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濬与《西厢记》

楼主:mumu6791 时间:2008-06-28 22:51:10 点击:4418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丘濬,字仲深,海南琼山人。是明代著名的政治家、经济学家和戏曲学家,主要著作有《大学衍义补》、《世史正纲》、《朱子学的》与《琼台会稿》等,戏曲方面的著作有《五伦全备记》、《投笔记》等。他的治世纲领和经济理论方面的成就,吸引了众的学者把目光投向这位海南的“第一才子”。
  
   然而,他在戏曲方面的成就并不为太多数人所知。由于邱浚与王恕同在内阁时发生了尖锐的矛盾,一些讨好王恕的文人对邱浚甚多流言蜚语,令他蒙受不白之冤,他的戏曲作品也因此备受质疑,正所谓“假作真时真矣假”,使得本来就不明朗的事情又笼罩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叫人琢磨不透。
  
   本文旨在探讨丘濬对《西厢记》题评、释义或是刊刻的可能性,不涉及到他其它的作品。由于本人才疏学浅,行文难免谬误,不足之处,涵请指正。 本文将大量引用蒋星煜先生的言论,正是由于蒋先生对丘濬的一些研究成果,让我了解到了一个比较全面的丘濬,借此机会,谨表谢忱!
  
   元杂剧《西厢记》在中国文学史和中国戏剧史上都占有很重要的地位,也是中国古典名剧中版本最多的一个,其中明代的刊本种类最为繁多,目前已知版本约有六十多种,存世的大概有四十多种。本文提到的一些版本将在后面介绍,这里就不赘述了。
  
 《西厢记》被称作《崔氏春秋》的来历
  
   元杂剧《范张鸡黍》第一折〈那吒令〉有如下一段曲白:
   国子监里助教的尚书是他故人,秘书监里著作的参政是他丈人;翰林院应举的是左丞相的舍人。(带云 )且莫说甚么好文章,(唱)则《春秋》不知怎的发,(王仲略云)春秋这的是庄家种田之事。春种夏锄,秋收冬藏,咱秀才每管他做甚么?(正末云)不是这等说,是读书的《春秋》。(王仲略云)小生不曾读 《春秋》,敢是《西厢记》?。
  
   上述曲白见于《元曲选》本,《元刊古今杂剧三十中》本等,可见元时人们已经称《西厢记》为《春秋》了。
  
   明代中叶李开先《词谑》一书中有所记载的“春秋一事”:
   尹太学士直望见书铺标贴有<崔氏春秋》,笑日、“吾止知《吕氏春秋》,乃崔氏亦有《春秋》乎?”亟买一册,至家读之,始知为崔莺莺事。

   蒋先生认为:“这虽是尹士直的亲身经历,由李开先记述成文,终觉难说是第一手材料。好在今存万历初元徐士范刊本《重刻元本题评音释西厢记》卷首有程巨源序文,径题日《崔氏春秋序》,可见当时不仅书铺如此标贴,刊本亦如此标题也”。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mumu6791 时间:2008-06-28 22:52:00

《丘琼山本西厢记》提法的由来
  蒋先生在他的另一篇文章《丘琼山本西厢记之谜》中说道:“像丘浚这样一个封建卫道者会不会去评点或校刻被世人认为属于淫词艳曲的《西厢记》呢?可能性好像不是太大”。
   “直到最近三四年来,还有一些论文和专著提到《丘琼山本西厢记》的,但是语焉不详。此书刻于何年何地?丘浚有何序跋与评语?此一刊木现在藏于何处?均是空白点。而且这些论文和专著也从未刊发过《丘琼山本西厢记》的书影。”
   “那末丘俊究竟有没有评点并刊行过《西厢记》呢?如上所述,从丘浚本人的著述中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从丘浚的伦理道德观念来衡量,他评点并刊行《西厢记》的可能性也是极小的。”
  
   同时,蒋先生也列举了一些提到过《丘琼山本西厢记》的一些书籍。
   “清代康熙年间,吴山三妇合评的金圣叹。第六才子书》木《西厢记》刊行时,卷首列了一个明代和清初曾评点、刊行过《西厢记》的文人的名单,其中确有丘琼山、唐伯虎、萧孟防等人。但也只列了姓名,未提出具体根据。
   到了三十年代,苏雪林的夸辽金元文学》一书在商务印书馆出版,又照录了吴山三妇合评本卷首所列名单。她在书中是这样写的:
   明人对于‘西厢》崇拜极其热狂,评点之者有徐文长、汪然明、李卓吾、李日华、汤若士、陈眉公、孙月峰、徐士范、王伯良、丘琼山,唐伯虎、萧孟防、董华亭....”
   霍松林在他的《西厢述评》一书中也列出了“丘琼山本”,也未提出任何依据,我认为这样不够妥当”。
  
   继而,蒋先生把冯梦龙小说《古今谭概》中〈僧壁画西厢〉的故事当作“人们误以为有过《丘琼山本西厢记》的最早来历”。
  
  《崔氏春秋》和《丘琼山本西厢记》有何关系?

  蒋先生在书中把《崔氏春秋》和《丘琼山本西厢记》是分开来讨论的,并没有把它们联系起来,这是因为它们之间缺少一条联系的纽带,而那条纽带就隐藏在先前提到的李开先《词谑》一书中有所记载的“春秋一事”之中,我们再把这段文字摘录下来看一下:
   《西厢记》谓之“春秋”,以会合以春,别离以秋耳;或者以为如《春秋经》笔法之严者,妄也。尹太学士直舆中望见书铺标帖有《崔氏春秋》,笑日:“吾止知《吕氏春秋》,乃崔氏亦有《春秋》乎?”亟买一册,至家读之,始知为崔氏莺莺事。前辈质朴,官至台阁,犹不知春秋词。宜其自叹不如丘仲深博洽,又能为《无伦全备》戏文。
  
   不知何故,蒋先生的文章中省略了赞美丘仲深的最后这一段,总之这段文字没能引起他的足够重视。还是让我们看看这位“尹太学士”自己是怎么说的吧!若追根朔源,这段趣闻出自尹直的《謇斋琐缀录》,原文如下:
  
   刘主静先生一日过吏部前,见鬻书者陈设群籍,中有《崔氏春秋》,意谓常见《吕氏春秋》,不知崔氏亦有《春秋》。到家,即以数文钱急令隶人往易以来,展观,乃是《西厢记》,因笑而斥之。士林传以为笑,曰:“刘先生真一酸儒。”予以自叹:“吾酸亦然。”盖平生不喜此,故未尝见。然丘仲深乃能撰《五伦全备》,则其学识博涉,非予可及,于是亦可知也。
  
   对比一下不难发现,虽然说的都是同一件事,但是措词不一样,给人的想象空间是不一样的。根据《謇斋琐缀录》和徐士范本序文所透露出的特殊消息,笔者据此做一个大胆的假设:丘濬不仅撰写了《五伦全备记》,还是《崔氏春秋》的作者(刊刻、释义、题评等)。除了这种解释最合理,不知还能做何种解释?
  
   尹直和丘濬同朝为官,彼此间相互熟识,他的话可信度极高。
  
   有了这样一条重要的证据,我们是不是就可以把《崔氏春秋》看成是《丘琼山本西厢记》最早的版本呢?
  
   《崔氏春秋》和《徐士范本西厢记》之间的关系

   虽然有了一些线索,但是把《崔氏春秋》和《丘琼山本西厢记》之间画上等号还为时过早,毕竟在诸多的《西厢记》版本中,并没有一部直接称作《崔氏春秋》的版本,确切的说,所有已知的明代版本都是在丘濬去世以后才刊印的,它们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但是也不能排除其它版本是以它为底本刊刻的可能性,那么我们能不能在现存的版本中找到一点蛛丝马迹呢?
  
   《徐士范本西厢记》全称是《重刻元本题评音释西厢记》是万历八(1580)年的刻本,是现存版本年代较早的三个版本之一,而且《徐士范本西厢记》是唯一在序文中提到《崔氏春秋》的版本。当然,年代最早的《弘治本西厢记》也和徐士范本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也是“重点怀疑对象”。
  
   徐士范有刊刻作序之功劳,但是他自己“在自序中并没有把题评、释义、字音认作自己的劳动,他在自序中只说明了他写了序并刻了书而已。我觉得题评可能是明初人的手笔,而释义、字音的执笔者窄也可能是明初人,但题评、释义、字音都是逐步外加的”。
  
   同时,蒋先生还认为:“《西厢记》的写作在体例上受到了南戏的影响,而徐士范刊本则较多地保存了《西厢记》原来的面貌....明代刊印元杂剧在标目和体例上比较明显地受到了传奇的影响,徐士范刊本《西厢记》也许在形式和体例上是最接近南戏和传奇的一个杂剧作品。”
  
   南戏和传奇的概念比较模糊,学者们把宋元时期的南曲戏文称为南戏,而把明清的新兴南曲剧种称为传奇。《中国戏曲发展史纲要》也说:“明代的传奇,实际上就是南戏的改称”。有学者把丘濬的《五伦全备记》列为“明代南戏向明传奇过渡时期的作品”,这些特征是不是能为丘濬注解《西厢记》的可能性提供一个非常有力的证据呢?
  
   另外,题评中“北方乡语”、“北方言”、“北人”的提法以及把“连理枝”注释为“此草木出罗浮山”,这是不是在暗示题评作者是南方人呢?
  
结语

   基于以上看法,笔者认为丘濬注解《西厢记》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当然这些看法还只是假设,尚待发掘史料加以证明。对题评、释义的研究需要非常专业的知识,本人的水平也仅限于此,再深入下去就就觉得力不从心了,就此搁笔!
  
  
  
  注:文中引言部分均出自蒋星煜的《西厢记的文献学研究》
楼主mumu6791 时间:2008-06-29 00:30:00
  在网上看到王叔晖工笔彩绘《西厢记》,非常喜欢,另有高人各为每张图像都配上对联,现贴出来供大家欣赏!
  
  1、初遇
  倩影依依,禅院惊春桃一朵;
  芳踪浅浅,粉墙锁梦柳千丝。
  
 
  2、借厢
  期云过眼,巧假僧房修好梦;
  盼月盈怀,懒拾经卷种痴情。
  
  
  
  3、闹斋
  欲递相思,多病书生哭道场;
  明察别调,倾城玉女动春心。
  
  
  
  4、和诗
  月色溶溶,亭畔降香三愿了;
  秋波脉脉,石前步韵两心通。
  
  
  
  5、匪警
  强贼惊艳,欲掠梨涡春一缕;
  文曲护花,但求杏眼月三分。
  
  
  
  6、赴宴
  痴心妄想,幻做东床娇客梦;
  醉眼迷离,欣闻西府喜筵情。
  
  
  
  7、赖婚
  月底西厢,杯酒姻缘相释了;
  风中后院,片言希望自掏空。
  
  
  
  8、听琴
  张弦代语,万种柔情凭指诉。
  入耳知音,千般怜爱任心疼。
  
  
  
  9、传简
  怜花影重,揉碎相思诗已就;
  怕月神伤,调出离恨泪何干。
  
  
  
  10、赴约
  待月玉人,跳过花墙春有限;
  迎风翠黛,望穿秋水露无声。
  
  
  
  11、赖简
  诗许春山,影动花墙风变向;
  情怡月色,风回画堂影出怀。
  
  
  
  12、相思
  荷泻露珠,疑为彩凤痴痴语;
  蕉筛月影,化做娇凰款款来。
  
  
  
  13、问病
  心病无方,红颜只语回春药;
  情丝如网,青眼微波破茧蝶。
  
  
  
  14、佳期
  豆蔻梢头,醉语榴花初润露;
  牡丹蕊上,开心松果始登台。
  
  
  
  15、拷红
  初见端倪,棒下红娘招好事;
  尽说因果,阁中玉女露私情。
  
  
  
  16、长亭
  十里长亭,望断征鸿魂去远;
  两匹快马,传来喜报梦成真。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08-06-29 02:47:00
  《西厢记》戏曲看过,连环画也见过,还真不清楚丘濬与《西厢记》的关系,慢慢看来。谢谢6791!
作者:gushuifc 时间:2008-06-30 07:47:00
  《西厢记》确是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并且是好书。我们不好读懂它。不过1598年汤显祖的《牧丹亭》出来之后,《西厢记》就掉价了。难怪当代人沈德符在《顾曲杂言》中说,《牧丹亭》“家传户诵,幾令《西厢》减价”
作者:jasemine 时间:2010-11-21 16:47:00
  从两条材料的对应情况来看,你的猜想应该有可能。
作者:虎虎虎哥 时间:2011-09-07 11:06:00
  2011年9月7日,温家宝出席中央文史研究馆成了60周年时指出,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对一个国家发展进程的影响,比经济和政治的影响更深刻、更久远。如果说,经济发展改变的是一个国家的面貌,那么文化繁荣则可以化育一个民族的风骨。中华民族拥有五千年文明史,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无论兴衰成败,历史文化的根脉始终生生不息、绵延不绝。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成为我们民族赖以生存和繁衍发展的精神沃土;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成为我们民族取之不尽的宝贵精神财富。中国的优秀文化传统,对今天中国人的价值观念、生活方式和中国的发展道路都具有深刻的影响。文化建设的滞后,必然对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生态保护乃至政治文明形成一定制约。只有当全世界都公认中华文化真正繁荣起来、在世界上具有重要影响力的时候,才是我们真正强大的时候。
  
  
  总理说的太对了!!!!!!!!!希望省市县领导深切理解!!
作者:霸王林 时间:2014-02-07 19:26:00
  顶一下!
  希望能多看到一些深入研究丘浚的帖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