闲时在网上找到相关的资料,让关心那个年代和历史的人们了解一下
  -----------------------------
  我经常看三线人们写的历史,这是我们一代人都怀旧的历史
作者:自豪三线 时间:2013-05-29 15:52:00
  冬天童话之故事你说的很好
作者:清风明月zm 时间:2015-06-05 23:10:00
  从什运那里怎么走才到这里?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甘工 时间:2015-08-18 19:30:00
  好几个同学就是家在那里的
作者:frank167 时间:2015-09-15 10:54:00
  写的很好,有故事的人,想想当年坐车过阿陀岭的路,现在都有点后怕,要是掉下山沟怎么办?
作者:拉登YY 时间:2016-07-03 13:01:00
  生俺养俺的地方,难忘的记忆。
作者:裸奔的跳蚤 时间:2016-07-14 15:44:00
  想老一辈致敬!
作者:甘工 时间:2016-11-07 10:25:00
  那里现在可以成旅游景点了
作者:月落雪云飞 时间:2017-08-02 09:50:27
  具体地址在哪里?能否参观?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