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禄宝:播放虚假新闻的东方卫视,我要将你告上法庭

楼主:周禄宝讨说法 时间:2018-09-17 23:47:23 点击:309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周禄宝:状告东方卫视索要5毛钱精神损失费过分吗?


  文/周禄宝

  傍晚的江南,阴雨蒙蒙。出门前还是一片晴天,这一晃的功夫,漫天的冰雨,在灰暗的天空里用极其悲伤的姿势,泼洒。我不知道风将要刮向何方,我不懂这九月的冰雨为何而落,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此刻想要表达什么,也许,似乎我只是想自言自语一番罢了。

  2018年9月16日下午4点50分,我通过邮局给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民事立案庭寄了一封快递,在这一份长达五页纸状告上海广播电视台和上海文化广播影视集团有限公司的民事起诉书里,我根据事实依法列出了两个诉求,一是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单位所属东方卫视,对2013年8月捏造事实恶意诽谤“周禄宝敲诈勒索80万元、44万元,先后对20多个单位和个人实施过敲诈勒索,涉及北京、江苏、浙江、广西、河北、安徽、甘肃等地”的不实新闻报道,在其所在官网刊登新闻向社会公开澄清说明,同步赔礼道歉、消除影响。二是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令被告上海广播电视台支付原告周禄宝精神损失费5毛钱人民币。

  2013年8月,已被免职的苏州副市长张跃进伙同一些人利用手中的权利和媒体资源,大肆造谣、恶意诽谤,伪造周禄宝是“全国首恶”的一系列“铁证”,极力袒护上海“东翠实业”跨省建造江苏昆山周庄全福寺,大肆诈骗的肮脏内幕。上海广播电视台所属东方卫视频道违背职业操守,在未经调查核实的情况下,公然发布虚假新闻,为上海跨省诈骗集团漂泊,恶意打击维权人周禄宝。

  事实是,上海东翠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入股昆山华夏周庄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双方出资建造周庄全福寺,自成立以来,该寺组织社会青年冒充和尚看相算命,以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方式诱骗误导游客“烧高香”、花钱保平安,常年大规模欺诈游客、骗取钱财,“华夏公司”及其投资方“上海东翠实业”的行为涉嫌构成诈骗罪、非法经营罪。2014年,周禄宝在苏一看带出密函,对以上问题进行实名举报,不久,得到中央、江苏、昆山三级领导层层批示,昆山周庄镇非法承包全福寺的上海跨省诈骗集团自此冰封。

  上海广播电视台所属东方卫视新闻频道彼时只有更荒唐,没有最荒唐。2013年,上海东方卫视发布虚假新闻称:“仅2012年以来,周禄宝在互联网上发布攻击诋毁有关单位和个人的贴文是1.5万余篇。”一年365天昼夜不休,恐怕也难找到发帖1.5万篇的“超人”,周禄宝不是“发帖机”。

  周禄宝判决书证人朱佳林、陈国顺、何伟、严伟等证言,与昆山检察院变更起诉书、昆山、苏州两级公安机关不予赔偿决定书、昆山政府信访答复等证据材料足以证明,周禄宝没有敲诈勒索鉴山寺、全福寺、修真观,也没有获取以上三家寺院(道观)的10.8万元,周禄宝敲诈寺院纯属恶意造谣诽谤、徇私枉法、构陷。

  今天,我仅打印32张A4纸材料、快递费和误工费加起来都远远超过500元了,我依法要求上海广播电视台为东方卫视五年前的虚假新闻买5毛钱的单,过分吗?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5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周禄宝讨说法 时间:2018-09-18 17:01:41
  关注。
楼主周禄宝讨说法 时间:2018-09-23 19:27:25
  中国政法大学有一位优秀律师叫“吴法天”。当时在环境极其复杂险恶的情况下,这位坚持以法律为准绳、用事实和证据说话的知名律师不畏强权、坚定不移地依法为周禄宝做无罪辩护。他曾经在法庭上大胆质问检察官:“符合逻辑吗?”问得检察官王海东面红耳赤、哑口无言。江苏昆山法官、审判员、最高人民法院法官亲口在我面前一致评价:“吴丹红辩护非常精彩”“吴丹红这个律师很有名气”。@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准律师协会
楼主周禄宝讨说法 时间:2018-09-25 10:02:47
  起诉央视。
作者:周禄宝冤案申诉 时间:2018-11-07 19:22:32
  周永康江苏公安党羽保护诈骗公司 举报者惨遭报复迫害非法关押五年

  文/周禄宝

  周禄宝,男,汉族,兰州军区某部原一期士官、新闻报道员,曾被军区表彰为优秀共青团员、荣立个人三等功一次。

  张跃进,原苏州公安局长、公安部刑法学会会长。

  2013年7月31日,周禄宝在江苏省苏州市个别人徇私舞弊,保护诈骗公司,报复迫害实名举报人的情况下,惨遭迫害,被非法关押五年,至今坚持常年申诉。

  2013年7月29日,曾被周永康从无锡市公安局违规提拔、并任职苏州公安局长兼公安部刑法学会会长的张跃进,因控告人周禄宝举报昆山华夏周庄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非法承包寺院等犯罪问题无人查办而赴京上访,惨遭时任苏州公安局长张跃进越权越级批示苏州市公安局“并案侦查”。周禄宝案系民事维权纠纷,在两年前的2011年因刑拘不当而释放。

  周永康党羽张跃进为了保护昆山周庄华夏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诈骗事实,不惜利用公权力打击报复实名举报人,其行为涉嫌触犯党纪国法。控告人为此坚持通过官网和邮政快递向江苏省纪委监察委员等各级政府控告,均如石沉大海,无人受理、更无人答复。请求中央有关职能部门依法启动追责问责程序,严肃查办周永康党羽——原苏州市公安局局长兼公安部刑法学会会长张跃进滥用职权、包庇诈骗公司、构陷实名举报人的违法违纪问题。



  北京知名律师吴丹红就周禄宝案(无罪)辩护词

  尊敬的法官:

  这是一场等待了太久的审判,也是本不该进行的审判。今天坐在被告席上的,本来应该是那些利用宗教场所进行诈骗的神棍、幕后老板,以及那些肩负管理这些寺庙的主管领导和官员们,而不是这个只是用自己手中的笔写文章进行维权的王海式“刁民”。作为被告人周禄宝的辩护人,我支持公安部门打击网络造谣诽谤和敲诈,但周禄宝的案件却与那些案件有着明显的区别,这也构成了我接受委托的基础,我希望司法能给他一个公正的审判。通过多次会见、阅卷以及这两天的庭审中的法庭调查,结合周禄宝本人的意见,特提出以下无罪辩护意见:

  首先,辩护人认为这是一起因被告人上访引起的公权力报复案件。所谓的周禄宝敲诈勒索案,实际上是以周禄宝涉嫌散布恐怖信息罪刑拘的,刑拘后却没有以该罪进行指控,而是先抓人后找证据,找到了周禄宝三年前已告终结的敲诈勒索案,而且是在完全没有新证据的情况下,“秋后算账”,重新起诉。为什么说当年的案件已告终结呢?2011年8月周禄宝在鉴山寺、全福寺、修真观遭遇景区利用宗教诈骗游客财物,多次投诉无门,于是自力维权,却被修真观幕后老板设圈套主动贿赂周禄宝,周禄宝被警方错误地以敲诈勒索罪刑拘一个月,2011年9月被取保候审。2012年9月,周禄宝被解除取保候审。

  辩护人提请法庭注意,当时,该案件至始至终没有扣留涉案的10.8万元,在解除取保候审的时候也退还了保证金。这也就意味着,公安机关不认为10.8万元是赃款,不认为被告人是犯罪,因此在取保候审期限届满解除取保,也不变更强制措施为逮捕,而是不再追究。如果周禄宝构成敲诈勒索,不管是刑拘、取保候审还是解除取保,扣留涉案赃款才符合逻辑,但公安机关根本没有那么做。周禄宝2013年8月再次被刑拘,是因为他揭露了本地的书记、市长和公安局长存在腐败问题,因此政府为了“维稳”的需要,以涉嫌散布恐怖信息罪先抓,再找适合他的罪名。这个敲诈勒索罪有受害人报案吗?没有,公安机关越厨代庖,一手包办。公权力打击报复的意图比较明显。

  其次,辩护人认为周禄宝维权的方式值得商榷,但不构成敲诈勒索罪。请法庭注意周禄宝案件发生的前提,一是周禄宝确实是在旅游途中遭遇这些寺庙中假和尚的欺诈,他被骗不是个案,而是存在普遍利用宗教场所进行诈骗现象,受害人非常多,网上针对这些寺庙的投诉也很多。二是周禄宝已经穷尽了正常的投诉渠道,他向旅游局、宗教局和信访局都投诉过,但这些机构都不作为,至少没有告诉周禄宝任何处理结果,如果是敲诈勒索的话,他完全没有必要向官方投诉。三是周禄宝要求的赔偿,只是在服务欺诈之后的维权,按照原《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是双倍,现在已不限于双倍,至于赔偿多少应该是双方协商,发生纠纷属于民事案件。王海打假就是明知是假,依然买假,并索要赔偿,这种维权方式值得商榷,却不能定性为敲诈。

  本案中周禄宝收到的10.8万,第一笔四万是对方主动给的赔偿,当时说按照“精神损害标准”的一半,其实精神损害赔偿并没有明确标准,原告既可以提一万,也可以提十万,甚至一百万。不能因为提出的赔偿要求过高就认为是敲诈。第二笔的6.8万是中间人严伟敲定的,他自己说是“有诚意”的,要跟周禄宝“交个朋友”,给钱是完全自愿的。事实上,在周禄宝提出赔偿要求前,严伟就已经向何伟要来15万要“摆平这件事”,就是计划收买周禄宝。严伟从中截留了8.2万,仅给了周禄宝6.8万,这6.8万是严伟最终确定的,并不是周禄宝提出来的。并且,这个6.8万是周禄宝被转之后汇的。周禄宝已经被刑拘了,严伟仍然向其汇款,正说明不存在敲诈勒索,而更像是一个圈套。

  再次,辩护人认为本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敲诈勒索罪最难认定的是主观犯罪意图,而本案中这方面的证据恰恰是充满矛盾和混乱的。在法庭调查阶段,辩护人已经指出一些被害人陈述和被告人陈述的矛盾,被害人陈述和证人陈述的矛盾,关于周禄宝有没有采取要挟手段、有没有令被害人产生恐惧,被动地交出财物,存在很大争议。我们能确定的是10.8万元的给付,但属于赔偿还是敲诈勒索,却没有明确而充分的证据证明,无法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周禄宝提出自己遭到诈骗,精神受到损害,而寺庙除了补偿周禄宝的直接损失,还以做宣传策划为由给予其更多的补偿,这并不违法。要证明周禄宝有犯罪故意,需要更多的证据。

  本案从侦查阶段开始,就呈现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状况。如果从2011年算起,刑拘,取保候审,解除取保候审。接着又被刑拘,逮捕,检察院因案情重大、复杂,先后三次延长审查起诉期,并且因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两次退回补充侦查,检察院变更起诉书,随后又延长期限。如此频繁地延期,而且很多次是专门针对周禄宝的延期,说明周禄宝案定罪的证据很不充分。周禄宝于2013年在唐山汉沽替业主维权的案件,检察院起初也认为是敲诈勒索,后来因为证据和事实表明是正常的民间维权,没有起诉。辩护人认为,寺庙幕后老板愿意自愿给周禄宝赔偿,实际上是自知理亏希望事情不要闹大的心态,而不是出于恐惧。例如,陈国顺的证言中多次提到他是“捐款”、“做功德”,是“个人自愿捐的”,是他“委托周禄宝捐款”。给钱的主动权在于这些寺庙的决策者,而不是周禄宝。他们跟不跟周禄宝谈,如何谈、如何谁确定金额,都是寺庙的幕后老板说了算。

  最后,辩护人想强调的是,从社会危害性上讲,某些寺庙道观利用宗教场所进行诈骗,不仅是严重侵害消费者权益的行为,而且是严重危害社会的犯罪行为。周禄宝作为公民进行监督和维权,不仅有关管理部门长期不作为,而且还助长被控告的寺庙以金钱为诱饵贿赂周禄宝后,即开始主动乱作为,罗织罪名打击报复维权者。周禄宝的存在,就像王海打假一样,对社会不但无害而且有益,刑法所要求的社会危害性无从谈起。公诉人在庭审中总说周禄宝行为给寺庙带来压力,但任何公民去网上曝光丑恶现象,都会给某些人造成压力,举报人举报贪官,还会给贪官造成压力呢!周禄宝行使的,无非就是公民的舆论监督权,他有批评控告的权力,不存在要挟的可能性。

  我在庭审中出示的短信截图表明,周禄宝在民间维权方面是发挥了正能量的。在整个过程中,没有任何合法权益受到损害。从证据角度而言,检察院指控周禄宝敲诈勒索,证据还不能做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辩护人和周禄宝本人都坚持无罪辩护。如果周禄宝被蒙冤定罪,不仅没起到教育周禄宝的目的,他还可能继续上访之路,徒增社会隐患。我们只希望法庭能排除障碍,尤其是来自权力的干预,给被告人周禄宝一个公正的判决,能经得起时间的检验!

  辩护人:北京昊庭律师事务所 律师 吴丹红

  2015年1月23日


  注:吴丹红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 1978年生于浙江义乌,先后主持、承担多项国家社科基金、教育部人文社科项目和最高人民检察院重点课题,相继获得“中国人民大学优秀博士论文奖”、“中国博士后科学基金奖”、“第一届全国中青年刑诉科研成果奖”、“第三届全国法学教材与法学科研优秀成果奖”等学术荣誉。1999年获中南政法学院法学学士学位,2002年获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硕士学位,2004年获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法学博士学位。2007年北京大学法学院博士后出站。2007年起任教于中国政法大学证据科学研究院。现为证据科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中国政法大学)专职研究人员,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并任中国政法大学疑难证据问题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作者:崖山崖山 时间:2018-11-09 13:57:40
  去年12月份,在上海打工的我,骑电动三轮上菜场买菜时,被宝山交警抓住。当时的执勤交警明明白白告知我:这个三轮你如果还想 要,就去宝杨路去处理;如果不要了,可以将电瓶下走,事情结束。权衡利弊,我带走了电瓶。后来,因为棚改,我打工的公司倒闭,我也离开了上海,骑三轮被抓一事,也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淡忘。

  今年10月份,我在老家更换自己的C照时,被告知自己有违章未处理,几经周折,我联系到了宝山交警队,得到了他们的处理结果:无照驾车,罚款1700元;驾车与准驾车型不符,扣12分。当时整个人都蒙了。

  我不明白,骑三轮车犯了什么罪?上海交警凭什么轻罪重罚?

  无照驾驶与驾车与准驾车型不合,这不自相矛盾?有比这更无理更无耻的判罚吗?

  从去年12月事发到今天,宝山交警一直没有电话联系我,没有告知我此事的严重性,不不是钓鱼执法是什么?

  我还了解到,所谓的查扣三轮车只是借口,通过低罪重罚,在创收的同时驱逐外地低端人口的目的,可谓一箭双雕!

  查扣三轮电动,一直是选择性执法。

  你是老弱妇孺,扣车;你是无驾照中青年,扣车加罚款;你有驾照,你就倒了血霉了,就算你是A照,照样罚的你怀疑人生。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讲话:合法掠夺公民财产与抢劫有何两样!上海交警查扣我三轮的行径,无论合法与否,都与土匪没什么区别。

  历来,上海人自命高贵,瞧不起外地人,一直有口皆碑。

  夏俊峰杀城管,怀化摩的司机杀运管局长,孙中介断指取证……

  血淋淋的案例背后,是底层的艰难,和权力的傲慢……

  本人不能接受宝山交警对本人的无理判罚,希望上海有关部门真正响应中央的号召,在不危害社会的执法中,能多一些人性。
楼主周禄宝讨说法 时间:2018-11-16 18:37:59
  起诉你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