琼北革命圣地:美穴园

楼主:吴章2017 时间:2020-09-21 12:28:48 点击:3247 回复: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琼北革命圣地:美穴园
  在琼北儒万山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地带,莽莽的丛林中,有一个海南保存得最完整的琼崖纵队指挥所。
  这个指挥所及周边的一小片区域,被当地的老百姓叫做”美穴园“。美穴园旁边是一座小山岭,是整个儒万山地区的制高点。站在小山岭上,周边的景致可以一览无余。无论是敌人从那个方向进攻,都可以被小山岭上预警的战士发现。
  小山岭的西边,是一块坡度很大的斜坡。站在小山岭上,可以将斜坡下方几千米范围内的景致看得一清二楚。当初琼崖纵队在这方向修有一道石头墙,用于防御敌人的进攻。现在墙体大多已经倒塌,仅剩下一小段尚可以看出它的原貌。

  

  小山岭的东南面,是一大片错落有致的山地。地上原本堆满火山岩,战士们把石头垒成一堆堆齐人高的石堆,石堆中间的空地,正是当年琼纵战士们的宿营地。石堆在战斗发生时是很好掩体,可以抵挡敌人的进攻。
  小山岭的东北角,是一片相对平缓的开阔地,面积估计有好几百亩。琼纵一支队的司令部当时就设立在这片开阔地的中央。司令部现存的构筑物有防御围墙及多处办公室墙体。防御围墙范围内的区域,面积约二十亩。围墙的西边保存得最为完好,墙面上有多个小墙洞,据说用于点灯时防风用。围墙的四面,均可看到清楚的出入口痕迹。

  

  司令部的中央,有一间一分为二的办公室,面积约为20平方米。该办公室墙体保存最为完好,中间的石头隔断依然耸立着。据现场考察,该办公室应该是当时琼纵一支队队长吴克之将军的办公室。有入口的部分为办公用房,隔断开来的部分为休息用房。司令部里面还有其他残存的房屋墙体,估计是其他干部的办公或居住场所。

  

  这片开阔地的其他地方,据说是琼纵战士们的练兵场。琼崖纵队的勇士们,正是在”美穴园“努力练就一身过硬的杀敌本领,然后开往全琼崖英勇杀敌。
  沿着开阔地再往北走,是一片地形复杂的山坳。山坳里有石堆,石墙,水塘,还有丛生的灌木丛。到了丰水季节,低洼处会形成深㳀不一的大片水面,成为一道天然的防御工事。现在的海南中线高速高路,横穿山坳而过。站在小山岭制高点上,可以隐约地听到高速公路上大卡车轰鸣的声音。

  

  以“美穴园”为中心,周边方圆二十里之内,处处都是原始的雨林。地表上火山岩密布,灌木众生。以前没有道路可通行,现在也只有弯曲坎坷的小道可通过。地表下还有数不清的火山溶洞。当地老人说,当初日军追击琼纵战士,战士们一藏到溶洞里,日本人就只能悻悻离开。因为溶洞太复杂,日本人根本不敢钻进去。

  

  正是因为“美穴园”地势复杂,使得它易守难攻。1928年,装备精良,准备充分的陈汉光警卫旅突袭驻守“美穴园”的红二团。红二团以低劣的装备,据险而战,让对方付出了死亡6名,伤多名士兵的惨重代价。
  抗日战争中,日军将儒万山革命根据地视为眼中钉,多次对“美穴园”进行轰炸、偷袭、围剿。一支队的战士们,在吴克之的指挥下,据险而守,多次挫败敌人的进攻图谋。

  


  ”美穴园“辉煌的革命历史,不光光体现在反围剿和抗日战争中。早在琼崖土地革命时期早期,革命党人就已经将这块热土建设成了根据地。周边几个乡镇的入党积极分子,入党前都要到”美穴园“来,站在党旗前庄严地宣誓入党。
  从1926年冯平到儒万村办农会,组农军开始,到1950年海南得到全面的解放,作为儒万山革命根据地核心的”美穴园“始终同琼崖革命同呼吸,共命运。琼崖大革命,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每一次发生在琼崖大地上的大事件,”美穴园“都参与其中并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黄昏时,站在“美穴园”遗址中央,你可以看到阳光透过树冠,将斑驳的光影洒在灌木、残墙及断壁上,像是上苍给“美穴园”渡上了一片金黄色的圣洁外衣。风吹过,林木起舞,发出沙沙的声响,像是无数的革命者,正呐喊着向敌人发起进攻;地上的光影,随风变幻出千万种造型来,像是将“美穴园”发生过的历史画卷,一一的展现在人们的面前。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3次 发图:13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吴章2017 时间:2020-09-21 15:04:27
  郑重声明:本文及附后的文章,均为本人为揭秘儒万山革命根据地所创作。原创作品,转载或引用,请标明出处。
楼主吴章2017 时间:2020-09-21 15:05:53
  博学村:儒万山革命根据地东大门
  儒万山革命根据地的东边,属于永兴镇管辖。当地老百姓,在儒万山的革命斗争中,勇跃支持根据地。尤其是其中的革命老区博学村,在抗日战争中是我党区乡政府常驻地,对当地革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儒万山位于偏僻的山区,民国时没有道路可以通往根据地的核心区“美穴园”。从外部前往“美穴园”,最佳的途径是开车到雷虎,然后从雷虎通过一条小道前往博学村,再由博学村穿过丛林到达“美穴园”。在土地革命时期,我党在博学村设立秘密联络点。儒万山根据地东边的人员、物资先集中到博学村来,再由村里的堡垒户护送到“美穴园”去。
  1932年8月1日,广东国民党第一集团军警卫旅“围剿”儒万山根据地时,走的也正是这条道路。红二团的战士据险顽强战斗,当场击毙6名敌人,并击伤敌人多名。陈汉光中午亲自到雷虎坐镇指挥战斗,并购置棺林,将死亡的6名士兵埋葬于雷虎。
  1939年日军侵入琼崖后,在永兴镇及雷虎墟驻有大批日、伪军。日、伪军同样通过这条博学村这条小道“进剿”儒万山革命根据地。博学村的村民们主动承担起站岗放哨的任务,在敌人的必经之路上设有多道岗哨,一看到敌人的身影,马上报告根据地的抗日战士。日、伪军在多次“进剿”中吃了败仗,迁怒于当地的老百姓,疯狂杀死当地多名村民。
  博学村的村民们,在革命斗争中被敌人多次残酷镇压。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气馁过,依然无私地支持儒万山革命根据地的革命者们。他们除了组织物资送给根据地,他们还把自己的青年们送到根据地去参军,直接参与对敌作战。村里走出去的战士,就有几个牺牲在战场上。
  博学村的村民们,以自己的赤诚和热血,为儒万山革命根据地筑起了一座牢固的东大门。
作者:yangjun13488 时间:2020-09-21 15:25:26
  校友,我就知道永兴的罗经,有个同学在那
我要评论
楼主吴章2017 时间:2020-09-21 15:32:10
  儒万山革命根据地大事记
  一、大革命时期(1926年),冯平在儒万村组建农会,农军,并在儒万山周边村庄积极宣扬革命理论。
  二、1927年4.22后,海府农训所部分武装人员撤往儒万、儒郭;郑川、郑孟光、林宏回去发展革命力量,建立党的组织。
  同年,琼山中学学生吴大荣,回到家乡美城一带,筹集枪支21支,办农会,烧地主家地契,没收地主家粮食、财物,并将粮食、财物送往儒万、儒郭根据地。
  同年,儒万山周边的雷虎、东星、美安一带的反动势力,残害革命群众。一部分革命者牺牲,一部分革命者逃亡南洋。
  三、1928年4月,仁台失守后,琼山县委书记冯白驹带领县委机关、十三区区委书记陈绍尧、副书记黄魂等区干部和赤卫队数十人,突围撤出仁台,开往儒万、儒廓山区,继续坚持隐蔽斗争。
  同年,蔡廷锴部集中兵力大举进攻儒万、儒廓一带村庄。红军和党政机关撤离后,东星乡反动民团前来大肆洗劫,儒廓村的房子全部被烧光,群众家产被劫如洗,全村被劫走的山羊200多头,耕牛六七十头,村中的共产党员林绍云等9人被捕杀害,仅剩下郑孟津1人,他家被罚款光洋500元,该村党支部解体。
  同年,西路红军冯平、王文宇部反围剿失败,转向琼山的儒万山,准备与中路红军会合。但中路红军已经撒离,且粮食供应不上,便撒回澄迈县境的坡尾。

  四、1930年5月,红军独立团王员宇及二营长吴多庆带领200多人,进入羊山地区(主驻地在儒万山)发展红军,建立苏维埃政权,附后建立羊山、坡尾、西昌据点。
  随之,红军发起“红五月”军事攻势,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民团和地方武装,使琼山革命根据地广泛得到恢复。各乡农会和农民武装也得到恢复,随即恢复了苏维埃政府。
  五、 1930年 7月,琼山县委决定在儒万山北边美龙东成立县农会, 吴策勋,秘书李黎明。
  六、1930年8月,王文宇以羊山革命根据地为基地,活动于琼山、澄迈、临高等地区,打击岭门、美党,石山一带反动民团。
  七、1930年11月,琼山县苏维埃准备委员会根据琼崖苏维埃政府的指示,布置各区乡苏维埃政府发动农民,肃清地方反革命,进行土地革命和筹集经费支持红军。吴策勋等深入长流、北铺、北片、干桥等地,开展革命活动。油印《告民众书》、《告士兵书》等传单,由工作人员带到附近的墟集如永兴、长流等,广为散发,宣传土地革命,打击反动派,号召国民党军士兵起来暴动等。
  八、1930年12月,在刘秋菊的引导下,红三营从儒万山附近的美龙东出发,到江东打击反动民团。
  六、1931年3月,琼山县苏维埃准备委员会在苍应山召开工农兵代表大会,选举产生琼山县苏维埃政府, 为冯安全③,秘书长吴策勋。琼山县苏维埃政府成立后,在县西部根据地开展土地革命,以巩固、发展西部根据地。经过艰苦努力,把县西部4个区的革命根据地连成一片,并且向西扩展同澄迈县连结,向南与定安县取得联系,形成一块较大的革命根据地区域。
  七、 1931年12月,中共琼澄县委成立。辖区为原琼山一、四、五、七、十三、十四区和府海郊区及原澄迈县的北部白莲、老城一带。县委机关主要驻在原琼山西部的南凿肚及羊山一带地区。
  八、1932年夏,中共琼崖特委开始在羊山开展大规模的“肃反”运动,黄善藩、王国玮、王宝书、冯夙仁、徐和传等人被错杀,冯道南蒙冤受屈被处分。
  九、1932年8月1日,国民党第一集团军警卫旅向我羊山苏区发起进攻。同时,敌第二团副团长何乐同率团部直属队及一、二营七百多人也从雷虎出发,经博学村向儒郭山苏区围攻。驻守在儒郭山苏区的红二团和赤卫队,依据有利地形,奋起还击。敌凭借优良的武器装备,以机关枪、追击炮开路,用密集火力向我军阵地猛攻。我军民顽强抵抗,战斗持续了四个多小时。毙、伤敌排长以下十余人。但因敌我力量悬殊,我军伤亡也很大,羊山、儒郭山、儒万山苏区先后被敌占领,我军被迫撤往羊山的纵深据险坚持。
  十、 敌军占领我羊山根据地的革命村庄后,实行严密封锁,多层包围,不断上山搜剿。我军在团长许丁光、政委梁君照的带领下,顽强抗敌。后来,部队在战斗中被敌打散。营长陈金钊带领部队在羊山坚持斗争,不幸被捕牺牲。十一月,许丁光等突出重围撤往琼文根据地,除连长朱运泽、排长陈英和个别战士留在琼文县委驻地坚持斗争外,许、梁带领一部分人前往东路寻找特委和师部。一九三三年春天,我军一部分人到乐万县,一部分人到澄迈县农村坚持斗争。

  十一、被打散而潜伏于十三区仁台山的人员,与仁台村麦芬章(共产党员)和中共琼山六区委书记吴鸿木等一起活动,于1932年春夏在仁台村坚持了一个多月。但由于敌人继续“清剿”摧残,该村粮缺,最后连杂粮也找不到。由于生存环境恶劣,最后决定分头活动。吴鸿木让麦芬章将3名病伤员转送回家潜伏和将3位女同志送到澄迈县农村安置。陈安祥等6人到安仁山潜伏,不幸遭到土匪“妚歪三”带队袭击而牺牲。
  土匪“妚歪三”趁着红军反围剿失利之机,疯狂扩大自己的势力,枪杀红军伤员,同时伏击雷虎民团团董林统范,四处危害乡民。但在儒万、儒郭等村村民的英勇抗击下,土匪很少侵犯当地村民。
  九、1935年春,中共琼崖特委先后派黄魂、王乃策、王怀富、陈玉清、吴琼耀等往琼山西部和澄迈县的白莲一带开展恢复琼澄县委工作,组建中共琼澄县工作委员会(简称“中共琼澄县工委”),由黄魂任县工委书记,王乃策、王怀富为委员。
  十、1939年2月10日凌晨,日军台湾混成旅团向海口西北角天尾至荣山寮一带海岸强行登陆,入侵海南岛。儒万山外围重镇永兴落入日本人手中。
  十一、1939年8月后,儒万、儒郭山建立了抗日根据地,儒万山附近的冯塘、美杏两村成了琼澄县管辖的雷东乡政府所在地。
  十二、1939年9月6日,日机9架轮流轰炸儒万山周边乡镇雷虎、咸谅等地,随后进行残酷的“扫荡”并设立据点。每个据点都驻扎日军或伪军。日军进占儒万山周边地区后,杀人放火,奸淫妇女,砍伐林木,掠夺资源,无所不为。
  十三、 1939年9月23日,独立总队第二大队第四中队短枪班8名战士,在林天德中队长率领下,化装成赶集的农民,挑着柑桔混入永兴墟。短枪班战士靠近日军据点,乘其不备,当场击毙日军哨兵,冲入据点,消灭日军数名,缴获机枪1挺、步枪5支、掷弹筒1具,然后安全撤出。
  十四、1940年,林芳梧任雷虎伪军大队长。他强迫周边村民当伪军,并统率“自卫军”协助日军“清乡”、“扫荡”,疯狂残害雷虎、建群、罗经一带支援儒万山革命根据地的百姓。该部伪军还配合日军频繁进犯儒万山根据地。在那姆战斗中,该部被独立总队击溃,伤亡惨重,死伤狼藉。
  十五、1940年10月12日至1945年日军条件投降,驻儒万山周边的日伪军多次“扫荡“儒万村并实行“三光”政策,全村100多户近500村民,死伤惨重,成为日军制造的一个”无人村“。直到解放后,外逃的儒万村人才慢慢地搬迁回。
  十六、1940年,琼山县一区、二区常备队在区委的领导下,配合独立总队在羊山地区广泛开展游击战争,打击日伪军,开辟和巩固以儒万山、儒郭山为中心的羊山抗日根据地。
  十七、 1940年12月15日,国民党顽军制造“美合事变”,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部在美合地区坚持一个多月后,决定东返琼文抗日根据地
  十八、1942年1月18日下午,独立总队部队在斗门村击毙国民党反共老手李春农。1月23日,大水村战斗暴发,国民党军保安第七团副团长董伯然被击伤,国民党军官兵死伤惨重。
  十九、1942年春,中共琼崖特委和独立总队部派第一支队第三大队进入儒万山,琼山一、二区委紧密配合第三大队开展游击战争,相继建立区、乡抗日民主政权。
  二十、1942年9月17日,大桥战斗,我军毙、伤日军四五十人,缴获二十多支步枪和一大批军用物资。通过大桥战斗等一系列行动,我军沉重地打击了日军。
  二十一、 1943年1月,独立总队第一支队部和第一大队进入儒万山 ,日伪军跟踪而至,在儒万山周围每隔几公里建立1个碉堡企图围困消灭抗日I队伍。独立总队主力以一部分兵力跳出儒万山,挺进外线,牵制日军兵力。
  是月,一支队队部及第一大队在永兴美枊树伏击日军,击毙日伪军30多名,缴获轻机枝一挺,长短枪20多支。
  二十二、1943年2月间,独立总队第一支队获悉日伪军开往儒万山“扫荡”,独立总队选择那柚村后作为伏击阵地,由第三大队长李高蕃负责指挥。20日上午,日伪军进入埋伏阵地射程之内时,李高蕃下令开火,步枪、机枪一齐射击,手榴弹一同爆炸,顿时,日伪军措手不及,损失惨重。这次伏击战,击毙日伪军数十人,击伤日军小队长,俘虏日军翻译官,缴获机枪2挺、迫击炮1门、步枪10多支。
  二十三、1943年春,但由于部队集中,粮食又困难,一支支队队部和第一大队奉命向儒万山地区移动;三大队向澄迈第一区的六芹山移动。我一支队二大队向儋临一带挺进,配合第四支队行动。
  二十四、1943年,林方梧以昌坦树窝藏共军为名,带队包围该村,捕捉了几十名民众,集中于村中,强迫群众供出共产党和琼总队员。独立总队闻讯赶到营救,民众全部安全脱险。
  二十五、1943年6月,独立总队第一支队支队长吴克之派“少年连”战士化装奔袭澄迈县桥头镇才坡据点日军。“少年连”击毙日军数人,其他几名日军见势不妙,仓皇向海边逃命。岗楼上的一名日军哨兵狂叫鸣枪,也被“少年连”小战士用刚刚缴获的三八式步枪击毙。
  二十六、1943年秋,经过群众情报网得知,有1个小队的日军20多人,带着军犬要经过那英肚,第三大队大队长李高蕃、政委张世英决定在此伏击。这次战斗,歼灭日军20多人,缴获轻机枪1挺、步枪20多支。
  二十七、1943年9月30日,十字路据点的日军派出20多名伪军,乘坐一辆卡车,从十字路开往椰子头执行任务。独立总队在十字路和椰子头之间的吉头坡埋伏截击这股伪军。战斗中击毙伪军20多人,击毁敌军车一辆,缴获步枪20多支。
  二十八、二区区委印发《告绿林兄弟书》在儒万山周边散发,欢迎绿林兄弟一起抗日救国。经过多次教育,在羊山一带的几股绿林(土匪)都同情或支持抗日,不到抗日村庄打劫。
  二十九、1943年5月4日起,美空军B — 24轰炸机开始空袭侵琼日军军事设施。
  三十、1944年,日军强征大批台湾及朝鲜籍民工,开始在儒万山包围圈的前沿雷虎岭一带修筑战略地洞、战壕、水井,企图长期固守。
  三十、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国民党在琼山县儒万山抗日根据地西边的白莲、南边与定安县交界处东山以及东北边的永兴、雷虎、遵谭、石桥等墟集驻扎重兵,蠢蠢欲动。
  三十一、1945年10月,国民党四十六军抵琼。
  三十二、1946年2月初,第一支队开始由儒万山返回琼山东部。第一支队特务连在途经定安县仙沟时袭击了国民党仙沟乡公所自卫队。国民党四十六军发现后派2个团尾随追击。
  三十三、根据琼崖特委的指示,独立纵队第一支队在儒万山区的留守部队对进驻儒万山的国民党军一个连,进行了狠狠的打击,打死、打伤多人,迫使敌人撤到儒楚修筑堡垒,不敢贸然进入儒万山根据地。不久,儒楚堡垒又被琼崖独立纵队部队拔除。
  三十四、1946年秋,国民党军强迫雷虎、罗经、美万铺等地方的民众四面劈山“清剿”。民众与二区常备中队互相配合,破坏敌人的行动计划。当民众被迫劈山时,常备中队故意鸣枪。民众听到枪声即纷纷逃离。国民党军连续两次强迫民众劈山均不能得逞。
  三十五、1947年春,国民党军大修碉堡深入根据地进行“搜剿”,建立碉堡炮楼110个,除30多个是日军侵琼时期修建的以外,还增设南渡村、那央、土桥、罗群、美万铺、仁里、儒楚等处炮楼。 儒楚炮楼离羊山(儒万山)革命根据地4公里,是通往儒万山的交通要道,也是来往海口市、澄迈县、定安县的交通要冲。盘踞在儒楚据点的国民党乡团兵、保团兵,经常到儒万、儒廓、凤凰等村庄,抢劫人民群众财物,实行白色恐怖。
  三十六、1948年5月,猛冲队在队长韩飞(原名韩秀山)率领下重返儒万山根据地活动,配合和协助地方党政恢复各级党组织,寻机作战。经报告琼崖纵队副司令员李振亚同意,决定拔除儒楚据点。
  6月20日夜,在中共琼山二区委领导的地方武装配合下,琼崖纵队派来配合作战的奋斗队在韩凤元的率领下,分别向东山墟、高坡的国民党守军警戒,韩飞率领猛冲队向儒楚据点发起袭击。夜间1时,乘国民党军熟睡,猛冲队的第二、三排战士迅速接近据点的围墙,用竹梯爬进去,机枪、冲锋枪、手榴弹、驳壳枪一齐猛射,不到半小时,共缴获长短枪30多支,弹药一批,而猛冲队无一人伤亡。
  三十七、1948年 9月15日夜间1时,趁国民党守军熟睡,韩飞率领猛冲队队员袭击东山国民党墟点。
  三十八、1948年8月中共琼崖区委决定将琼山二区和澄迈三区合并,组建中共琼澄县委和县民主政府。管辖范围包括原琼山二区的石桥、二尊、雷东、东苍、雷北、东占等7个乡,原澄迈三区的白莲、美安、美党、安仁等4个乡。
  三十九、 中共琼山县委与府海特别区委先后在演丰、儒万山、羊山等地举办了几期区、乡党员干部训练班,进行形势教育,进一步树立“美蒋”必败、人民必胜的信心。并且,依靠这批骨干大力进行恢复和发展党组织工作,动员群众支援前线,发动青年参军参战,掀起空前的参军参战支援前线的群众运动高潮。
  四十、1948年12月20日,杨剑率部50余人在罗经盘起义,配合突击队攻击营部。活捉国民党军副营长李铁梅,缴获迫击炮1门、轻重机枪7挺、长短枪57支和一大批军用物资。在天亮之前,独立团和第八连迅速撤离罗经盘。
  四十一、1949年上半年,琼崖纵队第一总队挺进大队在二区地方武装配合下拔掉东兴、美党、安仁、美城等据点,俘虏敌保甲长几十人,缴获一批枪支、子弹和物资。
  四十二、 1949年12月27日,为了保证筹足军粮,管好军粮,支持野战军渡海解放海南,中共琼崖区委发出《关于迎接大军渡海作战做好粮食准备的特别紧急指示》,向全琼人民开展最后一次筹粮,掀起筹款筹粮的“一元钱一斗米”运动,即每户捐献光洋1元、捐米1斗,并规定每个乡筹集军粮100至300石。儒万山设有储粮点。
  四十三、1950年4月16日,解放军大规模渡海作战正式开始。5月1日解放全海南,海南岛战役胜利结束。
楼主吴章2017 时间:2020-09-21 15:41:39
  以上《儒万山革命根据地大事记》参考的书目包括但不限于:《琼山革命史》、《中国共产党海口历史》(第一卷)、《琼山县志》、《石山镇志》、《永兴镇志》、《吴克之回忆录》、《琼山革命丰碑》、《琼岛烽烟》、《琼崖纵队史》、《永志不忘》。
楼主吴章2017 时间:2020-09-21 15:58:25
  《红色种子》序
  在海口市西边远郊,有一片莽莽的原始丛林。那里地形错综复杂,既有凸起的小山岭,又有深凹的大、小水塘。地表上的植物疯狂滋长,近地面藤蔓交错,齐人高处灌木丛生,头顶上乔木遮天蔽日。因为丛林附近有个村庄叫儒万村,当地人都习惯把这片荒野叫儒万山。
  以儒万山为中心点,方圆20公里之内,遍布着大片大片的果林。果林中,种植得最多的是荔枝树。每到荔枝成熟的季节,从高处往下看,极目所至,尽是红通通的一片果实。剥开一颗红透了的荔枝果,吃掉香甜的果肉后,你可以看到它有着一颗红得发黑的种子。
  如果你在这地方待得足够久,你会发现,这地方不光光是荔枝,其他的水果,它们的果实或种子,也大多呈现出红色来。如木瓜,红色中带着粉色;如龙眼、黑橄,红到极致便成了黑红;如毛柿果实,挰一把,便能流出一地的红汁来。还有其他众多的果实种子,也是红色或接近红色。连到包有白色皮膜的菠萝蜜种子,只要把表面的白膜片剥下,里头红褐色的果仁便会在你面前展露出来。
  这些红色种子,生命力都很顽强,哪怕是被丢在石头缝里,它也能生根发芽,最后长成一棵棵高大的果树。
  这红色种子遍布的儒万山,对普通人来说,只是一个陌生的地名。哪怕是当地一些专业的史学研究者,也对它知之甚少。可它在琼崖革命史上的地位,丝毫不逊色于闻名全国的母瑞山革命根据地。
  1926年,琼崖革命先驱冯平在这里筹办农会,组建农军,撒下了红色革命的种子;1927年4月22日,琼崖国民党当局叛变革命,屠杀革命群众。部分幸存的革命者来到儒万山,举起了武装斗争的大旗;1928年,仁台反围剿战斗失利,冯白驹带领着琼山县委班子转移到儒万山继续战斗;1930年,红二团以儒万山根据地为中心,四出打击国民党反动势力,威震整个琼崖。
  1943年初,琼崖抗日总队第一支队西迁,建立儒万山抗日根据地。从儒万山根据地出发的人民军队,南征北战,战无不胜,席卷了整个琼崖。它们为战胜日本人,赶跑国民党军,解放全琼崖人民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儒万山,就像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呵护着琼崖革命的成长。而儒万山周边的广大人民,竭力为驻守儒万山的革命者提供武器、粮食、药品、情报、兵员.......当革命者被敌人追捕时,他们还为革命者提供藏匿的场所。冯白驹说过:“山不藏人,人藏人”。这句话,是对儒万山革命根据地军民关系做出的最好诠释。
  在儒万山这块广袤的土地上,革命者们像极了红色的水果种子。狂风、暴雨、冰雹及野火等等灾害,可以摧毁果树的枝叶,甚至将果树连根拔起。可顽强的红色种子,在风雨之后会扎根发芽,茁壮成长,很快就会让这片热土重新变得绿意盎然,生气勃勃。
  同样,地方土匪、恶霸、军阀、日伪军及国民党军,可以砍掉革命者的头颅,却砍不掉革命者们心里执着的革命信念。一批革命者倒下,另一批革命者马上接过他们的枪,冒着敌人的冲天炮火继续向前冲。
  在荔枝红遍的时节,我们从不同的方位深入儒万山考察。给我们提供向导服务的当地村民,不计报酬,不惧酷暑,在队伍的前头披棘斩荆,奋勇前行;给我们提供素材的革命者后代,也表现出他们祖、父辈的英雄气概来。有个烈士后代的话就让我很感动,他说道:“我们一家人,继承了祖父的性格。面对困难,迎难而上;面对丑恶势力,宁折不弯,坚决斗争。”我想,这红色的种子,已经深深地根植于每一个儒万山人的灵魂中。
  冯白驹、冯平、刘秋菊、吴克之、黄魂、李高蕃、王业嘉......吴丁士、郑孟宣、郑国章、吴宗俊、吴统干....这份长长的烈士名单中,赫赫有名也好,默默无闻也罢,他们都在儒万山奋斗过,部分还牺牲在儒万山的怀抱中。儒万山的夜空中,无数星星在熠熠生辉。这星星,像极了这些革命先驱们的眼睛,在天空中凝视着我们。
  他们已远去,可他们撒下的红色种子,已经纷纷茁壮成长,长成了一棵棵参天大树!
作者:662204242 时间:2020-09-22 10:00:24
  楼主本地人吧
剩余 1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吴章2017 时间:2020-09-23 17:12:11
  昨天读到一部《海南重要革命遗址通览》,里头竟然没有儒万山革命根据地,这让我深感惆怅。书中有罗经盘烈士纪念碑,大桥战斗遗址等具体战斗地点的介绍,却将指挥这些具体战斗的儒万山革命根据地给忘记了!那些战斗遗址大多已经毁损严重,有些甚至皮毛不存。可儒万山根据地有着几乎完的整个司令部、练兵场、水井、藏兵洞等遗存。

作者:南海一夫 时间:2020-09-24 21:41:24


  不知今天的儒万山是个什么样子呢?还是荒山野岭,漫山遍野火山石吗?

  修几条小道,建几座纪念碑,或者建些度假村,不也可以顺便了解一下革命先烈们生活和工作过的地方吗?

  • 吴章2017: 举报  2020-09-25 09:23:23  评论

    正如您所说的,还是荒山野岭,漫山遍野火山石。我希望政府能在保护现有遗存的前提下,投入资金把它打造成海南最大的革命记念园。能有保存得这么完好的革命历史遗址,这是我们海南人的福分,得好好珍惜。
我要评论
作者:朕的吊民 时间:2020-09-25 08:12:25
  美穴园就是好听
  • 吴章2017: 举报  2020-09-25 09:25:47  评论

    确实很美。狂野的山地中,还有野牛、野猪之类生活。在海口,这样的地方不多了。
我要评论
楼主吴章2017 时间:2020-09-25 10:10:38
  《儒万山革命根据地寻访记》之一
  2018年的时候,我为编写某村志而四处收集写作资料。在图书馆查阅史料时,我发现“儒万山革命根据地”经常出现于各种原始史料之中。而对它的具体记载,却少之又少。出现频率最多的是:“建立儒万山革命根据地”,或是:“我军伏击日军后,退入儒万山。”这跟其他琼崖革命根据地的情况很不一样。像母端山革命根据地,琼文革命根据地等,都有海量的文献可供查阅。

  这个革命根据地的具体位置在那里?又曾经发生了什么样的历史故事?这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开始做专门的研究。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揭开层层历史迷雾,把它的历史真面目还原出来。

  

  万事开头难,尤其是对于没有写史志经历的我的来,更是难上加难。在省图书馆泡了一段时间,没收获;去市内几家书店转悠,也没有收获;去海口几家大学图书馆碰运气,同样没有收获。

  公开的史料中得不到答案,我便去当地的地方志办公室拜访专业人士。可无论是区志办、市志办,还是党史办,他们对儒万山革命根据地的了解并不多。连到儒万山的具体方位,也无人知晓。党史办的同志倒是很热情,送了我一本地方党史书籍,还跟我交换了联系电话。

  现成的史料没有,能得到帮助的渠道也不多,这难免让我有点无从下手。寻寻觅觅之间,时间已经来到2019年。

  

  2019年10月份的时候,有一天在永兴镇上跟朋友吃饭时,我把这话题抛了出来。第一次见面的吴姓镇长说道:“儒万山革命根据地,就在我们啊万村后面的深山里。在我们村子里,还保存有一些当时残留下来的建筑物。”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之全不费功夫。这信息来得太及时了!啊万村,对永兴人来说,代表着最偏僻的地方。当地人在不愿意透露自己行踪时,经常会这么说:“我在啊万啊郭村。”这句话,让人觉得“啊万啊郭村”遥不可及,有了种“天涯海角”的味道。

  依据吴镇长的描述,我很快就圈定了儒万山革命根据地的大体方位,它就在海口市西郊永兴镇、东山镇及石山镇的交汇处。很巧合的是,我所要编写村志的村委会,竟然有部分自然村也属于儒万山革命根据地的范围!

  我是个上班族,只有周末才有空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再加上家里有变故,直到年底都没能安排时间去儒万山考察。过年的时候,又碰上疫情,只好将时间往后拖延。待到疫情不再紧张,人们可以放心自由地活动时,已是2020年的4 月底。

  

  这时候,我又起了去儒万山考察的心机。永兴镇最靠近儒万山革命根据地的地方,是建群村委会。恰好我有众多的亲朋都住在那里,我便寻思着以该村委会作为突破口,到当地去搜集资料。

  在众多的亲友中,我毫不犹豫地挑选了大表哥作为我的向导。一来他常年在儒万山边缘从事农,牧业,对儒万山情况应该很了解;二来他身高体壮,经常从事劳动,有足够的精力带领我们深入山区。大表哥很爽快,听说我有求于他,二话不说便答应了。只是其时正碰上荔枝丰收的季节,他还在忙着收荔枝,让我再候上一个礼拜。

  好运气总是喜欢结伴而至。就在我静候大表哥信息的时候,市委党史办的朋友打来电话,说次日他们要去儒万村做专门的调研,邀请我一起参加。这样的机会,我自然是不会放过,便一口应承了下来。

  5月12日,我独自从石山镇出发,经美城,直奔儒万山村委会。大家在村委会办公楼前集中,然后一起到二楼去开会。参加会议的除了市党史办的同志,还有村委会的领导及对那一段历史比较熟悉的村人。

  

  会开得比较热烈。从村民提供的资料中,可以确定儒万山革命根据地就在儒万及儒郭自然村后面的大山里。根据地有练兵场,有舞台,有司令部,有医院,有军械所等等遗迹。

  会后,大家迫切地要去看现场,几台车便前后开到儒郭村后头的山地里。从停车的地方沿着一条遍布石头的小道前行,大约走上一千五百米,便来到一片开阔地前,这就是琼纵当年的练兵场。

  练兵场约有十亩地,地上杂草丛生,没过脚面,却少有灌木。舞台位于练兵场的北面,现状为一堆崩塌的乱石,石堆上长有一棵高大的龙眼树,周边灌木丛生。村民说,舞台原本平整,后来石头被挖走修筑地界,所以现在只剩下这么一个小石头堆。

  

  练兵场的东北边,有一个深坑,据说是当年琼纵战士挖的水井,现在已经干枯。离水井不远处,有一个池塘,池塘水显墨绿色。村民说,该池塘原本不存在,是后来村民们挖的,深得很。

  我们本想继续去司令部和其他遗存看看,但村民说路还很远,且全都是崎岖的山路,司令部的具体位置也尚不知晓。大家只好作罢,从原路返回村委会。

  

  当天下午我还有其他工作安排,便与其他人先行先别,第一次儒万山之行就此结束。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