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地铁一号线胖老师4种语言视频】

楼主:▃︻┻═┳一 时间:2012-07-20 01:18:03 点击:471 回复: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一 时间:2012-07-20 01:21:00

  作者:怪怪弄伐懂 发表日期:2012-7-19 11:00:07  
  昨晚9点多,一号线上又见胖老师,还在说那些事~全程英语; 都多少年数啦,7.8年有伐?? 还在坚持!!超毅力超执着的有木有

  

  作者:应看 回复日期:2012-7-19 11:33:00 

  不止7、8年了吧,好像最早是在人民公园。
  4#回复作者:callmelemontree 回复日期:2012-7-19 12:07:00 

  十几年了好不

楼主▃︻┻═┳一 时间:2012-07-20 01:23:00

  胖老师

  http://www.sina.com.cn 2007年12月27日11:07 南方周末
  
  柴会群

  某一天的下午,当你忍受生活艰辛,在冷漠而嘈杂的地铁里无聊地看着报纸时,突然有一个人对你热情演讲。那么,为什么不将其理解为生活赐予的一抹亮色呢?

  在上海乘地铁一号线的时候,如果一个身材硕大的中年人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用高出正常值至少三倍的声音发表一通演讲,之后突然消失。那么你得知道,你遇到的是“胖老师”——上海地铁里的一道风景。

  胖老师的演讲极具特色,先是以“各位,各位,我是胖老师,肥胖的胖”开头,然后痛陈上海某国有大型企业对他的迫害,呼吁大家上百度的“胖老师贴吧”。最后以更高分贝的“OH、YEAH”结尾。有时还会加一句语调明显低沉的“完了”,表示正式结束这次演讲。

  大多数乘客对胖老师的出现深为惊讶,但他们往往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对方就已经消失了。有个别可能熟悉胖老师的听众,则在他演讲间隙时起哄叫好。后来证实,胖老师的非凡举动几乎天天都有,如同上班一样。据说由于跟乘务员熟识,乘地铁甚至不必买票。

  除此之外,胖老师还一度出现在各大高校的课堂里,经常将正在上课的师生们吓一跳。有人为此发明了一个专门形容胖老师离奇做法的词:“闪袭”。

  我认识胖老师同样是在地铁里。在第三次碰到这位“奇人”之后,我心想,一个人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这样做,或许真有什么天大的冤屈。

  于是,在同情心和职业好奇的驱使下,我给了胖老师一张名片,并煞有介事地告诉他,我是记者,或许能帮上什么忙。

  然而我很快为自己这个唐突举动后悔。胖老师稍加端详之后,以他演讲时的音量喊道:南方周末——柴会群!于是,整个车厢的目光全由他转移到我的身上,我一时无地自容,无奈只能低声恳求:这场合不合适谈事情,以后可电话联系。好在车站很快到了,我匆匆逃离。

  后来,我在百度上果然看到了胖老师的贴吧,多达五十多页。透过那些支离破碎的文字,胖老师的身世渐渐清晰。他曾是上海某钢铁厂的职工,十年前下岗。胖老师家境贫苦却自强不息,小时偶遇一大学外语系教授,竟学会了四国外语,后来这成为他谋生的本钱。

  最热的一个帖子是胖老师的自述,从中可以看出,胖老师对自己的下岗深感不平,在帖子里痛斥厂领导如何对他迫害,包括两次将他送往精神病院,阻止他办英语角为社会作贡献等。帖子下面,还附有一首“胖老师之歌”,用词模仿《万里长城永不倒》,开头是“昏睡十年,肥人渐已醒”。

  贴吧里的人对胖老师评价不一。有人认为他脑子有问题,有人说他是学芙蓉姐姐,想出名,还有人佩服胖老师的执著,感叹当今像胖老师这样的人太少。

  胖老师后来果然给我打了电话。首先对我那天给名片的事表示了感谢,说碰到了好心人,好心人会有好报云云。老实说,此时我已经失去报道他的兴趣。胖老师让我深为尴尬的举动,以及那些有些歇斯底里的文字,加上曾有入住精神病院的经历,让我真的怀疑他是否精神正常。然而胖老师并没有提出过分的要求,相反表现出足够的通情达理,他说知道做记者的难处,没办法,企业势力太强,他也并不指望我为他写报道,只是希望能帮他转贴一下他发在网上的帖子。

  让我惊讶不已的是,胖老师说他实际上已经来过记者站了,甚至叫出了记者站站长的名字。

  让我更为惊讶的事还在后面。我在胖老师的贴吧里,发现了上海乃至全国各大媒体老总以及知名记者的电话和手机,并且还在不断更新,我一时竟无法数清究竟有多少。我不得不承认,许多电话甚至是我作为一个媒体从业人员所求之不得的。事实上,我的一个同事在看到以后,也跟我一样如获至宝,迅速拷贝了一份。

  几天之后,我的电话也不出所料地出现在胖老师的贴吧里。

  后来,胖老师突然又给我来过一个电话,说有两家媒体刊登了他的事情,让我关注一下。我在电话里向其表示祝贺。

  之后我就跟胖老师没有了联系,在地铁里也再没有碰到过他。倒是有一天,我那位同事突然发来短信,说看到胖老师了!在黄陂路地铁。短信后那个叹号,足以表明她当时的惊喜。

  前几天,一个在北京媒体工作的大学同学打来电话,告诉我是否知道“胖老师”。我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胖老师又杀到北京了!

  我沉吟片刻,叮嘱他,最好不要告知电话,因为胖老师有可能会公布到网上。

  我得承认,直到现在,我仍然无法理解胖老师的做法。不过我想,看到这篇文章的人,可以闭上眼睛想象一下:某一天的下午,当你忍受生活艰辛,在冷漠而嘈杂的地铁里无聊地看着报纸时,突然有一个人对你热情演讲。那么,为什么不将其理解为生活赐予的一抹亮色呢?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柴会群




作者:剑走偏锋h2 时间:2012-07-20 07:19:00
  这胖子 到过我们学校。

  不知是 受了什么挫折。
作者:迪凯小7 时间:2012-07-20 11:24:00
  老帖了呢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