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幽默文《异类雇佣兵》(⊙v⊙)

楼主:静静今尽ABC 时间:2013-03-12 13:20:00 点击:98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江南偏远郊区,地势平坦,山林甚少,数公里不见其形,外加灌木繁茂,树木零星,一望尽是翠绿之色。

  我耐心潜伏在繁茂颇高的灌木丛中,高倍望远镜频频改换角度,身下的狙击枪略显陈旧却已枕戈待旦。一公里外,方正有型的军事驻地内,警备甚严,五六名身着防护服,全副武装的白人兵士正在交替巡逻。渐渐的,夕阳西下,柔和的金光打在我惨淡无奈的脸上。

  良久,经过一番细细勘察后,我长叹一口气,颤抖着放下手中望远镜,不禁绝望的唏嘘道:“怎……怎么会这样?难道天也要亡我?哦不,可能天压根就没空搭理我也说不定,否则,我这么纯洁、靓仔,老天哪舍得亡我呀……说不定派个妹纸下来疼我都来不及呢!”

  ……

  “六名警戒,大约一小时一换班,临时房屋为防弹铁皮结构,驻地居开阔地当中,占据有利地势。”对于一名合格的狙击手而言,选择合适、合理、有利的狙击阵地是进行狙击任务前的首要条件!否则,非但无法保证百分百命中目标,而且开完枪后的处镜也会极其危险。

  好比此刻,我正处在一个毫无优势的开阔地,若强行开枪狙杀就等于送命,且绝无奇迹可言!除非……从天而降一座足以坚固抗击打的掩体,否则,就算老天爷真派个小秘下来疼爱我,那也得梁山伯祝英台的双双化蝶飞……

  那么,此刻,有朋友可能要问了:既如此,为何不撤?

  唉!怎奈使命所至……要怪就怪某些不懂事的混账玩意一点也不晓得爱惜我!想想我,每天熬夜泡妞到凌晨,一觉睡到大中午,而且我坚持了整整两月耶,你们说我容易吗?是不是很不容易呀~~嗯嗯,还是你们懂我~~~

  “呜呜呜……那些货也不知道要像爱护地球一样好好爱护爱护我,真是的……”

  ……

  事情是这样滴——

  四个小时前,我正悠然的躺在床上,用通讯器与远隔万里的妹子促膝扯淡,这时,忽飞来一任务,组长凶巴巴的臭脸顿时显现在通讯屏上,并且开口就骂:“死兔子,还躺在床上呢,给老子起来,这份是组织上直接派发的任务,点名交给你这饭桶做!记住!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老大,我能不接吗?”完了完了!倒霉事居然从天而降,‘咵嚓’砸我脑袋了!这一刻,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推掉这破任务不接。何故呢?因为我有自知之明。之前连续八次任务都失败,为我明确一个人生方向:凡任务!必失败!所以呢,不接为好!

  通讯屏内,组长蔑笑一声,厉声道:“不接可以!上头有话:即刻击杀!”

  听罢,我吓得差点从床上掉下来:“喂喂……你……你没开玩笑吧!?”你妈的头,像皮球,一脚踢到百货大楼,百货大楼卖皮球,卖的就是你妈的头!!!我不禁在颤抖中暗骂。

  组长见我一惊一乍,怪异的笑道:“兔子,你之前连着八次任务都搞砸,上头很生气,明确发下话来,若再失败,废你双手,驱除出天雷组织!所以,我劝你还是接了吧,就算失败大不了也就断两条胳膊,残废总比死了强!你懂的~!”

  懂你妹的腿……你个死不足惜的大脑残!

  听罢,我当即呆愣在床上:这是干嘛?我这人是不懂音乐,所以时而不靠谱,时而不着调。可老子没招谁没惹谁,不就是连着搞砸七八回任务嘛,但我第一回任务成功了呀。妈的,用得着玩这么狠吗?这不是摆明了逼我去送死吗?

  为了活命,同时也为了留着有用之躯泡妞,被迫无奈之下,我只得硬着头皮接下人生第十次任务,当然,这也极大可能是场有去无回的临终任务!

  不过,作为失败的典型,我真的太成功了!元芳兄弟,你觉得呢?

  默念祷告后,我颤颤兢兢的点开任务:——C级任务!杀死江南地区A驻地的约翰上尉!

  “好家伙!又是无良的杀人游戏,就没有和平点的任务吗?再怎么说小爷也是牛逼人物,怎能干这种偷鸡摸狗之事?”带着一丝绝望的情绪,我还不忘在临终之际假清高一把。

  随后,我查看了一下奖金数额,不看不要紧,一看口水紧,奖金竟为50万美金!同样是C级任务,这次的奖金差不多等于我第一次杀贩毒小头目的3倍!

  按照常规:奖金高低一般都是按任务难易程度设定的,可想而知,这回的任务难度高的不是一点点,很可能一不小心就会当场送命,甚至是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话说回来,一旦幸运成功了,一次等于干了别人三次活,够我痛痛快快消遣好几月了。之初,长达十个月的连败下来,我早已穷得叮当响,天天的馒头伴泡面,连个荤腥都沾不着,更别提朝思梦想的——身材火辣,前凸后翘,穿着齐臀薄纱紧身小短裙的漂亮妹子……哟嘿~哟嘿~

  ……

  江南偏远郊区。

  很快,我就经过对附近地形地貌环境的仔细勘察,从中得出了这回任务赏金高的真正原因——目标人物‘约翰’的驻地周围,方圆5公里没有山林或者高坡之类的狙击宝地,且方圆3公里内是一片平坦的开阔地。

  再加上,驻地周围设有三架新型重机枪,每颗子弹的威力之猛不亚于中高级狙击步枪,平均每分钟能发射1000发以上的子弹,且接触人体或者树木植被后就会立即发生爆裂,爆裂范围为5到10公分,击中上半身必死,击中四肢必废!

  论起来,每颗机枪子弹真是比20世纪的迫击炮还威猛!

  然,我手中的这把基础狙击步枪的有效射程为2.5公里,百分百命中的保险距离是2公里!一旦子弹击发,驻地内的热成像自动搜索系统就会开启,五秒钟之后,铺天盖地的重机枪子弹就会呼啸而来,而这周围又是一片开阔地,无遮无拦,不死无全尸才怪!

  再有,目标驻地大概有一个连的兵力守卫,武器先进,还有可腾空型侦察车,要是真追出来,我就是跑得再快恐怕也小命不保。

  不过,唯一幸运的是,方圆3公里虽然是平坦的开阔地,但不少地方长有花草植被,由于受战争后的那次集体变异影响,花花草草生长极为茂盛,足有一米来高,而周围的零星树木同样奇高,每棵少说也有20米。

  “咋办呢?小爷我还这么年轻,难道就要命丧于此?姥姥的,太没天理了。”当然,如果我现在取消任务,潜伏回去,最多也就双手被废,驱逐出境,苟延残喘的趴街上要饭,应该能保住一条命。

  可,我虽然没用,虽然饭桶,也不至于要沦落得当街要饭吧?照这么说,那些比我更没用、更饭桶的混球们是不是早该自杀以谢天下啦?再说,当下职业要饭的这么多,我哪能要得过那些专业角色。。。。。。

  “靠!不行不行!老子才18岁,又不是88岁,若真双手残废了,妹纸都不能抱了,更别提激情的XX,呜呜……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想到这,我的灵魂忽然很本能的升华了:你大爷的铁板烧,既然如此,我就拿这条命与该死的老天博了博,看看到底是他硬还是老子硬!哼!

  ……

  为了安全,也为了活命回去领赏金,我聪明的小脑袋瓜经再三琢磨,决定不怕折腾,不怕累,干场笨重无比的苦力活!

  慢慢的,我从一公里以外的观察阵地爬回肉眼无法企及的两公里以外,然后找个舒服些的草地,背靠背包,啃着身上唯一馒头干粮,养精蓄锐,等待夜晚的到来!

  不久之后,天色渐渐暗淡下来,我带上随身的夜视仪,腰间别着消音手枪,右手拿着长40公分的战备刀,跑向附近零星的大树!

  没错!我要砍树!而且还要在黎明来到前砍够8根大树,并将它们固定成一扇高约1米8的屏障,以阻挡呼啸而来的重机枪子弹!

  “啪啪啪……”“啪啪啪……”别误会,这真是单纯无比的砍树声……想歪了是不?好吧,我承认是自己邪恶了。“嘿咻~嘿咻~”

  每砍倒一棵树,我都会情不自禁的想一次漂亮妹子,有梦想才有动力嘛~男人们懂的!

  终于,经过六个小时的奋战,我累得跟孙子似的,然后将周边砍倒的树木拖到距离目标两公里的最佳防御阵地。

  紧接着,我一边在脑中幻想自己爱吃各种美食,一边用刀在地上挖在出一条长20米,深20公分,宽40公分的坑,随即将最粗的木头放进去固定,再削平其余木头,依次堆上去,最后用绳子上上下下整体固定一下,一堵高1米8左右,宽40公分的木墙就此完成!

  干完这些堪称玩命的苦力活,精疲力竭的我真是连一点想妹子的力气都没了……

  趁着休息的空当,我来隆重向大伙介绍一下自己:我的代号为——小白兔!是天雷雇佣兵组织的一名底层临时工,说白了就是菜鸟雇佣兵,而我本人‘9次8负的无敌战绩’又属这些菜鸟中的菜鸟,绝对称得上是成功的反面典型……

  幸好,我这人性格随性开朗,爱交兄弟,每每奇迹般搞砸一次任务,兄弟们就会轮流替我说情,然而,作为人情,我也会毫无例外的请他们吃饭泡妞。

  几次恶性循环下来,我的任务赏金只出不进,现在穷得只剩兜里的几个零钱,只得待在组织里上上网,泡泡妞,侃侃人,顺便每日混三餐饱饭,导致组长‘飞猪’时常直言不讳的喊我作‘饭桶’!

  当然,有时哪个哥们执行任务回来,也会顺便给我带回点惊喜,比如,谁谁谁吃剩的干粮,或者杀完人后捡的没用战利品……

  至于我从事雇佣兵这行前的真名为:无明!我的天才老妈俗称我为‘小明’,同时也以惨无人道的冷笑话虐了我整整16年,16岁后,我不堪忍受,干脆背井离乡起义干上了雇佣兵这行,可是,没想到却又成‘饭桶’!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我是一名爱美食、爱美女、爱和平,超级有爱的异类有趣雇佣兵哦~!由于不忍滥杀无辜,导致任务连连告吹,这才落得今日这番田地……

  说到此,我不禁感叹:自己16岁进的天雷,17岁正式通过考核,今年已然18岁!我曾是最年轻有为,且被教员们赋予最高希望的优秀雇佣兵,可一年过去了,却混成这副德行,要钱没钱,要妹子没妹子,要能力没能力……我这到底是怎么了?

  羊水进脑子了?还是胎盘忘消化了?

  不清楚!但我清楚的是,我妈生我时什么都没少给我,要蛋有蛋,要脸有脸,衣食不愁,穷乡僻壤,民风淳朴!可能,也就因此,我渐渐养成了一个偏安随**说爱笑的性格,没多大追求也乐得自在!

  说好听点,善良、热情、平易近人、爱好和平,放到古代就是陶渊明第二!

  说难听点,没理想、没追求、窝囊废、不正经,放到三国就是荆州刘表再世!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静静今尽ABC 时间:2013-03-12 13:36:41
  黎明前夕,砍完树,挖完坑的我四肢乏力之极,气喘吁吁的躺在地上休息,同时,我也啃完了身上仅剩的两个馒头一根油条,欲多少补充些体力,以待天明。

  “大爷的,多少天没干这种苦活了,一干起来真累死个人,也不知道跟嘿咻嘿咻比哪个更累些……”

  抓紧休息了一会后,天色逐渐放亮,晨曦初露,我打开狙击专制箱,安上消音器与枪托,插上弹夹,几秒钟就成功组装出一把完整的狙击步枪!

  “奶奶的胸,干了一夜的苦力活,手臂酸得我连狙击枪都端不稳了!靠,干完这票,我如果还有命回去,一定要大吃特吃一顿,找妹子,干妞子!老子18了,成年了,还是处男太亏了。有召回去定要一舒小弟的豪情壮志!哈哈哈——”

  架好枪托,我熟练的俯卧在地上,双腿分开,静静瞄准,透过瞄准镜观察两公里处驻地的情况!

  驻地内,几名身穿灰色军装的外国军人来驻地院落内走动,哈欠连连,表情惬意,完全没有察觉已经身处他人的瞄准镜下!但,其中并没有目标约翰!

  “TM的外国军人怎么跑到华国江南地区来了?还架机枪,设守卫,不会是间谍吧?哟呵,还是WX新型重机枪耶,防护服,防弹头盔,中级轻机枪,很齐全嘛,妈的,居然还有两门轻型火箭炮,变态……我就一把菜鸟狙击枪,也不知道能不打穿防弹头盔?看来也只能期望约翰这孙子别带头盔了,否则这倒霉任务又要砸手里了。”

  眼看着对面驻地内的老外打哈欠,累虚了外加一夜没睡的我好像被传染了似的,也连打好几个哈欠,居然还一不小心勾动了扳机,吓得我瞬间出了一脑门冷汗,死的心都有……

  不过,庆幸的是,枪奇迹般的没响……

  “怎么回事?不会在关键时候步枪故障了吧?”我赶紧擦了擦垂额欲滴的冷汗,上下检查一番——“哇靠,这回真是祖宗保佑,幸好我刚忘了打开保险了,否则不死也残废定了!”

  经此一番吓唬,我打开保险,破天荒的学‘头悬梁锥刺骨’之法——咬破嘴唇,以疼痛强行振作精神,并且拿出兔子一定要吃窝边草的决心,发誓要干掉这洋货,以证明我与天斗,与命斗,与己斗,以及千辛万苦砍木头的必要性!

  狙击手是个耐力活,当初我选择干这行不是因为我耐力有多好,而是因为玩这玩意窝着就行,一点不累,不需要像轻机枪似的近距离冲杀,很节省体力,团队作战时还能边吃东西边瞄准,看着队友们气喘吁吁的一通猛跑,太爽啦!

  一小时过去了……两小时过去了……约翰那龟蛋还没动静,一直缩在屋里不出来,我也不敢放松警惕,毕竟这可是攸关我性命的最后机会,而机会又是如此的稍纵即逝!

  终于,又等了半小时,约翰这龟蛋憋不住了出来上厕所!

  “距离1998米,目标锁定,风向东南,风速50米/小时,可忽略不计——”

  “噗——”

  我轻轻勾动扳机,嘴角不自觉的上翘,勾画出一抹灿烂得意的笑容!

  为了防止那龟蛋穿着隐形防护衣,我瞄准的是脑袋,子弹‘嗖’的穿过他的头颅,血溅半尺,当即毙命!一碗价值五块钱红糖豆腐脑诞生!我想,他应该感觉不到任何痛苦!

  因为,我想要让全世界知道我很低调!嘿嘿……

  ……

  “耶稣啊,如来啊,保佑这帮孙子千万别TM的追出来啊——”

  目送约翰倒下,兴奋之余,我即刻一个翻身隐蔽到木墙后,此刻,我无暇拆装狙击步枪,抱起所有东西就跑,按照原先设计好的路线一步不敢停的向5公里以外的安全区域狂奔而去。那里有山地树林,是狙击手的天堂!

  驻地内,巡逻警戒的兵士见上尉被杀,大惊失色,其中一人在惊恐同时即刻按下警报,顿时,遇袭警报响彻周围,屋内刚行换班的兵士急忙武装而出,迅速分散进入各个车内准备追击,其中一人,快步冲至机枪前,一拉保险,定点扫射,各尽职能!

  不出所料,当我撒开步子没跑三秒,重机枪的声音就响了,随后,暴雨般的子弹带着热浪袭来,伴随着爆裂声‘砰砰砰……’的轰在严阵以待的木墙上。

  听着脑后弹雨撞砸树干的声音,我得意的脸上不禁乐开了花:咯咯……死老外,见识到小爷的冰雪聪明了吧?你TM有重机枪,你爷爷我有脑袋瓜!哼,你们以为小爷昨晚费了这么大劲砍树挖坑是吃饱了撑着啊?这招就叫以拼命保小命,老子就不信你们的破机枪能三两下就轰碎这么粗的树干!

  可是……有些事就是怕什么来什么,也不知是我竖的木墙太显眼,还是对方的定位系统太灵敏。

  我以25米/秒的速度才奋力跑出去一公里远,后面驻地的腾空侦察车以及各类追击工具全体启动,径直朝我逃跑的方向而来。他们大约一个连的兵力,若是全扑上来,我真是10条命都不够死的。

  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低估了对方驻地内的新型重机枪,经几番轰炸后,五六十公分粗的树干居然生生被打烂了,真是有够吓人的破坏力。

  随即,越过树墙的子弹在我脑后‘砰砰’炸开,我下意识的回头匆匆扫过,只见身后刚刚所经之处的草地,被炸得坑坑洼洼,令人不寒而栗。

  “妈呀,咋办咋办……谁来救救我呀……”惊慌失措的狂奔着,我有些被吓傻了,双腿不知是昨晚太累而无力,还是当下被生生吓软的,居然不由自主的一个踉跄摔趴在地,脑袋‘轰’的砸地,一下摔了个狗吃屎……

  这一刻,我若死,我的人生总结起来就八个字儿——生的荒唐,死的窝囊。

  这时,两发子弹险险的擦着我的头皮,悄然从我头顶两侧飞过,你大爷的,真真好险呀,若不是我刚才无意摔倒,这会双腿就废定了!看来,这一摔值了!

  不容多想,我顺势在地上疾速打滚,几经险情后终于将身子隐蔽至一处树后。子弹‘砰砰’的砸袭在树干表面,逐渐的,树干开始被打烂打穿,而趁此空当,我哆嗦着一翻身,一架枪,冒着被机枪打碎脑袋的危险,鼓足勇气勾动扳机。随即缩回脑袋。

  顿时,重机枪声停了。天啊,我这射程仅2.5公里的菜鸟狙击枪,居然准确命中了3公里外的机枪手。面对这一惊人现象,我自己也颇感惊讶,除了运气好外,不得不说,我的命确实比天要硬!

  然,与此同时,后方追赶的腾空侦察车趁着我隐蔽反击的空当逐渐朝我逼近,紧跟其后的还有几辆陆地吉普车,人数相加大约有二十人。

  这一刻,我真想冲身后喊一嗓子:哥们儿,麻烦你们别追了,再追就挡我手机信号了。

  玩笑归玩笑,我不敢怠慢,丢掉身上多余的负重物品,即刻起身跑,想趁着还有些距离以速度与灵活性甩掉他们。

  可是,当我起步几秒后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决定有多愚蠢,一,对方的人数是我20倍,火力强弱就更别提了;二,对方车上装有热成像感应器,而我又没穿防热成像服,灵活的跑到哪都会被发现。

  三,我跑的再快也才25米/秒的速度,再加上我早已精疲力竭,此刻能跑出20米/秒的速度就已很了不得了,哪能与腾空侦察车相比。

作者:xd2392274597 时间:2013-03-12 14:20:04
  连载的文章么?
作者:彩虹另一端 时间:2013-03-13 21:59:10
  @xd2392274597 2楼 2013-03-12 14:20:04
  连载的文章么?
  -----------------------------
  不知道啊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