崖州绣被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4 21:25:09 点击:4390 回复:4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崖州绣被
  今年3月,在三亚新风路原金山饭店一楼新开一家文物店,里面挂有被称为镇店之宝的“龙被”一幅——三条幅,系双凤图案,白底,保存完好,应是民国初期之物。因家有祖传绣被,也颇有兴趣,就与老板攀谈此物。我主动说家有收藏,已传几代人,是“五龙、鲤跳龙门”图案”。我还没把话说完,老板就说你是乐东人吧,也许还是九所人呢。我笑笑,点了点头,反问:你为什么这样肯定我是乐东九所人?他说只有乐东才有“龙被”,离开乐东想找到“龙被”就很难了。还说,他几乎跑完了南部各市县,深入黎村苗寨,每次问及“龙被”、“绣被”都不为当地人所知。在黎族村庄,老一辈人不知“龙被”为何物,只有在乐东汉区才为大多数人所识。他说墙上挂的是从九所买来的。我故作疑惑问,为什么只有在乐东汉区才有,现在普遍认为“龙被”是黎族织品,在黎族地区大有其量才是。他说那是收藏的人在炒作,意在提升价格。看看图案、工艺,与黎族织品风格区别很大。那是汉族织品,产地应在乐东。
  本人生长在乐东汉区,从小就接触绣被,可以说是在绣被身边长大的。在家乡,“龙被”的真正名称是“绣被”,从来没有“龙被”这一概念。三十岁以上的乡民,都有可能见过。在民俗中,一般有红事、白事,或是逢年过节都会用到。如有红事,先将被架抬到厅堂正中,安置在八仙桌香案之后,挂上绣被。如果厅堂没设有神龛,神主牌位就安在绣被之前。也有的家庭长年将被架放在厅堂,只是平时不挂绣被。如果是过年,从大年三十至正月十五,绣被不离架。遇有白事,在布置灵堂时,尸体必须停放在厅堂正中,香案移置尸体之前,中间再安放被架,挂上绣被隔开,作幕布屏风,场景庄严肃穆。有亲朋前来吊唁上香时,也就看不到后面的情景了。乐东人敢干恨生,耻于恨死,只要是乡里乡亲有白事,都会自觉上门敬香,互相帮忙,因此大多数人都有机会见到、接触到绣被。没有绣被的丧户,会想办法向左邻右舍、亲戚朋友借用,以示对亡者的尊重。解放前,有一定经济能力或是权贵人家的白事,如果是属正常死亡的,一般停棺三年于厅堂,普通丧户至少得七七之后才出棺,三亚港门地区尚行此风。孝子贤孙陪棺守灵,每天早晚上香。绣被也就一直挂于架上,置于棺前。按汉族礼仪,披麻戴孝七七四十九天,之后一切白布、麻布都得揭除。如果是停棺三年,那厅堂中能长期垂帘遮棺,当幕景于案的,也只有绣被。这是绣被使用时间最长的时段,因此绣被成了富有家庭的必备之物。现在看到一些绣被有些小孔,或是火熏之痕,那是香火所至。也听些老人说,以前靠天吃饭,逢天旱之年就得请道士做法求雨,在户外搭台,从公庙里请出神灵,同样也要在神位后挂上绣被做幕景,户外招魂也是同样用法。
  从祖父辈那里了解到,“桌裙绣被”是以前女子的嫁妆。“桌裙”是指系在八仙桌前的那一块织品,通常绣有花鸟图案,或是“金玉满堂”字样。现各家藏有的绣被大多是前辈女性先人的陪嫁品。古代女子从小就要学会织绣手艺,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就得为自己将来出嫁时准备嫁衣,还要为未来的公婆织绣衣裳。乐东汉区尚遗一种婚俗,就是女子出嫁时必须为夫家祖父、祖母、公婆各纳鞋一双,男的为布鞋,女的为绣花鞋,还要配有布匹。当然这些东西在民间有卖,用不着亲自操心。另一务必有的嫁妆是八仙桌,及平时祭祖用的餐具器物。这种风俗应是从古代婚俗演化而来,绝非一朝一夕能约定。绣被作为一种精湛高难的工艺品,能掌握其织绣工艺的人不会很多,可能只是一小部分妇女谋生的技艺。因其价钱不菲,再加上清代后期社会动荡,洋布洋货大量流入,冲击着传统的小农市场,绣被最终被其他物品所替代而消失。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村里有一户人家出嫁独生女时,其母将她原来的绣被及一套太师椅陪女儿出嫁——当嫁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4 21:27:00
  解放前,特别是清代,黎汉之间的民族仇视尖锐,武力冲突是常有之事。黎民为生存常结伴掠夺汉民村落,好多汉族村庄为了团结力量,抵御黎民抢劫,纷纷搬迁,因此一些小的汉村消失,大的村庄迅速形成。乐东汉区那些巨大村庄的形成,无不与此有关。看看《崖州志》,就会发现有好多村名,而现在却找不到村落。时至今日,在乐东汉区,“黎”、“黎人”,不单是对黎族的称呼,还是一种辱骂他人,或是带有歧视性的语言。如果以这种字言辱骂对方,可以说是最为严重的语言打击,好多街邻冲突,都是由此口角发生的。对黎族服饰一律称为“筒”,不论是上衣,还是下裙,匀以此统称,当然称下裙较多。如果对某人的穿戴无法接受,也会辱称他人穿的象“黎筒”。黎汉互不通婚,也不杂居,全县按地埋、民族分为外区、内区,也就是汉区、黎区。在乐东中学上过学的人都知道,学校内上至校长、老师,下至普通学生,都避讳“黎”字,以免招“口祸”。对黎族的称呼只能称“少数民族”、“民族人”,对黎族学生也只能称“少数民族学生”“民族学生”,整个县城都是这样。黎族人也不喜欢此字言,入乡随俗嘛 。说这些是想还原历史,尊重现实。也就是说,如此仇视恶劣的民族关系,黎汉之间能否有大量的“龙被”交易?在自给自足的小家经济年代,如果有也不至于形成民俗用品,只能是殷实人家的饰物。
  在汉族家庭中,神主牌位、公龛神龛,是绝对神圣的地方,除了家人族老,外人一律止步,可望不可及。对有辱于先祖神灵的东西,是不可能让其靠近的。而乐东人,不论是红事白事,总是让绣被与祖宗牌位相联相随,高挂于中堂神龛。在封建社会,汉人高高在上,黎族人民处于被欺压、被凌辱状态,“黎锦”、“黎被”能享有如此敬若神灵的地位吗?有哪一个家庭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供“黎”于堂庙?一种民俗民风的形成,必定经过多代人的沉积。绣被在民俗中广泛运用,且为大众所认识,这也说明此类物品深入民间,绝非有钱人的玩物。这是否说明绣被出自汉民之手,为汉族织品?产于古崖州,产于乐东?
  有些人认为黎话对“龙被”的叫法就有龙被之意,殊不知黎族没有本民族文字,对外来词绝大多数都是音译直接引用。如果以“龙被”问怎么叫,对方一定会以汉语直接说“龙被”,同样以“绣被”问,也会直呼“绣被”。黎族对新生事物的名称大多是以汉语相称,即使是本民族人名,除非在同一区域且有俗名,称呼对方也只能是以汉语相称。如果这一地区的黎族是与说海南话的汉民交往较密,那对外来词就以海南话音释。而常与农垦职工交往的,一般是以普通话音释。
  我们看看现代黎族妇女纺织的“黎锦”,与“龙被”工艺相比,不可同日而语,其工艺之别,非一言半语能说的清。黎族织品的花纹图案是通过纹理来表现的,也就是说织布的过程也是编织图案花纹的过程,布织好了,图案也就编织完了。图案都是对称成排成列的,主要为抽象的人型、青蛙纹,写生形的龙凤图案没有发现过。黎族没有织机,织布用最简单的工具,即几条木条或竹条就可。从现有的绣被看,大多由三条幅拼构而成,且图案超大,得跨条跨幅对接成型成图。以黎族的纺织工具,想完成这样拼接图案的织品,是不可能的。黎族织品边沿一般不会留有空白,绝大多数织有蛙纹、斜纹,而绣被适好相反,两边头留有大片空白,没有花纹图形。黎族先民从未普遍掌握刺绣工艺,也许是这一工艺织绣的衣裳,不适合黎族人的个性,不适合日常爬山越岭、伐木耕作,就是经不起深山密林灌木草丛的劫难吧。日常不用的工艺,其艺不精。其艺不精,其品不湛。没有精湛的工艺,绝不会有世人称绝的“龙被”之作。黎绵与绣被最大的区别在于:绣被图案是写生型,是通过花针一针一线绣上去的。而黎绵图案是抽象的,是以纹理来表现,即使是今人仿织也没有针绣之作。黎族封闭式的自给自足经济,工艺技术易以传承,四千年前的“树皮衣”工艺不也是后继有人吗?!因此本人认为“龙被”工艺在黎族地区难觅,其实“龙被”绝非黎族织品,是汉族妇女的杰作。
  上世纪破“四旧”,遗存的绣被已不多,特别是八十年代及九十年代初,大量绣被以二三百元的价格被收购,现存已廖廖无几,显得弥足珍贵。我因对绣被有所了解,一直不为持续上升的被价所动,多次强调家人,绣被出卖得经我同意,要不,家母早已卖的无踪无影。听家人说,家里的绣被是现九所地区价位较高的,年代也较早,文贩子称是道光年间的呢。因此常有不速之客光顾本家,想看看其图案。因时代变迁,现在有红事、过年也不再挂绣被。最近一次外借给族人办丧事,是十年前的一九九七年,最近一次看到乡里挂绣被办丧事,那是二00 四年。八十年代搬新居,家里原有的被架改作他用。村里还有好些家庭,被没了,架还在。
  绣被,崖州绣被,这是家乡人民祖祖辈辈传承的民俗用品,是汉族妇女精湛技艺的织绣之作,是民族艺术的瑰宝。
  
  下面放图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4 21:29:00
  绣被外观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4 21:31:00
  核心图案——童子登科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4 21:32:00
  童子登科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4 21:33:00
  鲤跳龙门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4 21:35:00
  麒麟送宝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4 21:36:00
  金色绣狮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4 21:37:00
  金色绣狮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4 21:40:00
  绣龙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4 21:44:00
  绣龙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4 21:46:00
  团龙团凤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4 21:49:00
  先发这几张,欢迎大家提出个人观点。
作者:海南幽谷 时间:2007-12-25 01:04:00
  又来了,一副对黎族历史无知且又傲慢的态度。黎族的纺织工艺在汉代、唐朝、宋朝就非常有名了。整个崖州地区曾经是黎族的主要居住区。只是后来,汉族的不断迁琼,以及经历无数次的剿黎、征黎、抚黎,黎族才逐步退居山区。又由于受到征剿,黎民居无定所,一些精湛的纺织工艺也不断失传。到了明代后期,崖州地区(包括乐东一带),出现了黎汉杂居区,黎汉的交往也较为和睦,很多绣被品都是出自黎族妇女之手。不是说崖州地区的妇女不会织绣,他们也会织,但就象黄道婆一样,他们的织绣工艺多是从黎族妇女那学的。从这些纺织品的风格和布料上看,不可否认,“龙被”是黎族的纺织艺术。
作者:海南幽谷 时间:2007-12-25 01:09:00
  看看《崖州志》,就会发现有好多村名,而现在却找不到村落。
  ————————————————
  其实很多的村都是生黎村寨,知道后来为什么找不到了,知道什么叫“三光”式的驱逐吗?
作者:mumu6791 时间:2007-12-25 03:48:00
  为何如此相似?
  

作者:mumu6791 时间:2007-12-25 04:36:00
  个人认为“龙被”和“绣被”之间是一种传承关系,是汉族与黎族文化交融的产物。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5 09:07:00
  
   作者:海南幽谷 回复日期:2007-12-25 01:09:00
  
    看看《崖州志》,就会发现有好多村名,而现在却找不到村落。
    ————————————————
    其实很多的村都是生黎村寨,知道后来为什么找不到了,知道什么叫“三光”式的驱逐吗? 
  
  ==============================================
  海南幽谷,得先谢谢你看了这帖子。你总是以黎史专家出现,不知是你还是我无知, 我说的“看看《崖州志》,就会发现有好多村名,而现在却找不到村落”,是指汉族村落。其实黎族村落的居地是不稳定的,只要是发生火灭,烧毁房屋,或是村里出现多名妇女难产,按风俗得整村搬迁。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5 10:00:00
  看图说话,比较再辩是非。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5 10:01:00
  黎锦——看图说话,比较再辩是非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5 10:02:00
  黎锦——看图说话,比较再辩是非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5 10:03:00
  黎锦——看图说话,比较再辩是非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7-12-25 10:13:00
  黎锦——看图说话,比较再辩是非
  

作者:猛龙将 时间:2007-12-25 11:01:00
  作者:海南幽谷 回复日期:2007-12-25 01:04:00
  
    又来了,一副对黎族历史无知且又傲慢的态度。黎族的纺织工艺在汉代、唐朝、宋朝就非常有名了。整个崖州地区曾经是黎族的主要居住区。只是后来,汉族的不断迁琼,以及经历无数次的剿黎、征黎、抚黎,黎族才逐步退居山区。又由于受到征剿,黎民居无定所,一些精湛的纺织工艺也不断失传。到了明代后期,崖州地区(包括乐东一带),出现了黎汉杂居区,黎汉的交往也较为和睦,很多绣被品都是出自黎族妇女之手。不是说崖州地区的妇女不会织绣,他们也会织,但就象黄道婆一样,他们的织绣工艺多是从黎族妇女那学的。从这些纺织品的风格和布料上看,不可否认,“龙被”是黎族的纺织艺术。
  
  =======
  
  
  黎族的纺织技术是否有人们所宣称的那么先进 值得探讨
  
  下面引用 侗台语学者 梁敏在 《临高语 》一书中的章节
  
  ----
  西汉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汉武帝攻占海南岛设立儋
    耳、珠崖郡的时候,“临高人”的先民早就定居在海南北部一带,而
    且农业、手工业的生产已达到相当水平了。故《汉书·地理志下》记载
    当地居民的情况时说:“民皆服布如单被,穿中央为贯头。男子耕农,
    种禾稻、麻,女子桑蚕织绩。亡马与虎,民有五畜,山多废凛,兵则
    矛、盾、刀,木弓管,竹矢,或骨为骸。自初为郡县,吏卒中国人多侵凌
    之,故率数岁一反,元帝时遂罢弃之。”有人说这段话描述的可能是黎
    族先民,而不是“临高人”先民当时生产和生活的情况。非也,因为根
    据史志的记载,珠崖郡治原设今琼山县遵潭镇东潭乡,儋耳郡治原设
    今儋县三都镇南滩乡:理谭一带向为“临高人”的住地,三都也离临
    高县不远,南滩的“南”字,史书上都写作三点水旁,这分明是“临高
    人”和壮傣诺族的地名冠首字,是“水、河”的意思。所以南滩
    一带过去一定是“临高人”先民的住地。此外,“桑蚕织绩”是临高人
    的传统副业。而直到本世纪五十年代我们进行黎语调查时,黎族
    人民还没有人从事种桑养蚕的。《桂海虞衡志·志器》一节就说:“黎
    幕出海南黎峒,黎人得中国锦彩,拆取色丝,间木棉挑织而成,每以四
    幅联成—幕”。《峒溪纤志“黎锦》也说:“黎人取中国滦帛,拆取色丝,
    和吉贝(作者按——即棉花)织之,服锦”。直到1957年我们到通什、
    保城等地调查时,看见织锦的妇女还像她们的老祖宗那样买各种颜
    色的绸布来拆取丝线。如果黎族人民擅长蚕桑,干吗要买锦彩而拆
    取色丝呢?“临高人”的先民从大陆迁来时就带来了壮侗诸族比较先
    进的织染技术,临高话的织布机叫d9k‘,卷纱筒叫iut?、线叫mo入蓝
    靛草叫t朋m!,跟壮语都是同源词。当时“临高人”先民的织造技术
    已相当高明.织出的广幅布很受汉王朝的赏识⑦。黎族人民虽然能
    够织出很精美的简裙、头帕等织品,但他们用的织机却非常简陋,五
    十年代我们在黎族地区调查时,在琼中、保亭一带看见的织机只有一
    些涤带、木片、竹棍之类的东西,织布的妇女把这些涤带的——端系在
     —株树的根部,另一端栓在自己的腰上.人离树三四尺左右,伸直双腿席地而坐,利用身躯俯仰的活动使涤带和经线一弛一张,同时
    熟练地用竹棍挑起部分经线,然后把卷有纬线的“梭子”穿过去,再用
    木片把纬线压紧。周而复始,随着布幅的加长,一串美丽的花纹便织
    出来了。我们真为他们高超的技艺所倾倒,但也为这种过分简陋的
    机具而叹息。当时还以为歧黎地区的少产比较落后所以没有像样的
    织机,后来看到德国民族学家H史图博的(海南岛民族志》,才知道
    各地黎族的纺织机具都是那么原始的。H史图博在书中是这样描述
    的:“白沙坝黎……织机是极其简单的,……织布的妇女是伸直脚,坐
    在铺在地上的棕搁叶或席子上织的”。……黎族妇女是极其擅长于
    纺织和刺绣的,但织机却是令人惊奇的那么原始”。在1982年广东
    民族研究所编写的《广东少数民族》第11页也说:“黎族妇女用简单
    的工具.纺织出日常穿用的头巾、简裙、被单、花带等织品”。书中并
    没有使用“纺纱机”、“织布矾”的名称,而只是说“简单的工具”,大概也
    认为它们还够不上“机”的标准吧g用这样简单的机具只能织出 一 尺
    来宽的织物,而不可能织出“广幅布”来的。这也充分证明《后汉书‘
    西南夷传》记载的是“临高人”先民,顺水是黎族允民的情况①。
  
作者:CCTV1套 时间:2007-12-25 13:03:00
  
  
   作者:海南幽谷 回复日期:2007-12-25 01:04:00
  
    又来了,一副对黎族历史无知且又傲慢的态度。黎族的纺织工艺在汉代、唐朝、宋朝就非常有名了。整个崖州地区曾经是黎族的主要居住区。只是后来,汉族的不断迁琼,以及经历无数次的剿黎、征黎、抚黎,黎族才逐步退居山区。又由于受到征剿,黎民居无定所,一些精湛的纺织工艺也不断失传。到了明代后期,崖州地区(包括乐东一带),出现了黎汉杂居区,黎汉的交往也较为和睦,很多绣被品都是出自黎族妇女之手。不是说崖州地区的妇女不会织绣,他们也会织,但就象黄道婆一样,他们的织绣工艺多是从黎族妇女那学的。从这些纺织品的风格和布料上看,不可否认,“龙被”是黎族的纺织艺术。
  
  ----------------
  你比楼主更无知且傲慢。“又来了”,这可不是你家的自留地,发表不同见解的学术研究,别想一棍子将对方打死,做人要厚道。
  
  
作者:海头歌 时间:2008-01-02 11:42:00
  
  我也许不同意你说的每一句话,但是我认为你有说每一句话的权利!这是前贤之言。
  
  我感谢上面提供的图片和资料,也同时希望能够平心静气的讨论,我们要君子之争,而不是意气之争!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8-01-06 13:29:00
  又来了,以一种另类的心态及异端的见解,继续发完后面的图片。
  花篮花瓶图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8-01-06 13:30:00
  花篮花瓶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8-01-06 13:32:00
  喜雀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8-01-06 13:34:00
  喜鹊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8-01-06 13:39:00
  后面还有“桌裙”图片。
作者:士之口 时间:2008-08-31 11:54:00
  都8个月了,"桌裙"还没上,楼主哪去了????
作者:xingfumumian 时间:2008-09-05 16:31:00
  给我20W黎民子弟我首洗乐东。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09-09-10 14:35:00
  《揭秘龙被》,有兴趣的网看看:
  http://video.sina.com.cn/tv/tvprogram/20081105/2712.html
作者:厚顶天立地 时间:2010-02-12 00:23:00
  又是一个想篡改历史的家伙。
作者:山海孤旅 时间:2011-02-09 21:16:00
  没有必要争论龙被是黎族还是汉族,海南人本来都是百越民族的后裔。上海、浙江是越国,湖南、湖北是楚国,福建、台湾、海南是闽越,广东、广西是南越,因为我们汉化了,准确地说是我们接纳了中原文化,我们变成了汉族,而没有接纳中原文化的人他们便成为了少数民族。海南人,我们不能因成了汉族就沾沾自喜、高人一等,我们也不能因为成了黎族人便愁眉苦脸、低人一等。龙被就是中原文化和海南少数民族文化结合的产物,就是汉族文化和黎族文化结合的产物。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11-02-24 07:36:00
  关于龙被的名称及用途,目前在“天涯社区”网上有三种针锋相对的观点:
  
  其一,以收藏龙被为毕生事业的收藏大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海南省美术家协会理事蔡于良先生为代表,他认为:龙被也称“大被”,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是盖棺材和道公驱鬼所用。黎族按宗教法事活动、婚礼祝寿等喜庆活动和丧葬白事活动的不同用途,分有黑、红两种底色。
  
  其二,以定安县博物馆的许荣颂先生为代表,他认为:“龙被”非被,实名为“绣幅”,也称“挂幅”;“龙被”非黎锦,根据这种绣品的形制及其所绣图案内容,在厚实布料上绣上各种书画一样的图案纹饰和书法对联,用以取代纸质的书画,这种绣品乃是美化家室的装饰艺术品,是书画挂件的代用物。而绣品所绣的这种吉祥喜庆、文雅图案和书法内容,同盖棺材和道公做法驱鬼所用,也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
  
  其三,天涯社区网友“士之口”和“崖州绣被”又提出新的见解。
  网友“士之口”认为:在乐东黎族区的外围(如:九所、利国等)汉区民间统称为“绣被”,1949年以前几乎汉族大户人家都有,是封建年代女子出嫁时所配有的嫁妆,一般不会自绣自用或自买自用,由祖母或母亲把当年自己的嫁妆“绣被”给女儿当嫁妆。现在农村存有的绣被,大多经过好几代人,所以年代久远,都百年以上。“绣被”何用?红白事或过年时用,平时收藏。家有喜事或过年就会挂在厅堂神主牌位之后,一般是挂在精美的木架上的。白事时一般尸体停放在厅堂正中,那绣被就挂在尸体的前面,也就是香炉之后,没见过盖棺的。不过,汉族妇女所织的“绣被”,其图案与黎族妇女的“龙被”有很大的区别就是没有龙的图案。
  
  网友“崖州绣被”生长在乐东九所汉区,家中保存有祖传“五龙、鲤跳龙门”图案的绣被,他从祖父辈那里了解到,“桌裙绣被”是以前女子的嫁妆。“桌裙”是指系在八仙桌前的那一块织品,通常绣有花鸟图案,或是“金玉满堂”字样。不论是红事白事,总是让绣被与祖宗牌位相联相随,高挂于中堂神龛。现各家藏有的绣被大多是前辈女性先人的陪嫁品。他认为黎绵与绣被最大的区别在于:绣被图案是写生型,是通过花针一针一线绣上去的;黎绵图案是抽象的,是以纹理来表现。因此,绣被出自汉民之手,为汉族织品。
  
  我认为,首先要肯定龙被是黎锦的上品,凝结着千年来黎族的智慧与文化。另外,内行是看“门道”的,手中有块织品绣品,对于技能高超的织工绣工就可以自行设计出编制工艺来,如同现代纺织行业的工艺设计师。三方都不能全盘否定对方,各自都有正确的,也有片面的。尤其晚清以后,许多龙被图案中兴起民间喜闻乐见的福、禄、寿星和其他神仙、人物、动植物吉祥图形,“龙被”趋向平民化。我们应从学术角度去探讨,去提高,去保护。总归它是海南历史上的文化遗产,这是不容否定的。许老先生为龙被“正名”,必将引起对“龙被”的大讨论。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11-02-24 07:42:00
  由于个人原因,已申请辞去版主一职长达一年之久。。。今抽空翻出此贴学习,欣赏崖州绣被友所珍藏的綉被。。。很是受益。谢谢!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12-01-12 10:46:00
找回ID回来看看
楼主崖州绣被 时间:2013-08-24 09:30:00
  回来看看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14-01-26 00:18:00
  你好!我是青龙剑。我编著的《海南文化遗存》即将出版,需要购买你本帖中的“龙被”图片( 详情见“关于购买图片的紧急通知”)。请移步[南海网?阳光岛社区?摄影天地]:
  http://nanhai.hinews.cn/thread-6331910-1-1.html 谢谢!
作者:吉高翔 时间:2016-09-06 17:40:00
  读
作者:甘工 时间:2020-01-03 15:29:12
  这是原始苯教的符号,清官服就有这样的图案。它的源头在青藏。鲁为祖。龙鲁音似。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