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洗衣机收藏家(转载)

楼主:快快乐乐的秃鹫 时间:2010-12-02 15:06:37 点击:963 回复:1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寻找“洗衣机收藏家”!
  我母亲已经83岁,从1981年开始使用一台“双燕牌”洗衣机,至今已经近30个年头儿,今天回家我见母亲正在洗衣服,我突然特别惊讶;我惊讶天下竟然还有如此质量好的洗衣机;为一个七口之家——准确些讲,再加上几乎是母亲亲手累大的几个孙子外甥,约为10口以上人家——服务运转不下10万个小时,竟然毫发无损,这真是一个奇迹!
  我想如果有一位“洗衣机收藏家”,他必会对这台“双燕牌”洗衣机感兴趣!
  联系方式——13593153292

打赏

125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快快乐乐的秃鹫 时间:2010-12-02 15:20:00
  转载——
  
  转型东郊
  --------------------------------------------------------------------------------
  
    在成都市工业文明博物馆,红光电子管厂生产研发的我国第一个彩色电子显像管样品,以及静静等待的“劳模之家”,还让人能看出过去的辉煌。在过去,人们用“三转一响(三转为钟表、自行车、缝纫机;一响是收音机)”来描述劳模的家当,这也是当时荣耀的家庭生活象征。但更多的,却是对过去辉煌的回忆。
    如破茧之蝶找到方向
    七十年代·转折他们,自豪、失落、奔波……
    繁华东郊:热闹不逊春熙路作为当时东郊为数不多的民营企业的技术人员,现在成都市工业文明博物馆当管理员的杨建新,以川棉厂为例,描述了东郊国有企业的规模宏大:一个车间,可以容纳500台车床,走进去就像走进一个大型超市,转得人头晕目眩。
    围绕厂周围,有学校、医院、超市,俨然成了一个小社会。而东郊,沿着沙河形成了轻工、食品、医药、建材等八大产业。那个时候,东郊的热闹不逊春熙路。即使在那样繁忙的日子里,工厂依然要组织各种各样的文体活动,文艺汇演、赛诗大会、职工运动会……厂里组织的各项活动,每个车间都非常重视。遇上和周围工厂之间的“厂际”交流比赛,那规模架势又不一般。男工人们敲锣打鼓,女工人们摇旗呐喊,比赛反而成了次要的了,倒是像在比哪个工厂的气势大,精神面貌好。
    若周末没有安排,人们就去逛建设路,那里有许多临街商铺,因为平时工作忙,人们就到街上买齐一周的生活用品,或者去看电影。
    至今,杨建新还记得,在二号桥还立了一块牌,有中文、俄文、英文,大致内容是:外国人不经允许不准入内。在外人的眼中,那时的东郊是个神秘的地方。
    荣耀东郊:有女要嫁东郊郎当时,每个厂区都有不同的工作服,下班之后,各色工作服混杂在一起,身穿工作服的这些人,不停迎来令人羡慕的眼神。除了上述的神秘感之外,东郊工人的整体待遇普遍是成都最好的。
    1979年,在无数人的羡慕中,易劲夫招工考进了红光厂,成为改革开放后进入东郊大型工业企业中的一员。“当时社会上有一句话:女嫁东郊是福分。考进了东郊,什么都不用愁了,特别是像红光这样效益好的企业。”易劲夫和同伴们进入工厂后,来给他们介绍对象的、张罗婚事的几乎踩破门槛。最终,他选择了厂子弟校的一名女教师结婚。
    失落东郊:下岗之后忙生计随着成都现代化进程,东郊许多工厂的发展瓶颈逐渐显现出来。无法维持的,最终走向破产和倒闭。“原来在大型国有企业,分工十分明确,哪怕是摆放工具,也有人专门负责,他们或许一辈子只从事一个工作,出去之后,可能没有其他的生存手段。”
    易劲夫在进厂之后,还自考了大专,后来还评上了职称,可以说比一般的工人多了一些资本。但红光破产之后,他和妻子一起下了岗。后来他跑到深圳打了5年工,但找不到一样的活路,易劲夫只有打些零工、短工。从广东回来后,易劲夫在成都到处找工作,“但很多地方都卡了年龄,不好找。”
    许多东郊工人,随着工厂破产而逐渐被淹没。若非易劲夫在今年把《红光报》送到成都工业文明博物馆,我们或许永远不知道他。“那是真真实实存在过的,我们真的没有忘记。”说完,已不惑之年的男子,眼泪说流就流了,看得让人无比揪心。
    但这学期开学前,他应聘到树德中学当上了一名生活老师。间歇中谈到那段辉煌的岁月时,这位已经过了不惑之年的中年男子,眼中仍然闪烁着一丝光芒。但他没有时间去感伤了,而是赶着6点钟到食堂吃饭。无论怎样,生活还得继续。
    八九十年代·迷茫他们,浮躁、徘徊、挣扎……
    时间流逝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晋良树这一代人,从改革开放时期进入国企这个小社会,走过了企业改制、职工下岗、同事下海等历程,在这个过程中,他自豪,迷惑,有过压力,曾经挣扎,最后回归平静。伴随那个激荡的年代,军转民、聘用合同、下岗、下海等新名词也出现了。而他个人也数次受到各种思潮的冲击,在适应社会变迁的过程中,除了骨子里继续保存着勤勉和克己为公的朴素情怀之外,和上一辈人不一样的是,他们多了对个人价值实现的思考。
    辉煌记忆:自豪家有“双燕”
    1988年,晋良树从西安航校毕业之后,被调配到专业对口的成发集团(420厂)工作。那时各国有企业正掀起“军转民”高潮。东郊的国有企业不再单纯制造军工产品,开始涉足民用领域。
    而在晋良树的老前辈蒋辅臣家中,摆放着“双燕”牌单缸洗衣机,商标下面的“航空工业部成都发动机公司”,标明了出处。虽然过去20多年了,公司也不再生产这种产品了,而他家也更新了许多家电,惟一没换的就是这台洗衣机。“还能用,不换,挺好的。”
    蒋辅臣回忆,当时这牌子的洗衣机非常走俏。那个时候,420厂率先用不锈钢做洗衣机内装桶的原材料。在同行内,国有企业拥有扎实的技术基础,生产的洗衣机,质量过硬,价格合理。在当时要拥有一台“双燕”牌洗衣机,要找关系拿购物票,才能买得到。在洗衣机之后,420厂又生产“双燕”牌电冰箱。晋良树还清楚记得,刚进厂的时候,成天看到厂门外通宵排队守货的经销商,在队伍中,还有普通老百姓。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初,有冰箱和洗衣机的成都家庭,都以拥有“双燕”牌为豪。
    整改困惑:打破了“铁饭碗”
    上世纪九十年代,民营企业开始起步,它们在社会经济发展中的地位越来越无法忽视。东郊的国有企业纷纷改制,开始与民营联营,引入市场化的经营手段。1990年,420厂从原来的大一统的生产经营、行政管理的模式,按照专业划分为几个分厂,并放权让后者独立生产经营。这个前所未有的体制改革的成效,让作为技术人员的晋良树感受最深的,是研发新品的方案不用再等到集团行政审批后再动工,新品试制成功的周期缩短了整整一半。
    此后,一系列的改革接踵而。在晋良树的记忆中,上世纪九十年代初,集团开始和员工签用工合同,国有企业“铁饭碗”的概念被打破,接着出现了职工下岗。
    就在这时,1991年,18岁的游强搭上换工的末班车,顶替父亲进入了420厂。“我进厂那会儿,东郊已经不再是人们向往的地方了。”
    而游强凭借多年努力工作掌握的一手技能,毫无争议地留在了岗位上。“看着很多多年一起工作的工友突然下岗离开车间了,心头还是不舒服,像被啥子东西堵到起了样。”有好些次,游强扯着嗓门喊工友名字,准备一起去吃饭,喊出来后才回过神来,这个工友已经下岗了……
    思维冲击:“下海”成为时尚
    1998年,他和同事们被调回420厂。“那种感觉,就像下乡的知青返城,觉得一直在城里呆着的同事思想要更先进一些。”因为他发现,周围已经有不安分的同事,纷纷办理停薪留职,下海出去闯荡。“其实早在1994年就有人开始跳槽了,当时走的这些人,有一些是技术系统非常有能力的人,因为闯劲大,许多人都做了大老板,赚了钱。”刚回来的时候,这种变化,再一次给他带来了思想的冲击,曾经有人邀请他出来,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在“去或留”之间徘徊和犹豫,并开始思考自身价值的体现。
    在浮躁的岁月里,游强保持着安静平和的心境,从学徒工慢慢做起,一干就是16年。他家在龙泉十陵镇,每天7点过就要出门,早早来到车间,向老师傅们请教头天遇到的问题,遇到需要加班,
楼主快快乐乐的秃鹫 时间:2010-12-02 15:22:00
  ——请教各位大侠,如何发照片???!!!
楼主快快乐乐的秃鹫 时间:2010-12-02 15:26:00
  (续上)主动留下来,好多学点东西。
    坚定选择:找到自己的位置
    当初多达2万人的工厂,经过一系列的改革之后,只有5000多人了,数十年间,尽管周围来去的背影匆忙,但晋良树还是最终留了下来。“每个人对人生的规划和定位不一样。虽然他们钱多,但压力太大,没有什么好羡慕的。”而这个决定最终回归到个人价值的问题上来。成功转型之后,如今他所处的工段从1996年开始做外贸,并被美国GE公司评为最佳供应商;此外,工段的订单连年递增,去年完成了2000多万元的产值,到今年8月底,就完成了近4000万元的产值。
    如今,坐落在双桥子的420厂,依然保持着苏联时代的红墙办公楼,气势恢弘的高大的厂房。今年年底,工厂要完成搬迁工作,新厂区在新都三河场。而老厂房和老设备作为东郊工业文明的象征,也将成为成都人永久的记忆。话说回来,游强,或者其他留下来的人,除了无法割舍的情感之外,还因为在自己的岗位上,能找到自己的位置,看到了自己的价值。
    □后记
    “我在420,在川棉厂,在红光……”这是付文和同辈人约地方的代号。老成都们的记忆中,420,就是双桥子南路到玉双路一带;而川棉,则是在万年场一带。从上世纪50年代初到现在,成都有些街道已经数次易名,但只要说出东郊厂名,老成都们都知道它所代表的区域。
    若不是那张《红光报》,也许遇不上这么多“老东郊”,而范大姐,正是易劲夫的母亲。凭当初在厂里的影响力,儿子完全可以不用过得那么漂泊,但是她什么都没有为自己考虑。低调的她,在记者的一再坚持下才接受采访。“不为自己出名,只为记住难忘的过去。”
    记者感动地回忆这一幕:清晨的阳光格外醒目,范大姐,这位80岁的老太太一路小跑,手上裹着布袋,一边抹着汗水一边叮嘱:“千万不要忘了吴祖恺,当初是他带着整个厂研究技术的,干了20多年,直到后来,还到祖国需要的地方去了……”而她自己,则坚持隐去头衔,埋了名,只留下姓。
  
楼主快快乐乐的秃鹫 时间:2010-12-02 15:32:00
  
  转载
  ——老品牌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中被淘汰
  
    双燕冰箱、峨眉自行车等曾是名噪一时的“成都造”老品牌,如今,这些老品牌渐渐被市民们遗忘了。虽说市场竞争残酷无情,而有些经济专家则明确指出,这些老名牌是成都的财富,不能就这样轻易任其消失。   
    老品牌:伤心调查   
    2001年1月3日,记者选择了曾在蓉城颇知名的“青羊牌”电视、“双燕牌”冰箱、“峨眉牌”自行车、“海洋牌”洗衣机的四个老品牌,对100名市民进行了随机抽样调查,其结果令人担忧。在100人中,知道最多的“青羊牌”电视仅有28人;最少的海洋牌洗衣机只有8人。调查表明,8成左右的市民已把这些老名牌遗忘了。   
    关于老品牌知名度的调查   
    忆往昔:一声叹息   
    双燕冰箱是成都飞机发动机公司于1986年正式推向市场的,当时因其质量不错,再加之在国内市场尚属空白,生意相当火爆。据知情人介绍,当时其单门冰箱价格为850元,双门为1400多元,在生产的10年间,投放市场85万台,一度成为当时成都家喻户晓的知名品牌。据称,当时即使本单位职工购买也得凭准购证才能购买。但到了90年代中期,由于管理、技术、资金等方面的原因,双燕在技术更新和开发上停滞不前,被大量涌入的容声、阿里斯顿等当时的名牌逐渐挤出市场,1996年停产。   
    双燕冰箱厂原厂长龚义纯在提及双燕冰箱的失落时惋惜道,如果及早改变观念,进行技术创新,今天的双燕冰箱该是一个知名品牌啊!一个老品牌,就这样被历史遗忘了。   
    曾荣获国家电子工业部部优产品和四川省知名品牌称号的青羊牌黑白电视机则处于另一种尴尬。据了解,青羊牌黑白电视机于1981年正式投产,设计生产线年产50万台。由于厂方主要技术及资金放在军工产品上,因而,生产一直饱和,年产量在10万台左右徘徊。在90年代初,销售火爆,每年在13万台左右。但随着黑白电视机市场的不断萎缩,再加价格已基本降到成本价,青羊牌电视机产量急剧下降,到目前已基本处于停产状态。   
    锦江电器制造有限公司经营综合管理部的廖维新部长对青羊牌电视的衰落也深表痛惜。他称,“由于城乡差异,收入差异,黑白电视一样有其生存空间,但现在,唉!”龚部长长叹一声,陷入了沉思之中。   
    原峨眉自行车厂李厂长对峨眉牌自行车的消失也痛心疾首,“可惜啊,若我们早日转变机制,学习津沪同行的经营道路,成都人也不至于只能骑外地自行车啊!”   
    面对老品牌的失落,对老品牌有着“剪不断,理不乱”情感的老厂领导们无不发出痛心的叹息:“这笔财富,丢了可惜啊!”   
    专家谈:不是偶然   
    “众多老品牌在市场经济的浪潮中被淘汰,这不是偶然现象,而是一种必然”。西南财经大学经济学教授、专家李绍荣一提及失落的老品牌,便禁不住发出惋惜之声。据李教授称,这批失落的名牌正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过程中被淘汰的,“盆地意识、制作品牌、营销意识是这些名牌失落的根本原因”。   
    成都市轻工局一姓李的负责人则称,对众多老品牌的丢失,确实应引起有关方面的重视,在呼唤成都造的今天重振老品牌这一思路,有着深层次的含义,应慎重对待。但该负责人同时又表示,因很多老品牌早已宣布破产,要重新树立起来难度很大,而且这也需要一批有胆略的企业家们挺身而出,大胆投资。   
    (本报记者 张凡 游锦先 方吉文)
楼主快快乐乐的秃鹫 时间:2010-12-02 15:33:00
  ——请教各位大侠,如何发照片???!!!
楼主快快乐乐的秃鹫 时间:2010-12-02 15:35:00
  回复:图片:让我在看你一眼!我的420厂! (点击:631)
  420老工人 发表于 二十四城论坛 2008-05-06 15:13:30标签:二十四城 市民 【20楼】半个世纪的东西就这样就没了。。。
  
楼主快快乐乐的秃鹫 时间:2010-12-02 15:36:00
  
  
  
作者:ty_135683246 时间:2019-02-17 11:15:52
  洗衣机
  还在吗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