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万紫《海口“北门头么井”》

楼主:曾万紫 时间:2019-01-19 01:45:01 点击:13508 回复:2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海口“北门头么井”
  曾万紫
  海口是个现代化城市,也是个典型的移民城市,她对外来文化是敞开胸怀的。都说随着城市的发展,已经不容易区分本地土著和外来人员了。但是我认为如果说起 “北门头么井”,谁能听得懂,并知道它曾经存在什么地方的,一定是土生土长的“海口宁”(海口人)。
  “北门头么井”是海口方言,意为“北门那里那口井”。大家知道,海口的老街区有四个门,分别是东门、西门、南门和北门。如今的博爱北路和水巷口交接那一带,就是老海口的北门。很多很多年前我们上学或上街,都喜欢窜旮旯小巷抄近道。走过钟楼对面的双曲巷,穿过臭屎巷(少史巷),再窜到解放路就到学校了。下午放学我们也喜欢去同学家里玩。同学有住北门头么井附近的,马房的,四排楼的,西门外的,西江的,三角庭的……我们小小的脚步穿遍了大街小巷,童年纯真的趣事真让人回味。
  生于斯,长于斯。我可以这么说,“北门头么井”,它是海口历史上最著名的井,而且,没有之一!小时候经常在那附近看人们打水洗衣,依稀记得在那口井附近有一家“减价铺”,经常有价廉物美的文具如削笔刀、作业本、铅笔、橡皮擦等。周末和同学一起去买文具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呀!现在北门那儿依然熙熙攘攘,步行街、骑楼的开放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观光驻足,可是记忆中熟悉的场景,还有那间 “减价铺”早已经不存在了,同时消失的还有—— “北门头么井”!
  北门之外的水巷口港,早年是琼州府的官渡和繁荣的埠头,尤其是清咸丰八年 “天津条约”后,海口作为对外通商口岸,水巷口港变得喧闹而繁华。当年从海口下南洋的人,临走之前一定会在“北门口么井”那里捧起一瓢水喝了再走。而在外打拼多年的华侨,回到海口一上岸看到的也就是这口井。
  水井与人类的命运息息相关,承载着历史的风尘,水井的建造使人类的活动范围扩大。当年没有自来水,家家户户都要挑井水喝的岁月,方圆几公里的海口人,都曾经得到过这口井的养育和滋润。井是圆的,而它的周围还有一个四方形的围地,不仅让水井看起来宽阔,更是方便取水的人们可以就地使用,如洗衣服,甚至洗大物件等都没问题。小伙伴们的簇拥、热闹和嬉戏,更增添“北门口么井”的灵气,也让那一段老街充满欢声笑语、人间烟火和勃勃生机。
  记得有一位老阿嬷曾经告诉我:“自从我嫁来水巷口,就一直到‘北门口么井’那里打水,洗衣,洗菜,热天的水特别凉的勒,若是用来发豆芽,还长得特别好的鲁。”是的,对于海口老街的人来说,那口井曾经像母亲的乳汁一样,是我们的生命之水,逢年过节等重大节日它还会受到神明一样的拜祭呢。水巷口里有些是上百年的老字号,如甜薯奶、耙仔、腌菜、炸番薯、炒田螺、猪血汤等等海南特色美食。我想,那些食店当年也一定从那口井里一桶一桶地汲过很多水吧?
  据说,八十年代的时候因为道路扩建,这口井刚好在马路上,政府为了过往行人的安全就毫不犹豫地把其填埋了。我不知道那口井曾经在海口老街上究竟存在了多少年,但是我知道老海口人对它至今念念不忘。因为当初年龄太小,“北门口么井”的具体模样其实对我来说也已经模糊了,只是这个词儿我从小听到大,太熟悉,我知道它在老海口人心中的分量。外来人是不会知道这一切的 ,也不晓得它的确切位置,唯有小时候在那一带奔跑走动的“海口宁”才有那种感觉。海口如今日新月异,很多历史古巷、街道都在慢慢消失,让人唏嘘不已,因为每个地方背后都有一串长长的人文历史掌故,它们是城市发展的忠实记录,印刻着城市文明的足迹。
  那位自从嫁到水巷口就每天到井里汲水的老阿嬷早已作古了,我们也一年年添了新岁。闲暇时候再回到老街小巷去,仿佛一切历历如昨,好象又回到了童年时代,似乎还能听到老阿嬷曾经对我们说过的话。时过境迁,有的人离去,有的人进来,这就是市井的生活。我们看惯了城市繁华的烟火,习惯了钢筋水泥的冷漠,再听听老一辈海口人嘴里说出那些曾经熟悉的地名——铜锣园,韭菜园,红坎坡,牛角村,竹林村,雀街后,牛车巷,什门,龙巷,婆祖不入巷,龙牙巷,盐灶,八灶,海田等等,感觉是多么的亲切和朴实啊,每一个消失的地方和地名,都令人追忆和回味,使人怀恋和咀嚼。
  那个滋养了海口几代人的老井,三十多年就前被填埋了,它消失得太迅速,太彻底,以至现在年轻的“海口宁”已经不知道这个事实了。可是每当我从那里走过,眼前仿佛出现当年水井边的喧嚣场景,往昔的一切又鲜活起来……我总是刻意去寻找老井曾经留下的痕迹,而且凭着一丝丝感觉,我似乎也总能找得到——如果你留意的话,博爱北路往中山路走去左手边大约几十米处,骑楼走廊连着路面的台阶有一大片凹下去,没有记错的话,那一大片凹下去的路面就是当年“北门头么井”曾经的确切位置!
  可惜现在看着干干净净、硬硬邦邦的水泥路面,熙熙攘攘走过的人们,谁会相信那里曾经水源丰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呢?谁又会相信,那是承载了很多孩子童年的欢乐和笑声,并滋养和哺育了祖辈几代海口人的一口老井曾经存在过的地方呢?
  岁月更迭,情怀依旧。怀念海口“北门头么井”!

  ( 此文发表于2019年1月18日《海南农垦报》,欢迎转发。 曾万紫,女,中国作协会员,海南作协理事,海口作协副 。祖籍文昌,生长于海口,现任教于海口四中。从小舞文弄墨,业余笔耕不辍,致力于海南本土文化的挖掘,笔端触及各处风俗人情,世态百生。曾经出版长篇小说、长篇励志畅销书以及散文随笔集等个人专著多部。)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曾万紫 时间:2019-01-19 01:46:40
  岁月更迭,情怀依旧。怀念海口“北门头么井”!
作者:海南外地落户咨询 时间:2019-01-19 11:15:13
  曾老师
作者:上网和谁聊天 时间:2019-01-19 11:32:38
  楼主起码55岁以上才有对海口这么多,这么深,这样深厚的认识的沉淀。读了很有亲切感。多写海口让本地人留下记忆,让外地人认识海口。
  有为了。
  不过有一处你可能用的是海口话谐音,如果是得胜沙谷街后的那有名的西庙,文字表述应“西庙”,说海口话是“西江”。海口话“庙”念为“江”。是不是这样?
作者:xxcc517 时间:2019-01-19 12:53:15
  祖屋在水巷口。
楼主曾万紫 时间:2019-01-19 23:00:01
  楼主起码55岁以上才有对海口这么多,这么深,这样深厚的认识的沉淀。读了很有亲切感。多写海口让本地人留下记忆,让外地人认识海口。
  有为了。
  不过有一处你可能用的是海口话谐音,如果是得胜沙谷街后的那有名的西庙,文字表述应“西庙”,说海口话是“西江”。海口话“庙”念为“江”。是不是这样?


  我可没有那么老哦。
  你说的西庙,是对的。我用的是海口言语
  谢谢跟帖
我要评论
作者:阿敦2010 时间:2019-01-20 10:06:01
  随着城市的变迁,很多东西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作家有责任通过文字的形式把这些

  旧日的痕迹记录下来,这是很有意义的一件事,为楼主点赞!
作者:汪汪是个井底之蛙 时间:2019-01-21 14:41:54
  写得还不错。贵在坚持。望语言再精琢,行云流水。
作者:聚益堂主 时间:2019-01-23 09:01:44
  我在东门出生,经常去博爱北路玩,北门口的井印象很深,东门老宅里面还有一楼井,只是水被污染了。
作者:聚益堂主 时间:2019-01-23 09:04:08
  继续回忆三亚街、四九格朗巷
作者:我love海口 时间:2019-03-10 21:28:52
  赞??
作者:我love海口 时间:2019-03-10 21:35:41
  从小在田边村长大,看了楼主的帖很亲切
作者:新埠岛木瓜 时间:2019-03-15 07:42:39
  写的真好!??
  作者不是九小就是十小的毕业生。我小时候住解放东路红旗茶店对面的楼上。
我要评论
作者:鸿恏之志 时间:2019-03-20 16:11:00
  曾老师 《海南农垦报》还在办吗?
作者:海口鲁班七号 时间:2019-03-20 23:11:01
  我初一的时候英语老师也叫这个名字。。
作者:海口鲁班七号 时间:2019-03-20 23:14:22
  不过是海联中学,不是四中
作者:海口仔 时间:2019-03-21 08:49:04
  龙巷,龙牙巷其实就是一码事,目前的龙文坊、龙兴坊一带
  北门头么井原址就在现大兴西路和博爱北路的交叉口西北侧
作者:海甸人在府城 时间:2019-03-21 19:49:39
  83年爬上五层楼,一眼看到秀英港,大海也看得一清二楚。
作者:草文ABC 时间:2019-03-22 23:18:44
  北门的位置应是在博爱北路与臭屎巷和打铁街的交叉处,1924年拆城建街,臭屎巷与打铁街原是城墙,墙边是小路,拆城后扩成大路。北门外边有一口井称北门头妚井。实际五十年代博爱路、中山路、新华路、得胜沙路铺头里基本上都有一口井,供应家用,后由于南渡江上游建了水库,海水倒灌井水变为咸水,只好改用机器井,后成立自来水公司,坊间改用自来水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