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行杂记(牛岭还是那样神)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49:20 点击:1518 回复:3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老家对门的神牛岭,儿时经常遥望着它,决心长大后一定要爬上岭尖看个究竟,因为绕着它有很多迷人的传说。一晃半个世纪过去,长大已经很久了,却一直没有去成。
  去年学会骑行恢复了点脚力,终于设计了一个方案,就是先骑行至岭脚,然后往上胡爬,能爬多高算多高。结果那天遇上断桥,又无心绕行半途而废。
  庚子年正月,春不暖花开,又动起前去之念,决计依导航迤逦踏春,目标仍是“能爬多高算多高。”。虽然觉得少了点雄心壮志,可老之将至,又能为之奈何?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1次 发图:3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50:08

  
  大年十四,老家提蒙,旭日东升,玉米花开,壶水袋烟,捏胎试刹,收拾停当,欣然骑起。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50:44

  
  路过出生地马村,自然感到别样的亲切。
  村前的小山包叫岭头仔, 不知谁在开发,给人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感觉。听老人讲,岭头仔是我村的顶门柱,自古兵匪皆让马村三分,民风之硬全靠它撑着。唯有日本人来时,为了免遭屠村,表示过归顺。
  读小学时曾听爷爷解释说,连官府都降了,火器又远不如人,敌是送死,别无他法。当年很不以爷爷的解释为然,认为不壮烈战死就是不对的,后来读了点正经书才明白, “站着说话不腰疼”真的会害死人!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51:51

  
  神牛岭山脉在马村的北方,它西连吊罗山脉东入南海,主峰大牛岭海拔976米,是海南海岸最高的山峰。陵水得天、地、人独步天下,全赖神牛岭所赐,曾孕育出了“神牛入海,饮尽东海之水,出王。”的古老传说,可惜说牛霸朝时被朝廷派来的法师破了。
  丘濬“文臣之宗”官至宰相,王国兴统领“黎国“,抗日名将王毅在海南发行过“王毅纸”(纸币),冯伯驹坚持二十三年红旗不倒,人才辈出。特别是民国时宋子文,官至行政院长,谋划过海南特别行政区,曾“看”过民国总统宝座一眼,晚年流亡美国,上世纪七十年代在一次鸡尾酒会上,意外被鸡骨头卡住喉咙丢了性命。事实上,海南确实没出过统领中原的皇帝,也没有人封岛割据称过王。
  宋子文去世约二十年后,海南东线高速路凿通牛岭隧道,当天山上无端滚下一大石砸死砸伤工人,附近村庄突然死了一百多头壮牛。当地人说是伤了神牛岭的喉咙,是风水被破了的气数,县防疫站却说是口蹄疫病的原因。当地人认为他们讲的是事实,县防疫站说他们的是科学论断,到底是事实得力还是科学更神勇,没有人说得清楚。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52:26

  
  提蒙村和桃万村交界处的“溪林山斗”,把溪、林、山、斗这四个字凑一起,到底是什么意思?我至今也猜不准。
  当年的黄土路已经水泥,两旁吓人的密林、怪声和野坟均已不见,行希特勒军礼状的路灯和楼房把人间换了,可过去那阴森可怖的记忆依然挥之不去。
  儿时每次路过,不远处那死婴后丢弃的摇篮让人心惊肉跳,拉紧妈妈的衣角心慌脚急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53:03

  
  凶险异常的拖拉机站大坎,不知吃过多少人的过多的脚力,摔伤过多少人的手脚性命。多次修路都逐渐削缓了,后又因东环铁路从底下穿过而拱起,地龙山势之力真的由不得人们想干嘛就干嘛。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53:57

  
  拖拉机站大坎顶上,曾经的乱坟岗变成了县消防大队,先人们的灵魂栖息地不知迁去了何方。
  据说上面曾葬有一个无名的解放军战士,是1950年初从海口连昼夜追击溃退国军,过劳后睡在桃万村许姓人家,第二天起不来而牺牲的,埋葬并供奉英雄的许家,因为积了阴德后来家业兴旺。。。
  因为坡太斜太弯,山地车新胎的呜呜声又急,不敢多想速速转向北去。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54:38

  
  过了光坡镇武山村,眼前豁然开朗,东环铁路象条巨蟒从大潜洋上爬过。
  武山村一片平地,没“山”叫山,还称“武”?有点费解。大潜洋的“大潜”,当地人说“潜”通土话“盘”,“大盘”好象说得通。不过,当年的县官都是有功名的,给全县最大田洋取个名字,起码得“潜龙”以上的规格,不可能象现在“府前一横路”那样胡来,想想谁来到“府前”都会“一横”,真真能活生生吓死人。
  乡土文化,大洋风光,阳光明媚,清风徐徐,如乘小舟,好生欢畅,舍不得骑快。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55:05

  
  大潜洋直抵神牛岭脚,山脚下绝大多数是黎族村庄。不难想象,丘陵地貌的陵水,集中有如此大量的优质水田,在农耕时代的战略意义之重大。
  陵水归治早期称山南县,“山南”是黎族话“水田”的意思,先前这地方显然是黎族人的地盘。《汉书·元帝纪》载:初元三年(前46),“珠崖郡山南县反,博谋群臣。待诏贾捐之以为宜弃珠崖,救民饥馑。乃罢珠崖。”,黎族先民凭借山岭进可攻退可守的地理条件,构成了土著强势,使得真正意义上的归治是近百年的事。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55:35

  
  妙景村前的荒塘里,仅有的两只鸭正在水里弹奏着生命的主旋律。
  黛山、绿水、清风、疯长的灌木和自由自在的生灵着实发人深思,安宁、自由无疑是生活幸福的基本元素。人类从原始部落里走出来后,这安宁和自由似乎在日渐消失,以至于幸福的含义越来越说不清了。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56:04

  
  导航引着沿山脚往东行,那是神牛岭牛头的方向,应该是南坡太陡修不了路的原因吧。
  对面的红角岭,速生林长得不伦不类,残存的木棉迎春开花。英雄花那独有的,阵阵迷人的鲜艳,似乎在追忆着昔日漫山遍野的辉煌。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56:32

  
  岭脚的暗山村。村牌设计成了残垣断壁,还特意挂着“老房子”的牌,如此大胆地离经背道,真猜不出是什么意图。
  唯有暗山村的“暗”字,成功地把特殊的山色、地势表述了出来,可见先人的文化比今人高得太多了。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57:00

  
  红角岭脚,路下这棵风华正茂的槟榔,一边彰显着四大南药的尊严,一边化解着铁塔死硬的天斩煞。
  陵水民间有句俗话“鸡肥爪都香,酒醉脸都红。”,看来好山自然出好材,地力非同小可。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57:39

  
  攀过香水湾互通,柳暗花明了一阵子,突然亮出这个浓妆艳抹的去处,假山上的“红角岭”三字,凿得硬实而艺术。
  神牛岭由红角岭、通天岭、尖岭、猴子岭、吊水井岭、大牛岭等群山组成,大牛岭是主峰。整个山脉象头巨牛,红角岭是前右角。传说陵水第一大风水宝地的穴就在红角岭,岭前有个“太子墓”。山高皇帝远,肯定没有太子会葬在这里,可惜又说给法师用“无角羊血”(黑狗血)害了,这至今仍是个迷。
  据说1840年,洋人凭坚船利炮打进来时,有县位太爷断言“此乃妖术也,当以人粪黑狗血破之!”。黑狗血不但能破江山还能破枪炮,其威力确实大得莫明其妙。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58:06

  
  红角岭景点漫山红遍,小巧玲珑美若仙境,受新冠瘟疫所累,一个游客都没有看到。那种虚无飘渺的毒,应该是物种平衡的最后机制,它散发着无孔不入的恐怖,让不可一世的人们终于发现,人类是多么的猥琐与渺小。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58:37

  
  上岭的水泥路和栈道齐驱并驾,路灯好象嘴里不停地喊“嗨,希特勒!”地迎接来客。路太陡骑行效率太低不如步行,好在山地车车身很轻,推上去负担不重,还有点依靠的便利。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59:04

  
  山路修得很好,三弯四绕千米后,累得停下歇脚。1000米约2000步,记得年青时是可以轻松地小跑完成的,可现在一步两个脚印撑上来都十分艰难,所以有了点表示“XXX到此一游!”的欲望。苦于无法蠢至在树上刻字,只能自拍一张权当留念,既是哀叹十年后再徒步上来之不可能,更是感慨青山不老绿水长流人生一瞬间!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0:59:32

  
  半山道边,朽木枯草中我最喜爱的醒目花,虽因缺水高寒而开得惨淡,仍给我他乡遇故知的触动。不知为何,突然想起鹧鸪鸟那苍凉的啼声“行不得也哥哥!”,想起了唐人李群玉 “落照苍茫秋草明,鹧鸪啼处远人行。”的诗句,共鸣之美如歌如酒,催人努力前行。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1:00:02

  
  茂密的山路旁好不容易开了个天窗,海边的小山叫“八宝岭”,几乎和北京那个专上大货的八宝山同名。八宝为佛家的八大法器法宝,含有佛法无边、神通广大、普渡众生、如愿吉祥之意,是何等神妙尊贵的东西。
  真料不到,名极天下的“八宝山”,竟然只是我红角岭的小配角,可见神牛岭风水气吞天下绝非虚言。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1:00:41

  
  在速生林的淫威下,这棵木棉被迫长成了交通要口的指示灯,红花在警示一律禁止通行。
  我想,当年毁了山上的天然林种上速生林是错误的,劈山开土修了我脚下的水泥路也许也是错的。。。万物共生共荣,千万不要逼迫老天出来叫你停!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1:01:11

  
  回首来路,一眼就能望到三亚,万里江山尽收眼底。真乃吃苦方知甜,不登高不可以知远也。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1:01:39

  
  极目大海,浪花依稀,阴地生阳,成片房产,拔地而起,热火朝天,人间喧嚣。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1:02:06

  
  想到了王安石的“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为木棉花儿独开一偶而感慨不已,苦于无才狗尾接不上貂,呆呆看了半晌,无语无语复无语。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1:02:33

  
  登顶红角,力竭腿麻,木棉独秀,阳光灿烂,老当益壮,有所得意。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1:03:02

  
  仰望大牛岭方向,导航显示尚有4000米山路,海拔共976米才爬了200米,已无力前行。两次了,连大牛岭岭尖都没看清,好生后悔何不年青力壮时。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1:03:34

  
  开始下山,一路储蓄的巨大势能一发不可收拾,仰仗山地车强大无比的刹车系统,飞奔而下身轻如燕。“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尽,轻舟已过万重山。”,古老的诗句飞扬激荡,得风浪如斯人生快意无比。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1:04:03

  
  下到半山腰,这争春斗艳的一幕,来时可未曾看到。想想也是的,人生路上我们常常错过什么,而且错过的总是太多太多。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1:04:31

  
  招揽滑翔生意的旗帜已折,树果如金兀术手中的弯刀一般,是非成败在红角岭的眼里还有那么重要吗?
  每年最低潮位的半夜时分,神牛的巨石舌头依然栩栩如生;牛霸朝时修的套在牛脖子上镇杀神牛的石牛轭早已不见,可当时屯军防拆形成的艾子村仍在;“昭和二十一年陵水占领”时(南门岭石刻),县保安团逃上了牛岭躲避,后下来给日本鬼子当伪军的屈辱。。。。。。这些都是历史,永难抹去的印记!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1:04:58

  
  歇脚山下,一壶白水,一骑单车,一偶小楼,一条大路,一个老汉,没有问题也可以想半天。
楼主土改队员 时间:2020-05-12 21:05:31

  
  假如你用心去探寻,就会找到文化的总源头,正是那些貌似荒诞的古老传说。
  乞丐朱重八,南拳北腿玩出大明后,终究害子孙被杀得不敢姓朱。几千年来,“江山代有英雄出,各害苍生数十年。”,从未有变。
  天悯宝岛,神牛岭的风水破了,海南出不了“王”,免去了无数的攻伐杀戮与生灵涂碳,化生为今朝之万民福泽。
  陵水提蒙民间传说,刘伯温曾谶言“小小脚班,饲牛侬三,侬三脚长,七洲海河,海河珍珠,默默鲤龟,鲤龟六畜,白白蚁仔叮蚁王,英州看下,锁头第一,脚麻手贱,读(dòu)。”,当今已应验到“锁头第一”,就差“脚麻手贱,读(dòu)。”了。
  青山常在,绿水长流,走不完的路要走,没有走的路更要走,迤逦而来,迤逦而归!
  (完)
  庚子惊蛰土改队员于老家提蒙
作者:四少爷的机关枪 时间:2020-06-09 08:29:29
  加油
我要评论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