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笑——【秦时明月】墨鸦小传

楼主:白玉有纹 时间:2015-06-17 22:52:00 点击:763 回复:3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图文并茂哦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39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白玉有纹 时间:2015-06-17 22:53:09
  一
  鸿雁高飞。
  “你瞧”,含笑伸出比云朵还要洁白的手指,“大雁飞得真高,他们又往南去了呢。”
  墨鸦的目光停留在她修长的手指上——一根向前笔直,四根向后蜷曲——看到的却是洞穿咽喉的五道利刃。“年年都看,你不厌么?”
  “墨鸦,如果我们也像这些鸟儿一样自由自在的飞,该多好?”
  墨鸦看看她,拈起她深红的衣袖掩住她的指尖。这一抹干涸的血色是韩王宫宫装特有的颜色。“世界上没有一种鸟,能够一直飞翔,永远不需要落地。”
  “你又来了!”含笑张开双臂,广袖如宽大羽翼鼓足了风。“鸟儿能飞一天,就有一天的好。”
  墨鸦抱臂退了一步,不以为然。含笑望着山下的韩国都城新郑,幽幽的叹:“我们是和将军的猎鹰一起长大的,只要猎鹰还在飞,我们就该好好活着。活着就是活着,想那么多干什么?”她转过头,轻轻问道:“对不对?”
  新郑城中最高之处是大将军姫无夜的雀阁,山风传来檐下铜马的呜咽。墨鸦说:“大将军又有新欢了。”
  “哦?是谁?”
  “听说是一个很有学问的姑娘,相国申不害的后人。”
  “申不害又如何?在大将军眼中,周王姫也不算什么。”
  “那倒也是。”
  “你见过她么?”
  “将军的女人,还是不要多事的好。”
  “其实你应该去看看。”
  “为什么?”
  含笑的左足在崖石上一点,身子已飘出老远。“也许有一天你忽然发现,自己再见不到任何美人了,所以趁活着多看一眼也是好的,你说呢?”
  墨鸦急追上去,含笑却早不见了踪影。
  
  
  
  

楼主白玉有纹 时间:2015-06-18 18:45:09
  二
  二
  大雪纷飞。
  墨鸦率先跳上崖石。“看来韩王宫的日子太好了。”
  含笑一旋身,轻飘飘落在山岸边的松枝上。“怎么?”
  墨鸦的目光中充满不解和不满:“你的身子似乎重了。”
  含笑抚着脸,“是呢,红莲公主待我太好。”
  墨鸦的眉心似蹙而非蹙,“你还在教红莲武功?”
  “她是个天资很高的姑娘,也很可爱。”
  “你这是引火烧身。如果将军知道了,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含笑伸出手,雪花在她的掌心中却并未化去。“我只教些花拳绣腿,当不得真。她太孤独,我也是。墨鸦,你不会告诉将军的,是不是?”
  墨鸦哼了一声。含笑又说:“上次那位申姑娘,你去看了么?她美么?”
  “她已经死了。美不美也无关紧要。”墨鸦冷漠的说。
  “真可惜。”
  “没什么可惜的,在将军手中,也许死了更好。”
  “你可真狠心。也许,你该找个人常陪你说说话,你的心就没这么冷了。”
  “哦?”墨鸦讥讽的说,“就像你和红莲?”
  “算是吧!”含笑毫不示弱,“你敢吗?”
  墨鸦斜了她一眼,“哼!女人就是这么软弱……”

  
楼主白玉有纹 时间:2015-06-19 18:15:36
  三
  桃花盛开。
  墨鸦正要跳上崖石,含笑猛的从桃花之巅落下,五指如钩,抓向他的咽喉。墨鸦一扭身,足尖在她指尖一点,落在桃树上。
  含笑说:“你变强了。”
  “多谢夸奖。你今天来得很早。”
  “我么?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你的公主殿下不愿意学武了么?”
  “她长大了,也许再不需要我了。”
  “哦?看来你教得太无趣了。”
  “她认识了一个灰白头发的少年,常常出去幽会。”
  “唔……有趣。”
  “这少年功夫很好。”
  “大将军一定会很感兴趣的。他叫什么名字?功夫比你如何?”
  “他叫卫庄。我暂没查到他的来历。功夫么……看他的身手,大约和我差不多。”
  “红莲很爱他?”
  “确切的说是迷恋。他还教她武功,送了她一柄很特别的剑,叫赤练。不过他最近离开了,红莲正伤心呢。”
  “这也平常,有了少年郎,就不要师傅了。”
  含笑不服气:“胡说!我亲耳听见她对卫庄说,我是除了她的父王以外最疼爱她的人。”
  墨鸦目光迷离:“是么?但是你看起来也很伤感。”
  “红莲正在拼命的练卫庄教她的武功,她想打败我。”
  “为什么?”
  “她以为只要她打败我,那个少年就能回来。”
  “以她的武功,她能打败你么?”
  “再苦练十年也许可以。”
  “那么……哄她高兴一下也未尝不可。”
  含笑说:“给她一个虚假的希望么?”
  “为什么不呢?她只是一个孩子。”
  含笑若有所思:“好吧,我试试。”
  墨鸦说:“卫庄这个人我会去查,你还是在宫里继续监视韩王。”
  “这是自然。不过,可不可以……先不要告诉大将军红莲和卫庄的事?”
  “为什么?”
  含笑却问:“墨鸦,上次我和你说的事……你可找到那个人了么?”
  墨鸦默然,背过身去。“最近将军府新收了一个少年,根骨还不错,大将军把他给我调教了。”
  “真的,他叫什么?”含笑笑着说。
  “你看上去比我还高兴。”
  “他是男是女?叫什么?”含笑坚持问道。
  “他轻功还不错。我给他起名叫……白凤。”
  “白凤……和你的名字恰是一对。”
  “哼,不过是名字罢了,也不能说明什么。”
  “名字,代表了一种期望。就像你给自己起名墨鸦。乌鸦,永远追随着死亡,而凤凰,却是可以重生的。你是不怕死,却终究盼着他生。”
  “随便你怎么说。”墨鸦倨傲的说。
  “我走了,墨鸦。”含笑跳下崖石,倒身飘了出去:“卫庄和红莲的事,先别告诉大将军。我知道你一定会答应我的。”不待墨鸦说话,含笑已没入崖下的丛林。
  “为了和你相亲相爱的红莲公主么?”墨鸦嗤了一声,也跃了下去。

  
  
  
  
  
  
  
  
  
楼主白玉有纹 时间:2015-06-20 19:10:49
  四
  鸿雁高飞。
  墨鸦和白凤在山崖上只看见含笑惯常所戴的含笑花。白凤说:“你的那位朋友呢?”
  墨鸦拈花,“她不会来了。”
  “是因为我来了么?”
  “别把自己看得这么重要。也许她没什么想说的,也许……她以为我再不需要她了。”墨鸦几乎是在叹息了。
  “你很喜欢这个……含笑?”
  “你错了,我们都是将军的猎鹰。猎鹰,只喜欢猎物,不喜欢彼此。她是被将军派去王宫监视韩王的,已经十年了。不过,再过一两年她就可以出宫了。”
  “王宫?也许不得自由,所以来不了。”
  “以她的武功,区区宫墙拦不住她。”
  “也许她只是不愿见你。我们走吧。”
  墨鸦一指新郑城:“好!今天雀楼又有新人了。陪我去看一看,落后半柱香的话,回去罚你绕城十圈。”
  不等白凤回答,墨鸦已飘出一丈。

  
楼主白玉有纹 时间:2015-06-21 18:14:29
  五
  大雪纷飞。
  含笑又没有来,雪地中只有一朵淡若无物的含笑花。
  白凤拈花,“看来她铁了心不见你呢。”
  “我已经查到了卫庄的来历,而她竟然不来。”
  “这说明她根本不在意卫庄的事。”
  “卫庄是鬼谷弟子,现在陷落在秦国的最深的监狱中,饱受酷刑。即便她不在乎,难道也不想替红莲打听了么?”
  “这样坏的消息,也许公主殿下还是不知道的好。”
  “那倒也是。”
  “我们回去吧。这一次,我一定比你快。”白凤扬起含笑花,足尘一点,已冲入雪中。

  
  
作者:云歇鸢 时间:2015-06-22 15:40:26
  :)
楼主白玉有纹 时间:2015-06-22 17:41:41
  六
  桃花盛开。
  墨鸦在一片乱葬岗中发现了含笑的尸体。致命伤是咽喉处一道又深又宽又凌乱的伤口,她的鬓边还簪着残落的含笑花,神情安详,带着一丝笑意。不知不觉,墨鸦落泪,尽管他的心里并不怎么难过。
  白凤指着她的伤口说:“这并不像普通的刀剑伤。”
  墨鸦说:“不错。这是赤练造成的伤口。”
  “赤练?那是什么兵器?你知道杀死她的人是谁?”
  “那是一柄很特别的剑,你见了就会知道。跟我来。”
  几个起落,他们来到了水边。韩国公主红莲正倚在花树下,她裸露的左臂上被含笑尖利的手指划了一道又深又长的伤口。她只是冷冷注视着,并没有动手包扎。
  墨鸦和白凤远远的站在另一棵花树上。白凤看了看赤练,又看了看红莲,“这兵器的确很特别,只是……这样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孩儿,能杀了含笑?”
  “也许她的武功真的超过含笑,也许……”墨鸦陷入了沉默。
  “你怎么不说话?”
  “也许……”墨鸦说不下去。
  “你想说,含笑是故意被她杀死的。”
  墨鸦再一次沉默。“这样也许是最好的……”

  
  
  
  
  
楼主白玉有纹 时间:2015-06-23 18:24:50
  七
  红莲在那水边的花树下呆了三天,回到宫中,已醉得不省人事。
  白凤问:“她是在为含笑难过么?”
  墨鸦不齿,“你说呢?”
  从寝殿的暗处走出一位紫衣紫发的妖冶女人,昂然坐在红莲的身后。墨鸦和白凤相视一眼,目光充满惊疑:“她是什么时候来的?”
  紫女曼声说:“你以为只要打败了你师父,你就能见到他,可是,有一件事情你永远做不到。”
  酒洒了一地。红莲半梦半醒,口齿粘滞,“我已经做到了那么多不可能的事情,还有什么事情我做不到?”
  紫女的声音比春夜的风更冷。“你愿不愿意坠入到最可怕,最黑暗的地狱?他……就在那里。”
  不待红莲说话,紫女推开窗,翩然坠入夜色之中。

  
  
  
  
  
  
楼主白玉有纹 时间:2015-06-24 18:56:52
  八
  墨鸦不顾白凤,当先追了上去,两人在宫外水边的花树上落下。她拂一拂裙角的落花,转身说道:“你的轻功比我想象中的好。但你的那位小朋友就不大好了。”
  墨鸦问:“你和鬼谷卫庄是什么关系?”
  星光在紫女眼中一荡,原来她的眼睛亦是紫色。“你也比我想象中的聪明。”
  “回答我。”墨鸦平静的追问。
  “你虽然装作若无其事,眼中却有最深的悲伤。不如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就回答你的问题。好不好?”
  “什么问题?”
  “你倒是很爽快。”
  “你应该感觉得到,我没有杀气。只是想从你这里得到答案。”
  “是呢。你的心里只有哀痛,怎么还会有杀气?你在为含笑那个女人感到悲伤么?”
  “这就是要问我的问题?”
  “唔……算是吧。”
  “我的悲哀的确很深,却不是很多。”
  “为什么?”
  “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选择这条路,不过看到她能自决生死,也足感欣慰。”
  “身为姬无夜的手下,想要自决生死,真是很难。含笑借红莲之手了结自己,倒也不算太笨。你也比我想象中还要更聪明一些。”
  “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现在轮到你了。你和卫庄是什么关系?”
  “你……听说过流沙么?”
  “流沙?”
  “‘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注1),天地之法执行不怠,即便没有国家的依存。这就是流沙。”
  “这似乎是公子非的话。”
  “不错。流沙就是你们的公子韩非所创立的。卫庄是流沙的头领,我也是。”
  墨鸦还要再问,紫女笑着说:“但姬无夜现在似乎并不知道卫庄和流沙的存在,看来你没有告诉他,为什么?”
  卫庄的事,先别告诉大将军。我知道你一定会答应我的——这是含笑对墨鸦所说的最后一句话。
  墨鸦侧一侧身:“她总是说,能多飞一刻也是好的。既然还能飞,就不要想那么多。”喀的一声,他脚下的树枝被踩断了一根。
  “你们以为这韩王宫是牢笼,也许,对她来说,却是自由的所在,就像猎鹰在天上飞一样。十年了,现在她要回到她本来的牢笼,她……已经不惯了呢。”
  “你都知道?”
  紫女旋身:“能飞就不要想那么多。可如果不能飞了呢……”说完,身影如流星般划过深蓝的夜空,杳然不见。
  “当你的眼睛一直望着天空,永远不要忘记,你的脚始终沾着尘土……”墨鸦呆站了许久,擦去眼角的冷泪。
  注:
  1,《韩非子?有度》:法不阿贵,绳不挠曲。法之所加,智者弗能辞,勇者弗敢争。刑过不辟大臣,赏善不遗匹夫。

  
  
  
  

楼主白玉有纹 时间:2015-06-24 18:58:06
  尾声:
  桃花盛开。雀阁又失去了一个主人。韩王宫中,一个小宫女躲在最深的暗处轻声说:“墨鸦大人,红莲公主最近喜欢和一个琴姬在一起。这个琴姬似乎颇有来历。”
  “哦?有何来历?”
  “她似乎认得含笑姑姑。”
  墨鸦沉吟,“她叫什么名字?”
  “她叫——弄……玉……”

  后来,白凤带弄玉飞入灿烂的天光,墨鸦在尘土中对自己说:“活着逃出牢笼……含笑,我做到了。”
  后来,白凤在巨阙剑下舍命救了赤练(红莲公主),不过是代墨鸦挽留住含笑的生命。因赤练的爱情,就是含笑的生命。(完)

  
  
  
  
  
  
  
作者:shouweixyo 时间:2015-07-01 20:08:35
  佩服你,jm盖1ua阅oeuka
作者:云歇鸢 时间:2015-07-20 20:35:40
  :)
作者:以白翼飞舞 时间:2015-08-04 20:54:32
  我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回答你,只是想说,谢谢你,让我看到这么精彩的故事。
  
作者:彩虹另一端 时间:2016-01-24 23:39:07
  用我三生烟火,换你一世迷离
作者:琥珀川晓渔 时间:2016-04-12 10:36:37
  哎呀,彩虹说的这么肉麻我都不知道怎么接了
作者:木楠易 时间:2016-11-25 21:20:07
  加油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