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索赔被歪曲为“专利流氓”,男子依法起诉侵权公司被扣“敲诈勒索”罪(转载)

楼主:周禄宝讨说法 时间:2018-10-03 09:18:48 点击:44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专利索赔被歪曲为“专利流氓”,男子依法起诉侵权公司被扣“敲诈勒索”罪

  文章来源:《新京报》

  据新京报报道,上海多家科技公司的负责人李云松,被贴上“专利流氓”的标签,上海有关部门认为其以专利侵权的名义,向多家拟上市公司提出“恶意诉讼、恶意举报”,得到和解费后再撤诉,警方判断其具有非法占有目的,涉嫌构成敲诈勒索罪。李云松的家属王千文不认同“专利流氓”的说法,她说,被侵权后提起诉讼,是专利发明者的权利,“和解费”也并非敲诈勒索而来,“你用我的技术你就该付费,这是天经地义的。”

  新京报报道称,据上海市公安局及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消息,2009年起,李云松用自己经营的公司,申请了六七百项专利。这些专利多数并未实际使用,但李云松经搜索发现如果拟上市企业侵犯专利权,就会“借专利诉讼之名敲诈勒索”。2018年1月10日,李云松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刑事拘留,次日,其弟弟李云柏被警方刑拘。据上海市公安局消息,李云松的公司没有任何实体业务,其专利大都是模仿其他品牌,技术含量低,营收大部分来自诉讼的和解费。2015年至2017年间,李云松等人以此方法,向4家单位索取216.3万元,实际得款116.3万元。8月24日,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李云松、李云柏二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强行索取公私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应以敲诈勒索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据李云松家属王千文介绍,公司的技术研发方向是智能家居,如智能遥控器,一个遥控可以控制多个家用电器;再如智能窗帘,可以用电子设备控制窗帘的开合。除此之外,不同设备之间的数据传输,也是公司主要的研究项目。

  “一项技术在研发过程中,往往有大量专利产生。”王千文称,项目推进过程中,李云松以个人或公司的名义,注册了大量专利。其申请的专利数量接近1000项,其中400-600项专利拿到证书,公司每年的专利维护费,达到10万余元。

  李云松曾提到,专利产生经济价值,有两种方法。一种是将专利出售给其他公司。2013年,他曾将汽车领域的专利卖给上海一家公司,赚取30多万元。这些年,他一共卖掉100余项专利,每项价格数万元不等。

  2017年这一年,依靠手中的专利,李云松的公司盈利三四百万元。李云松供述,收入基本上来源于技术许可和代写专利,其中代写专利收入约占60万元。

  另一种方法,是通过诉讼。获取专利后,他会进行市场检索,寻找侵权产品,通过诉讼要求对方停止侵权、赔偿,或并购买他的专利。

  警方提到,李云松等人储备了六七百项专利,待合适的拟上市企业出现后,再借专利诉讼之名敲诈勒索。其公司没有任何实体业务,营收大部分来自诉讼和“和解费”,而其专利大都是模仿其他品牌,技术含量低。

  李云松家属王千文并不认可。她说,签订和解协议时并不存在敲诈和协迫,其中有两家公司,是在法院调解下进行和解的。李云松发起诉讼时,也没有专门挑选时间节点,“检方提到的鸿雁公司,并不是上市企业,而且也没有融资历史。”

  袁洋律师提到,“选择合适的公司上市或融资时,提起诉讼,这也是一种策略,本身并不违法。”在真实维权的情况下,即便在维权时机等方面进行有意选择,仍属行使权利的自由,不能认定这一行为具有不正当性。

  8月24日,浦东新区人民检察院向法院提起公诉。

  起诉书显示,2009年至案发,李云松申请大量技术领域的专利,未实际使用却通过上网搜索等途径,寻找在生产经营中使用与其相似专利的单位,向法院提起专利权纠纷诉讼,以影响企业经营、上市、融资为要挟,与被诉方签订专利实施许可合同、和解协议等,迫使对方支付钱款,换取其撤诉或者不再主张权利。

  笔者周禄宝认为,只要存在侵权,维权即合法,不论最终赔偿数额多少,维权人均在依法行使自己的索赔权利。任何朝代任何时期,打击假冒侵权、保护知识产权,都是有关部门应当依法行使的法定职权。在上海,情形确是相反的:没有依法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反而把维权人给刑拘了,大上海,在依法治国的当下,开起了倒车。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周禄宝讨说法 时间:2018-10-03 09:21:32
  谁才是真正的流氓!
楼主周禄宝讨说法 时间:2018-10-04 12:17:45
  上海,不要做流氓政府。
楼主周禄宝讨说法 时间:2018-10-11 09:44:58
  关注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