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发配崖州与海南结缘的禅师(转载)

楼主:山坑 时间:2008-07-28 20:20:43 点击:3446 回复:2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曾因发配崖州与海南结缘的一位禅师——清凉慧洪禅师
  
  
  
    瑞州清凉慧洪觉范禅师,郡之彭氏子。年十四,父母俱亡,乃依三峰靘禅师为童子,日记数千言。览群书殆尽,靘器之。
    十九,试经于东京天王寺,得度。从宣秘讲成实唯识论。逾四年,弃谒真净于归宗。净迁石门,师随至。净患其深闻之弊,每举玄沙未彻之语,发其疑。凡有所对,净曰:“你又说道理邪?”
    一日顿脱所疑,述偈曰:“灵云一见不再见,红白枝枝不著华。叵耐钓鱼船上客,却来平地摝鱼虾。”
    净见为助喜。命掌记,未久,去谒诸老,皆蒙赏音,由是名振丛林。显谟朱公彦请开法抚州北景德。
    后住清凉,示众,举首楞严如来语阿难曰:“汝应嗅此炉中旃檀,此香若复然于一铢,室罗筏城四十里内同时闻气。于意云何?此香为复生旃檀木,生于汝鼻,为生于空?阿难,若复此香生于汝鼻,称鼻所生,当从鼻出。鼻非旃檀,云何鼻中有旃檀气?称汝闻香,当于鼻入,鼻中出香,说闻非义。若生于空,空性常恒,香应常在,何藉炉中爇此枯木?若生于木,则此香质,因爇成烟。若鼻得闻,合蒙烟气,其烟腾空,未及遥远。四十里内,云何已闻?是故,当知香鼻与闻,俱无处所。即嗅与香,二处虚妄。本非因缘,非自然性。”师曰:“入此鼻观,亲证无生。”
    又大智度论,问曰:“闻者云何?闻用耳根闻邪?用耳识闻邪?用意识闻邪?若耳根闻,耳根无觉识知,故不能闻。若耳识闻,耳识一念,故不能分别,不应闻。若意识闻,意识亦不能闻,何以故?先五识识五尘,然后意识识意识,不能识现在五尘,唯识过去未来五尘。若意识能识现在五尘者,盲聋人亦应识声也。何以故?意识不破故。”
    师曰:“究此闻尘,则合本妙。既证无生,又合本妙。毕竟是何境界?”
    良久曰:“白猿已叫千岩晚,碧缕初横万字炉。”
    住景德日,僧问:“南有景德,北有景德。德即不问,如何是景?”
    师曰:“颈在项上。”
    崇宁二年,会无尽居士张公于峡之善溪。张尝自谓得龙安悦禅师末后句,丛林畏与语,因夜话及之,曰:“可惜云庵不知此事。”
    师问所以,张曰:“商英顷自金陵酒官移知豫章,过归宗见之,欲为点破。方叙悦末后句未卒,此老大怒,骂曰:‘此吐血秃丁、脱空妄语,不得信。’既见其盛怒,更不欲叙之。”
    师笑曰:“相公但识龙安口传末后句,而真药现前不能辨也。”
    张大惊,起执师手曰:“老师真有此意邪?”
    曰:“疑则别参。”乃取家藏云庵顶相,展拜赞之,书以授师。其词曰:
    “云庵纲宗,能用能照。天鼓希声,不落凡调。冷面严眸,神光独耀。孰传其真,觌面为肖。前悦后洪,如融如肇。”
    大慧处众日,尝亲依之,每叹其妙悟辩慧。
    建炎二年五月,示寂于同安。太尉郭公天民奏赐宝觉圆明之号。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山坑 时间:2008-07-28 20:28:00
  清凉慧洪禅师悟道因缘
    瑞州(治所在今江西高安县)清凉慧洪觉范禅师,宝峰克文禅师之法嗣,俗姓喻(亦作彭),筠州新昌(今江西宜丰县)人。慧洪禅师十四岁时,父母双亡,于是依三峰靘(qing)禅师为童子。慧洪禅师少时极聪慧,博览群书,日记数千言,所以靘禅师非常器重他。十九岁时,慧洪禅师于东京天王寺参加试经,得度。后重点学习成实、唯识二论,同时博通子史。慧洪禅师文才纵横,以诗名闻于京城士夫之间。四年后,他突然觉得这些文字作略毕竟不能解决个人生死大事,于是便放弃过去所业,前往庐山归宗寺礼谒真净克文禅师。真净禅师后迁石门,慧洪禅师亦随而前往。
    博学多闻,对于世间人而言,当然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修道者而言,却未必是一件好事,如果处理不当,反而会变成阻塞悟门的大障碍。真净禅师每每担心慧洪禅师的,就是这个,怕他落于文字知解之中,而耽误了对心性的体究。所以他经常举“玄沙未彻”之语,来激发慧洪禅师的疑情。慧洪禅师凡有语言道理酬对,真净禅师皆斥道:“你又说道理邪?”
    [“玄沙未彻”之公案的具体内容是--福州灵云志勤禅师,初在沩山灵祐禅师座下,因见桃华而悟道,遂作偈曰:“三十年来寻剑客,几回落叶又抽枝。自从一见桃华后,直至如今更不疑。”沩山禅师览偈后,遂勘验他所悟。志勤禅师所答,皆一一符契宗旨。沩山禅师于是给予印可,并嘱咐道:“从缘悟达,永无退失。善自护持。”后有一位僧人将此事告诉了玄沙师备禅师,玄沙禅师道:“谛当甚谛当,敢保老兄未彻在。”众人皆疑此语。因为沩山禅师是一代宗师,他是不随便印可人的。他既印可志勤禅师,志勤禅师必定是开悟无疑。但是玄沙禅师却不肯。从此以后,玄沙禅师的这句话,便成为宗门大德用来勘验学人的一个重要话头。]
    在真净禅师的逼拶下,一日慧洪禅师疑情顿脱,豁然大悟,于是述偈曰:
      “灵云一见不再见,红白枝枝不著华。
       叵耐钓鱼船上客,却来平地摝(lu,捞)鱼虾。”
    真净禅师阅偈后,非常高兴,遂为他印可,并命他充当书记。不久,慧洪禅师便辞别真净禅师,游方参学,所到之处,皆蒙赏识。从此,慧洪禅师便声振丛林。
    北宋徽宗崇宁年间(1102-1106),慧洪禅师应朱世英(彦)之邀请,开法于抚州(今江西抚州)北禅寺。两年后,慧洪禅师离开北禅,游金陵,又应漕运使吴仲正之邀请,住清凉寺,入寺未及半年,被诬入狱。在狱中,慧洪禅师有不少诗作,反映了他的逆境中修行的思想:
    其一:
      “人间皆热恼,我自不随情。
       一室闲趺坐,天魔魂震惊。
       百千大火聚,中有片玉清。
       大哉慈忍力,妙湛合无生。”
    其二:
      “业熟会冤憎,遂尔遭横逆。
       愿行报冤行,遇此真知识。
       用智灭无明,以事观色力。
       当登万煅炉,乃验真金色。”
    后多亏丞相张商英、太尉郭天信居士之保奏,慧洪禅师才得以出狱并重新得度。可是,好景不长,政和元年(1111),由于张商英遭到同党的排挤被罢相,慧洪禅师亦遭牵连治罪,被剥夺僧籍,发配崖州(海南岛的最南端)。此间,慧洪禅师亦有不少诗偈,其一云:
  “道人何故,淫房酒肆。
  我自调心,非干汝事。
  折脚铛子,随处安置。
  食无精粗,但欲接气。
  心欲持散,但当摄来。
  大火聚中,青莲花开。”
    政和三年,慧洪禅师遇赦,回到筠州,寄居荷塘寺。两年后,又移居云岩。不久被狂道士诬为张怀素之同党,于南昌下狱百余日。
    经过几番磨难,此时慧洪禅师已万念俱灰,居寂音堂隐修,自号寂音尊者。时年五十三岁。曾有题壁诗云:
        “霜须瘴面老垂垂,瘦搭诗肩古佛衣。
         灭绝尚嫌身是黑,此生永与世相违。
         残经倦读闲凭几,幽鸟独闻常掩扉。
         寝处法华安乐行,荡除五十二年非。”
    慧洪禅师晚年主要从事文字著述,以发挥过去贤圣之妙旨。当时正值金兵南下,国难重重。其间,慧洪禅师曾到刑部,要求平反,恢复其僧籍,没有结果。无望之余,慧洪禅师便退游庐山,后于南宋高宗建炎二年(1128)示寂于同安,春秋五十八岁。
    慧洪禅师生前与张无尽商英居士相友善。张公曾经自谓已得龙安从悦禅师之末后句,丛林尊宿都不敢跟他对机。
    一天晚上,慧洪禅师与张公谈及此事。
    张公道:“可惜云庵(真净禅师)不知此事。”
    慧洪禅师非常惊讶,便问所以。
    张公道:“商英顷自金陵酒官移知豫章,过归宗见之,欲为点破。方叙悦(从悦禅师)末后句未卒,此老大怒,骂曰:‘此吐血秃丁、脱空妄语,不得信。’既见其盛怒,更不欲叙之。”
    慧洪禅师一听,便大笑道:“相公但识龙安(从悦禅师)口传末后句,而真药现前不能辨也。”
    张公大惊失色,连忙站起来,握着慧洪禅师的手说:“老师真有此意邪?”
    慧洪禅师道:“疑则别参。”
    张公于是取来家藏的云庵顶相,展开礼拜,并书颂赞之,然后把它赠给慧洪禅师,其词曰:
        “云庵纲宗,能用能照。
         天鼓希声,不落凡调。
         冷面严眸,神光独耀。
         孰传其真,觌面为肖。
         前悦后洪,如融如肇。” 
    慧洪禅师生前著作等身,有《林间录》二卷、《林间后录》一卷、《临济宗旨》一卷、《僧宝传》三十卷、《高僧传》十二卷、《冷斋夜话》十卷、《石门文字禅》三十卷等等。这些著作,对了解宋朝后期佛教的发展态势,具有非常重要的史学价值。后人把他看作是文字禅的肇始者。
    慧洪禅师才高八斗,喜与士大夫交游,言谈无忌,图泉涌河决不快。这也是他屡遭罪狱的因缘之一。然其气骨清奇,决非阿谀之辈。有咏竹诗云:
      高节长身老不枯,平生风骨自清癯。
      爱君修竹为尊者,却笑寒松作大夫。
      不见同行木上座,空余听法石于菟。
      戏将秋色供斋钵,抹月披云得饱无?
    诗中所说的竹尊者正是他的自我写照。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08-07-29 01:33:00
  慧洪禅师亦遭牵连治罪,被剥夺僧籍,发配崖州
  ===========================================================
  山坑,还有更多的史料吗?
作者:mumu6791 时间:2008-07-29 11:08:00
  《冷斋夜话》
  予谪海外,上元,椰子林中渔火三四而已。中夜闻猿声凄动,作词曰:
  凝祥宴罢闻歌吹。画毂走,香尘起。冠压花枝驰万骑。马行灯闹,凤楼帘卷,陆海鳌山对。  
  当年曾看天颜醉。御杯举,欢声沸。时节虽同悲乐异。海风吹梦,岭猿啼月,一枕思归泪。
  ......
  
   余至琼州,刘蒙叟方饮于张守之席,三鼓云(矣),遣急足来觅长短句,欲问(问欲)叙何事,蒙叟视烛有蛾,扑之不去,曰:“为赋此。”急足反走,持纸曰:“急为之,不然获谴也。”余口授吏书之曰:“密(蜜)烛花光清夜阑。粉衣香翅绕团团。人犹认假为真实,蛾岂将灯作火看。   方叹息,为遮栏。也知爱处实难拚。忽然性命随烟焰,始觉从前被眼瞒。”蒙叟醉笑首肯之。既北渡,夜发海津,又赠行,为之词曰:“一段文章种性。更谪仙风韵。画戟丛中,清香凝宴寝。落日清寒落(勒)花信。愁似海洗光词锦。后夜归舟,云涛喧醉枕。”
  
作者:mumu6791 时间:2008-07-29 11:35:00
  诗文中提到了“鳌山”,难到慧洪禅师在吉阳军守周使君、毛奎之前就已经到过大小洞天?
  毛奎《大小洞天记》文中的的“富川秀峰清凉山主持善庆冷溪”与慧洪禅师有何渊源?
楼主山坑 时间:2008-07-29 18:53:00
  宋代的惠洪被流放到海南,吃了荔枝后,特赋诗曰:
  
   口腹平生厌事治,
   上林珍果亦尝之。
   天公见我流涎甚,
   遣向崖州吃荔枝。
楼主山坑 时间:2008-07-29 19:10:00
  惠洪(一0七一~一一二八)是北宋著名的禅僧之一,以诗僧、诗评家名于世。其《冷斋夜话》、《天厨禁脔》为诗论之代表作,为文学家所乐道。其《石门文字禅》则收有诗作甚多,分成十余卷,代表其在创作诗上之成就。除了这三部较为人熟知之作品外,惠洪尚着有《禅林僧宝传》三十卷,《僧史》十二卷,《林间录》二卷、《志林》十卷,分别为僧史及丛林笔记。又有《智证传》、《楞严尊顶法论》十卷、《法华合论》七卷、《圆觉正义》二卷、《金刚法源论》一卷、《起信解义》一卷,为佛教经论之义疏。《易注》三卷,显然是说易之作,而《甘露集》则不详其内容,可能是其语录、偈颂之合编。此外又有《临济宗旨》一书;论临济宗之要义。惠洪对于北宋佛教之发展甚为关心,是主张「禅教合一」的主要禅僧。
   惠洪本名德洪,江西筠州新昌人。幼以读诗书为乐。又好为古文,自谓「幼孤,知读书为乐,而不得其要,落笔尝如人掣其肘。」年十四,父母双亡,依新昌县西之三峰山靘禅师为童子,日记数千言,「览群书殆尽」,深为靘禅师所器重。惠洪于二十九岁 (一0九九)时离开真净克文,自放于湖湘之间。曾逢张商英于荆门,并受邀传法于峡州天宁寺,惠洪以二诗辞之。后于崇宁三年(一一0四)策杖谒张商英,与论禅法,张商英喜之,誉为「今世融肇」。同年,惠洪游东吴,至临川承天寺谒清凉大法眼禅师,接着又入衡岳、洞山,回石门拜其师真净之塔。值显谟阁学士朱彦(世英)知抚州,奉邀入主临川之北禅寺。两年之后,辞入金陵,住清凉寺大慧宗皋禅师处,僧众日亲,皆仰叹其妙语慧辩。
   在金陵游历之日为惠洪生涯之另一转折。惠洪因有诗名,又善与文人学士结交,动见瞻观,不免遭忌。东吴附近向有哑禅、魔禅、闇滥证禅等伪禅僧,惠洪对此辈僧侣不假辞色,又主禅教合一,即文字而说禅,对伪冒浮滥之禅徒,无异是当头棒喝。东吴“狂僧”。
   张商英,继蔡京之后为相,因政治立场与蔡京异,遂为蔡京之党所陷而罢。惠洪遂以「坐交张(商英)、郭(天信)厚善」之罪名,于政和元年(一一一一)被贬,远放至琼州、崖州,直至政和三年(一一一三),才遇赦放归。此次被贬至海崖,不仅是因为与张商英之关系,而且也牵涉到另一大臣陈瓘(一0五七~一一二二)。陈瓘时任右正言,是徽宗朝最有学问、最正直敢言之儒者,因为抨击王安石,为安石余党所嫉。惠洪与陈瓘善,遂于陈瓘遭整肃时,被列为陈瓘之党,以「坐交陈瓘」助其笔削《尊尧录》而被贬。
   惠洪身为海外逐客三年,从琼州至崖州,虽能本佛徒之修养,视一切荣辱安危如空华,而不以为意。实际上却也曾深自反省,检讨其过去,归纳其得罪之由,实是因「世缘深重,夙习羁縻,好论古今治乱是非成败」之故。因为深知这种毛病,曾于大观元年(一一0七)结庵于临川,名曰「明白庵」,欲痛治其非。但是因慕陈瓘之为人,与之交往,「堤岸辄决,又复衮衮多言」,而竟因此得罪,出九死而仅生(注三一)。政和三年(一一一三),朝廷诏以「得旨自便」,遂启程北归。
楼主山坑 时间:2008-07-29 19:47:00
  
   《过陵水》
    
    野径如遗索,萦纡到县门。
   犁人趁牛日,蛋户聚渔村。
    篱落春潮退,桑麻晓瘴昏。
   题诗惊万里,折意一消魂。
  
  
   宋朝——惠洪
楼主山坑 时间:2008-07-29 20:05:00
  惠洪《石門文字禪》卷二十四《無證庵記》:余頃得罪,謫海外,館于開元之上方儼師院,日與彌勒同龕,頹然聽造化琢削。有道人械類叢林,欵余甚勤,曰:“吾南泉分化至此。”與語,翛然令人忘百事,逃空虛者聞足音而喜,矧置身蠻夷,論効鴂舌,衣纏花貝,心緒怵然,非復中華氣味,而見道人哉!相從蓋百許日,問出世法。余曰:“有亞聖大人出世南州,臨濟十世之孫,號靈源大士者,今為法檀度。譬清涼月,下矚熱惱,天下名緇奇衲龍蟠鳳逸而趨之。子可跨海北去,無後時矣。”道人愕曰:“敢不承教。”翼日,翻然而去,余蓋莫敢必其所往。後三年,余蒙恩北歸,館于石門精舍,有力持書,視其欵識,乃吾證公也。發緘疾讀,則知其不鄙棄余言,見靈源於龍山兩白矣。嗚呼!子可謂真有志於道者耳。又三年,靈源棄學子分化他方,余拜塔而至,於是見證頎然人羣中。攀翻追繹,海南之人煙樹石,紛然落吾目中。
   這段話大意是:惠洪被流放到海南島,在瓊州開元寺的儼師院暫住,有個和尚叫證公,熱情接待他,並向他請教。惠洪告訴證公,江西洪州有位大師號靈源大士(惟清禪師),可以渡海北上去向他討教出世法。證公聽了惠洪這番話,次日便辭別,也不知到什麽地方去了。過了三年,惠洪北歸回到家鄉筠州新昌縣石門寺,收到證公寄來的信,說是自從聽了惠洪的勸告後,已“見靈源於龍山兩白矣”。龍山就是黃龍山,在洪州分寧縣。又過了三年,靈源大士圓寂,惠洪到黃龍山拜祭其舍利塔,在人羣中見到證公,共同回憶海南的往事。
  
  
  
楼主山坑 时间:2008-07-29 20:12:00
  
   惠洪《政和二年余謫海外,館瓊州開元寺儼師院,遇其游行市井,宴坐静室作務時,恐緣差失念,作日用偈八首》其中四偈曰:
   一切境界,病眼倒見。但静意根,空慧自現。
   一切境界,随念而至。念未生時,髑髏是水。
   折脚鐺子,随處安置。食無精粗,但欲接氣。
   心欲馳散,即當攝来。大火聚中,青蓮花開。
  
楼主山坑 时间:2008-07-29 22:33:00
  
   请教青龙剑大侠:
   惠洪到海南島后,在瓊州開元寺的儼師院暫住,这个开元寺,在那个位置?
  
  
  
楼主山坑 时间:2008-07-29 23:03:00
  惠洪在海南与娼妓交往?
  
   宋代士大夫饮酒品茶时,常邀歌妓助兴。惠洪喜与士大夫交往,也时常参与这类活动。卷八《杨文中将北渡何武翼出妓作会文中清狂不喜武人径饮三杯不揖坐客上马驰去索诗送行作此》有云:“兰丛聚贵客,花轮环侍儿。三杯吾径醉,四座汝为谁。但觉眩红碧,了不闻歌吹。”对当时宴饮情景作了栩栩如生的描写。显然,惠洪也是此次“出妓作会”的一个坐客。又如,前引《临川康乐亭碾茶观女优拨琵琶坐客索诗》,实为其品茶观妓时即兴而作的咏妓诗。《余居临汝与思禹和酬瓯字韵数首后寓居湘山复和见寄又答之》中“馔客酒酣腮玉缬,侍儿歌送眼秋波”二句,乃是其在宴饮时与家妓狎玩的真实写照。这些材料表明,惠洪与歌妓有较多的交往。
   惠洪还曾出入青楼楚馆,与娼妓交往。卷十七《政和二年余海外馆琼州开元寺俨师院遇其游行市井宴座静室作务时恐缘差失念作日用偈八首》之三:“道人何故,淫坊酒肆。我自调心,非干汝事。”按,据《景德传灯录》卷三《慧可传》载:二祖慧可曾“遂韬光混迹,变易仪相。或入诸酒肆,或过于屠门,或习街谈,或随厮役。人问之曰:‘师是道人,何故如是?’师曰:‘我自调心,何关汝事。’” 14 惠洪化用此典时增加了“淫坊”二字,意在证明出入淫坊也是调伏自心的一种手段,这无疑是为其狎妓行为寻找根据,可见他在主观上有狎妓的动机。另一方面,惠洪当时虽为黥面罪犯,但当地官员对他怜悯有加,关怀备至,他的行动也相当自由 15 ;而宋时海南风俗尚淫,“四方指海南为烟月作坊” 16 ,因此,在客观上他也有狎妓的条件。由此可以推断,惠洪在海南时确有出入妓院之事。又,前引《千秋岁》词有“湘浦曾同会”一语,可见词中所写女子与所怀念之人并非夫妻,而是露水情人。惠洪年轻时曾在湘赣一带游方,自海南北归后,又曾长期寓居湖南,所谓“湘浦曾同会”云云,当非出于虚构,应是他当年曾经历过的一段风流韵事。
  
   惠洪还曾有过一段纳妾同居的生活经历,李彭《寄甘露灭》诗曾言及此事:“道人欲居甘露灭,年来寄食温柔乡。开单展钵底事远,举案齐眉风味长。我衰日涉甘岑寂,颇遭霜刺颐长出。愿随鱼鼓供伊蒲,一堕尘网谁能力。要知在欲是行禅,久(火)聚荷花颜色鲜。秋涛风怒何掀掀,莫倒危樯沉法船。”
   按,“甘露灭”是惠洪于政和二年(1112)初赴海南贬所渡海时所起的自号 (卷九《初过海自号甘露灭》) ,北还后还经常使用。李彭诗当作于惠洪由海南北归之后。此诗分为三个层次,前四句写惠洪的生活,中间四句写李彭自己的处境,后四句就二人境遇发议论。这里要特别提出来讨论的是诗歌的前四句。李彭连用“温柔乡”和“举案齐眉”这两个与男女性爱和夫妻生活有关的典故,显然是暗示惠洪当时正与一女子同居。“开单展钵”,在这里借指僧侣生活 18。这四句诗是说,惠洪远离了僧侣生活,正有滋有味地过着男女同居的世俗生活。至于与惠洪同居的女子是良家妇女还是娼妓,这段同居生活延续了多久,因材料阙如,已无法考索。可以肯定的是,当时惠洪正沉溺于“温柔乡”之中,颇有点乐不思蜀的味道。
  
  
  
  
  
  
作者:青龙剑 时间:2008-07-29 23:19:00
  鉴真一行北归在万安州“开元寺”,修造佛像,传经讲律。
  这是我听说的“开元寺”。
作者:产业结构 时间:2008-07-30 13:22:00
  阿弥陀佛 !佛家最是重“楞严”。出家之人不敬三宝,不守戒律,罪过
楼主山坑 时间:2008-07-30 22:32:00
  据推测,开元寺在城南,苏东坡也去过,就是现在的五公祠处吧?
作者:mumu6791 时间:2008-07-30 23:31:00
政和元年十月,以宏法婴难,自京师窜于朱崖。明年二月至海南,馆于琼山开元寺。寺空如逃亡之家,坏龛唯有此经。余日:“天欲成余论经之志乎?自非以罪戻投弃荒服,渠能整心绪、研深谈而思之耶?”属草未就,蒙恩北还。

 
作者:mumu6791 时间:2008-07-31 09:36:00
  《無證庵記》中,“吾南泉分化至此”应该是指無證庵(琼山开元寺)是泉州开元寺的分支。
   惠洪在琼山滞留两个月后,起程前往朱崖军贬所。途中,曾作《出朱崖驿与子修》,诗云:“投老南来雪满颠,羁囚不自意生全。久为白骨今重肉,己卧黄泉腹见天。报德定应追桔草,效忠那肯愧殆毡。此诗清绝如冰雪,乞与江山洗瘴烟” 。
   五月七日,惠洪抵达崖州。恰逢荔枝挂果季节,因得尝鲜,遂作《初至崖州吃荔枝》:“口腹平生厌事治,上林珍果亦尝之。天公见我流涎甚,迁向崖州吃荔枝”。
   政和三年五月二十五日,惠洪获释。十一月十九日由琼州澄迈渡海北归。登舟时,作五律一首记其事:“万里来偿债,三年堕瘴乡。逃禅解羊负,破律醉檀榔。瘦尽馨音在,病残须鬓荒。余生实天幸,今日上归艎 。”
  
作者:mumu6791 时间:2008-07-31 09:56:00
  在他之前还有陈衍也是贬至朱崖。
  惠洪应该是第一个把“大小洞天”称作“鳌山”的人。
楼主山坑 时间:2008-08-03 19:38:00
  惠洪(1071-1128)宋代名僧,也是历史上有名的浪子和尚。
   惠洪,俗姓彭(一作姓喻),一名德洪,字觉范。筠州新昌(今江西宜丰县桥西乡潜头竹山里人。宋代著名诗僧。自幼家贫,14岁父母双亡,入寺为沙弥,19岁入京师,于天王寺剃度为僧。当时领度牒较难,乃冒用惠洪度牒,遂以洪惠为己名。后南归庐山,依归宗寺真静禅师,又随之迁靖安宝峰寺。惠洪一生多遭不幸,因冒用惠洪名和结交党人,两度入狱。曾被发配海南岛,直到政和三年(1113)才获释回籍。惠洪精通佛学,长于诗文,著述颇丰,尤以《冷斋夜话》最著名。成语“满城风雨”、“脱胎换骨”、“大笑喷饭”、“痴人说梦”等典故均出于此书中。
   惠洪“浪子和尚”的得名是因为他的一句诗:“十分春瘦缘何事,一掬归心未到家。”这句诗被蔡卞的夫人(即王安石的二女儿)读到了,骂他一介缁流,不遵佛戒,轻薄无行,并把“浪子和尚”这个头衔送给了他。其实惠洪不过是过于性情中人而已,他在他的书里写道:“余性喜笑傲,不了人之爱憎”,后来,历经困苦的他对自己的一生总结道:“灭迹尚嫌身是累,一身永与世相违”,后人也评价他性情粗率,轻易立论,由此我们知道这位情僧,实在不过是“祸从口出”罢了。
  
  
  秋千(惠洪)
  
   
  画架双裁翠络偏,佳人春戏小楼前。
  飘扬血色裙拖地,断送玉容人上天。
  花皮润沾红杏雨,彩绳斜挂绿杨烟。
  下来闲处从容立,疑是蟾宫谪神仙。
  
  
  浣溪沙(送因觉先)
  
  南涧茶香笑语新。西州春涨小舟横。困顿人归烂熳晴。
  天迥游丝长百尺,日高飞絮满重城。一番花信近清明。
  
  
  浣溪沙(妙高墨梅)
  
  日暮江空船自流。谁家院落近沧洲。一枝闲暇出墙头。
  数朵幽香和月暗,十分归意为春留。风撩片片是闲愁。
  
  
  渔父词(万回)
  
  玉带云袍重顶露。一生笑傲知何故。万里归来方旦暮。休疑虑。大千捏在豪端聚。
  不解犁田分亩步。却能对客鸣花鼓。忽共老安相耳语。还推去。莫来拦我球门路。
  
  
  渔父词(丹霞)
  
  不怕石头行路滑。归来那爱驹儿踏。言下百骸俱拨撒。无剩法。灵然昼夜光通绕。
  古寺天寒还恶发。夜将木佛齐烧杀。炙背横眠真快活。憨抹挞。从教院主无须发。
  
  
  渔父词(宝公)
  
  来往独龙冈畔路。杖头落索间家具。后事前观如目睹。非谶语。须知一念无今古。
  长笑老萧多病苦。笑中与药皆狼虎。蜡炬一枝非嘱付。聊戏汝。热来脱却娘生袴。
  
  
  渔父词(香严)
  
  画饼充饥人笑汝。一庵归扫南阳坞。击竹作声方省悟。徐回顾。本来面目无藏处。
  却望沩山敷坐具。老师头角浑呈露。珍重此恩逾父母。须荐取。堂堂密密声前句。
  
  
  渔父词(药山)
  
  野鹤精神云格调。逼人气韵霜天晓。松下残经看未了。当斜照。苍烟风撼流泉绕。
  闺阁珍奇徒照耀。光无渗漏方灵妙。活计现成谁管绍。孤峰表。一声月下闻清啸。
  
  
  渔父词(亮公)
  
  讲虎天华随玉尘。波心月在那能取。旁舍老僧偷指注。回头觑。虚空特地能言语。
  归对学徒重自诉。从前见解都欺汝。隔岸有山横暮雨。翻然去。千岩万壑无寻处。
  
  
  渔父词(灵云)
  
  急雨颠风花信早。枝枝叶叶春俱到。何待小桃方悟道。休迷倒。出门无限青青草。
  根不覆藏尘亦扫。见精明树唯心造。试借疑情看白皂。回头讨。灵云笑杀玄沙老。
  
  
  渔父词(船子)
  
  万叠空青春杳杳。一蓑烟雨吴江晓。醉眼忽醒惊白鸟。拍手笑。清波不犯鱼吞钓。
  津渡有僧求法要。一桡为汝除玄妙。已去回头知不峭。犹迷照。渔舟性懆都翻了。
  
  
  凤栖梧
  
  碧瓦笼晴烟雾绕。水殿西偏,小立闻啼鸟。风度女墙吹语笑。南枝破腊应开了。
  道骨不凡江瘴晓。春色通灵,医得花重少。爆暖酿寒空杳杳。江城画角催残照。
  
  
  千秋岁
  
  半身屏外。睡觉唇红退。春思乱,芳心碎。空馀簪髻玉,不见流苏带。试与问,今人秀整谁宜对。湘浦曾同会。手搴轻罗盖。疑是梦,今犹在。十分春易尽,一点情难改。多少事,却随恨远连云海。
  
  青玉案
  
  绿槐烟柳长亭路。恨取次、分离去。日永如年愁难度。高城回首,暮云遮尽,目断人何处。
  解鞍旅舍天将暮。暗忆丁宁千万句。一寸柔肠情几许。薄衾孤枕,梦回人静,彻晓潇潇雨。
  
  
  西江月
  
  十指嫩抽春笋,纤纤玉软红柔。人前欲展强娇羞。微露云衣霓袖。
  最好洞天春晚,黄庭卷罢清幽。凡心无计奈闲愁。试捻花枝频嗅。
  
  
  西江月
  
  大厦吞风吐月,小舟坐水眠空。雾窗春晓翠如葱。睡起云涛正涌。
  往事回头笑处,此生弹指声中。玉笺佳句敏惊鸿。闻道衡阳价重。
  
  
  鹧鸪天
  
  蜜烛花光清夜阑。粉衣香翅绕团团。人犹认假为真实,蛾岂将灯作火看。
  方叹息,为遮拦。也知爱处实难拼。忽然性命随烟焰,始觉从前被眼瞒。
  
  
  清商怨
  
  一段文章种性。更谪仙风韵。画戟丛中,清香凝宴寝。
  落日清寒勒花信。愁似海、洗光词锦。后夜归舟,云涛喧醉枕。
  
  
  青玉案
  
  凝祥宴罢闻歌吹。画毂走,香尘起。冠压花枝驰万骑。马行灯闹,凤楼帘卷,陆海鳌山对。
  当年曾看天颜醉。御杯举,欢声沸。时节虽同悲乐异。海风吹梦,岭猿啼月,一枕思归泪。
  
  
  西江月
  
  入骨风流国色,透尘种性真香。为谁风鬓涴新妆。半树入村春暗。
  雪压枝低篱落,月高影动池塘。高情数笔寄微茫。小寝初开雾帐。
  
  
  浪淘沙
  
  城里久偷闲。尘浣云衫。此身已是再眠蚕。隔岸有山归去好,万壑千岩。
  霜晓更凭阑。减尽晴岚。微云生处是茅庵。试问此生谁作伴,弥勒同龛。
  
  
  浪淘沙(自南游,多崇冈,陵峻岭,略见西湖秀色,用和靖语作长短句云)
  
  山径晚樵还。深壑孱颜。孙山背后泊船看。手把遗编披白帔,剩却清闲。篱落竹丛寒。渔业凋残。水痕无底照秋宽。好在夕阳凝睇处,数笔秋山。
  
楼主山坑 时间:2008-08-25 22:07:00
  据苏轼同时代的惠洪《冷斋夜话·东坡属对》所载:
  
  予游儋耳,及见黎氏为予言,东坡无日不相从乞园蔬。出其临别北渡时诗:“我本儋耳民,寄生西蜀州。忽然跨海去,譬如事远游。平生生死梦,三者无劣优。知君不再见,欲去且少留。”其末云:“新酝佳甚,求一具,临行写此诗,以折菜钱。”又登望海亭,柱间有擘窠大字曰:“贪看白鸟横秋浦,不觉青林没暮湖。”又谒姜唐佐,唐佐不在,见其母。母迎笑,食予槟榔。予问母:“识苏公否?”母曰:“识之,然无奈其好吟诗。公尝杖而至,指西木凳,自坐其上,问曰:‘秀才何往?’我言入村落未还。有包灯心纸,公以手拭开,书满纸,祝曰:‘秀才归,当示之。’今尚在。”予索读之,醉墨欹倾,曰:“张睢阳生犹骂贼,嚼齿空龈;颜平原死不忘君,握拳透爪。”
  
楼主山坑 时间:2008-08-25 22:18:00
  洪與蘇軾相差三十五歲,從兩人生平與遊經歷來看,未見兩人同時出現在同一地。然而,從年譜中,可考察到惠洪曾追溯過蘇軾走過的地點,如廬山、海南等地。蘇軾四十五歲謫居黃州,曾到東林寺謁見並且贈詩於常總,而惠洪二十二歲在辭別宣秘深公後,便南歸至廬山歸宗寺依雲庵克文禪師 法;又蘇軾四十七歲秋遊湖北,經過承天寺,寫下膾炙人口的〈記承天寺夜遊〉,惠洪二十九歲,也曾遊於東吳,到過臨川承天寺;蘇軾五十九歲因遭指稱毀謗朝廷,一年三謫,最遠被貶到惠洪出身的故鄉筠州。當時的惠洪正值二十四歲,跟隨雲庵克文在泐潭石門山 禪,或許惠洪此時應有機緣與蘇軾直接接觸;蘇軾六十二歲被貶謫海南島,古稱儋州。惠洪在四十一歲因結交張商英、郭天信也被流放至海南島。在海南島期間,惠洪曾去拜訪過蘇軾曾經住過的舊居,瀏覽蘇軾曾到過的地方。[11]凡此,都可以看出惠洪溯跡於蘇軾的痕跡。
楼主山坑 时间:2008-09-22 23:47:00
  苍天啊,看了白看啊!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