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是时候适时调整冬修水利的时间

楼主:巨鹿玄成 时间:2020-01-16 17:26:14 点击:577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冬季为海南的非雨季,干旱的季节。海南农村在改革开放以前主要是种植水稻,其他瓜果蔬菜种植主要是为了自给自足,在寒冷而干旱的冬季大规模种植为非必须。我国是农业大国,前人为了水利工程修整顺利,不受雨水的干扰,“冬修水利”应运而生。
  我国内地冬季天寒地冻,人民的生活必须品冬季瓜果蔬菜大面积减产,不能够自产自足。随着改革开放,勤劳而睿智的海南人民“挺身而出”,抓住机遇全民出动,大规模发展冬季瓜果蔬菜种植,民间俗称“做北调”。据本人实地考察,我省凡是年年“做北调”的南部沿海市县农村都十分的发展,大多数城里人渴望而不可及的大别墅随处拔地而起。而没有兴起“做北调”之风的我省西部农村,村容村貌恰恰相反,相比南部市县农村可谓是落后20年,譬如地级市儋州市和临高县。
  举个例子,儋州虽是地级市,但没有工业又少有农业的发展,所有人都向往那点少得可怜自己人服务自己人的服务业,即不像海南东部地区那样旅游资源丰富,能够招来金凤凰,又不发展生产哪有那么多资源来让你发展服务业?儋州民风彪悍,敢闯敢干,在全国各地都有儋州人讨生活的身影;人又相对聪明,但贫穷的农村看不到希望,自然会有大量的农村人口涌进城市,城市无法解决大量农村剩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必然导致部分人铤而走险,儋州的网络诈骗重点县之名在国务院是挂了号的。儋州是海南省渔业大县,耕耘北部湾和闯南海深海是有功劳的,有发展渔业和被拆迁过的村镇发展得也相当的好,小洋楼也是随处拔地而起。但是没有产业支撑的村庄,有点能力的年轻人都大量外流(主要流向那大,儋州人以有房在那大为无上荣光,也是嫁女儿的无上标准),一个村少则三分一的人口流失,多则几乎是举村搬迁。但大部分人文化水平不高,要么是外出打水泥工,要么是骑摩的载客,要么是捡破烂(扶贫干部为了好听叫做收废品——老板哦,以前在省内边捡破烂边偷人家东西最有名的就是儋州北岸人);当然当小老板的也有很多,做白领蓝领的也很多,儋州人口基数较大,足足有百万之众,所以做什么的人都有很多,不足为奇。
  由于人口流失的原因,人口众多的村庄也有沦为空心村、老人村、“鬼城”的悲剧。为什么叫做“鬼城”呢?因为只有人死了才拉回村来埋(所以农村人一般不愿喝地表水,说是尸水),文词叫着落叶归根,只有鬼才居住的地方,所以叫做“鬼城”。就算是有人烟的村庄住房都是那种火山岩和黄泥砌成的老旧瓦房,房龄要么是与共和国同岁,要么是与党同龄,所以说它与南部市县“做北调”的村庄相差20年,可能也是跟没有可攀比性有关,几十年上百年都没有变化,有能力思变的人儿都已流向二三线城市。党的19大以来,随着脱贫攻坚政策的进村入户,4年来的脱贫攻坚和1年的乡村振兴工作,贫困户和部分一般户都完成了危房改造,其他经济条件较好的农户都对比着建成了砖混结构的一层平顶房,与南部市县农村的贫富差距算是缩小到了10年,毕竟幸福是靠奋斗出来的,不是“等,靠,要”出来的。所以最应该感谢国恩党恩的是这些人。
  作为海南的西部中心地级市,儋州农村广袤的土地上为什么不“做北调”呢?我觉得跟四大因素有关。主要原因是冬季缺水,在没有自来水送到的村庄,多数人自家水井都打不出水来喝,只能到别处去挑水喝,何谈农业复兴?儋州还守着全国十大水库之一的松涛水库,却不能造福于民,还让儋州境内缺水,新英新洲王五镇上几年前还非常的缺水,要喝水得要等别处人用车拉来卖,这边人还要提水桶去买才能有得喝(对小编来说可谓是闻所未闻的奇观,这个时代还有这种事),更别说洗澡了,只能循环用水,近几年才通上自来水,说给猪听狗都笑了,分明是玩忽职守(听说是首要供应给了洋浦工业)。次要原因一是人口流失;二是北岸地区旱地地表10公分以下,多数为黑色的沙石地质,根系生长困难;三是冬季气候较寒冷不适合种植某些热带特色经济农作物。
  导致儋州农业萎缩的次要原因有的能人为改变有的则不能人为改变,暂且不表。先来谈一谈主要原因,冬季缺水在全省都是一样的,但是南部市县的农民认为做别的什么都没有“做北调”强,做半年休息半年,做半年可以吃两年,会变的相对富裕些,根据历史的经验做农业这是有钱盖别墅的唯一途径,故此人们都会想方设法客服缺水的问题。比如乐东人民种冬季瓜果菜对水利水的依赖较小,对冬季缺水已有免疫,都是几家合力打一口水井,到时轮流通宵抽水灌溉瓜果菜,很是像猫的生活,昼伏夜出,当然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抽多了水井会干涸,要等到半夜才有水出来,长此以往“做北调”的人们便形成的昼伏夜出的习惯,凌晨起得早的人儿在田间地头便能看冬季瓜菜交易的繁荣景象,日晒三杆才起床的人儿便不知同龄人差距怎么那么大,自家既是月光族,他人却要盖别墅。如今儋州的农民在脱贫攻坚的扶志扶智的影响之下,效果凸显,很多人也都发愤图强,主动出来种植冬季瓜菜,当然也有很多扶不起的阿斗存在,不管怎么样有变化便是可喜的,我们还是遵循先富带后富的路子吧,在农村只有有人尝到了甜头,其他人才知味。可恼的是,冬季水利无水,地表水又很缺,要打水井必须要打深水井,地下深水井轮打几处都没有打到水,轮打几处过后成本就翻了几倍,多达2.5万元/口,而这种成本只有大规模种养殖的农户才能够接受得了,让很多小散户敬而远之。
  因此,海南的冬季不同于大陆,最是农业用水量最多的时候。在如今工业技术发达,兴修水利效率必会提高,为何不把我省的“冬修水利”政策提前到秋末或是延迟到来年春初呢?何况水利设施也不需要每年都大修吧!如果不冬修水利,在雨季做好水源储备,何至于如此让苦于民?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我省每年在台风、暴风雨来临之前都有泄洪的壮举,何不再另设农业水库,建一个像大海抗风浪那样安全的淡水湖泊,为当年旱季专供农业生产用水?展望未来,随著科技的发展也可以利用人造太阳技术,引海水淡化用于农业生产灌溉,当然这是后话。同时海南西部地区大力发展“做北调”必会是使人口回流的一个契机,贫穷是一切苦难的根源!
  最后,希望此案来年能够登上海南省人大和政协“两会”的大雅之堂。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提前开始 时间:2020-01-16 23:24:33
  同意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