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城山访古记

楼主:吴章2017 时间:2020-06-09 17:53:34 点击:2789 回复:3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妚歪三,原名吴以珍,民国时期土匪。他以美城山为匪巢,为害一方。日本侵琼期间,为筹集枪械和物资,他也经常带队袭击日军。据说美城山里,依然保存有妚歪三旧营盘的遗址,我便寻思着去看看。

  

  7号一大早,我早早驱车到美城村。在村里子转了一圈后,我开车从村子的东南角出发,向美城山出发。离开村子约一公里后,我看到路边有个发须皆白的老者在村底下闲坐,便停车向前问路。
  老人姓吴,很健谈。说到“妚歪三“,他用手指向道路前方的两侧,说道:“前面800米左右的道路两侧,当初都有“妚歪三“搭建的营盘。右侧的营地,已经被当地村民开荒时毁损了。左侧约一公里外,估计还有一些遗迹。但进山的路很小,且只有一小段。那里到处荆棘丛生,当地人都进不去,更不用说你这个外地人。”
  谢过老人,我开车继续前行。走出了近八百米,路边出现一条小道,应该就老人所说的上山之路了。我果断把车停好,全身武装完毕后,便向山里走去。既然特意前来寻访,不亲自走一遭,怎么忍心空手而归呢?
  前一天刚下过大雨,路面有点湿滑。这个问题不大,我只担心毒蛇和山蚂蟥。毒蛇有长木棍作试探,应该侵犯不到我。山蚂蟥就让人很讨厌,虽然带不来太大的伤害,但是它们的出现,总是让人觉得不舒服。
  从小路出发,走出五百米左右便来到一座小山岭的顶上。站在那里,极目南望,远处粗大的输电电线、层层叠叠的丛林,尽收眼底。海南中线高速公路就隐蔽在山下的峡谷之中,侧耳细听,可以隐约听到重型卡车发出来的轰鸣声。

  

  据说当初修建高速公路时,就有施工人员从地下挖出土匪藏下的财物。依些传说,匪巢应该离高速公路不远。于是,在小道的尽头,我便开始向公路所在的南边搜索前进。这些山地地势复杂,有长满草的小块旱地,有潮湿的低洼湿地,更多的是灌木丛生的火山岩地区。
  在这样的地方,前行本就是一件难事,何况我还得走走停停,留意观察周围是否有土匪留下的蛛丝马迹。刚刚走出近三百米,我便已经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在这过程中,唯一的发现是一个倒扣在草丛中的小铁盆。把它翻过来细看,却失望的发现并非是民国时代的产物。
  我继续向高速公路的方向跋涉。又走出几百米,已经到了公路的铁丝网边上,还是一无所获。看来走这个方向是个错误的选择,这让我觉得很沮丧。
  太阳已经升到半空中,空气又闷又热。淋漓的汗水让我觉得口渴难耐,更让我难过的是自己竟然忘了带饮用水!正绝望地沿着公路折返的时候,我忽然看到远处有人影在晃动!再走上几十米,眼前竟然奇迹般的出现了一座果园。果园里,有个男人正在给老荔枝树修枝。
  我走了过去,跟男人攀谈,这才知道自己已经来到了另一个镇的地界。果园的主人来自永兴镇的搏学村,跟我还是老乡。既然都是老乡,我也不再客气,开口跟主人讨些黄皮吃。主人倒也慷慨,不光光同意我摘吃黄皮,还给我指路,让我挑摘一棵最好的吃。

  

  休息了一会,又吃过黄皮解渴,我觉得自已已经缓过劲来。于是,跟果园主人道别,向公路反方向的丛林深处走去。离公路越远,植被更茂盛,人类活动的痕迹越来越少。前后左右,到处都是密不透风的灌木丛。
  丛林中最让人胆寒的是一种叫“美粒丹”的带刺灌木,它整个枝条上,布满了倒勾的尖刺。一不留神,我的皮肤便被它拉开了几道深深的血痕。汗水侵入新开的伤痕上,会引来一种透骨般的疼痛感。
  当然,丛林也有它可爱的一面。凉爽的树阴下,有时会碰上美丽的蝴蝶在成双结队翩然起舞。它们就像是丛林中的精灵一样,在你不经意的时候忽然就出现了。当你掏出手机,想把它们美丽的舞姿留下时,它们又一下了消失在灌木丛中,让人惆怅不已。
  就这样,一路穿过丛林,钻过灌木,爬过乱石堆,我终于来到了一片低洼的开宽阔地前。这一片开阔地,表面看起来像是一片水田。但这“水田”明显不适合种植水稻,因为它四周的陡坡上,有着很明显的水线痕迹。靠近水线一看,几乎都在1.6米以上。看来,丰水季节,这片“水田”就是一片大水塘,而且水的深度,几乎没过人头。

  

  有一道道火山岩修筑成的石墙,将“水田”分割成一块块独立的小区域。石墙上有一些洞口,如果从洞口看过去,可以将另一个区域的“水田”看得一清二楚。

  越过开阔地,我发现远处有一棵高大的榕树。当地人都有个习惯,喜欢在居住地种上一些榕树。许多荒废的村庄里,往往能发现一些古老的榕树。据当地老人介绍,在这地方当时只有土匪,没有其他古村落。这棵榕树的出现,是否意味着我已经找到了“妚歪三”的老巢?

  兴奋的我一时忘却了疲惫,奋力向榕树的方向走去。可让人沮丧的是,大榕树的西北方向全是丛生的“美粒丹”的灌木,穿越成为不可能的任务。东南方向也有灌木丛,而且乱石高耸成一个陡坡,难于攀爬。

  

  犹豫了一阵之后,我决定向乱石堆发起冲锋。既然已经到了这里,不拼一把,怎么忍心离开?乱石堆上,石头都是松动的,而且石缝中长满了草。草掩盖着脚底下石头位置的深浅,一不小心踏空,便有可能摔个头破血流。

  手脚并用,拼尽吃奶的力气之后,我终于爬到乱石堆顶上。谢天谢地,爬坡过程很危险,但是结果让我很满意,并没有任何意外发生。坡顶上,出现在面前的又是密不透风的灌木丛。这里离大榕树很近,大约只有60米的距离。可我已经精疲力尽,靠近大榕树成了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用一根附身携带的木棍拨拉开身子底下的枯藤烂叶,希望找块干净的石头坐下休息一会。却意外地发现地下是一块被人为磨平的大石板,大石板的周边,还有一些小的石板,组成了一张睡床一样的东西。我心里头懔然一动,赶紧去拨开周边的杂草和灌木。果然,不一会,一座石头房子的残余墙基,便出现在我的面前。

  

  在附近的灌木丛中,可以隐约地看到一些相类似的墙基,这与当地村民口述的情形几乎吻合。可以确定,大榕树的周边,就是“妚歪三“的一个营地。我忽然就明白了为什么“水田”里会被一行行的石头墙给分割成一块块独立的区域,且墙面上会有一些小洞口。

  丰水季节,复杂的水面是一道天然的屏障。碰上干旱的季节,如果敌人进入那一片低洼地,土匪可以石头墙作掩体,从墙面上的小洞口向“水田”里的敌人猛烈开火。估计敌人还没见到土匪的影子,就已经全被消灭了。这一片区域,简直就是一个军事天才制作出来的坚不可摧的堡垒!

  

  土匪老巢地点确定,我可以心满意足的回去了。但是进山难,回去更难。说实在话,我打死都不愿意再爬一遍那乱石堆陡坡,太危险了!于是,我挑选了一片灌木相对稀疏的林地往回走。

  刚刚走出500米,我便发现了一条废弃的小道。小道的旁边,还有一个用火山岩垒成的坟墓。小道弯弯曲曲,掩没在茫茫的灌木丛中。坟墓旁边,有棵奇特的灌木,树上挂满了红色的果实。据说当初“妚歪三”就死在从美城山前往乡公所的小路上,并在现场掩埋。难道,这就是当初他被击毙的地方,而路旁边坟墓,也许就是他的坟墓?
  历史不容许假设。没有证据证实我的猜想,它也只能是个牵强附会的假设。
  猜想完毕,我马上动身继续赶路。因为我已经精疲力尽,连到裤头都已经湿透。喉咙里好像是冒了烟,唯一的渴望就是喝到一口水!太阳已经高悬在空中,灌木丛也开始变得闷热无比。我觉得自己没带饮用水,简直是蠢到了家!

  

  在丛林中挣扎着又走了近六百米,终于看到了一片刚复垦好的果园。果园中有一棵俯伏在地上的老木瓜树,估计是树龄太高,被主人给砍掉了。木瓜树上,竟然还残留着一个半黄的果子。我把木瓜果掰开,狼吞虎咽般的把果肉吃了下去。
  到了果园,意味着有路可走;又吃过木瓜,再也不用担心会中暑虚脱了。至此,我悬着的一棵心才放了下来。果园位于一片丛林中,在我寻找果园的出口时,意外的发现果园中,竟然在多处石头房子的残垣断壁!
  虽然在大榕树的周边同样有墙基,但由于植被繁茂,所拍的照片模糊不清。而在这片果园中,植被已经被清理,残垣断壁一清二楚地显现在我的镜头前。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之全不费功夫!

  
  在妚歪三的势力达到顶峰的时候,方圆几十里之内都是他的势力范围。当地人都说,“妚歪三”在山中有多处据点,他生性多疑,一个晚上都会转移几次,以防被他人暗算。我想,从这些石头房子的残迹分布情况看,妚歪三确实具备这样的条件。
  沿着开荒果农开辟出来的小道,我终于回到大路边。用来探路的木棍一端,已经开裂得惨不忍睹。还好,活动总算完满结束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4次 发图:9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窗外虎 时间:2020-06-10 08:20:38
  当时 当土匪条件好艰苦啊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俗人本色 时间:2020-06-10 16:43:54
  妚歪三最后是被收拾了,还是病死?或者是得以善终?
我要评论
作者:猫小孩 时间:2020-06-10 18:15:12
  妚歪三解放后才在府城校场被枪毙。
  • 吴章2017: 举报  2020-06-11 07:03:39  评论

    关于他的死因,有各种各样的版本,您这说法是第N种。比较接近史实的,是死于1949年,被我民主政府处决于美城山至雷虎的山路上。
  • 窗外虎: 举报  2020-06-11 08:19:51  评论

    评论 吴章2017:为害一方的土匪 若干年后 确成传奇 让人不禁联想若干年后的林十二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sqage 时间:2020-06-11 10:06:18
  身在一个两千年来唯一没有土匪的年代怀念土匪?典型的吃碗面反碗底。看看各地县志,几个县城没被土匪进城烧杀抢掠过?知足吧,这里面没有好人。可能你觉得他不吃窝边草所以怀念他,但你忘了,你不是另一批土匪的窝边草。要我说,当年只诛首恶的政策已经很宽大了。
剩余 7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ty_132398310 时间:2020-06-12 12:13:45
  听过很多说海南是文化沙漠的言论,其实得看怎么比了,跟北上广那肯定是沙漠
  但要细究起来,海南还是有自己一些独特的文化底蕴的,其中历史就是一个组成部分
  楼主的室外活动蛮有意思,换做我可能还是更愿意在室内看看书泡泡茶,毕竟海南天气真的太热了
  • 吴章2017: 举报  2020-06-12 13:46:19  评论

    于我来说,文化沙漠有点牵强,研究沙漠可能更贴切些。光光是一个琼山县,就有51名进士,你们见过盛产进士的文化沙漠么?还有白玉蟾等历史名人,同样对中国文化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他们的著作同样浩如烟海,值得我们认真拜读。 我们是沙漠,并不代表着我们的祖先,也是沙漠。
我要评论
楼主吴章2017 时间:2020-06-12 16:31:07
  说起文化沙漠这事,我忽然觉得有点难受,这让我想起了我的祖辈。我的老家位于羊山地区,村子很小,像我爷爷那一辈的人,全村也只是寥寥几个。可是他们几乎个个都精通国文。我的祖父毛笔字很漂亮,精通雕刻,其遗留下来作品,如今依然散见当地的各个村庄。虽然清贫,家中的藏书倒也不少。我最早的文艺启蒙,正缘于祖父的藏书。当时村里还有一个老人,跟我爷爷一样儒雅。多年以后,我竟然在一本乡土杂志上看到了他遗留的诗文!想想,我的爷爷辈,绝对不是沙漠。真正目不识丁,沙漠到底的,是我绝大部分的父辈们。
  • ty_132398310: 举报  2020-06-15 11:53:13  评论

    其实文化沙漠指的并不是教育水平,而是这个地区自身独有的花纹,比如北京的历史底蕴,广州的岭南文化,景德镇的陶瓷文化等等等。海南是有自己的文化的,但传播的并不广,比如说海南话知道的人还是算少的,不像粤语、闽南语基本上是人尽皆知。文化沙漠指的是这层意思
  • 吴章2017: 举报  2020-06-28 08:53:22  评论

    评论 ty_132398310:海南话是闽南语的一个分支。像闽南语歌曲《天黑黑》,歌词我几乎都听得懂,不同的是语调罢了。
我要评论
作者:fwlgb 时间:2020-06-13 08:19:35
  好像1985年海南理科状元是广东省第六名,很不错的排名,考上八十年代头号热门中国科技大学,不能说文化沙漠
  • 吴章2017: 举报  2020-06-13 09:58:59  评论

    海南缺乏专门研究本土文化的人才。那怕是出版没多少的《海南通史》,在这方面着墨也不多。外地来的人才,好像更在乎黎族文化。而对当地汉族人做出的贡献,往往较少涉及。
  • ty_132398310: 举报  2020-06-22 14:32:22  评论

    评论 吴章2017:无外乎两个原因,其一是海南经济不发达,影响外人不会去关注其文化,其二是海南的本土文化并不具备很强的影响力,毕竟省份太年轻了,也是能理解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