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族头人王昭夷传奇

楼主:海青 时间:2008-01-24 22:08:43 点击:3022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黎族头人王昭夷传奇
  2006年,本人在海南省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参与创办《黎母山》杂志时,开始搜集整理一位曾在海南近现代历史上产生过重要影响力的黎族头人的逸闻趣事。
  他是特殊年代造就的一位传奇人物,他跌宕起伏的人生充满悲剧色彩。作为黎族唯一的黄埔军校毕业生,他凭借当时无人能比的实力与威望支持中共在陵水县创建了海南历史上第一个人民政府,但是后来,他又亲手摧毁了这个红色政权;和共产党翻脸后,他投靠了国民党,为国民党当局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手上沾满了红军的鲜血;他在黎族地区带头种植橡胶,开展木材贸易,让黎族孩子免费入学读书,为发展地区经济,推动文化教育以及慈善事业做出了显著的贡献;他降日附敌,充当黎奸,企图苟活于世,然而在共产党的感召下,又幡然悔悟,谋划改过抗日,终为日军残忍杀害。
  他是善人,还是恶魔?
  他是民族英雄,还是反动头人?
  对于这个经历复杂的人物,后人至今评说不一。有人说,他在政治上朝秦暮楚、不讲信誉;有人说,他的性情复杂多变,残忍暴虐;有人说,他歧视苗族,利用威权打压苗族,限制苗族生存空间,激化了民族矛盾;还有人说,他本是一个重视情感、极有爱心、一诺千金的好人,只是由于时局多变、环境险恶,为求自保,才身不由己、择木而栖的。
  这个人,名叫王昭夷。
  他如果还活着,今年(2008年)应该104岁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海青 时间:2008-01-24 23:09:00
  清朝光绪二十年(1904),海南岛东南部山区陵水县七弓峒什聘村(此地现属保亭县管辖)黎族大头人、保亭营抚黎局黎团总管王维昌(又名王义)喜得一子。
  王维昌是历史上仅有的两名黎族秀才之一,他是在儒家思想教育下成长起来开明绅士,又曾前往广州,在基督教会办的学校里接受过西方思想的熏陶。
  儿时的王维昌家境贫寒,要是没有族人资助,他是不可能接受中西文化启蒙教育的。为此,王维昌对自己的家乡、对周围的乡亲有着相当深厚的感情。当他有能力为家乡做事情的时候,先是在陵水县城创办了一所“同仁学堂”,后来又在志玛墟开办了一间私塾,免费收录八岁至十多岁的黎族男孩子学习《三字经》、《弟子规》、《千字文》。教师除了教儿童识字明礼外,还帮学生理发、洗头、洗澡、洗衣服。
  王维昌为儿子取名字时颇费了一番思量。我国古代称东方的少数民族为“夷”,王维昌为儿子取名昭夷,取字舜东,显然是希望儿子像尧舜一样,为东方民族的振兴光大多做有益的事情。
  身教重于言传。实际上,为了民族的振兴,当父亲的早就给儿子作出了榜样。
  王维昌不仅自掏腰包请保城区什丙村的张明德和外地来的吴培德当教师,免费招收黎族少年儿童入学,还在一些儿童入学没几天便逃学的时候,亲自和教师一起走门串户家访,去做规劝儿童上学的工作。清光绪二十四年出生、小王昭夷四岁的牙南村黎胞黄大龙说,当时他也入了那间私塾读书,经常看到王维昌骑着高头大马来私塾与教师商谈事情,谈完事情,就走进私塾摸着孩子们的头顶嘱咐说:“要用功学习。”
  私塾起初有三、四十名学童,1920年王维昌被仇人杀死后,16岁的王昭夷遵照其父遗训,继续出资办该私塾。1927年,中国兴起私塾改小学风潮,该私塾遂改为小学,并开始收学费,每名学生一学期收光洋1元、稻谷一秤(约40市斤)。后来扩展到100多人,分设3个班。为提高教学质量,王昭夷在报纸上刊登广告,从各地前来应聘的30多名教师中选聘用了4名优秀人才充实教师队伍。抗日战争爆发,天灾人祸,民不聊生,学校这才停办。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08-01-25 09:08:00
  王昭夷?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有关他的故事。。。很想听,继续。
作者:老菜之一 时间:2008-02-16 18:52:00
  请楼主接着讲故事。顶个先。
楼主海青 时间:2008-02-17 11:38:00
  黎族头人王昭夷传奇
  他是特殊年代造就的一位传奇人物,他跌宕起伏的人生充满悲剧色彩。作为黎族唯一的黄埔军校毕业生,他凭借当时无人能比的实力与威望支持中共在陵水县创建了海南历史上第一个人民政府,但是后来,他又亲手摧毁了这个红色政权;和共产党翻脸后,他投靠了国民党,为国民党当局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手上沾满了红军的鲜血;他在黎族地区带头种植橡胶,开展木材贸易,让黎族孩子免费入学读书,为发展地区经济,推动文化教育以及慈善事业做出了显著的贡献;他降日附敌,充当黎奸,企图苟活于世,然而,当共产党人以统战的名义希望他揭竿而起时,他又怦然心动,密谋举旗抗日,却终为日军残忍杀害。
  他是善人,还是恶魔?
  他是民族英雄,还是反动头人?
  对于这个经历复杂的人物,后人至今评说不一。有人说,他在政治上朝秦暮楚、不讲信誉;有人说,他的性情复杂多变,残忍暴虐;有人说,他歧视苗族,利用威权打压苗族,限制苗族生存空间,激化了民族矛盾;还有人说,他本是一个重视情感、极有爱心、一诺千金的好人,只是由于时局多变、环境险恶,为求自保,才身不由己、择木而栖的。
  “遗臭流芳非两人,功首罪魁本一身。”——这个曾在海南近现代历史上产生过重要影响力的黎族头人,名叫王昭夷。
  他如果还活着,今年(2008年)应该104岁了。
  2006年,本人在海南省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参与创办《黎母山》杂志时,开始搜集整理王昭夷的逸闻趣事,计划分期刊登于《黎母山》杂志。
  一、为父报仇
  1917年11月,什聘黎族大头人王维昌被什那黎族酋长黄那获打死,黄那获按照古老的猎头习俗,残忍地将王维昌首级砍下,送到用重金收买他的陵城商人那里领赏。
  当时交通不便,通信不畅,正在嘉积觉民学校读书的王维昌13岁的儿子王昭夷第二年才得知父亲被杀。惊闻噩耗,王昭夷悲痛万分。他返家祭父后,刻骨铭记,立誓报仇。
  王维昌被害之时,王昭夷年龄尚小,难以杀敌复仇,况且仇家又有防备,王昭夷只能饮恨忍仇,暂时压下复仇怒火,刻骨铭记,然后返回嘉积,埋头读书。
  王昭夷自幼聪颖机敏,好学不倦。他最早入读陵水县同仁学堂接受汉文化启蒙教育。1916年,他被父亲送到乐会县嘉积市(今琼海市嘉积镇)基督教会创办的觉民学校学习,跟随美国传教士学习英语和科学知识。随后,他辗转府城,在基督教会创办的华美中学继续读书。
  1922年,18岁的王昭夷完成学业,回归故里,承袭了其父七弓峒黎团总管之职,统领父亲遗下的黎族武装,成为琼东南黎峒一方之酋。
  关于黎峒首领和黎区社会组织,清代张庆长《黎岐纪闻》有如此记载:“辖一峒者为总管,辖一村者为哨官,大抵是父死子代。世代相传,或间有无子而妻代之及弟代之者”。
  民国初年,总管改为正、副团董,但人们仍习惯称呼总管。进入黎峒要先预商总管或哨官,否则不予通过。如有官员来,按例由总管转饬哨官,按户派夫派米。遇有紧急事务时,由总管或哨官击鼓传信,号召群黎,聚集峒人,应征者不得有误。
  王昭夷所担任的,就是这样一个有权有势的世袭职务。
  对于王昭夷而言,回到家乡的第一件事情,是为父亲报仇雪恨。
  经过精密筹划,一个天气晴朗的上午,年轻力壮的他率领50多名手持刀箭的勇士,冲入什那村,一番搏斗,将两名黎族凶手当众斩首,祭于王维昌坟前,随后将头颅高悬树上,以此发泄埋藏心头5年的仇恨。
  一种说法是,1917年,王昭夷得知父亲遇害的消息后,立即赶回老家,和他那位会使双枪善骑马的母亲黄氏(七弓峒什榕村人)一起赶到番阳,请来一支黎族援兵,以疾风暴雨的攻势冲进什那村,捕杀了黄那获。接着携带其父生前监造的三门用挖空的荔枝木制造的土炮轰击陵水县城南门城墙,又用毒箭向城内乱射,陵城商人十分害怕,只好在城墙插上白旗,打开城门,把王维昌的首级交还给王昭夷母子,同时赔款求和。
  二、刻骨铭记
  黎族人恩怨分明,善射好斗,积世之仇,也要记报,古代文献多有记载。如:
  《海槎余录》:“黎人善射好斗,积世之仇必报,每会聚亲友,各席地而坐,饮酗顾梁上弓矢,逐旨报仇之志,而众论称焉。其弓矢,盖其祖先有几次失败之耻,射之于梁上以记之”。
  《琼州海黎图·械斗图》:“黎性重仇杀.轻生死.与滇黔苗倮同,挟器惟标枪弓矢,健者则衣著吉贝,头缠红布,乘牛驰骋,以示夸耀云。”
  《黎歧纪闻》:“一语不合,辄持弓矢标枪相向,势不可挡,有妇人从中间之,即立”。
  保亭县政协办公室办公室副主任张应勇在《奇特的骨片——黎族氏族恩仇报答标志实录》一文中也记录了保亭地区一个黎族村庄恩仇必报的故事,展示了黎族的民族性格特点。他认为,这件事情很有民俗价值和历史意义。
  他说的故事,正是发生在什聘村——什聘人对于家族的恩仇信息采取刻骨铭记的方式世世代代进行传递:记仇是在动物骨片上刻一只箭头,记恩是在动物骨片上刻一片榕树的叶子。
  发现什聘人记仇的情形是这样的:文革初期,红小兵在“破四旧” 时,在七指山(现模仿汉族七仙女的传说改为七仙岭)下的什聘村黎族老人王那黑家里抄出一截装在竹筒里、挂在灶台上方的大约中指长的白色动物骨片,上面刻着一只箭头。王那黑老人解释说,清朝光绪年间,冯宫宝(作者按:即冯子材)带兵到七指山剿匪平乱,土人不服,大开杀戒。为炫耀武力,还特意在什聘村附近的一块大石上刻下“除苗化黎”四个大字。王氏头人因反抗官兵征剿而被杀害。王氏一族便与官军结下了血海深仇。由于当时没有力量与官府抗衡,只好忍气吞声,把仇恨埋在心底。为了不使族人与后代忘记这段杀亲之仇,王氏族人便以箭头为记仇标志,刻在骨片上,由氏族中有威望的人保管,寻机找官兵报仇。他们约定,凡是官兵都是仇人,不论时间过了多久,也不管人事如何变动,只要机会到来,如果条件允许,逢官兵必杀之。
  文革期间被抄家的王那黑当时已经78岁高龄,作为第四代保管刻骨记仇标志的王氏后裔,他心灵的天空里究竟激荡着多少什聘恩仇、历史风云?
  什聘王氏一族果真与官府不共戴天?在清末民初血雨腥风、变化莫测的岁月中,王维昌与王昭夷父子两代黎族头人的传奇经历,或许就是苦大仇深的什聘黎人演绎的一场与官府纠缠不清的悲烈的复仇故事?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08-02-17 21:32:00
  他是民族英雄,还是反动头人?
  ============================================================
  还是应该历史地评价他
  
楼主海青 时间:2008-02-17 22:49:00
  三、一方水土
  清朝光绪二十年(1904),海南岛陵水县七弓峒什聘村(此地现属保亭县管辖)黎族大头人、宝停营黎团总管王维昌(又名王义)喜得一子。
  陈献荣在《琼崖》中记载,黎族历史上曾出现过两名秀才,一为王维昌,一为黄云珍。王维昌是在儒家思想教育下成长起来开明绅士,又曾前往广州,在基督教会办的学校里接受过西方思想的熏陶。
  儿时的王维昌家境贫寒,要是没有族人资助,他是不可能接受中西文化启蒙教育的。为此,王维昌对自己的家乡、对周围的乡亲有着相当深厚的感情。当他有能力为家乡做事情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教育。他先后在什聘、志玛开办私塾,免费收录八岁至十多岁的黎族男孩子学习《三字经》、《弟子规》、《千字文》。教师除了教儿童识字明礼外,还帮学生理发、洗头、洗澡、洗衣服。他还发动、保送大批黎族青少年前往陵水县城同仁学堂读书,在当地兴起了一股读书求学的风气。
  王维昌为儿子取名字时颇费了一番思量。我国古代称东方的少数民族为“夷”,王维昌为儿子取名昭夷,取字舜东,显然是希望儿子像尧舜一样,为东方民族的振兴光大多做有益的事情。
  身教重于言传。实际上,为了民族的振兴,当父亲的早就给儿子作出了榜样。
  王维昌不仅自掏腰包请保城区什丙村的汉人张明德和外地汉人吴培德当教师,免费招收黎族少年儿童入学,还在一些儿童入学没几天便逃学的时候,亲自和教师一起走门串户家访,去做规劝儿童上学的工作。王维昌创办的私塾有三、四十名学童。清光绪二十四年出生、小王昭夷4岁的牙南村黎胞黄大龙说,小时候他也入了那间私塾读书,经常看到王维昌骑着高头大马来私塾与教师商谈事情,谈完事情,就走进私塾摸着孩子们的头顶嘱咐说:“要用功学习,不要逃课,不要打架,将来长大成人,做一个社会的栋梁之才!”
  王维昌之所以能考中秀才,完全是张之洞和冯子材重视在黎区兴学办教育的结果。1884年到1889年间,张之洞任两广总督。他命冯子材分别在五指山腹地的太平峒、水满峒等地设义学馆(俗称冯公学馆),招收黎族子弟学习汉语、礼法和朝廷圣谕,使黎族儿童得到了免费读书的机会。虽然120多年过去了,在海南黎族民间仍流传着一首怀念冯子材的民谣。民谣唱道,“冯公抚黎好主张,开十字路通城乡。设义学馆咱读书,垦荒造田免税粮”。王维昌受惠于此,一直努力在家乡推动教育事业的发展。
  1917年,王维昌被仇人杀死后,13岁的王昭夷遵照其父遗训,在母亲支持下继续出资办学。
  1927年,中国兴起私塾改小学风潮,该私塾改为小学,人数增加到100多人,分设3个班,开始收取学费,每名学生一学期收光洋1元、稻谷一秤(约40市斤)。为提高教学质量,王昭夷在报纸上刊登广告招聘教师,从各地前来应聘的30多名教师中选聘用了4名优秀人才充实教师队伍。抗日战争爆发,天灾人祸,民不聊生,学校这才无奈停办。
  王昭夷还积极扩建其父在全家迁往南圣后创办的黎族学校,使之发展到拥有学生300多人的规模,在他的辖地内,黎族儿童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他每次从广州归来,都像父亲当年那样亲临学校,给学生训话,嘉勉教师,积极介绍外地汉区的进步情况,鼓励黎族学生勤奋学习,增长知识,还要求学生在学文化、学科学的同时守纪律、讲卫生,改变落后习俗。
  王昭夷的所作所为深得民心,受到黎胞广泛赞扬。
  四、潜龙在渊
  王昭夷自幼聪颖机敏,勤于思考,喜爱读书,求学不倦。他最早入读陵水县同仁学堂接受汉文化启蒙教育。1916年,他被父亲送到乐会县嘉积市(今琼海市嘉积镇)基督教会创办的觉民学校学习,跟随美国传教士学习英语和科学知识。随后,他辗转府城,在基督教会创办的华美中学继续读书。
  基督教传入中国后,办学校、办医院,启蒙化育,获得成功。20世纪初,中国社会上层及受过中高等教育的人士,有相当多的人信仰基督教。什聘王氏父子两代人在基督教会学校学习,深受基督教慈善、平等、自由、博爱思想的影响。而基督教借助王氏父子的威望,在黎族地区得到了普及。时至今日,仍有很多贫苦的黎族同胞真诚地信仰基督教,信众当中,有农民,也有下岗职工。有些学者和领导干部认为,黎族同胞没有宗教信仰,他们只信仰原始宗教,很多介绍黎族苗族风土人情的旅游类图书也持这种说法,是不对的。
  现在看来,志向远大的王昭夷并不想在深山老林中做一个封闭自守的世袭峒主,1923年,王昭夷跨过琼州海峡,进入广东高等师范学校深造。那位与他命运攸关的同乡、曾和他并肩作战又反目成仇的黄振士是4年前考进这所学校的。
  1925年,王昭夷返琼做了一件特别有意义的事情,就是深入黎区进行社会调查。调查的成果形成《琼崖各属黎区调查》一书,于1926年初出版。该书的出版反映了王昭夷在接受了高等教育之后,有意识地对本民族社会发展问题开始进行系统深入地观察与研究。海南大学目前正在整理黎族典籍,在该校老师看来,近代有关黎族研究的专著,首推《琼崖各属黎区调查》,该书至今仍不失为研究民国初期黎族社会的第一手珍贵史料。能够与该书相媲美的,只有1928年12月在香港出版的广东南区善后委员会公署参谋长、抗日名将黄强写的《五指山问黎记》。
楼主海青 时间:2008-02-18 20:34:00
  五、投笔从戎
  完成《琼崖各属黎区调查》一书后,王昭夷投笔从戎,进入赫赫有名的广州黄埔军校受训,成为第四期两千多名学员中的一员。
  黄埔四期的新生就可以说是精英荟萃。林彪、刘志丹、胡琏、张灵甫、李弥、文强、刘玉章、唐生明、潘裕昆、高吉人、邱维达、谢晋元、刘志丹等这些在中国现代史,尤其是中国现代军史上名声显赫的国共两方将领,都是在这1925年的秋冬之季,踏进黄埔校园,加入黄埔军校第四期的行列。
  军校的生活紧张而有序。学生们通常二三十个人住一个寝室,睡的是竹搭的床铺。每天天未大亮,晨雾缭绕的校园里就响起了嘹亮的起床号声。按规定,学生们从起床到集合只有三分钟,吃饭十分钟。起床后,集体环岛跑步外加早操,上午下午出操两小时,学科各一个小时,即所谓的“三操两讲”,晚上八点半晚点名,九点熄灯,一切作息按部就班。
  在半年入伍生教育的严酷训练中,王昭夷与同学们一起一边参加对广东军事重地繁重的卫戍警戒任务,一边学习军事基础知识。典、范、令与工兵、军中卫生、劈刺、体操、夜间教育等,是入伍生的必学教范,同时还得摸爬滚打,实习射击、行军、各种兵器操作和营级战斗教练,为成为一名合格军官打好基础。
  1926年2月,入伍生进行升学甄别考试。按照考试成绩,合格升学的学生被分入不同的科系,步科编成了步兵军官生团和预备军官生团两个团,后来也称为一团和二团。顾名思义,这两个团有点提高班和普通班的意思,也就是说,一团的考试成绩好点,二团的成绩差点。王昭夷被编入成绩差点的步兵科第二团第三连,与黄埔四期日后最出名的一名学生林彪同在一个连队。
  1926年3月8日,黄埔军校举行第四期开学典礼。校长蒋介石照例要对新生发表训话,他首先勉励学生们要时刻准备为革命而牺牲,接着讲了半个小时的“革命的基础”问题,谆谆教导这些新学员,革命党的主义是三民主义,三民主义的立足点是民生主义,而民生主义的最后一步是共产主义,他教导新生们说,不要因三民主而排斥共产主义,也不要相信共产主义而排斥三民主义,更不要像前三期某些同学,弄到自家反对自家主义,自家拆自家的战线的地步。
  编入预备军官生团之后,王昭夷与同学们开始学习战术学、兵器学、筑城学、地形学等军官生专业课程。正规军校生至少需要用两年才能学完,黄埔四期的学生要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速成。因为,北伐马上就要开始了。
  1926年7月9日,国民政府在广州东校场举行北伐誓师兼蒋介石就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的典礼。在誓师典礼上,蒋介石又发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训词:“在北方军阀与帝国主义者已重重包围我们,压迫我们,如果国民革命的势力不集中统一起来,我们再没有同生死共甘苦的决心,一定不能冲破此种包围,解除此种压迫,所以本总司令不敢推辞重大的责任,只有竭尽个人的力量,担负起来,以生命交给党,交给国民政府,交给国民革命军各位将士,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才对得住国家,对得住人民……我们每个革命军人,每个总理信徒,应当深念自己对人民对国家的职责,必须将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的责任,担在自己的肩上;要想如此,只有大家精神团结起来,才能集中我们的势力……所以大家必要牺牲个人意见,坚固团结,为中国争独立自由,非达到此种目的不止,只有如此,才无愧为总理的信徒,革命的军人。我们要完成总理的遗志,必须要求大家谨记这几句话;我们的总理,还照临在我们的头上,虽然我们已看不见总理,然而总理的精神是不死的;我们必须协同一致,必须为完成总理之志愿而奋斗!”
  北伐开始之后,随着前方不断传来的战况,军校生们人心思动。在这瞬息万变的政治和军事形势下,四期的黄埔生们紧张地进行着军官生最后课程的学习。由于革命军纷纷抽调北上,以黄埔师生为骨干的第1军在军长何应钦的率领下,也离开广州,先开往武汉后又转战江西。四期生们一边在军校学习训练,一边还要参加惠州、虎门、黄埔等地的警卫任务。
  按原定学制,学生们原本应该在军校有一年半的训练和学习时间,但是,北伐急需大批新生力量,学生们纷纷传言,四期生要提前毕业了。果然,黄埔四期学生有两百人被挑选为北伐军的宣传员提早毕业投入战场。9月份,学校贴出布告,四期生到郊外进行最后的实弹演习。
  2006年10月,在北伐军攻克武昌的捷报声中,王昭夷与黄埔四期的全体同学正式毕业。
  从黄埔军校毕业后,当别的同学被分配到第一军当见习军官,随军参加北伐战争之时,王昭夷却因割舍不下故乡情怀与继承家族事业职责所系,返回家乡,从而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人生之路。同期的学友后来大都成了国共两党的高级将领,星耀神州,身为黎团团董、同样握有兵权的王昭夷却在经历了辉煌之后身败名裂,黯然告别人生舞台。
  后来,1934年6月,王昭夷还经陈汉光推荐,进入广东军事政治学校(亦称燕塘军校)第二期深造班学习。燕塘军校是陈济棠为加强自身军事政治力量,培养县、团级干部的军政学校,每期学制两年半。
  从广东高等师范学校到黄埔军校和燕塘军校,持续不断的学习,使得王昭夷不仅具备了丰富的文化知识,也学会了带兵打仗的本领。尤其是军事学校的训练与学习,把王昭夷从一个儒雅书生,训练成了一个冷峻骠悍的军人。从这里,王昭夷开始了他是非功罪的悲剧生涯。
楼主海青 时间:2008-03-13 15:59:00
  全文请看南海网http://club.hinews.cn/read-htm-tid-115017-toread-1.html和琼中文化网http://www.qzwhw.com/
  海青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