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思想在琼州的传播(转载)

楼主:奈何作贼 时间:2008-06-26 07:46:56 点击:2805 回复:1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儒家思想在琼州的传播
  杨劲生
  
  孔子创立的儒家学派,对中华民族文化科学和思想意识的发展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即使地处南越边陲———天涯海角的海南岛(又称琼州岛)也不例外,本文仅就儒学的建立和发展对儒家思想在琼州的传播所起的作用作些阐述,以资佐证。
  一 儒学的建立和发展
  儒家思想在琼州的传播,主要是通过各种文化教育机构和人员交往进行的,在各级各类教育机构中,儒学、书院和私学都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但起作用最大者应首推儒学。①海南,古称琼州,“汉元鼎六年,平南越自合浦、徐闻南入海得大州。”[1](《琼州府志》卷之一)汉元鼎六年即公元前111年,南越指广西、广东沿海一带。这一年汉军平定了南越,经由合浦、徐闻而进入海南岛。次年即汉武帝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设置珠崖、儋耳二郡。唐朝开设琼州。到北宋开宝五年(公元972年)海南岛设置琼州、儋州、崖州和万安州,到明朝时设琼州府,清沿明制。
  琼州府地处南国边陲,受海阻隔,历史上就是极其落后、闭塞之处。古书形容为“鬼门关”,“多瘴疬去者罕得生还”。历代为充军流放之所,海南史上有名的“五公”(李德裕、李纲、李光、赵鼎、胡铨)以及宋代大文人苏东坡,就是唐宋时被贬来海南的。谚语说:“鬼门关,十人去,九不还。”唐朝宰相李德裕贬崖州时曾赋诗云:“一去一万里,千之千不还,崖州在何处,生度鬼门关。”[1](《琼州府志》卷之四十四)崖州是唐代设置,在海南岛的南部。在这样一个边远、落后、闭塞的地方,中原发达的文化科学和思想意识要传播开来自然并非易事。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人物的交往,儒学及其他文教机构的兴建,中原发达的文化科学和思想意识包括儒家思想,也就逐渐在琼州传播开来,对琼州的文化教育发展起了重大作用。如果说宋以前儒家思想在琼州的传播还是零散的、无系统性的话,那么,宋以后则是有组织的、系统的了。这可从儒学在琼州的建立和发展的史实得到证明。
  儒家思想什么时候开始在琼州传播?琼州虽早于汉武帝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设置珠崖、儋耳二郡,但由于经济极其落后,所以谈不上什么文化教育。到了强盛的唐朝,虽然对琼州的统治有所加强,但也没有推行文化教育的积极措施,相反,却把琼州看成流放官吏的理想场所。正是这一点,出于统治者意外的是,这些被贬的文人官员,在琼州传播了中原文化和儒家思想。李德裕于唐大中二年(公元848年)贬崖州司户参军,留心著述,传播文化。据此可见,至少到了唐代琼州已开始了儒家思想的传播。不过,这种传播还不是系统的,到了宋代儒学在琼州的建立,这种传播才是有组织的系统的了。琼州府最早的儒学是北宋仁宗庆历四年(公元1044年) ,仁宗根据范仲淹、宋祁的建议下令各州县设立学校,规定在学校学习期满三百天的人才能参加科举考试,就在这一年建立了琼州府儒学,地址在郡城东南隅,建有殿堂御书阁和尊儒亭。绍兴末年(公元1162年)设学宫,淳熙年间重修明伦堂,“朱子书匾为记”。[2(P307- 308)与琼州府儒学同时建立的有儋州儒学。此后陆续建立的有琼山县儒学、文昌县儒学、澄迈县儒学、临高县儒学、万州儒学、崖州儒学、昌化县儒学、定安县儒学、万宁县儒学和陵水县儒学。元朝建立的有会同县儒学和乐会县儒学至此,琼州府及所属各州、县都建立了儒学,形成了三级的儒学网,学校教育走上了正规化轨道。儒家经典成为基本教育内容,儒家思想的传播就更加广泛和深入。琼州府儒学及所属各州、县儒学的建立,受到地方当局及各地绅民的重视和支持,从校舍的建筑、经费的供给、员工的饷银以及儒生的补贴等都有较为妥善的解决。例如,琼州府儒学就建有大成殿、御书阁、尊儒亭、明伦堂,还有书楼、仓库等。至明嘉靖十年(公元1531年)还建了敬一亭和启圣祠(后改为崇圣祠)。明“正德初,知府方向增学舍四十二间”。[1](《琼州府志》卷之七上)这些校舍虽非一时所建,但建筑物如此之多,足以说明问题。又如,琼山县儒学,自宋建之后,不断修葺。明“正德初增立学舍二十间”。[1](《琼州府志》卷之七上)可见,此时虽然是县级儒学,亦有颇大的规模。
  府、州、县儒学建立之后各项制度如领导、编制、校舍建设及经费等项制度和措施,逐步完善。各级儒学均有固定的编制。例如,明朝洪武初,府儒学额设教授一人,训导四人。州儒学额设学正一人,训导三人。县儒学额设教谕一人,训导二人。此外,列入编制的还有斋夫,门斗及膳夫等人员,这些人员都由政府按制发给银两。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府儒学、州儒学还是县儒学的廪生一律每名岁支“饩银”二两四钱。
  儒学的经费来源,一为当局按制拨给。二为当地官吏及各界人士的捐赠。其数额颇为可观。据《琼州府志》记载,地方官吏及各界人士“捐修”府学多次,“捐修”县学的更多。例如,琼山县儒学明万历三十三年(公元1605年)“地震飓风大作,庙堂尽圮,署知县通判吴俸捐修”,清康熙(公元1667年)“学道马逢皋捐俸重建文庙及明伦堂”。[1](《琼州府志》卷之七上)又如,澄迈县儒学,明嘉靖二十二年(公元1543年)“主簿陈昭捐俸市戟门东地”。清康熙二十二年(公元1683年)“知县吴世琨、教谕关国俊、训导湛承询捐修正殿、棂门、戟门、泮池。”乾隆三十六年(公元1771年),“教谕何植槐、训导张周壁与绅士庞禾奂、王焘等捐修明伦堂、斋舍。”[1](《琼州府志》卷之七上)三为儒学之田产收入。各儒学均置有田产或由当局拨给田产。例如,据《阮通志》记述:琼州府学“实在田连垦复共税七顷七十五亩二分三厘九毫八丝(除纳在县正赋外),每亩征银三分零七毫三丝二忽七微,共实征租银二十三两八钱二分五厘”。又如,琼山县学“实在田连垦复共税七十九亩八分七厘九毫二丝九忽(除纳在县正赋外),通计每亩征银二分八厘四毫四丝零八微。共征租银七两九钱六分。又垦
  复田三顷四十六亩五分,租银四两八钱四分,通共实征租银一十二两八钱。”可见,田产收入也是经费的一个重要来源。
  从琼州府各儒学的建立和发展情况看,地方当局和各界人士对儒学是重视的,编制是精简的,解决办学经费的措施也是可供借鉴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奈何作贼 时间:2008-06-26 07:47:00
  二 儒家思想的传播对琼州发展的影响
  琼州府各州县儒学的建立和发展,使儒家的经典逐步普及民间,儒家思想广泛传播,从而对琼州的文化教育、思想以及政治、经济的发展都起了重大的作用。
  首先,儒学的发展为琼州培养了人才。从培养学生人数看,琼州府学额进二十四名,廪生四十名,增生四十名,一年一贡,武学额进二十四名;琼山县学额进十五名,廪生二十名,增生二十名,二年一贡,武学额进十五名;儋州学额进十五名,廪生三十名,增生三十名,三年两贡,武学额进十二名;崖州学、万州学额进十二名,廪生三十名,增生三十名,三年两贡,武学额进十二名;澄迈县学、临高县学、文昌县学、定安县学、会同县学、乐会县学额进十二名,廪生二十名,增生二十名,二年一贡,武学额进十二名;陵水县学、昌化县学、感恩县学额进八名,廪生二十名,增生二十名,二年一贡。武学额进八名。[1](《琼州府志》卷之十六)
  以上各儒学合计学额进174名,廪生330名,增生330名。表面看来,在校生的数字不大,
  但若与当时的户口数相比,则可知数字是不小的。据《贾志》记载,如宋时琼州“共户一万零三
  百一十七。”加上“崖州户三千五百一十五。”全琼州岛总计一万三千八百三十二户。每户以五口人计,也只有六万九千余人,每万人口中有学生一百四十余名。即使以明万历四十五年(公元1617)全琼州府“户五万六千八百九十二,口二十五万零五百二十四”计算,每万人口中也有学生40名。从考取进士和举人的人数看,宋代登进士第的,以大观三年(公元1109年)的符确(昌化县人)为最早的一人。后继者有琼山的陈应元、陈国华、黄文光、郑真浦,乐会的王志高、陈仲良、欧景新、邓梦荐、何一鹏,昌化的赵荆,万州的钟洽等共计12人。宋代考取举人的有琼山的姜唐佐、陈奎、吴泽之、冯天锡、卓亦孔,昌化的符确、赵荆,临高的王良选、戴定实,万州的钟洽、陈尧叟、陈庚、文巨川等共13人。其中姜唐佐是苏东坡很器重的学生、琼州府第一个举人。另据《琼州府科第续题名碑记》题名自嘉靖十三年(公元1534年)至万历十六年(公元1588年)凡十九科86人。
  从以上数字看,儒学传播了儒家思想,培养了人才,这是不可否认的。关于这一点,史书曾有不少的评论。如《正德琼台志》说:“科目自隋莫胜于进士,琼在宋四榜连破天荒”,“自昔,群学之制,则始于庆历,详于淳熙,有自来矣,人物之盛,在宋时,有扬誉于苏门者焉,有声驰甲科者焉,亦有文擅乡邦者焉。”特别值得注意的是黎族子弟入学就读。据《正德琼台志》记载:“虽黎獠犷悍,亦知遣子就学,衣裳其介鳞,踵至者十余人。”估计这些黎族学生,一般是黎族首领的子弟。地方官办的儒学,能够打破民族隔阂,吸取黎族子弟入学,对儒家思想的传播,对黎族教育的发展和黎族的开化有积极意义。
  其次,儒学的发展促进了琼州文化的发展和社会风气的改变。邱浚在《琼山县学记》中说:“洪武中……文风用是丕变,至今琼人家尚文公礼而人读孔子书,一洗千古介鳞之陋,出而仁于中州,中州士大夫不敢鄙夷之者,未必无所自也。谓非学校教学之功可乎。今世学校为教者非六经孔孟之言在所摈斥,三尺童子人人皆知性之本善。”[1](《琼州府志》卷之三十八)邱浚还在《崖州学记》中说,由于儒学的建立,“圣人之道使风俗纯美而人才振焉。”[1](《琼州府志》卷之三十八)邱浚原籍琼山,又称邱琼山,明时名人。他所说的话,总的看来,基本上是符合史实的。由于儒学的发展,儒家经典的普及,儒家思想的传播,使天崖琼州“人读孔子书,一洗千古介鳞之陋,出而仕于中州。”使社会风气改变,连三尺童子也受到儒家思想的熏染。可见儒家思想传播之广,影响之深。
  
楼主奈何作贼 时间:2008-06-26 07:49:00
  三 在传播儒家思想中起重要作用的人物
  根据现有史料,在琼州府传播儒家思想中起重要作用的人物为数不少,仅略述几位。宋守之,据《郝通志》记述,宋庆历年间任琼州知府,“教诸生读五经,于先圣庙建尊儒阁,暇日亲为讲授。置学田以资膏火。由是州人始知好学。”宋守之任职时琼州府儒学刚建立不久,他能如此重视儒学的建设,还亲自讲授,确为可贵,他为树立州人好学之风带了头。
  蒋科,字进之,宋,电白人,进士出身,任琼州府学教授。据《阮通志》记述:此人“笃志教养。后任儋州所属宜伦县令,抚黎峒教以诗书。”此人“笃志教养”精神已经可嘉,而当了县令,还重视少数民族的教育,对发展黎族的文化是起了作用的。
  郑济,明,福建闽县人。永乐年间任儋州学正。“日与诸生讲论不倦,尤重品诣。曰:‘士先道德而后文艺,使品诣不立,虽下笔万言无取之也’。故谆谆以修齐为多士勖。著有《四书书经讲说秋蓬集》,诸生刊之传于世。”郑济这种诲人不倦的精神已令人钦佩,而注意品德教育的思
  想尤为可贵。他的著述传世,对传播儒家思想无疑是起了作用的。
  周坦,明,福建莆田人。正统年间任定安县儒学训导。据《金通志》记述:此人“讲解经义寒
  暑不辍。诸生有贫乏者周之。邑人吴汝逊遣子孟矩等从坦学,而已,孟矩、孟衷、孟傅、孟继相继登科。”周坦对贫困的学生能解囊相助,诚然可赞,而寒暑不辍地教育学生尤为可嘉。由于有这种精神,所以他培养了不少人才。
  桑昭,明,无为州人。据《琼州府志》卷之三十记述,“洪武十七年(公元1334年)掌海南卫印十年……尊崇学校,有司请易东西营地为学宫,慨然予之。”桑昭作为地方的军事长官,能尊重学校“慨然”把军营易为学校是令人敬佩的。象这样的人为数颇多,不一一赘述了。值得一提的是邱浚。此人是“出而仕于中州”的人物之一,虽居官在外,远隔万里,但对家乡的儒学的建设仍十分重视和关心。他先后写了《琼州府学祭器记》、《琼山县学记》、《重修文昌县明伦堂记》、《万州学记》和《崖州学记》,还著有《大学衍义补》总一百六十四卷及《朱子学的》二卷。此人的论著对宣传儒学的意义及传播儒家思想无疑起了重要的作用。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流放来琼州的文人对传播中原文化、传播儒家思想和教育的发展也有不可忽视的作用。如北宋高宗时枢密院编修胡铨,被贬来崖州以后,“日以训练经书为事”,吸引了不少人入学。苏东坡流放来海南岛,传播文化,办学授徒,培养人才,对文化教育发展的影响较为深远。其他如兵部尚书李纲、宰相赵鼎、参知政事李光等,先后被贬来琼州府,他们对琼州府的文化和教育的发展都有一定的影响。
  四 历史的借鉴
  当代史学家认为,“孔子确是封建社会集大成的圣人,是中国古代文化的伟大代表人”,“孔子和儒家学说无可置疑是中国封建文化的主体。”[3]儒家思想的广泛传播是有其历史根源的。自公元前140年汉武帝即位以后,非儒学的诸子百家一概被罢斥、压制,儒学一家从此取得了独尊的地位。此后,历代统治阶级,都极力推崇儒家学说,广泛传播儒家思想,以便维护和巩固其政权,儒家思想在琼州的传播,也基于同样的原因。
  琼州历史上的儒学,是以“养士”为基本教育目的、以儒家经典为基本教材的学校,是传播儒家思想的主要场所。因此,自儒学在琼州建立之后,历代统治阶级,从地方当局到封建皇帝,对儒学的建设都甚为重视。从校舍建筑、经费来源、员工编制、招生名额、学生的“饩银”等都有较为妥善的解决,形成了一套制度。连封建社会最高统治者封建皇帝,也亲自处理有关儒学事务。例如,琼州儒学刚建立,宋朝皇帝就诏立殿堂、御书阁。”[1](《琼州府志》卷之七上)
  康熙二十三年(公元1684年)“御书‘万世师表’额敬悬大成殿”。乾隆三年(公元1738年)诏文庙用黄色琉璃瓦,御书‘与天地参’敬悬大成殿(各州县同)。”[1]K(《琼州府志》卷之七上)。这些皇帝又是下“诏”,又是“御书”匾额,足见他们对儒学的重视。他们的动机固然不可取,但对学校教育的重视,则仍有可供借鉴之处。
  一个社会的文化教育特别是学校教育的发展,必须具备一定的条件,同时还必须依据当地的实际情况。海南岛虽早在汉武帝元封元年公元前110年)就设置了珠崖、儋耳二郡,唐代设置了琼州,但琼州的经济仍极为落后,居民也未开化。在中国历史上,唐代的封建教育特别是学校教育已相当发达,学制已相当完备。当时,唐代政府是否在琼州办了学校?虽然《正德琼台志》(卷十五)提及“学校”,似乎在琼州已办了学校,但在哪一年,在什么地方,办了什么学校,则没有记述,无从考证。由此可以推断,当中原大地的学校教育发展到相当繁荣时,琼州的学校教育还处于极为落后的状态。琼州教育的落后,除了当时琼州经济落后之外,还因为中央政权及地方当局除了抽取赋税、镇压黎民反抗之外,并不关心当地经济的发展,更谈不到关心教育的发展。到了北宋,儒学为什么能在琼州建立、逐步
  发展并取得相当的成绩?这除了当时琼州的经济已有一定发展这个基础之外,当时中央政权的重视是极为重要的。北宋的统治者,为了巩固其统治,于庆历4年(公元1044年)下令各州县设立儒学,发展科举,以收罗人才。为了办好儒学,对学校的领导、人员编制、招生名额、校舍
  建筑及教学设备等都制定了一套较为可行制度。这些是办好学校的可靠保证。否则,即使
  皇帝下了圣旨,要办好学校也不过是一句空话。
  儒学思想在中国的传播是广泛的,它对中国长期封建社会的政治、哲学、文化、教育等各方面所起的历史作用是巨大的,这对琼州亦不例外。但是,由于儒家思想内容本身既包含有
  封建、落后的东西,又包含有民主、进步的精华,因此,对儒家思想所起的历史作用具有怎样的性质,就要以历史唯物主义观点作历史的具体的分析,对封建、落后的东西,必须加以批判和抛弃,对民主、进步的精华则应给予恰当的肯定。
  当代史学家明确指出:“儒家经学在孔子以后,发生了对整个封建时代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指导力量,中国封建制度的巩固与延长,儒学起着极其严重的作用。”[1](P207)指出这种情况无疑是正确的,儒家经学对封建制度所起的这种极其严重的作用,是由于封建统治阶级利用儒家经学作为维持其统治的工具,因而使封建制度得以巩固和延长。儒家经学所起的这种作用,是必须否定的。这是一方面。但另一方面,由于儒学的建立和发展,由于儒家经典作为教本的使用和逐渐普及,因而对百姓学习文化知识、对知识分子的培养、对好学风气的形成以至对中国文化的发展等,在客观上是有积极作用的。这是应予肯定的。这从儒家思想在琼州的传播的史实也可以得到说明。
  参考文献:
  [1] 张岳松1琼州府志[M]1海南书局刊行,1890(光绪十六年)1
  [2] 毛礼锐,瞿菊农,邵鹤亭1中国古代教育史[M]1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831
  [3] 范文澜1中国通史简编(第一编)[M]1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1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08-06-26 08:58:00
  文章内容很好,认真细读中。发现一处疑问需核对:在琼州府传播儒家思想中起重要作用的人物之一是“宋守之”还是“宋贯之”?
  
  来源:
  宋本《记纂渊海》:“陈孚从宋公贯之学,郡人得进士出身自孚始”。
  
  《道光广东通志》“陈孚,琼山人,从太守建阳宋公贯之学得官以归,自是琼人始喜习进士业,近岁有数人得进士出身自孚始也”。
  
  《琼山县志》人物 / 第一章 人物传 / 第一节 古代人物 / 二、宋代 / “陈孚琼山人。宋庆历间 (1041 ~ 1048) ,尝从郡守建阳宋贯之学。是登第,乡人慕之,始习进士业,琼人举进士自孚始。被祀为琼州府乡贤。”
  
  另外能否对作者杨劲生介绍一下?谢谢!
  
作者:lirifeng 时间:2009-09-01 09:17:00
  说起来偶是“崖州儒学”滴传人了!
作者:sgdcdjc 时间:2012-10-19 22:52:00
  张岳崧《道光琼州府志》载南宋进士邓梦荐籍贯之错误析

  张岳崧《道光琼州府志》记载的宋代进士除咸淳碑题名者外,尚有7人,共计12人,其中:
  邓梦荐 乐会人 淳祐十年 方逢辰榜
  笔者认定是错误的。
  现存海南最早的一部地方志书是明朝唐胄的《正德琼台志》,南宋海南进士有5人:
  陈应元 绍定二年(1229)黄朴榜
  何一鹏 宝祐元年(1253)姚勉榜
  陈国华 宝祐四年(1256)文天祥榜
  黄文光 开庆元年(1259)周梦炎榜
  郑真辅 咸淳七年(1271)张镇孙榜
  依据的是咸淳进士题名碑,是正确的。咸淳七年(公元1271年)郑真辅中进士,咸淳八年(公元1272年),教授蒋科在东坡书院內建造锦衣堂,堂中树立咸淳进士题名碑。
  邓梦荐是乐昌人,韶关及乐昌志书均有记载,乐昌楼下村邓氏族谱也有清晰记载。估计清朝的张岳崧看到了这个淳祐十年的方逢辰榜,邓梦荐的名字后有乐字,后面的字看不清,便猜测是乐会人。如果邓梦荐是海南人,淳祐十年即公元1250年,正好在陈应元之后,何一鹏之前;立咸淳进士题名碑者蒋科(广东电白人)与陈国华同为宝祐四年(1256年)文天祥榜进士,不可能错漏这二十多年前才发生的事件。

  邓梦荐简介:
  邓梦荐,广东省韶关市乐昌市(县级)廊田镇楼下村人。宋理宗淳佑10年(公元1250年),曲江人邓益孙、欧阳一麟,乐昌人谭必子、邓梦荐4士同登(进士),成为韶州(现韶关)的佳话。邓梦荐曾祖父邓荣北宋绍圣年间考取举人,为楼下村第一位考取功名的人,后任潮州教授。邓梦荐为楼下村第一位考取进士的人,授翰林院学士,皇宫教授,封朝散大夫。元皇庆年间邓梦荐孙邓希文为同皇榜进士。元至正九年,邓希文长子邓子元中解元。邓希文次子为邓子谦,邓子谦孙邓颙于明正统七年,登进士,授永丰县知县;正统十三年,围剿邓茂七被执,不屈而亡;封光禄寺少卿,谥恭毅;海南人丘濬(浚)为之撰写墓志铭。
作者:sgdcdjc 时间:2012-10-31 22:35:00
  更正版

  邓梦荐简介:
  邓梦荐,字介二,广东省韶关市乐昌市(县级)廊田镇楼下村人。宋理宗淳佑10年(公元1250年),曲江人邓益孙、欧阳一麟,乐昌人谭必子、邓梦荐4士同登(进士),成为韶州(现韶关)的佳话。邓梦荐曾祖父邓荣北宋绍圣年间考取举人,为楼下村第一位考取功名的人,后任潮州教授。邓梦荐为楼下村第一位考取进士的人,授翰林院学士,皇宫教授,封朝散大夫。元皇庆年间邓梦荐孙邓希文为同皇榜进士。元至正九年,邓希文次子邓子元中解元。邓希文三子为邓子谦,邓子谦孙邓颙于明正统七年,登进士,授永丰县知县;正统十三年,围剿邓茂七被执,不屈而亡;封光禄寺少卿,谥恭毅;海南人丘濬(浚)为之撰写墓志铭。

作者:sgdcdjc 时间:2013-01-16 20:18:00
  下面摘录梁老师的文章部分内容(详见http://www.hnlswhw.cn/nshow.aspx?k=1324)

  梁统兴:宋明海南进士考
  2012年11月07日 18:49 浏览次数:21

  两宋时期,海南到底有几个进士,值得研究。考中进士,金榜题名,那是非常荣幸之事,宋代的海南地方志乘不会不为之记上光彩的一笔,可惜的是,海南宋代的地方志乘早已失传,造成后人对两宋到底有几位进士产生疑问。现存海南最早的一部地方志书是明朝唐胄的《正德琼台志》,该志在记录宋代进士名额时,引用了宋咸淳年间在东坡书院锦衣堂的进士题名碑,碑上刻有海南至咸淳年间考中进士的人名、时间和榜首:
  陈应元 绍定二年(1229) 黄 朴榜
  何一鹏 宝祐元年(1253) 姚 勉榜
  陈国华 宝祐四年(1256) 文天祥榜
  黄文光 开庆元年(1259) 周梦炎榜
  郑真辅 咸淳七年(1271) 张镇孙榜
  唐胄据此而断定宋代海南进士有上述5人。但也有人认为咸淳题名碑题名有漏,如《方輿志》增加苻确、钟洽,共7人;《刘志》再增赵荆共8人;《琼台外纪》又增陈孚共9人,并且所增加的4人,都是在绍定二年之前考中的。对此,唐胄曾明确表示否定。他说:“既曰四榜连破天荒,又曰始于绍定已丑(所引皆碑文),则安有前已登笫而可言破、言始乎?”他认为所增4人,当时“郡史未有登载,恐亦不无传闻之误也。”此后欧阳燦的《万历琼州府志》、焦映汉的《康熙琼州府志》等皆依唐说。而早于《康熙琼州府志》二年刊行的《康熙儋州志》则有符确、赵荆是进士的记载。再后的张岳崧《道光琼州府志》记载的宋代进士除上述咸淳碑题名者外,尚有以下7人,共计12人:
  符 确 昌化人 大观三年 贾安宅榜
  王志高 乐会人 宣和六年 沈 晦榜
  陈仲良 乐会人 绍兴三年 (阮元《广东通志》入特奏名科)
  赵 荆 昌化人 绍兴二十四年 张孝祥榜
  钟 洽 万州人 绍兴二十四年 张孝祥榜
  欧景新 乐会人 淳熙二年 詹骙榜
  邓梦荐 乐会人 淳祐十年 方逢辰榜
  笔者认为,唐胄所记海南宋代只有进士如上述5人的主要依据是咸淳进士题名碑。而此碑的刻立和郑真辅的考中有关。郑真辅是宋琼山县宅念人,曾就读于东坡书院。咸淳七年郑真辅考中进士,因其年轻貌美,放榜游街时,京城男女都争着向他的马头抛去鲜花果品,以示爱慕,被时人誉为探花郎。第二年,教授蒋科特地在东坡书院內建造锦衣堂,堂名取苏辙为其兄苏东坡题赠琼山举人姜唐佐“锦衣他日千人看” 诗意,在堂中树立是碑。唐胄据此而断定宋进士上述名额,不是没有道理的,问题是南宋咸淳离明代正德已有三百多年,三百多年后的唐胄是否还见过这块题名碑,而碑上的题名是否只有上述5人?唐胄恐前人有误,后人亦恐唐胄有误。《道光琼州府志》的编纂者张岳崧,是海南唯一的探花,他一反前例,反对人云亦云,得出宋代海南进士共有上述十二人的记录。时至民国初年,致力于海南地方文献收集整理的王国宪,在编纂《琼山县志·金石志》时,在东坡书院遗址(今五公祠)寻找咸淳进士题名碑而不可得,曾无限感慨地留下一首长诗,其中有句:“咸淳八年考岁月,上溯大观时分明。同赐进士人十二,何止志高与赵荆。”表明他对张志记载的认可。
  笔者认为《道光琼州府志》上述12位进士,除邓梦荐外,是可信的。据广东省韶关市志的记载,邓梦荐是乐昌县人。《乐昌县志》有邓梦荐是淳祐十年方逢辰榜进士,其后人邓禺是明正统七年进士,于正统十三年被邓茂七所执至死,丘浚曾为他写墓志铭。而查《乐会县志》,却无有关邓梦荐的记载。乐会乐昌,弄错了。 
  《琼州府志》以上所补记未有王佐提出的陈孚,而陈孚今有人仍然认为他是海南第一位进士。
  陈孚是海南第一位进士吗?
  我们先来了解科举制度的一些基本情况,然后再说。
  隋炀帝时的科举分两科,一称明经,另一称进士。虽然唐代大大增加了科目数量,但明经和进士仍是选拔人才的主要科目。参加明经科考者,称为举明经,参加进士科考者,称为举进士,举明经和举进士者都是举人。明经科考中者,称明经,如明经某某;进士科考中者,称为进士,如进士某某,故而明经、进士既是科目名称又是人物代称,还可做为从事一种学业的职称,如明经业,进士业。
  科举制度发展到宋代己进入兴盛时期。宋代庆历年间,分科取士的主要科目仍承唐制分为进士科和明经科两大类,而明经科又分为九经、五经、开元礼、三史、三礼、三传、学究、明经、明法等科,皆秋解、冬集、春试,合格及第者列名放榜于尚书省。明经科的主要考试内容包括帖经和墨义。帖经有点像现代考试的填充,试题一般是摘录经书的一句并遮去几个字,考生需填充缺去的字词;至于墨义则是一些关于经文的问答。进士科的考试主要是要求考生就特定的题目创作诗、赋,有时也会加入帖经。进士科考,需要发挥创意方能及第,而明经科考只需熟读经书便能考上。而且进士科的评选标准甚为严格,考上的人数往往只是明经科的十分之一。当时曾有一句话说:“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道出了进士科的难度。然而朝廷任人往往重进士而轻明经,就对两科参考的举人,礼遇也差别较大。如礼部试贡院进士科时设香案于阶前,主司与举人对拜,所坐设位供帐甚盛,至试学究时,则悉撤帐幕毡席之类,亦无茶水,欧阳修诗“焚香礼进士,撤幕待经生” 就此写照,故而读书人皆以习进士业为荣。
  陈孚者何人也?据载,陈孚是琼山县人,宋庆历年间宋守之任琼州知州时,建尊儒亭,教诸生读五经于先圣庙,暇日躬自讲授,而陈孚是诸生中最为出息者,得到知州和时人的称许,自是州人始知向学。据此,所举应是明经科而不是进士科,如果陈孚能考中,也只能是陈孚明经而不是陈孚进士;如果说陈孚是北宋庆历时的明经举人,则他便是海南的第一个举人,而不是后来的姜唐佐,但姜唐佐是海南第一个举人己为海南历代地方史志所公认。这是其一;其二,如陈孚考中进士,必有纪年,并且知道榜首是谁,而陈孚全无。其三,明清两代的《广东通志》、《琼州府志》、《琼山县志》皆无陈孚是进士的记载,而道光《广东通志·琼州府·选举表》还特别指出陈孚“旧《志》传云进士,未确”。因此,说陈孚是宋进士值得怀疑。
  至于说姜唐佐是进士,亦查无实据,海南现存的明清地方志乘,都将之列为举人而不是进士。

作者:sgdcdjc 时间:2013-11-05 17:29:00
  邓亨甫(百度词条)

  邓亨甫,祖籍湖南衡阳。父邓平直,南朝时任庐阳(今汝城)县令,生五子:东甫、南甫、德甫、元甫、亨甫。邓氏繁衍于古庐阳白泉等地,成为汝城县的大姓之一,有“泉水邓”之美誉。东甫、南甫、德甫后裔先后迁徙乐昌县黄圃、庆云、天堂以及湖南宜章县等地。隋初(581~591),邓亨甫作宰梁化(今乐昌)县尉,其时梁化属东衡州(今韶关),任满寓居今廊田镇楼下村,为楼下村邓姓始祖,建宅构祠,其后裔于东乡平原开垦良田千亩,使东乡成为乐昌县的“粮仓”之一。楼下村邓姓,繁衍500余户,3000多人,为乐昌姓氏源流较早、人口较多的姓氏之一。
作者:流花谷主 时间:2013-11-07 15:27:00
  应该是孔庙吧?
作者:天下龙城迸 时间:2013-11-07 20:19:00
  帮忙顶一下!股票开户转户佣金不限资金万三,交易量大最低可到万2.1。上市大型全国性券商,股票开户转户送购物卡,送手机,有意加扣扣七六九九叁柒玖零三 -----

相关推荐

换一换

      本版热帖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