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中央第十一督导组

楼主:吾情未了 时间:2021-09-17 21:38:07 点击:12092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给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中央第十一督导组的 中央第十一督导组:我叫王文戈,男,1966年11月11日出生,身份证号:460029196611113211,电话:13368973456,在2021年5月29日前在儋州市那大镇佳华农贸市场海鲜加工区(即西海岸海鲜大世界)3号铺经营海鲜加工饭店。2021年5月1日21时许,因秦伟丽借用本人经营的包厢处理化粪池协调不和,在电话上双方发生口角之后,大约10多分钟左右,秦伟丽纠集带领她姐姐、姐夫及其儿子、女儿闯入我正在经营的3号铺围攻殴打本人,拳打脚踢我头部、颈椎、肩膀、腰部等多处,同时打翻几张餐桌餐椅,秦伟丽为首的家族恶势力在3号铺“打闹正在营业饭店场所”持续近40分钟左右,吓跑了3桌正在吃饭尚未买单的客人,造成本人的经济损失,严重损害了本人的经营信誉。秦伟丽等5人离开现场前,秦伟丽还抢夺本人妻子薛婆女正在拍录现场的手机,当秦伟丽等人走出3号铺大门时,我老婆跟着出去想跟秦伟丽拿回被抢手机,秦伟丽大声叫道:手机给回你是不可能的。当前进派出所出警到事发现场3号铺时,秦伟丽等5人已逃之夭夭。纠集家族恶势力到我正在营业的饭店打人,抢走手机、扰乱我饭店经营场所。我不仅得不到法律的维护,为什么还行政处罚我500元???法律何在???公理何在???秦伟丽,女,电话:18876616668,现为儋州市那大镇佳华农贸市场(包括西海岸海鲜加工区)在打黑除恶期间秦伟丽胆大包天,在光天化日下,明目张胆,顶风作案,带领家族恶势力到3店铺围攻殴打他人,抢劫手机,打闹正在经营的饭店场所,无视国法,对法律视而不见,情节非常恶劣。在5月29日前进派出所新任所长陈超,民警符孟宾接管这个案件,传唤我们到前进派出所时,当天13点30分左右,秦伟丽强硬停止正在营业的3号铺水电,逼迫3号铺停业,在厨房大门、酒行大门、仓库大门上贴了上了封条,5月30日强硬解除合同,定我于6月1日23点前搬走我在饭店所有东西设备,造成了我很大的经济损失,这行为都带有黑恶性质,秦伟丽是这个案件主谋和主要凶手,抢走手机也是秦伟丽,行政处罚最轻也是秦伟丽仅仅500元,这个是为什么???而她带去殴打我的人行政处罚各500元,拘留10天。这明显是办人情案,执法不公,降格处理保护案。2021年5月1日21时许,秦伟丽等5人闯入本人经营的3号铺围殴打人时,本人以及妻子从21时37至22时22分共报警8次,前进派出所距离事发地点西海岸海鲜加工区3号铺不足500米,但前进派出所教导员汪名耀带领2名民警到事发现场时正是22时30分,与第一次报警时间相隔53分钟。具体报警情况如下:第一次:我妻子薛婆女用其手机(13389898927)拨打110的时间是21时37分,通话时间为1分11秒;第二次:我妻子薛婆女用其手机(13389898927)拨打110的时间是21时39分,通话时间为19秒;第三次:我用自己的手机(13368973456)拨打110的时间是21时44分,通话时间为30秒;第四次:我用自己的手机(13368973456)拨打110的时间是22时6分,通话时间为1分30秒;第五次:我用自己的手机(13368973456)拨打110的时间是22时11分,通话时间为49秒;第六次:我用自己的手机(13368973456)拨打前进派出所电话089823390833的时间是22时15分,通话时间1秒;第七次:我用自己的手机(13368973456)拨打前进派出所电话089823390833的时间是22时16分,通话时间3秒。第八次:我用自己的手机(13368973456)拨打110的时间是22时22分,通话时间为39秒。前进派出所出警怠慢53分钟,涉嫌故意庇护秦伟丽等人逃避责任。2021年5月1日22时35分,前进派出所教导员汪名耀及当班的3名民警把我从事发现场3号铺带到前过派出所后,只登记我的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码,当时未作笔录。我到前进派出所大约30分钟后,该所当班民警通过电话传唤秦伟丽,同时也叫秦伟丽把抢走手机也拿到派出所,秦伟丽的姐姐的儿子等人到前进派出所,同样也未对这些人作笔录了解。特别是汪名耀及当班民警得知秦伟丽等人在3号铺围攻殴打我的过程中,当场抢走我妻子的手机后,尚未采取相应的处理措施,只是督促秦伟丽把抢走的手机退还给我,此后就把双方当事人打发离开派出所后诱骗我不在现场不知情的儿子暗中做了调解。这是什么意思?不是在弄虚做假吗?直至5月4日下午,海南商报记者黄桂风(电话:15208908175)针对此事到前进派出所采访时,汪名耀对记者说:这事已经调解处理好了。当天下午17时左右,汪名耀带领2名民警到我经营的3号铺传唤我,叫我晚上到前进派出所,当时汪名耀对我进行语言威胁说:“这事已经调解好了,不要叫记者找我们麻烦,这样下去对你也不好。”我是当事人调解之事我为什么不知道?5月4号晩上大约21点左右,我来到前进派出所,由于秦伟丽等人没有到来,当班协警符一鸣对我做询问笔录时,我指控秦伟丽在5月1日晚上抢走我妻子手机的情节不予记载,在修改笔录时大声辱骂我并以“抢走手机的事等待我们调查再说”诱骗我在笔录上签名认同。也没有按规定出具受理回执。这就样,前进派出所“摆平”了秦伟丽等人闹事打人抢劫案,对本案主谋人、主犯人秦伟丽降级处理,这明显是办人情案、保护案,公安机关在教育整顿期间大胆妄为如此处理案件,是因为秦伟丽丈夫有个在儋州市监察院当官的大哥曾永平吗?本人强烈要求依法追究这些乱作为办案警察的法律责任。还儋州人民一个良好的治安环境,给儋州一个让人放心的营商环境。此致中央第十一督导组 民建儋州商贸支部副主委 王文戈 2021年9月17日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