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第一人民医院(南院)血液科的医生医德何在?【强烈谴责!实在是愤怒(转载)

楼主:tangmeisong 时间:2017-10-13 15:10:25 点击:88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们是死者媛媛的父母,面对女儿的突然死亡,我们心里无法承受这种晴天霹雳的打击。关于我女儿突然死亡的疑问,院方与医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事情经过:
  我们19岁的女儿媛媛,由上海肿瘤医院诊断为T细胞母淋巴瘤后,并被推荐至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一人民医院南院住院治疗。于10月9日下午4时左右入住该院,主治医师郝主任根据当时的病情完全具有康复的条件,住院后患者、家属与医生配合的相当不错,一切都按医生的嘱咐和建议进行。接下来的十多天治疗很顺利,没有出现过病情不良的反应,而且家属很重视也很细心,由父母24小时陪伴,并无时无刻地注意病人病情的变化,哪怕有细微的变化都向医生详细汇报。
  经过一段时间的化疗,我女儿白细胞数量急剧下降,对此,魏医生也对家属讲:“化疗后白细胞数量降低,最容易细菌感染。”我们家属也采取一切措施,防止其感染。
  2009年10月20日,医院安排了一位带有重感冒的患者入住我女儿同一病房,共用一间卫生间,当时,该患者高烧39度多,并伴有严重的咳嗽和吐痰等。21日下午,我和孩子的舅舅向值班的卫医生提出强烈的换房建议,而卫医生态度恶劣地回答:“这个没办法,我们这里就是不分的,就是没办法。”22日上午,主治郝医生查房时,孩子的父亲再次提出,有感染病人在一个病房,共用一个卫生间,要感染到我女儿,并提出换房要求,但郝医生却说:“25号床病人发烧和你们女儿不搭界。”作为父母,我们敢怒不敢言,只能违心接受现实,因为,我女儿还需要他们救治,但内心的担心却与日俱增。
  22日晚上,我女儿来月经,但当时量少。23日上午查房时,遵照医生的嘱咐事先告诉王主任医生、郝主任医生及魏医生、卫医生,但医生们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也没有采取相应的措施,以至于24日凌晨1点多大出血。于24日下午4点才给妇安康药片救治,但由于失血过多的关系,女儿的身体更加虚弱,这更增加了感染的可能。
  26日按照程序,早上6点医院给我女儿验血,而我女儿已有鼻塞的症状,下午医院继续为我女儿做化疗。化疗前仅护士对我说:“今天又要化疗了。”吊杆上有红单子,化疗结束后,家属在上面签字。
  我们的担心在27日出现了,我们的女儿被感染了,高烧不退,呼吸不畅,肚子疼痛,头疼,腹泻等症状。早上5点半,出现了高烧39.7度,头晕肚子疼,呼吸不畅等症状。其母亲向护士反映情况后,医生就叫护士给一片克感敏吃和半支退烧药塞入我女儿的肛门。早上9点左右,到了查房时间,我对查房的郝主任医生详细的反映了孩子的具体症状,郝主任对我说:“化疗后的病人都有这种症状,常见的。”我看到26日的验血报告,才知道女儿的白细胞数已降至200(正常值为4000-10000),我女儿这天的排泄量明显减少,晚饭后,我女儿肚子疼、呼吸不畅、四肢冰冷等症状明显加重。当天我找魏医生达七八次左右,后来我问魏医生:“为什么会这样?”他说:“贫血。”我们看到女儿呼吸越来越困难,在其母亲再三要求下,院方才给我女儿吸氧。22点50分,魏医生却不负责任地出具了病危通知单,而不采取重症监护室进行监护,说什么:“我们这里没有重症监护室。”而只给我们一个心电监护器,要我们自己观察仪器数据,如心跳超过130、血压比正常值低要通知他们。对此我很着急,整晚向值班护士拿体温计测量孩子的体温(期间,护士只有在换盐水的时候来过一次),而令我们诧异的是,与此同时,整个医护区就只见一个护士,却不见医生的踪影,而我们的魏医生还在28日凌晨1点左右很安然的入睡了,此时,我们心急如焚,看着女儿痛苦地挣扎,作为父母真希望能替她受这份苦。至28号凌晨2点22分,我女儿的体温达到40.1度、心跳138、血压比正常值低,我急忙向值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tangmeisong 时间:2017-10-13 15:11:16
  班护士求救,护士向值班的魏医生以电话方式汇报,魏医生在电话中吩咐护士拿半支退烧药给我女儿塞入肛门(药交给家属,叫家属执行),我女儿的病情那么重而不来现场对症下药!到早上5点30分左右,我女儿开始腹泻,最后一次腹泻6点50分左右,我把粪便样本拿给魏医生看,里面还参杂了一些血丝,他说:“没关系。”也没说去化验,早上8点,女儿还继续发烧,并伴有头疼、肚子疼痛、呼吸不畅等症状,但她头脑内还非常清楚,向她母亲说道:“这个医院的人怎么这么坏啊。”这也是她临终前说的最后一句完整的话,到了上午8点半左右,查房的郝主任医生来了,看了我女儿,我对郝主任医生详细的汇报昨晚的病情,此时的病人脸色发白、四肢冰冷、呼吸只能靠氧气来维持,郝主任医生就对其身边的工作人员吩咐医嘱等用药情况后,就继续去其他病房查房。到了上午10点多,院方在病房给我女儿做了一次心电图(第一次),我就问做心电图的医生:“情况怎么样?”他说:“我不懂。”就推着设备和资料下楼了。后来我女儿已喘不过气了,痛苦的女儿经过一番挣扎,最后两眼一翻,便停止了挣扎。其母亲急忙向医生求救,医生来了,冷漠地说了一句:“没有了。”当时我们吓呆了,马上要求医生赶快救人,当时医生也手忙脚乱,有些不知所措,围着病床不停地走,也没有任何急救设备。在我们一再坚持下,医生用手按压胸口做心肺复苏,也没采取其他专业设备,更谈不上接氧气了。于11点10分左右,医生宣布病人死亡。
  针对以上事实,我提出如下几点疑问:
  第一、 患者在化疗期间,白细胞数量急剧降低至200,是否可以继续进行化疗。
  第二、 大出血后,是否可以继续进行原来的治疗方案,对病人的损伤有多大。
  第三、 25号床重感冒病人是否感染了我女儿。
  第四、 在患者出现严重症状,并且在出具病危通知单的情况下,却没有采取一些基本的抢救措施,在家属提出病人出现严重情况时,还不到场,是否能不看病人就开医嘱?并且在值班时间睡觉,请问还有没有医生应具备的医德和基本的责任心?
  第五、 一个三级甲等的市级医院,在患者救命时,居然没有抢救室和一些必备的设备。
  第六、 医生是否对病人家属反复反映病人的病症应该无动于衷,也不进行仔细诊断?
  第七、 28日第一次给患者做心电图的资料,家属提出要封存,院方就是不给,到29日凌晨多次提出复印,还是不给。病人病史也得在110报警以后,持续了一个小时才得封存,有鬼啊?(第一次心电图资料复印件一星期后才拿到)。
  第八、 16日发生了一件离奇的事,下午1时许,一个送药的人找到我妻子说:“这是魏医生联系的药,我拿来了。”(特比奥,每支1443元,共3支,计4329元)我妻子就如数付钱,到了下午4点30分左右,又来了一位送药的人找到我说:“这是郝医生联系的药,我拿来了。”(也是特比奥,每支1400元,共3支,计4200元)我说:“我们今天已经买过了,怎么又拿药来了?”他说:“我不知道,这是医生给我联系的。”为了看病,为了我女儿,我又如数付钱,我看了发票,是2个医药公司开的票,实际上,这种药在医院的药房里有的,标准单价是1329.78元/支,医院药房内有病人所需要的药,为何医生还要开医嘱吩咐家属去另行自费向医生一手所提供的“厂家”或者“公司”购买。
  一个有希望康复的女孩瞬间在这个世间凋零了,试问这家医院医生公德何在?人们常说,医生是治病救人的天使。在我们眼中,这家医院的医生是让我们和我们心爱的女儿阴阳相隔的魔鬼,哪怕你当初有那么一点点怜惜之心,怜惜一下我们
楼主tangmeisong 时间:2017-10-13 15:11:49
  这对可怜的父母的心,采取一些有力的措施,我们的女儿不会走的如此匆忙,我们不是医生,却也知道最基本的常识,而作为这家三级甲等的市级医院的血液科的医生们,你们是不知呢,还是熟视无睹呢?我们还清晰地记得被病痛挣扎的女儿扭曲变形的样子,更记得女儿所说的那句话“这个医院的人怎么这么坏?”这句话让我们作为父母更是心痛至极!
  我们是这位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儿的父母,而如今她走了,哀大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痛痛在心头,女儿是父母的希望,而现在希望灭了,我们父母能做什么?我们现在能做的是,为我们死去的女儿讨个说法。

  一定要让他们的恶劣行为得到惩罚!
作者:一朵摇曳的玫瑰花 时间:2017-10-16 22:52:38
  看的我好心痛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