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娜美《血橘》转载于贴吧!

楼主:高才何得 时间:2014-03-12 16:31:00 点击:366 回复:3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前言
  每一段回忆录,每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
  那一些或喜或悲的曾经,都深深植入了每个人的心里。
  阳光总在风雨后。那些年的风风雨雨,铸造了灵魂,与汗水的结晶。
  他们正是因为这些不可避免的命运,遇见了那个注定主宰一切的船长。
  海上最自由的人,就是海贼王。
  以你之笑,换得一生。
  海风临近,海浪澎湃,橘子的清香弥漫在空气之中,船头的男孩一手扶着草帽,一手拿着烤肉。
  她收回望向天边的目光,回头看了看船上的每一个伙伴,发自内心的笑了。
  那年,那顶顶着光芒的草帽给自己暗无天日的世界带来多少希望……
  海风吹拂着可可西亚村岛的大地,阵阵风声萦绕在茂密的橘林周,饱满金黄的橘子懒懒地挂在枝头,仿佛随时会被风带下,稳稳坠地。  

  西海湾处尽头的夕阳缓缓落下,由红渐橙,最远处快要消失在海平线的那抹强光渐渐褪去。随着黑幕的降临,清凉的海风带来了那缕在那寒冷的日子诞生的最暖的声音,恰到柔处,沁人心脾。

  “我说,我要当她们的妈妈。”褐红色头发的年轻女子一边搂着怀里橘色头发的正在熟睡的婴儿,一边一只手搭在蓝发少女的肩上。

  眼里是不容置疑的坚定。

  虽然村里的人还认定她是以前那个不懂事的坏小孩,但她想,她参加过海军,也经历了不少,现在应该比以前正经点了。她已经是大人了。自那个暴风雨的夜晚后,两个孩子就已成了她今后活下去的希望,她的职责与生命托付于此,她便会尽到自己最大的责任,她的人生,有了家人二字。  

  每个妈妈都当过牙牙学语的小孩,天真单纯,放纵不拘。懵懵懂懂地长大后,也不懂世事,曾经的她们也在自己别人的照顾下生活,衣食无忧或家徒四壁,好吃懒做或精明强干,也都不会负有大人所需的责任感。

  直到她们担起了母亲的架子,知道是时候放下儿时的天真与毫无顾忌了。她会尽全力做好一切,为孩子铺上未来的基路,宁可自己饥肠辘辘也会给予孩子自己所能尽到的最好。 家人,或许就是人老以后的唯一希望与寄托。  

  贝尔梅尔也是一样。那是娜美的母亲。
  血缘关系在娜美心里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她家里穷,有段日子贝尔梅尔常常为了她和诺琪高能饱餐而不吃饭,问了她也会只是笑着道:“我吃过橘子了,橘子减肥又美容呢。”

  以前娜美想,没有她和诺琪高的话贝尔梅尔会过的更好,贝尔梅尔本身都算不上宽裕,又何必带着他们两个累赘。    

  那天不小心跟贝尔梅尔吵起了架,没经过大脑地说了一句:“反正都要被捡,早知道被有钱人家捡去就好了!”  

  言语如坚韧的刀锋般,一句一句剜在了贝尔梅尔的心上。

  那是贝尔梅尔第一次打了她。  

  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焦味,四周的建筑都已被毁坏至黑,整个村子荒无人烟,所有生气都湮灭在了绽开的血色之花中。

  身着军服的贝尔梅尔趴在满是灰烬的地上,双眼紧闭,好像再也承受不住负伤的身体所带来的剧痛。力气已经用尽,双手摊在身旁,大脑中的意识徘徊在生命结束的边缘。 

  恍然间不远处传来一阵婴儿的哭啼声,空洞却激起人心。贝尔梅尔一惊,克制住强烈的眩晕,歇力闻声寻去。  

  那是一个伶俐的少女,有着蓝色的头发,面无表情地抱着一个还在襁褓里的婴儿。

  待贝尔梅尔走近时,婴儿却笑了起来。

  真挚单纯的笑声在烟火缭乱的环境里显得格外突兀,似一汪春水,为野火残烬的荒原添了一丝绿意盎然的生机。

  “真是一点都不懂别人的心情呢。”贝尔梅尔笑着道,眼里是无奈与欣慰的泪光。 

  一家人,相依为命,真心相待,有无血缘关系,又怎样呢。
  在娜美刚明白这一点想好好珍惜贝尔梅尔时,却没有机会了。

  上天似是看不惯人们的长久欢合,总要毁掉一副用心血与汗水绘出,并即将完工的画作,留下那遗憾至痛的一笔。留在她心上的那一笔,即是用力地划开血脉再无情地狠狠挑断,狰狞的伤疤不再愈合,伴随着呼吸刺痛着旧疮与新伤。 

  “无法原谅滥杀无辜的海贼。”十几年前,贝尔梅尔出海参军前留下这样一句话。
  多年后的那天,当诺琪高告诉娜美贝尔梅尔正在家里做好吃的等她回去时,一个叫阿龙海贼团的组织却在可可西亚村登陆了。  

  身为鱼人的他们无论体格或是实力都比人类强过太多,微弱的村民们根本不足以对。阿龙浑身散发着的瘆人的恶意和他那抹无耻霸道的笑容让她感到十分惧怕与恶心。 

  他恶狠地笑道:“大家好啊,各位没用的人类。”  身后的鱼人开始挥霍起来,阿龙展开宽长的双臂,显示着自己无尽霸道的权威,露出尖刺的鲨鱼牙,沉声宣布:“从这一刻开始,这个村子,不,这座岛就由我来统治了。”  

  毫不留情的言语,依权仗势的所为,强健的体格加上强烈的杀气,这压倒性的力量,让在他们面前毫无缚鸡之力的人类彻底绝望。  

  他说,村民们将从这值得纪念的日子起向他买自己的命,每个大人十万,小孩五万,付不出来的人就杀掉。

  草菅人命,怙恶不悛,这就是海贼。

  贝尔梅尔还在家里愉快轻松地烹饪着今日的晚餐,嘴里念叨着还差些什么食物,虽然大出血的买了很多东西,但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她想,今晚回来,一家人就可以好好吃一顿了,娜美最喜欢的橘子酱蛋包饭。

  她却全然不知即将要到来的危险,似黑暗下蔓延的藤枝静静袭来,下一瞬悄然如白绫般紧紧束在人的喉口。

  回复 6楼2013-07-16 20:30举报 |

  A艾路L天道
  超新星11
  贝尔梅尔轻轻捂着被踩断的左臂,微笑道:“对不起阿健,就算要我的命,我也没办法说我没有家人啊……”  

  似无奈地闭上双眼,嘴上的弧度却无减少,“我们确实没有血缘关系,不过,是家人啊。就算只是嘴上说说,我也想当她们的妈妈啊。她们是……我的孩子。”

  多年不曾见到贝尔梅尔流泪,那一刻,贝尔梅尔咬紧嘴唇笑着对她说:“你……一定要实现梦想喔……”皱紧的眉头微微舒展,眼角的泪如断线的白珠连连落下,嘴角的笑容泛着辛酸与不舍,“活下去。”

  村民再也忍不住愤愤不平开始暴动,却被阿龙手下暴力地制止,压倒性的力量再一次击垮了所有人,无人能冲进敌人严密的包围圈,所有的希望都毁于一旦。仿佛在这鱼人包围圈内,就是血色地狱,入侵者的杀气似熊熊烈火,在这灰色封闭的空间残忍行刑,让人心身崩溃。

  “为无聊的爱去死吧。”阿龙拿起手枪,瞄准了贝尔梅尔的胸口,眼里尽是不屑与嘲讽,脸上投下的阴影让蛇蝎自大的他看起来凶神恶煞,似地狱派来的使者,无情地将已在绝望尽头的处犯拉回更加残酷血腥的现实。 

  “诺琪高,娜美!”贝尔梅尔突然开口了,望着她和诺琪高,在生命尽头最后一刻的时间笑了。
  “我爱你们。”

  似是平淡如水,又或深情至最,在这寥寥几语结束后,整个世界像是黑白了。 

  她从没想过没有贝尔梅尔会怎么样。突然有些后悔早晨还跟贝尔梅尔吵了架。

  之前她想,如果可以的话,她再也不会让贝尔梅尔生气了,她会跟贝尔梅尔还有诺琪高快乐地过着每一天,她们好好栽培橘子,然后大家一起努力挣钱,贝尔梅尔也能吃饱每一顿了。不一定要有多富裕,只要她们幸福开心就好。真的,如果……还能继续的话。

  “砰——”那声震天响地的枪声让一切破碎,成为了一道过去与未来的分界线。 

  她的以后,也从此走向万劫不复。眼前一阵凛风划过,蕴着淡淡的火药味与腥血之气。泪似乎包在眼眶里冻结了,流不出收不回。

  起先还抱有一丝侥幸的她,大脑彻底一片空白
  小福利: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彩虹另一端 时间:2014-03-22 12:31:13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