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系列一:河水悠悠

楼主:巢蕨花 时间:2013-08-26 13:50:37 点击:449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美丽的家乡 - 龚琳娜


  河水悠悠,谁都不知道这一条河流淌了多少年,也不知道它从何处来,将向何处去。人们见证的是夏天拍打着河岸的浪涛,也见证过冬天干涸的河床里那些嶙峋的石头。
  这是一条很美的河流,但这里的人们已不再关注它,除非山洪到来,河水上涨,才有人知道这条河流的存在。
  我有好几年没有回到这个熟悉的小县城,因为这里无业可就,留在这个小县城的人多是一些小商贩,还有各个仗着财政工资打牙祭的人,他们时常出入于茶楼酒肆,偶尔打打麻将,泡泡脚,风雅一点的就到小河边的茶楼吹牛打趣。在这种小茶楼可以大声喧哗,可以一边喝茶一边剪趾甲,也可以站起来指着茶几辩理,更有特色的是他们会拍着胸膛拉起袖口说脏话的样子,看起来他们似乎要大干一场,但这些举动是恬然不过的事而已。
  河西是座老城。随着人口的增长,加上房地产商来淘金,河东也热闹起来了。现在的河东不仅铺上了水泥路,还有不少美丽的风景物。令人陶醉的是这里的夜色,岸边有黎族姑娘们热情的服务,可口的山殄海味,还有豪爽的酒鬼……而醉人的是从江面吹来的风,风里捎带丝丝水雾气。
  面对美丽的黎族姑娘,我想起曾经有诗人把家乡的小河比拟为女人的乳汁,也有人把女人的乳房喻为小河的波涛,此刻,我才明白“女人是水”的道理,这是一种贴切的比拟。面临这条河,我似乎醉在女人的胸前,温柔的风,带着潮湿的忧伤,漫溢在我的思想边缘,穿过我澎湃的心窝。
  “大地是我的母亲,河流是我的女人。”我这个不爱诗歌的男人,在凉风习习中醉了,在百年不遇的安慰中,在千年等一回的情迷中,浑然不知地吐出这句话。我不是诗人,但这夜色和江水已把我带进美丽的神话中,我似乎在梦中胡言乱语了。也许没有人肯解读我的梦话,因为没有人能体会我的身心际遇。人的一生,只要有一两个人能走进他的心窝就行了,而这些走进你心窝的人也未必能读懂你,而这刻只有我读懂自己,在别人看来是那么模糊,但我是那么清醒地低吟:“我是我,我是河中的一个我。”因为我是河水中倒映的一只影子,我是傍在夜色中聆听河水歌唱的人,我的思想和河水已一起在这条河床之上流淌。
  诗人的意境别人听不懂,只有在某一个时刻、某一个地点、某一个人身上,才能读到诗的意境,犹如这条小河一样,流淌着我的心声,千回百转,它流走了岁月的多少凋敝,流走了岁月的多少沧桑,又藏纳着岁月的多少冤屈,沉积了岁月的多少恐慌,有能读懂它!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作者:魔人2002 时间:2013-08-26 18:30:00
  写的真好!
作者:甘工 时间:2015-09-25 08:01:00
  顶
作者:甘工 时间:2017-01-12 16:56:00
  读读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